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一卷 唯一的武器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45:01

逃得远远的。躲起来。熬过去。千万别被发现──

那个少女外貌的神明所说的话,深深烙进我的心底。

以一般思维设想,这理应绝非难事──毕竟我都转生了,样貌也好、名字也罢,甚至是环境,一切都改变了。

若要说有什么线索可以锁定我的身分,顶多只有记忆了。

也就是说,只要我别露出马脚──

──好比说,从小就展露超凡天分。

──好比说,运用前世的知识为领地带来繁荣。

──好比说,挺身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

只要别干这种像在大张旗鼓地宣告『我是转生者』的高调行为,那个妹妹应该就不可能找得到我。

唯一令人忧心的是……我那个妹妹优秀到超乎常理。

想到她有可能透过意想不到的方法找到我……

……我需要自卫手段。

用来对付那个恶魔般妹妹的自卫手段。

值得庆幸的是,那个神似乎已经帮我准备好自卫手段了。

在我懂事后的第三个月──出生九个月的时间点,显露了出来。

这一天不知怎地,感觉天花板离得比平常更近。

一开始我的认知就仅止于这种程度。但随着时间经过,我渐渐理解现状。

后背没有床铺的触感。我试着扭了一下身体,却整个人滚动了起来。

──是怎样?怎么搞的?怎么回事!?

我吓得开始手脚乱挥,这才发现我原本躺着的婴儿床正在遥远的下方。

难不成──我现在飘在半空中?

「啊……啊啊……!」

头发扎成双马尾,年约十四岁的女仆,一脸惊讶地仰望着我。

负责照顾我的这位女仆,名叫安涅莉。

她正准备替我换尿布,我的身子却在那瞬间飘呀飘地升上半空。

也就是说,我目前是光着下半身的状态,活像颗气球似地飘浮着。

那个……能快点帮我换上尿布吗?

我以带着这般要求的视线望向安涅莉,但很遗憾地,这位说是我第二母亲也不为过的少女,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

「老……老爷────!!夫人────!!」

安涅莉就这样边喊边从房间冲了出去。

我光着下半身飘在半空中,小小的身子开始冷汗直冒。

呃……之前是怎么说的?『从小就展露超凡天分』这种事是大忌对吧?

「──喔喔……好样的!我们俩的孩子,还真是厉害!」

「可不是吗……!小小年纪竟然就显现出精灵术……!」

被安涅莉带来的双亲一看到轻飘飘地浮在半空中的我,纷纷露出交杂惊愕与喜悦的表情。

精灵术?……他们刚刚是这么说的吗?

「像我,可是到了四岁才终于能用精灵术……」

「虽然曾听说过有些孩子很罕见地刚出生就能使用……看来这孩子拥有精灵的恩宠呢……」

罕见的意思是,不是只有我吗?所以这样没问题?我安全下庄了吗?

总而言之,我目前还是有些看不清状况。

为了寻求进一步的说明,我向双亲伸出双手,发出「啊~啊~」的声音。

「喔~你好害怕对吧?过来这里,别怕别怕。」

我被母亲玛德琳抓住,搂进温暖的双臂与丰胸里。

接着,换父亲克拉姆瞧着我的脸,像是叮嘱般对我说道:

「杰克你听着。我们所有人的体内,都栖宿着精灵的分灵──类似精灵小孩般的东西。而你的体内当然也有。你的身体之所以能飘到半空中,就是体内精灵力量的显现。」

喔喔,原来如此──因为是来自精灵之力的术法,所以才叫做精灵术吗?

「人人的体内都栖宿着精灵的力量,能像摆动手脚般自然地使用。但你的力量显然与众不同!──杰克,父亲我现在决定,一定要全力琢磨你的力量。你要好好活用它,造福这个世上的人们。」

「亲爱的,他还只是个小婴儿,你说的这些他怎么可能听得懂呢?」

「不,我想他应该听懂了!他可是我的孩子啊!」

新的父母以我为中心,同时发出笑声。

啊啊,我的确听懂了──父亲。

我会善用这股力量,造福世上的人们。

没错──守护这个世界与世人,免受那个恐怖的妹妹威胁。

「来吧,说故事的时候到啰,杰克少爷。」

直到目前为止,我都还不曾看过这个世界的印刷品,凡是书本全都是手抄本,纸也不像现代日本那般普及。

然而,利柏家有间书库。

巨大的书架上头整齐排列的一本本书,究竟值多少钱呢?我想价格应该高昂到一般民众负担不起吧。我在此时深切体会到了生在贵族之家的先天优势。

这一样是神赐的机会,我当然要善加利用。

负责照顾我的双马尾女仆安涅莉,从书架抽了大约三本书,排到我的面前。文字我目前几乎都还看不懂,但唯有代表着『精灵』一词的文字,我已经在之前她反覆念书给我听的时间里类推出来了。

我伸手对着书名里带有『精灵』字样的书,拍了几下。

「这本书是吗?杰克少爷您跟精灵还真是有缘呢……」

大概是因为我还是个婴儿,她才随机拣选出这些书吧。看样子我接下来不管做什么,都会被解读为命运的指引。一想到这些都有可能无谓地拉高众人对我的期望,让人不禁有点担心。

安涅莉抱起我,让我坐到腿上。

后脑勺接触到正值发育的柔软双峰,但不知是幸还不幸,自从我转生来到这里,有关那方面的欲望完全消失殆尽。这是因为我还只是个婴儿──抑或是那五年的关系?

也罢,若不是因为这样,我根本不可能每天含着搞不好比自己前世更年轻的母亲的乳头,说起来也算是好事吧。

以那平缓的胸部为头枕,安涅莉也伸出双臂环抱住我,并摊开书本。温和的语声随后自耳边传来。

「──『以前曾经有一位国王,透过大智慧与神的戒指,让等同大自然的精灵们听命于自己。』──」

我挑中的书叫做《精灵王创世录》,在这世界可说是相当于圣经的存在。

「──『彼时,世界被虚空所填满。但随后门户开启,王从中现身。王凝神倾听,捕捉声浪,此乃创世之一。王将戒指扔进虚空,转瞬间水花涨涌,化为沧海,此乃创世之二。接着,精灵们纷至沓来,各揽地、空、水、风,万事万物的缰绳,彼此示现并予以世界法则,此乃创世之三。』──」

我不清楚这本书中提及的内容可信度多高,不过至少晓得这个世界的人们,都坚信着这样的世界观。

安涅莉以教师般的口吻说:

「精灵就等于这个世界本身,也是在日常生活帮助我们的好邻居喔。」

安涅莉的细指竖到我的面前,淡粉红色的指尖忽然闪现萤火般的火光。那就是安涅莉的精灵术。

「像我平常下厨的时候,也都会借用精灵──〈艾姆〉的力量。人类靠着精灵之力维生,精灵则是以人类为栖宿继续存在。世界就像这样子,延续了好几千年。」

根据创世录的说法,精灵一共有七十二柱。

包括妖精或矮人在内的所有人类,体内都栖宿着一柱分灵──简单来说就是量产型的精灵,而人们会随着精灵不同而显现出各种精灵术,并且靠着行使那力量活下去,好比说以控制火焰的精灵术生火,以控制水的精灵术解渴……诸如此类。

而让人好奇的是,人类以精灵之力维生,精灵以人类为栖宿──这样的关连性。若这些都是事实,那并非量产型分灵,而是精灵的原型──所谓本灵的存在,也栖宿在某个人的体内吗?但若这假设是真的,这样的人在世上只有七十二个……

「杰克少爷您体内栖宿的,是名叫〈安德雷斐斯〉的精灵。」

安涅莉令指尖的火光散去,轻声细语地说:

「您的力量叫做【离巢透翼】──一种能消除自己的身体,或者所接触之物重量的精灵术。为了避免再像之前那样飘来飘去,您以后可要小心点才行喔?」

接着,像是为了防我再次飘走般,安涅莉轻轻将我环抱住。

如花般的醉人芬芳搔弄着鼻腔。于是我回敬似地伸出小手朝着安涅莉的脸上摸了又摸,把她搔得呵呵笑出声来。

随着栖宿在体内的精灵种类而定,能使用的精灵术几乎都据此决定。精灵有七十二柱,所以总共有七十二种。事情大致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然而,精灵术的效果似乎还会随熟练度进一步增强。听说在遥远的王都里,甚至还有专门指导精灵术的学院。

父亲似乎打算对我进行精灵术的菁英教育,不过再怎么样,他似乎不至于为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婴儿请家庭教师。

但,没人晓得那个妹妹何时会找到我。

我得尝试,得瞭解,得增强。

得精进上天赐予我,这唯一的武器。

传说有此记载。

过去的世界没有天地之分。人人都能自由跨越山岭,和世上的其他人们对话。但这带来了不同语言、不同思想、不同信仰的彼此冲突,让人们无法照自己的意思过活。精灵〈安德雷斐斯〉对此深感忧心,于是以看不见的枷锁,将人们束缚于大地,人再也无法轻易地跨越山岭。

过度的自由反而会令人丧失自由──这听起来就像某种寓言,但如今拥有【离巢透翼】这股力量的我,晓得那不仅只是寓言。

我看得见枷锁。

那时我正在玩积木,但拿起的积木上头,竟然被无数大大小小的枷锁五花大绑──不,其实我并不是眼里真的看见,但就是能目视到这样的意象。这就好像自己身上多出五感以外的另一种感觉,让人能够感应出「那些东西」。

不可见的枷锁把积木连捆带绑,当中最粗的那条伸往地面的方向。

难不成,这就是重力吗?

我在意象里像解九连环一样,将交缠的枷锁一一解开。于是积木就此失去了重量。看来这些枷锁果然象征重力──

嗯?

我纳闷了起来。

手里的积木不只重量,甚至连触感都一起消失了。

完全没有摸到东西的感觉──就像握着一把空气。

一摊开手,积木于是在原处轻飘而起。在眼前飘浮的它不知怎地,感觉有如在遥远的另一端。这感觉若要打比方,没错,就像是隔着萤幕观望。明明看似近在眼前,却不在那个地方。

这个……我要是摸了,会发生什么事?

我莫名地好奇,于是随便伸手一摸。接着,果然还是毫无触感──

──「啵」的一声,积木像撞球般飞了出去。

积木在墙壁与天花板之间疯狂地弹来弹去,让我赶紧垂下头。糟糕……这下该怎么让它停下来啊!?

「杰克少爷~您醒了吗~?──呀啊!」

结果正当我不知所措时,安涅莉随着开门声现身──「咚」的一声,积木狠狠撞上她的额头。

我立刻担心起安涅莉有没有事,然而她却毫无疼痛的反应,就只是一脸吓傻的样子。

「咦?刚刚是什么东西撞到我……?」

她连被东西击中都不晓得吗……?她刚刚被积木撞上的额头部位,甚至连发红都没有,彷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地。

耳边传来「喀」的一声。

仔细一瞧,积木掉到了地板上。

我爬呀爬地移动到积木旁。它明明在墙壁与天花板之间不断撞击,外表却毫发无伤。

难不成飘浮中的物体不管如何碰撞,都不会造成伤害,本身也不会受损吗?

不过这样一来,要是它被刀锋砍中又会如何?或者被火烧的话呢?

我看着在婴儿床那头忙着做事的安涅莉,「啊呜啊呜」喊了几声。

「怎么了,杰克少爷?您肚子饿了吗?」

安涅莉就是厉害,马上就听得懂我想表达的。

我让自己轻轻地飘起,扑进安涅莉的胸膛里,让她先轻笑了一声──

「少爷您真爱撒娇呢。那么我们就一起到厨房去吧。」

如此这般,安涅莉在厨房帮我做断奶副食品的同时,我也找到机会进行测试。

飘在半空的苹果用菜刀砍,会滑溜地滚到别处,不过浮在空中的锅子倒是可以用火正常加热──看来飘浮的物体,能够化解所有有形物体带来的冲击,但是会受到火与风的影响。这样想应该没错。

也就是说,我只要飘在半空,除了有可能被烫伤,其他的伤害大致上都能避免。

既然如此,剩下的就只有攻击方面了──要是将飘浮中的物体掷出也不会造成打击,那就有必要在碰撞的前一刻恢复其重量。

关于这点倒是有迹可循。刚才撞上安涅莉的积木掉到地上,正好是在我把注意力转移到安捏莉额头上的时候。

也就是说,当时我的意识从积木上离开了──也许我必须对着标的物品集中意识,才能让它维持飘浮状态?

但一回到婴儿房,再次让积木飘浮后,我马上就懂了。

原来只要置之不理,原本解开的枷锁就会自行恢复原状。

若放任不管,约三秒钟后所有枷锁就会复活,但只要集中精神,就能让东西飘浮约一分钟之久。重复训练下来,还能再延长为两分钟、三分钟。

我能像这样飘浮起多少物品呢?数量有上限吗?

有了这样的好奇,我手伸向第二个积木,接着是第三个──

「──喔喔!」

结果不久之后,父亲进入房间,顿时发出赞叹。

因为他看到婴儿房的空中,如今飘着共计十块积木。

「才小小年纪就能把术运用到这种程度……你果然是个天才啊!」

父亲大喜过望地将我抱起,结果飘浮的积木纷纷坠地。

呜啊啊啊!哎唷,我好不容易才写下新纪录的说!

这感觉就像是立好的骨牌被人擅自推倒,但父亲并不晓得我的感受,脸开始往我的脸上蹭。

粗粗的触感好痛啊!把你的胡子刮一刮啦!刮你的胡子!

我带着反抗意志伸出手,啪啪啪地往他脸上拍打,父亲这才一脸悲伤地放开我。拜托别露出那种脸好吗……

像这样平平淡淡地,如同正常一家人般共度的日子,让我脑海里那些宛如镣铐、宛如钉桩的昔日记忆逐渐复苏。

十八岁那年。

几乎与高中毕业同时开始,宛如恶梦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