被竞选为最想娶作妻子排行第一的后辈抓住把柄了

第二卷 第一章 与被选为最想娶作妻子排行第一的后辈一起准备欢迎主推

作者: 岩波零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54:36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等待黎明的夜晚

图源: UU

————怎么办。发生不得了的事情了。

没想到主推的女性声优居然会邀请我们吃饭……!!

我结束跟姐姐的通话,独自一人在夜晚的房间里体味这份喜悦。

话虽如此,主要邀请的对象是朝日同学,我不过就是附属品。

如果我的姐姐不是神崎真樱小姐的经纪人的话,这种奇迹就不会发生,九成以上都是朝日同学的功劳。

因此,我现在就想将这份喜悦传达给朝日同学。

可以的话,直接见到她,当面分享这份喜悦。

现在是晚上10点,明天还要上学。现在提议见面毫无疑问是脱离常识的。

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忍不住发送了信息。

『你睡着了吗?我有一件事无论如何都想当面告诉你,所以三十分钟之后能见一面吗?我会去你公寓前的』

于是,她立刻发来回信。

『我是没问题,不过前辈你想当面告诉我的事情,是什么……?』

虽然她起了疑心,但可以的话我还是想进行口头报告。我一边做着出门的准备,一边发去『见面之后再说吧。等我确定电车的抵达时间之后,就会联系你的』这条信息。

在电车上摇晃片刻之后,我抵达仙台站,然后急忙前往位于步行十分钟左右的朝日同学居住的公寓。

不知为何,朝日同学一脸紧张地站在我们约好碰面的公寓入口。

「前辈,晚上好。突然发来联系,吓了我一跳」

「抱歉。我想尽早把事情讲完,在这里说话没关系吗?会不会给其他居民添麻烦?」

「时间不长的话,我想应该是没问题的,可以去我的房间喔?不过这个时间,还是得请前辈跟我父母见一面,然后取得他们的许可就是了」

「就在这里好了」

「我知道了……那么,前辈想告诉我什么?虽然我们认识已经很久了,不过前辈主动来见我还是第一次吧……?」

朝日同学既期待又不安地说道。她似乎是意识到发生异常事态了。

我立刻开始讲起正事。

「朝日同学,你冷静下来听我说。虽然你可能会不相信,但是我们的主推邀请我们吃饭了」

「……这是什么关键词?是下一期动画的标题吗?」

虽然我如实传达了事实,但可能是因为内容太过离奇,她歪起了脑袋。

尽管我本想用通俗易懂的方式来表达,但是仔细想过一番之后,以这个信息量而言,她会无法理解也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就好好从头开始说明事情经过吧。

「其实,我今天在活动会场介绍的我姐姐的工作,是神崎真樱小姐的经纪人」

「————嘿?」

朝日同学的眼神宛如在看难以置信的东西。

「经理人是那个经理人吗?」

「那个经理人是哪个经理人啊?」

「你看,那个,就像是在足球部给运动能量饮料的」

「不,不是那种经纪人」

如果我姐姐是神崎真樱小姐所属社团的经纪人的话,那也足够厉害了。

「我姐姐在神崎真樱小姐所属的艺人事务所工作。负责交涉还有管理日程」

「是那个经纪人吗!?」

「正常情况,不是应该会先想象这个经纪人吗……?」

冷静下来想想就能明白,不过突然被人说这种事的话,冷静不下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吧。

「然后,我们今天参加的神崎真樱小姐的生日纪念祭典的门票,也是我姐姐帮忙安排的相关人员座位」

「是这样吗!?」

「嗯。就在刚才,神崎真樱小姐通过我姐姐来邀请我们吃饭了」

「什么!?」

「神崎真樱小姐在自搜的时候,好像知道朝日同学你举办的戒指摄影会。然后就对你感兴趣起来了」

「……」

可能是信息量太大,朝日同学一脸惊讶地宕机了。

但是,在过去五秒之后再次启动了。

「……前辈。这是真的吗?」

「嗯。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会整人的人吧」

「……对不起,前辈。我本来应该要非常高兴才对的,但是因为太非现实的关系,所以到接受为止我还需要一点点时间」

「这样啊。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没关系。顺带一提,聚餐场所的位置似乎是在仙台附近」

「我现在正在体味可以跟真樱小姐一起吃饭的事实!!请不要再给我追加情报了!!」

「抱、抱歉…….」

虽然我受到的不满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我还是先道歉了。

在那之后,我一言不发地等待朝日同学冷静下来。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已经调整好心态了,请继续说下去吧」

朝日同学说着双眼发光。

「那个,根据我姐姐讲的内容而言,神崎真樱小姐似乎想找个时间去松岛观光,所以就想趁这个机会利用年末的假期来宫城旅游」

「真樱小姐要来宫城……!?」

「然后,她说可以的话想跟朝日同学一起吃饭,拜托我确认一下年末的行程」

「我当然是什么时候都OK啦!哪怕是前一天被小卡车撞到全身骨折,我也要去!」

「嗯。我也是这个想法」

于是,我立刻给姐姐发去一条『聚餐会的事情,我跟朝日同学随时都OK』的信息。

另一方面,朝日同学则是兴奋不已起来了。

「怎么办……我居然能跟真樱小姐一起吃饭……!!」

「毕竟我们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会发生这种事情啊」

「在中午的活动室,我跟真樱小姐直接说话时候都已经紧张得要死掉了,不过那个时间要持续一个小时以上对吧?我很担心自己的心脏能不能撑下去」

「确实。我现在就已经很紧张了。明明日程都还没有决定下来」

「我的心脏一直狂跳个不停。我感觉从今天开始到聚餐那天,我会一觉都睡不着」

「会死人的」

「哈……该说就像在做梦,还是事情太脱离现实,我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话说,我们不会是在做梦吧?」

「不知道。或许我们已经死掉,现在在天国了也不一定」

「能在死后的世界得到如此之棒的体验,就表示我们在生前肯定积攒了很多善行吧……!!」

「虽然我不记得自己有做过那么多好事,不过我挺担心这是不是现实就是了……」

「都已经高兴成这样,接着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的话,我肯定会被打击得站不起来的」

朝日同学一脸不安地继续说道。

「我想要确切的证据来证明这是现实,所以前辈,你能稍微掐一掐我的脸颊吗?」

「……诶?为什么是我?」

「就算我自己来掐,也会在理性的作用下不会掐到很痛的程度吧?我想通过近乎脸颊被扯掉的疼痛,来验证自己会不会从梦中醒过来」

「也就是说,你要我把你的脸颊给扯掉吗?」

「脸颊要是没有掉的话,我还是会很头疼的,所以拜托就稍微用力一点点就可以了」

「哦、哦……虽然我不是很明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我拉近跟朝日同学的距离,然后战战兢兢地将双手伸向她的脸颊。

过了一会,我用双手捏住了她冰凉凉且柔软的脸颊。

然后就这样稍微往左右扯去。

……不好。被我拉扯脸颊的朝日同学非常可爱。

「前辈,请再用力一掂」

朝日同学变得没有办法好好说话了。她可爱到让人难以相信。

虽然我忍不住想偷笑起来,但是因为一边拉扯女生的脸颊一边笑出来太过恶心,我只能拼命忍耐。

「啊,确是很疼。谢谢」

「没想到我有一天居然会因为捏人脸颊而被感谢……」

在我感到奇怪的同时,我松开了双手。

「现在毫无疑问是现实……我这种人真的可以去吗……?」

「既然神崎真樱小姐都指明你了,肯定可以去吧」

「但是,我不想因为疏忽大意而被她讨厌……」

「你不安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我的立场是朝日同学的附属品,所以请你绝对不要拒绝。为了不让我的梦想破灭,请一定要保持住坚强的内心」

「知道了,我会努力的……话说回来,我们该穿什么衣服去聚餐会比较好?」

「我没有头绪」

「吃饭的店还没有决定下来吧?」

「是啊。我想应该是在决定日程之后再预约吧……不过,因为神崎真樱小姐是人气声优,所以可能会去那种有穿着要求的高级点,所以先做好准备吧」

「我知道了……那我们下次一起去买去聚餐会要穿的衣服怎么样?」

「哦哦,这是个好主意。一定要这么做」

虽然我们聊得很起劲,但因为马上就要到晚上11点了,所以我们决定后续就留到明天放学后再说。

☆☆☆

翌日,12月13日,星期一放学后。

我们一如既往地在空教室会合。

「我想先决定一下一起去买衣服的日子……」

「前辈,在开始这个话题之前,我可以先插个嘴吗?」

朝日同学在举起手之后,还没等我给出回答便开始说了起来。

「因为昨天晚上碰上超乎预料的事情,所以我忽视掉了,不过在昨天回程的新干线上,我有拜托前辈直接叫我『优衣奈』吧?」

「……不,我确实有这样说过就是了……」

「请再也不要用姓氏来叫我了。如果拒绝的话,前辈跟猫嬉闹的视频就会流传出去喔?」

朝日同学这样说着,然后露出淘气的笑容。

虽然直呼其名很让人难为情,不过因为我被抓住了把柄,所以也没有办法拒绝。

「我、我知道了。优……优衣奈」

「这种还没有叫习惯的感觉好强呢」

「就算你这么说,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直接叫女生名字了」

「是这样吗?前辈你在班上有关系很要好的女生吗?」

「限定于异性的话,连一个能好好闲聊的对象都没有」

「嘿~原来是这样啊♪」

朝日同学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没有朋友这件事,就那么让你开心吗?」

「不,我会笑起来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为什么要笑?」

「这是……秘密」

朝日同学有些难为情地嘟囔起来。

「这么说来,朝日同学在班上也没有关系很要好的男生吧?难道说,你是知道我跟你是同类所以很开心吗?」

「诶?……啊,是的。就是这样」

朝日同学像是在掩饰什么一般地说道。

「那样的话,朝日同学你也很排斥被人直接叫名字吧?」

「没有?我倒是没有那么排斥就是了?」

「那为了保持我们关系的公平,你也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我做不到」

「为什么啊」

「毕竟,前辈是前辈……」

「如果你很排斥直接叫名字的话,那加上同学怎么样?」

「……就算加上同学,我还是很难为情」

朝日同学说着,然后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这是怎么回事。大概十秒前,朝日同学你有说过自己对直接叫异性的名字『不是很排斥』吧?」

「……就算我说过那种话,前辈毕竟不是普通的异性…….」

朝日同学低着头,有些抱歉地嘟囔着。

也就是说,如果对方是『普通的异性』就能直呼其名,但是『年上+异性』就做不到是吧?

「不过,我觉得只有我直呼其名很不公平」

「……我知道了。如果前辈无论如何都要我叫的话,那我就叫了……」

可能是无法忍耐住我的视线,朝日同学干脆利落地认输了。

在那之后,她虽然有些别别扭扭的,但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开口说道。

「……大翔同学」

「哦、哦」

在朝日同学叫出我名字的瞬间,一种难以表达的感情萌芽了。

该说是让人静不下心来,还是说让人心里发痒呢……

「好的,接下来就轮到前辈了」

「我、我知道了……优衣奈」

「诶嘿嘿。互相叫名字还真是让人难为情呢……大翔同学」

「……」

不好。这段对话,非常有意思喔。

「对优衣奈来讲,我直接叫你名字会比较好吗?」

「是啊。毕竟『朝日同学』这个称呼,总感觉很见外」

「不过我们本来就是陌生人吧?年龄跟性别都不一样,用『朋友』来形容也有点违和感」

「我们现在并没有在谈这种概念性的话题。我们都一起去过东京了,请更加拉近我们彼此的内心距离」

「内心距离吗……」

「因为前辈是个很笨拙的人,所以我知道你很在意我们之间的关系。因此我们先从形式开始吧,从今天开始,禁止前辈用我的形式来叫我」

「知道了,我会妥善处理的……优衣奈」

「诶嘿嘿,那就拜托咯♪」

我在又一次喊出优衣奈的名字之后,她露出有些难为情的笑容。

嗯,果然让人非常开心……

「那么,我们重新决定一下买衣服的行程吧。不过,我个人基本上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就是了」

「我从以前开始就这样想了,文艺部在放学之后没有活动吗?」

「文艺部的活动内容是很宽松的,大家可以在自己喜欢的时候去活动室看自己喜欢的书。在刚加入社团的时候,我还每天都有去露个面,但过了一段时间才注意到,就算一个月没去也不会有任何关系」

「自由到都会让人怀疑是不是正式的社团活动了」

「前辈你也要加入吗?」

「我就免了」

优衣奈所属的文艺部,似乎有会偷拍我的女生。

「顺带一提,我什么时候去买衣服都没问题」

「那样的话,就等决定好吃饭的店之后再去买东西吧」

「是啊」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姐姐拜托我的一件事。

「这么说来,姐姐有说过『真樱想知道松岛的观光景点,如果有推荐的话就告诉她』。优衣奈,你了解松岛吗?」

「虽然我有去过好几次,但是要推荐给真樱小姐的话,就不能敷衍了吧……」

「确实」

「————对了!我想到一个好点子了!这周的星期六,我们一起去逛逛松岛的观光景点吧?」

「然后把适合的地方推荐给神崎真樱小姐吗?」

「就是这么一回事!你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吗?」

在一脸得意的优衣奈问出口之后,我移开了视线。

「不是……虽然我很想这样做,但是现在没有钱……买衣服的钱可以去父母那里要,不过我感觉逛观光景点的钱不好要到手……」

「诶——……就不能想想办法了吗?」

「因为昨天的远征东京,我的储蓄跟这个月的零花钱都用完了。话说,优衣奈你在回程的新干线上不是也说过自己很缺钱吗?」

「是的,我说过了。所以我想赶紧去筹钱」

「你是指去打工的事吗?不过打工费基本上都是在工作开始的第二个月汇到账上的吧?就算从现在开始打工,也赶不上年末的聚餐会了吧」

「你说的没错。虽然我想应该也有按日结算的打工,不过这次我想用其他方法来迅速筹到钱。前辈你也一起来吗?」

「你打算做什么?」

「一开始虽然可能会有点抵触,不过习惯之后就很简单喔。以后请叫我炼金术师」

优衣奈得意地挺起胸膛。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炼金术的步骤」

「世上好像有一种只要跟年长的人一起吃饭就能赚到钱,叫做爸爸活或者妈妈活的系统喔」

「糟糕的炼金术!」

「我开玩笑的啦。其实是用跳蚤市场APP,把游戏或者衣服等,闲置在家里的东西卖出去」

「太好了,是个很正常的方法……不过我没有用过这种软件,所以不是很清楚」

「没关系。我会手把手把APP的使用方法教给你的」

优衣奈说着,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

「就算你说手把手地教,说到底我家里就没有能拿去卖的东西」

「大家一开始都是这样想的,不过试着找起来之后就会发现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喔。就让我来教你如何去找能在跳蚤市场APP上畅销的产品吧。比如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高级品牌的纸袋可以高价卖出去喔」

「诶?是这样吗?」

「是的。因为要用在给朋友送东西的时候,所以有很多人买的样子」

「嘿——会有这种需求吗。如果是纸袋的话,我想我妈妈应该有很多……不过我感觉自己没有办法判断哪个牌子的纸袋能卖得出去」

「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来帮你区分一下吧?」

「可以吗?」

「是的。因此,我现在可以去前辈家里吗?」

「———诶?现在?」

「是的。我顺便再搜一搜前辈的房间,看看有没有能卖的东西」

「绝对不行」

在我反射性地拒绝之后,优衣奈撅起了嘴。

「为什么。如果我不去家里的话,就没有办法区分纸袋了吧?」

「不,你来我家是可以。只是,我希望能在玄关把事情给解决掉」

「请不要像对待快递员那样对待我。难得去一趟你的家里,就请让我进一趟房间吧」

「死也做不到」

我的房间现在,还没有做好让别人进去的准备。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想过会让优衣奈进去。

「如果不能在玄关把事办完的话,那就想想其他方法吧,比如说我把纸袋一张一张拍成照片发给你」

「那样不是很麻烦吗。而且我也想确认一下纸袋的状况,还是我自己亲自去一趟比较快吧」

「即便如此,你来我家还是……」

一旦允许优衣奈进到我家,她肯定会强行闯进我的房间。不能在这里被她压倒。

然而此时,优衣奈的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话说回来前辈。前辈对我保密过前辈的姐姐是真樱小姐的经纪人吧?」

「唔……」

「虽然昨天晚上我无视掉了,其实我受到很大了伤害了喔?感觉我不被信任——」

「关于这件事,真的很抱歉。毕竟我觉得这件事不能轻易说出口……」

「也就是说,你不相信我对吧?」

「……无从辩驳」

「话虽如此,我也不是魔鬼。如果前辈同意我现在去家里的话,那我就把这些事情全部当作没有发生过。你不觉得这是一个赎罪的好机会吗?」

「不,毕竟我的房间现在不是很干净……」

「没有问题。我有接受过特殊训练,所以不管多脏的房间我都能接受」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事情就是这样,我希望前辈不要有所警戒,让我看看前辈真实的一面」

优衣奈直直地看着我。看来她是不会轻易让步了。

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毕竟我也想要能用来欢迎神崎真樱小姐的军用资金」

「好耶——♪」

「那我把我家的地址发到你的智能手机上,然后先解散再到我家集合吧」

「诶……?」

优衣奈一脸惊讶地看着我的脸。

「前辈,你还是不想跟我一起走吗……?」

「那是当然的吧」

「明明我们都一起远征东京了?」

「一起去参加活动倒无所谓,但是我对两个人在学校附近走路有点抵触。毕竟有可能被熟人看到」

「会产生这种想法吗……前辈还真是难对付呢……」

我无视一脸不开心的优衣奈,一边操作智能手机一边从教室里离开。

☆☆☆

在那之后过去大概一个小时。我在家门前跟优衣奈会合了。

「前辈的家是独栋的呢。你们家有几个人住在一起?」

「父母还有我三个人。不过,这个时间我父母都在上班,家里没人在就是了」

「原来是这样啊」

优衣奈将手放到自己胸前,然后做了个深呼吸。

「虽然我是就势来到这里的,不过真要到前辈家拜访之后,还是会让人紧张呢」

「明明家里谁都不在?」

「因为前辈父母不在的关系,我可以稍微放松一点点,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进男生房间……」

优衣奈一脸紧张地嘟囔着。

难不成,她是觉得我会对她做些什么吗?

确实,如果进到家里的话,就很难呼叫救援了……

「你不想进来的话,也可以回去喔?」

「不,我会努力的!」

「强行跟上来,还要努力也很奇怪就是了……」

我用几乎不会让优衣奈听见的音量进行抗议,然后打开了大门的锁。

我的房间在进门之后右手边。这是一间以白色为基调,有着六张榻榻米大小的西式房间。

我站到自己的房门前之后,回头看向优衣奈。

「我说,还是别进我的房间了吧?」

「前辈,这是赎罪吧?我都已经这么努力了,也请前辈你加油吧」

「理由也太奇怪了……」

但是,事情发展成这样,我就只能选择放弃。

我在打开房门进到室内之后,打开了空调还有煤油炉的开关。

「打扰了~……」

虽然优衣奈很紧张,不过还是跟在我后头进入房间。

「嘿——……这就是前辈的房间呢……」

优衣奈兴致勃勃地环视着周围。

突然,她转向这边,然后撅起了嘴。

「前辈,你刚才在学校有说过『我的房间现在不是很干净』对吧?」

「我有说过」

「听到那句话之后,我还以为房间会怎么样呢,这不是非常干净吗!床铺整理得整整齐齐,衣服没有乱丢而是好好地挂在衣架上,如果这不叫做干净的话还能叫做什么。明明我以为能看到超级乱,朝气蓬勃的房间,真是让人失望」

优衣奈一边指着床铺一跟书架,一边提出意想不到的不满。

朝气蓬勃的房间是什么意思。

「优衣奈你冷静点。虽然咋一看是很干净,其实这个房间一点都不完美。因为我最后一次打扫房间是三天前,所以仔细看看的话,窗帘的钢轨这类的地方还是有可能积灰的」

「请不要对着自己的房间说像是『灰姑娘』里的继母一样的坏话」

「还有,芳香剂现在也用完了,所以我对室内的味道也没有自信。如果你感到呼吸困难的话,不要顾虑跟我说一声」

「这个房间是有在飘散有毒气体吗?」

「虽然我觉得比硫化氢要好一些,但是去别人家的时候,你不会讨厌闻自己不熟悉的味道?」

「至少我没有呼吸困难过的经历,而且我觉得这个房间的味道也很正常」

优衣奈在有些傻眼地说完之后,再次环视起室内。

看来她不是很讨厌的样子,我松了口气。

「……原来像前辈这种循规蹈矩的人,会觉得这种程度不够干净呢。我本来还期待能看到前辈邋遢的一面……」

「那真是抱歉啊」

「一点没错。所有的东西都收得好好的,状态完美地不得了。就好像预见到我会来一样」

「归根到底,我只是觉得如果没有把东西收好的话,在使用扫地机器人的时候会很麻烦,所以习惯在用完东西之后物归原位」

「啊,这点我非常理解。虽然我有时候会去打扫父母的房间,但是因为爸爸书房里的东西太多,所以逐一移走会很麻烦」

「嘿——优衣奈你还会给父母打扫房间啊」

「是的。因为我喜欢打扫」

「你的兴趣还真是奇怪啊」

「把积攒起来的灰尘清理干净,将黏在浴室橡胶垫上的霉菌除掉会让人心情非常舒畅喔。所以,包括浴室跟厕所在内,家里所有的卫生都是由我负责的」

「原来如此。原来你说过的自己接受过特殊训练,不是随便讲讲的啊」

「我正常只会说真话喔……顺带一提,因为我经常打扫父亲房间的关系,所以对男性有一些涩涩的东西也能理解」

「哇——……如果可以的话,真是不想看到自己父亲那一面啊」

「我已经习惯了。毕竟在看男性向动画的时候,会经常出现色情的场景」

「确实」

「所以,即便在前辈的房间看到那些东西,我也会好好无视掉的」

「放心吧,我对性很严谨的」

「真的吗?」

优衣奈有些狐疑地说着,然后将视线投向床下的服饰箱。

「根据以前动画的场景,女生在进入男生房间之后,会去床底下找藏起来的色情书籍呢」

「啊——确实。不过现在这个时代,应该没有高中生会去买色情书籍了吧」

毕竟这种图片在网上随处可见。

「而且,未满18岁的人似乎不能买」

「是啊。因为我相信前辈,所以不会去床底下找的」

「嗯。床下服饰箱里放的就只是普通的衣服」

就在这时,我注意到了一件事。

「这么说来,都来客人了我还没端些什么过来。我去厨房倒杯茶」

「不,不用顾虑我也没关系喔。说到底,前辈根本就不喝茶吧?」

「所以给优衣奈你喝绿茶,我自己喝自来水就好了」

「这种状况,真的让人很尴尬耶……」

「别放在心上。那你稍微等一下」

我走到走廊上,然后关上门。

但是,在我朝厨房走去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家里现在还有路易波士茶。

为了问优衣奈想喝什么,我向右转回到了房间。

「优衣奈,还有路易波士茶,跟绿茶相比哪个比较好?」

在我问出口打开门的同时,不知为何,位于室内的优衣奈正把我的枕头抱在怀里。

而且她还将脸凑了上去,一副像是在闻味道的样子。

「……」

「……」

我们就这样一声不吭地对视了几秒。

「……那个,你在做什么?」

「……」

优衣奈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一言不发地站起来,然后把自己抱着的枕头放回床上。

接着,她回到原来的位置重新端坐之后开口说道。

「机会难得,我要喝路易波士茶」

「不,你刚才的行动再怎么说我都没有办法无视掉」

「请当作没有看见」

「怎么想都不可能吧」

「我知道了。只要我下跪道歉就可以了吧?」

「你能不能别自然而然地提出这种奇怪的提案……」

她要是下跪的话我也会很头疼,所以我简洁地问道。

「难道说,你刚才是在闻我枕头的味道吗?」

「不,不是的。其中有很深奥的理由……」

「听上去就像是罪犯想要掩饰自己罪行一样呢,总之先让我听听你的理由吧」

「刚才进到这个房间的时候我就在想了,前辈的房间正常来讲不是应该有前辈的味道吗?」

「因为是我的房间啊」

「我从很久以前就在想,前辈的味道是不是非常好闻?」

「是吗?我自己也不知道好坏就是了……」

「至少我觉得很好闻。所以我在试着找了一遍最有前辈味道的东西之后,找到的就是这个枕头」

「原来如此……那个,在这种状况下,我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我推荐无视掉」

「刚才我也说过了,不可能的」

……她不觉得臭真的是太好了。如果优衣奈从我的枕头上闻出老年臭的话,就会被她抓住新的把柄进而威胁我。

「请等一下。难道说前辈把我当成那种会将他人的体臭作为威胁材料的人吗?」

优衣奈像是有些意外地反问道。

「虽然我觉得优衣奈你不会过分成那样,但因为你之前有威胁过我的实绩…….」

「尽管我很难否定你说的话,但是我不会恶意利用别人的自卑感。我会专门研究像前辈向猫搭话,这种有可爱把柄的视频」

「那个也停手吧。说到底,我向猫搭话的样子根本就不可爱吧」

「前辈在说什么呢,前辈你非常可爱喔。为了解说前辈可爱的地方,我们来一起看前辈你向猫搭话的视频吗?」

「绝对不要。我讨厌从客观的角度看自己向猫搭话的样子」

————不知不自觉,情势发生了逆转,我还是去准备路易波士茶吧。

我在走到走廊上的同时回头看向优衣奈。

「我话说在前头,不要再闻我枕头的味道了」

「枕头的味道……?前辈到底是在说什么……?」

「居然失去刚才的记忆了……!?」

虽然我没有办法接受,但是还是又一次离开了房间。

☆☆☆

我来到厨房,拿起客人用的两个茶杯和罐装的曲奇饼,以及装有水的电水壶跟路易波士茶的茶包,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在打开门之后,发现优衣奈又抱起了我的枕头在闻味道。

「我是穿越到五分钟前了吗?」

「抱歉。在等的时候太闲了,所以没忍住」

优衣奈用一副完全没有在反省的语气说着,然后将枕头放回原位。

「不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去闻枕头的味道是什么意思?」

「前辈的枕头能让人上瘾喔」

「别把别人的枕头说得像是毒品一样」

「可以让我带回去吗?」

「肯定不行吧」

我在吐槽的同时,把电水壶放到书桌上。

优衣奈似乎是为了吓我一跳才会第二次抱起枕头,她对着我窃笑了起来。

我无视她,开始准备起路易波士茶。

「前辈虽然喝不下绿茶,但是能喝路易波士茶呢?」

「因为路易波士茶不苦啊。或许也是因为不含咖啡因」

「是这样吗?那不含咖啡因的咖啡怎么样?」

「我没有喝过,所以不知道、话说回来,有不含咖啡因的咖啡吗?」

「有喔。我姐姐在怀孕的时候有喝过。因为妈妈说孕妇跟哺乳期的母亲最好不要摄取咖啡因」

「这样啊。如果不含咖啡因的话,或许我能喝下去也不一定」

「那我们做个实验吧。现在就去买吧?」

「优衣奈,你冷静点。我们就是因为缺钱所以才会想用跳蚤市场APP来赚钱吧。把钱浪费在没有必要的实验上是怎样」

「——啊,确实」

优衣奈说着有些难为情地笑了起来。

在那之后,我准备好两人份的路易波士茶,然后一边端坐在地板上一边开始作战会议。

「除了带品牌的纸袋以外,还有什么是能在跳蚤市场APP上卖的?」

「基本上,我觉得什么都能卖出去喔。如果有不需要的东西,那试着拿去展出一下吧」

「就算你说不要的东西……」

「比如说,发生故障的游戏机跟照相机等电器产品也能展出喔」

「——诶?是这样吗?」

「是的。只要在标题上加上『废品』,会修理的人跟想要配件的人就会买下来」

「原来如此……我家里应该有一台老旧的照相机,等我父亲回来之后我去问问看吧」

「还有让人意外的是,用到一半的化妆品跟香水也可以展出喔」

「真的假的?有人会需要这种东西吗?」

「是的。好像有很多人会为了试试是否合适自己,而去买少量的便宜货」

「原来如此,有各种各样的人啊」

等母亲回来之后,去问问她要不要不需要的化妆品吧。

「话说优衣奈,你对跳蚤市场APP还真是了解啊」

「我从好几年前开始就有在用了喔。因为在进行应援活动,但是零花钱不够的时候,我就会从亲戚那边拿来他们不要的东西去换钱」

「真厉害啊」

我一直都以为优衣奈家里很有钱,所以很意外。

「我下次去外公家的时候,也去问问有没有不要的东西吧」

「我觉得很好。顺带一提,这个房间里有没有长年不用的东西?」

「我想想……能立刻想起来的,就是以前买的漫画就是了」

「我觉得很好喔。拿去展出吧」

「不过,已经相当旧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放在书架上的漫画拿给她看。

「你看,已经晒得相当黄了」

「只要有放上照片,让人了解漫画的状态就没有问题了喔、顺带一提,如果全卷都齐全的话,卖出去的几率就会更高」

「是这样吗。那我就试着展出一下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找起最近没有在看的漫画。

于是,处于一旁的优衣奈兴致勃勃地看着书架。

「前辈的暑假全是漫画跟动画还有蓝光BD呢。我还以为能拿到学年第一的人,一定在看一堆难懂的书」

「之前你邀请我加入文艺部的时候也有说过吧,我不怎么看活字的」

「可是,前辈会在教室里读哲学书吧?」

优衣奈向我投来明朗的视线。

「……哲学书大多都很厚吧?既不好放,价格也很贵,所以全部都是我从图书馆里借过来的」

哲学书只是我在扮演优等生角色的时候使用的小道具,因为我不打算认真读,所以借一下就可以了。

但是,我不想让优衣奈知道这种事。得尽快转移话题才行。

就在我焦急起来的时候,优衣奈指了指书架的右端。

「摆在那里的都是相册吗?上面写着『HIROTO』」

「————嗯,那个啊。因为我父母喜欢把数码相机拍下来的照片打印下来,然后放进相册里这种没有效率的行为。我不明白特地将数码物品物质化有什么意义」

「这就表示他们是有多么重视前辈吧、真是对好父母呢」

「对我而言,这是压迫书架的麻烦行为」

「前辈不会去翻小时候的相册吗?」

「交给我父母之后我一次都没有看过。我是奉行不回首过去主义」

「这句台词还真是帅呢」

「准确来讲,我有反复去看过去的考试成绩,然后偷笑就是了」

「又加上了一个很逊的事实呢……不过机会难得,能让我看一下相册吗?」

「我会很难为情的,不行」

「是吗。不过我对小时候的前辈很感兴趣,所以让我看看吧」

「如果我没有选择权的话,为什么要征求我的许可?」

「我觉得姑且问一下比较有礼貌」

优衣奈说着,真的将手伸向相册。

按照以往的经验,就算我想阻止优衣奈也只是白费功夫,所以我没有多做抵抗。要是回到哲学书的话题的话,我也挺头疼的。

————但是,优衣奈拿起最左边的相册,刚翻开第一页就半张着嘟囔着「啊……」

不知为何,优衣奈变得满脸通红,然后立刻将相册合起来放到地板上。

「嗯?怎么了?」

「……对不起。我看到小时候的前辈的重要的东西了……」

「重要的东西……?」

O

「应该说是从『お』开始的五个字的东西吧……」

O

「お……?」

会是什么呢?我完全想不到。

为了知道正确答案,我翻开优衣奈放在地板上的相册的第一页。

于是,上面贴着我还是婴儿时候,父母给我洗澡的照片。

因为我还在洗澡所以当然是裸体,所有的一切都暴露无遗。

我条件反射般地合上相册。

「……」

「……」

在那之后,持续了片刻的尴尬。

我们甚至没有办法跟彼此对上视线。

我感受到迄今为止的人生中从未体验过的羞耻,我的脸热热的。所谓的难为情到要从脸上冒出火的状态就是指这么一回事吗。

可恶……为什么我的父母要打印这种照片啊…….!!这是侵犯隐私权吧……!!

我在心中骂脏话的时候,优衣奈有些顾虑地开口道。

「……不过,男生在六岁之前都可以进女浴室,所以算是安全吧……?」

「……是、是啊。就当成这一回事吧……」

总之,等优衣奈回去之后,我要检查所有的照片,然后将有拍到我下腹部的照片全部烧掉。

「……话说回来前辈。我照片基本都还没有怎么看,可以让我再挑战一下吗?」

「绝对不行」

「可是,像刚才那样的照片,不是小时候特有的吗?小学跟初中的照片,让我看看也没有关系吧?」

「话虽如此……」

我不知道该怎么作出回答。

就这样结束看相册这个行为的话,刚才那张照片就会成为优衣奈唯一看过的照片,然后留在她的记忆里。既然如此,是不是给她看看其他照片,将记忆覆盖掉回比较好。

「……我知道看。那你就从另一边开始看」

「了解」

优衣奈将被诅咒的相册放回左侧,然后拿起了右侧的相册。

「——啊。这个好像是初中的相册」

优衣奈松了一口气报告道。

我在旁边看了眼相册,发现里面拍下来的是站在家门前的我。我身上穿着初中时代的制服。

「这个是我在初中入学仪式的早上拍的」

「前辈,你真的就一直板着一张脸呢」

「因为我不喜欢被人拍照」

「对不起,一直让前辈陪我自拍。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你不打算克制一下自己吗?」

「当然是没有啦」

优衣奈在断言的同时,翻开了相册。

相册里面放着我参加接力赛以及拔河比赛的照片。

「下一页是运动会吧」

「虽然我觉得正常的父母,是不会拍正在读初中的儿子参加运动会的照片就是了」

「没有那回事喔。而且,前辈穿运动服的样子也很新奇」

「这么说来,我之前跟优衣奈见面的时候不是穿制服就是穿私服吧」

「是的。我还以为要等到明年的体育祭才能看到前辈穿上运动服,所以我向前辈的父母表示感谢」

「我觉得没什么好感谢的就是了……」

优衣奈在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的我身边,开心地翻着相册。

下一页放着的是我跟大家在体育馆的舞台上表演的时候,从远处拍下来的照片。

「这是文化祭的照片吗?」

「嗯。三年级的时候,班上演了一个叫『现代版桃太郎』的戏剧」

「原来如此。不过,前辈在哪里……」

「我扮演的是鬼。因为我一点也不想露脸,所以就戴上了鬼面具」

「哇——跟前辈一模一样呢」

「是吗……?」

虽然我觉得优衣奈要更适合扮演反派角色,但是因为我不想跟她起争执,所以就没有说出口了。

在那之后,优衣奈又看了看户外活动跟合唱比赛的照片,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真是有意思。接下来就是小学生篇了吧?」

优衣奈说着,将手伸向了第二本相册。

第一页是我躺在帐篷里的我,以及我在河边跟爸爸钓鱼,还有跟妈妈一起烤肉的照片。

「这是去露营的时候拍下来的照片吗?」

「是啊。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全家人一起去的」

「也就是说,在旁边的是前辈的父母吧?」

「嗯」

「哼——……」

优衣奈兴致勃勃地盯着照片里的我父母。

「前辈长得很像妈妈呢」

「确实,或许是因为我的面部骨骼跟母亲很像也不一定」

「不过,我觉得前辈的眼睛跟爸爸很像喔。给人一种知性的感觉」

「能不能不要过度关注我父母啊……」

昨天在东京介绍姐姐的时候我也有想过,让熟人看到自己父母总感觉很让人难为情……

「一家人一起露营,好像很好玩呢」

「是啊。我们在这个露营地可以钓鱼,烧烤,放烟花还有天体观测,所以我觉得性价比应该算非常高了」

「这不是很棒吗!下次去的时候,请务必要邀请我喔」

「不是,你跟自己的家人一起去吧」

就在我们交谈的途中,那段露营的记忆一点一点复苏,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

————这么说来,在烤肉之后————

「太棒了呢。我明年暑假也去一趟吧~」

优衣奈一边说着,一边翻起相册。

「——不行优衣奈!」

但是,我伸出的手慢上了一秒。

优衣奈翻开相册下一页的瞬间,出现了好几张我泡钢桶浴的照片。

我比刚才照片里的要长大很多,所有的一切……

优衣奈立刻放下相册,然后用双手遮住眼睛。

另一方面,我用双手抓住相册,接着丢到房间的角落。

「……小时候的前辈脱得也太频繁了吧。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裸体的照片……」

优衣奈似笑非笑地抱怨道。

看来,因为已经是第二次看到,所以她多少拥有了一些抗性,有趣已经超过了尴尬。

「我、我没有错吧。责任都出在拍下我洗澡照片的父母身上」

「因为前辈是裸体一族的关系,又害我看到了」

「别叫我裸体一族」

总之,等优衣奈回去之后,立刻将所有的相册销毁掉吧。

☆☆☆

我在强制结束相册鉴赏之后,一声不吭地将已经凉透的路易波士茶给喝进胃中。

「前辈,请打起精神来吧。因为是小时候的照片,所以算是安全的」

看到我这幅明显没有从精神打击上恢复的样子,优衣奈有些小心翼翼地鼓励道。

「小学五年级已经算不上小孩子了吧。毕竟已经不能进女浴池了」

「但是,在我看来比我要小上五岁,所以就像跟亲戚家的男生一起洗澡一样啦」

「……优衣奈你有跟五年级的男生一起洗过澡吗?」

「当然没有,我也绝对不想一起洗」

「也是啊……」

「说到底,我就不记得自己有跟异性一起洗过澡。所以看到刚才的照片……我在想,原来男生的身体是这样的啊」

「抱歉,能不能控制一下你那具体的感想……」

「啊,对不起」

「不,我才是……我是不是该出去旅行一段时间……」

「或许这样也不错呢。请在旅行的目的地泡个钢桶浴吧」

「欺负伤心的我,你会很开心吗?」

「对不起,我就是感觉很有意思而已」

虽然优衣奈说得很抱歉的样子,但是她的眼睛在笑。太过分了。

话虽如此,与其真的上钩还不如一笑而过来的轻松,优衣奈那开朗的性格多少有拯救到我。

「那么,我们差不多该开始干活了吧」

「是啊……」

我勉强打起精神,然后开始寻找起这个家里能拿去卖的东西。

我先将保存起来的纸袋全部拿出来,然后优衣奈挑选可以在跳蚤市场APP上拿去卖的东西。

优衣奈拿起之地啊,然后逐一确认起品牌名。她还时不时用智能手机调查市场行情。

另一方面,我环视着室内,找起不需要的东西。

「……」

「……」

在开始工作后不久,我立刻意识到两个人共处一个空间却不说话会让人相当尴尬。

不说话的话,我就会去想多余的事情,对两个人共处密室这个状况感到紧张。

就在我想偷看优衣奈面对这种状况是这么想的时候,正好她也抬起头来,我们对上视线,她对我轻轻挥了挥手。

好可爱……

「前辈,有事吗?」

「不,没什么事……只是,我觉得一直不说话会不会很尴尬」

「是吗?我不会在意就是了」

「这样啊……」

「嗯——……毕竟工作需要集中精神,闲聊也不太对吧…….」

有没有什么转移注意力的好方法呢。

「……这么说来,优衣奈。昨天晚上直播的神崎真樱小姐网络广播,你已经听过了吗?」

「当然听了。因为昨晚太兴奋睡不着的关系,我都听过两遍了」

「是啊,我也是。不过没有声音的话就太冷清了,我现在可以放出来吗?」

「当然可以喔。不管听上几次,真樱小姐的广播都是最棒的,而且距离我最后一次听,也已经过去17个小时了」

我们在谈妥之后,我用智能手机播放起神崎真樱小姐的网络广播『真樱广播』

『大家晚上好~我是神崎真樱。12月12日,星期天的晚上11点,现在是真樱广播的时间喔~

虽然不知道大家是在什么时候收听的这个广播,不过今天12月12日,是我神崎真樱的生日!哇——祝贺祝贺~

现在,生日蛋糕就放在我的眼前!好开心!不过因为这个广播是事前收录的,所以还没有到生日就是了。

话说回来,大家听我说。前几天,我从声优的斋藤佑希小姐那里收到了一条信息,上面写着「真樱小姐,11月11日或者12日的晚上你有空吗?我想开个生日派对来给你一个惊喜」。我忍不住看了两遍,这就表示她是想给我一个生日的惊喜对吧?不过这个惊喜没赶上我的日程表的话不就失败了吗?

我在不同的意义上吓了一跳。虽然佑希将真的是个非常可爱的好女生,不过要是给她担任派对的负责人的话,我觉得会失败就是了』

本来我是打算在开始播放起广播之后立刻回到分类工作之中,但是因为推的声音让耳朵感到分外幸福,我忍不住继续听下去。

正在挑选纸袋的优衣奈也是一样,她手上的动作完全停了下来,正在集中精神听着广播。

到最后,在广播结束前的大概30分钟内,我们的工作完全没有进展。

『————所以,谢谢大家在这个时间陪我这个声优,神崎真樱。那么,让我们下周再见吧。拜拜~』

我在认真听完道别的招呼之后停下广播,然后跟优衣奈面面相觑。

「……我知道为什么不能用推的广播当作业用的BGM了」

「浪费了30分钟的作业时。真是可贵的牺牲」

「真樱小姐的广播让我听上几次都可以喔。我们要再听一遍吗?」

「工作永远不会结束吧」

这是一种永动机关。

「还有,我父母马上就要回来了。所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现在时间是晚上7点。外头已经彻底黑下来了。

「总之,拜托你先将纸袋挑选出来。等结束这个作业之后,我会送你到车站的」

「机会难得,可以让我跟前辈的父母打个招呼吗?」

「肯定不行吧」

我本以为优衣奈是在开玩笑,不过与我所想的正相反,她的表情非常认真。

「没关系的。我刚才已经在相册看过前辈的父母,所以已经完全做好准备了」

「别就看个照片,就觉得自己已经认识我父母了啊」

「不好意思。那么,还是只能去见见本人了呢」

「行,我要改口。我希望你别去了解我的父母」

「就算前辈这样说,我还是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好心情喔」

「你的目的是什么。就算你见到了我的父母,也没有任何好处吧」

「我不是在东京跟前辈的姐姐打过招呼了吗?我想照这个样子,来完全通关前辈的家人」

「能不能别把我的家人当成PlayStation的奖杯来看待?」

「前辈你不是那种不收集全游戏的奖杯就不会罢休的类型吗?」

「话说这么说,但问题不在这里」

将后辈的女生介绍给父母实在太让人尴尬了。毕竟优衣奈有可能会对我的父母说出多余事情的危险……

就这样,我强行将优衣奈从家里逐了出去。

☆☆☆

那天晚上。

我在父母回家将事情告诉给他们之后,他们把旧相机,用不到的化妆品以及父亲在学生时代收集的邮票还有集换式卡片交给了我。

我将这些东西全部放到自己房间的书桌上,然后向优衣奈发去我接下来该怎么做的邮件。

『因为要拿去展出,所以请拍几张上几张处理品的照片给我』

「什么照片都可以吗?」

『请尽量从各个角度进行拍摄。还有,如果有伤害或者污渍的话,也拍一张那里的特写的照片』

「是为了不跟中标的人起争执吗?」

『没错。我想检查一下照片,所以请不要一次性发送过来,拍上几张照片就发过来喔』

「知道了」

我使用起正在用扬声器进行通话的智能手机的摄像头,然后逐个拍起从家里搜罗起来的处理品照片。

我在拍完照片之后,优衣奈立刻使用智能手机发来『背景最好是清一色的白色喔』以及『请试着将光线照到处理品的反方向』等细心的指导。

『呵呵。没想到居然会有让我来教导前辈的一天呢。真是让人开心呢』

就在我还在拍照片的时候,优衣奈在电话的另一头开心地笑了起来。

『就感觉我在远程操作前辈,真是不可思议呢』

「我觉得用远程操作来形容有点夸张就是了」

『前辈,接下来请在尾句加上「汪」』

「又不是真的在远程操作」

『在我数到3之后,前辈就会变成狗喔~♪』

「难道你是想给我施加催眠术……?」

『1,2,3!』

「……」

『……』

我们之间保持了片刻沉默。

好了,我该怎么做出反应呢。

换作平时的我,「我不可能会中那种随便的催眠术吧」肯定会这样一笑而过。

不过我现在正在接受跳蚤市场APP的指导,稍微陪她玩一会吧……

「……汪汪」

『等!前辈你没事吧!?请立刻变回人类!!』

「为什么施加催眠术的人会慌成这样啊」

『啊,前辈,太好了——我还以为前辈是那种特别容易中催眠的人,以为你真的变成了狗,吓了一大跳喔——』

「那怎么可能」

『不过,前辈平时不是不会陪我玩这种游戏吗?』

「话虽如此,不过现在正在麻烦你教我跳蚤市场APP怎么用」

『即便如此,换作以前的前辈,就算是死也不会模仿狗叫吧?』

「……你这么一说,确实如此呢」

至少,如果施加催眠术的人不是优衣奈的话,就算是对我有大恩的人我也会无视吧。

……咦?

为什么我会觉得对方是优衣奈的话就无所谓……?

「大概是那个吧,就算我拒绝了,你也会用猫的视频来威胁我,所以还是从一开始就老实听话还能节省时间吧」

……大概。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不过,有点让人遗憾呢。如果我是能通过电话施加催眠术的天才的话,那我就可以这个特技来成为有名人了』

「如果优衣奈你真的有这种能力的话,就可以去征服世界了吧」

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我结束了对所有处理品的拍照。

我立刻将图像数据发给了优衣奈。

「现在的就是全部的处理品。接下来就是展出刚才拍下来的照片吧?」

『是啊。接下来我要制作感觉不错的商品标题跟详细说明,所以请等一会』

「抱歉,承蒙你的关照了。在优衣奈你帮我写文章的时候,我去注册一个跳蚤市场APP的账号吧。只要得到父母的许可,就算是高中生也能创建账号吧?」

「可以是可以,不过这次就由我代理展出吧」

「诶?可以吗?」

「协约上没有问题,我觉得自己展出也比较方便」

「谢谢你帮我做了这么多……」

就这样,我家里所有的处理品都交给优衣奈来代理展出了。

☆☆☆

四天后,12月17日的星期五放学后。

我跟往常一样在空教室跟优衣奈见面,然后向她询问商品的销售状况。

「现在已经卖掉一半了喔」

优衣奈在说着的同时,操作着智能手机给我看合计金额。

「哦哦,钱还挺多的」

「对吧?作为手续费我们需要支付10%销售金额给APP运营公司,虽然还要打包跟发货,不过很开心喔」

「是啊。毕竟大部分都是准备丢掉的处理品,所以能让有需要的人使用的话就很环保了」

「顺带一提,等到周末,剩下的东西搞不好就都卖出去了」

「梦想变得远大起来了呢」

就在我们聊天的途中,我的智能手机响了起来。

我在看上一眼之后,是姐姐发来的信息。

「关于聚餐会的日期,已经定好在12月27日(星期一),请多关照。地点就在真樱过夜的旅馆餐厅可以吗?预定的地点在这里————」

我在点击附在短信上的连接之后,表示出来的是位于松岛海岸附近的高级旅馆网站。

我继续浏览网站,发现最便宜的房间一晚上也要3万日元,餐厅的预算则是1人1万日元。

就在我为这笔金额战栗不已时,姐姐又发来了一则信息。

「餐费似乎是真樱来出的,所以你可以空着手来喔」

「————诶诶!?」

「前辈,发生什么事了?」

「优衣奈,你看一下这个……」

优衣奈在看过一眼姐姐发来的邮件之后,瞪大了双眼。

「不但能跟真樱小姐一起吃饭,甚至还会出餐费……!?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本来跟主推一起吃饭应该是由我们来支付1亿日元的,结果反而是由她来支付餐费,这种状况我只能想到是时空发生了扭曲……!!」

「太可怕了。我们还是郑重地拒绝掉吧」

「是啊」

我立刻发送『我跟朝日同学谈过,还是各自负担餐费吧』这条邮件过去。

于是,姐姐立刻发来回信。

『不可能让你们两个高中生付那么贵的餐费吧。真樱赚的钱比你们想象得要多好几倍,所以就放心下来让她请客吧。我话说在前头,你们没有否决权』

「我们好像没有否决权的样子……」

我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让优衣奈看了看智能手机的屏幕。

「真的可以吗……?不但让真樱小姐特意来一趟宫城,还能让她出我们的餐费……」

「既然对方都说可以了,那我们就只能老实接受了吧……恐怕对神崎真樱小姐来讲,优衣奈你是值得她花那么多时间跟金钱来见上一面的」

「你这样期待,我也很为难耶!!我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高中生吧!?」

「就算你对我这样说,我也很为难」

「怎么办……居然会发生这么离谱的事情……既然让真樱小姐花了一万日元的预算来请我吃饭,那就表示我最少也需要花1万日元来让真樱小姐好好享受才行吧……」

「这样一想,负担真重啊。至少我是承受不了的」

「既然如此,要不要将世界级的魔术师请到餐厅,然后让真樱小姐享受一下!?」

「虽然我很想这样做,但是我们没有钱去雇世界级的魔术师……」

「确实如此呢……」

「该怎么报答神崎小姐的大恩,我们一会在考虑吧」

「要是能想出好点子就好了……这么说来,去买跟真樱小姐聚餐时要穿的衣服该怎么办?高级旅馆的餐厅会有着装要求吗?」

「从餐厅的主页来看,似乎没有那种要求。毕竟旅馆的客人好像都是穿浴衣去的」

「原来如此……话虽如此,我们不能穿这种难看的衣服去跟真樱小姐见面吧」

「是啊。我们明天先去一起买衣服吧?」

「拜托了。我在今天回去之后,会用倍速听一遍『真樱广播』的过去播放集,然后调查看看真樱小姐有没有说过自己喜欢的服装。我记得她好像在几年前有说过那种话……」

「这么说来,确实好像有提到过私服的话题。好,那我们就分头去找那一集吧。优衣奈你去听到去年12月为止的,我去听更前面的集数」

「了解!如果有其他可以拿来招待真樱小姐的线索,我也会记下来的!」

就这样,我们为了全力欢迎神崎真樱小姐这个目标开始行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