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一卷 绝迹虚穴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49:17

「啧……该死的臭小鬼,像鼠辈一样钻来钻去……」

搞到现在,我的耐性也差不多要磨光了。

像我这样的人──盗贼团『绯红之猫』的头目『染血女豹』维姬大人,为何非得要被那些小鬼搞得这么焦头烂额?

小孩若只是有些捣蛋,倒也还有几分讨喜。但那也要以我还能够乐在其中为前提。

大抢特抢、大捞一笔、大玩一票──这就是盗贼基本的生活方式,但要是玩到影响收入,那可就本末倒置了。我好歹也是个认真勤奋的盗贼,就算要享乐,也仅止于大口喝酒罢了。

跟『她』的交易约在明天早上。在那之前我得把小鬼们抓回来,准备好要交出去的商品……看来今晚得熬夜了。

真是让人心浮气躁……啊啊,真教人愈想愈不爽。要是不找个村庄砸烂,实在难以消除这股压力。也或者──喔喔对了,我想到一个好点子。

之前听说过,这一带有个英俊的小王子,正好跟这群臭小鬼同年纪,生来就聪明伶俐,算是大家所谓的神童。听说到了后年,那人就要进王立精灵术学院上学了。

这履历真是光听都让人觉得可恨。天才光是存在都让人看不顺眼──既然生来坐拥天分,不吃点苦头根本不公平吧?

因此我决定了。下个猎物就是那小子。

我要逮到他,好好玩弄他一番,索讨一大笔赎金,再把他卖了。

贵族们绝望的表情彷佛就在眼前……啊啊,光是想像那画面,我就能够干上一整桶的酒。

……差点都忘了。我得先搞定眼前的工作才行。

那个贵族小鬼究竟是何方神圣……?他看起来不太寻常,显然受过什么训练。我那群肌肉发达的小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吧。

之前接『公会』的委托要把他逮过去时,本来还没想太多──不过现下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啊啊,真讨厌啊。对不清楚的事别随便插手──这样才能活得长久啊。

「……嗯?」

我竖耳倾听。否则『那小子』声音实在太小了。

「喔喔……好好好。你们人就在那儿吧?」

我照着情报开始移动。

结果,远方果真看见十多个小孩……就是他们没错。

「混到现在也该还债了,小鬼们。」

只要继续追赶,就能把他们逼进死胡同。

那个小鬼似乎拥有消除重量的精灵术,但总不可能有办法让整群小鬼头都飘起来,否则他们早该那样做了。

何况同样的把戏,我可不会中招两次。

若他还想再飞走,到时我就用【绝迹虚穴】将他击落。

我舔了舔干燥的唇,在走廊上前进。

一出到中庭,那小鬼果然在那里等着,瞪着我的眼神依然是一副嚣张样。

在他身旁的,是一起被抓来的那个丫头。而她也一样,不带迷惘的眼神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小孩。

但──我环视四周,向小鬼问了:

「喂,小鬼。」

「干嘛?老太婆。」

「其他小鬼上哪去了?」

这里就只有那两人。

记得刚刚看到他们的时候,逃跑的小鬼全都在,而且所有人都逃进这里头……他们究竟消失到哪里去了?

臭小鬼看着眉头深锁的我,露出令人恼火的笑脸。

「我也不晓得──大概都瞬间移动走了吧?」

……这小子在打什么算盘?

虽然不晓得这个小毛头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想法──

我手伸进怀里,掏出一把小刀。

看了这把刀,臭小鬼的眉头微微起了反应。

「哈哈!我就知道!你的精灵术只能对接触到自己的东西施放!所以只要像这样使用武器,你就没办法在被攻击的瞬间让对手飘起了!就算使用你的拿手绝活,顶多也只有武器会飞上天!」

那术哪怕只是稍微碰到,人都会飘到空中无法施力,实在相当棘手。不过这下子,就等于封住了他的术。

接下来,就只要提防他那短短的两只手就行了。

你可别怨我啊──身为专业人士,就算对上小孩也不会掉以轻心。

「……既然这样,大不了我也跟着用武器就是了。」

说完,臭小鬼从背后掏出一把剑。看来应该是他从哪个仓库里捡来的。

只见臭小鬼双手握柄,迎面摆出架式的模样还真有几分样子。看来他不是外行人。成人用的剑对小鬼来说应该重到拿不动,不过他有精灵术,重量什么的也就无关紧要了是吗?

像这种未来注定飞黄腾达的小鬼──

真是愈看愈教人不爽。

──那么当然要把他的人生彻底摧毁,让他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去死吧……!!」

我当场刺出小刀。

──【绝迹虚穴】。

透过凭空开启的洞穴,一刀刺进臭小鬼的腹部。这无关什么距离;这无关什么速度。不管对手人在哪里,我的攻击就是能碰得到他!

看来游戏玩得太过火了。把他弄残了虽然有点可惜,但给这种臭小鬼一点颜色瞧瞧,也算是大人应尽的义务啊……!

我不疑有他。

认为臭小鬼将会在下一秒,捧着腹部原地倒下。

然而,现实却事与愿违。

「……啊,……啊啊……!?」

在我刺出小刀的下个刹那──臭小鬼的身影一飘,消失了。

不,不对!我视野的一角还是勉强捕捉到了!像是蝇虫般飞来飞去的黑影……!但那身影以蝇虫来说也未免太大了。那是人影。人影竟然在我的四周弹来弹去。

好快。

而且,好犀利。

那是完全无视物理法则,反射夹角小得匪夷所思的随机反弹。连赌场里动过手脚的轮盘,里面小球的动作也比这自然多了。

看来这是消除重量的精灵术另一种应用吗?原来如此,这小子还真是勤学不倦啊──!!

臭小鬼由正上方劈落的剑,被我的小刀架了下来。

好重。这小子竟然在斩击的瞬间,恢复了剑的重量。

但是,还是太轻了!

臭小鬼表情微皱,腾出距离后,再次施展高速机动。

关于精灵术的控制,他确实是天才级──只限于精灵术。

但他终究只是个小鬼──臂力跟体重都还差得远。这小子若是成人,凭现在的我应该也扛不下刚刚那一击吧。

肉搏战这种事,基本上重量就等于强度。

两样东西正面冲突,一定是重的那一方会赢。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

小鬼刚刚的战法,里头就活用了这一点。

但也因此,现在的他正值发育──体重与臂力都不如人,战法也等于尚未完成……!

好吧,染血女豹维姬!接下来好好看个仔细。这小子动起来确实又快又犀利,但终究只是外强中干,只是轨道扑朔迷离,速度却跟野狗没有两样。快回想起来,我可是不只一次,差点成为野狗的晚餐!也不只一次反杀它们当晚餐吃了……!

我看准小鬼那飘忽的动态,并以斩击给予回击。幸亏他的杀气是如此单纯。每当架剑的瞬间,颈子就传来刺辣的预感!

不知第几度的交手,我看着臭小鬼的双眼并笑了。

「怎么了?老是使用同样的套路,还真是悠哉啊……难不成,你是在等待什么吗?」

臭小鬼跳开,与我保持距离。

这次他不再切换至高速机动,而是维持举剑架式,小心翼翼地量测距离。

「哈嗯?想拖延时间是吗?但你以为一旦被我盯上,其他小鬼还逃得了吗?」

「说不定可以。」

「没用的,别白费力气了。聪明如你总不可能还没发现吧?不论你们身在何处,我都有办法知道。要是再配上【绝迹虚穴】,就算跟我保持再远的距离,也是白忙一场。」

「也许吧。但是──」

臭小鬼咧开嘴,露出自以为是的笑。

「──前提是你那【绝迹虚穴】还是什么的玩意现在还能用的话。」

……什、么……?

「不然你就试试看嘛。找出其他孩子的所在位置,瞬间移动过去逮住他们。当然到时我会全力阻止你,不过你总有尝试的自由,对吧?」

……这小子,该不会……

难不成他……看破了我的秘密……!!

「喂……喂!」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理由再藏招了。

我朝向身后的──『那小子』躲藏的地点喊道。

「快告诉我!那群小鬼现在在哪里!?」

没有回应。

「……喂,怎么了?死到哪里去了……!?」

没有回应。

「喂……!喂!!」

某种东西瓦解的感觉传来。

支撑我至今的立足点──像是被蛀朽的房屋那样瓦解。

「快点!立刻给我滚出来!班尼────!!」

「真是被你唬住了。」

狼狈失措地喊着班尼──面对喊着内奸名字的维姬,我举剑相向并如此说道……接下来就让我们尽情聊个够,好好争取额外时间吧!

「班尼瞬间移动到拷问台上,以及你突然现身在确认过没有敌人的走廊上。都是这两件事,害我误信你真的有『能够瞬间移动到任何地方的能力』。」

但是──我接着说:

「冷静下来一想,这明明就很可疑──这两件事发生的当下,我们都没有真正亲眼看到活生生的人类瞬间移动。」

班尼那时人倒在草丛里。

被超前那时,我们是派老鼠探路。

不管哪一次,我们都没有目击到维姬利用【绝迹虚穴】消失或现身的那个瞬间。

「最重要的是,你明明晓得我们躲在库房里,却还被我们堆起的杂物挡下──『染血女豹』维姬头目啊,麻烦你回答我,那时你干嘛不直接用【绝迹虚穴】进入库房里?」

「…………呜……!!」

「答不出来吧?这也难怪了,因为你根本没办法将人瞬间移动!!」

【绝迹虚穴】在空间里开启的虫洞大小,据说和术者的实力成正比。维姬能够开启的虫洞,恐怕只有拳头能够通过的大小。要让一个人通过──是怎样都不可能的事情。

「你……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

带着比任何物证都更铁证如山的扭曲表情,维姬狠狠瞋着我并接着说:

「没办法将人瞬间移动?那当着你的面把人送上拷问台呢?我在走廊上现身那时呢!?要是不用【绝迹虚穴】,怎么可能有办法──」

「那只是你的把戏。」

「啥?」

「想不到名震四方的『绯红之猫』头目,竟然会玩这种骗小孩的把戏啊……好吧,虽然我也一时被唬住了,看来我也还只是个孩子吧。」

「喔~阿杰真的好厉害喔~!」

菲儿用与场面格格不入的开朗声说道:

「像我就完全没发现!班尼被瞬间移动前跟瞬间移动后,惯用的手竟然会不一样……」

……没错,就是因为那件事,让我想到这种可能性。

被维姬瞬间移动前的班尼,用右手捡石头扔她。

但在那之后,他帮忙搀扶伤者时,用的却是左手臂。

而最关键的是,之前躲维姬时,我伸手要拉他,而他情急之下伸出的手一样是左手。

也就是说,经历了瞬间移动后,班尼的惯用手也变了。

「什……惯、惯用手!?那种事情,明明就想怎么解释都说得通吧!!」

维姬说得口沫横飞,像是努力地想要掩饰些什么。

「说不定他只是刚好用了另一只手!也可能他其实是个双撇子!光凭这点……!」

「我凭的当然不只这点──还有其他证据让我得以看穿,在这个盗贼团里,属于你跟班尼之间的秘密。」

「…………!!」

面对面色紧绷的维姬,我伸手指向自己左胸。

「刚刚在库房内躲你的时候啊,我被班尼正面抱住。他那时好像紧张得不得了,怦通怦通的心跳直接传到我身上──我的心脏上。」

「……啥……?」

「你没听懂吗?直接传到我的心脏,也就是左胸──传来了从正面抱到我身上的班尼的心跳。这样岂不是不正常吗?」

因为──我指着左胸的手指挪往右胸。

「心脏这东西是长在左胸里的。跟班尼面对面的我照理来说,应该是用没有心脏的右胸感受到他的心跳才合理。」

「…………!?」

维姬的两眼因惊愕而圆睁……原来如此,看来连她自己都不晓得吗?

「──这叫做『脏器逆位』。」

我告诉她用来描述这种异状的专有名词。

「有些人生下来,体内的东西就像是照镜子一样,和一般人左右相反。班尼就是这种心脏是长在右胸里的体质──而另一方面,瞬间移动前的班尼心脏则是长在左胸里。在前往『赌场』的路上,我看过他捂着左胸心房的模样。」

我记得当时的班尼脸色糟透了。我当时无法判断是因为恐惧还是紧张,但现在终于水落石出了。

那是紧张。

面对即将上演的一场『大戏』,他为了克制紧张,才会用手捂着心脏!

「也许有人会偶然使用不习惯的那只手。也许有人是双撇子。但是维姬我问你──有人会碰巧在那时心脏换位吗?或者右胸跟左胸两边都有心脏?」

「……咕……呜呜呜……!!」

「不会吧?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除非他被掉包成其他人!」

我毫不客气地拆穿女盗贼那肤浅的花招。

「『镜像双胞胎』──双胞胎里有些孩子,身体就像是照镜子一样左右对称。一个是右撇子,一个是左撇子。而有些时候,甚至连体内脏器都完美对称──」

双胞胎。

极其相似,却是不同的两人。

「之前班尼被你推开,整个人摔进草丛里,你再抓准这时机,让钻进拷问台上收纳空间的双胞胎掉下来。如此一来,就可以营造出班尼瞬间移动的假象──你的机关就只有这样,再单纯不过了。」

一如字面,骗小孩的把戏……虽然维姬她欺骗的对象,可不只小孩就是了。

「……这怎么可能……!!」

龇牙咧嘴的维姬狠瞋着我。

「我抄的明明是在圣黎共和国偶然看到的冷门把戏……!为什么会被你这种小鬼……!!」

……喔喔,我懂了。原来在这世界里,魔术(Magic)是如此冷门的东西吗?

利用双胞胎演出瞬间移动,明明是老掉牙的错觉戏法,为什么底下的盗贼会看不出来──原来在这个有精灵存在的世界里,让人体出现或消失,根本没什么看头可言……

「……顺便再说一句。你能锁定我们的位置,靠的也是班尼跟他的兄弟吧?毕竟那个班尼在掉包之后,也还记得掉包前我和他的对话。」

──你们真的……就好像正义的伙伴一样……

为了救其他孩子而返回的那时,班尼他这样说过。我们自称『正义的伙伴』时,面对的明明是另一个班尼。

「他们明明没机会串口供──却好像两人都经历过相同的对话。」

我知道有些精灵术能够办到。

某种,能够充当通讯手段的精灵术。

「精灵〈纳贝流士〉的【文殊三矢】──能与他人精神互通的精灵术。他们大概就是透过那术,传递我们的所在位置。」

「……啧……!」

「这样一来事情就简单了。既然两人精神互通,只要说服其中一边,另一边也会跟着被说动──在你身边负责当线人的班尼,应该早就已经逃出去了。」

维姬咬牙切齿地挥舞小刀。

抱持高度警戒的我一个后跳步,躲过穿越空间而来的刀刃。

「该死的臭小鬼……!!就算少了一两个线人又怎么样!!既然有十几个小鬼成群结队,不用这种小手段,我一样能找到他们……!!」

「是啊。这座堡垒地形复杂,就算找得到路,也要花很长的时间移动。以大人的速度,也许真的能在他们逃出去之前追上。」

「要是知道了,就趁早死心──」

「──但这是走一般通道的情况。」

维姬咽下了原本要说出口的话。

「──小子……你竟然连那都知道……!!」

「若你根本没办法用【绝迹虚穴】瞬间移动,那又是怎么出现在我们确认过安全的走廊上?答案只剩一个──『你是走我们没注意到的暗门前来的』。」

我紧盯着维姬的一举一动并接着说:

「躲在库房的那时,我就感到有哪里不对劲。那里头跟地图标示的比起来小上许多。」

当时还以为只是因为里头堆满杂物。不过显然我的直觉捕捉到了真相。

「我想不管走进什么房间,十之八九都会有相同的突兀感,因为房间确实比地图上画的要来得小──不对,应该说,地图上画的房间比实际要来得大。」

地图以正确比例尺画出,但实际的房间却更小。

这样一来,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座堡垒里,房间跟房间之间存在异常大量的弃置空间,多到不像是扩建时留下来的。而且那些空间在地图上完全没有标示。要是知道这些事,很难让人不有所想像吧?──这座堡垒里头,会不会有许多四通八达的密道?」

密道──隐藏不为人知的通道。

那说起来,也就是人工的【绝迹虚穴】。

「在这错综复杂的堡垒里,要是能走隐藏的捷径,在他人眼里看起来就像瞬间移动一样。如今回想起来还真不自然──这座堡垒对你们的人数而言实在太大了,根本不是个适合的基地。但你还是选这里当基地,而我猜那是为了利用密道,好对部下吹唬自己身为精灵术师的实力吧?你在『赌场』演出那种骗小孩的把戏,也是为了凝聚部下对自己的向心力吧?」

为了带领盗贼团那群莽汉,令人鼻酸的伎俩。

借由这种方式,把自己包装成精灵术的高手。

之所以会自己把『染血女豹』这种别名挂在嘴边,肯定也是基于相同的理由。

「你瞒着自己的部下,不敢告诉他们其实自己根本不会瞬间移动,不敢告诉他们密道的存在。既然如此,接下来的推论也就很合理了──只要反过来利用密道,就能不被任何人发现,安全地离开这个地方。」

想法一成形,接下来就容易了。

首先,我让菲儿动员大量的老鼠,沿着之前碰上危机的走廊调查。果不其然,它们找到了密道的入口。

接下来,让老鼠们探勘密道的整体路线,完成后,再请内奸班尼的兄弟帮忙引来维姬。只要将她引出,接下来我只要争取时间,让孩子们走密道逃走就行了。

另外,我已经事先破坏掉了密道的几个要冲,到时就算维姬逃走,也没办法轻易追上他们。

「要是你肯告诉部下密道的事,现在应该早就逮到他们了。这都要怪你自己爱耍花招、打肿脸充胖子啊,『染血女豹』。」

「…………错了吗?」

像是将怨忿化为实体,维姬发出呢喃。

「把自己包装得很厉害,这样子错了吗!!像你这种天赋异禀的家伙,根本没办法理解吧!!我从过去到现在吃过多少──」

「我没说你错,而且我也对你的过去没兴趣。」

剑尖依旧纹风不动,我接着说:

「你有什么苦衷、过去发生过什么事、抱着怎样的自卑感,全都不干我的事。但你从以前到现在杀了多少人?砍了多少孩子的手脚?要有什么天大的苦衷,这些行径才能得到谅解?答案是不可能。这种天理不容的事不可能得到原谅。」

我太熟悉了。

那种美其名说是为了情、为了爱,一而再、再而三地动手杀人的家伙。

我绝不原谅她。

绝不原谅跟她一样的人。

「维姬。你以『染血女豹』自居,不把人当人看,把小孩当货物对待,甚至还正当化自己的行为,是个无可救药的垃圾毒瘤────」

「────我衷心祈祷,你无法得到转生的机会。」

维姬的额头,爆出粗大的青筋。

嘴唇震颤、肩膀震颤、双手震颤、小刀震颤──

「──去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这般咆哮,小刀的刃尖刺了过来。

穿过虫洞,跨越空间袭来的刺击。要是挨了那一下,像我这样的小孩大概会当场丧命──但前提是她刺得中的话。

那杀气太过明显。

只想着要杀死人,没考虑如何命中,出手就像没有基础的外行人。

她瞄准的是心脏。目的一目瞭然。因此我以手里的剑,轻松地将它架开。

她愈是卯足全力,反作用力也愈强。维姬手里的小刀被打掉,落到一旁的地面上。

「……看来已经不必再拖延时间了。」

班尼他们差不多离开堡垒了。

也接近莱克儿前来救援的时候了。

我于是朝手无寸铁的维姬逼近。

关于挥剑砍人这档事,如今我早就不再犹豫。

毕竟我可是杀过自己的亲人。

杀死过唯一的妹妹两次。

那么不必多言,面对这种毫无同情余地的毒瘤──又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去你的……!!」

维姬的面容不对称地扭曲,狠狠瞪着我。

她的手上已经没有武器,挡不住我的剑。

去死吧。消失吧。

为了世上其他人,为了别再诞生出更多的我──!!

「────受死吧,臭小鬼。」

恢复重量劈落的剑,传回强烈的冲击。

……攻击被接住了……?

不对──是被弹开?

失去重心的我勉强蹬向地面,和维姬保持距离。

我再次确认女盗贼的模样──她身上竟然看不到任何伤口。

和先前不同的,就只有唯一一处。

拳头。

紧握的手指上,套着某样反射着银光的东西……!

──手指虎……!?

难不成就是那东西把剑击弹开的吗……!?这怎么可能。就算我的臂力只有小孩程度,长剑的重量也没道理被拳头弹开才是……!

「…………真想不到,我竟然会有对小鬼用上它的一天…………」

维姬缓缓将套上手指虎的拳头举到胸前,摆出架式。

「真是丢人啊……对一个小鬼拼命成这样……耻辱──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一见维姬摆出挥拳的预备动作,我也立刻施展《右翼之形•玄鸟》切换至高速机动模式。

这样一来,她就没办法锁定──────

「──────好………………!?!?」

啪喀啪喀啪喀。

某种令人发毛的声音响起。

好痛。我寻找来源。好痛。寻找痛处。好痛、好痛、好痛──!!

是肋骨。

那是,肋骨传来的碾轧声。

「──呃喝……」

连我自己都没听过的悚然嘶声,从咽喉深处自然泄出。紧接着,明明没动用【离巢透翼】,我的脚却……离开了地面。

我在坚硬的地面弹跳,全身撞向墙壁──手也好,脚也好,一切都失去力量……就这样软趴趴地,原地倒了下去……

「阿杰!!」

在朦胧的视野里,看见菲儿想要奔向我,我设法举起手制止她。

力量……手臂完全使不上力……最近这些日子苦练出的肌肉,彷佛突然被抽光似的。

但我还是硬撑起身子,然而就在刚起身的瞬间──

「呜、喀啊啊啊啊……!」

血块从嘴里溢出,啪喳啪喳地喷了满地。

好……痛苦……甚至……无法、顺利地……呼吸……我的……内脏……被打伤、了吗……?…………或者说…………

…………我要、死了吗…………?

「看你刚刚挺得意的,讲起话来口无遮拦啊。啊啊?」

女盗贼用一反先前的锐利视线,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在地上的我。

「现实照着你的计画顺利进行很爽是吗?把大人愚弄嘲笑了一轮,有好好享受那股优越感吗?你以为你赢得了吗?以为你已经赢了吗?因为对手比自己弱,就把人看扁了吗?你给我听清楚了──这就是所谓的『自大』。」

不从原地移动半步。

绝不轻易放弃对自己有利的间距。

女盗贼『染血女豹』维姬如此宣告。

「以一个小鬼来说,你的确有两下子。也许你就是所谓的天才吧。但是呢,你忘了最基本的事了喔?──我好歹也在这个粪坑般的世界里,比你多活了二十年!!」

听了她这句话……我才终于修正了自己的错误。

转生者拥有优势。光是能继承前世记忆就比人强上一截……但这只是相较于其他小孩……而那些诞生得比我早,活得比我久的大人……绝不是我赢得过的。

短短七年能学到什么?在小孩的小世界里能体悟什么?……是啊,我其实根本什么也不懂。

除了心智方面比较老成……我在这个世界里到头来──就只是个七岁的小鬼,其他什么也不是。

十岁人称神童。十五岁人称才子。二十岁后平凡无奇。

若真是这样。

……我就只是个,披着神童外皮的凡人罢了。

「站起来,臭小鬼。第二回合开打了──接着就来教教你大人的恐怖。」

我撑着摇摇晃晃的双腿起身──嘴角微微扬起。

……啊啊,多谢你的指教,让我这下终于想起来了。

我沉溺在与生俱来的天分里,坐拥转生带来的优势,活得太过顺利而心生自大──眼看就要连累身边的人,害他们因我受伤。

幸好有你的拳头,将这样的我打醒。

这股痛楚是一堂课。这份苦难是我的导师。再多教我一点。再让我多尝些苦头。让我今后不再埋怨自己的无力,不再有见死不救的借口──

──成为我人生的踏脚石吧,『染血女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