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三卷 王太子和第三王子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01:35

开幕式将在学院设施中以收容人数最高为傲的第一斗术场举行,从全国聚集而来的参赛者和观众们接连涌进入口。

而我跟艾尔维斯就在大厅一角与老面孔会合。

然后我双手合十,对抱怨我们很慢的菲儿和露比道歉。

「高文同学、爱洁蕾雅同学,你们的师父已经到了吗?我想去打声招呼。」

「我听说师范也来了,但我尚未见到他……」

「我预定与巴斯特阁下于开幕式前碰个面,他应该差不多要到了。」

「这样啊。方便的话,能不能为我介绍?」

爱洁蕾雅所属的炎神天照流的师范,以及高文的师父巴斯特九段都隶属王权派。艾尔维斯应该是想直接与两人见面吧。

至于唯一一个没被问到的露比则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喂喂,王子殿下。你不跟我家老头打声招呼也没关系吗?」

「啊、这个……也不是这样啦……」

艾尔维斯苦笑道。露比的师父,『拾荒者柏格森』霍杰•柏格森八段以厌恶贵族闻名,更何况是王族呢?

「哦,说人人到。」

「咦?」

露比将目光转向艾尔维斯身后。

一位老人正朝着这里走来,是个穿着简单长着(译注:男性和服的一种。)的长发老爷爷。在这个尽是盛装打扮的贵族的空间中,看起来非常醒目。

看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庞,感觉应该超过七十岁了,然而他没拄着拐杖。

反而浑身上下散发出充沛的生命力。

「哟,老头!你看起来比我想像中还有精神啊。」

「哦,露比。要我说的话,你成长的幅度没有料想中地大啊。让胸部多长点肉吧。」

「喂喂,你可爱的徒弟也到了开始对性骚扰敏感起来的年纪了喔──」

「哼,你过去有作为『可爱徒弟』的时候吗?野丫头。」

跟露比经过一番如同父女般随意的对话后,老人的目光锐利地转向我们。

「露比……原来你真的跟贵族少爷们混在一起啊,听说其中一个还是王子?」

「对啊──很方便喔。」

「你是因为方便才跟我们来往的吗!?」

露比满不在乎地安抚受到打击的爱洁蕾雅。

老人──霍杰•柏格森眯起双眼,望着眼前的景象。

「……不过,随便你怎么做吧。我个人的情感跟你无关。」

「哈哈!那就别派徒弟出来讨贵族的嫌啊!」

「啰嗦,我就喜欢对在上流阶级中摆架子的家伙以下犯上,比喝酒还让人心情舒畅。」

「好好好──还是学生、而且出身贫民窟的我会按你的期望,即使面对更高等的贵族,也会把人通通撂倒的,你就放心吧──」

「我很期待喔,要让我看到精彩得能返老还童的比赛啊。」

老人敷衍地挥挥手,接着离开。

艾尔维斯呼一声喘了口气。

「……总觉得、压迫感好重……」

「是个很有趣的老头吧?」

露比高声笑着。那位老爷爷与其说是有趣,不如说是与众不同……

「话说回来,那个老爷爷一下子就走了呢。许久没见到徒弟,应该会累积很多话想说吧?」

「啊──这个嘛……大概是感受到不喜欢的气息吧?」

苦笑的露比指着某个方向,那里站着两名强壮的男性。

一个是如同骑士的壮年男性,身穿装饰很多、符合礼仪的筒形外衣,年纪感觉已经超过五十,但那双坚毅的双眸彷佛猛兽。光是站在那边就散发着压迫感,十分难以接近。

另一个是满头红发犹如火焰般倒竖、约略三十多岁的男子。那对眼角上扬的双眼、发色及发型都给人一种凶猛的印象。尽管上述的壮年骑士散发出众人难以接近的氛围,他却一脸平静地独自与对方谈笑风生。

「殿下,那位就是巴斯特阁下。」

「正在跟阁下交谈的那位就是师范。要帮你介绍吗?」

「嗯,麻烦你们了。」

壮年骑士是邓霍姆•巴斯特九段。

红发男子则是炎神天照流的当代师范──阿尔宾•麦克诺提八段。

两位都是王国精灵术师界的重量级人物……而且还是正统贵族的成员,怪不得讨厌贵族的柏格森八段要避开。

「你们三个打算怎么办?」

艾尔维斯询问我、菲儿和露比。

能被介绍给那两人,是很光荣没错啦……

「我就不用了。」

「我也不用──」

「我……这次就先算了,你们自己去吧。」

现在去的话,感觉就像艾尔维斯的跟屁虫。只要我还跟爱洁蕾雅和高文有交情,就还有机会。

艾尔维斯、爱洁蕾雅和高文三人走向正在说笑的两人。

而一看到艾尔维斯,巴斯特九段就单膝下跪、低头行礼。

「呜恶──根本是上了年纪的高文啊。」

「那高文就是年轻的巴斯特九段了吧。」

「真是彬彬有礼──」

真不愧是『铁将军』,好惊人的忠诚心。明明旁边的麦克诺提八段只停留在低头的程度。

艾尔维斯让巴斯特九段抬起头,然后高文和麦克诺提也加入他们开始谈天。

由于周遭的喧嚣,我没办法听到声音……但高文跟爱洁蕾雅也对着师父露出平常不会在我们面前展露的表情。

露比也是如此。跟柏格森八段说话时,也表现出状似父女的随意。我跟菲儿对待莱克儿时也是,一定是露出不同的表情。毕竟师父和徒弟之间是以特别的情谊连接在一起的,和亲子、朋友或同伴都不同。

初次看到其他师徒,我这么心想……

「……时间差不多到了。」

在大厅经历各种寒暄、前往开幕式会场的途中,艾尔维斯小声地对我这么说。

「……知道了,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嗯,报告就等开幕式后。」

跟灵王战同时进行的,我们的目的──揭发乐薇妮亚•斐茨赫伯。

当开幕式开始,灵王战赌博的赌场便会同时开启。艾尔维斯身为负责人,会跟进行突袭的执行部队同行。

跟其他人也说了一声后,艾尔维斯准备离去──

「……哎呀?艾尔维斯,你准备去哪啊?」

心底反射性地骚动起来。

那个突然插入的声音──该说是很黏糊呢,还是很恶心呢──就是会让人不容分说地明白话中的嘲笑之意……总之会故意触及别人的神经。

停下脚步的艾尔维斯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微微皱起眉头。

我第一次看到艾尔维斯表现得那么厌烦。

一名打扮奢华的男子从走廊的另一边走来。

他身穿以金色刺绣作为装饰的礼服,配戴着闪亮的首饰。这种风格倘若走错一步,就会变成粗鄙的暴发户。可是他对此应对得宜,适量且适当,反而令他显露出真正的高贵。

那头有如女性般的金色长发卖弄似地闪了闪,高贵男子对着艾尔维斯露出直爽的笑。

「接下来就是开幕式了吧──不去没问题吗?我的弟弟。」

弟弟……?也就是说,这个人也是王子……!

除了艾尔维斯,我们都急忙低头行礼。而我跟爱洁蕾雅各自压着还没搞清状况的菲儿和露比的头。

「啊啊,没关系没关系,大家轻松点。你们是艾尔维斯的同窗吧?嗯,只要大家保密,我就原谅各位。」

这家伙是怎样──露比小声狠骂。

他很自然地就摆出高高在上的态度,完全就是习惯站在众人之上的措辞。

「(……他是艾德华兹王太子殿下。拜托你,可别失态了,柏格森。)」

听到高文小声提醒,露比啧了一声。

──王太子。

也就是下任国王,王位的第一继承人……

即使抬起头,艾尔维斯的眉头依旧皱着,闭口不言。

我们只能沉默地观望发展。

「怎么了,艾尔维斯。你还没跟我打招呼呢?」

「……许久不见,王兄。」

明显地不情不愿。

可是,艾尔维斯表面上仍用冷静的声音说。

艾德华兹王太子扬起笑。

「嗯,很好。真的好久不见了,你在学院的活跃也传到我耳中了喔。」

「……不胜惶恐。兄长也是,还是一点都没变。」

「你也是,和之前见面时完全没变。」

我皱起眉头。

刚刚的那一瞬间──王太子的笑容确实混入了嘲笑。

「哎呀……怎么啦,艾尔维斯,眼神很可怕喔。我只是在说,你看起来依旧平安健康,所以我松了口气而已啊。」

「……没有……」

「哦,是我误会了啊,抱歉喔。你的眼神有时候看起来非常可怕,混入野蛮人的血脉果然就是会这样吗?」

「────王兄。」

我瞬间感到一阵颤栗。

「俗话都说祸从口出。」

他的表情很普通。

语调也很平稳。

可那句话中蕴含着汹涌的怒气。

就连只是在旁边听着的我们都开始发抖。

即便是这般自信的王太子,面对直接针对自己的愤怒,也有了退缩的样子。

但他马上扬起嘴角──那是犹如盔甲的嘲笑。

「……艾尔维斯……」

艾德华兹王太子将脸凑到弟弟耳边,小声呢喃。

我隐约听见了他的话。

「──我才是王太子。」

强烈的自负,或是依存心态──这句话里包含着这些情感。

而艾尔维斯的反应,就只是微微动了动眉毛。我看不出来,他心中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情绪在打转。

王太子离开艾尔维斯,露出明朗的神情,彷佛刚刚的嘲笑都是场谎言。

「那我就告辞了。身为哥哥,我会默默为你加油的。」

没等艾尔维斯回应,艾德华兹王太子就离开了。

等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转角处,露比立刻愤愤地说:

「那个讨厌鬼是哪位啊。」

「就是被内定为下一个站在我们头顶上的人。」

艾尔维斯用充满讽刺的语气回应。

……看来他跟那个王太子相当合不来啊。

「王太子会在这里,是表示他也会参加灵王战吗?」

「不,那个人不是精灵术师……所以他无法进入这所学院。」

我泛起苦笑。弟弟受到这么多赞扬,被称为天才或神童,的确会让人产生自卑感。

「只是他交友非常广泛,很有可能会把某位术师当作棋子送进来。」

「即使是这样,姑且还是算伙伴吧。他不是王权派的吗?」

毕竟是王太子,这是当然的吧──我是这么想的啦。

但艾尔维斯却一脸严肃地凝视王太子消失的转角。

「谁知道呢……如果是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