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一卷 妖精师父不手软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47:14

莱克儿的修行从隔天便已展开。

「加油~」

悠哉地在一旁挥手的,是不知为何跑来观摩的菲儿。此刻的她就坐在训练场一旁的椅子上,优雅地观赏我跟莱克儿师父正面相迎的训练过程。

「躺下去,正面趴着。」

莱克儿以缺乏扬抑顿挫的平淡口吻说完,竖起指头指向脚边的地面。

啥?──当下我只有这个感想,但姑且还是照她所说的做……结果──

「嘿咻。」

「咕喔喔~!」

接着莱克儿竟然毫不犹豫地,一屁股坐到趴着的我背上!

「很、很重……好重……!」

「接下来,伏地挺身预备~」

这人是恶魔吗!是指望一个七岁小孩能有什么肌肉!

对面的菲儿咯咯笑个没停。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要~挂~了~!

「你办得到的。只要肯努力就行。」

我听过这种鼓励!而且说这种话的人多半都毫无依据!

「只要用精灵术消除我的体重就行了。」

…………………………………………这种事你要先讲啊!

我对着背上的屁──咳哼,对着重量集中精神,启动了【离巢透翼】,接着手臂使力,慢慢撑起身体。

「你还没有真正地融会贯通自己的精灵术。」

莱克儿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拨弄起我的发旋。拜托别闹啦。

「精灵术对我们来说,就像是第三对手脚。你在动手动脚时,会特地去思考『我要用手脚了』、『准备要动了』之类的事吗?与其说使用精灵术时要像那样自然,不如说必须做到这种程度,否则剩下的都不用提了。」

「所以你首先才会要我一边使用术,一边伏地挺身吗?」

「答对了。但除此之外,你也太瘦了。」

……好吧,我的确是成天进行精灵术训练,从来不曾健身过。

「伏地挺身,先来个二十下。」

「二十下啊……」

「──一共做五套。」

「鬼!恶魔!恶女妖精!──好痛!?」

「是•师•父。」

「……师父。」

惨了。这个爆乳妖精竟然这么斯巴达。

不得已,我只好开始做起伏地挺身。

「一~二~──」

唔喔喔……这比想像中还要累人……!虽然有部分是因为我不常做伏地挺身,但同时使用精灵术所带来的负担……!得要有两个脑子才负荷得了吧……!

为了逃避现实,我把视线转向前方,发现菲儿就蹲在我面前。我想提醒她春光外泄了,却连这点余力也没有。她小小的脸蛋随着我的动作一起上、下、上、下,然后看向坐在我身上的莱克儿……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也要骑~!!」

紧接着,菲儿的身影从视野里消失,新的重量又压到背上!

「咚~!」

「咕恶恶~!!」

突增的重量让人应对不及,把我压扁在地。

「杰克,怎么停下来了?」

「停下来了喔~!」

「你们……你们两个……!」

可恶,我们走着瞧……!

「……吁……吁……吁……」

「快点跑快点跑~」

不用你说我也会跑啦。

各种健身课程(with秤砣女孩们)一结束,我补充水分稍作休息,接着又被叫去跑步。当然是让莱克儿骑在我的肩膀上。

上气不接下气,侧腹隐隐发疼,让意识也开始朦胧。然而一分心就会导致精灵术中断,到时我只能可怜兮兮地被压扁在地。

为了避免那种状况发生,我只能死命地维持住术,但此举同样极其耗费精力。我明明才跑没多久,已经整个人气喘吁吁。

并且──

「你的速度慢下来了。」

骑在肩上的莱克儿碰碰地敲打我的脑袋。

然后还有──

骑在肩膀上,也意味着我的脸被莱克儿的大腿夹在中间。柔软、细滑又丰满的触感……在我的头上释放强烈的存在感。

真不晓得这是怎么回事。大概是因为重返童稚之身,自从转生来到这里,我明明就对那方面的事毫无兴趣──就连对宅邸里的年轻女仆们,也不曾抱持那种念头,为什么我只会对莱克儿胡思乱想?这就是所谓的性觉醒吗?那种幼稚园的儿童喜欢上幼教老师的现象?

……但是仔细想想,我的精神明明是个健全的大人,对方却将我视为七岁儿童对待,这其实非常不妥吧?

「……唉,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我的身体跟脑袋都已经快要不堪负荷,莱克儿又毫不留情地抛出对话。

「你为什么会……想要增进精灵术的实力?」

「当然是因为……」

在疲惫的我脑子里接连闪逝的,是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和我亲近的人──

在我周遭的人──

被名为妹妹的蛮横破坏殆尽的光景。

「……因为我……受够了!」

缺氧加上维持精灵术,让我的思绪乱成一团。

因此,我道出的尽是毫无矫饰的真心话。

「什么都、做不到,既无力……又无能……什么也守护不了……我不想再、成为那样的人了!」

冷静一想就会觉得,一个七岁小孩在鬼扯什么话。

这怎么也不像一个生在有钱人家、丰衣足食的小孩会说出的台词。

不过莱克儿──轻轻摩挲我的脑袋。

「……这样啊。」

接着,白皙的指头搭到我的脸颊上。

「──既然如此,你就要加快速度才行。」

「好痛痛痛!我的脸!不要掐我的脸!!」

总有一天,我保证、一定,会还以颜色……!!

「阿杰,辛苦了~?」

「吁……呼……吁……呼……」

菲儿不断戳我的脸,但我连拨开她手的力量都没有,只能呈大字型仰躺在地上。

太阳不知不觉间已经高挂天空,再不久就要吃午餐了。

「这下……总该……结束了吧……!」

「还没。还有最后一项。」

「啊啊啊啊啊啊!!」

太过无情的宣告,让我嚎啕大哭。

走到这一步就是要哭!小孩的哭闹可是很管用的!

「不过说是这么说,倒不是肌肉训练。所以你放心吧。」

「你终于愿意……教我精灵术的使用方法了吗……?」

「差不多就是这样。调整好气息后,我们就去森林里。」

「我也要去~!」

之前跑步时没跟来的菲儿一听说要去森林,便兴高采烈地蹦蹦跳跳。真是有够喜欢森林。

于是,等我调匀呼吸,三人便一同进入森林。

莱克儿不知何时调查了周遭地理,毫无犹豫地为我们带路。于是大家偏离有铺修的林道,穿越羊肠小径,抵达陡峭的悬崖顶部。

「哇啊~……这里好高喔~!」

我也像菲儿也一样朝崖下窥探,地面大约在三十公尺之下。

真恐怖啊……原来这座森林里,还有这么危险的场所吗?

「师父,来这里要做的是什么训练──」

我才一转过头。

「咚~」

莱克儿的手,就使劲地将我推了出去。

「咦?」

于是,我的身体掉到悬崖之外。

在我脚下的,当然不是地面──

而是深度下探三十公尺,深邃的虚空。

「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全身被重力捕捉,飘浮感从脚底直窜脑门。

眼前的悬崖以高速朝上方流逝,感觉就像是世界抛下我并飞升。不对啦,我在说什么梦话。是我!我才是正在坠落的人!

我将视线转往正下方,目测到急速接近的地面。

──【离巢透翼】!

大约坠落到山崖的一半时,我轻轻地飘浮了起来。

我倾听了好几秒自己心脏的剧烈鼓动,确认自己还活着──

「──你、想、杀、了、我、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发出不平之鸣,同时飘回原本的悬崖上。

而让徒弟入门第一天就杀人未遂的师父,满不在乎地正色说道:

「大约一半吗……看来还是太慢了。」

「这是差点把徒弟害死的人第一时间该有的感想吗!?」

「刚刚的训练,是为了让你能在紧急情况下使出精灵术。」

她说得若无其事。

「就算能使用的术再怎么厉害,要是在紧急情况下发动不了,那就一点意义也没有。因此我从今天起会突发性地让你陷入不得不使用术的状况,你就透过这样的训练,让自己能尽快应对吧。」

「……意思是说,像刚刚那种事以后还是会不时发生,而且都不会有预告?」

「没错。」

…………这样总有一天会闹出人命啦!

「嘿!」

正当我感到傻眼时,菲儿突然往飘浮的我腿上一抱。

我情急之下应对不及,被那重量往下一扯,就坠落下来并狠狠撞上地面。

咕恶~!──我发出被碾过的青蛙会有的哀号声,菲儿没有理睬我,而是面向莱克儿──

「就像这样吗~?」

「就像这样。」

两人互相竖起拇指。

……不是吧……?今后我得二十四小时严阵以待,整天对她们突发性的恶作剧提心吊胆……?

「你刚刚的应对速度大约一点五秒,有这么长时间,别人要闯到你面前砍下脑袋,轻而易举。」

莱克儿比了个割脖子的手势并说道。

……虽然她刚刚做的事很乱来,但她说的确实有理。

「最终目标是零点二秒。虽然暗杀高手还能比这更快,但要是能只花零点二秒便使出术,就足以应付大部分的状况。你不必真的二十四小时保持警戒,只要设想自己在何种情境下该如何反应,确实地做好意象训练。」

「……知道了。」

「很好。那么,今天就先到这边。」

「喔!?今天的课程结束了吗!?」

「是,结束了──基础课程的部分。」

……呃……

基础……基础是什么意思?人家只有七岁,听不懂啦。

「哈~哈哈哈!!」

父亲在午餐的餐桌上一见到我,便发出开怀的爆笑。

「看来新的教师很照顾你啊,杰克!我可是头一次看到你累成这样的表情!」

「这个人……真的是……有够乱来……」

「是你自己体力不及格。然后我不叫这个人,我叫师父。」

坐在同一桌的莱克儿说完,让父亲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顺带一提,莱克儿面前今天一样放满大量的盘子。刚好坐在隔壁的菲儿不时想要偷她的菜,但每次都被莱克儿的手迅速地阻挡下来。

……她明明只是骑在我身上,为什么吃得比我还多?

「看来我果然没看走眼。面对任何教师总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杰克,才过半天就变成这副模样!」

「上次见到杰克表情这样充满生气,不晓得是几年前的事了呢……」

母亲……要是我这表情看起来叫做充满生气,应该连死人也可以称为充满生气了。

「莱克儿小姐,你究竟是给他做了什么训练?方便让我也听听吗?」

「只是一些基础……例如让他边用术边跑步之类。」

「喔喔!真教人怀念啊……记得我以前也做过类似的训练。所以这果然对杰克也有效吗?」

「毕竟不管是栖木还是其他身分,基础都是很重要的……然后──」

「呜嘎!?」

蒸地瓜突然飞了过来,塞住了我的嘴巴。

「我们也在同步进行……像这种应对突发攻击的训练。杰克,这一击你应该要能轻易地预测到。」

「欧怎闷吱到兹饭时灰背公鸡(※我怎么知道吃饭时会被攻击)!」

「要是哪天仇家真的攻击你,你也打算跟他这样抱怨吗?」

呜……!被她这样一讲,还真是没得反驳。

「哈~哈哈!!你的训练还真是超乎想像地实际啊!莱克儿小姐,你有当教师的经验吗?」

「毕竟我的精灵术……也只有这样的用途了。旅行时为了赚点旅费,我偶尔会在落脚的地点打些那方面的零工。」

「也就是说,你在这方面算经验老到了。玛德琳,真教人期待啊。我们的孩子将来一定大有可为。」

「是啊。有缘遇见这么好的老师,某方面来说也算是种天分了吧。」

好老师吗……好吧,我也不是不能承认这点。

我嚼着塞进嘴里的地瓜,这才注意到菲儿异常安静。

她直直盯着莱克儿。

难不成是在计算时机好偷她的食物吗?本来我是这么想的──

「唉!」

──结果,她主动向莱克儿搭话。

莱克儿转过头,只见菲儿大大的眼瞳晶光闪烁,接着提了个不可置信的要求。

「也教我『精灵术』吧!」

吃过午餐的我、莱克儿与菲儿,重新回到训练场。

「那么,你试试看吧。」

「嗯!」

不过这一次,轮到我在一旁观摩。目前菲儿才是主角。

该说不意外吗?菲儿在看了我跟莱克儿的训练后,似乎也想要参一脚。虽然我很想吐嘈她早就参了好几脚,不过关于菲儿也想拜师的事,由于没有得到其父亲波斯福先生的同意,一开始陷入了僵局。

『可是人家觉得好好玩嘛!』但是面对渐渐赖皮失控的千金小姐,在场没人阻止得了──『那先让我看看你的精灵术吧。』最后就演变成现在这样。

菲儿「嗯~」了一声,并环视四周──

「啊,有了有了~!鸟儿过来这里~!」

只见她对着天空呼唤。

随后,天上飞着的鸟儿,大约有三只笔直往这里滑降。

鸟儿把菲儿的头跟肩膀当成树枝,吱吱喳喳地像是在诉说些什么。

「哼哼……咦~!?真的吗~!?太厉害了~!」

……他们在聊天吗?

在我的眼里看来,菲儿就像是跟鸟儿有说有笑。

「……原来如此……」

看了那副模样,莱克儿恍然大悟地点头。

「精灵〈巴巴托司〉的【完美辞典】……那是让人能跟人类以外的生物对话,令其听命于自己的精灵术……」

「不管鸟儿还是猫咪,或者是小蚂蚁,全都跟我是好朋友喔!」

被肩膀上的鸟儿用嘴啄了啄,「哎唷~好痒喔!」让菲儿发出笑声。这与其说是让鸟「听命于自己」,的确更像和鸟「成为朋友」。

尽管这幅景象温馨逗趣……不过这术要是使用得当,应该会很有用吧?

「哼嗯……」

莱克儿先是若有所思了一阵子──

「菲里妮。」

「叫我菲儿就好了啦~!你会让我当『徒弟』吗!?」

「……菲儿。要不要收你为徒弟,得跟你的父亲讨论过才能决定。」

「咦~!」

「不过先不管那些事──下午杰克的训练课程,你愿意帮我一点忙吗?」

「帮忙?我该做什么好呢?」

「喂……」

莱克儿招手找来菲儿,在她耳边讲起不知什么悄悄话。

这让我感到某种强烈的不祥预感。

「……嗯。知道了!没问题~!」

「那么就麻烦你了……喂,杰克你别逃。」

「放开我~!!」

于是我就以被拖行的姿势,重新被拉回森林里。

不知不觉间,此刻我已经骑在一头大狼的背上。

「……咦?是怎样?这是要做什么?」

「要你骑着狼,并尽可能保持稳定。就这样。」

「等等,你说就这样──」

「出发吧汪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趴在随菲儿一声号令而起跑的狼背上,死命地紧紧抓住。

它好快!好快好快好快!!

在树木间穿梭纵横的狼,就宛如云霄飞车一样。但这云霄飞车既没有固定身体的棒子,也没有可握的把手!要掉下去要掉下去要掉下去要掉下去了────!!

「在被甩开的瞬间,抓准时机使用你的术!想像如何卸去自己的重量!」

卸去、重量……!?被甩开、的瞬间……!

我仔细观察狼的动态。看着它的肌肉,看着视线的方向。何时?它哪时会转弯?目前还是直线。还没、还没。前方有一棵大树,再直走会撞上去。就是那里。就只差一点了。三……二……一──

就是现在!!

「──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别说是卸去重量,我整个人被狼从背上甩了出去。

「啪!」的一声,我的后背狠狠地砸到树干上,然后往下滑落到地面草皮。幸好我提前使用了『飘浮』,因此并不觉得痛。

「时间点太早了。」

莱克儿匆匆地走来,淡然地向我说。

至于菲儿,则是在她身旁咯咯笑着。

「这样太突然了啦!!说明!拜托至少先做点说明好吗!」

「与其灌输无谓的知识,我觉得用身体去感受,应该会学得比较快的说。」

不过莱克儿这次难得听进我的抱怨,开始为我说明。

「我以前到访过的某座外海岛屿,岛上的村落尤为信仰〈安德雷斐斯〉。那里的人们有代代相传、应用了【离巢透翼】的某种武术……」

这起头真教人意外。所以她打算传授我那武术吗?有人会省略这么重要的说明吗?

「根据岛屿上的教义,他们认为【离巢透翼】的飘浮之力,不只是让人脱离地表,更是让人摆脱这个世界。对象在施术前承受的一切束缚力,都会在施术后消失,或者更正确地说,是束缚力被留下──留在飘浮前的那个世界里。」

「师父~!我听不懂~!」

菲儿精神抖擞地举手投降,但对我来说,这番说明倒是可以理解。

在【离巢透翼】启动时松绑的无数『大地枷锁』──我一直认为那些其实就是以重力为主,物体承受的各种作用力。证据就是,接受了我的术而飘浮的物体,连惯性都会消失,只会在原地静止不动,就像是挣脱了一切物理法则。

「所以说,飘浮中的物体,再怎么被我敲打也不会受伤,是因为它已经脱离了这个世界的关系吗?」

「那个村庄就是这样解释的。当然真相没有人晓得……但唯一能确定的是,只要利用这样的特质,就能做出各种超脱自然法则的行动──好比说像这样。」

「咻」的一声,眼前吹起一阵微风。

我才刚意识到这件事,莱克儿的身影已经消失。

「咦?」

我急忙四处张望,并在约十公尺远的林木间,找到蓝发妖精的身影。莱克儿在那儿对着我们挥了挥手,结果下个瞬间──

咻。来到右边十公尺处。

咻。来到后方十公尺处。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在森林里穿梭的妖精,我的肉眼几乎看不见其身影。透过凝神细瞧,我终于发现莱克儿的动态异常灵敏,不管是转弯还是掉头,都不需要减速。拜此所赐,让人连视线都几乎要追不上她……!

「──大概就像这样。」

重回我面前的莱克儿,长发连晃都没晃一下。

「起跑的时候、转弯的时候、折返的时候、停止的时候──只要抓准那几个时间点,短暂发动飘浮,就能甩开多余的作用力,随时保持最高速度。这个技术在刚刚提到的那座岛上,被岛民称为《右翼之形•玄鸟》,是岛上武术的基本技巧之一。」

利用【离巢透翼】能够摆脱物理法则的特性,借此消除各种惯性……!

原来如此──【离巢透翼】还有这种应用法!

「另外,你之前看到那招踏风在空中来回弹跳的招数,叫做《左翼之形•信天翁》──也是基本技巧之一。在岛上,最快八岁就能学成。」

「八岁!?」

我现在七岁──也就是只差一年。我从正常人懂事以前就开始勤练,而他们竟然和这样的我实力相当……

「只要能完美应付刚刚的骑狼训练,这两招你迟早都能学会。」

莱克儿平淡地说完,以试探的眼神垂望着我。

「所以,你要怎么做?」

……我拥有前世留下的成人智力,拥有罕见的过人天分。

但这样的我,还是缺乏最根本的悟性。

既然如此──就只好透过努力来弥补了。

「……再让我试试。这次我一定会成功。」

「很好……菲儿。」

「来了~师父!狗狗过来这里~!」

你竟然称那头狼为拘?看那体格应该吃得下两、三个人吧。想想也实在恐怖,原来这座森林里还有这样的猛兽在。

不过嘛──相较于那个妹妹,区区的狼根本没什么好怕的。

我朝着跟自己差不多体型的大狼而去,而身后传来精神抖擞的嗓音:

「加油加油~阿杰!不要输不要输~阿杰!这次还会努力上下摇动喔~!!」

「你根本只想甩掉我吧!!根本是故意冲着我来的吧!!」

「好了,快骑上去。」

如此这般,修行的日子正式开始了。

菲儿也在隔天得到父亲同意,跟我成了师兄妹。

我、菲儿、莱克儿。

三人从早到晚进行精灵术训练的光阴,如箭一般飞快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