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三卷 傀儡巨人馆超巨人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9:09

从各关节处不断涌出大量触手的人形宅邸──

我们要仅凭两人面对这个异形。

粗略估计一下,超巨人全身约五十公尺,是怪兽或者是巨大机器人才有的尺寸。

但若不打倒这家伙,我们就离不开这里。

「你行吗?艾尔维斯。」

「不确定,试试看就知道了。」

那就尝试看看吧──!

触手巨人──超巨人高高举起右手。

轰隆一声,它光是随意一挥,就能以巨大的质量搅动空气。

狂风狠狠袭了过来,但我们也不是这点程度就会失去平衡的新手。

「若是在这里的话,就不必客气了──!」

艾尔维斯朝着超巨人逼近的右手挥出海市蜃楼剑,这一砍便砍中手肘内侧,将其一刀两断,发出可怕的巨响。连接关节的触手噗滋噗滋地断裂,撒出肮脏的体液。

然而,超巨人没有发出半声悲鸣,立刻又高举起左手。

「那个我就收下了!」

我用双手抓起艾尔维斯砍飞的右前臂。这个可怕的重量就像是经历几百年时光的巨树──但对我来说只是有点难拿的棍棒。

我用夺来的右前臂击向超巨人逼近的左手,两边都变成粉碎的瓦砾,遥遥掉到下方的地上。

「什么嘛,不怎么样啊……!」

「等等!看那个!」

艾尔维斯指的是被切断的双臂断面。那两处伸出无数的触手,回收起四散的瓦砾──然后转眼间就组出手臂原本的样子。

「居然再生了……!艾尔维斯,你负责左边!」

「嗯!」

为了阻止再生,我们各自尝试靠近超巨人的手臂,却无法轻易如愿。超巨人的肩关节处涌出大量触手,袭向我们。

纵使咬牙切齿也得打倒它。要是硬冲过去被逮住,那时就真完了。

在我们逃离触手的期间,它的双臂已经完全再生。

是让没受伤的部位在修复期间用触手支援吗?好棘手……!

「看来再怎么破坏手脚也没有意义。」

再次与我会合的艾尔维斯说,我点头同意。

「那么,我们该瞄准的目标只有一个。」

头部。

在破掉的窗户内侧,露出巨大的独眼。

触手只是最前端的一角,作为根基的躯干应该在那里。我们只有这个办法,那就是攻击该处。

「问题在于该如何靠近头部,触手一定会妨碍我们。」

「很简单啊,只要重复同样的事就好。」

「你的意思是?」

「让它自己制造出那个情况就行了。」

艾尔维斯笑了笑,回答一声「瞭解」后,就高举起双手。

海市蜃楼剑高高地屹立于此。

彷佛是要砍断天空般,艾尔维斯挥下海市蜃楼剑,与超巨人的拳头正面冲突,并瞬间破坏掉它。

而我利用了这次冲突飞散的瓦砾,逐一将之消除重量后踢飞,让它们代替炮弹,朝着超巨人的身体倾泄而下。

它的各个部位都开了好几个洞,于内部蠢动的大量触手暴露在外。

但触手马上收集起瓦砾,修复起那些孔洞。

「别停止攻击!让它为了修复分身乏术!!」

「我知道!」

手、脚、身体───巨人因为我们排山倒海的攻击而变得满身疮痍。

相对地,超巨人的反击都打不中我们。它的身体太过巨大,能够自由地到处飞舞的我们对它来说就像苍蝇,很难捕捉得到。

「喂,怎样啊!徒有那具身体,攻击也太扫兴了!哥布林还更难缠呢!!」

也不清楚我的挑衅有没有传达到──但超巨人的独眼闪过一道锐利的光。

「回避!!」

热线贯穿虚空,空气滋滋烧灼,留下橙色的轨迹,并在直击的地面刻上赤热的痕迹。

「没事吧!?」

「我没事!」

「时机到了!!」

「瞭解!!」

跟艾尔维斯在没确认彼此位置的情况下进行沟通后,我于半空蹬了一下。

目标当然是超巨人的头部。

头部伸出大量触手。我想也是,毕竟其他部位都还在进行修复。能够迎击的只有头部的触手……!

为了撑过如墙般逼近的这一击,我躲在飘浮于这一带的瓦砾后。这些都是我事前让它们飘起来,预备在这时当作防御墙的份。

触手没有贯穿瓦砾,只是停在附着于表面上的程度,就直接收了回去──它不晓得我正抓着那块瓦砾。

连我在内的两道黑影从瓦砾的阴影处窜出。

另一个黑影,是用相同方法靠近的艾尔维斯。

我操纵一块块瓦砾,艾尔维斯拿着海市蜃楼剑。

对准坐落右眼位置的那只独眼──砸了过去。

──可在那之前。

现场迸出闪光。

我的瓦砾瞬间蒸发,艾尔维斯不得不停止攻击。拉开距离!我们使尽全力蹬向虚空,后退约十公尺后,我们仰头看着超巨人的独眼,触手摇摆着从颈部的关节处和其他缝隙冒出。

十公尺。

这位置对超巨人来说是极近的距离,用那只巨大的手臂会很不方便──也就是说,那家伙的武器只有那个触手和光束。只要打破那些,我们就能获胜。

我跟艾尔维斯没有交谈。

巨大的独眼俯瞰着我们。

我们没有出声维持合作的余裕。

我们的意识完全投入现在进行的战斗中。

独眼闪了闪,光束要来了。我和艾尔维斯采取同样的行动。

我们各自往左右散开,往超巨人的后脑勺飞去。

光束的发射点在眼睛,只要绕到死角,就不会被击中。而超巨人也很清楚这点,它伸出触手,造出墙壁阻挡我们。

是要避开,还是返回?这招强制我们面临这样的二选一。

我选择「避开」,先是钻过触手墙,改往斜下方前进。触手为了阻止我,追着我而来。

这个行动十分理所当然,还真是直率──所以才会上钩。

《右翼之形•玄鸟》。

我用宛如跳跃、不可能存在于自然界的动作划出锐角,这次换转向斜上方。靠着这次的行动,越过跟着我一同降低高度的触手墙。

我绕到巨人的后脑勺,看到艾尔维斯从反方向绕过来的身影。

他的双手还摆出握着剑的姿势。

我稍稍降低高度,空出地方。

威力全开的海市蜃楼剑砸向超巨人的后脑勺,形成头部表面的砖墙如同爆炸般弹飞。也有几根内部的触手断掉,一并飞出,但也仅此而已。只是几根表面的触手有所损伤,没有伤及内里。

看到这一幕,艾尔维斯马上退开。接下来轮到我上场了。

我把因艾尔维斯攻击而弹飞的瓦砾当作炮弹,砸入后脑勺空出的洞。厚实的触手皮肤转眼间便被削去,可当我用掉将近八成的瓦砾时,便发现了。

弹药不足。

待当作炮弹的瓦砾用尽,后脑勺被打穿的洞就会被修复。我们的攻击没办法抵达超巨人的本体。

怎么办?就在我准备筹措下个计划时──

咕噜。

──超巨人转动头部。

同时,独眼发射出青白色的光线。

就像是剑。

我们分头一上一下,闪避横穿着扫过的光束。

热空气灼烧着肌肤──下一秒,地面宛如喷火般燃起带状的火焰。

我们没有时间对火焰威力感到害怕。

超巨人让头部转了一圈后,暂时停止发射光束。

但──就像橡皮筋,其扭了一圈的颈部因反作用力而准备转回。

热线再次分开天地。

如同洒水器般发射出的光束虽没有击中我们,却将空气和地面全都烧了个遍。

到处都在喷火,地面变得酷热,空气中的粉尘闪着燃烧的橙光,上升气流狠狠地朝我们袭来。

眼前的景象如同地狱。

这景色清楚地证实,这个名叫超巨人的存在是真正的怪物。

但我、还有艾尔维斯的战斗理论回路并没有停止。

──要打倒这家伙。

──只能瞄准那只眼睛。

这就是结论。

既然不管再怎么破坏表皮也攻击不到本体,那就只能把或许和本体有直接联系的眼睛作为目标。

超巨人的独眼,由下往上地看着被上升气流刮到遥远高空的我和艾尔维斯。

在我们的脚蹬向半空的同时,独眼闪烁出光芒。

──一条闪光贯穿天空中心。

那道光束如柱子般屹立,前方几公尺处的位置就是我们。

肌肤传来被烧灼的感觉,但这没什么。

我还是小孩,习惯晒伤了……!

刚刚头部边旋转边发射光束时,在转了一圈时就停止了。也就是说,它没办法长时间施放那种光束。我们就是要钻那个空隙……!

由于方才的上升气流,有大量的瓦砾在空中飞舞。我从其中找出合适的,定好计画。

光束停止了。

趁着这一瞬间,我对准超巨人的脸部砸下瓦砾。

这个距离很难精确瞄准眼球,但俗话都说乱枪打鸟嘛。在量如大雨的瓦砾之下,超巨人绝不可能安然无恙……!

在瓦砾即将连击超巨人的脸部时,现场再次迸发闪光。

瓦砾雨在闪光当中消失,一个也不留。

来不及──

──正如我的预料。

我降落在超巨人的额头上。

靠近到这种地步,它就不可能再用光束攻击。瓦砾雨只是佯攻,目的便是让我靠近。

我的双手握着从上空捡来的武器,是把尺寸感觉可以把人当柴砍的手斧──也是脚馆的米诺陶洛斯持有的武器。它混在瓦砾里一起飘到空中。

在我眼前,超巨人停止发射光束。

毫无防备的独眼出现在我碰触得到的距离。

很刚好。

我直线地挥落巨大的手斧斧刃,鲜红的鲜血如同间歇泉般喷出。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宛似超音波的悲鸣不知从何处炸开。

超巨人浑身都在暴动,大量的触手好似迁怒般四处挥舞。

我没办法继续揪着超巨人的身体了。我拉开距离,而被我盯着的巨大独眼逐渐隐去,右眼所在的窗户崩塌掩埋。

然后在左眼的位置,再次冒出新的独眼。

那只眼睛明显带着汹涌的怒意。

我初次得知,这个生物也有类似感情的情绪。

触手怒发冲冠似地倒竖起来,独眼瞄准了我。

接着,海市蜃楼剑轰然挥落。

好几只触手被砍飞,但仍没攻击到本体。

即便如此,超巨人的视线还是转向剑的主人──艾尔维斯。

──原来如此。

我也看向艾尔维斯,瞭然于心。

──交给你了。

青白色的热线灼烧空气,但前方的艾尔维斯却没有要逃的迹象。

想想也是,那家伙也没有逃跑的必要。

──因为光束会避开他啊。

造出高气压空间──透过气压差折射光束。在逃出卧人馆之际,他就曾经做过一次。超巨人因为太过愤怒,忘了这点。

在艾尔维斯前方折射的光束最终也没有就这么结束。

它在弯曲后又一次折射。

然后再一次。

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

经过好几次折射,改变轨道,转过一圈。

最后──回到发射点。

也就是超巨人的弱点──独眼。

现场发生大爆炸。

遭到将大地变成地狱光景的威力直击,火焰、鲜血和惨叫同时炸开。

是透过气压差,设置好几个折射光束的点吗──计算好角度,让它正好能回到发射点。受不了,那家伙到底长了个怎样的脑袋啊。

左眼的洞坍塌,受到伤害的独眼也被埋起。暂时藏起眼睛是它的防卫本能还是什么呢?不过,超巨人的头部还留着一个洞。

──在相当于嘴的位置,也就是玄关口。

──充血的猩红单眼从我们脱离的出口出现。

而且里头闪烁着已经超越愤怒的杀气。冰冷的战斗回路在这一刻令人颤栗,那道激昂的眼光让人涌起本能的恐惧──

──没错,正如字面意义,就是眼光──

黑眼的中心散发出光芒。

避开吧──我想着,可就在同时。

──好大!?

我几乎本能地感受到那道光中蕴含的巨大能量。

避开?没办法。这一击大概连山都能炸掉──!!

「躲到我身后!!」

从我近距离跟超巨人开战后,艾尔维斯第一次出声。

我没有回答的余裕,躲到靠过来的艾尔维斯背后。

紧接着──

超巨人的一侧,能量填充完毕了。

「尽可能地大一点……!!」

艾尔维斯前方的空间扭曲,他展开了气压差的透镜,而且是保护我们之后还有余裕的大小。

这时,巨大的闪光撞了上来。

超巨人的独眼发射出过去都无法与之相比的粗壮光线。

面对光线,艾尔维斯展开的气压透镜扩散到周遭,在光线中心创造出一点点安全地带。

「呜……咕……!」

光线散出的热度火辣辣地灼烧着肌肤。

不光如此。这么高的热度,足以改变气压。艾尔维斯必须一直控制着总是随意改变的气压,维持气压差的透镜。

这种行为就像一个一个计算流动的水分子,即使拥有可以直接综览世界情报的『王眼』,也需要许多资源来进行处理。

──再稍微忍一下,艾尔维斯……!

敌人没办法一直发射光线。再一下……只要再忍一下下……!

感觉连一秒钟都漫长得可怕。

倘若在超巨人的光束断绝前,艾尔维斯就用尽力量,我们两人就会一起蒸发。说不定这样的未来下一秒就会发生。

我祈求自己能在一秒后逃脱死亡的未来。

再一下下。

再一下下。

到底重复了几次呢?是十次,还是二十次?不管怎么样,只不过是一、两秒的时间。

经过这段既短又漫长的时间。

在青白色的闪光包围下。

我和艾尔维斯拼命拼命拼命地忍过这一击。

然后──

「喝啊……!!」

变淡了。

我们周遭包围的闪光逐渐转淡……消失。

超巨人射出的光线──断了。

艾尔维斯的肩膀瞬间垂落,身体倏地倾斜。

我抓住他的肩膀。

「接下来就交给我。」

我用【离巢透翼】让艾尔维斯的身体飘起,并与巨人嘴上的单眼对视。

来,终章开演了──!!

我朝半空踢了一下,一直线地往前冲。

同时,我朝着右手上的空气发动精灵术。

……受不了,这本是我准备拿来对付艾尔维斯、开发到一半的王牌呢──没想到会被迫用在这种地方……!

周遭的大气呈现漩涡状,集中到我的右手上。

就像是水流入排水孔般。

就像是太空船的墙上开了个洞般。

──空气被吸入我的掌心间。

我时常能看到某种类似锁链的事物。与其说是看到,不如说是能感受到吧。那种锁链将世界的一切都连接在一起,连空气都不例外。

那么,要是解开空气的锁链,会怎么样?

这是我比较近期才发现的。只要解开空气的锁链,外侧的空气就会伸出锁链,想跟还没飘浮的空气进行连接。没错──空气明明还在那里,然而只是重量消失,其他空气也没办法认知到它。

我手掌的空气等于没有,而其他空气则流淌进来想要补上──而这些空气又会被我的【离巢透翼】切断锁链。

弹出、弹出、弹出。

没有锁链的空白在我的掌心诞生。空气不断被吸入那个空间,并一一失去锁链。

明明是存在的,却不存在;明明不存在,却是存在的。陷入奇妙状态的空气在我的掌中不断变重,毫无限制。大量的空气汇合在一起,不停压缩。

好了──

要是在这种状态下,中断术法,让锁链复原──令这大量的空气想起自己存在的事实……会怎么样?

──好,来试试看吧。

我逼近超巨人的独眼,把右手手掌摆到它面前。

我手中是大量空气形成的『气块』。

我把它──

解开了。

世界染上宛若太阳的光辉。

我不晓得为何会有光。大概是因为大量的空气互相摩擦,产生热度了吧。

爆炸的气浪把我也吹跑了。在丧失天地的感觉间,我听到大气低鸣的声音。是大气,抑或是世界?或许是规范此世的法则遭到打乱,让它开始嘎吱作响。

无论如何,这现象以风来说规模过大,以暴风雨来说又太过浓重。

就像是隐形怪物喊出听不见的咆哮。

但那份威力确实存在。

我看到了爆炸的那一刹那。

超巨人的独眼瞬间整个凹了下去。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我看见炸开的瞬间。

彷佛金属摩擦声的痛苦惨叫响彻巨蛋。

我重整态势一看,发现砖头和触手的巨人正痛苦地扭动挣扎。

可一眼就能看出来。

它撑不了多久了。

它的身体从手脚的末端开始,正按顺序哗啦啦地崩毁。内部的触手也支撑不住砖块组成的肉体了……

巨大的独眼朝天喷出鲜血。

作为临终前的痛苦惨叫,这些鲜血比刚刚的声音更有说服力──巨人高高地喷出一阵阵鲜血,哗哗崩溃。

没过多久,巨人便成了瓦砾堆。

巨大的眼珠咚的一声,落在堆积如山的瓦砾顶端。

然后,眼珠在最后淌下一滴犹如泪水般的血后──

──就渗入瓦砾当中,消失无踪……

「啊──啊,被干掉了。」

一道似是遗憾、又似是喜悦的声音传入耳中。

「恭喜你们完全攻略!如果有下次机会,我会设定更高一点的难度来对付你们──」

……哈,少开玩笑了。我已经受够了……

当我在心中这么反驳时,视野忽然变得一片白。

「──咦?」

不知不觉间,我发现自己站在石板上。

咦?我、打败了超巨人……

艾尔维斯就在旁边,跟我同样正困惑地环顾周遭。

转头看向身后,我就懂了。

后方正是斐茨赫伯宅邸的门。

在围栏另一边的远处,是跟原本一样躺在地上的卧人馆──超巨人是在和现实有些偏差的世界被创造出的存在吧。

我们就站在卧人馆庄园的外头。

总觉得,没什么真实感……真的就像是从梦中醒来似的。

但我马上就想起,我们原本的目的并非逃脱那座迷宫。

「艾尔维斯,文件呢?」

「啊……啊啊……有,确实还在。」

艾尔维斯从怀里掏出我们带出办公室的文件。

也就是说,任务完成了。

那就不需要一直待在这里了,在那个变态贵族发现前赶紧逃吧。

背对着斐茨赫伯宅──卧人馆,我们开始奔跑。

「话说回来,杰克同学。你还藏着刚刚那样的招式啊,吓我一跳。」

「啧,你还记得啊。我本来还期待你会昏迷呢。」

「但还有要解决的课题吧。难得有那样的威力,却几乎都散了。」

「我知道,还在开发当中。」

「你是怎么想出那招的?」

「是你的海市蜃楼剑给的启发。」

「……明明平常都会说我的空中跳跃是抄袭……」

「你知道『杰出的艺术家模仿,伟大的艺术家盗窃』这句话吗?」

接着,我们融入了王都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