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二卷 只是尽本分的话无人赞扬的这个世界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1:34

所谓的大陆列强三国──由封印邪神的四勇者后裔所统治的三大国家,各有各的擅长领域。

洛尔王国着重在军事。

圣黎共和国以技术和医疗为强项。

而我们身居的莱耶丝王国,则是拥有精灵术与文化。

而这都是因为莱耶丝王国拥有肥沃的土地,除非碰上什么天灾人祸,否则基本上粮食不虞匮乏。这样的环境形成的余裕,也成为孕育艺术等文化的原动力。

而最重要的是,肥沃的土地能吸引人定居。人一旦集中,各式各样的精灵也会跟着汇聚;愈多的精灵汇聚,就会有更多的事物以精灵术为中心运作,使得人们对精灵以及行使其力量的人抱持敬意,最后成为信仰。

莱耶丝王国,王都雷纳底。

信仰遍及全大陆的一大宗教,圣戒教的根据地。

其街道整齐划一而干净。以教皇居住的圣诺莫勒斯大灵拜堂,以及国王居住的雷纳底城为中心,彷佛一尘不染的白垩色街道向四面八方扩展。

而紧临一旁的,是以全大陆最高储水量着称的雷纳德湖,透过自古以来就修建好的水圳,供给了周遭村镇的用水。在王都雷纳底,甚至连看似平凡的一条路旁,都有人工的川渠流经。

「哇啊~!好多好多人喔!」

「喔喔……!」

马车窗边的菲儿兴奋异常,我也在她身后悄悄发出感叹声。

──在街上熙来攘往的人潮、马车、声响。

──路旁相连的商店里,摆放着各种不曾看过的商品。

但这些才只是刚刚开始。

彷佛象与牛合而为一的动物,就在这时从车窗外横越而去。

是鼻努萨。

那动物也有人称为象山羊,脚程虽然比马慢,但也更具耐力,更能承受环境的变化与更大的载重,因此主要被用来当作驮兽──这是我在书上读到的。

鼻努萨拖着货车而去,而坐在驾座上的,是身高仅约常人一半的男性。

是小人族。

那是据说大多分布于大陆北方的人种,共通点在于身材矮小且双手灵巧,并且爱好乡村生活──这是我在书上读到的。

除此之外,还有像那个卖菜的大叔手臂上有象征龙人族后裔的鳞片,而刚刚那个扛着大布袋离去的是矮人族──喔,是妖精!那里有妖精!头一次看到莱克儿以外的妖精……她们果然每个都是超级美女啊……

圣戒教不在意外貌,认为凡拥有知性者便不分优劣。因为身受精灵的庇佑这一点,大家都是相同的。

也因此,雷纳底是聚集了来自全大陆人种的一大贸易都市。

看着这里的街景,让人觉得就算通晓现代日本,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毕竟像东京等地方,不是几乎只有黄种人吗!!

那点程度就以大都会自居,说起来实在是莫名可笑。

载着我、菲儿、莱克儿、父亲和母亲、波斯福先生六个人的这辆马车,穿越感觉能容纳六台汽车并行的大道并前进。

这台马车是精灵术学院准备的,侧面有代表精灵术师公会公物的徽记。而我们的马车驶着驶着,开始有其他相同徽记的马车并列而行。

大家的目的地一致。

「要通过门了。」

父亲说完的同时,马车穿越一扇大门。

我跟菲儿一起从车窗探头而出。

朝后方一瞧,红褐色砖块砌成的一大面墙,以平缓曲线朝左右两侧延伸。那是精灵术学院的围墙,高耸绵延得吓人,完全不知道尽头究竟在何方。

许多年轻男女穿梭来去于石板铺成的道路。大家都穿着相同的服装──也就是学院的制服。那设计出奇地现代化,跟平民穿的麻服比起来,复杂程度完全不是同一个层次。从这点也能窥见莱耶丝王国与精灵术学院的高文化水准。

而往前方望去,有栋气派的建筑。

那若要形容的话,就像是巨大的体育馆配上神殿风格的装饰吧。在阳光底下闪烁着白垩色气派威容的它,将身穿制服的孩子、豪华打扮的大人们宛如豆粒般一一吸入其中。

而那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王立精灵术学院拥有的设施之一──『斗术场』。

斗术场的大厅,已经聚集了数百人。

当中有一半是跟我同年纪的孩子。他们肯定也跟我以及菲儿一样,是学院的新生──因为今天将会在这里举办精灵术学院入学的实力测验。

「哇啊~原来有这么多人啊~!」

「是啊……坦白讲,我本来以为人会比这更少一点。」

毕竟常有人说,这间超菁英学校没举办任何入学考试,入学管道只有推荐或是校方主动找上门嘛……

「这些绝大多数都是从一门师父底下赢得推荐函,前来入学的孩子。像你们这种被网罗的学生是少数派。」

莱克儿这么说。

在精灵术师当中,有许多人以自己的名号为招牌,吸收门生并训练栽培,经营着所谓的『精灵术道场』。其实我在遇见莱克儿之前,也加入过那样的道场一次……不过我刚使出以前也曾经对莱克儿施展过的那些精灵术,师父瞬间就举手投降了。嗯,当时的我还真是有够嚣张的。

「咦~?也就是说,我跟阿杰很厉害吗?」

「……也许吧?说不定?毕竟一回想起莱克儿的那些魔鬼训练,要是没稍微有点厉害的话,那也挺伤脑筋的──」

「少得意忘形了。」

「啊呜!」「好痛!」

我跟菲儿双双挨了师父的手刀。

莱克儿双手环胸(托着丰满的胸部),望着我跟菲儿抱头的模样。

「你们俩天赋异禀。关于这点,我这负责锻炼你们一年半的人能够打包票。但是──」

莱克儿视线瞥向大厅里,密密麻麻的儿童新生。

「但这里的孩子们同样被相中资质,努力并跨越困难的门槛来到这里……你们懂吗?在这地方,有天分是理所当然的,付出努力也是理所当然的。你们从今天开始,就得踏进这样的世界,面对严苛的竞争并脱颖而出──若只是尽本分的话,不会有人赞扬。」

我原本放松的心情,这下全都荡然无存。

她说得对──不管在哪个世界都一样。在孩提时期,只要努力就会有人称赞。可是一旦踏进付出努力是理所当然的世界……该交出的就只剩成果。

「莱克儿小姐,方便让我作为这间学院的毕业生,也对他们说句话吗?」

「……请。」

父亲和莱克儿换手,来到我跟菲儿面前。

「好吧,事情大致上就像莱克儿小姐说的。这间学院可不是轻松的地方,没有谁能够只靠天资就混得下去。要在这样的世界生存,除了才能与努力这些理所当然的东西以外,更需要某些不可或缺的东西……」

父亲的话到此中断,依序端详着我跟菲儿的脸。

「我之前应该也说过,我在这里的成绩是敬陪末座的。但我还是想办法熬到毕业了,你们觉得我凭的是什么?」

被他一问,我跟菲儿面面相觑。

纳闷地歪着脑袋的菲儿先开口回答。

「是因为运气好吗?」

「哈哈哈!这当然也很重要。是啊,我的运气不错。你说的也是事实。但除了运气,还有其他因素……杰克,你觉得那会是什么?」

我思索片刻。

「……心。因为你的心没死……到最后都没有放弃。」

听了我的回答,父亲大大地点点头,但是紧接着──

「可惜不对。」

「不对……吗?」

「我的确没有放弃──但也同时放弃了。」

「「????」」

我跟菲儿的头上狂冒问号。

「我不愿放弃毕业。我不愿放弃成为精灵术师,成为不只靠着家世,而是更出色的人。因此──放弃了其他一切。」

放弃一切。

这字眼听起来,比过去父亲对我说过的任何话,都显得更语重心长。

「认为自己天资超越他人的幻想──以为自己只要肯做就能一鸣惊人的借口──那些全都被我舍弃了。我接受了自己的缺陷,分清自己能做的与不能做的,拥有的与欠缺的,对自己里面的一切做出正确的取舍抉择……」

这──是多么困难的抉择啊。

对名为自我的存在的可能性,亲自做出取舍决断……

这样的过程里,究竟舍弃了多少在紧要关头或许能仰赖的希望,抛弃了多少能够为自己预留后路的借口呢……

甚至取舍到最后有可能什么也不剩──过程当中又被迫面对了多少次这样的恐惧?

「杰克、菲里妮,你们听着。你们要明白自己缺少什么,但是不要去计算。人要是不珍惜已经拥有的,却一味地计算自己缺少的,那么转眼就会被压力击垮──或者说得更直接点,会让人异常地绝望想死。」

死。脑海里闪过漆黑又充满血腥味的房间。

「我认识好几个……尽管才能远比我出色,却因为陷入这样的迷惘,最后离开学院的人。不过他们后来倒也都过得幸福美满就是了。然而一旦细数过缺陷,那份不足就会从此常留内心,再也挥之不去……」

听父亲感触良多地说完,莱克儿略显惶恐地开口:

「您这番话对才刚要入学的他们俩来说,会不会太沉重了些……」

「这些事在他们入学后迟早都得面对。而且,我就算以家长的立场说了,他们一时之间恐怕也很难体会吧。因为我也曾是这样……但为了在将来时机来临之际,让他们在作茧自缚前能够想起『以前好像听过这样的话』,我才会趁现在先告诉他们。」

再说──父亲接着露齿而笑并说下去。

「凭杰克跟菲里妮你们的本事,就算碰到障碍也一定能够跨越,到达我们无法想像的远方吧。毕竟你们一个是我的儿子,一个是我儿子看上的女孩嘛。」

「喂,爸爸!」

你突然说这什么话啊!

结果,菲儿发出嘿嘿嘿的开心笑声,搂上了我的胳膊。

「你也看一下时间跟场合啦!」

「咦~?意思是只要没其他人在的地方,就没关系吗?」

「什……!总、总之!你•快•放•手~!!」

「才•不•要~!」

死命地想把菲儿从身上掰开的我,让父母以及莱克儿不自觉地露出微笑。

真是的……这下成为大人们的玩具了。

总觉得最近自己的精神年龄,渐渐往肉体年龄靠拢了啊。

「那么,杰克、菲儿,我就先去办理手续了。」

「我们也得四处打个照面。你们俩就先去更衣室换上衣服吧。」

于是,我跟菲儿从随行的佣人手中,接过准备换上的衣物。

目前我们穿的是象征性的礼服,不过应考时得换上便于活动的服装。测验结束后,学院会发放制服就是了。

「你们得小心别迷路了。要看地图的话,附近应该许多地方都有。」

「放心啦,师父。我们不会迷路的,这点不用你操心。不用把我们当成小孩子看待。」

「这样啊……」

如此这般,跟莱克儿以及父母道别后,现场剩下我跟菲儿两人。

「阿杰。」

「干嘛?」

「你刚刚说只要挑对时间跟场合就没问题了吧?」

「拜托别再提那件事了!我们赶紧出发吧!」

「咦~」

我拖着颇有意见的菲儿,往新生用的更衣室那头前进。

「……………………」

「……………………」

然后就迷路了。

「阿杰……」

「先、先等一下,菲儿。不要用那么失望的眼神看我。」

我盯着挂在墙上的石板上头刻着的斗术场场内地图。

……根本看不懂啊……这道路也太错综复杂了吧。

「我想应该只要往那个方向去就行了……」

「啊,对了。干脆阿杰你用精灵术带我们飞吧。反正都已经知道方向了不是吗?」

嗯嗯……好吧,这主意至少比我们迷路迷到测验结束要好多了,吧……?

「也只好这么办了……」

「就这么决定!你看,那里窗户是开着的。我们出发吧~!!」

菲儿说完便扑了上来。那表情一副就像找到了名正言顺的借口。

虽然被我们简称为斗术场,但这里正确来说,是第一斗术场。听说是学院好几个斗术场中最大的一个。而不知是否是因为这样,四周座落着零星的透天中庭,从刚刚开始一直阻断我们的去路。因此要是能够飞上天,抄捷径跨越中庭,就能轻松抵达目的地。

我望向菲儿所指的中庭另一头。二楼有扇开启的窗户。根据地图来看,那里应该只是间普通房间。只要能够进入其中,接下来应该就没问题了。

「你可要抓紧了。」

「嗯!」

我抱着菲儿,使出【离巢透翼】一跃到窗前。

顺利抵达的我,脚才刚跨上窗框──

「咦?」

「「咦?」」

在那里,每个人都目瞪口呆。

我,菲儿,以及──房间里只穿着内衣裤的女孩。

……呃。

似乎正在房间里更衣的红发女孩,年纪跟我们俩差不多,也就是约九岁左右。但是跟菲儿相比,她的腰跟臀部已经带有女性的曲线,胸部也呈现可爱的隆起。看来这年纪正好是开始出现发育落差的时期啊。不过呢,我早已看过莱克儿那违法等级的胴体,对我来说这还不构成诱惑。这次算你捡回一条命了。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来现在不是说这些鬼话的时候。

红发女子近乎超音波的尖叫应声炸裂──

同时,鲜红的火球往我俩的鼻梢逼近而来!

「唔喔!?」「呀~!!」

我们也放声惊叫,向后一仰并从窗框跌落。

「啊,对不起!」

紧接着,带着担忧的声调传来,方才的红发女孩以窗帘遮着身子,从窗户探头而出。

「你们不要──」

当然,我俩并不要紧。

此刻的我们轻飘飘地悬停在窗户下方不远处。

但也因为这样,让我跟女孩四目相接。

「啊~……」

应该没有什么状况,比现在更适合苦笑的表情了。

我无法忍受沉默,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结果不必说的话不慎脱口而出。

「内……内衣满可爱的。」

女孩的脸瞬间晕染成和发色相同的颜色。

并且结果不意外地,尖叫与烈焰再次炸裂开来。

「更衣时任由窗户就那样开着我也有不对啦!这点我是承认啦!?但是你们用精灵术从窗户硬闯进来,也一样缺乏常识吧!?」

在红发女孩引发火灾的前一刻,被自家的护卫制止,好好地穿上衣服后──一件鲜艳的深红色连衣裙──对着我跟菲儿气噗噗地开始发飙。

「一个人要是思考正常!?根本不会想着要从二楼的窗户闯进来才对吧!虽然让窗户开着是我不好!的确是我的过失没错啦!」

明明都气成这样了,这孩子还真是不停地认错耶。

总之先不管那些,我这边也有话想解释。

「因为我们以为这里是空房间啦。这里并不是更衣室吧?你怎么会挑这种地方更衣啊?」

「这种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你是指什么啦。」

「我怎么可能跟其他人在同个房间里更衣!」

喔~……这样喔。

「因此我才会借用闲置的房间,还派人在门口站岗!怎么知道竟然会有人从窗外闯进来!这真是一大盲点。下次非得当心不可!」

她是个懂得自省的女孩,明明思考模式一整个就是任性千金大小姐。

「呃……总之啊,抱歉在你更衣时从窗外闯进来。」

「对不起~!」

菲儿的口吻听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赔罪,但女孩倒也大方地点头接受。

「这次就原谅你们。毕竟我这头也有过失。」

她还真的有够勇于认错耶……这件事真要说的话,我认为应该是我们的问题就是了……

女孩用右手将鲜艳的红发一拨……态度高压地昂首挺胸说道:

「都还没自我介绍呢。我是奥斯汀侯爵家的次女,爱洁蕾雅•奥斯汀。你们俩外表看起来,应该也是这次的新生?」

「是啊,我叫杰克•利柏。是利柏伯爵家的长男。」

「利柏伯爵?喔喔……这么说来,戴姆格尔德的那位乡下领主好像就是叫这名字。」

喔?想吵架吗?

「乡村真不错,总是绿意盎然。曾听说戴姆格尔德政情安定,粮产丰饶。看来你有个不错的父亲。」

结果竟然是在称赞喔!

「然后,这位是你的妹妹吗?」

接着,女孩──爱洁蕾雅的目光一转往菲儿那头,只见菲儿紧紧抱住了我。

「我叫菲里妮•波斯福!是阿杰的老婆!」

「啊?」「咦?」

这孩子没头没脑地宣布些什么啊。

「呃……嗯……」

你看,这下害爱洁蕾雅不知怎么接话了!

「意思是……她是你的未婚妻吗?」

「不是啦!是老婆啦!」

坚持不改口的菲儿依然抱着我,眼神就像是争夺势力范围的野猫,瞪着爱洁蕾雅。

「你是在警戒些什么啦。」

「我闻得出来,那女生是敌人。这是女人的直觉。」

与其说是女人的直觉,这看起来更像是野生动物的直觉吧。

「呃……意、意思是两位正在交往是吗?」

菲儿突如其来的举止,让爱洁蕾雅努力地斟酌言辞。她还真是个贴心的女孩啊……

「没错!阿杰是属于我的,我是属于阿杰的!我们已经做过很多很多事了!」

「做……!?」

爱洁蕾雅这下一张脸转为通红……原来这位千金大小姐听得懂吗?

「很、很多事是指……不可能的……你们还只是孩子……不可能有什么太亲密的行为……」

「我们偶尔会亲亲!」

「亲……!?」

好的菲里妮小姐麻烦你先安静一下~我把手捂到菲儿的嘴上。

「哼呜哼呜哼呜~!!」

「菲儿你今天也太暴冲了吧。」

当老公的实在跟不上你了。

「啊、啊啊……!下流……真是太下流了……!竟然像那样霸王硬上弓……!你们平常一定不是用手而是用嘴……!!」

我真的完全跟不上你们这两个小大人了啦。

接着我们花了一点时间,菲儿的嘴巴跟爱洁蕾雅的脑中画面才稍微平复下来。

「……抱歉,让两位看笑话了。」

爱洁蕾雅带着依旧泛红的脸颊,清了清喉咙,试着重整现场的氛围。

「刚刚打破砂锅问到底是我不好,但你们两个也不像话!这样是不对的!还只是小孩子竟然亲──这实在太龌龊了!」

「该怎么说呢?真是抱歉啊。」

「你们究竟受了什么样的教育!你们是谁的门生?」

「谁的门生……意思是问我们的师父是谁吗?」

「没错。顺带一提,我可是上一次大战里人称『炎神』的英雄布兰登•马斯葛雷夫创立的炎神天照流的门生!」

明明也没人问,爱洁蕾雅就这样得意洋洋地解说。这样讲虽然对她不太好意思,但我实在是对世事不熟,根本不晓得原来有个名字这么帅气的流派。

不过布兰登•马斯葛雷夫这名字,我倒是好像耳闻过?也就是说,她似乎确实是有历史传统门派的门生。

我跟菲儿面面相觑。

好吧,要是她想知道师父的名字,那就告诉她吧。毕竟关于这方面,师父并没有下达封口令。

「我的师父叫做莱克儿。菲儿她也一样。」

「莱克儿?」

爱洁蕾雅一脸疑惑。

「从来没听说过这个术师。对方是什么无牌术师吗?」

「她说她还是有在精灵术师公会登记,只是平常没事不太会跟公会打交道。」

「嗯~也就是说,你们是跟那个叫莱克儿的人学习精灵术,只是借用其他老师的名义入学吗?我不反对这样的做法,但要是进入这间学院就读,却没有相应的实力,到时迟早会后悔喔?」

那口吻虽然挑衅,但听在我的耳里,却像是诚恳的忠告。

但菲儿已经气得鼓起脸颊。你先冷静下来啦。

「这间学院集结了全国最有前途的学生,人人都可能是未来的精灵术师。他们的水准可不只是『比一般人厉害』而已。你知道之前闹得满城风雨的消息吗?『绯红之猫』盗贼团被两个小孩瓦解的事。」

喔?

「那两个孩子听说今年也接受校方邀请而入学了喔?不晓得他们是怎样的人。有机会的话真想跟他们聊聊!」

「那就是──」准备开口揭开谜底的菲儿,再次被我捂住嘴。

总觉得事情会变得很麻烦,所以目前还是先保持沉默为妙。

「而且……」

爱洁蕾雅的语调忽然低了一度,表情也变得比刚才更严肃些。

「听说那个『天才王子』今年终于入学了……」

「『天才王子』……?」

我露出疑惑的表情,让爱洁蕾雅一脸惊讶。

「你竟然没听说过?就是那位人称王族有史以来的头号神童,温莎家的第三王子!听说他已经以精灵术师的身分,在实战里取得丰硕的战果了。」

王族有史以来的神童吗……

戴姆格尔德离王都有段距离,因此我很少有机会听到那方面的消息啊……再说就算没有距离问题,平常光应付莱克儿的修行就已经够吃力了。

「呵呵……真教人跃跃欲试。就是要有旗鼓相当的敌手,才能更加突显出我的天分!」

看来这位大小姐相当自负,一个人开始燃起雄心斗志。

「总之呢,你们就尽管加油吧。这次大家碰面也算是有缘,我就祝福你们起码能6级合格吧。但是无论如何,千万要小心别受伤了!那么,祝两位一日安好!」

留下不知该说态度高压还是温柔体贴的台词,爱洁蕾雅•奥斯汀便跟着随从离去。结果从刚刚到现在,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讲嘛……

等到看不见爱洁蕾雅那头浮夸的红发后,菲儿这才发表感想。

「自我中心的女生!」

我则是默默当作没听到。

这就是所谓的同类相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