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二卷 决战前日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4:47

「打扰了。」

我在学院长室中舒适的椅子上昏昏欲睡时,莱克儿小声地敲了门后,推门入内。

「哇啊啊!?……喔喔,什么嘛,原来是莱克儿啊。」

「……你本来以为是谁?」

「哎呀,没什么,你别在意。」

「如果是科瑞弗先生的话,我刚刚有在教职员室看到他喔。」

什么嘛,你这不是很清楚吗?因为他对打瞌睡很严格嘛。

「我来提交授课企划书。」

「喔喔,你就放在那边吧,我之后会看的。」

「……可以的话,希望你快点看。」

「我知道啦。」

居然把人讲得像是堆着工作不管的惯犯一样,一个月跟两个月也差不了多少嘛。

我这么心想,懒散地靠在椅背上后──

「快看。」

莱克儿傲慢地以命令句这么说,将文件摆到我面前。

哎呀呀,我淡然地收下,并稍微浏览过内容。

「你变得好凶喔,一百年前还比较可爱。」

「因为我那时候什么都不懂……而且,我现在毕竟是那些孩子的老师。」

「精神可嘉。」

实际上,莱克儿的工作态度不太像妖精。

妖精原本过得更逍遥自在。

我在百年前偶然捡到这家伙时,也觉得她是一个迷糊的家伙。也罢,她那时候会那样也情有可原……

假如她有所改变,那必定是──

我读完授课企划书,拿起其他资料,这是整理了级位战成绩的文件。

「小鬼头们颇受瞩目呢。」

「……嗯。」

「两人在打完第七战后都还没输过呢,已经有多少年没见到新生在2级循环赛中名列前茅的盛况了啊。」

没办法立刻想起来呢,但我可没老年痴呆喔?

「话说回来,这种热烈的气氛有点不寻常呢,连校外业者也打算把小鬼头们的对决当成娱乐节目赚钱,莱克儿,你有头绪吗?」

「……我虽然没有证据,但好像有人在煽动此事。」

「喔?你说有人打算趁他俩对决时聚集人潮吗?」

「嗯。」

「是哪根葱哪根蒜啊?是想要开赌局吗?」

「我认为那八成是杰克安排的。」

「……喔?」

那家伙……原来如此,真有一手呢。

「为什么?他有那么喜欢出风头吗?」

「我不清楚,但因为我发现菲儿和露比在暗中有所动作……」

「嘻嘻嘻,也罢,那十之八九是为了对付温莎那家伙的『王眼』……」

我听说温莎那家伙在第二战中不得不展现出『王眼』,背后也是利柏那小子在穿针引线。哎呀呀,真是可怕呢,他还只有九岁吧。

自从第二战之后已经过了两周──在这段时间内,共有五名2级生挑战温莎,并且落败。

连老天爷也站在他那呢。他正好借着签运,延迟与温莎对战的日期,并趁这段时间看穿【争乱王权】的真面目,证据则是他打算在彼此对战时聚集人潮。

那的确可谓是有效方法。

……不过,光只是这样,我认为那王子也不会受到半点影响。

「顺着小鬼头的心意让人不爽……但思及可预料的观众人数,使用高容量的斗术场比较聪明吧。」

「嗯,我想会用上也分级考试时使用的第一斗术场。」

「差不多是时候了……再延烧下去,可就难以处理了。」

我抛下资料,这么说。

「你去和行政人员说一声,尽量让他们的比赛迅速打完。」

「2级循环赛 第八轮战

第一斗术场 第一比赛

杰克•利柏 VS 艾尔维斯•昆兹•温莎」

「殿下,您在这里啊。」

早晨。

当我喂食着宿舍所养的猫──名字叫做『小京』──时,高文同学走了过来。

他的说话方式依然正经八百,基于我们是同班同学,他其实也不必那么毕恭毕敬。

不过,这种顽固之处也是他的优点。

「高文同学,早安,真是清爽的早晨呢,你怎么看起来匆匆忙忙的?今天不是假日吗?」

是我不小心搞错平日和假日了吗?

我回忆了一下,今天的确是假日,应该不用上课。

那么,是怎么了呢?

「因为校方公布了您第八战的对手……恕我冒昧,特来向您报告。」

「原来如此……你特地跑来报告,就表示终于到了?」

「是。」

高文同学点了点头。

「第八战您将和杰克•利柏对决。」

我仰望上方。

天空颇有春意,呈淡蓝色,辽阔无际。

「终于啊……」

当我在实力考试中见到他那一刻,就已经确定了。

我若要保持最强地位,杰克•利柏这人便是我绝对无法避开的一道障碍。

摧毁这道障碍的时刻。

终于到来了。

「利柏那家伙到目前为止也都全胜,但他的精灵术几乎已经显露无疑了,您必将获得胜利。」

「【离巢透翼】啊……天晓得呢,我觉得他还藏着秘密武器。」

「就算是这样,您是王族第一天才,不可能输给那种没什么了不起传统和血脉的──」

「高文同学。」

我喊了他的名字后,他便立刻停止。

「你知道露比同学的成绩吗?」

「……我想应该是六胜两败。」

「嗯,你知道就好。」

我想他应该也明白我想说什么。

传统与血脉的确不容小觑,这也确实建立了许多功业。

不过,凡事皆不可过度自信。

毕竟在某时某刻,或许会被自己所轻忽的事物所绊倒。

高文同学记得自己已经打败的露比同学的成绩,就是他并未过度相信自己的证据──她与自己一同升上2级,她下次或许会成为棘手的强敌阻挠在前方。

这代表他心中理解,实力并不能全依传统与血脉所定。

他虽然正经八百,但同时拥有能坦率地承认自己亲眼所见之物的度量,他必定能成为一名出色的骑士。

「殿下您……」

高文同学为了掩饰他的尴尬,试图转换话题。

「殿下您打算怎么对付杰克•利柏呢?」

「嗯……很遗憾,等下次再聊这件事吧,在这么吵的地方没办法聊呢。」

「咦……?不,这里很安静……」

正当高文同学讶异地环顾四周时──

四面八方同时传来「沙沙沙!」的踩踏地面声响,并渐行渐远。

「什么……!?」高文同学瞪大双眼这么叫道。

我则笑着说:

「高文同学,你也要小心一点喔……这学校里充满着别人的耳目。」

「啧──歹势,我穿帮了。」

「不,没关系,反正那家伙一定不会露出马脚吧。」

「其他家伙完全没屏息凝气啊──我可是很老神在在呢,只有我啦。」

不……实际上还不晓得呢,如果靠艾尔维斯的『王眼』,就算露比再怎么屏息凝气,也会被感应到。

「呵呵──♪」

「……怎么了?露比,你明明失败了,看起来却莫名地心情好呢。」

「不,我没有啊,我只是觉得他假意忽略我,却意外地有好好注意我嘛,我下次可要打得他落花流水。」

莫名其妙,算了,既然她心情好也没差。

「阿杰,事情很顺利呢。」

菲儿喜孜孜地说,她是指比赛场地的事吧。

「这还只是满足大前提而已,不试试看也不知道能否顺利。」

「你们差不多该告诉我了吧──我在不知内情的状况下,到处东奔西走唉──」

「我下次请你吃点什么吧,在我零用钱可负担的范围内。」

「喔──我看看。」

露比闻言,凭空拿出一个钱包点起金额。

……嗯?

「那是我的钱包吧!」

「啧,你明明是个富二代却好穷喔──真没办法,我就好心地算你五个福利社的果酱面包好了,来。」

露比将我的钱包抛回给我。

我检查了金额,似乎并未减少。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摸走它的……」

「因为你破绽百出,我不小心就干走了!这没那么难喔。诀窍就是注意对方的眼神看向哪边。」

「你下次慢慢教我吧,然后我之后要干走你的钱包。」

「嘿嘿嘿,我会很期待的。」

我们走在校内聊天之际,在人群中见到一头醒目的红发。

「啊、喂──爱洁蕾雅──!」

「唔!」

我一呼唤对方,那红发少女便望向我们,而一旁的菲儿则进入警戒模式。

「早安,你在做什么?」

「早安,我没特别在干嘛──啊!」

爱洁蕾雅忽然满脸通红。

「你为什么要若无其事地找我说话!你忘记我们才吵过架吗!?」

「不,可是,我们每天都会见面嘛。寝室在隔壁,课又一起上,菲儿,对吧?」

「呵呵呵,我们每天都会故意晒恩爱给她看。」

「那倒也是啦!是没错啦!?话说菲儿!你可以不要每晚都说『阿杰,亲亲──』或『阿杰,抱抱──』,故意让住在隔壁的我听到吗!?」

她果然听得到啊……因为菲儿会故意讲得很大声,所以我也认为她听得见啦……

由于菲儿刻意装作不知情,爱洁蕾雅便叹了一口气。

「总之!请不要跟我装熟!反正你正在盘算要怎么陷害我吧!?」

「好了好了,大小姐,别那么固执嘛。」

「我才没固执──话说露比!你为什么能正常地和杰克•利柏混在一起啊!」

「发生了很多事啦,对吧──?」

真的。

「爱洁蕾雅。」

爱洁蕾雅气呼呼地发出高亢的声音,我则语气稍微认真地喊了她。

「干、干嘛啦……?」

「我之前也说了,我们并没讨厌你或其他人。」

「我还记得啦……我也说了我懂吧。」

「你要更明白一点。」

当我这么说之后,爱洁蕾雅便露出烦躁的神情,道:

「更明白是什么意思啦……你想说我什么都不懂吗!?」

「我想你或许也知道,明天是我和艾尔维斯的比赛。」

「……!」

她闻言,像在忍耐痛楚似地抿起唇瓣。

我与艾尔维斯的比赛,也就代表我自从入学后不断安排的布局将浮出水面,无论何者获胜,横跨多周的阴险尔虞我诈将显露无遗,我们将无法维持目前的关系──她应该这么认为吧。

正因为如此,我希望她能明白。

爱洁蕾雅,唯有你,我希望你来见证──希望这么为我们着想的你,能来好好见证我们的对决。

「明天来看吧,这么一来,你一定会释怀的。」

「……」

爱洁蕾雅宛如逃避似地别开视线。

尽管如此,我仍继续盯着她。

过了一会儿,她彷佛投降似地开口道:

「……我知道了,我去看总行了吧?去看看你被他打得满地找牙!」

「嗯,谢谢你。」

在我真心地道谢后,她又噤声不语。

「……哼!」

爱洁蕾雅宛如要掩饰什么似地撩起红发,有礼地道了声「再见!」并迈步离开。这家伙要凶人时总是凶不起来呢。

「……唔──」

「嗯?菲儿,怎么了?」

「阿杰,你对她太好了!」

有吗……?

我并不觉得……话说,我总觉得其他人都是些不必刻意对他们好的家伙。

「要是你对她那么好,她也会喜欢上你吧!如果这样的话,你要怎么负起责任!怎么负责!」

「喂,豪洞豪洞!」

菲儿用力地捏起我的脸颊。

露比见状,在一旁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要是那样的话,会超好玩的啊!既然如此,要不要我也参战啊?」

「不──行──!!」

「豪洞豪洞豪洞!!」

为什么要攻击我!

捏露比啊,去捏她啦!

于是,时光一如往常地飞逝。

明天即是决战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