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三卷 代理灵王战争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7:46

「呃……今天万分感谢各位的到──」

「话太多了喔,大小姐!庆祝杰克和王子殿下升段──!」

「咦?啊、呃……干、干杯──!」

干杯!众人的声音交叠在一起。

大家三三两两地闲聊,空气中充满喧嚣声。

在我们这个世代间,举办庆祝升段升级的派对已是惯例。只有在这个时候,于段位、级位战中激烈厮杀的学生们也会休战,变回合乎年纪的孩子。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因为我们总是在宿舍中庭举办派对,所以总会有无关的人陆续靠过来。

「阿杰!我拿肉来啰──!」

我拿着装有果汁的马克杯站着,菲儿双手捧着小盘子跑了过来。

紧接着,我感觉到身旁的艾尔维斯身体变得僵硬。

「哦──谢啦──」

「嘿嘿──恭喜你升段,阿杰。」

「有一半是你的功劳吧?因为我们是搭档啊。」

「咦~?那我想要奖励~」

「好乖好乖。」

「嘿嘿嘿~啊!不行不行!我可不是光摸摸头就会满足的廉价女人!」

十一岁的菲儿开始会表现出莫名其妙的自尊心。明明以前很快就会感到害羞,如今有时会加上一丝高傲,所以我觉得有点寂寞。不过相反地,她也不再于人前央求亲吻,硬要说的话,我还是满高兴的。

「啊,对了,艾尔维斯同学也是。恭喜你!来,给你肉。」

「嗯、嗯……谢、谢谢你……」

艾尔维斯用僵硬的动作接过放了肉的小盘子。菲儿没有注意到他的异状,一直笑容满面。

在战斗科S班,艾尔维斯的心意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我也不会事事为难他。这是艾尔维斯少数符合他年纪的部分,反倒让人有种安心感……不过我能表现得这么游刃有余,都是因为菲儿本人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已到了令我同情的地步。呵呵呵……(优越感)

「──我说!露比!为什么每次都是由我担任干事!?」

人群中传出耳熟的声音,爱洁蕾雅和露比正一边往这边走来,一边在争执着什么。

「这个嘛,你看,就是那样嘛。结果还是你最有人望啊。」

「咦……?是、是吗?」

「对对!只有大小姐值得依靠~!」

「好、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了!」

「你明白了吗!是说,看在你的人望,有件事──」

就在露比准备提出某种险恶的交易时,如同巨树的高大身躯突然出现在她身后。

「到此为止吧,柏格森。」

「嗯?干嘛啊,傻子,别碍──咿呀!?」

高文单手拎起了露比。

「放、放──我──下──来──!!放开我,可恶!」

「如果你能不再将同窗卷入自己的险恶企图,我就放你下来。」

「知道了!我知道了啦!不要用像是拎猫的方式拎我──!」

露比的脚腾在离地面约有三十公分的半空中。这两人的身高原本就有差距,在这两年间又差得更多了,我们其他人都才差不多一百四十公分左右,那家伙已经长到一百七十公分了。明明我们同岁……这不就像只有他是高中生一样嘛。

高文把露比放到地面上。

「抱歉啊,奥斯汀,总是把麻烦的职责推给你。」

「咦?不会不会,我不介意!毕竟这件事也只能交给我了嘛!」

爱洁蕾雅挺起胸膛,胸前不似她这年纪会有的两团物体晃了晃。爱洁蕾雅发育原本就很好,随着她的成长,也愈发地有女人味──但那家伙绝对是会吸引糟糕男人的类型……高文也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

三人一同来到我这边,嘴上都说出祝福的话语。

「姑且还是跟你说一声。恭喜你升段,杰克。」

「恭喜──不过感觉这都在你的计划中吧?」

「容我僭越向您说声恭喜,殿下。」

这次,我跟艾尔维斯都升上了二段。在升上毕业所需的初段时,庆祝的规模比这回还要盛大一点,但老实说,这次就是预料中的结果。无论是谁,都清楚我们有足以升上二段的实力。

而且对我们来说,庆祝彼此升段、升级是每半年就会进行的例行活动。这次虽然爱洁蕾雅等三人止步于1级,但下次应该能够庆祝他们初段升段吧……我想如此相信。毕竟1级可是临近毕业而拼上性命的家伙们的巢穴……

「这么说来,王子殿下。学院长的那件事,你事前就听说了吗?」

当祝福也差不多转为闲聊时,今天的首要话题立刻就冒了出来。

学院长返还『灵王』的称号。

要在下次的灵王战,定下新任灵王──最强精灵术师的宣言。

「啊啊、嗯。不是因为是参加者,而是身为王族听到过一点。」

「什么啊。只是没有声张,背地里早就展开行动了吗?」

「想想也是,毕竟这种事不是光凭学院长个人的意见就能决定。」

「啊?是这样吗?」

「那当然!那好歹也是附有『王』之名的称号!」

爱洁蕾雅激动不已地说。

简单来说,灵王的称号就只是战斗力的证明。

可是另一方面,在这个国家作为精灵术师的名声,也会影响本人在贵族社会,乃至于国政上的发言力。灵王换人当,表示这三十三年间都不变的政治势力平衡将会彻底重组。

「我接下来的话记得不要外传……今年的灵王战会很混乱喔。」

艾尔维斯第三王子用有些认真的声音这么说。

「身为灵王,学院长过去都是保持绝对中立,从未加入过哪个政治势力,有很多有力贵族对此感到不耐,应该会有以这些贵族为后盾、平常不出现的猛将出场。

我也必须背负王族的威信出场,爱洁蕾雅同学、高文同学和杰克同学应该也马上就会收到老家的联络。虽然我们都是学生,但能得到『灵王』这张手牌的可能性,还是能提高一点是一点。」

我们神情紧绷,只有露比反过来露出轻松的笑。

「贵族大人真好啊,只有你们那边感觉很有趣。」

「不,露比同学应该也不能置身事外唷。每次有这种事,你的师父──柏格森八段就一定会送徒弟参加。」

「啊──……那老头的确有可能这么做。不过,嗯,反正还是一如往常地讨人嫌吧?就轻松应对吧。是吧──菲儿!」

露比把手环上菲儿──在场唯一一个平民同伴的肩。

但菲儿没有半点反应。

「……啊?菲儿?」

「嘿嘿嘿~灵王的妻子呀~」

她用手捧着脸颊,开心地扭动身体。

「……喂,杰克。她已经以你获得优胜为前提了。」

「的确呢……」

「呵呵,那你得回应她的期待啰,杰克?」

我、我会努力的……

「杰克同学,打扰一下。」

在派对途中,就在我感到有些无聊的瞬间,被艾尔维斯叫了出去。

远离人群,感受到彼此离喧嚣声有些距离后,我催促艾尔维斯说出正题。

「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

「嗯,什么事?」

「在为了获得新灵王之位而展开行动的贵族中,就有乐薇妮亚•斐茨赫伯。」

我勉强抑制住自己的动摇。

要是在这时引起他人怀疑就不好了。

「说到乐薇妮亚•斐茨赫伯……」

「没错,就是三年前,你打败的盗贼准备交付绑架孩童的交易对象。据传她会购买没有手脚的孩子,带回宅邸疼爱,是个兴趣很糟的女侯爵。」

艾尔维斯的声音很平静,不过可以明显听出他对乐薇妮亚的鄙夷。

温和的艾尔维斯竟会表现出这种态度,真是极为罕见。

「记得斐茨赫伯侯爵家代代都是元老院的成员吧,是少数可以直接置喙国政的超上流阶级。把灵王留在身边,她是打算做什么……」

「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斐茨赫伯侯爵本人为了灵王战,准备走出那栋『卧人馆』了。」

「……走出?她离开家门有这么重要吗?」

「很重要。尽管我们过去几乎确定了乐薇妮亚•斐茨赫伯的恶行,却无法处罚她,因为这一切都是发生在斐茨赫伯家的宅邸──『卧人馆』中。」

「……!原来如此,元老院议员的宅邸也被视为领地……!」

以元老院议员为首,国内有好几位并未获得地区领地,而是定居于王都的贵族。这种贵族的宅邸,其所占之地就等于是贵族的领地。

而领地内所发生的犯罪之裁判权,全掌握在领主手中。

也就是说,不管在宅邸占地内发生什么事,连国王都没有权利究责,就算受害的是王都或其他领地的人民也一样。

「我们从两年半前就一直在追逐『比夫龙』的影子。」

『比夫龙』。

身分不明的黑暗仲介。

或许是透过盗贼『绯红之猫』袭击我和菲儿的人物。

「达成此目的的最短路线,就是从应该和『比夫龙』有所联系的乐薇妮亚口中问出情报……可过去我们都没能创造出这个机会。」

「没办法,对方是元老院议员。即使我是王族,也不能随意刺激她。」

「嗯,所以需要理由,能追根究柢询问供词的理由。」

……我开始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这次的灵王战,就是那个机会吗?你们是计画在乐薇妮亚走出自己宅邸──安全圈的瞬间,就以其他事情为由逮捕、收押她吧?」

「正是如此。这样一来,就能问出有关比夫龙的情报,拘留期间她还会失去宅邸的统治权,也能救出孩子们。」

「会这么顺利吗?这是以她有在宅邸外犯过罪为前提的作战吧?」

「当然是因为有把握,我才会像这样跟你谈啊。」

艾尔维斯用压得更低的声音继续说:

「(……你知道王都禁止开设赌场吧?)」

「(嗯,别说是赌场,还完全禁止赌博吧。不过我听说过某处有地下赌场。)」

「(没错,地下赌场的确存在。这所学院里也有,但只在夏季期间存在。)」

……这所学院里?只在夏季期间存在……?

「(……是有人用灵王战进行赌博吗?)」

「(这不是能够预料到的事吗?我跟你最初对战时应该也发生过。)」

当时的热烈气氛虽然是我特意安排的作战的一环,但我确实有从菲儿跟露比口中听说,有人在下赌注。

「(那个时候比较像余兴,但灵王战的赌博是更根深蒂固的,毕竟由部分上级贵族联合举办。部分的学院人士,还有主办灵王战的精灵术师公会当然也参与其中。光是在夏季期间,就有高额金钱在这座赌场中流动。)」

「(……所以是要从这方面突破?就为了抓乐薇妮亚一人?)」

艾尔维斯一脸高深地颔首。

「(主持灵王战赌局的是民主派的贵族──也就是处心积虑要从我们王族手上转移权力的派阀。倘若我攻击这点,就会导致政治方面的内哄。)」

「(那你准备怎么办?要交给其他人来实行吗?)」

「(那不可能。他们只会在表面上正当履行王都的法律,必须由我们这些拥有裁判权的王族来做。)」

「(那就表示,必须怀有贵族界会变得一团糟的觉悟去做──啊,原来如此。)」

我嘴上自己说着,脑中也理解了。

「(不管怎样都会一团乱,毕竟新的灵王要诞生了……)」

「(没错。只要能获得灵王这面锦旗,只是游乐场被毁的程度,他们也不会说什么。)」

艾尔维斯微微扬起嘴角。

「(我目前正在跟王权派的贵族交涉。若是派阀内的某人能取得灵王的称号,大家要互相合作。)」

「(……民主派的人应该也会这么做吧。)」

「(当然,所以──)」

艾尔维斯的眼中燃起格外认真的光芒。

「(──今年的灵王战是我们王权派,以及包含乐薇妮亚在内的民主派的代理人战争。)」

代理人战争。

这个听来沉重的词深深沉入我心底。

「(……那么,就得从现在开始磨练实力,好在那什么代理人战争中做出一点贡献。)」

「(是啊……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个问题。)」

「(问题?)」

「(跟王权派的交涉进行得不太顺利。)」

我皱起眉头。

「(为什么?不就是谁获得灵王就来合作的提议吗?)」

「(问题在于需要攻击民主派的赌场。一副要合作的态势,却又擅自做这种事的话,之后的关系也会产生裂痕。这种时候,必须先获取他们的协助或默认。)」

有够麻烦。一想到连那个父亲平常都在做这么麻烦的工作,心中就多少对他产生了尊敬的念头。

「(必须再推一把,让他们能下定决心跟民主派对决。)」

「(你有主意了吗?)」

「(嗯,我现在找你谈话,也是为了这个,因为这只有我们才能办到。)」

然后艾尔维斯若无其事地说道:

「(杰克同学,你能不能跟我一起成为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