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二卷 最强的动机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4:58

然后,到了那一天的早晨。

我在宿舍自己寝室中醒来后,直接再度闭上眼睑,以『眼睛』感受周遭的世界。

由于时值清晨,人烟稀少,小鸟四处穿梭,寻找着食物,虫子为了逃过这些猎人的眼睛,正匆忙地到处移动。

不仅生物,尽管只是一缕清风也蕴含巨量讯息,风向、风速、风量、轨道──转瞬之间,多如浓缩数十册书籍的情报,便排山倒海似地灌入脑中。

啊……好安静。

真是一场安静的骚乱。

我喜欢这种安静的场所与时光……

我睁开眼睛,起身下床。今天是平日,必须上课,当有级位战时,课程会延后开始、提早结束,但我没打算跷课。

我换上制服后,拿起放在桌上的炼坠。

这是母亲大人的遗物……我总是不离身地携带着它。

──昆兹,你要茁壮成长。

──让国家和人民见识你即为最强。

我紧紧握着绽放蓝色光辉的炼坠──将之放进长裤左边的口袋之中。

「喵。」

猫咪小京蹲在窗边。我们是由班上同学轮流负责照顾它,但或许因为我时常陪它,所以它经常跑来我这里。

「……我出门了。」

我轻柔地抚摸小京的背,走出房间。

我提早走进S班的教室后,发现已有人先到了。

「嗨,早安。」

对方态度如常地寒暄后,我便露出了苦笑。

「……什么啊,我可是尽量不想见到你才早来的啊。」

「你不想见到我吗?」

「在对决之前像这样正常地见面和打招呼,会很没紧张感吧?」

「的确是呢。」

为了调整体态到万全状态,级位战当天的课程很简短,就算跷课也不会被骂,不过我不想刻意请假,毕竟那样好像自己颇在意对决一事,因此我才妥协,提早抵达教室的……

「菲里妮同学呢?」

「我在她起床前就离开寝室了,她现在应该看完我留下的纸条而闹得人仰马翻,并吵到爱洁蕾雅了吧。」

「真是过分。」

「你说谁过分呢?」

「我不予置评。」

我俩与平时没什么特别改变,继续交谈下去。

「你状况怎样?」

「你居然问我这个问题……也罢,我已经尽己所能了吧。」

「这样啊,那我必须小心点呢。」

「少睁眼说瞎话。」

「我是真心的喔。」

「所以更可怕了啊。」

「你会怕吗?」

「因为你深不可测啊。」

「我也很怕你呢。」

「因为我深不可测吗?」

「对喔。」

「你用那只『眼睛』明明就什么都看得到吧?」

「哎呀,我可不会中你的计。」

「啧。」

「呵呵,你就是这种地方深不可测啊。」

「你说在你面前咂嘴吗?」

「是刻意在我面前咂嘴这点喔。」

「我都听不懂……」

「我啊,曾不经意地想过,你真的有露出真面目吗?现在的杰克•利柏会不会不是你的真面目呢?」

我──勉强忍住不倒抽一口凉气。

「……那是什么意思?麻烦说得让我也能听懂。」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人都有表面上展现出来的一面,和私底下藏起的一面。」

「你也有吗?」

「当然有。」

「你的另一面……我想像不太到呢。」

「我反而不太知道自己表面上的那一面是怎样呢。」

「你是天才啊。」

「常有人这么说。」

「明明是王族,却不高高在上,反而很低姿态,老实说,没什么威严。」

「也常有人这么说。」

「不过,你很强,强得夸张。」

「那倒也……有人会那么说呢。」

「你感觉很不满呢。」

「我很不满啊,不满至极。」

「就算大家都这么夸你吗?真是一个不知满足的家伙。」

「正因为这样啊,不管别人再怎么夸我,我都对还不因此知足的自己感到不满。」

「你到底想要什么啊?」

「我猜大概和你一样吧。」

「那我们要同时讲出来看看吗?」

「好啊,这样比较公平。」

「「──我想比任何人都强。」」

「你看,我们一样吧。」

「不过我和你不一样。」

「对啊,你为了什么想变强?」

「你才是,是为了什么想变强?」

「你应该是想要保护某人。」

「你应该是想要被某人认可。」

「成为最强只是你的一种手段。」

「成为最强是你的终极目标。」

「你的幸福就在触手可及之处。」

「你的梦想在双眼不可见的彼端。」

「所以──」

「所以──」

「「我比你强。」」

教室之中暂时弥漫着一股沉默。

门外走廊上传来别人的脚步声。

「别再聊了吧。」

艾尔维斯轻轻地勾起嘴角。

我也配合他似地露出苦笑。

「对啊,不管我们再怎么争辩,结果还是只能待分出胜负了。」

再过几个小时后将尘埃落定。

我的计谋能否触及真正的天才。

我与艾尔维斯究竟孰强孰弱。

「──真是的!杰克•利柏!你快搞定这女孩!」

「啊!阿杰──!!」

门板被「喀啦」一声拉开,爱洁蕾雅与宛如寄生在她背上的菲儿现身。菲儿……你的教室不在这里吧。

不久之后,露比与高文同样抵达教室,身为教师的莱克儿也出现了。

于是,课程一如往常地开始。

「呼──……」

我在赛前的休息室中,在手中玩着积木,发出「咔叽咔叽」声。

我偶尔将它们排在桌上,又偶尔将它们叠高。

菲儿在一旁露出疑惑的眼神,望着这一幕。

「你常常这样,是在干嘛啊──?」

「嗯?啊……这是我的例行仪式。」

「例行仪式?」

「这是在施展精灵术前的暖身运动,或像是专注精神,又像是我的习惯。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会用积木练习精灵术,或许因为这样,不像这样玩积木的话,就没由来地感觉自己渐渐变得生疏……你也有自己的例行仪式吧?」

「不──没有喔?」

「没有啊……」

但莱克儿说精灵术师多半拥有自己一套的专注精神法唉。

算了,这家伙是例外吧。

「我时不时会像这样玩积木,有些人则是不穿固定的衣服,威力输出就会下降的样子,也有人若不采取某种姿势,就会无法施展精灵术之类的。」

「唔唉──好不方便喔──」

「倒也不会,有限制较强的例行仪式的人,往往能使出比较强力的精灵术。」

毕竟例行仪式的限制较强,便代表能如此有效率且深层地集中精神。

「是喔──师父也会吗?」

「师父说她就是吃得饱饱的。」

「喔──原来如此──」

这样也不必担心会饿死,可以理解。

「……好了。」

我站了起来。

「我差不多该走了,你去观众席大家坐的那边吧。」

「嗯,你要加油喔!」

菲儿这么说,轻轻地亲了一下我的唇。

「……你真的很懂怎么让我鼓起干劲呢。」

「耶嘿嘿──❤我被夸奖了。」

「我走了。」

为了不让那段恶梦人生再度上演,这是必经之路。

我今天朝最强跨出一步。

『好!终于到了这时候!2级循环赛第八战!!艾尔维斯•昆兹•温莎2级对杰克•利柏2级!!这是一场超级新星的全胜对决!!由我第三十七届后勤科B班的艾蜜莉•欧哈拉担任播报员!』

我在观众席等待比赛开始。

一旁坐着露比、高文同学与莱克儿老师。

菲儿去休息室为杰克•利柏加油打气,预计很快便会与我们会合。

……真是不可思议。

自露比与高文同学进行比赛的那一天,我认为我们已经无法回到像联欢会那时一样的关系了。

我比自己所想的更加伤心不舍。

我们每天都会在教室中碰面,我却有种孤单的感觉……

不过,我们又再度同聚一处。

……目前虽然……少了两人。

我依旧感到不安。

不知道这场比赛将迎来什么结局。

不过,我能确定将有一方会落败。

将有一方极为不甘心。

倘若如此,我们班终究会变得四分五裂吧……

──杰克•利柏要我「来看这场比赛」。

他说「这么一来,你一定会释怀的」。

他想告诉我什么呢?

他想要我理解什么呢?

再过一会儿……我就能知道所有答案了。

『自第一战后依然由这位老师负责解说!我们的学院长图菈•克里兹永世灵王!!灵王,您觉得呢?本校最大的第一斗术场爆满了!连贵宾席也全都被远近驰名的贵族代表坐得满满!绝对可说是今年最受瞩目──』

『啊──好累──!!我不会再干第二次了,白痴笨蛋,不过就是区区级位战,居然搞成规模这么浩大的比赛!耗费我超多心力安排人力配置和加强警备那类的。』

『呃──非常抱歉,我们学院长似乎累了,将暂时结束播报,还请各位稍候!温莎2级VS利柏2级,将决定本届2级循环赛结局的全胜对决即将开始!!』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啊,我笑得合不拢嘴,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快点让他们见识一下吧,让人见识一下哥哥大显神通的英姿,让这群还不知道哥哥不同凡响之处的愚民见识一下你的实力吧!

啊……啊啊啊……!身体烫得平复不下来,哥哥、我的哥哥瞬间技惊四座──光是想像那一刻……嗯……❤──呵呵,不好、不好……内裤又要湿了……

我现在懂了,那些脑子空空的同学,为什么会在教室里滔滔不绝地炫耀自己男友……因为想让人知道啊,想让更多人知道自己的心上人有多么厉害。

然后想一脸得意地宣称:

──那可是我的男朋友喔,你有什么意见吗?

啊啊……!这一定和性爱一样舒服!

……但为什么呢?

我为什么会这么……这么烦躁呢?

是欲求不满吗?那就必须忍耐……我的缺点就是没耐性呢。

一切都依照计画进行得很顺利……我不需要担心任何事。

哥哥必定会接受我的爱……

忍耐、忍耐。

……忍耐、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