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拯救了厌男美女姊妹后会发生什么事?

第一卷 六、相连的心誓言昏暗却真实的爱

作者: みょん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46:03

在与亚利沙和蓝那进行了互动之后,来到了假日。

我已经计划好下星期要与她们一起准备考试。由于这个活动不同以往,让我的内心不禁有点期待。

「呼,虽然很期待啦。」

与此同时,我也一直在思考继续维持现况真的好吗?

她们平常就会帮我做便当,或者来帮忙煮晚餐……看着她们这样对待我,我不可能没察觉到她们的心意。

「果然是这样吧。」

她们都为我做到这个地步了,这样还觉得没什么的话,可能只有在后宫类型的漫画中那种迟钝的主角,所以我确实已经察觉到她们的心意……唉呀。

『隼人同学。』

『隼人同学♪』

两人的声音在脑海中反覆回响。

这证明我也是如此在意她们,她们现在已经成为了与我过于亲密的存在吧。

「……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即使察觉到她们的心意,也应该继续享受现在的生活,还是说……

「隼人同学。」

「隼人同学♪」

看吧,或许是因为我在想着她们两个,所以又听到声音了。

「真是的,我到底有多在意亚利沙和蓝那啊。」

「啊,你很在意我们吗?」

「哦哦♪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呢,姊姊!」

啊,糟糕,她们俩的声音没有消失,看来我已经病入膏肓了。

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大口呼出一口气,就在这个瞬间,我的双手分别被人握住,害我被吓得顿时看向左右。

「……亚利沙? 蓝那?」

握住我的手的人是亚利沙与蓝那。

这次的幻想实在过于真实,不禁让我感到诧异……呃,怎么可能啦!

「为、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在这里!」

没想到竟然会偶然在街上遇见她们。

亚利沙与蓝那莞尔一笑告诉我,她们因为无聊才姊妹俩感情要好地出来约会。

「我们并没有百合的意思,这点可别误会了喔!」

「嗯?喔、喔……」

听到蓝那突然这么认真地否定,我点了点头。

尽管我并没有那样的想法,如果在亚利沙与蓝那之间有百合的氛围,倒也觉得那是一件很崇高的事。

「隼人同学,你刚才在做什么?」

「啊~……就是随便晃晃吧。」

「这样啊……哦~?」

「哼……哼~?哦~♪」

最近我开始能从她们的举动理解她们想表达的意思。

尽管我因为突然的相遇感到惊讶,依然能感受到自己是打从内心高兴。

「你们今天有空吗?」

「有!」

「有喔!」

「嗯,我知道了。」

眼见两人如此精神奕奕地回答,我不禁露出苦笑,于是我提议一起去逛街。

「话说回来,姊姊房间里的女仆装是和隼人同学一起挑的对吧?」

「与其说是一起挑的……实际上该怎么说比较好?」

「既然我买了隼人同学中意的那套,应该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好羡慕!我也想让隼人同学帮我挑衣服嘛!」

本以为会安静度过的假日,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在学校里,我绝对不会和她们有这样的接触,所以像这样在学校外面见面时,她们总是会展现出截然不同的面貌。

(……我对这件事感到很开心呢。)

我也明白她们只有在我面前才会露出这种特别的表情。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烦恼该如何回应她们……虽然很丢脸,现在我还想不到任何答案。

「怎么了?你看起来有点困扰呢。」

「呃……」

「那么我们去唱卡拉OK高歌一曲吧。这样一来就可以把那些小烦恼都吹走了!」

「吹走也不对吧……那个,隼人同学,有什么事就告诉我们吧?」

「吹走是开玩笑的啦。对啊,隼人同学,有烦恼的话,希望你要说喔?」

「……谢谢你们。不过这件事暂时让我一个人烦恼吧。」

我这样说完,两人顿时面面相觑,不过她们对我的说法表示理解。

在那之后我也转换心情,享受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光,我们去到蓝那提议的卡拉OK店打发了时间。

「原来亚利沙还挺……那个的啊。」

「不要说出来!唱歌这方面我真的完全不行啦……!」

虽然我们来到卡拉OK店,亚利沙对于唱歌一事莫名消极,之后她总算唱了一首,然而歌声实在令我惊呆。

我无法想像那美丽的声音竟然会发出完全不在音准上的歌声,不禁张大了嘴巴,傻傻地愣在原地。

「虽然基本上姊姊样样精通,就是唱歌完全不行呢。」

「是你太厉害了啦!而且隼人同学的分数也莫名地高!」

「不,这个嘛……毕竟我经常和朋友一起来唱动画歌曲之类的,习惯了啦。」

啊,对了、对了,顺便说一下,蓝那的歌唱技巧实在太厉害了,甚至让我和亚利沙闭上眼睛听得如痴如醉。

「下次再来唱歌吧♪」

「我就算了……反正来了也不会唱歌。真的要来就安静地听你们两个唱。」

「那样根本没有乐趣吧……」

该怎么说呢,不仅是蓝那,我感觉同时也看到了亚利沙意外的一面。

我本以为亚利沙基本上是那种什么都能做好的类型,不过她当然也有弱点。

(……这样的地方也很可爱,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魅力。不,这实际上是构成她魅力的一部分。)

越了解她们,越会发现她们更多的魅力,被其深深吸引……虽然我不是至今向她们告白的那群人,我能理解他们抱持什么样的心情在追求她们。

「好啦,接下来要做什么?」

「隼人同学,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嗯~我想想。」

我们姑且迈出步伐,一边走着一边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行程。

然而就在那时,我看到眼前有个大概小学年纪的男孩正在哭泣。

「那是……」

那孩子边哭边四处张望,我立刻意识到他大概是迷路了。

「你们两个,对不起,我去看一下。」

我没有等亚利沙与蓝那回答就走向那个男孩。

「怎么了?是和爸爸、妈妈走丢了吗?」

「咦?……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看来我说中了。

我来以为他会因为被陌生人搭话而警戒,意外的是他没有想要逃跑,因此我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

「好了、好了,总之……你迷路了对吧?」

「嗯……我和爸爸、妈妈来到好远的地方。然后……然后……!」

「啊~是这样啊。知道了、知道了。那么要不要和我一起找找看?」

「咦?可以吗?」

「当然。」

为了安抚这个孩子,我叮嘱自己尽量保持微笑。因为对于安抚孩子来说,笑容就是最好的解方。

「隼人同学……唉呀,他迷路了吗?」

「啊~眼睛都红了呢。鼻水也流得很厉害。来,擤一下。」

她们两人也追着我跑了过来。

蓝那用面纸帮男孩把鼻涕擦干净。或许是因为她曾经说过想要孩子,她对待孩子的方式看起来驾轻就熟。

「谢谢姊姊。」

「嗯嗯,不客气♪」

然后我们等孩子平复情绪之后,马上动身开始找寻他的爸妈。

「来,我用肩膀扛着你。从稍微高一点的地方找可能比较好吧?」

「咦?可以吗?」

「嗯,来吧。」

「嗯!」

这个孩子相当听话且非常可爱,因此不仅是我,亚利沙与蓝那也自然而然地露出笑容。

我们稍微走了一段路便发现警察局,不过为了避免错过,我们决定边走边找。

出乎意料的是,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孩子的父母。

「你跑到哪里去了!」

「我们在找你呢!」

「爸爸!妈妈!」

母亲流着泪抱着男孩,父亲看起来一脸困扰,同时也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太好了呢。」

「嗯,亲子之间果然应该这样♪」

是啊,我也真心这样认为。

后来,彷佛是抓准了男孩与他父母都冷静下来的那一刻,男孩的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可爱叫声。

「哎呀哎呀。」

「妈妈,我肚子饿了……」

「知道了。老公,你稍微在这里等一下。」

语毕,母亲便带着男孩离开,只留下我们和男孩的父亲。

可是,或许是因为找到了男孩的父母,感到安心的我突然想要去上厕所。

「我能去一下厕所吗?」

「可以啊。」

「慢走。」

感觉会让她们等一会儿,于是我想快点上完赶回来,便用跑的冲向附近的厕所。

▼▽

「姊姊,真的是幸好能这么快就找到呢。」

「是啊。」

遇到隼人同学没过多久,我们就发现迷路的男孩。

见到男孩在哭泣,我与蓝那肯定都想帮助他,然而隼人同学比我们率先采取了行动。

看着他的背影,我不禁觉得他果然是个温柔的人。

「两位小姐还真是漂亮。今天真的很感谢你们。」

「不客气。」

我们简短地回答这位男性。

虽然觉得在这种时候对男性感到有些不自在在所难免,因为对方是有孩子的父亲,那种感觉也稍微缓解了一些。

(迷路啊……我和蓝那小时候也曾迷路过呢。)

我们当时也像刚才那个男孩一样,大哭大喊地走在街上。

跟丢了刚才为止都应该还在一起的父母,我只能拼命地拉紧蓝那的手,好让我们两个不会走散。

就在那时,爸爸和妈妈找到了我们……然后──

「不过真是太好了。能这么快找到人,我们也放心了。」

听到蓝那这番话,男性露出了笑容。

看到这个笑容,我想起了父亲就是应该要这样。尽管对此稍微感到寂寞,看着眼前一家人幸福的景象,我也露出了微笑。

「不过……你们两位真的很漂亮呢。而且……」

就在这时,我感觉不太对劲……应该说,我从男性的话语中感到了不舒服的氛围。

原本的氛围骤然消失,现在他看向我与蓝那……特别是看向蓝那的视线中混杂了下流的想法。

蓝那似乎也注意到这点,退后一步与男性保持距离。

男性甚至没有察觉这个动作,彷佛被我们的存在弄得眼花缭乱似的,居然还说出了这样的话:

「最近因为还要忙着孩子的事,妻子不太理我。你们有没有经济上的困难?我也赚了不少钱喔。可以的话,告诉我电话号码──」

这个人……这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我当然理解他这番话的意思,可是这个人竟然舍弃了刚才还为人父亲的面具,对我们提出这样的事情,我不禁哑然失声。

(……这个眼神是那时的……)

男性的眼神与那天……带给我们最糟糕一天的那个强盗的眼神重叠在一起。

我突然回忆起这件事,身体不禁颤抖,然而比起这个,更为强烈的是一种近乎无比绝望的情感。

即使是有孩子的父亲,到头来也只是我们讨厌的那种男人……尽管口口声声说重视孩子,结果却只是这样。这种感觉就像被现实狠狠地搧了一巴掌。

(是啊。结果男人就是──)

不对,不是这样──另一个我如此低语。

因为我应该已经知道了吧?男性并非只有我们以前见过的那些令人厌恶的对象,还有一个愿意保护我们……让我们产生喜爱之情的男性存在。

(隼人同学……)

也许是因为我在心中轻声呢喃了隼人同学的名字。

「抱歉,让你们两个久等了。」

他,隼人同学回来了。

他一定不知道这位男性对我们说了什么,然而隼人同学仍然就像要挺身保护我们那般回望眼前的男性。

「总之这样就安心了,那我们先失陪了。走吧,两位。」

「等、等一下──」

男性想要说些什么,不过隼人同学已经牵着我们迈出步伐。

我们也丝毫没有反抗他的意思,就这样被牵着手,随着他离开了那个地方。

接着我们走了一段路离开人群之后,隼人同学坐在附近的空椅子上开口说:

「那个……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我就是不由自主地觉得亚利沙和蓝那看起来都有点不情愿……露出很不舒服的表情。虽然我本来想说应该没那回事,从你们的反应看来似乎没有错吧?」

隼人同学或许也没料到真的会有这种状况吧。

「……嘿嘿嘿♪隼人同学真的有在用心观察我们呢。」

蓝那一脸开心地轻声说,我也点头同意她的看法。

既然他都如此关心我们,自然也没办法不告诉他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和蓝那便把那位男性对我们所说的一切告诉了隼人同学。

大概是没有想到有孩子的男性会这么明确地讲出那种话,隼人同学感到很诧异,而我们也同样感到震惊。

「所以我觉得就结果来看,男性都是一个样。当然,这不包括隼人同学喔。」

「嗯嗯♪毕竟我们很了解隼人同学嘛!」

「…………」

我这句话隐含的意思是我不会把隼人同学和其他男人一视同仁……隼人同学却静静地开口说:

「嗯,该怎么说……听到你们这样说,我也很高兴。谢谢你们。」

我和蓝那微笑点头……可是隼人同学又继续说了下去:

「我也很惊讶那个人会做出这种事,不过我想那类男性确实也不在少数。毕竟你们本来就很漂亮,难免会经常被人以那种眼光看待……尽管我不想这样说,这是事实。」

虽然隼人同学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想法,他坚定地看着我们的眼睛。

「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男人都会用下流的眼光看待你们……那个,虽然我嘴上这样说,我有时也会对你们抱有一些色色的想法。刚才也说过了,你们很漂亮……还有偶尔表现的一些举动都会让人心跳加速……呃,像是扮成女仆那次或是洗澡那次都是。」

如果这样都没能让隼人同学心动就伤脑筋了,而且我们本来就是故意这么做。

所以假如这样他还不会对我们产生色色的想法,我们反而会失去自信。

「可是,男人……我不会像刚才那个人那样让你们感到不安。我想成为一个能够好好为你们着想的男人……所以,我想说的是,不是所有男人都会让你们伤心。」

「隼人同学……」

「……呵呵。」

刚才也说过了,隼人同学肯定没有整理好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即使如此,他依然努力表达想传达给我们的想法……或许他不喜欢我这样说,可是我觉得他那努力表达想法的样子真是可爱,让我再次认识到隼人同学的这一面。

(不过……无论隼人同学表现出什么样的态度,我对他的感情已经不会改变了吧。我喜欢上这个人真是太好了。)

我现在以什么样的眼神看着隼人同学呢?

我不经意地望向旁边,发现蓝那也面红耳赤地看着隼人同学,她肯定觉得自己差点要因为刚才那番话而怀孕了吧。

(既然蓝那是这样……那我果然还是想要屈服于这个人底下。我想献出自己的全部成为他的奴隶……啊啊,如果是你,无论对我说再过分的话也都是赞美。不过隼人同学就算用演的,应该也说不出口吧。)

我能轻易地想像到那样的情景。

然而,正因为我和蓝那对他用情至深,自然更不想放走他……要说不择手段确实有些夸张,不过我们绝对想要把他留在身边。

所以绝对──我们想要爱他,也想被他所爱!

「那个,隼人同学,如果可以,今晚要不要来我们家吃饭?」

「咦?」

「是啊。我们想和你多待一会儿……不行吗?」

「唔……」

我觉得这样有点矫情,可是我还是微微歪着头询问他。

隼人同学稍稍思考了一下后,点头表示他也想和我们多待一会儿。

▼▽

「欢迎光临,隼人同学。」

「打扰了。」

答应两人的提议之后,我前往新条家作客。

在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她们邀请我今晚在这里用餐,咲奈小姐也坚持要我过来,所以我只能点头同意。

「隼人同学。」

「是,有什么事吗?」

当亚利沙与蓝那感情要好地去一起淋浴后,我和咲奈小姐在厨房独处时发生了这件事。

由于什么都不做实在让我坐立不安,我站在咲奈小姐身边帮忙做菜,此时她注视着我并开口询问:

「有什么事情困扰着你吗?」

「唔……」

虽然是疑问的口气,咲奈小姐似乎非常肯定我现在正感到烦恼。

「……你看得出来吗?」

「看得出来喔。而且那个烦恼大概与我的女儿们有关吧?」

眼见她观察得如此透彻,我顿时感到惊愕不已。

咲奈小姐停下煮菜的动作,温柔地执起我的手,就这样引导我坐到沙发上,自己也在我我旁边坐下。

「在这种情况下要求你坦白,会不会有点坏心眼呢?」

「……不会,没这种事。」

咲奈小姐注意到了我的烦恼,这代表她说不定连我在烦恼什么都一清二楚。

可是,咲奈小姐散发出一种能够包容一切的氛围。我受到这股氛围感化,坦承了一切。

「其实……」

我被她们两人深深吸引,不想放弃她们的这份温暖与情感。

我明白这样做是错的,话虽如此,我也不想遵从这个世界上既定的常规……我打从心底爱着她们两人,想要永远和她们在一起并走向未来──我把这样的想法全都表达出来。

「原来如此,隼人同学真的非常珍惜我的女儿们呢。」

「你不觉得我这样很没节操吗?」

「不会喔。我反而觉得很开心。」

「咦?」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咲奈小姐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我,同时以双手抚摸我的脸颊,包覆住整张脸。

「对我来说,那两个孩子是最为珍贵的宝物,是我重要的女儿们。隼人同学能这么认真地为那两个孩子着想,我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

「那次震撼的相遇也是很大的原因呢。因为那件事在那两个孩子心中深深地烙印了隼人同学的存在……当然,我也一样。」

接着咲奈小姐使劲一拉,我不由自主地将脸埋进她过于丰满的胸前。

纵使我理所当然地因为惊讶和害羞而试图挣脱,咲奈小姐的力气出乎意料地大,使我一时无法抽身。

「我只能帮隼人同学推一把,让你向前走。但我真心希望你能好好照顾那些孩子。正因为对象是隼人同学,我这个做母亲的也能由衷地感到安心。」

「咲奈……小姐。」

真是不可思议……明明直到刚才还一直在烦恼,现在却感觉像是被轻轻地推了一把,看到了应该前进的道路。

「你的表情变得很不错呢。我相信就算我不像这样给你建议,隼人同学也能够靠自己的力量向前迈进。」

「才、才没有那种事啦……」

或许是因为我现在想要说的话有些难为情,不由得脸红地低下了头。

「怎么了吗?」

「…………」

不对,就算讲出来也没什么问题,所以我直接豁出去了。

「那个……该说是咲奈小姐本身的氛围吗?你愿意陪我商量的这份温柔让我想起了妈妈,所以我不禁觉得咲奈小姐有点像我的妈妈。」

我说完这番话后笑了笑,看到咲奈小姐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当我纳闷她怎么了的时候,咲奈小姐突然抖了一下,随后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着我。

「咕唔!」

由于她一鼓作气地将我抱到怀里,极为柔软的东西与刚才同样直接压在我的脸上。

「妈妈……妈妈!可以喔,隼人同学!叫我妈妈也没关系!倒不如说,你就这样叫吧!来嘛、来嘛!」

「那、那个……!」

我情急之下拍了拍她的背,情绪亢奋的咲奈小姐立即冷静下来离开我身边。不过她的脸就像在暗示请忘记刚才的事情那般满脸通红。

「对不起……我一时太高兴,不小心母性爆发了。」

母性爆发……这种形容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咲奈小姐冷静下来后拉开了距离,此时我想到还有一件事要先告诉她。

「咲奈小姐,其实我还有件事想问你。」

「没问题,不论是什么都尽管问吧──因为我是妈妈啊!」

「啊,好的。」

眼见咲奈小姐把手放在胸前紧紧握拳,我在有点傻眼的状况下讲出另外一件事。

「那个……先稍微拉回今天发生的事情。」

「好的。」

「当时我告诉她们两个,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男人都会让你们伤心,还是有那种会好好看着你们的男人。我告诉她们至少我不是那样,不会让她们有那样的感受……然而我现在觉得,这样算不算把我的感受强压在她们身上呢?」

当时她们笑着说「因为是我所以没问题」……可是我稍微有些担心。

咲奈小姐听完我说的话后,以非常不以为意的态度说:

「我认为你并没有强迫她们接受你的想法喔?基本上亚利沙和蓝那并不是那种会盲目听从别人话的孩子。假如她们笑着接受隼人同学的那番话,就代表那是她们真正的想法──所以没问题,我相信隼人同学的话已经确实传达到她们心里了喔。」

「……是这样吗?」

虽然我并没有直接向她们本人确认,却不知为何感到非常放心。

松一了口气后,我突然想起自己和咲奈小姐的距离近到可以接吻,便赶紧拉开了距离。

咲奈小姐似乎也理解了我的意思,她的脸颊瞬间泛起红晕。

看着她这副模样,尽管觉得不该对成熟女性有这样的想法,我还是认为她真的很可爱。

我们结束了这样的对话,亚利沙与蓝那也终于从浴室回来了。

感觉敏锐的她们似乎注意到了我和咲奈小姐的反应,两人一起以刚洗完澡的性感姿态走近我们逼问原因。

「我们洗好了……你们在做什么?」

「妈妈,你的脸红得很厉害耶?」

「没什么啦!好啦,得继续煮晚餐才行呢!」

咲奈小姐匆匆返回厨房,亚利沙和蓝那则像与她交换一样坐到我旁边。

她们几乎是以零距离的方式跟我坐在一起,刚洗完澡的香气飘进鼻中,让我顿时感到一阵昏沉。

(……她们两个都好性感啊。虽然早就知道了。)

她们的头发已经确实吹干,身穿平时绝对看不到的睡衣,看起来新鲜且性感。

两人都穿着需要扣扣子的睡衣,或许是因为身材太好的缘故,那高耸且丰满的部分感觉很不自在地被困在睡衣内侧。毕竟光是这样就对眼睛有害,我不禁撇开目光。

「亚利沙,蓝那,你们能帮我接着准备晚餐吗?我也要先去洗澡。」

「知道了。」

「好~」

咲奈小姐离开客厅,原本在我旁边的两人便站到厨房去了。

得救了。要是刚才那种令人心跳加速的状况再持续下去,我不知道会变得怎么样。我想着既然这样我也想去帮忙,便站了起来。

「隼人同学,你好好休息吧。」

「对啊,你可是客人呢。」

「啊,好的。」

我从她们的眼神中察觉接下来是她们的回合,便乖乖坐回沙发上。

于是时间就在这种令人坐立难安的氛围中过去,咲奈小姐也在此时回来了。

这样讲不是很妥当,但是我从刚洗完澡的咲奈小姐身上感受到她们两人无法相提并论的妖艳感,不禁觉得真不愧是她们的母亲。

「隼人同学,煮好了喔。」

「请用、请用!」

「虽然稍微多煮了一些小菜,你不用客气,尽量吃吧。」

「……哦!」

我们四人围坐的桌子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菜肴。

「……好久没看到餐桌上出现这样的景象了……」

不好,这样又会和之前吃咖喱的时候一样了。

我为了转换心情轻咳了一声,之后开始享用她们煮的料理,然后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不断动着筷子大快朵颐。

「……好吃,真的好好吃。」

「谢谢夸奖。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喔。」

「嘿嘿嘿,太好了♪」

「呵呵。」

用完餐后,我拜托她们起码让我帮忙洗碗。

亚利沙和蓝那一开始依然拒绝,可是我坚持了一下,终于博得洗碗的工作。

「……家里好久没有这样热闹了,真是不错呢。」

咲奈小姐一脸温馨地看着我们的互动,我也很开心她愿意这样想。

好啦,吃完晚餐后,我对今天发生的事情向她们表示感谢──不过我还有话要和亚利沙以及蓝那谈谈。

「隼人同学,要加油喔。」

「好的。」

咲奈小姐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如此说,轻轻推了推我。

她们两人听到我们的对话后不禁感到困惑。接着我拜托她们稍微给我一些时间,三人便前往了亚利沙的房间。

「隼人同学竟然会待在我的房间,这种感觉真是不可思议。」

「其实去我的房间也可以啊。」

顺带一提,刚才决定房间时还进行了一场壮烈的猜拳对决。

亚利沙的房间整理得干净整洁。没有摆放任何女孩子应该拥有的玩偶之类的东西,家具之类全都统一成白色,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该怎么说,这样的房间与亚利沙的氛围非常相称。

「总之先放个坐垫……请坐吧,隼人同学。」

「谢谢。」

我们围坐在地板上的圆桌旁,她们两人彷佛知道要谈些什么似的,坐在对面凝视着我。

「亚利沙、蓝那,谢谢你们。明明已经是晚上了,还像这样腾出时间陪着我,听我任性的要求。」

「没有那种事啦。我反而希望能和隼人同学多待一会儿喔。所以没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情了。」

「姊姊说得没错。其实我本来还希望你干脆在这里过夜。这里有我们在,我们会陪在你身边。」

我只能苦笑,心想真是服了她们。

她们回应我的话语围绕着我的心,要我沉溺在她们的温柔与温暖之中。

(……她们的声音和氛围该不会藏着某种魔力吧?)

我不禁这样想着,她们的存在就像某种令人沉醉的毒品。

然而与此同时,我也确实打从心底感到自在,所以才会找这个机会和她们交谈。

「我──」

我刚要主动开口时,亚利沙说出「等一下」打断了我。

先听听我们怎么说──她与蓝那互相点头后先这么说。接着又继续说:

「我喜欢隼人同学,将来想要成为你一辈子的支柱。」

「我也喜欢隼人同学喔。我喜欢到想要生下隼人同学的孩子。」

「……那个──」

当听到她们说出喜欢我的时候,我的心跳剧烈地加速。

不过当蓝那接着提到想要生孩子时,那种心跳的感觉好像瞬间全没了,但是我可以感受到她的认真。

然后她没有停顿继续说:

「重要的前提就是,我喜欢隼人同学。我无可自拔地爱着你,甚至认为成为你的支柱就是我活着的目的。如果被你说不需要,我可能会选择默默地离开这个世界,我就是这么思念着你。」

「我也要再说一遍,我喜欢隼人同学。我愿意将一切都奉献给你,想生下你的孩子,建立一个幸福的家庭,总之我想被隼人同学所爱……我喜欢隼人同学的心情总是让我有这样的想法。」

两人的话中都充满了强烈的情感。

她们表达的这些话语对我来说实在太过震撼,不禁让我当场愣住了一会儿。

两人看到我这样的反应露出苦笑,随后她们站了起来,就像要把我夹在中间般靠近我。

接着,首先是亚利沙握住了我的手,并且继续说:

「当时我们已经放弃了一切,而你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你是不是觉得……是当时那件事束缚着我们呢?」

「…………」

这句话确实讲中了我的心事。

「老实说这样讲或许也没错。不管是我、蓝那还是母亲,都把当时的事情深深烙印在脑海无法忘记。因为我们对于救了我们的你,充满着永无止境的爱恋。」

蓝那接过亚利沙的话也开口说:

「就是啊。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爱上隼人同学,对隼人同学渴望到无可自拔。我想要隼人同学,想要被隼人同学所爱……想要怀上隼人同学的孩子,这种感觉很辛苦喔?」

「为什么蓝那讲的话每次都这么极端啊!」

「咦?这很普通哟~♪」

普通……普通?不对,这根本不可能!

蓝那的每一句话真的都在动摇我的内心,不过到了现在,她说的那种非比寻常的话反而让我感到放松。

(……亚利沙说想成为我的支柱,蓝那说想生下我的孩子……没想到这些事情居然像这样串连了起来。一开始听到时根本没想到这种事。)

亚利沙苦笑着说「你总是这么突然呢」,并且更用力地握住我的手强调:

「隼人同学上次来这里时,跟我们提到过家人的事吧?当时我们对你的印象是拯救了我们的救世主,然而我们发现你心中其实背负着沉重的悲伤。所以我们想填补你的悲伤,同时也希望你沉溺在我们对你的爱之中。」

「我们相信只要这样做,隼人同学就绝对不会离开我们,反而很肯定你会因此打从心底渴望和我们在一起。我说得对吗?隼人同学应该不想离开我们了吧?」

「……是啊。」

我点头同意她们两人所说的话。

我们的相遇绝不普通,不过也因为如此,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她们的氛围、她们的温暖……这一切都让我不想离开她们身边。

如今我想要沉溺在她们对我付出的所有一切当中。

「我……不想一个人。」

「是的,我明白。」

「嗯,我知道喔。」

她们就像要把我包裹起来那般紧紧抱住我。

好温暖……温暖到我想永远沉溺在里面,让我觉得自己沉溺在名为爱的泥沼之中。我甚至觉得不仅是脚,连腰部与头部在内的所有一切都被吞没其中也无所谓。

「……不,这样不行。」

「咦?」

「隼人同学?」

没错,这样不行。

就算是因为我救了她们而开始了这一切,不行这样一味地让她们付出。

这样的关系并不对等,所以我继续说:

「不行让你们一直付出。我无法接受只有你们两人为我牺牲奉献,所以我也想为你们两人付出,想要为你们做些什么。」

她们肯定会说没有这种必要。

可是我要再三强调,这样不行──即使她们想让我沉溺于爱的泥沼之中,即使她们只希望我陪伴着她们也不行!

「就像在外面对亚利沙和蓝那说过的一样,我绝对不会让你们伤心。为了不让你们后悔喜欢上我,我也要成为一个值得让你们依靠的出色男人。」

「唔!」

「……啊♪」

虽然没有那么用力,我握紧她们的肩膀。

亚利沙与蓝那笔直地回望着我,她们的眼神推了我最后一把。

「我也想要成为你们两人的支柱,想要保护你们……不行只让你们一味付出。正因为如此,我想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好好地照顾你们。」

所以,我对你们──

「我喜欢你们,亚利沙、蓝那──」

「隼人同学!」

「隼人同学!」

「咦!唔哇!」

就在说出喜欢这句话之后,还没来得及感受到成就感,就被她们猛然推倒……倒也没有,我还是勉强撑住了她们两人的体重。

我被两人紧紧拥抱,她们带来的柔软与温暖让我一时彷佛置身梦境一般。最后我如此告诉她们:

「……我希望你们能一直陪在我身边……不要离开我。」

「好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嗯,我会一直陪着你。」

「而且,我也想成为你们的支柱。我爱你们──亚利沙、蓝那。」

「……这个有点危险呢。」

「嗯……现在肚子里的感觉好刺激喔♪」

于是我们更加用力地拥抱在一起。

虽然是我的猜测,我可能已经无法从这份温暖中脱身了吧。

因为不希望她们离开,我一直不自觉地把手伸向这份温暖,然后我捉住了她们,同时也被她们捉住了。

(这种感觉还真是幸福。)

我完全沉溺其中。

对于她们这份深深的爱,我选择沉溺其中,再也无法脱身。

「……那个,隼人同学。」

「嗯?」

「我和蓝那自己都很清楚,我们的好意和一般人不同,带有稍微阴暗的一面。」

「该怎么说呢……我对隼人同学的爱已经到了近乎病态的程度。所以呢……」

她们就像要在我的双颊发出「啾」的声音那般亲吻我,同时笑容满面地凝视着我。

「从现在开始,我会好好侍奉你喔♪」

「从现在开始要生很多孩子喔!」

「喔!……嗯?」

等一下,虽然我一时冲动点头答应了,这样恐怕有些不妥吧?

「蓝那,我知道你的愿望,可是我们还是高中生……得暂时忍耐一阵子喔。」

「咦~怎么这样!」

这段对话感觉有些危险,总之我最后还是想确认一件重要的事情,所以这样询问:

「那个……我这样算是同时选择了你们两人,这样你们可以接受吗?」

「咦?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吗?」

「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看来她们似乎一点都不担心。

敬启,亲爱的爸爸和妈妈:

今天,我在人生中第二次交到女朋友了。

▼▽

当天晚上,亚利沙与蓝那站在阳台上仰望星空。

当初因为被强盗袭击而遇见的那个男孩,她们后来完全确定那就是隼人,现在彼此已经是心意相通、相思相爱的关系……虽然他现在已经回家了,她们两人依然兴奋得难以入眠。

「蓝那,现在我终于可以好好侍奉隼人同学了。」

「是啊。而且我也……呵呵♪」

亚利沙用手掩住脸颊吐出热气。相较之下,蓝那因为想到将来会与隼人做的那种行为,不禁露出无法让其他人看到的表情。

然而,蓝那似乎也对亚利沙的想法有些意见。

「姊姊也是啦,虽然我能理解你想要全心全意侍奉隼人同学的心情,想成为奴隶这种话最好还是留在心里吧?」

「我知道啦。再怎么说我也不会对本人说出那样的话……不过──」

「不过?」

「想要成为你的奴隶,这句话听起来不是很美好吗?」

「……是这样吗?」

「这和蓝那想要为他生孩子的那种话是一样的吧。」

「咦?」

彼此对隼人的感情都很深厚,所追求的目标却似是而非。

亚利沙只想成为隼人的奴隶,而蓝那则想要孩子。

尽管这是她们各自爱情的一种体现,幸运的是她们也理解这份爱有多么沉重。

「不过,即使爱很沉重,还是要取决于心意呢。我们并不打算束缚隼人,只是希望他能毫无保留地接受我们的爱。」

「是啊。不过我们现在只是站在起跑线……为了不让他后悔选择我们,就让我们努力成为他的支柱吧,蓝那。」

「嗯!」

蓝那点头赞同亚利沙的这番话。就在这时,风彷佛看准了时机那般吹过她们。

尽管这只是让她们的头发轻轻晃荡的微风,目前时序已迈入十二月,夜晚开始变得相当寒冷。

「好冷!我要去姊姊房间!」

「为什么啊……算了,你就来吧。」

在得到允许之前,她已经冲进亚利沙的房间。看在亚利沙眼里,她只是一个想到隼人就会兴高采烈的可爱妹妹。

就像之前一样,她们依偎在一起坐在床上,这时蓝那好似想到了什么,露出柔和的笑容开口说:

「不过,真是完全没想到隼人同学会对我们说那种话呢。」

「就是说啊……只是回想起来就让人心跳加速。」

隼人说只有她们一味付出是不行的,接着又表达了他的决心,这样的举动完全射穿了她们两人的心。

光是那句话就已经让她们倍感开心,与此同时,他在外面所展现的行为也深深地刻在了她们的脑海中。

「我对那个孩子的爸爸真的很失望,也觉得男人果然都是一个样。不过,我没有因为隼人同学同样都是男人而讨厌他……尽管如此,隼人同学当时拼命要告诉我们的那番话让我很开心。」

「是啊。老实说,我看着有点手忙脚乱的隼人同学,不禁觉得他好可爱呢。不过后来那股爱意差点就爆发出来,从那之后就一直有种想要拥抱隼人同学的冲动呢。」

即使没办法把话整理好,隼人依然努力地表达自己的想法,那个样子对她们来说真的是太可爱了。

虽然就像亚利沙说的那样,她们对于那位父亲真的感到非常失望,然而若是能因为那起事件而引出隼人真诚的话语与心意,那么那次相遇也并非都是坏事。

「隼人同学也说过,我们确实是因为发生过那件事才会对他感兴趣并喜欢上他。不过这份感情绝不是一时兴起,我们了解了隼人同学的各种面向,现在知道这份感情绝无虚假。」

「是啊。纵然一开始是看到他寂寞的一面才想要帮他填补,我们现在是真心被隼人同学的人品所吸引。我真的很高兴能喜欢上他……这个决定没有错♪」

因为吊桥效应与当下的氛围使然,再加上那令人震撼的体验,这样的缘分绝不平凡。

即使这样,内心的这份爱也没有虚假,她们的心意开花结果,与隼人建立了匪浅的关系,也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蓝那,从明天开始我们要好好爱着隼人同学。」

「是啊。当然并不是单方面的,我们也要被爱。」

「是啊♪」

「嘿嘿嘿♪」

她们两人纯真且可爱的笑容肯定会受到众人着迷……然而不容忘记的是,这两人在这美丽微笑的下面,有着与一般人不同的沉重情感。

「隼人同学,我会比以前更努力侍奉你。」

「隼人同学,我们可以更加深入地爱着彼此呢。还有……呀♪」

毫无疑问,未来有无限的幸福在等着隼人。不过与此同时,他与她们之间肯定也会发生大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