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一卷 我们是盗贼,平凡的邪恶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48:45

「出来。」

盗贼『绯红之猫』的女头目维姬,没多久便再次现身。

「头目本人亲迎吗?还真是VIP级的待遇啊。虽然以套房来说,这鬼地方实在有点穷酸就是了。」

「不错嘛。你就趁现在好好耍嘴皮子吧,因为你这辈子也只剩这最后一次机会了。」

我试着出言挑衅,但她这次没再使用术。

……这下可棘手了。要是只有那个小喽啰,也许还有机会直接撂倒他并逃走。

我、菲儿、班尼被带出牢房外。

留在铁栏杆里头的小孩,满脸不安地目送我们离去。我小心不让盗贼他们发现,对孩子们轻轻地点了个头。

接着由维姬带头、男跟班殿后。我们被夹在中间,沿着石廊被带往他处。

我跟菲儿要逃是轻而易举。但,若还要再带十多个小孩,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因此首先,我们得先掌握对手的战力、地理资讯,精确瞭解身处的状况。

我回想莱克儿指导过的一切,同时继续前进,接着我发现墙上贴了张纸。

……果然跟情报所说的一样。虽然时间不多,我仍从孩子们的身上──那些离开牢房去过『赌场』的孩子们口中,打听到某样东西的存在。

地图。

大概是太旧了,墨水有些淡去,不过倒也不至于无法判读。我稍微瞥了眼,尽可能将它记忆下来。

接着,我摊开存进脑海里的地图仔细评估。

这里是……堡垒吗?看起来应该是个荒废已久的堡垒。

里头就像迷宫,看起来错综复杂。看来这里应该加盖过好几次,证据就是到处都有弃置空间,有些完全封死无法进出,但也有许多小型中庭尺寸的场所。哼嗯……

我们就在这错综复杂的废弃堡垒里,走了大约五分钟。

不知道是恐惧还是紧张的影响,班尼的脸色随时间经过益发恶化,手还使劲地掐着左胸,像是要镇住心脏的跳动。

从地底上到一楼,穿越好几个地图上也有看到、宛如中庭的弃置空间,我们才终于抵达看似目的地的地方。

这里是个开阔的中庭,看来在过去应该是个训练场,宽敞程度大概能让人在此打网球。

遍地的杂草上,一群莽汉围成大圈子席地而坐。他们人人手里都拿着酒,吵吵嚷嚷地闹得好不尽兴。

这里就是『赌场』……?这个不要说屋顶,甚至连桌子都没有的中庭?

「小子们!!『轮盘』到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维姬扯嗓一喊,男子们也以震耳欲聋的咆哮回应。

这非比寻常的热潮是怎样……

我们被带进盗贼围成的大圈子正中央。

在那儿,有张像是床的东西。带有木制顶篷的木床──不,不对。

……这东西才不是床。床绝不会带有那些东西。

那些──专门用来固定人类手足的金属制轮圈。

这是,拷问台。

「来吧!正式开始前先来场预演!今晚的幸运儿是哪个家伙!?」

「是我!!」

一名男子从圈子里起身,来到拷问台的一旁。

而拷问台上,早已经躺着一头野猪。

它的四只脚都被绑住,发出「齁齁」的鼻息声──就像一块俎上肉。

「嘿,幸运儿!先报上名来!!」

「我叫艾普!!」

「OK,艾普!让大家见识你的男子气概!喂,把眼带拿来!!」

维姬将拷问台看似顶篷部分的盖子打开,从里头拿出一把柴刀。原来那根本不是顶篷,而是个收纳空间。自称艾普的男子收下柴刀,其他男子则是拿了条手巾蒙住男子的双眼……看起来就像准备玩劈西瓜游戏一样。

「小子们!规则大家都清楚吧!!」

维姬对着盗贼扯嗓:

「这种状态下劈出柴刀,砍下的究竟会是哪个部位!?谁能猜中,谁就能赚大钱!照赔率赢得彩金!!」

盗贼们发出欢呼。

「赌金扣掉彩金之后,艾普,剩下那些就归你了!要是没人猜中,你就能独占全部!一夜致富!但要是杀死『轮盘』就犯规了!如果把商品弄坏,你就得用身体来还!……好吧,你要是有便秘的烦恼,这样或许也不错喔!?」

嘎哈哈哈哈哈哈!!──盗贼们发出低俗的笑声。

这群家伙……是认真的吗……?

他们竟然打算用活生生的人类……玩劈西瓜的游戏……!?

「来吧,先开始练习。小子们,还不给我唱起来!!」

──咚!咚!咚!咚!

男子们的脚撼动地面。

「♪我们是盗贼!凶起来连哭泣的孩子都闭嘴!♪」

「♪我们是盗贼!抢起来连哭泣的孩子都带走!♪」

「♪挑手还是挑脚!挑眼珠还是耳朵!?♪」

「──右手!!」

「──是左手!!」

「──砍他的侧腹!!」

「♪大家尽兴随意挑!哪个才能中大奖!♪」

彷佛被歌曲煽动──蒙眼男子的柴刀朝山猪的右前脚劈落。

笛声般的尖声随后刺进耳里。

那道声响彷佛一路穿进脑内,过了好几秒,我才意识到那是山猪的惨叫。

菲儿死死地抓住我的手臂。见她从手到肩膀都在颤抖,我便使劲把她揣了过来,捂住她的耳朵。

……菲儿的【完美辞典】是听取动物之声的精灵术。

因此她是听得见的。听得见山猪悲痛的绝命哀号……

「好啊~~~~!!」「该死~~!!」「竟然是右脚啊啊~!!」

盗贼们看着被斩断的右前脚鲜血直喷,竟然像看赛马那样,发出悲喜参半的吆喝声。

每个人看起来都乐在其中。

看见满地的鲜血,一点都不感到可怜或恐怖。

「这……这样、对吗……?」

「啊啊?」

我强忍着呕吐感低语,维姬则是蹙起眉头。

「你们打算对我们做相同的事情吗……?我们不是商品吗……?你们打算弄坏自己的货物吗……?」

「喔喔,原来如此。你的意见很有道理呢?」

维姬不知是为了什么感到可笑,看着我咧开嘴角。

「那么我告诉你一件事吧,臭小鬼。不管是干哪一行,客人总是会有自己的偏好。有的客人只对完美无瑕的女孩兴奋,也有些非得砍掉一两只手脚,否则根本提不起兴致──那么接下来考考你。你觉得会跟我们这种野蛮盗贼买货的,是前者还是后者?」

「…………!!」

「你觉得呢?像干我们这行的,怎么可能让商品完好无缺!嗯,只要努力点还是能办到吧?但这不是客人要的,我们也没办法嘛。所以我们本着企业的努力累积口碑,为了应客人需求提供适合的商品,才这样精进自己──只是也顺便砍砍人,排解一下压力而已啦?这就是所谓的『好者能精』吧,哈~哈哈哈……!!」

……这算,哪门子企业的努力……

她想表达的是,自己就跟一般商人没有两样?想表达自己并没有偏离正道,只是社会里随处可见的存在,不必在乎他人眼光?

少胡说八道了。

像你们这些家伙,再怎样都别想正当化自己的所作所为。

──你们休想,得到赦免。

「那么,接下来该正式开始了。」

瘫软的山猪被搬下拷问台。

──这都是为了迎接新的牺牲品。

「首先从谁开始?」

我、菲儿、班尼──维姬以挑选的视线,轮流看着我们三人。

最后,视线落在某人身上。

「……好,决定了。就是你。」

「咦!」

班尼的身体僵直。

维姬的指头直直伸到他的面前。

「臭屁的小鬼头得留在最后当主菜。首先就从点缀的小菜开始上吧。」

周遭的盗贼发出欢呼。

那些全都是希望班尼饱受折磨的声音。

声浪的压迫从全方位涌来,堵住了他的退路……

「……我……不要……!」

班尼的脚一步步后退。

「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啊!!」

他之所以没掉头逃走,想必是因为他连背向他人都觉得没安全感。

维姬的视线就彷佛见到汉堡排的孩子,让班尼害怕得不得了,甚至不敢以背部承受那视线。

而我也跟他一样。

我的视线甚至不敢离开她。

否则一旦让她离开视野,接下来不晓得会碰上什么事──

维姬慢条斯理地步步逼近后退的班尼,看起来犹如拦截排列成行蚂蚁的恶作剧孩童。

「(阿杰,你不救他吗……?)」

「(状况太不利了。这么多的对手我们应付不来……)」

周遭集结的盗贼少说有三十人。

若只有我一个人也就罢了,但若还要守护菲儿跟班尼……

「(我刚刚已经透过地图确认过这个废弃堡垒的构造。若只是逃跑的话……)」

但,那也一样需要机会。以我们的年纪而言,能使出的精灵术虽然强大,但也没有厉害到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击退这群坏蛋。

我的视线朝四周一扫。

有没有什么,能制造出机会的东西……!

「呜……别过来……别过来……!」

被逼急的班尼,开始用右手捡起石头扔人。

但维姬丝毫不以为意,朝班尼伸出手。

「来吧──我来给予你存在价值。」

咚──的一声,维姬的手轻轻推开班尼。

失去平衡的班尼,随即消失在他背后的草丛里。

──喀咚!

接着,不知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于是我跟着猛地扭头看去。

「……什……」

那是,拷问台。

不知何时,班尼已经整个人被扔到了拷问台上。

只见班尼还在痛苦地呻吟,一旁的盗贼已经三两下将他手脚固定住。

刚刚那招,难不成是……!?

班尼被推开的地点跟拷问台之间,少说也有六~七公尺远的距离。

竟然在一瞬之间移动了这样的距离……!!

能够实现这种现象的精灵术,就我所知,只有唯一一种!

「精灵〈巴钦〉……【绝迹虚穴】……!!」

能让两地之间的移动时间化为零,甚至无视居中障碍物的力量。

也就是,瞬间移动的精灵术……!!

「出现了!是大姊头的【绝迹虚穴】!!」

「我们的头目!『染血女豹』的最强精灵术!!」

四周的盗贼发出狂热的叫嚣。

我的确听说过那个女头目身为精灵术师同样是一流的。

就算如此,这样的事实也未免太教人意外。

──【绝迹虚穴】。

就算翻遍聚集了王国精灵术师幼雏的王立精灵术学院,大概也只有一两人拥有如此罕见的术。

而且,【绝迹虚穴】能够挪移的物体大小,据说与术者的实力成正比。若是能够移动一个人,那个人的实力就是专业等级……!而这样的力量好死不死,竟然由盗贼持有……!

「救……救命……!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班尼在拷问台上死命挣扎。

但此举只是把手脚的拘束器摇得喀喳作响……一点作用也没有。

「(阿杰!)」

「(我知道!!)」

就是为了这种时候。

就是为了别再看到眼前有人受苦,我才会一路追求实力至今。

就是为了别让自己,再次尝到无力感所带来的悔恨──!!

有什么方法……

不管什么都好。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制造出足够让我们脱逃的空档……!!

「────啊。」

就是那个!!

「那么这次玩真的了!唱起歌啊,你们这群小子!!」

──咚!咚!咚!咚!

「♪我们是盗贼!凶起来连哭泣的孩子都闭嘴!♪」

「♪我们是盗贼!抢起来连哭泣的孩子都带走!♪」

「♪挑手还是挑脚!挑眼珠还是耳朵!?♪」

「──大腿!!」

「──眼珠!!」

「──右耳!!」

「♪大家尽兴随意挑!哪个才能中大奖!♪」

蒙眼男子的柴刀,往班尼身上挥落──

──的前一刹那。

「噗唧~~~~~~~~~~~~!!」

山猪发出吼叫,一头撞上男子的腰部。

失去右前脚的山猪,用仅存的三只脚──且任由鲜血在地面流淌──冲撞上去。

对,它正是刚才在预演时使用的那头山猪。

我发现被扔在地上的山猪还有气息,赶紧要菲儿试着使唤山猪。由于没有喂食团子,成功率只有七成,幸好山猪还是挤出仅剩的余力,为我们动了起来……!

「怎、怎么搞的!?」「那头猪还活着吗!?」

盗贼们如今一阵动摇。

至于拿着柴刀的男子,当然被山猪的冲撞扫倒了。

「菲儿!让它继续冲进四周的人群里!」

「收到~!不好意思,麻烦你再加油一下下吧……!」

三脚山猪冲进盗贼群里大闹。

我跟菲儿则是趁这段期间,赶往绑着班尼的拷问台旁。

「你……你们……!?」

班尼用诧异的表情看着我们。

我试着晃了晃绑住手脚的拘束器,但看这牢固的样子应该是拆不开。

「没办法,只好整个拷问台一起搬走!菲儿,抓稳了!」

「嗯!」

「────你们这群小鬼~~~~~~~~~~~~~!!」

维姬一脸暴怒地冲了上来。

握紧的拳头高高举起。这距离怎么看都不像能打中我们。但唯独这女人,距离对她而言完全不成问题!

我将菲儿夹在腋下,单手抓着班尼躺着的拷问台,使出全力往正上方一跳。

通过【离巢透翼】,让我、菲儿、班尼加上拷问台的体重全部归零,一口气跃升到几十公尺的上空。

群星闪烁的夜空全方位扩展开来。盗贼们如今在遥远的底下──就算用再长的长矛也碰不到我们。

话虽如此,再这样下去,我们只有飞向宇宙,或是回到地面两种选择。

「菲儿!」

「嗯!小鸟过来!」

一只老鹰回应菲儿的呼唤而来,抓住我的肩膀。

我虽然还没完全学会空中跳跃──《左翼之形•信天翁》,但透过这种方法,就能暂时模拟飞行。

「阿杰,接下来呢?要回到其他小孩那里吗?」

「我本来是这么打算,不过先往城镇那里去吧。先让他们以为我们只想逃走,之后才降落到屋顶上,把班尼从拷问台上弄下来之后,我们再回牢房去。」

「收到!」

就在我们飞出森林之际,远方浮现灯火。我们假装飞往那个方向,而底下的盗贼也一如预料,慌慌张张地奔往那个方向。

确认他们都离去后,我们才转往他处,找个不起眼的屋顶降落。

并且在坠落的同时利用这股力道,将绑死班尼的拷问台摔烂。

「谢……谢谢你们……」

「不,要道谢等之后再说吧。我们接下来还得去救其他人,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可能又会被逮回去,虽然很抱歉,但你也得跟着我们一起来。」

「呃、嗯。好吧……」

班尼揉着手腕并点点头。

看着屋顶四散的拷问台碎片,「嗯?」我感到有些讶异。

因为拷问台上方──顶篷状的收纳空间,竟然空荡荡的。我本来还以为里面会有其他刑具或者绷带之类,不过看来就只装了那把柴刀。

「阿杰,你怎么了?」

「……喔喔,抱歉。我们走吧。」

我将视线从拷问台的碎片离开,开始在屋顶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