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三卷 From Teacher to Students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03:14

掩盖天空的暗色巨蛋逐渐坍塌。

身为巨兽的超图菈被打倒,隔绝斗术场的【试炼迷宫】也解除了。

莱克儿仍抱紧学院长的尸身,而爬上舞台的我们无法呼唤她。

也就只有没有正常神经的恶人──会去妨碍现在的那两人。

「哎呀……欣赏了一场精采的战斗呢。」

半脸面具男──亚伦•布鲁特再次出现在观众席。

亚伦高声拍手,一脸真心感叹的表情。

「那就是所谓的顶点领域吗?身为一个术师,我也有些感触──哎呀,到了这个年纪居然还能体会到这般感动,人生还真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闭嘴。」

莱克儿把学院长的尸体放到脚边。

她低头望着胸口被贯穿一个大洞的尸身……低声说道:

「我绝对……不会饶过你。」

亚伦畅快地吹了声口哨。

「看到刚刚的战斗后,连这番话都让我觉得光荣。我居然还留有这种感性的一面,连我自己都很惊讶……不过,嗯,很遗憾。」

亚伦讽刺地弯着嘴唇,指向舞台一端。

「你的对手不是我。」

我们沿着指尖转动目光,紧接着──就有木椿从那个位置窜出。

锐利的前端直指莱克儿。但莱克儿的反应很快,如光般闪过的右手抓住了飞来的木椿。

「……这个、木椿是……」

当莱克儿瞪大双眼时,一名女子像是渗出来一样,从木椿飞出的位置现身。

「喂……我好不容易隐形的,不要拆穿啦。」

「突袭不公平。不好意思,麻烦你按照我的做法来。」

「好好好,我知道啦。反正现在的我就是你的宠物嘛?」

强烈的香气飘了过来。

那是个如同花魁般妖艳的黑发女性。

身穿犹如贵妇人的奢华礼服──却又像个娼妇似地大胆裸露肌肤。而她右眼的部分也跟亚伦一样戴着面具遮挡。

啪叽!!莱克儿将握住的木椿捏了个粉碎。

看到这一幕,妖艳女子抬起眉毛。

「哎呀,好粗鲁。你这样也算女孩子吗?」

「就是你把这个木椿……!」

「啊啊,对不起。我还没自我介绍吧?」

彷佛是要展现自己丰满的胸部般,女子行了一礼。

「我是隶属恶灵术师公会的卢克雷齐亚•格拉齐亚尼,段位跟那个男人一样是终段。特技啊,我想想──」

自称卢克雷齐亚的女子露出像是要撕裂脸颊的笑。

「──应该是把人串起来吧?」

卢克雷齐亚的脚边突然长出长长的椿。

那个──对,没错,跟贯穿学院长胸口的木椿相同……!

「喏,只因为是女的就只能被男性穿刺,你们不觉得这很让人生气吗?……啊,难道你们还没有经验?那还真是抱歉唷?」

「喂喂,卢克雷齐亚,黄腔要克制一点。还有小鬼在,麻烦来点适合阖家观赏的表演。」

「嘻嘻……很遗憾,角色已经死了。」

莱克儿握紧的拳头看起来微微有些颤抖。

「是你……是你……?」

「哎呀,不可以吗?」

嘻嘻……

嘻嘻嘻嘻……

女人笑着。

「因为,她不是有老公吗?外表虽是小孩,但该做的应该都做了吧?那让我刺一次有什么关系,又不是破了她的处女膜。」

嘻嘻嘻……!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女人嘲笑着。

「你要不要也试试?图菈•克里兹的身体非常舒服唷。」

火红的火焰轰然朝她席卷而来。

透过【绝迹虚穴】膨胀十倍的业火吞没了卢克雷齐亚•格拉齐亚尼。这火力可以瞬间让人类变成焦炭──可是。

「真是热情。你一定是那种一脸老实相,但晚上玩得很激烈的人。」

无数的木椿形成障壁,保护卢克雷齐亚。

木椿──控制植物的力量──是【教命森林】吗!?

「不过,你一直沉迷于我没关系吗?差不多要关店了吧?」

……关店?

我直觉地仰望天空,发现暗色巨蛋想要再次关起天空。

「师父!迷宫又!!」

「咕……!」

地面生出无数的木椿,制止莱克儿的动作。

大火以爆击的方式连续炸开,瞬间就破坏了木椿。

但木椿的猛攻并没有就这样告终。

像是从上空倾注般。

像是从一旁横扫而过般。

像是要从地下吞噬般。

──简直就是木椿牢狱,无路可逃的穿刺密室。

莱克儿运用惊人的精灵术迎击木椿。

只是──她才刚结束与超图菈的超级死斗。

「啊呜……!?」

「莱克儿!!」

飞来的木椿擦过莱克儿的侧腹。

裂开的衣服露出白皙的肌肤,红色的血滴从一条划出的伤口流淌而下。

「看来你是真的累了呢。」

「……!」

莱克儿按着侧腹,咬牙切齿。

怎么办?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得去帮忙!

就在我下定决心的瞬间──

「杰克!!」

莱克儿一边叫我,一边瞥了这边一眼。

紧接着锵当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到我脚边的地上。

是钥匙,小小的钥匙从虚空突然出现。来源除了莱克儿的【绝迹虚穴】,没别的可能了。

「旧监视塔的地下!!结界!!」

她的话真的太少……可于我而言已经足够。

──修复『无血阵』。

──透过位于学院末端的旧监视塔地下,可以前往那个设施。

就算没办法让观众们逃到斗术场外,只要修复结界,应该就能保证安全了。莱克儿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

暗色巨蛋眼下也试图要关闭天空,蓝天仅剩中心那部分。

……没时间犹豫了!

我捡起钥匙,转向同伴们。

「所有人手牵着手!!我带大家上去!!」

五人立刻点点头。

我们手牵手围成一圈,我再用【离巢透翼】消除六人份的体重。

然后所有人蹬了下地面,一口气朝着逐渐关闭的蓝天飞去。

「卢克雷齐亚!!」

「我知道啦,真是急性……子!」

卢克雷齐亚朝着往天空中心飞去的我们射出木椿。

我们没有躲避的余裕。要是改变一点轨道,就来不及在暗色巨蛋关上前出去了!

「休想……!!」

莱克儿的声音传来。

我一转过头,她的后背就在眼前。

就像是──要成为我们的盾牌。

飞来的木椿贯穿莱克儿的肩膀。

鲜红的血滴飞散在空中。

「咕呜……!」模糊的声音震动了我的耳膜。

「师、师父……!!」

「快走!!」

顶着一张冒出油汗的脸,莱克儿对我们笑了。

「……交给你们了,我自豪的学生们。」

我们在千钧一发之际穿过渐渐关上的巨蛋。

我立刻往下看,巨蛋的洞已经小到不足以让人类通过。

只能勉强透过那个洞看到莱克儿的脸。

仅留下一点缝的洞转眼间就合上了。连呼唤她的时间都没有。

那张压抑住痛苦的笑脸,就这么消失了。

──消失在暗色墙壁的另一边。

「……我们走。」

穿过暗色巨蛋的,仅有我们六人。飘浮在蓝天的伙伴们都没对我的话提出异议。

她已经交给我们了。那我就必须完成这个任务。

然后再从恶灵王手中,拯救被留在斗术场内的莱克儿、父亲、母亲和波斯福氏等──许多人的性命。

──就在我下定决心的那一瞬间。

这场恶梦的发展始终都不会如我们所愿。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我突然听到了如同风声的声响。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等我发现那是人声时,那家伙已经逼近至我们眼前了。

从天空远方,如同流星般──

拿着巨大锤子的女人飞了过来。

「──哦哦哦哦哦哦哦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根本没办法反应。

那把尺寸犹如树木的锤子狠狠对着我们砸来。

因为我们飘在空中,可以挡去伤害。

但──我们牵着彼此的手松开了。

「菲儿!!」

「阿杰!!」

我们几人彷若撞球似的──

被吹往三个方向,各自坠落在广大的校地内──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