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二卷 盗贼克星与天才王子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2:20

「漂亮的胜利!」

我的心情好极了。

王立精灵术学院,战斗科3级测验──被同门的前辈再三警告到耳朵都快长茧了,不过上场打完感觉也没什么大不了。

集视线于一身的快感──能肆无忌惮地挥洒实力的解放感──甚至让人感到乐在其中。

想必大家都已经把方才的画面彻底收进眼底了。记住了爱洁蕾雅•奥斯汀这绝代精灵术师的身姿!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坐观他人的胜负吧。

仔细地瞧一瞧,那些不幸和我生在同个世代的可怜孩子们。

『第二考场!杰克•利柏!报考级位是──咦?』

「哎?」

是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呢。

杰克•利柏……不就是在我更衣时从窗户闯进来,那个不太纯洁的男孩吗?虽然当时开着窗户的我也有过失就是了。

既然之前祝福他能够合格,不如就去看看他的表现吧?虽然充其量就是5级或6级的测验,看了应该也没什么收获就是了。

倒是……刚刚司仪是不是忘了念他师父的名字?

记得他说过自己是拜某个名叫莱克儿,没没无闻的术师为师……就算不是这样,只要公会会员送出推荐函,就该念出对方的姓名。不管怎样,这真是太失礼了。

好吧,每个人总会有犯错的时候,我也没必要说三道四就是。

为了前往观战,我走上观众席。

……哎?话说他的报考级位是?我刚刚漏听了吗?

──上到观众席,来宾们个个都困惑地议论纷纷。

「怎么了?」「出了什么状况吗?」

议论纷纷的众人并不是望向考场,而是不约而同地抬头向上望。

上头只有天空。若真要说有些什么,也就只有场内广播来自上头……是广播出了什么问题吗?

『……不好意思,介绍考生到一半中断,谨向各位观众道歉。』

这样的广播随后传来,议论声这才安心似地平息下来。

『那么重新向各位介绍,第二考场的考生。』

说到第二考场,不就是他所在的会场吗?原来刚才不是我漏听报考级位,而是广播本来就中断了啊。究竟是怎么了呢?

我边想着这些,边前往自己的座位。

但下一刻,原因便揭晓了。

广播之所以会中断──是因为准备好的讲稿,让播报员以为自己看错了。

『第二考场!杰克•利柏!受测级位是───2级!!』

会场内一时之间鸦雀无声,但这只持续了一会儿。

紧接着──喧闹声从观众席爆发开来。

至于我,则是呆然伫立其中。

……我听错了吗?不对。不可能这么一大群人同时听错。

「什……」

2级考生?先前那个他……竟然比我还高一级!?

我奔往观众席的最前排,上半身探出扶手之外并大喊。

「什……么────!?!?」

『第二考场!杰克•利柏!受测级位是────2级!!』

既然自己的测验结束,也该回去老头那里了吧。原本这么打算的我听到广播,于是改变了主意。

站在第二考场上的,是个一看就像有钱公子哥儿的小鬼。

但,我很清楚。

我嗅得出来……非常浓郁。

那种在肮脏的贫民窟里打滚,活在命运捉弄的绝望之中的人,才会散发的气息……

「挺有意思的嘛。」

本来觉得这地方比想像中无聊……看来这精灵术学院还是挺不简单的。

于是我坐上座位,开始关注这个叫杰克•利柏的小子。

『第二考场!杰克•利柏!受测级位是────2级!!』

一听见广播,我便挑起了单边眉毛。

……竟然报考2级?

利柏这姓氏,记得应该是戴姆格尔德的领主……那人虽然拥有伯爵爵位,但家族历史并不算长,似乎还有乡巴佬伯爵这个蔑称。

印象中曾听过,现任当家克拉姆•利柏,和他的妻子曾经是名震一时的精灵术师,但也据说以个人能力而言,他并不算是个优秀的术师。我记得……对了,说他是个极端的秘密主义者,即使面对朋友也不会透露自家的精灵术──若要说他们家的特色,也就不过如此而已。

而他的儿子,竟然报考2级?

既没有历史的传承累积,也没有优秀的血统。

而这样的他,学院竟然准许报考2级?

……杰克•利柏。

为了看看这人的能耐,我望向了第二考场。

『第二考场!杰克•利柏!受测级位是────2级!!』

「……喔?」

我笑了笑。

并且以自己的『眼』,观察伫立于第二考场的他。

「……原来如此。」

我悄悄地,比谁都更快地,道出真相。

「厉害。」

「2级测验!?」「既然广播没念出推荐人,所以他是学院邀来的吗?」「利柏……!是那个年轻乡巴佬的儿子吗……!!」

比赛还没开始,会场已经起了轩然大波。

这也难怪了。

说到2级考生,过去几年来不曾出过一人。

齐聚一堂的众贵族大人,都没料到无人关注的利柏家竟然会夺走『推出睽违数年的2级考生的家族』这个头衔,因而恨得牙牙痒。

那些大叔每每发出丑陋的嫉妒牢骚,我就浑身沉浸在恍惚的快感里,下腹部也蠢蠢欲动地抽痛着。

来吧,你们可得仔细看好了……?可千万别错过啰……?

因为你们接下来,将会一起哑口无言……!甚至忘记要嫉妒,只能像被冲上岸的鱼那样目瞪口呆!

并且,身不由己地体会到……

哥哥才是最厉害、最强大、最帅气的人!

杰克•利柏。

之前目击我更衣,明明还只是孩子却跟人亲……亲亲的那个下流男生。

而他竟然是睽违数年的2级考生……!而且入学不是透过推荐,而是校方招揽来的!?

他竟然……竟然对我隐瞒这一切!我对他说「祝福你们起码能6级合格」而他竟然毫无表示──!?

这下我岂不就像是傻瓜一样吗!虽然这都要怪我自行误会啦!

到了这地步,我哪里还咽得下这口气……那么就让我见识见识,被准许报考比我更高级位的实力是什么水准吧。既然看了我的胸……胸部,要是不换我把他也看个透彻,岂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第二考场上,杰克•利柏和男性考官面对面。

会场所有人,视线全都集中在上头。

接着──

『比赛开始!!』

一宣布开始,考官随即逼近。

好快!

真不愧是升上2级与同侪竞争的学院生……直到前一刻都不露丝毫动静,行动完全出其不意。若是一般凡人,肯定连一步都动不了。

考官的手上,握着一把剑。

杰克•利柏的腰上,同样挂着一把长剑。

那剑以那孩子的身高与臂力来说应该不好操使,只能说他错就错在竟然没事先把剑拔出来──如今他就算想拔剑,也已经来不及防御了!

银色的剑刃,笔直对准杰克•利柏的脑袋挥落。

他身上既无铠甲也无头盔。一旦挨了那一击,灵力肯定会立刻耗尽──

我才刚想完,他已经接下那一击。

……咦?接下那一击?

太过自然而然……彷佛这么做天经地义──这样的一幕,让我一瞬间看不出哪里有异。

杰克•利柏他,举起了右手。

就好像是伸手遮挡阳光──

──以那样的动作……一把抓住剑,使其停止。

那样的骤停,看起来彷佛是对手在最后一刻点到为止。

在这无血阵里,人体的确不会受伤。可是、可是啊?凭那力道,凭那剑速!光用手根本不可能完全抵挡下来吧!就算真的可以,他手部的灵力也应该会耗尽而无法动作才对……!

但接着,杰克•利柏的右手动了。

他牢牢地抓紧挥落而来的那把剑!

握着剑的考官这下脸色一变。

接着不知怎地,他主动把剑放开,跟杰克•利柏拉开了距离。

竟然主动放弃武器!难道他察觉到什么不得不这么做的原因吗……?

杰克•利柏看着留在手里的长剑,接着握起剑柄。

他打算利用敌人的武器吗?使用不顺手的武器作战,可是对自己不利的行为。除非他是精通各式武器的资深佣兵,否则──

考官那头则是从挂在腰际的剑鞘里拔出短剑。真不愧是2级。看来他连失去武器时的备案都考虑到了。

既然武器准备得如此周到,看来那个考官是个不折不扣的近战型。所拥有的精灵术,大概也是用于施展迅雷般的速度吧。

这点杰克•利柏应该同样很清楚……但他竟然刻意挑对手擅长的领域与其交手……哎~真是急死人了!

尽管双方武器的攻击距离有落差,不过就外表来看,考官应该比杰克•利柏还要大上五岁。

也就是说,双方有着难以弥补的体格差距。

若以常识来判断,不难晓得跟这样的对手打白刃战,他不可能会有胜算!

杰克•利柏将抢来的剑架在面前。

喔……?看来他不愧是腰间有自己佩剑的人,在这方面似乎并不是门外汉。

考官沉下身子,一样以短剑摆出架式。

刚刚主动出击的他,这次似乎打算正面接招。看来他对自己的近战实力挺有自信的。

接下来,他会如何出招……?

不只是我,会场里无论是谁,肯定全都注视着杰克•利柏的下个行动。

紧紧盯着……不放过他的一举手一投足。

可是──

「咦?」

杰克•利柏他,消失了。

不对,严格来说还是看得到。

──看到立于考官学院生背后的,他的身影。

说到突然消失无踪的人,不久前也有一个──但这一次有根本上的差异。他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身影。

他就……只是移动。

由正面直线奔去,穿越对手并来到身后。

就只是如此单纯……就只是我的双眼跟不上那动作。

以近战为个人的专长领域,花了几年的时间修行至今的考官,之前展现出惊人的速度。

而杰克•利柏,轻而易举地凌驾其上……

说不定这速度快到看起来像是瞬间移动了。

但事实并不然。包含我在内的所有人之所以能够如此确定,是因为沿途留下的『痕迹』。

站在他行经途径上的考官,身上挨了剑所留下的红色光芒──

一。

二。

三。

四……!

五……!?

六、六……!?

──一共六道光芒窜过。

杰克•利柏在擦身而过的一瞬间,砍了整整六道……!

这种事根本不合道理──近乎荒谬的领域。

这毫无疑问是来自精灵术的手法,而且水准极高,复杂而又细腻。

但明知如此──我却连他使出了什么精灵术都看不出来……!

承受六次的斩击,考官的灵力自然耗尽,原地跪了下去。

『……比、比赛结束!杰克•利柏获胜!!』

迟了一会儿的广播结束,杰克•利柏踏着步伐,前往倒下动弹不得的考官身旁。

接着,他把夺来的剑收回对方腰际的剑鞘,对他躬身行了个礼。

看着他离开考场的背影,我的脑海里不知怎地浮现那个传闻。

──占据边境、干尽坏事的盗贼团,在一夜之间瓦解。

──据说瓦解它的,是两个当地的孩子。

──他们是连成人都相形见绌的精灵术师,以目不暇给的速度,台风过境似地扫荡盗贼团,三两下就打倒所有成员。

──而那两人,听说今年应学院的网罗而入学……

边境。网罗。目不暇给的速度。

以及……双人组。

「原来是这么回事……」

杰克•利柏,以及那个自称菲里妮的女孩。

那两人,就是传闻里的……

「……看来的确够资格当我的对手。」

知道吗?

要让火烧得更旺,就需要合适的木柴。

「呼~……」

我离开大厅后,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刚刚真是好险啊~……」

比赛刚开始,对方直冲过来的那时──速度远比预期还要更快,我只差一点点就要防不住了。结果我这一年半以来持续至今的防暗算训练,继中箭那次之后又再次派上用场。

对手提前放弃剑并保持距离,也算是我运气好。虽然对方大概是察觉剑的重量消失,怕再这样下去连身体都会被我举起,当下才会做出如此判断──但要是他不腾出距离,而是保持近距离以短剑交战,事情可不晓得会变成怎样。

不过嘛,只要我想做,那种打击或斩击全都能化解掉,我倒也不至于抵挡不住而落败就是了。

这场比赛说穿了,我的胜算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对方对我的陌生。

还有像是最后那招,由旁观者看来会以为我的速度超凡,但那只不过是错觉罢了。

人类各种行动,都会有前置动作。这点即使没归纳为知识,但人人都能凭感觉知晓,从大人到小孩,无论是谁都不会怀疑这点。因此多数人在试探对方举动时,都会下意识地观察对方的预备动作……

但是唯独我,多亏了【离巢透翼】的──《右翼之形•玄鸟》这招,能够省略预备动作。

由于在寻找根本不存在的前置动作过程中,我的行动就已经结束,因此至少首次见招的人会以为那是宛如瞬间移动的超高速度。对方要是看破我的手法,应该在挨中六剑以前就会先采取应变措施。

总之不管怎样,这场是我赢了。测验应该是毫无疑问及格了。

呼~累死人了,回去吧回去吧。

我放松精神走在走廊上,一名金发少年迎面而来。

「辛苦了。」

擦身而过的少年说完,往大厅的方向而去。

那是其他新生吗?看来接下来轮到他测验了。

身为早早完成测验的人,这还真是有点优越感啊。

……我想,还是稍微去看个戏吧?

我突然改变主意,收回原本迈向休息室的脚步,决定去观摩一下排在我之后的考生比赛。

这原本只是随考试结束后的自在心情而来、一时的心血来潮而已──

但由结果来看,还真是做对了。

幸好我没有错过随后发生的『事件』。

我回到大厅,看着离入口最近的那个考场。

圆形擂台的上头,刚才与我擦身而过的金发少年就站在那里。

如今这样一瞧,少年还真是散发出独特的氛围。

他并不像爱洁蕾雅那样气派华丽。

真要说的话,那是某种宁静──像是森林深处的汩汩泉水般,甚至带有某种静谧。

然而不知怎地,就是能吸引我的目光……

『第二考场!艾尔维斯•昆兹•温莎!!』

那似乎就是少年的名字。

……等等。

艾尔维斯•昆兹……温莎?

而且,广播没念出推荐人姓名。

意思就是,他跟我一样是校方的邀请生……!

紧接着,广播念出他的报考级位──

『报考级位────2级!!』

我忍不住挺直原本靠墙的背部。

他刚刚说2级……!?

观众席也如同波浪般漫起一片骚然。

但是这次的声浪,不像我之前那样带有纳闷,更像是某种信服,或彷佛在说着「不意外」的感觉……类似这样的骚动声。

……喔喔,我明白了。这么说来,爱洁蕾雅刚刚也提过。

──温莎。

这姓氏在这国家里,象征某个家族。

也就是,王家。

就连在统治莱耶丝王国的家族里,也是现在最有权势的门第。

而那金发少年,正是爱洁蕾雅提到过的『天才王子』──

王族有史以来的神童──

──第三王子,艾尔维斯•昆兹•温莎。

骚动没多久便平息下来。

不用谁特别提醒,不论是谁都想起来了──在王族的面前不容窃窃私语。

从测验开始到现在,会场不曾这般鸦雀无声。

在这片静寂的正中心,天才王子泰然而立。

『比赛──开始!!』

口气和先前稍有不同的广播,宣布比赛开始的那一瞬间。

寂静就被打破了。

由于艾尔维斯•昆兹•温莎所展现的那幅画面。

「啊……!?」

我瞠目结舌。

而会场里的其他人,肯定也都和我相同。

那是因为金发少年的背后──

从那里出现一个身形如海市蜃楼般曲折波荡的人影。

分不出是男是女,纤薄的体格与美貌。头上顶着被大量宝石镶得闪闪发亮的王冠。在他背后,还有着虽然小却能够证明他不属于人类的双翼。

会认为那看起来如此人工,说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这世上绝大多数的艺术品,都是为了仿造『那个』的形貌而创造的。

──精灵的化身。

此刻,我终于遇见了。

除了我以外的『精灵的栖木』──

外表近似人类的精灵化身,对着周遭东张西望。

「──哎哎哎!!!!场子怎么这么热闹啊!!!!!!」

恶……!?这大嗓门是怎么回事……!!

应该说──精灵竟然说话了!?

一旁的精灵用所有观众的鼓噪声加起来都比不上的大音量说话,但天才王子却连耳朵都不捂。

「……派蒙,我不是事先说过了吗?今天是学院的实力测验。」

「喔!!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那么,就三两下把他收拾掉吧!!!!!!」

仅只一瞬间。

────轰!!!!!!

地面像是被什么东西顶起来似地晃动。

但这──不是地震。

就单纯只是,冲击的余波。

艾尔维斯身处的第二考场,出现一个陨坑。

而在那正中心,原本担任对手的2级学院生,便倒在其中……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完全不明就里。

唯一晓得的只有一件事。

也就是在刚刚那须臾之间,战斗便已经结束……

『比……比赛结束……艾尔维斯•昆兹•温莎获胜……』

广播一宣布,身材纤细的精灵便开心地鼓掌。

「好耶!!!!!!他说你赢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能把音量放低一点吗?」

「好好好,功成身退!!!!那么我这就消失吧!!!!!!」

如此这般,精灵失去踪影。

至于艾尔维斯,也同样离开了考场。

众人就只是默默地目送那身影离去。

……嗓门特大,性别不详的人型精灵。

恐怕没有什么比这些更鲜明的特色了。

精灵序列第九位──〈旁观骚乱的派蒙〉。

莱克儿严令我,栖木的身分千万不可以曝光。

说身分要是露馅,后果会如何没人说得准。

但那王子,完全不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

彷佛宣布自己不会躲躲藏藏……

──天才王子,艾尔维斯•昆兹•温莎。

那样的举手投足之中,已带有王者之姿。

没多久,全体新生的测验结束了。

日后,住进旅馆的我,接到精灵术学院2级的合格通知,以及分配到战斗科S班的文件。

所谓的S班,是只有特别出色的学生入学时才会成立的班级,据说几年才会开一班。而今年包括我在内,有好几个学生被分配到该班级。

菲儿也收到了文件,她被分配到谍报科A班。不意外地,她的谍报科测验最后拿下了榜首等级的成绩。

而为了接下来正式开始的课业,我跟菲儿转移阵地。

目的地是接下来将会同住好几年的──学院宿舍。

──如此这般,我的校园生活正式揭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