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二卷 神童们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1:56

我跟菲儿更衣结束时,测验的开始时刻也已经迫在眉睫。

我们赶紧前往考生准备区,跟莱克儿会合。

父亲、母亲以及波斯福先生,似乎已经先前往考场中主厅的观众席了。

在这国家里,作为精灵术师的实力,直接与贵族的名声成正比。

也因此,入学的学生几乎都是贵族或巨商的子女──也就是一群公子哥儿或千金小姐。我跟菲儿也不例外。

因此精灵术学院入学时的实力测验──特别是战斗科的分级测验,同时也是向其他家族展示自家接班人才华的表演场。

对大多数的孩子来说,这是头一次肩负家族名声的机会──我光是随便扫视四周,都能发现好几个紧张得身子发僵的孩子。

而师父或是同门的师兄耐心地为他们缓解紧张的画面,也纷纷在四处上演。

由于刚刚跟爱洁蕾雅的那段插曲,我现在不怎么紧张,菲儿就更不用说了。不过看在旁人眼里,我、菲儿以及莱克儿,大概也跟其他孩子没有两样吧。

「战斗科的测验,是和拥有同等级位的学院生进行模拟战。换句话说,杰克得跟2级的在学生交手。」

莱克儿确认般地说明,而我点点头。

「所谓2级,实际上大概是多强啊?」

「关于这个……」

莱克儿略微偏过头,思索了一会儿。

「……你还记得去年跟你交手过的那个『绯红之猫』的女头目吧?」

「嗯。」

我当然记得。毕竟要是当时走错一步,我早已经死在她的手下了……

「我根据从你们口中形容……推测对方以精灵术师来说,实力大约在4级左右。」

啊?……4级?那个维姬只有这样……!?

「要是再加上其他以盗贼而言的技术经验……好吧,或许可以到3级吧。毕竟你当初被招募时,学院开出的条件也是报考3级。就算【绝迹虚穴】真的如同传闻,能够将自己传送到任何地方,那她也顶多只能到1级。再上去的『段位』──成为精灵术师公会正式会员的最低条件,凭她根本就摸不着初段的边。」

拥有天分理所当然。

付出努力天经地义。

莱克儿之前说过的话直到现在,才渐渐让我有了切身感受。

「……也就是说,我接下来会跟比她──比维姬更强的家伙交手吗?」

「就是这么一回事了……不过杰克,我要给你设个限制。」

「咦?」

限制?

「请你接下来交手时,别让人发现你是『本灵附身者』。」

什……

「你要我留一手吗……!?对方可是比维姬更厉害的人耶……!?」

「不是的。我只是要你设个限,别一个不小心释出化身。」

我一旦使出全力,就会下意识地释放精灵的化身。

也就是说,我接下来不能让自己陷入非得使出全力不可的状况……她的意思是这样吗……

「所以,这把剑也──」

我望向挂在腰间的那把剑──以世上最重的金属•日绯色金制成,只有我才挥得动的剑。

「──这把『破晓之剑』,也一样不能用吗?」

「那当然了。你就继续把它挂在腰上就好。」

也是啦。要是我把剑随便放,然后又不小心解除了术,地板马上会多出一个窟窿……

「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也是修行的一环吗?」

「杰克──所谓『栖木』的存在,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栖木具有战略价值,光是存在就足以影响国力……要是你这次露馅,接下来会陷入什么麻烦事可没人晓得,到时即使是我,也没把握能保护你到什么程度……」

我想起被盗贼绑走那时的事。

像当时那样放声大喊的莱克儿,我也只见过那一次。

这么温柔又严厉的师父,我绝不能再让她像那样为我操心。

不能再有一次。

「放心吧。」

大概是看出我的不安,莱克儿轻轻一笑,手搭到我的肩膀上。

「那场盗贼之乱后又过了一年,你已经变强到判若两人了──去让全世界,见识那份强大吧。」

面对她的眼神,我也坚定地回望她。

「──知道了。」

从跟维姬厮杀的那一刻开始──不对。

──从我软弱无力,深陷绝望与恐惧,那宛如恶梦的日子到现在。

如今的我,究竟变得有多强。

关于这点──我也会自己亲眼确认。

「师父~师父~!」

被冷落的菲儿,举手彰显自己的存在。

「那我呢?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菲儿你只要正常发挥就能轻松过关,没有必要担心。」

「喔~原来如此!」

原来我比较值得担心吗?

……好吧,其实菲儿的实力过人,这点我自己也很清楚就是了。

谍报科的实力测验,她一定能轻松拿下榜首吧。

「那么接下来,去看看其他学生的测验吧。事前感受一下测验的氛围,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我跟菲儿应了声,跟在迈出步伐的莱克儿身后。

其实不只是这个斗术场,据说整个精灵术学院都笼罩在过去的大精灵术师所施放的结界里。

那结界叫做『无血阵』,是能够将一切杀伤行为无效化的结界,简单来说,就是剑刺进胸膛也不会让人受伤或出血,同样地,下毒也只会让人身体倦怠或是麻痹,并不会致人于死地。

而取而代之的,则是名为『灵力』的概念。

无血阵用来守护生物的力量•灵力有其极限,一旦枯竭,当事人就会被迫无法行动,让身体专注于恢复体内的灵力。

这样的状态称为『灵力耗尽(Element out)』。

而战斗科实力测验的模拟战规则,要是有一方持续受伤而导致E•O(Element out),或是有一方──甚至双方弃权,就算是分出胜负。

『第三考场!查克•艾德伍兹七段门生,约尔•弗纳刚!报考级位4级!』

第一斗术场的大厅。透过音之精灵术【清净圣歌】进行的广播在全厅响起,播报四个考场当中的哪一个、考生的姓名和报考级位等资讯。

接着……

「喔,是弗纳刚子爵家的孩子吗。」「直接报考4级还真是打肿脸充胖子啊。」「只不过是在爱面子罢了。这的确像是那个蠢货会干的事。」

……种种坏话纷纷传进耳里。

好可怕,贵族社会好可怕啊。

而这样看下来,报考人数最多的似乎是5级。看来这是因为就算结果不及格,起码也能就读其下的6级。

顺带一提,要是报考6级却不及格,就会直接被扔进准6级这个见习生班级。而根据传闻,被分进准6级的孩子,似乎九成以上不到半年就会主动退学……

由于谁都不想落入这样的下场,因此许多学生都是报考5级而非6级。毕竟到4级为止,人人都能够自由报考,不需要学院方批准。

至于及格或不及格,凭的不只是模拟战的胜负,而是由学院的教师根据比赛内容做出裁定。

而实际上,几乎所有新生,都会被对手──也就是在学生──打败。

这说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相较于我们这些新生,他们已经在学院里钻研很长一段时间了。

但──凡事都有例外。

『第二考场!霍杰•柏格森八段门生,露比•柏格森!报考级位……3级!』

广播播报完的瞬间,会场顿时一片哗然。

「是今年头号的3级考生啊!等等,不过柏格森这名字……」「该死的『拾荒者柏格森』!这次又学不会教训,想把垃圾带进有传统历史的学院来了!」「不过那孩子确实得到报考3级的许可……那就让人见识见识她的本事吧。」

拾荒者柏格森……?

依稀传来的单字,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柏格森八段,以收养贫民窟的流浪儿童并收为门生而闻名。」

隔壁的莱克儿悄悄为我解惑。

「他所收的孩子每个都很出色,因此那些重视血统与传统的贵族们都很讨厌他。」

原来如此……所以反过来说,那是个实力至上的门派吗?

我的注意力转往第二考场。圆形的擂台角落,站着一名身穿学院制服的男子。他应该是担任考官的3级生。

而正对面那一头──

是一名少女。

对方年纪大概跟我与菲儿相当──九岁到十岁之间。亮褐色的发丝,上头戴着一顶尺寸稍大的贝雷帽。

除此之外的,全都是极简轻装。

相较于其他新生重视运动性又不失品格的装扮,她身上就只有胸部缠着像是从哪里捡来的粗布,穿着破破烂烂的短裤,看起来寒酸不已。

彷佛说着『我是贫民窟出身又怎样?』般强烈地彰显自我──如此光明正大的寒酸样,光是用看的,就强烈地感受到这人个性不好惹。

哎,但我不讨厌像她这样的人就是了。

『测验开始!!』

就算宣布完开始,双方当下仍没有马上动作。

看来考官那头似乎也对今年的头号3级考生有所警戒……

相较之下,少女那头沉下身子,散发出某种警惕的氛围。那副样子让人联想到势力范围遭人入侵的猫。

胶着状态就这么持续好一阵子──直到考官那头率先行动。

轰!!吹起了一阵急风。

是风之精灵术──【天学羽针】!

没有任何预备动作,漂亮的一记无动作发动──面对完全不可预测的奇袭,少女发出「呜哇!?」的惊声,手臂挡到脸前。

那动作可不妙,等于是自己挡住自己的视野……!

咻咻咻,几道声音响起。

那是由【天学羽针】发出,风之刃的飞窜声。

能够控制风的【天学羽针】,其招式有两大优势。

第一,对手看不见攻击。

第二,视野不会被自己的攻击遮蔽。

好比说控制火焰的【黎明灯火】,有着会因为自己引起的爆发和火焰而追丢对手的风险。但控制透明的风就不会有这种问题,还能仔细观察对手的应对,并准备下一击──!

然而──

「咦……!?」「唉?」

我跟菲儿同时喊出声。

不对,是整个观众席都发出错愕的哗然声。

──她消失了。

明明看得目不转睛──会场的所有人却都跟丢了少女的身影!

紧接着在那之后,少女再次现身。

但,当下没有人马上发现。这也难怪了,因为少女现身之处,离她原本所在的地方有一大段距离──也就是考官的身后。

还有一件事同样无人发觉。不管观众还是考官,没有一个人发现──她的右手握着一把小型短剑。

──直到亮着白光的刀刃,深深刺入考官的喉咙为止。

吹向她的那阵风,的确是快得惊人。

因此她才会在情急之下以手遮脸,甚至忘了这样会遮蔽视野──

包括我在内,人人都这么以为。

但,在喉咙被刺中的考官耳畔──我看到她的双唇动着,像是在这么说。

「──才怪。」

灵力耗尽。

被命中要害的一击夺走所有灵力的考官,膝盖无力地跪了下去。

『比赛结束!露比•柏格森获胜!!』

听着这样的广播,我陷入思索。

……那是演出来的吗?

恐怕从之前的胶着状态那时──酝酿出警戒氛围那时就已经开始了。

一个为了让对手误以为攻击顺利施展的陷阱──

……这到底是哪门子的小孩啦。

此刻的我虽然已经感佩不已,但这才只是起头而已──

『第一考场!邓霍姆•巴斯特九段门生,高文•马克铎内尔!报考级位……3级!!』

广播一念完,刚才那名女孩带起的骚然,再次从观众席响起。

「喔!是那个『铁将军』巴斯特阁下的门生!」「原来他收了门生吗?」「说到马克铎内尔,可是连续八代都担任骑士的世家啊。那么,这孩子的身手又如何呢……」

站在第一考场上的,是全身上下被厚重的甲胄包覆、活像个重装步兵的少年。

学院的入学年龄限制设定为十二岁,那么照理说他应该不超过十二岁才对,但……

他也太大只了吧。到底有几公分啊?这身材就算说是高中生我也会信。

『比赛开始!!』

自从比赛宣布开始,一身铠甲的少年就只是举着剑盾,连一步都没动过。

即使对方发动攻击,也一步都没动。

就靠着肉身与盾牌,接下了对手的所有攻击。

那异常的耐久能力,绝不是用肉体很强韧就可以解释的。他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我这么想着,竭尽所能地凝神看着,这才发现了蛛丝马迹。

随着他不断承受攻击,渐渐产生毁损的盾牌与甲胄……转眼间便会复原。

不管再怎么毁损、再怎么破坏,他的防具总是能回到焕然一新的状态。

但,真的只有这样吗?光靠那样的耐久性就能解释得通吗?甲胄不可能为他阻绝一切伤害,承受的冲击一定也会传递到肉体上……但他却像是身受微风吹拂般若无其事。真正的原因,光凭远眺是看不出来的。

他的对手肯定也在寻找个中玄机,一副按捺不住似地主动朝他逼近。

但──这对少年来说却是正中下怀。

以俐落的剑法,游刃有余地在近战里取得上风──几分钟之后,还站在考场上的,便只剩他一人。

『比赛结束!高文•马克铎内尔获胜!!』

那名少女一现身第四考场,马上成了大家的焦点。

绽放烈焰般光芒的红发。

以及或许是要与之搭配而订做、令人联想到玫瑰的深红色连身裙。

爱洁蕾雅•奥斯汀。

她站在圆形的擂台上的身姿,比谁都更加鲜烈。

那身裙装其实我刚刚就看过了……可是一旦站上擂台还真是相得益彰啊。相较于之前近距离观看,像现在这样远远眺望,反而更能彰显出存在感。

「阿杰,看我这里啦。」

隔壁的菲儿突然用双手夹住我的脸颊,把我扭向她那头。

「舍……舍摸啦?」

「反正看我这里就对了~!不准看她那边!」

她真的很敌视爱洁蕾雅啊……我头一次看到菲儿像这样显而易见地展现敌意。

真不晓得是什么原因让她变成这样。不过我猜测她应该只是怕我被抢走吧。

……啊。

难不成……菲儿其实没什么接触过其他同年纪的女孩?

当然,也许她还有其他我不认识的熟人啦,但是在跟我有关的人际关系里,这是头一次出现同年纪的女孩。

咦,该不会以后我每认识一个女孩,这种情况就会重新上演一次吧?

……看来我得想个什么对策才行。

『第四考场!炎神天照流门生,爱洁蕾雅•奥斯汀!报考级位是……3级!!』

……她也是3级考生吗?

直至目前为止有好几个孩子报考3级,但在模拟战里拿下胜利的就只有两个人──强力彰显自己下流阶级身分的女孩,以及那个身材堪比大人的少年。

虽然这不是场非赢不可的比赛,不过她的实力又是如何呢?

爱洁蕾雅面向对手考官,提起裙摆并轻轻抬起脚跟,也就是所谓的屈膝礼。那一举一动的确宛如贵族般优雅,但也可以解读为『胸有成竹,一点都不紧张』的意思。

看样子,接下来会是一场激战……

而擂台就像是要印证我的预测──

『比赛开始!!』

考官那头立刻发动快攻。

不知从何而来的水化为弹幕,一齐涌向爱洁蕾雅!

精灵〈佛卡洛〉的【原鱼驭手】……!!

驾驭水的简易精灵术。

而就我所知,爱洁蕾雅的精灵术同样极其单纯。

精灵〈艾姆〉的【黎明灯火】──控制火焰的精灵术。

刚才我听莱克儿说,爱洁蕾雅的炎神天照流,是【黎明灯火】专门的流派,即使在精灵术师公会里,也属于特别有权威的实力派──偏偏这次的对手实在是太不对盘了。

【黎明灯火】对我来说可是因缘匪浅的精灵术,毕竟我一岁时初次交手的对象,用的就是这个术。

因此我非常清楚──那精灵术一旦对上水有多么不利。

这真是太刁难人了。在我看来,负责分配对手的人肯定是蓄意的。竟然派出这种最不利的相克对手对付新生……

面对水之弹幕,爱洁蕾雅连一步也不动。是紧张到脚不能动了吗?还是因为裙子的关系动不了──不对,她就算想逃也逃不掉。爱洁蕾雅就只能呆立原地,任由漂亮的红裙被射得千疮百孔……

──包括我在内,大家肯定都这么以为。

直到下个瞬间,众人目击到涌上来的水之弹幕被巨大的炎壁吞没为止。

炎壁化为火星并散去,依旧是一身豪奢裙装打扮的爱洁蕾雅再次从中现身。

鲜烈的红发尖端迸出火花,她端正的脸庞浮现傲笑。

「『水克火』这样的幻想,还是跟着尿布一起早点毕业比较好吧?」

随后开始的,是鲜红烈焰带来的蹂躏。

是爱洁蕾雅•奥斯汀独占鳌头的表演舞台。

『比赛结束!爱洁蕾雅•奥斯汀获胜!!』

「杰克,差不多了。」

爱洁蕾雅的比赛结束的同时,莱克儿静静地说道……时候到了吗?

「菲儿,你还有一点时间,可以先去父亲他们那里观战。」

「知道了!阿杰加油喔!我会在一旁看你的精彩表现!」

「嗯,包在我身上。」

菲儿举起手,我也回以击掌。

接着,菲儿跑去父亲他们那头。

我跟莱克儿则是迈出步伐,前往考生的休息室。

每踏出一步,感觉周遭的喧嚣也渐渐远去。

「……我再重复一次。你的实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不会输给其他任何人。」

我们一边走,莱克儿一边低声这么说:

「但目前没人晓得你是谁。你就只是个人们捕风捉影、虚实未辨的传闻里头的某个登场人物而已。」

她说得毫不客气──

但是,莱克儿──

我的师父。

以她的微笑推了我一把,为我灌注信心。

「──去让大家见识见识吧。让世人晓得杰克•利柏这号人物。」

我也露出满面的笑靥,并「嗯!」一声回应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