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二卷 蛊毒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2:50

「扣掉有段者,所有学院生都会拥有从1到6的级位,并且在各自的级位进行循环赛。」

图菈•克里兹学院长被名为科瑞弗的老绅士抱起,在黑板上画下分为六层的金字塔。

「循环赛每半年为一期,每年举办两期。其中胜率达到七成的学生就能晋级,而连续两期胜率未满两成五就会被降级。此外,级位为1级并达成晋级条件的学生,能够得到入段战──也就是获得初段的机会。而这所谓的初段,正是获得精灵术师公会认可的证明。并且──」

学院长在金字塔的顶点,转呀转地画出漩涡。

「获得初段并成为公会正式会员,是从这间学院毕业的必备要件!满十八岁的年度结束,未能获得初段者,将连毕业资格也得不到,直接予以退学!」

学院长虽然说得颇吓人,但这些内容,在场的大家其实早就晓得,人人都是以此为前提入学的。

「话说啊。」

翘着椅脚的露比一边维持平衡,一边提出问题。

「没办法毕业的学生比例大概有多少啊?假设从6级入学,每半年往上升一级……呃……那么最快也要三年才能毕业吗?如果过程这么费时,那应该有很多人没办法毕业吧?」

「这问题问得好。」

银发学院长开心地「嘻嘻嘻」笑着。

「能够顺利毕业的学生,平均只有约一成。」

……一成。

竟然有高达百分之九十的人,无法达到毕业所需条件,或是半途放弃而选择离开学院。

「什么啊,竟然有一成。那还挺多人的嘛。」

「没错,能毕业的人高达一成。」

学院长又是嘻笑了几声。

「但是毕业后能够以精灵术师身分活动的,则又只有当中的一成。」

一成的一成──也就是整体的百分之一。一百人里出一人的机率……

「我有问题。」

边说边举手的,是大块头高文。

学院长伸手一指,允许提问,只见他规规矩矩地从座位起身。

「这难道不是因为学院生追求术师执照,多半并非为了承接公会的工作,而是为了拉抬自己的名声,才造成这种现况吗?」

「确实是这样没错。学院生几乎都是贵族,目的只是为了替自己镀金。但是,高文•马克铎内尔。你觉得你说的那些家伙,毕业后会做什么?」

「当然是参加精灵术师公会举办的段位战。因为只要在公会里的段位愈高,就能够得到更多人的瞩目,在贵族社会里也更备受尊崇。」

「正是如此。但是……几乎所有毕业生都不会于那段位战出场。」

高文一时说不出话。

「这种事……我头一次听说。请问是为什么呢?」

「恐怕是大家都觉得,出场也是白费力气吧。」

白费力气……?

「尽早从级位战脱颖而出,成功入段的那些学生,于在学期间就会参加段位战了。因为只要能够升上四段,不用等到毕业年龄也能提前毕业……但是,段位战的竞争非常激烈。多数学生根本离不开初段。久而久之,大家都开窍了,体悟到『自己在那世界里是吃不开的』。」

……真是冰冷的现实。

我想起实力测验当天,父亲对我说过的那番话。

「初段对术师而言只不过是最下层。若是经历过严峻考验的同等术师,或是读过学院的院生也就罢了,但是对不瞭解内情的一般市民来说,初段术师就只不过是些三教九流的货色。贵族的自尊心是很强的。他们宁可假装自己不在乎身为精灵术师的人生,也不想屈就于名为初段的屈辱──最后造就了一箩筐以『精灵术学院毕业生』的身分自豪,却怎么也不愿展现实力的贵族。」

我们沉默无语。

但,这沉默并非来自不安。

想必我们大家,全都抱有一致的想法。

──自己才不会成为那样的人。

「嘻嘻嘻!你们这些小毛头,不愧是让我专程开S班授课的学生,表情各个炯炯有神,一副就是涉世未深,无条件相信自身潜能的模样。我啊,就喜欢孩子们这样的表情!」

以某种像是在介绍钟爱甜点的表情,学院长接着说:

「这所学院啊,就像是蛊毒一样。」

未满十岁的孩子恐怕听不懂的这个辞汇……却沉重地说进我的心坎里。

「充满莫名自信的孩子们相互竞争,只有存活下来的人才能得到强大的能力。这里就是这样的地方。也许将来有一天,你们会感到崩溃。但只要你们牢记现在的表情、现在的心情,那么就不会有事的──存活下来吧。活下来,并且在毕业典礼上,再让我看看你们一如初衷的那张表情。」

我们一个又一个,坚定地回应了她。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嘿咻!」

从踏脚凳跳下来的学院长,人又消失在讲桌之后。

不对,其实从这里还勉强看得到头顶。银色脑袋瓜横向移动,来到讲桌的侧边,于是外观只有十二岁的班导师再次现身。

「今晚会开个联欢晚会,班上同学每个人都要参加。记得给肚皮留点空间啊。你们悠哉的日子只到今天为止了!」

「图菈你嘴上这么说,其实就只是想吃肉吧?」

「嘻嘻嘻!这还用说!」

老绅士和银发少女相视而笑……我这才想到……

「(唉,爱洁蕾雅。)」

「(……什么事?)」

我向坐在隔壁的爱洁蕾雅低声问道。

「(那个老爷爷是什么人啊?跟学院长好像挺亲密的。)」

「(咦?……这个嘛,会是谁呀……?)」

看来爱洁蕾雅也不知道吗?

正当我们两人纳闷之时,露比也从身后加入对话。

「(他们乍看就好像爷爷跟孙女一样,对吧。)」

「(可是学院长的年纪比较大吧?那个老爷爷看起来应该是人类。)」

「那人是科瑞弗•克里兹先生。」

答案唐突地出现了,说话的是艾尔维斯。

「科瑞弗……克里兹?」

「嗯。」

一副若无其事的艾尔维斯,干脆地如此告知:

「他是学院长的丈夫。」

「「「……………………」」」

一时无言的我们,又再次望向两人。

一方,是外貌仅十二来岁的银发少女。

一方,是明显超过六十岁,白发斑斑的老绅士。

……丈夫?

……妻子?

……………………夫妇?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接着,时间来到晚上。

在学生宿舍的中庭举办正式的立食式烤肉会──也就是俗称的BBQ啦。

「等等!为什么我非得负责顾炉啊!」

「哎呀~因为你想想,又要用打火石起火,又要用扇子搧风,实在是很麻烦啊~你用火三两下就烤完,不是轻松多了?」

「我的火焰不是用来烹调的!!」

「啊!?等等等大小姐你先停、停下来!要烧焦了!甚至焦到要变成炭了!!」

在烤网的一旁,爱洁蕾雅跟露比正闹得不可开交。

而在稍远处,艾尔维斯则是一脸稀奇地从各种角度仔细端详串好的肉串。

「原来如此……只要透过烤串,就算没有桌子跟餐具也能轻松食用。真是长知识了。」

「殿、殿下……那么粗野的食物,您没必要特地尝试……」

「喔喔,真好吃!高文,你也来试试吧。」

一脸困惑的高文,被塞了根烤肉串。

至于我──

「嘻嘻嘻嘻嘻嘻!!我还记得,我还记得喔,克拉姆•利柏!!你的父亲啊,还真是个死缠烂打不肯放弃的家伙!!他后来能够顺利毕业,甚至以术师身分闯出名堂,这在当年恐怕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会相信吧!!」

「怎么会说没有人呢,图菈。唯独你不就相信了他的潜力吗?」

「嘻嘻嘻,是这样吗?那些芝麻小事我早就忘光了!」

「呃……」

我跟莱克儿一起,被大人逮个正着。

银发学院长单手举着木制酒杯,呵呵地笑着说:

「想不到那个成绩敬陪末座的小伙子,也能生出像你这么精明的小孩!人类还真是难预料啊!不对,在那之前,我更讶异竟然有女人愿意跟那个优点只有永不放弃的麻烦小伙子共组家庭!」

「根据传闻,他就是凭着那永不放弃的心,迎娶了裴亚曼族的巫女公主。这可是一桩伟业啊。」

裴亚曼族的巫女公主……?

他们指的是母亲吗?

「请问……我母亲以前是什么特别的人物吗?」

「啊?怎么,你自己没听她说过吗?」

「毕竟自己为人父母前曾经是哪一号人物,不是什么会对小孩说的事吧。」

「是这样吗?」

学院长纳闷地歪头。

这么说来我才想到,这对双重年龄差夫妻(外貌年龄以及实际年龄都落差悬殊),不晓得有没有小孩?这个银发少女大腹便便的画面,坦白讲实在是充满犯罪的味道啊。

「你的母亲玛德琳啊,以前是深山里某个非常封闭的部族的公主。而毕业后闲着没事做的克拉姆晃呀晃地到了那里,竟然说服了部族的所有长老并抱得美人归。我们是这样听说的。」

「第一次听说……」

莱克儿讶异地嘀咕着。

这我也是头一次听到。原来父亲跟母亲当初是像这样相遇的吗……

「之后两人组成搭档,以双人组精灵术师的身分闯出了名号。不过他们没多久就引退了。如今回想起来,应该是玛德琳肚子里怀了你的关系吧。」

「也有一部分跟他的父亲过世,不得不回去继承家业有关。」

「嘻嘻嘻!那小子竟然成了伯爵。想着都觉得好笑!」

父亲的确缺少伯爵的气质啊。一想起他那带点孩子气的举止,便让我不禁苦笑。

「话虽如此……这样啊,原来那小子说服了裴亚曼族的人啊。看来他一定相当缠人,嘻嘻。而他太太竟然也因为这样对他有了意思。虽说纠缠不休的男人会惹人厌,可一旦面对那直率的好感,其实意外挺不赖的。」

「喔~原来当年我追求你时,你心中是这么想的吗?」

「什……!才、才没这回事!我才不是在说自己!何况你那时根本不算追求,而是一直追着人跑吧!」

眼前夫妻开始打情骂俏,然而看在旁人眼里,却只像是享受着与儿孙交流的老人,以及备受爷爷宠爱的孙女而已。

「请问两位……是怎么决定结婚的呢?」

莱克儿有些犹豫地问道。

的确,学院长毕竟是这副小学生身材,若有男人受此吸引……那可是该报警处理的事。

学院长腮帮子微微泛红,娇羞地别开视线。

「……还不都是因为这家伙会错意。」

「会错意……?」

「我当年也是这间学院的学生,是在十二岁……即将碰上年龄门槛的那年入学的。然后,就在同时遇见了图菈。」

十二岁──喔,我懂了。

「您误以为身为教师的她同样是学生对吧。」

「答对了。图菈是混血儿,当下我并不晓得她是个妖精,只知道有个无比可爱的女孩在!兴奋到不能自已,等一回过神来,我已经把花束送给她了。」

「哇……」

莱克儿手捂到嘴边,眼瞳显得有些晶亮。

花束……好厉害的十二岁男孩啊。

「不过虽说是花束,也只是孩子有办法准备的简陋花束就是了。实际上,图菈当时根本就没把我当对象。」

「毕竟花束什么的根本填不饱肚子嘛。我只觉得怎么碰到了个怪小鬼。」

「不过,我跟你的父亲一样不懂得放弃。我每天准备新的花束,一遇见她就把花塞到手里……哎哎,当时还真是年轻不懂事啊。如今想想,这根本就只是在骚扰人罢了。」

「真~~~~~的有够扰人!毕竟送那种东西也不方便处理嘛!」

「不过……」

莱克儿小心翼翼地说。

「最后两位还是结婚了……不是吗?」

学院长这下又把视线瞥向一旁。

的确,若只是听到这里,完全无法想像两人后续是怎么发展到结婚的。

「我刚刚不是说自己天天都准备新的花束吗?」

老绅士说完,我跟莱克儿点点头。

「当时的我毕竟只是个孩子,手头没有太多的钱。这样的情况要想每天买花束,就只能把身边的东西卖掉。于是到了后来……某天我发现,自己已经连能穿的衣服都没了。」

「咦?」

「咦……」

不,在你无衣可穿之前!就该注意到了吧!

「某一天,我发现那个平常会硬塞花束给我的小鬼不知为何,全身光溜溜的。这下就连我也被吓到!心想这小子竟然连制服都卖了!」

「学院的制服能卖到好价钱。当时我筹措到了整整一个星期的费用。」

「在这间学院漫长的历史里,于在学期间把制服卖掉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了!」

从其沉稳的谈吐,完全无法想像当年的他行径会那么破天荒。但是──

「但这也意味着……你就是这么地喜欢她,是吗?」

我心里所想的,莱克儿为我说出来了。

学院长闹情绪似地把脸转到一旁,开始大口喝起酒杯里的酒。

科瑞弗先生在一旁看着这样的她,露出温柔的微笑。

「后来我才听她说,我的真心在那一刻终于传达给她了。」

「科瑞弗!再去给我端酒来,续杯!」

「好好好。」科瑞弗接下空酒杯,前往另一头备有酒水的桌子。

丈夫离开后,学院长才发出一声鼻哼。

「……简单来说,整件事就只是我不小心染指了自己的学生。唉~真是太不小心了!」

学院长避重就轻地如此喊完,突然扬起嘴角望向莱克儿。

「但话又说回来,莱克儿,你似乎对这些话题挺感兴趣的。看你表情一脸淡然,原来对这方面兴致勃勃吗?」

「不、不是的……其实我并没有……」

「嘻嘻嘻嘻!你可要当心点,别对自己的学生出手啊?」

咦。

莱克儿悄悄往我瞥了一眼。

「……呵,这怎么可能。」

「居然笑得这么不屑!」

有点怦然心动的我,这下不是像个白痴吗!

「谁会对这种小孩感兴趣,不可能的。」

「嘻嘻嘻嘻!你也只剩现在还能说得这么有把握了!毕竟你可要晓得,世上是有大人被十二岁的小鬼打动的!!」

这人态度突然变了!

学院长完全变得自暴自弃,开始对莱克儿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是如何在科瑞弗先生的追求攻势之下愈陷愈深。

我则趁着这个机会,离开了现场。

见莱克儿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我,我只能挥挥手为她加油。

好,这下总算是摆脱那醉鬼了。

毕竟这可是班级联欢会,没跟同学聊天交流感情岂不是失去意义了?要先找谁好呢……

正当我如此思索时。

「──阿•杰~~~~~~~~~~!!」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伴随同样再熟悉不过的冲击,一起撞到我的背上。

「……咦?菲儿?你谍报科那边的联欢会呢?」

「我来找你了❤」

「呃,我不是问你来这里干嘛……」

「我们那边已经结束啰~不过听说这里还没完,就跑过来了!」

……也罢。毕竟让她一个人等我也不太好。

菲儿就这样覆在我背上环顾周遭。

「啊────────!!」

接着扯嗓大喊,指向当中的某人。

是爱洁蕾雅。

只见她肩头一颤,似乎发现有人在指着自己。

「什、什么事?这是怎样?」

「你果然跟阿杰同班!太羡慕了~!」

「哎?你是,菲里妮同学……我记得你应该不是战斗科吧?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你敢对阿杰乱来的话我会生气喔!阿杰他可是我的老公!」

鸡同鸭讲啊……

话虽如此,两人大声嚷嚷着引人注目的内容这也是事实,让战斗科S班的其他同学纷纷聚集而来。

最先注意到趴在我背上女孩的,是艾尔维斯。

「杰克,这女孩是谁?」

「菲里妮•波斯福。她是谍报科的新生,也是我的师妹。」

「师妹?」

而这字眼让露比也起了反应。

「喔~也就是说,你就是那盗贼克星双人组的另一人吗!」

「呵呵~想不到你竟然看得出来,还真是不容易呢!呵、呵、呵!」

菲儿突然模仿起自己的父亲。为什么啦。我明明跟她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是摸不透她的行动。

「菲儿,你先从我身上离开吧。」

「咦~」

「不准咦。」

离开我背上的菲儿,主动站到其余四人的前方。

接着,她笑咪咪地对大家说:

「我叫菲里妮•波斯福!就读谍报科A班!以后叫我菲儿就行了!」

「今后请多指教了,菲儿。」

「只有你不能这样叫我~」

「咦咦!?」

爱洁蕾雅的表情显得颇受打击。

「哎,菲儿,对人不可以大小眼啦。」

「人家才不想跟敌人套交情呢!」

「你不是谍报科吗?跟敌人套交情问出情报,也是谍报的一环吧。」

「唔……那就没办法了。」

于是菲儿感觉不情不愿地,允许了爱洁蕾雅喊自己的小名。

「之前遇见时也是这样……她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啊……?」

「我也不清楚。她说是女人的直觉。」

「呃……」

不过看来同为女生的爱洁蕾雅,也一样一头雾水。

艾尔维斯笑容可掬地找菲儿交谈。

「你说你就读谍报科A班?很厉害呢。」

「哼哼~当然厉害。因为我很厉害,连你们大家的名字都知道。」

说着,菲儿依序指着四人的脸。

「艾尔维斯•昆兹•温莎。高文•马克铎内尔。露比•柏格森。冒牌大小姐。」

「等等!为什么只有我的介绍是坏话!?」

现场哄笑顿起。

特别是露比,简直笑翻了。

「嗨,冒牌大小姐!」

「请你住口!不要试着把它当成我的绰号!我可是如假包换的大小姐!」

菲儿善于解除他人的心防,在我们初识时也是这样。看似为所欲为的她总能在不知不觉间,融入大家并成为一分子。如今想来,这正是从事谍报最合适的天分。

「呼呼呼。谍报科的大家都喜欢听八卦。在谍报科里,你已经以『冒牌大小姐』的绰号打响名号了。」

「那又是怎么回事!我到底哪里冒牌了!?」

「大家都说你『看得出故意想摆出千金小姐的姿态』喔?」

「什……!这、我……!」

「大家的意思是你那善良的个性藏也藏不住啦。这不是很好吗?」

「这件事攸关我家的名誉啦~!!」

与生俱来的个性是很难伪装的。你就死了心吧。

露比「啊哈哈哈哈!!」地笑着,将手搭上菲儿的肩膀。

「你这家伙还真有意思啊!那个脑袋硬~邦邦的骑士大人可跟你差多了!」

「……我倒觉得有些贫民出身的家伙,似乎把脑袋里的东西忘在贫民窟了。」

「啊啊?」

「怎么?」

「真是的,怎么又吵起来了!」

见露比和高文开始互瞪,爱洁蕾雅立刻介入劝阻。看来我不在的期间,这样的冲突也发生过好几次。

理所当然地,即使爱洁蕾雅再怎么劝,两人依然互不相让。其实只要艾尔维斯肯开口劝劝高文,事情应该就能结束,不过看来王子殿下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只是作壁上观。

爱洁蕾雅同学,今后也要劳烦你啰……

正当我也决定袖手旁观之时──

──喵。

不知从哪里传来这样的声音。正当大家的注意力被吸引的瞬间,一只猫从草丛里现身。

「哇~是猫咪耶~♪」

菲儿率先冲了上去,蹲下来端详着那只猫。

「那是哪来的猫?野猫吗?」

露比也结束争执,从菲儿身后探头望去。

喔喔……竟然达成连爱洁蕾雅都办不到的事。猫真是伟大。

「荣耀之地的精灵术学院里竟然有野猫……我们得立刻赶走它,顺便连一旁那只大的也一起驱逐。」

「啊?你说谁是野猫?」

「形容为猫似乎讲得太好听了,应该是老鼠才对。」

「喔,想打架吗你~!」

结果才这样想,猫就成了新的火种。

爱洁蕾雅这下也败给了两人。

「高文,不可以赶走它啦。它一定是肚子饿,被食物的香味吸引过来的。」

「啊……是。真的很抱歉,殿下。」

艾尔维斯拿了块还没烤的生鸡肉,摆到猫的面前。

猫将脸凑了过去,当场便吃了起来。

「喂,要是给了它吃的,之后它又会再跑来吧?」

「到时就再给它点吃的不就行了吗?既然它真的碰上困难,稍微施舍一些也不是会遭天谴的事……不过喂得太多也不太好,适可而止就行。」

这……该怎么说呢?还真像是宏观大局的人会说的话。

应该施舍的时候、不该施舍的时候……一旦得到过剩的施舍,人将会变成怎样?他刚刚的说法,正像是会自然而然地思考这些事的人。

「但要是能负起责任饲养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所以你们怎么说?」

「养宠物吗~……」

露比戳着猫耳并嘀咕道。

「坦白说,我实在没什么意愿,但是就这样放着它不管,好像也不太好……」

「就是说呀,这样太可怜了!」

菲儿看起来似乎很有意愿。

「不过,在宿舍养宠物,这样没问题吗?」

「就是说啊。何况要饲养生物,可没有你们所想的──」

「我不介意喔~!」

略显含糊不清的嗓音,原来发自学院长。

她不知不觉间已经喝得烂醉,正由科瑞弗先生和莱克儿负责照料。

「这下子正好~!这也是一种学习~!你们就照顾那只猫直到它死为止吧!到时一定能从中得到些什么~!应该吧!一定!!」

还真是马虎的保证啊。

不过,既然学院里权力最大的人都批准了。

「……看来就这么决定了。」

如此这般,这间学生宿舍里,又多出一只猫──

为了该给猫取什么名字,其他人正吵得不可开交。

包括本来没什么意愿的爱洁蕾雅,甚至连高文也为了制衡露比而加入讨论。

至于我,就只是隔了段距离观望着。

而在不远处的,则是和我采取相同行动的艾尔维斯。

「……杰克。」

「嗯?」

艾尔维斯突然主动开口,因此我将视线转向他。

「我啊,其实真的吃了一惊。」

「你是指?」

「就是测验那时。除了我以外,竟然还有其他人报考2级,甚至赢了比赛。」

「这是怎样?有点听不懂你是在称赞我,还是在称赞自己。」

「当然是称赞你啊。」

艾尔维斯浅浅一笑,凝望着我的眼瞳。

「杰克。以你来看,我强吗?」

艾尔维斯•昆兹•温莎的实力强还是不强?

我们从认识到现在还不超过一天。

只看过一次他的战斗,甚至只有短短一瞬间。

但,这问题想都不用想。

「──强啊。你毫无疑问是强者。」

若是你的话,看到朋友即将当着自己的面前死去,一定会奋不顾身地救他吧。只要觉得该救或是想救人,你一定有办法照自己的意思去做。

你有这样的本质。过去的我所没有的本质。

再加上你还年轻,还有一片开阔的未来……若这不叫强,还有什么算强呢?在我体内蠢动的羡慕,正是艾尔维斯实力的最佳佐证……

「这样啊……那我就稍微放心了。」

「放心?」

「嗯……我每隔一阵子就得确认这件事,才晓得自己有没有尽到义务……」

确认?义务……?

艾尔维斯所说的话,恐怕只有他自己听得懂,我则是有些摸不着头绪。

「……那么,艾尔维斯。」

「嗯?」

「在你的眼中,我看起来强吗?」

我稍微鼓起勇气,也问了他这样的问题。

过去的那个我是否已经不在了?

是否已经成为能对想拯救的事物伸出援手的人?

回答我吧──最强的天才王子,艾尔维斯•昆兹•温莎。

「……强啊。」

艾尔维斯笃定地回答我。

「你是个强者,杰克。」

这番话,在我心底回荡……

「……如何?有感到安心些吗?」

「不……完全没有。坦白讲,我实在没什么真实感。」

莱克儿说过,我变强了。

我倒不是不相信她所说的。当时听到她那样讲,我的心也为之震颤,晓得她说得没错。

但这样的充足感……只要隔没多久……就会像掬起的沙子般轻易地……渐渐流失而去……

我──真的变强了吗?

只不过是得到神明的优待,实际上却什么都不是的我──真的有变强到足以守护想守护的人们吗……?

「既然如此,我有个证明的好方法。」

陷入深思的意识,被艾尔维斯拉了回来。

「你方才说过我很强,而要是你能赢这样的我,那么你也毫无疑问是强者。」

再单纯不过的证明题,一下子便渗进我那不断产生共鸣的胸瞠。

一抬起头来,在我眼前的──

是天才王子艾尔维斯•昆兹•温莎,那带有战意的笑靥。

「杰克──我跟你,究竟是谁比较强呢?」

这个当下,我身不由己地理解。

我跟这个家伙。

杰克•利柏跟艾尔维斯•昆兹•温莎。

两人势必会有一场无可避免的激烈交锋。

一切都是为了──

证明自己的强。

证明自己──比任何人都更强。

联欢会的隔天。

本期的级位战,第一轮的对战组合很快便公布了。

我跟艾尔维斯的对手,都是年龄比我们大的2级学院生。爱洁蕾雅的对手也是年龄比她大的3级生。

由于只能跟同级位的人交手,而战斗科S班以外的新生里找不到2级或3级,对战组合会变成这样也算理所当然。

但──剩下的两人。露比和高文──

「……………………」

「……………………」

一看到布告栏上的对战表,露比和高文的视线短暂交会。

但,彼此没有交谈。

平常不管碰到什么事都会吵起来的他们,唯独现在没起争执。

并且,双方朝反方向离去。

而两人直至方才的视线集中处,上头有着这样的记载。

『3级循环赛 第一轮战

第四斗术场 第五比赛

露比•柏格森 VS 高文•马克铎内尔。』

你们悠哉的日子只到今天为止了。

学院长话中的真意──我们这群新生再过不久,就会有深刻的体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