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一卷 破晓之光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49:28

身体状况糟透了。又痛又使不上力,呕吐感也无法抑止。

但,我把一切都忍了下来,牢牢握起剑柄。

如果要务实点,我大可带着菲儿一走了之。已经不用再争取时间了。孩子们现在早已经逃离废弃堡垒。

但──看啊,女盗贼的那双眼瞳。

她就只看着我一人。

就只瞄准了我的性命。

那眼神彷佛由衷相信,唯有亲手亲脚蹂躏践踏我这样的存在,自己的灵魂才能得到救赎。

而我──在我杀死妹妹的时候,肯定也露出了那样的眼神吧。

因此,我们唯有互相厮杀。

唯有存活或死去两种选择。

过去我是杀人的那方,这次变成被杀的那方。

对我来说,这是睽违将近七年的──

──生存斗争。

我把混合了血液跟唾液的液体吐到地面上,挽起袖子擦掉嘴角的血。

开始思考吧。

我不管体格还是肌力都屈居下风,甚至连精灵术的手腕可能都不如人,唯一和维姬对等的就只有脑力,就只有继承自前世的这个灵魂──即使被她说是自大,这依然是我唯一能倚靠的悖理王牌。

那家伙究竟做了什么?

就算装备了手指虎,凭那样的拳头怎么有办法反弹我的斩击?而那拳头又是怎么命中高速移动时的我?

别看丢了──任何小细节都别错过。

「────!!」

消除体重,踏向地面。从大地枷锁解放的我,投身于物理定律之外。

《右翼之形•玄鸟》。

没有任何预备动作。第一步就是最高速。我就像是棱镜内反射的光芒般,在废弃堡垒的中庭里来回弹跳。

「──哈!!」

以手指虎为武装的拳头,猛然地击碎空气以及空间。

【绝迹虚穴】。

在空间之上开启虫洞,拳头穿了进去。

就算能够无视距离,凭她先前的身手,照理说应该无法追上我的《玄鸟》。

《玄鸟》的强项在于其动作违反人类的直觉。

以这样的速度、这样的路径,接下来应该会这样运动吧──脑海里下意识地推估出的结果,面对惯性消除这样的反常现象都将失准。莱克儿也说过,这招对实战经验愈丰富的人愈是有效。

然而──

「──呜……!」

命中。

由侧腹传来,沉钝的冲击与痛楚。坚硬的手指虎刨进肉里。

但,这毕竟是第二次了,我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挨个正着。我透过让自己飘浮,来化解那股冲击。

人虽然被打飞了,但这也在计算之内。我利用撞墙时激烈的反作用力,任自己像弹力球玩具那样弹跳。

从墙壁到墙壁。

从墙壁到墙壁。

从墙壁到墙壁。

凡人战斗时不可能会有的三次元机动。就像有翅昆虫的飞行方式明明并不复杂,却偶尔还是会跟丢──人类的肉眼天生就追不上这样的动态!

脸部时而向左、时而向右的维姬一露出后脑勺的瞬间,我便以低夹角掉头折返,对准她的背后刺去。

「──在这里!!」

迟了半拍,维姬也发现了我。啧!这就是所谓老将的直觉吗……!?

我不以为意,举剑往下一劈。

同个时刻,拳头也挥了过来。

剑与拳。两者都是一个字,杀伤力却有天壤之别。剑是为了杀人而存在,人的手却并非如此。因此要是正面硬碰硬,哪一方会赢显而易见。哪怕双方臂力跟体重有差距,依常理来看赢家当然是……!

匡嗡!!──沉钝的金属巨声响起,听起来宛如寺庙的钟响。有层次地阵阵传来的冲击令手臂又刺又麻。这正是剑与拳正面对杠的胜负结果。

我的剑,被弹飞了。

「──该死──!!」

「哈!再回去多练练吧?」

跟夸耀着胜利的维姬腾出距离后,我再次切换至高速机动状态。维姬虽然挥拳乘胜追击,但这次只挥了个空。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没道理发生的事却发生了。那样的感觉挥之不去。

像是被铁锤敲中的那股冲击,显然不是来自一般拳头……!但【绝迹虚穴】只是能与远处连结的精灵术,不该产生其他的外力……!

在我四处盘旋的期间,维姬依然带着浅笑并举拳备战。那里头带有的是从容。她有自信只要等待下去,胜利终将属于自己。

幸亏有莱克儿平日那离谱的基础训练,我的体力方面还有余力。但是像这样来回震荡三半规管的运动,并不在人类的肉体当初设计的考量之内。

极限迟早会到来。而这就是维姬在等的。

因此我得赶紧识破──在我还有名为速度的铠甲护身时,破解维姬拳头里的秘密。

我抓准了空档又发动几次攻击,但维姬每次都适时反应并将其弹开。

百发百中。

那些明明都是刹那间的迎击,拳头却总能精准击中薄薄的剑刃。

这已经堪称超常之境。然而像维姬这样的区区盗贼,真有可能锻炼出如此过人的身手吗?

视野的一隅,不知什么东西在闪闪发亮。

是灰尘吗?雪吗?玻璃吗?不,都不是。

闪烁着光芒并四处飘散的,是被击毁的剑刃碎片。

看来这头也一样有极限啊!要是再失去武器,到时胜算就更加渺茫了……!

心急如焚的我检查剑的状况,就在这时──我察觉有异。

参差不齐的缺口,遍及整把剑。

既不是小部分,也不是集中于单点,而是从基部直到刃尖。

对方明明只用了一只拳头。

但这看起来简直就像,有无数的拳头同时捶打整支剑──

「──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

就理论来看,这的确有可能。也许违背直觉和自然法则,但这可是精灵术,会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原来【绝迹虚穴】还有这种用法吗!

若我的推测无误……但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要想躲开那招并不容易,想正面突破更是难上加难。

毕竟不说别的,我实在太缺乏火力。不管臂力、体重、体格都不如人。要想撂倒维姬,需要的是纯粹的力量。

而那样的力量,又该从哪儿生出来呢?

我边弹跳边思考──声响忽然传入进耳里。

我循着声音来源寻找。

──朝天空,稍稍瞥了一眼。

笑吧。

只要笑得出来,我就能保持冷静。

面对苍蝇般嗡嗡乱飞的臭小鬼,我设法让脑袋降温,以视线持续锁定。

要是再像刚刚那样暴怒就玩完了。只要我继续冷静以对,接下来就只要等他那头自灭──到时再慢慢折磨他就行了。

但,这个狡猾的小鬼头,真的会随着体力耗尽而自灭吗?

这就像前不久我自己说过的话──以为自己赢得了,以为自己赢了,这叫做自大。

我可不会因为他只是小鬼就轻敌,会步步为营,冷静再冷静……要像面对工作那样抹煞情感,按部就班地处理……

「……嗯?」

原本重复着夸张的高速移动的臭小鬼,有了新的举动。

他竟然一直线飞到上空去。

这是在干什么……?上头除了天空之外,什么也没有啊。

「喂,臭小鬼!!你打算抛下女人自己逃跑吗!?」

地面只剩下那个丫头。若他真打算逃,应该会连她一起带走才对。

若他真的没种到打算抛弃女人落跑,那么我也不会再客气,直接赏个一发把他击落──

我这样想着,并握起拳头,刹那间──

「你尽管放心──」

对着漆黑的夜空直线上升的小鬼──突然静止下来。

「──我才不会逃咧!!」

并且,瞬间反转。

由上升转为骤降,没有任何缓冲时间。

看在我眼里,那举动就像──蹬着一面无形的天花板。

简直就像,从山壁剥落的岩石。

为了把我压垮,一个小鬼头朝地面直线坠落!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带着颇有几分派头的咆哮,臭小鬼的剑劈了下来。

别冲动、别冲动。快笑起来啊,维姬!该做的还是一样,只要挥拳将它弹开就行了。我的拳头是最强的──!!

「咕……!?」

「喔啊啊……!!」

冲击从拳头一路窜进肩膀。

我成功弹开他的剑,臭小鬼这下身体整个失去平衡。机会来了,现在就打得中他。只要挥出另一只拳头,这场战斗就能──!!

但,我也跟他一样身子后仰。

这……这股强大的反作用力究竟是……!?

既然透过垂直降落将体重转化为力量,威力当然会有些提升。但是,这所谓的『有些』也未免太巨大了!简直就像是暴增好几倍……!

不会吧。

难不成──这小鬼已经发现了?已经识破我拳头的玄机?

臭小鬼在着地的同时,仰头看着我的脸。

接着──向我咧开嘴角。

「『点』只要集中,就能构成『面』。」

话语就像把利刃插在我的背上,臭小鬼接着说:

「事情说穿了就是这么一回事吧,肌肉女──你增加了拳头的数量,对吧?只是用【绝迹虚穴】,做出好几个出口而已!」

答对了。这就是我【绝迹虚穴】的隐藏密技。

连结至远方空间的洞穴,入口与出口──要是只增加出口,会有什么结果?

答案是,所有出口都会出现原本从入口进入的东西。

也就是分裂。有多少出口,就有多少分毫不差的复制品。这种事当然强烈地违反自然法则──可能也因为这缘故,增加的东西过几秒就会消失。

但,有这几秒钟就够了。

足够让我以无限增加的拳头,一瞬间赏他几十拳。

名为拳头的『点』只要集结,就能构成『面』。面对同时涌来的无数拳头,逃得再快都很难躲得掉,外加拳击的威力也当然会是平常的好几倍!

──但,这招也是双面刃。

能给予对手好几倍伤害,意味着我方承受的伤害也会是好几倍──就算是再怎么经过千锤百炼的拳头,殴打时都不可能不痛不累。而这样的痛楚与疲乏,也会随着出拳的数量相对提升。

直至刚才为止,臭小鬼的攻击轻到可以忽视这一切──毕竟零乘上多少倍都还是零。凭他无力的攻击,再怎么出招也打不出伤害。

但是现在,他竟然尽全力透过全身重量把零变成了一!这样的一乘上倍数,全部反噬到我的拳上……!

「来试试看吧。」

带着讨人厌的傲笑──却又额头冒汗──臭小鬼说了:

「看我的剑跟你的拳,哪一边会先报废──!!」

臭小鬼以脚底蹬向地面,小小的影子,瞬间腾空而起。

──保持镇定,别被他的话激怒!那只不过是他临时想到的权宜之计,只要冷静应付就没事了……!

臭小鬼往夜空的正中央奋力一蹬。

该死,那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忍着差点因眼前异象而脱口的咒骂,往侧边大大跳开。

什么叫做『来试试看』,我才不跟你硬碰硬。你自己撞地去死吧!

骤降的臭小鬼一见到我躲开,也像猫一样翻了身、调整姿势着地,再次蹦跳而来。

流畅得毫无破绽的动作──啊啊,真是的,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讨厌小鬼!这战法他应该是首度尝试,才没两下就已经熟练起来了!

每当在地面与夜空来回一次,臭小鬼的劲势也益发犀利。

一开始,我形容那是落石。

但现在,那已经宛如豪雨。

毫不间断的剑之豪雨──就算再厉害的武艺天才,也不可能躲得过雨点!

我只能以拳头勉强抵挡,但每挡一次,腕骨便响起辗轧声。

这小子到底怎么搞的……!为什么有办法在天空蹬步!?那也是精灵术吗?那个精灵术不是只能消除重量吗?不对,他要是能用这招,照理说之前早该用了……!

冷静、笑、从容地好好思考!

为什么他一开始没采取这种战法?因为花时间──因为需要事前准备──准备?准备、准备,要在天空蹬步,所不可或缺的准备──

──立足点。

我一边抵挡剑之豪雨,边凝望夜空。

……夜空?

不……不,不,不对!

那……才不是夜空。

那里头没有夜空该有的星光。

把原本的夜空都淹没,漆黑的那东西──

──是大量的、无数的、成群乌鸦……!!

我完全没注意到。

就像藏身于枯叶里的螳螂──黑压压的整群乌鸦,彷佛溶进夜空的黑暗里!臭小鬼就是以乌鸦为立足点使出那招……!!

这种事绝非偶然……是谁能办得到这种事?

我还记得──『赌场』的那时,原本奄奄一息的山猪突然爬起来大闹。

不管怎么想,我都觉得那也是精灵术造成的。是谁的术?答案很明显。若不是那个臭小鬼,那就只剩另外一人……!

我侧目瞥向那家伙。

躲到远离战场的位置,以满怀敌意的眼神望着我的那家伙。

当初跟那个臭小鬼一起被我逮到的丫头。

那丫头拥有,控制动物的精灵术……!!

「你这个……该死的丫头~~~~!!」

一弹开来自头上的斩击,麻木与疼痛在右手奔窜。我无视那一切,就只是瞋着控制乌鸦的臭丫头。

我的【绝迹虚穴】只能在可视范围里造出『洞穴』。

但只要是看得到的范围,不管隔得多远,我的拳头都到得了……!!

我挥出左拳。

虽然姿势不稳而使不太上力,但这已经绰绰有余。跟臭小鬼的剑相比,这拳的手感轻盈到令人发噱,臭丫头发出轻声惨叫,倒了下去。

「菲儿!!」

头顶上传来既悲痛又忧心,同时带点愤怒的嗓音。

我暗自窃喜。

「──你敢动手打菲儿,臭老太婆~~!!」

高举起剑的臭小鬼,由正上方逼近。

但,我笑了。对,笑了。只要笑得出来,我就能保持镇定。

但是──

小鬼啊,你现在还笑得出来吗?

一见到菲儿被打,滚烫的热流瞬间注满我的脑袋。

所有思绪全都蒸发殆尽,这下我只想着要将维姬狠狠斩倒。

也因此……接下来的结果再理所当然不过。

莱克儿都已经一而再、再而三,不厌其烦地教过我了。

──在战场上,欠缺冷静的人就会死。

眼前迸出金星。等我感觉到痛,人早已经趴倒在地。

前不久的记忆就像雷声,迟了半拍才开始播放。

拳头,由全方位迫近。分裂的拳头一批又一批,命中我的全身。

而我,由于满脑子只想着攻击……面对敌人可能的攻势,没有任何事先防范……

「噗哈……想不到都已经用上了绝招,竟然还这么棘手。」

维姬喘着气,低头垂望着我。

「我欣赏你,小鬼。你这家伙有两下子。都是因为你,害我的右手成了这副样子。」

维姬轻轻地挥了挥那如今已皮开肉绽,像是朝岩石殴打过千百遍的右手。

「……真是可惜了。凭你小小年纪就拥有这般实力,卖给变态贵族当收藏品实在是糟蹋。怎么样?要不要加入『绯红之猫』?我那些部下全都是群蠢货,要是能有个像你这样脑袋灵光的家伙,我可就省事多了。」

我挤出仅存的一点从容,摆了个挖苦的笑脸。

「……真是荣幸之至啊。可是啊,你的盗贼团缺少最重要的三样东西。」

「喔?那我倒是想请教一下,你指的是什么?」

「第一,智能;第二,品格;第三,积极可爱的女生。」

紧接着,维姬忍不住似地发出一声喷笑。

「哈……哈哈哈!!你这小子讲起笑话倒是挺逗的!!这下我更舍不得你了!!」

「……省省吧。你对我的杀意根本藏不住。你只不过是想看我低声下气地求饶罢了……」

「啊啊,一点都没错。光是能看得出这点,就证明你真的是个当盗贼的料……不过所谓的盗贼团,里头都是些狐群狗党。像你这种什么都不做也能舒舒服服过一生的家伙,连一丁点立足之处也不会有的。」

什么都不做……吗?如果真是这样,不知该有多好。

维姬俯视着我的表情,随后从鼻子发出哼声。

「看来你早有觉悟了啊。真是没意思。」

「你准备把我卖了吗……?就这样继续留我活口?」

「那当然了。你可是商品。有哪个商人会搞砸自己的商品?」

「商人?你那脑袋离商人还差得远了吧。」

「真是愈来愈想把你那嚣张的舌头割下来了……但若要动手,还有比那更好的部位。」

维姬将我手里那把刀刃残缺到像是锯子的剑抢了过去。

接着,她拿剑尖戳了戳我的右手腕。

「手。我要把你两只手都砍下来,以后你就无法随心所欲施展苦练至今的精灵术了吧。」

「……这样我可伤脑筋了。」

我尽可能地装得若无其事,脑袋全速运转。

有没有什么办法?有没有什么办法?有没有什么办法?

有没有什么,能够逆转局势的一步棋?

身体……还勉强能动。但现在就算动了,也没有打倒维姬的手段。

我还是需要火力。需要攻击力。

能正面撂倒维姬的拳头、绝对的攻击力……!!

「好吧,我们赶紧开始进行。毕竟等天一亮,就得把货交给『她』了。」

「『她』……?」

交货……?原来中间还有类似掮客的存在吗?

啧──维姬咂舌了一声。

「……不小心说溜嘴了。看来我没资格说人大意。不过这不重要。」

她含糊地呢喃,一脚踩住我的前臂──看起来好似准备拿锯子锯木材的姿势。

「你可别挣扎喔?否则要是我失手砍歪,到时你就只好多受罪了──喔喔,照这样说来,你好像应该多挣扎些?」

她踩住我前臂的脚,是穿了厚底的靴子。若只有薄薄的衣服也就罢了,但要是隔了厚厚一层物体,我是没办法让维姬飘浮的。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预备──!!」

随着吆喝声,维姬高举起剑──

──菲儿的声音紧接着传来。

「阿杰!上面!!」

上面?

我看着高举的剑另一头的远方。维姬也随菲儿的声音,抬头仰望遥远的上空。

充当立足点的那群乌鸦,早已经一只不剩。

──取而代之的,是许多大鹫组成编队,在夜空里飞行的景象。

它们脚上绑着绳索,底下垂吊着一把剑。

那看起来简直就像我曾经在电视上看过、直升机执行吊运任务的模样。

剑从绳索上脱落,承受着重力笔直落下。

笔直地落在──正好是我跟维姬的所在位置。

「什……!!」

维姬吓了一跳,脚赶紧离开我的前臂并躲开。

重获自由的我也一样,使劲地借由翻滚逃离原地。

紧接着,坠落的剑尖着地──────────────

────────────────────────────────────────────────────────────────────────────────────────────────────────────────轰!!!!!!

像是连音波都能轰飞的强大冲击。

难道是地底的火山喷发了吗?──爆炸剧烈到甚至让人这么以为。

不对,那实际上应该不是真的爆炸。

因为中心并没有起火,而且一点也不觉得热,因此我还是只能视它为冲击。从天而降的一把剑,带起足以将地面都掀开的剧烈冲击──我就只能这样理解。

我被卷入随之扬起的粉尘,只能一边在地面翻滚,一边感到混乱。为什么只是掉下来的一把剑,就能带起这么非比寻常的冲击……!?

在千钧一发之际获救的我无暇感到庆幸,咬牙忍着痛楚,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我扬起视线时,眼前的粉尘也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地面出现一个窟窿──像陨石坠落所造成的那种陨坑。

而在正中心处,深深插着一把剑。

那是把异样的剑。刀身的钢铁带有不像红色也不似金色的奇妙色泽──彷佛晴朗日子的朝霞,带有令人眼睛一亮的光彩。再仔细一瞧,剑柄的装饰似乎也使用了相同的金属。

那不是铁,也不是黄金,更不是银或铜;乍看虽然也像宝石,但又不是钻石或红宝石,不是蓝宝石,也不是蛋白石──结果看着看着,感觉它果然还是像金属。

那究竟是、什么……?

那把剑,是什么东西做的……?

「喂……喂喂喂喂……不会吧?瞧瞧这是什么……!」

维姬以愕然却又充满兴奋的口吻,解答了令我百思不解的部分。

「那朝霞般的色泽……绝对错不了的,是世上最重的金属──日绯色金!是价钱比黄金贵上百倍的梦幻金属啊……!!这样的东西怎么会……喂喂喂,光靠那一把剑,就可以吃喝玩乐几十年都不用愁喔……!?」

不知是否是盗贼的本性,维姬眼神一变,连刚才的战斗都忘得一干二净。根据她的反应,不难判断那把剑是多么价值非凡。

世上最重的金属……日绯色金。

明明这把剑的形状跟大小都跟一般长剑没两样,落下的冲击却宛若陨石……那把剑究竟有几百公斤──不,究竟有几吨重?

不对,何况,话说回来──

剑可是大鹫提过来的。就算有几十只大鹫组成编队分散重量,但又有哪个世界的大鹫,有办法提起这么重的剑?

这只有唯一一种可能。

剑的重量,已经事先透过【离巢透翼】减轻了。

栖木以外的人施展的【离巢透翼】有其减重上限,但就算物重超过上限,还是可以扣除施术部分的重量──然后再使用【完美辞典】控制大鹫,把剑运来这里。

能办到这种事的,只有唯一一人。

只有拥有模仿他人精灵术的精灵术【神意接收】,并透过它并用两种精灵术的──莱克儿。

我的脑海里开始重播,昨天莱克儿说过的话。

──我这里有一件礼物想送给你。

──能让你今后变得更强的某样东西。

……难不成……

我踏进陨坑,站到深刺进地面的剑前。

朝霞色的刀身,清辉耀人的刃。

那风貌就宛如曾在书中与萤幕上看过、神话故事的名场景──

──手,伸向剑柄。

「哈!!」女盗贼嗤之以鼻。

「你打算拔出它用来战斗?这次的笑话也太难笑了!就算你的精灵术能够消除重量,那总有个限度吧?那把剑只是中看不中用的装饰品!好吧,要是能像刚刚那样由上往下砸,也许还勉强能当武器用。刚刚没被砸中,真是可惜啊!!」

但我眼里,就只有朝霞色的光辉。

那光辉对现在的我来说,实在太过眩目。

和我毫不匹配,令人受之有愧;彷佛身在梦里,却连碰触都有所顾忌。

但……要是有朝一日,我能拭去上头的蒙尘,瞻仰它那美丽的光彩──那不知会是多么满足的事啊。

因此,我伸出手。为了在终结那个恶梦前,能够像这样勾勒出美丽的梦景。

我──以双手紧紧握住,绽放破晓之光的这把剑。

「────啊?」

维姬的讪笑突然中断。

在我身后,海市蜃楼般的曳影,映入了她的眼帘。

七彩斑斓的羽翼拥抱暗夜。像是身披教堂彩绘玻璃般,缤纷色的巨鸟。

孔雀外观的──精灵化身。

「…………〈崇高别离的、安德雷斐斯〉…………?」

「…………本灵附身者(栖木)…………?不……这没道理……只有七十二柱精灵本灵怎么会……啊啊,为什么,偏偏是你…………!!」

为什么,偏偏是我?

有听过自食恶果吗?有听过因果报应吗?

──像你这样的坏蛋,注定要碰上这种倒楣事,混帐盗贼。

我凭借【离巢透翼】消除剑的重量,握住剑柄的手施力。剑当然轻而易举地被我拔出,朝霞色的刀身毫不遮掩地显露于夜色之中。

我试着挥了几下,朝霞色的辉光就像火花,洒向四周。

重达好几吨的剑,一经过我的【离巢透翼】加持,变得跟小树枝没有两样。

「……的天才……」

维姬满怀怨怼的低语传了过来。我正眼面对这样的她。

身体的状况不太乐观──我想我应该只有一次机会。

「你这个……天杀的天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咆哮响起的同时,我已经展开行动。

朝霞色的光辉,流星似地撕裂了暗夜。

迟了半晌,维姬的拳穿越空间而来。

试图阻挠我前进的拳,分裂出许多分身──

──《右翼之形•玄鸟》。以及《左翼之形•信天翁》。

莱克儿传授给我的这些技,不单只是移动术。

不管是什么鸟,只靠双翼猎食是不够的。

它们还需要啄、咬、吞──需要尖利的喙。

我切断【离巢透翼】的效果。恢复重量的剑,以轰然之势撼动夜气。

被夺走的利喙一旦回归,巨鸟连烈焰都能吞噬。

──《断嘴之形•火》。

过招,仅只一瞬之间。

连一点拉锯都没有……胜利眨眼间便分晓。

被劈穿的维姬右臂,已经不知飞向何方。

「──啊。」

维姬的容颜因愤怒而扭曲,她挂着那样的表情一动也不动。

「…………我…………笑不、出来…………」

失去胳膊的肩头,大量血花喷发般地一泄不止。

女盗贼像是受到喷发力道影响,在原地摇摇晃晃地转了个圈……将周遭染成了一片红黑色──最后才终于倒在自己的血泊里。

那副惨状──跟被她在『赌场』所伤的那些孩子们,看起来颇为相似……

「……好……痛……」

看着维姬倒下,剑才从我手里脱落,带着沉声陷入地面。我皱着眉头一低头确认,发现自己手腕早已一片铁青。

「阿杰!你没事吧!?」

菲儿一脸担心地跑了过来。我对着她强颜欢笑──

「我不要紧的。只是攻击的时候,我在重量恢复的那瞬间不小心扭到手而已……倒是你不要紧吧?刚刚不是被她打了吗……?」

「我完全没事!阿杰你的伤看起来比我痛多了……」

「好痛!喂,你干什么,不要乱碰啦!」

「啊哇哇,对、对不起~……」

见菲儿像泄气皮球般颓下双肩,我摸摸她的头,心中这才涌现真实感。

……我赢了。

『染血女豹』啊……这次就不是我自大了吧?

「──还是有待加强啊。」

话声突然降临。

我跟菲儿一抬头,披着长袍的少女就在夜空的正中央。

「师父……」「师父~!」

莱克儿蓬松的长袍里注饱了空气,同时悄然无声地轻盈降落……像这样不经意的举动,让我再次体会到彼此的实力差距。

莱克儿看着浑身是伤的我──肿成紫青的手腕说:

「还原剑的重量时要是能适度调节,就不会搞成这样了。你拿捏的火候还是差强人意。」

「哪有人一开口就说这个的……看到我们安然无恙,你就不能表现出高兴的样子吗~?」

我半开玩笑地说完,只见莱克儿紧抿着双唇──

「好痛!」「哎唷~!」

接着,往我跟菲儿的脑袋赏了记手刀。

就在我正打算抗议她干嘛这么做的前一秒──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你们两个!!」

前所未闻的咆哮声,强烈撼动我的全身。

一时僵到动弹不得的我,随后被柔软温暖的身子裹住。

莱克儿从正面,把我们俩紧紧揣进怀里。

「你们两个没事真是谢天谢地……真的是……太好了……」

声调里像是带了些微湿气,以及震颤。

这下我也不知该感到开心还是抱歉,陷入某种难以言喻的心境。

……而肯定是因为这样。

难以言表的心情……才会化为泪水,从脸颊滑落。

「我不是才待意叮咛过,要你们小心吗……而且你们都自顾不暇了,还打算救其他的孩子……」

「……抱歉,师父。」「对不起嘛,师父~……」

「请你们、好好反省。打从心底、反省……」

莱克儿的力道紧得像不愿再离开我们,这下我也跟着难为情起来。本来在想有没有什么事能转移话题,便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

「师、师父。为了感谢你的剑,我们其实也准备了礼物……」

「咦?……礼物?」

等莱克儿松手放人,我将手伸进裤袋里。

「有了……就是这个。」

我递过去的,是一只仿蝴蝶的纯白发饰。当初就是看上它兼具耐用性才挑选的,而它也没辜负期待,经历了那样的激战,依然毫发无伤。

「这是……要送我的吗?你们俩一起买的……?」

「阿杰他说啊,师父你的头发好漂亮,没有装饰一下太可惜了!」

「啊、喂!不是说好不可以讲的吗……!」

要是说出去,到时一定又会被这个坏心眼的妖精嘲笑!

我在心中严阵以待……但莱克儿就只是对我投以温柔的微笑。

好吧,是时候赶走害虫了。

男子潜伏于废弃堡垒即将崩塌的屋顶,等待时机。

等待蓝发少女的身体远离。

在所有人放松戒心的那个瞬间。

射线直通杰克•利柏。

男子的弓弦从蓄势待发直到解放,只隔了不到一眨眼的时间。

我会看到,大概只是碰巧。

屋顶上有道人影。

那道人影,手里拿着像是弓的东西。

而且刚好在此刻──往我放箭。

发现的人不只我。

菲儿跟莱克儿,瞬间理解了状况。

从现在起,约零点三秒后。

我将会被箭射中而丧命──

因此──对她们来说,那应该是情急之下的判断。

两人都打算将我推开。

菲儿也好,莱克儿也罢。两人都挺身而出,准备当我的肉盾。

因此──对我来说,这只是再自然不过的判断。

我以扭伤的双手,反过来将两人用力推开。

因为不可以再有我以外的人牺牲──不能再发生这种事了。

化为慢速播放的世界,两人惊愕的表情烙进视网膜。

而逼近的箭头,将会抹除那一切。

因为到时候,我应该会死去。

若再这样下去──

──【离巢透翼】!!

从发现箭矢的那瞬间迄今,正好过了零点三秒。

锐利的箭头,命中我的左胸。

……但,同个刹那。

我早已凭一己之力飘浮而起──

一承受箭的冲力,身子便倒向地面,我后背着地后反向一弹,飘然升起。最后,我就像气球一样滞留于半空,以缓慢的速度纵向自转。

从箭头传来的推力,全都化解掉了。

我的左胸上,连一点伤痕也没有。

「阿杰!!」「杰克!!」

看着仓皇赶来的两人,我重新着地,向她们报平安。

接着,我对莱克儿投以笑容。

「刚刚的反应够快了吧?」

我反射性地发动精灵术的最快纪录是零点五秒。而刚刚大约是零点三秒──等于是把纪录刷新了零点二秒。

莱克儿露出放心的微笑,并说:

「距离理想,还有段差距。」

「要求真高啊……」

看来我该学的东西还多得是……

「师父~!你看那个人!」

菲儿直指箭矢飞来的方向。

放暗箭的凶手逃走了吗?我看八成是盗贼团的家伙吧。他肯定是为了帮头目报一箭之仇。像他们那种参加残酷的派对,还有办法高歌欢笑的家伙,一个都不能够放过──

我边想边切换至备战状态,顺着菲儿的指尖望去──接着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男子的嘴,张大到不能再大。

并且试着吞下尖锐的箭头。

我还来不及出声。

紧接着,男子握箭的手深深地──

把箭矢,刺进自己的喉咙深处。

那深度……毫无疑问穿进了延髓。

男子顿时没了力气,从屋顶摔落。

那瘫软的程度,显然是死尸才会有的……

无比诡异又费解的──一桩自杀。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后有好一段时间,我们就只是怔怔地看着男子的那具尸体──

──甚至连躺在血泊里的维姬早已消失,都浑然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