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三卷 黄金的少年期•最终章:学院鏖杀篇 Welcome to Nightmare World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02:19

眼前的景象让每个人都呆若木鸡。

灵王图菈•克里兹的尸体出现在舞台中央。

我也还没办法对这光景产生现实之感。

这真的是现实吗?

我是不是在做恶梦?

其实我人还在床上,健康地发出呼呼的鼾声吧……

在无意识地开始逃避的我眼前,现实开始变得更加没有现实感。

被插在舞台中央的学院长周围像是沼泽般掀起波浪。

大量的异形怪物从里头爬出。

哥布林、半兽人、那伽、石像鬼、史莱姆。

骷髅、奇美拉、火蜥蜴、狮鹫、洞穴巨人。

这些对人类而言都是威胁。它们用凶猛的目光环视观众席上的人们,眼中只有毫无缘由的凶残。

然而──总觉得就像是在看绘本的插图一样。

我还怀着毫无根据的乐观想法,觉得应该不会影响到这边……

直到怪物们涌向观众席前,我一步都动不了。

现实甚至连惨叫也抛诸脑后。

熊熊燃烧的蜥蜴──火蜥蜴从口中吐出火焰。

位于观众席最前排的其中一人成了火球,没过多久就不再动弹了。

之后留下的……只有焦黑的尸体。

看到这一幕,我才终于察觉。

啊啊──这不是玩笑。

不是恶梦。

这──是货真价实的现实。

『──遵从迷宫法则吧。法则对众人皆为平等。』

第一条:生命皆为平等,皆是唯一。

第二条:时间皆为平等,皆会成为过去。

第三条:只要不拂去迷惘,野兽就会一直成群。

第四条:只要讨伐巨兽,就能拂去迷惘。

惨叫声顿时爆发开来。

魔物们犹如波涛般蜂拥而至,观众四处逃窜。人类像是海边被波浪冲走的沙子,只能被吞噬、冲垮、玩弄,没人能确实地逃走。魔物们则发出怪异的欢呼,彷佛是在嘲笑这样的人类。

「这是怎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不知道啦!!可恶,那怪物是啥啊!!」

「是【试炼迷宫】!是用了〈摩拉克斯〉的【试炼迷宫】!!」

我一边拨开混乱的人群,一边对着爱洁蕾雅和露比等人喊道。

「你说【试炼迷宫】!?」

「那种东西居然真的存在!」

「……原来如此。」

莱克儿冷静的回应从某处传来。

然后她随即从混乱的人海中飞了起来。

她是使用了透过精灵术【神意接收】模仿的【离巢透翼】,这才飘起来的。

「那些怪物由教师来应付,你们暂且先逃。」

「可是!」

「没关系,快逃!」

单方面甩下这句话后,莱克儿就飞往魔物那边。

她施展【黎明灯火】,用火焰一一烧尽袭向观众的魔物们。

同一时间,其他的教师们也开始引导观众避难。真不愧是世界知名的精灵术学院,紧急时刻的应对也很迅速。

看到这份效率,我也立即下了决定。

「这里就交给大人吧!我们去避难!」

「嗯!」「我知道了……」「好好好!」「瞭解!」

可以听到回答,却看不见人。毕竟人这么多,我们没有心力再待意会合了。

经过教师们的引导,人潮不再那么混乱了。我随着这波人流前往斗术场的出口。

等我勉强穿过在人数衬托下显得过于狭窄的走廊、来到大厅时,才终于能看清菲儿和同学们的脸。

「没事吧!所有人都在吗!」

「没事喔,阿杰。大家都在……!」

菲儿、爱洁蕾雅、露比、高文──确认所有人都在场。

但还不能大意──高文回头望着斗术场的方向。

「老师们似乎很顺利地抑制住那些怪物了……」

「可是,他们也不可能一直应付数量那么多的怪物吧?」

露比很干脆地说出旁人难以启齿的事。

没错,负责应对魔物的教师恐怕还不到十人。虽然他们都是拥有强劲实力的精灵术师,但我不认为他们能完全歼灭那么多的魔物。

……不,不对,说到底,本就无法歼灭。只要闭上眼,四条迷宫法则便浮现在眼前。上头很清楚地写明了。

──野兽就会一直成群。

魔物的数量没有上限。不管打倒多少,也都是暂时的。

「杰克!菲里妮!」

听到突如其来的呼唤,我回过头,正好看到父母和波斯福氏奔来的一幕。

「太好了,大家都平安无事吧!」

「父亲和母亲也是……!」

「父亲……」

「菲儿……!真的太好了……!」

波斯福氏眼泛泪光地抱紧女儿。

菲儿轻拍父亲圆圆的后背,似是在安慰。

「能够会合真是太好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见母亲一脸困惑地这么问,我尽量冷静地说明:

「……这是借由精灵术展开的攻击。精灵〈摩拉克斯〉,【试炼迷宫】。」

「你是说【试炼迷宫】!?」父亲瞪大双眼。「居然是真实存在的……!?不,可是,这样想的话,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我有见过使用这种精灵术的术师!」

「什么……!?」

喂──露比抓住我的肩膀。

「那该不会是、你之前跟王子殿下一起去的……」

「没错,就是请你帮忙的那时候。」

「引发这种事情的人究竟是谁!?」

面对高文带有愤慨的疑问,我露出苦涩的表情。

「我知道的不多。对方是个脸上戴着半脸面具,年龄超过三十岁的男子。我记得名字……对了,他的雇主称他为亚伦。」

「亚伦……?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是假名吗?」

父亲诧异地咕哝。是假名,还是他未曾出现在台面上?

「等等,你刚刚说了雇主?」

爱洁蕾雅抓住我的用词。

「就是说对方是受雇于某人的术师?难道是……贵族……!?」

「……嗯。」

我一颔首,所有人便露出严肃的表情。

「事情愈来愈可疑了。」

露比的声音少见地正经。

「所以那个什么『恶灵王比夫龙』的乱来家伙,真面目就是那位雇主吗?那雇主究竟是谁啊?」

「──乐薇妮亚•斐茨赫伯。」

我简洁且简短地回答,大人们听了发出诧异的低叫。

「那不是现任的元老院议员之一吗……!」

「虽然是有听说过她很多不好的传闻……」

「但即使腐烂,好歹也是侯爵家的人。她真的会做出如此暴行吗?」

我不懂乐薇妮亚的想法,但既然那个术师有参与,我不认为会跟那个女的毫无关系。只要能拘留乐薇妮亚,就能得到很多──

「……啊。对了,艾尔维斯!」

艾尔维斯去捉乐薇妮亚了──我终于想起这件事。

那家伙没事吧?他现在不就是去见首脑了吗……!

「得赶快确认艾尔维斯是不是平安无事──」

「──我在这边唷,杰克同学。」

艾尔维斯本人跟着声音一起从人群当中跌出来。

当他因为势头过猛而脚步踉跄时,高文冲过去撑住了他。

「殿下!幸好您没事……!」

「大家才是,幸好大家都在这里……我找好久。」

艾尔维斯的模样隐约有些憔悴。

比目睹魔物的军势、匆匆忙忙逃到这里来的我们还要没精神……

「你那边……也出事了?」

「……对。」

艾尔维斯用黯然的声音告知:

「乐薇妮亚•斐茨赫伯死了。」

……啊?

震惊的沉默支配了现场。

「我们踏入第二贵宾室时,人就全死了……民主派的贵族与其护卫的尸体,形成血海。」

「血海……真的吗……?」

「就连亲眼所见的我都还是半信半疑……想详细知道有谁死了吗?你们一定会更无法置信……」

不只乐薇妮亚•斐茨赫伯,『神灭鬼杀』麦茜•索撒尔,还有王太子艾德华兹•温莎──艾尔维斯说出自己亲眼看到的尸体名字,每位都是让人无法相信他们会轻易死去的人物。艾尔维斯说得对,每听到一个名字,现实感就愈发离我们远去……

「唉……」

父亲抱着头,发出沉重的叹息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问题已经不知出现几次了。

一切都过于唐突,又没有脉络。就像感冒时做的恶梦……

已不是陷于被动的程度了,我们根本是完全被抛在后头。

「……要是这一切都是真的……」

结果说起话来最冷静的是母亲。

「这个斗术场内的『无血阵』已是无效的事,是真的啊……」

这所学院内原本是透过『无血阵』让各种杀伤行为无效化,就算在王都当中,安全性也是首屈一指。所以才能不必在意遭到恐怖攻击的风险,让众多的贵族聚集在此。

但是,眼下没有结界的加护。

不早一刻离开这个斗术场,牺牲者只会不断增加。

「不要推挤!我们会带领各位前往避难所!请不要恐慌!」

学院的教师哑着声在引导观众避难。

可说实话,他们实在没办法完全应付陷入巨大混乱的观众。

「应……应该要求救!」

爱洁蕾雅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

「就算有老师,人手还是不够……!师范在会客室!只要能请师范协助打倒魔物……!」

「没错……巴斯特阁下也在会客室。应当还有其他的精灵术师聚集在那!」

「我家老头应该也在某处。然后再加上我们帮忙,那样的怪物一定不是对手!」

高文和露比都赞同爱洁蕾雅的意见。

会客室位于斗术场的尾端,说不定聚集在那里的术师们尚未察觉眼下事态。倘若能取得他们的帮助,一定就能改善这种混乱的状况。

我想不到反驳的话。

……然而,这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你们说得很对。」

父亲大概是代表所有大人这么说的。

「可是,那些怪物说不定就在某处虎视眈眈,不能只交给孩子们处理。去集合包含我在内,有精灵术经验的大人吧。」

「这要花多久时间啦!?由我们去比较快吧!」

「不行!小孩子单独行动──」

就在父亲和母亲想要说服反驳的露比时──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锐的惨叫自某处传来。

怎么了──转过头的一瞬间,我就知道了原因。

一阵并非人类也非动物的怪异叫声传入耳中。

是魔物……!竟脱离教师的掌控,追到这个大厅来了吗!

「可恶!」

等我回过神来,身体已经动了。

我施展【离巢透翼】飘浮起来,飞越人群的头顶。

然后就看到异形的怪物们从走廊处涌出。

我拔出腰间的『破晓之剑』,用散发朝霞色光辉的剑敲向魔物的头,但我无法完全解放武器,毕竟这里是室内,附近人太多。只解放了一部分的超重量,一下子打飞四、五只魔物。

但这种程度的攻击有什么意义?魔物们还是会从走廊深处接二连三地涌来啊……!

「杰克!让开!!」

听到后方传来爱洁蕾雅的声音,我下意识地飞开。

紧接着,我的视野里便尽是通红的火炎。炎壁一口气吞没魔物群,甚至连痛苦的哀嚎也尽数烧尽。剩下的魔物心生惧意,后退了一步。

而就在这个瞬间,彷佛穿针引线般、那一刹那的时机──

一道墙突然以堵住走廊的方式出现,魔物们的身影和声音都消失在墙的另一头,像是那里打一开始就没有走廊。

「完成啦。」

露比马上出现在旁边的虚空中,是用【一重贗界】做出墙壁的幻影吗?

「丑话先说在前头,这没办法维持太久。贗界膜只是拥有实体的幻影──终究是假的。被一直碰碰地痛揍,没过多久就会坏。」

「已经足够争取避难的时间了。」

由于暂且看不见魔物身影,观众们稍稍回复了冷静。按这状态,不用太久就能避难完成。

菲儿、艾尔维斯和高文从人群当中追了过来。

「阿杰!没事吧──!?」

「哎呀呀,没有我们出场的份啊。」

「你们几个!不要自己先冲出去!」

「啊──?又没关系,反正最后有帮到大家。」

「听好,我来告诉你。有你这样的人在──」

「到──此──为──止!!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

爱洁蕾雅一下子就调停了露比和高文一如既往的争吵。

太感谢了。要是没有她在,不知道情况会变成怎样。

「露比,你能用贗界膜让我们所有人隐形吗?」

「六人有点困难。若是隐藏全身,要效果好最多两人。」

「这样啊。那,菲儿,你能搜索敌人吗?」

「没问题,我现在在召集『朋友』。」

「好。跟艾尔维斯的『王眼』并用,搜索应该可以有极高的准确度。只要事前知道位置,魔物也没那么可怕。」

这是我在卧人馆体会到的经验。魔物其实没那么强的实力,可怕的是出其不意。

「麻烦高文殿后,毕竟你的防御力是最高的。」

「虽然有些无法理解为何是由你指示……但我知道了。」

「艾尔维斯待在正中央,集中精神用王眼搜索敌人。」

「瞭解,反正在狭窄的走廊上也不能挥动海市蜃楼剑。」

「我、我呢……!?」

「爱洁蕾雅负责开路。要歼灭碍事的魔物,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我、我知道了。」

「我也会一起打头阵。万一有魔物靠近,只凭你不好应付吧?」

「我、我没问题的啦!没你出场的份!!」

爱洁蕾雅的样子虽有些慌张,但她既然说没问题,就相信她吧。

等我做完指示,大人们急忙追了上来。

「杰克!别去!太危险了!!」

「没问题的!魔物的实力并没有多强!父亲跟母亲和波斯福先生一起去避难吧!」

无视父亲他们继续阻止的声音,我们组成定好的阵形朝会客室前进。

爱洁蕾雅的火力,加上菲儿和艾尔维斯的搜索能力。

有了这些,要击退魔物并前进也非难事。

没过多久,我们便抵达了会客室前。周遭没有魔物的身影,十分安静,很难想像这里跟陷入大混乱的大厅位于同栋建筑中。会客室的术师们果然没察觉到这个事态吗?那就得赶紧通知他们,请求帮助……!

会客室中一片寂静。

没看到半个人影,应该有十几位精灵术师聚集在这里啊……

「没人在呢……」

「骚动闹得那么大,他们再怎么样也注意到了吧?」

「是跟他们错过了吗……」

没有争执的痕迹,看样子魔物果真没有过来。就像爱洁蕾雅他们说的那样,可以合理想作大家是发现紧急事态而离开了这里吧。

「……没办法。」

顺势当上领队的我开始决定接下来的行动。

「虽然白跑一趟,还是暂且回父亲他们那边吧。然后若有必要,就去帮忙消灭魔物──」

──锵沙!

某种沉重硬物落下的声响突然响彻会客室,让我们吓得抖了抖。

我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里横倒了一具盔甲。

刚刚还不存在的盔甲……

──锵沙!

紧接着又是一具。

银色的盔甲掉到不同的位置。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盔甲会掉下来?是从天花板……?

在疑问的驱使下。

无意间。

在没有任何准备下。

我们──

看向了天花板。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唧、唧、唧……

──那宛如钟乳石洞。

──────也如同吊挂天花板。

────无数、无数、无数。

──晃啊、晃的……

────垂在那里。

──银色盔甲。

──────不对。

────────是身穿银色盔甲的……人类。

──唧、唧、唧……

──────────传来了嘎吱声。

──────来源是从天花板垂落的锁链。

──────前端……绕着身穿盔甲的人们的脖颈。

──有喀哩的声音。

──────有噗滋噗滋的声音。

──不能听。

────────是肉。

──────还有皮。

──撕裂的声音──

──锵沙!

其中一个穿着盔甲的人掉了下来。

头上没戴头盔,颈部以上是完全的空白。

所以,我们一开始没想到盔甲里面还有东西。

消失的颈部再往上的部分──

──锵啷──

依旧被锁链缠着,在空中摇晃……

──唧、唧、唧……

──噗滋噗滋、噗滋!

──锵沙!

──唧、唧、唧……

──噗滋噗滋、噗滋!

──锵沙!

──唧、唧、唧……

──噗滋噗滋、噗滋!

──锵沙!

──锵沙!

──锵沙!

同样的事持续发生了好几次、好几次。

被锁炼缠住的颈部──

承受不住自身穿着盔甲的重量──

骨头断裂──

肉被撕裂──

皮被扯裂──

──然后落下。

如雨一般。

如雨一般。

无头盔甲继续落下。

爱洁蕾雅、露比和高文三人逐一扫去挡路的魔物。

区区魔物已经没办法对付心中燃起复仇之火的他们。

高文狠狠踢开播报室的门,三人冲进室内,我、菲儿和艾尔维斯也晚一步跟上。能在斗术场播放广播的地方,就只有这个房间。要是恶灵王比夫龙人在这个斗术场,就只可能会在这间播报室了──

「哎呀哎呀!大家怎么一同过来了!」

一道明朗活泼的声音在此迎接我们。

播报室的构造如同露台,正中央置有播报员用的桌椅,可以从那里俯瞰斗术场。在栅栏的另一边,种类各式各样的魔物,以及攻击它们的教师身影看起来很小。

一个女学生正靠在播报员用的桌前,她比我们大五岁,是个散发出明亮氛围的短发女孩,右手还拿着尖锐的西洋剑。

桌子旁边还有个被绳索捆绑的成人女性。

我记得她是教师,拥有声音方面的精灵术,负责广播相关事务。没有那个人在,就无法在场内进行广播。

这是什么情况?

在我确认这点之前,露比就先跨出一步。

「……那个叫做比夫龙的胡搞家伙,就是你吧。」

「咦咦──?恶灵王大人?我吗?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实在不敢当!」

女学生突然转了一圈,接着俐落地做出胜利手势。

「我是第三十七届后勤科B班的艾蜜莉•欧哈拉!好歹要记住我的名字再回去唷!」

艾蜜莉•欧哈拉──我有听过这个名字,是常常负责播报段位、即位战战况的学生。记得我跟艾尔维斯第一次战斗的比赛,亦是由这个人播报的。

刚才播报的声音虽然经过加工,但也是年轻女性的嗓音……

「我不打算记住。」高文用僵硬的声音说:「比夫龙在哪里?」

「咦──?该怎么办呢──」

「快回答!不然──」

就在爱洁蕾雅掌心燃起火焰的瞬间──

「哦!停──!!」

艾蜜莉•欧哈拉动了动右手。

西洋剑锐利的剑尖毫不犹豫地刺中被绑住教师的大腿。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教师发出痛苦的叫声,艾蜜莉•欧哈拉却没半点在意的样子。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而是像在挖耳朵般,用西洋剑枢挖教师的大腿……

「攻击播报员是犯规喔!不遵守规则,这个人就会死!」

「太卑鄙了!放开那位老师!!」

「卑鄙这二字在这所学院里并不存在!你们不是很清楚吗?」

「咕……」

「所以啦!懂了就乖乖──」

「谁理你啊。」

露比手拿匕首,窜到艾蜜莉•欧哈拉面前。

「那家伙死了也没差啦!!」

「呜哇……!」

艾蜜莉•欧哈拉急忙拔出西洋剑,抵御匕首。

但露比的攻势没有停止,她接连不断地突刺、劈砍、挥落匕首。虽然每一招都被西洋剑架开,但艾蜜莉•欧哈拉完全无法反击。

好机会──!我跑向被绑住的教师那里。就趁艾蜜莉•欧哈拉正为露比焦头烂额之际把她救出来!

我跑到教师身边,施展精灵术消除她的体重。绳子等等再解开!

「对不起啊……该保护你们的老师、变成这样……」

在我抱起她时,教师的声音听起来泫然欲泣。

我没时间回应她,而是赶紧返回。

「啊!不能这样做啦!可恶──!」

艾蜜莉•欧哈拉发现我劫走教师,于是朝我抛出西洋剑。

啊……!谁会在交锋时放开武器啊……!?

西洋剑的剑尖逼到眼前──

「休想!!」

──插进来的高文靠着盔甲弹开西洋剑。

西洋剑掉到地上,发出锵啷声。我捡回了一命……!

「抱歉,高文……」

「我才是……看到你的行动,我稍微清醒了。」

你冷静下来了吗!

多亏了高文的护卫,我成功把教师带回艾尔维斯他们身旁。

我让教师坐到入口旁的墙边,解开绳子。在这期间,她大腿上的洞仍不断地流出鲜血。

「出血很严重……!得赶紧止血!谁身上有手帕!?」

我把手帕递给艾尔维斯,暂且把教师的事交给他,然后转过身。

手上没有武器的艾蜜莉•欧哈拉被遭到杀意支配的露比压着打。虽然她年纪较大,两人的体格也有差异,但她仍不可能赤手空拳对付露比。

露比把她逼到竞技场侧的栏杆处。欧哈拉在这时突然转过头,当她发现自己已无退路的瞬间,匕首就直接抵住她的喉头。

欧哈拉的动作停止了。

要是再继续后退,她就要从高十公尺的播报室头朝下地栽到竞技场内了。

前为匕首,后为虚空。

露比靠着一前一后的死亡包夹艾蜜莉•欧哈拉,并用沉重灰暗的声音问:

「回答我,比夫龙在哪?」

「嘻嘻……嘻嘻嘻嘻……」

「回答我!!」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艾蜜莉•欧哈拉露出僵硬的笑。

然后以背朝下的姿势,斜着身体悬在半空中。

「啊、喂──!」

「我们的命,都是为了恶灵王大人的爱存在!!」

露比伸出的手──没有抓住。

「本次播报,由我艾蜜莉•欧哈拉担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蜜莉•欧哈拉的身影──消失在栏杆另一边。

先是短暂的寂静。

接着马上……是一声重物落地的沉沉声响。

露比瞧向下方,一边骂着「可恶!」一边焦躁地殴打栏杆。

我们急忙冲到栏杆处,看向下方。

头部流出大量鲜血的艾蜜莉•欧哈拉就躺在那里。

高度超过十公尺──而且是头朝地。

不可能还有救……

「可恶,到底是怎样!!一般来说谁会跳下去!?这明摆着会死人耶!!太奇怪了吧!!」

高文抓住露比不断捶打栏杆的手。

「柏格森,你冷静!」

「放手、放开!!我很冷静──」

啪一声,高文用双手狠狠夹住露比的脸。

高文耿直的眼睛面对面紧盯着她惊讶的双眼。

「冷静下来了吗?」

「嗯、嗯……」

「真的吗?」

「真、真的啦!你可以放手了!」

露比挥开高文的手。可能是因为高文拍打的力道挺大,她的脸颊有些红。

「可是……这的确很奇怪……居然……自己……」

爱洁蕾雅俯视艾蜜莉•欧哈拉的尸体这么说。她看起来很冷静──应该说,意志消沉。

「这也是比夫龙的精灵术导致的吗……」

「如果真是如此,那无疑是史上最差劲的精灵术。」

就在我苦涩地回应艾尔维斯的低语时──

「咦?」

菲儿看向身后,满脸疑惑。

「唉,大家……刚刚救回来的老师去哪了?」

咦?

所有人一起转向后方。教师本来坐在入口旁的墙边──现在到处都没看到她的身影。

取而代之地──

──理应是从她遭到贯穿的大腿流下的血迹,延续到播报室外。

「怎么可能……!她受那么重的伤,到底去哪了!?」

「我们追上去!」

我们慌慌张张地穿过敞开的门,来到走廊上。

「♪嘿嘿嘿~呀~呦呦呦♪」

「♪我得努力清理,好比来前更干净♪」

「♪先砍后切再压,然后丢进垃圾桶♪」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我听到了歌声。应该不可能再听见的歌声。

「这是什么……?歌……?」

不是──幻听。

菲儿、爱洁蕾雅、艾尔维斯、露比和高文都听见了。

他们环顾四周,寻找起歌声的出处。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那家伙……那家伙……!

那家伙、那家伙、那家伙!!

「…………那家伙、已经死了啊…………!!」

「咦,等等!杰克!?」

我开始跑。

沿着留在走廊上的点点血迹前进。

那家伙已经死了。

我杀了她!!不会有错!!也确认过尸体!!

她不可能还活着……!!

我追着血迹,弯过转角。

然后,血迹在更往前一点的地方就断了。

刚刚的教师就在那里。

──那双脚,微微悬在半空中。

──血从鞋尖滴滴答答地落下,在正下方形成血洼。

我已不再在意她大腿上的伤。

直到刚才,还被艾蜜莉•欧哈拉当作人质的女教师。

为自己的无用向我道歉的女性。

如今被墙上挂着的烛台深深贯穿延脑,垂在那里。

简直就像巨大的挂毯。

宛如室内装饰用的熊皮。

我会联想到这些,是因为她已经彻底丧失身为人类的意义。

爱洁蕾雅他们追了过来,脱口而出短促的悲鸣。

这果然也不是幻觉。

而是现实。

犹如恶梦一般的……现实。

在那五年间。

在我眼前一一被杀的人的身影,与如同挂毯般垂着的教师重叠在一起。

「……啊啊……」

恶梦还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