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三卷 师父与徒弟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00:24

集中力突然中断,我用双手撑着膝盖。

「──哈……!」

「辛苦了,杰克同学。已经稳定很多了。」

我接过艾尔维斯递出的水筒,一口气喝光。

练术场──这里是学校备来给人训练精灵术的设施。我最近每天都跟艾尔维斯一起窝在这里,专心开发新招式。

之前在卧人馆时也是,我一旦没有『破晓之剑』,就会失去大半的攻击力。高质量攻击《噬火》也不一定能时刻通用,所以我必须准备其他的攻击手段。这个新招式就是针对此课题的回答。

「剩下的课题大概就剩填充时间了吧?」

艾尔维斯看着产生巨大裂痕的墙壁说。

我把水筒从嘴边拿开。

「按原理来讲,那个在某种程度上也无可奈何吧。」

「算是吧。但反过来说,只要能保证填充时间,就能无限提高威力……」

「所以最终,同时充填就是最好的办法了。接下来就是养成习惯,让我即使不那么集中精神也能使出来──」

我倏地看向窗外,天色一片漆黑。

「差不多该结束了。」

「也对。」

我们做好善后,离开了练术场。

即便学院平常到处都看得到人的踪影,可入夜后果然也没什么人。

我们穿过其他学生宿舍漏出的光亮,朝着自己的宿舍走去。

「跟王权派之间的事前交涉进行得如何?」

「多亏了你,非常顺利。这下取得灵王称号的机率就有五成了。」

「要是我们能再提升一点机率就好了。」

「可以的。对战组合也得看运气,得到优胜的可能性并不是零。」

「灵王啊……不过我完全没有实感就是了。」

精灵术师界最强的称号──要是能爬到那里……一定就……

我们抵达了宿舍。不知道浴室是不是还开着?我一边想着这种事,一边穿过门进入大厅。

然而,莱克儿不知为何竟在那里等待。

「欢迎回来,杰克。努力到这么晚,辛苦了。」

「嗯……嗯……?」

为什么莱克儿会在这?教职员宿舍明明是在别栋……

「艾尔维斯,你可以离开了。浴场还开着。」

「好、好的……那我先走了……」

大概是感觉到了紧张的氛围,艾尔维斯匆忙离去。

怎、怎么了?我有做什么吗?

「别呆站在那边,来这边坐吧?训练很累吧。」

「是……」

不知为何,我讲话变成敬语了。

我在设置于大厅一角的谈话空间坐下,莱克儿则在对面落坐。现场弥漫着遭到传唤时的气氛,让我反射性地紧张了起来。

莱克儿隔着桌子直勾勾地凝视我的脸。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心脏猛跳了一下。

难不成我跟艾尔维斯在追踪『比夫龙』的事暴露了?

莱克儿半眯起眼。

「那个表情……你果然有事瞒我。」

呃,被套话了!

「不,没有啦,我怎么会瞒你呢?」

「骗人,你刚刚露出『暴露了?』的表情。」

好敏锐……!

「是、是你误会了吧?」

「那么,你为什么会突然跟艾尔维斯一起训练?」

「那、那是因为……」

「你们两个……是准备一起擅自做什么事情吧?」

看来是没办法蒙混过关了。

但我不想让莱克儿担心。

因此我使出了强硬手段。

「不要问那么多啦!师父也有事情无法对我明说吧!?」

莱克儿满脸不悦地陷入沉默。

……很好。虽然可能说得有点过头,不过我可以顺势离开──

「那要是我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你,你也会坦白你的秘密吗?」

「咦?这──」

「其实我丧失了记忆。喏,我说了。」

她干脆地说出这一句话,我的脑袋却没跟上。她刚刚说了什么?

「看吧,没什么事是不能对我说的。所以你说吧,杰克。来,快说。」

「不,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别一下子就带过啊!丧失记忆!?从没听你提过啊!」

「因为我没提啊。」

「这是怎么回事!?」

莱克儿露出不满的神情,开始说明:

「就是我说的那样。我没有百年以前──不对,是大概九十年以前的记忆。」

「九十年前……我记得你说过,你是在八十年前开始旅行的吧?」

「对。因为我什么都忘了,所以图菈保护了我大概十年──」

「停!……你刚刚是不是提到图菈?」

「嗯。在我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失去记忆、到处徘徊时,是那个人帮了我。」

「这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因为我没告诉你啊。」

这、这家伙……居然在这种轻率的时机,说出相处四年也没讲过的话……!你好歹也再营造一下那种感觉很重要的气氛吧!

「失去的记忆、是到什么程度?像是还留着一般知识之类的……」

「文字还看得懂。除此之外,就只记得名字。自己的故乡在哪、离开那里有何种目的……连自己的年纪也不知道。到了现在也是。」

「你为什么会丧失记忆啊?」

「不清楚……当时我头很痛,或许是摔到哪里了。」

摔到哪里了……别讲得好像那是在自己没注意时造成的擦伤啦。

「那,搜集精灵术呢?这是师父的目的吧?」

「在跟图菈一起生活时,我整理脑中思绪……然后隐隐有种必须寻找精灵术的感觉。我想这说不定也是我失去记忆前的目的,所以才暂且继续下去。」

暂且继续下去,然后就过了八十年吗?妖精的时间标准果然不一样……

「实际上,我也不晓得自己在找什么精灵术。只觉得找到它的话,可能会想起来……」

「与其说是在找某种精灵术,其实是在寻找自己的记忆啊……」

「或许是吧。不过老实说,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兴趣了。」

给我有点兴趣啊,这是你自己的事吧。

「我的事情怎样都无所谓。」

哪里无所谓啦──尽管我很想这么吐槽,却无法抵抗不断逼问的莱克儿。

「我已经说了。杰克也说吧,你瞒着我的事。」

「不,师父你的并不算是隐瞒的事吧……」

「说,快点,来。」

结果我全都抖出来了。

盗贼团『绯红之猫』的背后,或许有个名叫『比夫龙』的罪犯。

以及趁着灵王战,我们正在同时进行揭发违法赌博的计画。

还有我们准备以此为踏板,查出『比夫龙』的真实身分。

当然我也没忘记报出艾尔维斯这个共犯。

听完一切的莱克儿──

「…………唉~~~~~~~~~~~~~~」

叹了一口很长很长的气。

我沉默且小心翼翼地等着处分。

「……不该让艾尔维斯离开的。」

她轻轻地说:

「我就该两人一起好好骂一顿。」

咿咿咿咿咿!谁来救救我──!

莱克儿移动到瑟瑟发抖的我旁边,紧紧抓住我的双肩。

逃不了的话,至少──我把脸转向一旁。

「看着我。」

「咕呃。」

却被她强迫四目相对。

师父像是想透过眼神,朝我心中扔入什么般──她说道:

「……明明就是小孩子,为什么要插手……!」

莱克儿的声音微微颤抖。

那是因为她压抑的怒气透了出来。

可是在我耳中,听起来也像在忍着泪水。

「你啊……真的、总是让人胆颤心惊……!虽然聪明得不像个孩子,却只会在危险的时候异常失控……!被盗贼绑走时也是,在放跑其他孩子时,明明自己也可以逃的……你却特意选择跟那个女头目对决……」

那个时候的我……可能真的欠缺冷静。因为看穿敌人的术法而心生傲慢,即使受到强烈的反击,还是一点都没想要逃跑。

彷佛是受到什么刺激,我选择互相残杀。

莱克儿手上的力道变重──随即强硬地揽住我的身体。我的脸埋入柔软的胸间……很温暖,有好闻的味道。

「……其实,我很想为你做这一切。」

莱克儿把我抱在胸前,并在我耳边呢喃:

「我希望你把一切都交给我……彻底地依赖我……这样我才能完全放心……但、我……是师父。」

我把手绕到莱克儿的后背上。

与第一次相遇时相比,我也成长了不少。身高长高,手臂长长,手也变大了──所以再次这么做,我才体会到她也是个纤细窈窕的女孩子。

温暖、柔软又温柔。虽然很强……却也有软弱的地方。

──我绝对不想失去她,所以──

我稍微退开,在这么近的距离盯着莱克儿的脸,说:

「师父……我就是为了这个,才学习精灵术的。」

我清楚说出自己的想法──以及想做的事。

「我一开始也说过了,我是为了守住想要守护的事物,就只是这样。我活到现在,真的就只是为了这样。而那些『想要守护的事物』当中,师父──莱克儿也早就在其中了。」

莱克儿微微瞪大眼睛。

「我或许很靠不住,你或许会认为我很蠢,但为了这个目的,我认为这是必须的。所以、虽然这么说很奇怪,所以──」

这次我反过来抓住莱克儿的肩膀。

把这句话放进她的心底。

「──相信我,相信自己培育出的徒弟吧。」

在那一瞬间──

莱克儿忽然转过脸。

「……?怎么了?」

「不……别看我……」

我躲开她推我的手瞧向她的脸,莱克儿已经满脸通红。

「这、这个……!不、不是的……!是某种误会……!」

这反应简直像是青春期的纯洁女孩──

感觉连我的脸都烧起来了。

「师、师父……你干嘛对着徒弟露出这种表情……」

「就说不是了!只是因为有点热!」

当我为了掩饰难为情而说出类似调侃的话时,莱克儿开始用力朝脸上搧风。

你也太不会掩饰了吧……!

因为太过生涩,让我想起了奇怪的事。

『嘻嘻嘻嘻!你可要当心点,别对自己的学生出手啊?』

刚入学时,学院长曾对莱克儿这么说过。

哦、哦哦哦……!!冷静下来……!我有菲儿了。对,我有菲儿了。菲儿,菲儿……!

视野一角,红潮稍微褪去的莱克儿斜眼瞥向我。

「……你长大了呢,杰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