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三卷 卧人馆的邀请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8:05

这栋宅邸的外观十分奇妙。

入口在门看过去的左边,灰色的墙从那边开始向右延伸,是栋长方形的建筑。彷佛特意无视建筑理论的异样感,让它看起来像是个侧卧的人。

因此,这座宅邸被称作『卧人馆』。

这是乐薇妮亚•斐茨赫伯的居所。

「喂,走啰。」

这位傲慢地领着我们的男人,就是艾尔维斯安排的暗商人。

我们是这家伙的『商品』。

我的左袖随风摇曳,艾尔维斯则碰了碰戴在右眼上的眼罩──这都是我们拜托露比处理、符合顾客喜好的『加工』。按她如今的【一重贗界】,轻易就能藏起一只手和一只眼睛。别人不管是用眼睛看,或是用手去碰,理应都不会察觉到异状。

──拿到乐薇妮亚•斐茨赫伯的犯罪证据。

要达到这个目的,假扮成她喜欢的孩子,直接潜入她的居所是最确实的办法。

身为暗商人的男子用外形扭曲的门环敲了敲玄关门,接着就有位老管家出来迎接。

如果宅邸是个横卧的人,位于玄关的门就是嘴的部分。

那穿过此门的我们,就是下午的点心吧……

乐薇妮亚的办公室听说就在宅邸深处。我们在老管家的带领下前进。

尽管格局怪异,却是装饰有绘画和雕刻的豪华走廊──这对贵族来说极为平凡。倘若没听说过情报,根本不会想到这栋宅邸收藏着众多没有某个身体部位的孩子。但反过来,只要脑中有这个念头,随意置于窗户之间的少女雕像也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走过几扇门前后,前方就是扇比其他门大上一圈的门。

门上的牌子写着『颈门』。

「到此为止的范围是『头馆』。」

老管家说。是按照人体来取名的啊,那前方就是『胴馆』啰?没看到其他门──看来是设计成只要没通过这道『颈门』,就没办法往来其他馆。

走过『颈门』,我们再次于走廊上笔直前进,最后来到『腰门』。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前方是『脚馆』。

经过『脚馆』长长的走廊,来到最深处,我们终于抵达办公室。

老管家敲了敲门,报告我们抵达的消息。

「啊啊……进来吧。」

门的另一边传出给人阴郁印象的女声。

我跟在暗商人身后走过老管家打开的门,紧接着表情出现些许扭曲。

这个房间──怎么说,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其实这里没什么特别异常的事物,也没有奇怪的气味,只是很普通地摆了办公桌、沙发和架子等家具。

然而,我不知为何感到坐立难安──就是觉得极为焦躁。

这是为什么?疑惑的我开始观察,然后知晓了原因。

因为这个房间……左右完全不对称。

办公桌是边角都不同的扭曲三角形、沙发的靠背高度不一、放置的方式也不是平行的。架子的左边跟右边高度有些差异,或者该说,房间本身就有微妙的扭曲,是类似梯形的形状──而位于房间最深处的办公桌当然也不是放在正中央,而是置于稍稍偏左的位置。

这个房间完全违背了普通人会觉得舒适的形状和配置,倘若在这里待上一天,我可能会焦躁到扔东西。

而这种房间偏偏是办公室。

竟然特意把最需要集中力的房间弄成这样……光是这一点,就能感受到这栋宅邸主人的异常……

那个主人就坐在房间深处的办公桌前。

而旁边伫立着一位用面具盖住右半张脸、像是她随从的奇妙男子。

带我们过来的暗商人男子一边搓着手,一边低头行礼。

「我们是吉姆兹路克商会,感谢您平日的关照。此次造访是来为您介绍新进货的商品。」

办公桌前的女性放下笔,看着男子扬起微笑。

讽刺的是,在这个扭曲的房间内,只有这个微笑显得十分端正。

「等好久了。嗯,这正是我翘首以盼的时刻。谢谢你这个月也到来,我打从心底感谢你们。能麻烦你转告『她』吗?」

「嗯,是,那当然。『王』也表示,希望您今后多多光顾……」

「我会的,毕竟能够理解我美学的人也就只有『她』了。我看看……」

女子──乐薇妮亚•斐茨赫伯站起身,喜上眉梢地来到我们面前,那个隔着门听到的阴郁声音彷佛假的一样。

「他们就是这个月的孩子啊?」

寒气顿时窜上我的背脊。

乐薇妮亚嘴上带着微笑,专注的目光像在舔舐般,仔细地看过我和艾尔维斯的全身。

「哼嗯?」

对方随意地朝我伸出手,我死死忍住下意识想甩开的冲动。

乐薇妮亚纤细的指尖先是抚过我的脸颊,然后直接转向我(看似)缺损的左臂。

她来回抚摸着断肢的断面。

因为左臂已连同空间一起施加了伪装,我没有任何感觉。但依旧像身体内部被触碰了一样,果然还是很不舒服。

摸完我后,就换艾尔维斯了。她脱去眼罩,仔细观察他(看似)缺少的右眼。露比的精灵术果然很完美,她没有显露半点发现伪装的迹象。

「呵呵。」

乐薇妮亚突然笑出了声。

然后瞬间把右手插入艾尔维斯的裤中。

「*%&$%$*&&$!?!?!?」

艾尔维斯顿时面红耳赤,发出不成声的叫声。他无法忍受地想拉出乐薇妮亚的手,但她却毫不在意地继续在裤内四处摸索。

呜哇啊……直接……揉耶……

乐薇妮亚摸着艾尔维斯的那个好一阵子,一脸满意地把手从裤子中抽出,然后嗅了嗅手上的气味。

「好……真棒,这种尚未完全成为雄性的气味……」

接着她伸出舌头舔舐指尖。

看到这一幕,浑身无力的艾尔维斯猛地颤了颤。咿、咿咿咿……

「两人我都买了,我非常喜欢。款项会用往常的办法支付。」

「谢谢惠顾!」

被、被她看上了……不对,这表示我们成功了……虽然是成功了……

菲儿……在回去前,我会努力维持清白的……

「亚伦,带这些孩子们到收藏间。要去新的那间,旧的已经放满了。」

「唉……我可不是仆从啊。」

被面具遮住半张脸的男子叹了口气,像是已经死心。

不是仆从……?那是保镳还是其他什么吗?

「好了,走吧,小鬼们。」

半脸面具男抓着我们的头,用力往前推。不用这么做,我们也会走啦──

在离开办公室之际,我瞥了眼位于房间深处的架子。

……文件应该就在那里。

我再次踏上长长的走廊往回走,并悄悄仰头窥看不断推我头部的半脸面具男。

给人困倦印象的左眼,还有挡在面具底下的右眼。

我没有错过蕴含在里头的冷光。

那道光,让我联想到自己曾赌命与之战斗过的女盗贼──维姬。

我想……那种冰冷的目光,应该是已经把杀人当成日常的人才会有的。

结果,我们被带回头馆,放到收藏间内。

里头放着许多玩具和书籍,感觉就是稍微宽敞一点的儿童房。

这里只有一点奇怪的地方,就是内部用巨大的玻璃板隔成一个个空间,让我觉得简直就像是展示箱。

房里没有其他人,看来我和艾尔维斯就是这个房间的第一号和第二号居民。

等那个半脸面具男离开后,我们就召开作战会议。

「是在办公室里面的架子上吧?」

「应该是。就算不是,也会在办公室的某处。」

能证实乐薇妮亚有进行人口贩卖的文件──只要能把那个带回去,任务就暂且完成了。

「等晚上吧,到时候露比同学的精灵术应当也解除了。」

「也好。不等到那时候,我左手也不能用。」

别人碰触时会穿过去,就表示我自己在碰触其他事物时也会穿过去。

「……乐薇妮亚不会在那之前就过来这边,津津有味地把我们吞吃入腹吧?」

「……我希望不会……」

艾尔维斯用双手捂着胯下,一脸忧愁。

──时间来到晚上。

说是这么说,但根据的是生理时钟,因为这里没有窗户。似是晚餐的餐点送来后已经好一段时间,所以目前一定是深夜。仆人应该也已陷入沉睡──幸好到了这个时间,乐薇妮亚也没有出现。

好,要开始啰。

门当然上了锁,就透过其他途径离开这个房间吧。

卧人馆基本上是用红砖砌建,但就像被盗贼绑走那时同样,无论这道墙是红砖还是石头所建,对我们来说都跟不存在一样。

「隔壁也有房间。『王眼』没探测到什么,我想应该没有人。」

艾尔维斯的能力之一──『王眼』可以直接看到大气的状态。只要看到空气的流动,别说是宅邸的格局,连里头有多少个什么样的人都一清二楚。在这种状况下,这种性能真是犯规啊。

我尽可能地悄悄拔出墙上的砖块,制造出通往隔壁房间的路。

和艾尔维斯一起穿过洞后,我姑且还是把它恢复原状。

隔壁房间很黑。

房内没有半点月光,就算眼睛习惯黑暗,我最多也只能看清艾尔维斯的脸。

「蜡烛或烛台应该就在某处……有了。」

过了一阵子,艾尔维斯点亮了蜡烛。橙色的烛光压过黑暗,我在房内的视野也稍微宽了一点──

我终于发现了。

附近立有巨大的玻璃板。没错,就是我们房间也有的──那种如同展示箱的玻璃板。

而玻璃板的另一边……陈列着展示品。

那是许许多多的──小孩子。

他们的年纪跟我们差不多,或许更小。没办法清楚判断他们的年纪,原因不光是周遭的昏暗。

有些是手,有些是脚。

有些是眼,有些是耳。

所有人皆失去了某个部位,有着左右不对称的轮廓。

这里是──另一个收藏间……!

时间明明已经很晚了,大部分的孩子却都还醒着。孩子们注意到亮光,纷纷靠近这里。那个样子,令人联想到水族馆的鱼。

因为隔着玻璃板,他们碰不到我们。是在求助吗?即便如此,我这次无法像『绯红之猫』时那样──

「我们很幸福。」

其中一个孩子突然这么说。

「每天都很快乐。」「我们很满足。」「我想一直住在这里。」「很高兴能被乐薇妮亚大人买下。」「谢谢。」「谢谢。」「谢谢……」

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起这里的生活有多好。

可是,他们的声音里……听起来没有半点感情。

「这是怎么回事……」

我摇摇晃晃,一步步走向断断续续地重复这些句子的孩子们。

「怎么会呢……?被关在这种地方,怎么可能幸福……!!」

「咿!」

我的发言彷佛涟漪。

在我发出稍大一点的声音瞬间,孩子们齐齐往后缩。

「我、我们很幸福。」「是真的。」「我没说谎。」「请相信我们……!」「相……相信我们吧……!」「不、不要……!」「我们真的很幸福……!」「不要……住……住、住、住手……!」「请……请不要、『剥制』、我们……!」

……剥制?──剥制?

我转身看向身后。

在朦胧的烛光中,我勉强看清了那东西。

──是少年的雕像。

仔细一看,这座雕像也是没有一只手的非左右对称外型……这么说来,走廊也放着相同的少女雕像……

……难不成……难不成……!

我跑向雕像,用手确认触感。皮肤硬得不像是真人──但,这难道──

「……这是、真人吗……?」

坚毅的脸上──挂着扭曲至极的表情。

「这是……用真正的孩子剥制的标本吗……!?」

瘦骨嶙峋的身体昭示着他出自不太富裕的家庭。

可就算如此,即使没有一只手,他也还是顽强地活着。

看留在他身上各处的伤口就一清二楚。

──他一定反抗了乐薇妮亚。

他没有听她的话。

所以……为了让他再也无法反抗……才把他做成这样……

我勉强忍住想要愤怒呐喊的冲动。

我们正在进行秘密行动,没办法这么做。

即便是这样……即便是这样,这也太……!!

「……艾尔维斯,你……能够容许吗?」

我像是要找到发泄情绪之处般,看向艾尔维斯的脸。

「你能容许吗?这种事情……!你容许得了吗……!?」

「……当然不可能。」

艾尔维斯用静谧、淡然……却又能让人感受到确切情感的声音答道。

「所以,我们要尽快找到资料。不这么做,就无法救出他们,也无法悼念那孩子……」

「……嗯。」

我做了次深呼吸,抛开脑中的愤怒。

……乐薇妮亚•斐茨赫伯──别以为你可以有正常的死法。

就在我重复几次深呼吸,终于让脑袋冷静下来时。

──啪哒。

「「…………!?」」

脚步声……!?

我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再迅速环顾四周。艾尔维斯指向房间一角的木箱。我们跑向木箱,确定箱中是空的后,立刻躲进里面。

「(好挤……!)」

「(嘘……!)」

可恶,都是汗臭味!这种经历应该要跟菲儿一起体验才对吧!为何我得悲哀地跟臭男生一起挤在箱子里!

在听到开门声的同时,我的不满也跟着消失了。

──啪哒。

──啪哒。

这道脚步声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没穿鞋啊……?

我在木箱侧面发现一道小缝隙,便透过它瞧向外头。

脚步声的主人似乎拿着提灯,有模糊的亮光在移动。

我看到了脚,果然没穿鞋。

是说……这脚好小?

简直就是小孩,看起来实在不像是夜晚巡逻的警卫……

我稍微挪动,调整成可以看到更上面一点的角度。

提灯朦胧的灯光映照出──

「(…………那是什么啊…………)」

艾尔维斯用颤抖的声音低声道。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之所以没有发出声音,是因为我比艾尔维斯多了一点点『那个』的知识。

尖锐的耳朵和鼻子、没有头发的脑部,如同原始人般的打扮,比孩童还要矮小的身形。

然后是──绿色的皮肤。

根据我的知识,众人如此称呼那个存在。

「(…………哥布林…………!?)」

那是哥布林。

很久很久以前……在我于现代日本度过的前世记忆中,曾在游戏里无意间看过好几次这种跟哥布林相似的身影。

就我所知,这个世界并无所谓的魔物。

虽有象山羊这种生物存在,可硬要说的话,它跟马、骆驼一样是种生物。对人类无一例外地抱有敌意并发动攻击的怪物,只会出现在童话跟神话中。

可是,既然如此,那又是怎么回事?是像妖精和龙人族那样的异人种吗?

不,不到那种程度吧。

至少我感受不到像是王都居民的文明气息……

──啪哒、啪哒。

哥布林一面发出赤脚的脚步声,一面移动到把房间隔成两半的玻璃板前。另外一边,就是作为『收藏』的孩子们。

「我们很幸福。」「我们很满足。」

孩子们就像刚刚对着我们那般,也向哥布林表达幸福。

是不觉得奇怪?还是已经看习惯了?抑或是……他们没有余裕认知到眼前这是怪物的身姿?

哥布林看起来并不瞭解孩子们的语言。

它大大地打了个呵欠后,转过身走回入口。

看到这个状况,我察觉到我们正处于危险的境地。

「(糟糕……那家伙在巡逻。)」

「(咦……?啊、嗯,好像是……)」

「(笨蛋!别呆愣在那了!它既然来到这里,表示它接下来就要去巡我们所在的房间了!)」

「(啊!)」

要是我们不在房间的事被发现,多半会引发骚动。在那之前──

「(──只能上了。)」

我盯着走回入口处的哥布林,低语道。

「(……知道了。)」

艾尔维斯也用抱有觉悟的声音回应。

幸好目前在场的不是爱洁蕾雅。

毕竟即便面对的是那种怪物,她也一定会对夺去它的性命有所踌躇。

──曾是我第二个母亲的安涅莉。

──女盗贼维姬。

至于我,早就已经失去了那样的感觉。

「(你有带武器来吗?)」

「(带一把小匕首就是极限了。)」

「(我也是。)」

不用说,我当然没带破晓之剑来。艾尔维斯的海市蜃楼剑威力太强,也不能在此使用。虽然战力整个减半,但只有一只的话……

「(我负责封住行动和声音。)」

「(我知道了。)」

「(三秒后就冲出去。三、二、一──)」

就是现在──这句话我没有说出声。

我们掀开木箱的盖子,一起冲出去。

听到声响的哥布林转过头想出声,但我早一步捂住它的嘴。

被我碰到并消去重量后,就没办法正常动作,我可以很简单地扣住它的双手。

然后,艾尔维斯举着匕首冲来。

现场没有响起半点明显的声音。

只有被我扣住的哥布林后背传来一下轻微的冲击。

这点冲击过后,它小小的身躯便失去了力量。

哥布林的身体自我的臂弯中滑落。

「……呼。」

艾尔维斯呼出一口气,并轻挥了挥匕首。

尽管视野因为光线昏暗而模糊不清,但我隐约看到像是飞沫的液体飞溅开来。

「意外简单呢。」

我低头望着彻底没命的哥布林,低声说道。

「嗯,封住它动作或许是对的。要是凭这么小的身体四处乱跑──咦?」

眼前的异常将本来弥漫的轻松气氛一扫而空。

哥布林的尸体以如同融化的状态……渗入地板,消失无踪。

剩下的只有它原本提着的提灯,以及挂在腰上的粗糙棍棒。

「……这是怎么回事……」

我脱口而出或许已经出现很多次的呢喃。

魔物的尸体居然消失了──这根本就是游戏啊。

「去确认……外头吧。」艾尔维斯用低低的声音说:「真奇怪……这栋宅邸到底是怎么了……」

接着我们慎重地打开门,来到走廊上。

被带到乐薇妮亚那边去时──还有被放到收藏间时──我们都有看到这间卧人馆的模样。优雅的装潢和软绵绵的地毯,的确是个可以让人舒适生活的空间。

可是,如今映在我们眼前的光景明显不对。

──不祥地跳动的墙壁。

──凹凸不平、难以行走的地板。

没看到半扇窗户,空气很混浊──这片空间彷佛位在什么巨大生物的体内。

卧人馆的样子已变得跟白天所见时截然不同。

如果说是门超越空间连接到其他地方,还有些可信度。普通的宅邸,怎么可能仅仅几小时就变化成这样……

「……!杰克同学,我们暂且回房去……!」

我被艾尔维斯推着,再次回到收藏间。

然后艾尔维斯稍稍打开门,透过门缝瞧向外头。

「走廊另一边……看到了吗?」

我也做出同样的举动,并确实看见了。

好像有个……巨大的人影。

真的很高大,身高应该有两公尺吧?

喀锵……喀锵……人影每跨出一步,就会传来沉重的金属声。他手上有把大剑,剑尖喀啦喀啦地拖在地上……

脚步声是因为穿着盔甲?看身高是个魁梧巨汉?到此为止,都还跟人类没两样。

但有一点明显异常。

那个人影──没有颈部以上的部分。

「……杜拉汉……?」

「是北方国度的民间传说提到的那个吧,我有在书上看过……」

哥布林,还有杜拉汉。

有本该不存在的怪物昂首阔步的神秘封闭空间。

我脑中浮现出一个可以说明眼前现实的假设。

「艾尔维斯……这是精灵术。」

「怎么可能……!你的意思是,那是真实存在的!?」

「也只能这么想了。」

由于过于稀少,那个在我们精灵术师当中也被视为都市传说。

所以为了说服自己,我开口道:

「──是序列第二十一位〈摩拉克斯〉的【试炼迷宫】。」

哥布林遗留的棍棒和提灯映入我的视野。

「创造迷宫(地下城)的精灵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