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三卷 第10话 尾声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8:55

「呼~,在樱羽家不能弹吉他是一个缺点呢」

「那当然了吧,这儿可有两位应考生哟」

在晚饭后,晶穗不知为何待在了春太的房间。

她穿着吊带衫搭配能看光大腿的热裤,姿势极为放松。

而且还理所当然一样坐到他床上又躺下来,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

雪季和透子此时自然是在学习。

年关将近,不能再优哉游哉的了。

笔记本电脑位于架在地板上的桌子之上,而春太正操作着它。

雪季的学习日程表是用Excel进行管理的,他正在重新检查日程表。

「啊,因为就算是电吉他也很吵呐。你即便不接扩音器也不行哦?」

「那一点怎么说我也明白啦。要是我会弹电子琴就好了。那个的话没什么声音」

「什么嘛,晶穗你只会吉他啊。我还以为玩乐器的家伙基本上都会弹琴呢」

「那怎么可能。哎,别家乐队的海王臭黄毛倒是都能弹出超典雅的曲子了呢」

「你嘴巴太毒了吧」

春太真的越发担心她会不会对两位初中女生造成的不良影响了。

「嗯~钢琴嘛……」

「怎么,想试试?从现在开始也能学吧?」

「我很不擅长跟别人学习呢,吉他基本也是自学的」

「原来如此,我非常能懂」

他想象不出晶穗向别人虚心请教的情景。

「既然不能发出声音,那么春也不能弹奏人家的身体了呢」

「弹奏身体是什么意思啊!?」

「你明明知道的」

晶穗笑嘻嘻道。

从她吊带衫的胸口处,甚至能够看到胸部那对丰满果实的一半。

由于她是立着膝盖而坐的,从短裤的空隙中可以隐约窥见粉红色的胖次。

尽管晶穗在血缘上是春太的妹妹,但在心理上他依旧把她当成同学兼女友——

她把那么毫无防备的姿态展示给自己的话,会把持不住的。

「……你又穿那么少。我们家很冷的,所以你给我多穿点啊」

「在家里就完全没关系。我偶尔也得给春提供一些服务呢」

「什么服务啊!」

真变成服务可就糟了。

春太缓缓从晶穗露出的春色上移开目光——

「算、算了,你要是无聊的话我陪你一起玩玩游戏也可以」

「我不怎么玩游戏呢。春你现在不是也在节制玩游戏嘛?」

「又不是一点不玩了。毕竟雪季也在忍,我不好自己玩」

「顺带一提,去年春是应考生的时候,小雪季呢?」

「她在狂玩呐」

「当老哥的很辛苦呢……」

「别真可怜我啊」

话虽如此,实际上是春太严令雪季「不用管我,你随便玩」就是了。

在春太看来,雪季「呀~!」「去死去死去死!」「呀吼~活该!」之类在玩游戏的时候发出的怪声就像悦耳的BGM一样。

「哎呀,春看上去很操劳,实际上可也有不少好处呢」

「你说“好处”是什么啊」

「自己家里有个三位女孩子组成的后宫什么的,您就是某部恋爱喜剧的废柴主人公?」

「我是个废柴还真是抱歉呐!」

「实际上,春你虽然不显眼却水准很高呢。个子高,头脑也不差,运动神经还好。不愧是和我有一半遗传基因一样的人呢」

「假装是在表扬我,实际上你是在自我吹嘘吧?」

晶穗以前瞧不上春太的水平,现在好像又自顾自地忘了。

「话说,我们少说点话比较好吧?」

「那怎么说也……只要别大声喧哗就没事吧」

春太也没打算把晶穗逼到那么不便的境地。

「是嘛~就算这样,我到底也紧张起来了呢」

「你意外地也有正常的一面呐……」

不管怎么说,对于晶穗来讲“樱羽家”蕴含着太多特别的意义了。

紧张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想着会不会被小雪季给陷害了,估计要担心得夜不能寐了」

「你担心那个啊!」

「小透子肯定也不能大意。这就是正室的难做之处哦」

「我有几个侧室啊?」

「有几个要数一数嘛?」

「打住,打住」

虽说他一个侧室都不可能有,但还是不想被她说出具体数字。

暂且不论这些玩笑话——

「可是晶穗。你真不用客气。在某种意义上……」

「你想说“这里也是我的家”?即便是厚颜无耻的晶穗小姐我,到底也不能那么想呢」

晶穗“哈哈哈”地笑道,倒回床上。

对话刚告一段落——

「喔」

「嗯?怎么了,晶穗」

晶穗突然起身下床,然后走出房间。

「这家伙搞什么……?」

正当春太侧头疑惑的时候,从一楼传来咔嚓的开锁声。

晶穗好像正在往楼下走。

难不成——

「喂、喂,晶穗,你等一下!」

春太也连忙出了房间,一口气冲下楼梯。

「你还真知道是老爸回家了呐?」

「因为有开门声。晶穗小姐的听力超好的」

在他下楼和晶穗汇合的时候,她笑嘻嘻地说道。

现在却不是春太该笑的时候。

虽然他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然而一旦这一时刻真的到来——

父亲在玄关处脱掉鞋子,直接到洗手间洗漱完毕之后来到走廊上。

「您好,打扰了」

「……」

当然——对于突然出现的晶穗,父亲吃了一惊。

话虽如此——

「你好,小晶穗」

父亲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略施一礼。

诶,这会儿还能笑得出来啊老爸?

春太不得不被老爸的过度冷静所惊。

「你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随意一些就行。毕竟我已经收到了你母亲发来的通知」

「诶!?秋叶女士发来的!?老爸,什么时候……!」

「既然要把女儿暂时托付过来,家长们彼此之间取得联系是很正常的吧」

「那、那倒也是……」

然而晶穗并不是“别人家”的女儿。

不,虽说在表面上是那样——

但他面前的中年男人与少女是基本已经实锤的血脉相连的父女了。

而且,和他取得联系的“母亲”对于春太的父亲而言是自己以前的出轨对象——

「小晶穗,家里挺窄的,所以你估计也会有点不自在,不过要是有什么困难就和春太或者雪季说吧,不用客气。当然,你对我讲也可以」

「好的,谢谢您。承蒙关照了」

晶穗微笑着鞠躬行礼。

父亲也回以笑容,然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意外的冷静呐,老爸也是……晶穗也是」

「我的反抗期可是已经结束了哦」

「不是那种问题吧……」

话说你反抗期没结束吧——春太在心里吐槽道。

毕竟怎么看晶穗都是在无意义地对母亲端架子。

「现实就是这样哦,春。虽说多少有点生硬,但也只能装作对秘密什么的一无所知,然后好好表演」

「……没想到你这么成熟啊」

「我的身体是孩子,心理是成人,不过实际上(身体)被春变成大人了呢♡」

「你最后加的那句话是啥!?」

「呀,你可是早就夺走了人家的贞操呢♡」

「你的形象真变了啊!」

然而,春太没想到自己最担心的父亲和晶穗的相见——

竟然会变得这般轻描淡写。

即便二人姑且是第二次见面,但他们都太过冷静了。

春太甚至会胡乱猜测: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他们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啊……!」

他刚这么一想,晶穗突然发出了一声呻吟蹲下身,耷拉着脑袋。

「吓死我了……明明是第二次,说不定比第一次还紧张……」

「……这也不符合晶穗的形象呐」

果然晶穗也并不是满不在乎。

在父亲已经对女儿有所了解的情况下,见面的感觉又不一样了吧。

「我的人生啊,是不是发生太多事了?我还只活了十六岁,但已经不敢设想未来了」

「发那些牢骚也不是晶穗你的风格呐」

「……你幻灭了?」

「毕竟貌似要和晶穗你相处很长时间呐。因为这种事就幻灭的话,会撑不下去的」

「那倒是。春你也很达观呢」

「达观啊……」

虽说还谈不上大彻大悟,但春太的人生也经历了许多的事情。

不可能逐一为其所惊。

而且,能看到总是十分冷静的晶穗露出有人情味的反应,也不坏。

「晶穗,我们稍微出去走走嘛」

「诶?嘿,我倒是想出去冷静一下头脑……」

「外面冷得厉害吧。你可要给我换好衣服再来哦」

「是呢,说不定正好」

「哈?怎么,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

春太马上摆好应对的架势。

他还远没有忘记晶穗在这个家里做出不得了的爆炸性发言之时自己所感受到的冲击。

春太似乎对自己稀里糊涂就邀请晶穗外出感到后悔了。

即便是经常穿着单薄的晶穗,在十二月即将结束的如今,到底也老老实实地多穿了几件。

话虽如此,她依旧穿着丝卡将、牛仔布迷你裙和黑色裤袜这套衣服没变,今晚也仅在此基础之上于上衣之下加了一件连帽卫衣。

她也没带手套或者围巾。在怕冷的春太看来,她这一套穿着甚至令其怀疑她精神是否正常。

「我家的魔女和春的父母之间发生了什么——我对于那方面的事也觉得无所谓呢。毕竟是大人们的事情」

「你突然怎么了」

春太吓了一跳,看向一旁的晶穗。

「哎呀,两个好朋友给同一个男人、甚至还在同一年生出孩子,相当厉害呢」

「别再提一遍啦……我可是都尽量不去想那些事了」

至少,父亲与妻子和除妻子以外的女性同时发生了关系是事实。

一般来说,那并不是值得称赞的行为吧。

「我是说我也不想和父亲搞得很僵。那样对我没有任何好处呢」

「毕竟你在这儿寄居,我更希望气氛不要变得尴尬呐。这儿可还有两个应考生呢」

「我会努力的。毕竟春爸那边好像没什么问题呢」

「那个老爹,真能摆扑克脸呐……」

春太曾认为父亲除了喜好音乐这一点之外,就是一个平凡至极的男人。

然而,他说不定具有儿子所不知道的另一面。

「我家的父母,两位可能都有些怪呢。他们能生出像我或者春一样正经的孩子甚至有些不可思议呢」

「我是很正常,但要说晶穗你正经也太厚颜无耻了吧」

「哎呀,真不温柔。小雪季可是被培养得非常直率呢」

「毕竟是我一手拉扯大的呐」

「……你这话意外的真实呢。要不写本培养孩子的书什么的?」

「我们这对话没什么营养呐」

春太呼地吐出白色的气息。

「那我们来聊点有营养的话题吧?」

「聊什么?」

「我家的魔女曾经把春的老妈带出来去见春对吧」

「秋叶女士是说过那种话呐」

尽管对于最后的最后那部分他没有刨根问底——

但好像是在秋叶走神的时候遭遇了事故。

由于若要将病人带出去的话需要给予其最大程度的关注,因此可以说是秋叶对此懈怠了。

然而,秋叶愿意听从母亲那难以实现的愿望。

起码春太完全不认为是秋叶不好。

「如果有能原谅老妈的人存在的话,说不定就只有春了」

「……是嘛。就算我不说她什么,大概我的母亲也不会指摘什么的——秋叶女士对此不是很清楚嘛?」

「原来如此,那么说也是啊」

晶穗也呼出白色的吐息,微微一笑。

而后他们二人溜溜达达地走着——

「春的母亲走到过这一带嘛?」

「你妈好像是说一直到了我家附近呐。不知道她来过没有……」

「我啊,想起来了呢」

「诶?」

「你想,魔女不是说过嘛——小时候我和春的老妈见过面」

「啊……你说想起来,是指那个时候的事嘛」

若是在她五、六岁的时候,即便本人有相关的记忆也并不稀奇。

「对,虽说长相和名字我都想不起来了,但是我记得见到过一个温柔的大姐姐哦。每次见面的时候还给我带来蛋糕或者冷饮什么的」

「那不是关于食物的记忆吗」

晶穗尽管身材苗条而娇小,却很喜欢吃东西。

从小开始她在那方面好像就没怎么变过。

「刚才我们不是在说钢琴的话题嘛?所以我就想起来了,她拿来了一个——玩具小钢琴,然后教我弹呢」

「……说来,我的母亲在乐队里好像也做过键盘手来着」

那位似乎很温柔的母亲拉过幼小的晶穗的手,“邦邦”地弹奏着玩具小钢琴——

春太的眼前忽然浮现出那样一副景象。

「虽说钢琴只是玩玩,但我玩得特别开心。想起了愉快的往事呢」

「是嘛……」

「那个人夸我『可爱可爱』的,非常疼爱我呢」

「……她真的是把晶穗作为我的替代去疼爱了呐」

「你有一半遗传基因可是和我一样哦」

「我们在说啥啊……」

想都不用想,那是很危险的话题。

照那样说就会变成——山吹翠璃疼爱丈夫出轨对象的女儿了。

况且还是作为亲生儿子春太的替代——那样的话,就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山吹翠璃这个人的真心想法了。

「然后,我总觉得她的话还回荡在耳边呢」

「什么话?」

「那位姐姐总说——『你要是见到我家春的话,请和他好好相处哦』」

「我家的,春……」

春太的母亲叫过自己的儿子“春”。

她给在产后迅速被迫与自己分离儿子起了爱称——

「那个叫法可能保存在了我大脑的一角吧。所以我才叫你“春”」

「作为春太这个名字的绰号,“春”这种叫法可太正常了吧……」

话虽如此,山吹翠璃对于晶穗的影响也不一定就没有了。

假如晶穗将母亲给他起的爱称继承过去的话——

那或许就是对于已经故去的母亲的慰借吧。

「那已经是我在公园偶然碰见“春太郎”之后的事了,可是当时不知道大姐姐就是“春太郎”的母亲呢」

「……嗨,她也不会刻意解释说“我是生出你同父异母哥哥的母亲”之类的吧」

即使对小孩子解释,也不知道对方能否理解——即便能理解,还是不告诉她更好吧。

「然而,后续各种情况就接踵而来了呐」

「就是说啊。啊,前面不是那座公园嘛」

春太他们来到了附近的儿童公园。

那是春太和雪季之前在知晓他们身世秘密的那天夜里造访的公园。

同样也是年幼的晶穗第一次见到春太他们的地方。

「该回去了吧,怎么说在公园里溜达也太冷了」

「染上感冒然后传染给小雪季、小透子就不好了呢。没办法了,回去吧——」

就在此时,从晶穗那边传出手机震动的声音。

「啊,对不起。好像有个电话」

「啊啊,你接吧」

春太催促道,晶穗便坐到公园的长椅上开始接电话。

「您好,我是月夜见晶穗。是的,是的——」

「……」

听上去语调很郑重。

春太在思考着会是谁打来的电话的同时,想起了一件事。

刚才在开分房间会议的时候他的LINE收到了消息,他却还没有查看。

他取出手机查看了一下——是月夜见秋叶发来的。

「嗯?这是……?」

【秋叶】「我有一句话忘了说」

【秋叶】「翠璃前辈在去世前还保留了少许意识」

【秋叶】「我听到了她最后的一句话」

「……」

春太的目光沿着那些消息一点点往后看。

【秋叶】「说的是『我的春很可爱呐』」

【秋叶】「你的母亲叫过你『春』哦」

【秋叶】「翠璃前辈最后好像见到了春太君」

「……春,嘛。那个我正好刚知道」

春太不禁念叨出了给秋叶回复的LINE。

是嘛,母亲最后在梦中与我相见了嘛——

母亲获得了最终的救赎——能这么想也是一种幸福。

或许秋叶难以说出口,但他衷心觉得她能告诉自己真的太好了。

消息的口吻平淡,而他却仿佛能感受到其中灌注了秋叶那几乎要满溢而出的感情。

她可能并不是真的忘记说了,而是在犹豫该如何向春太传达——

随着信息一同发来的,还有另一个像是文件URL一样的东西。

待他点击URL之后,网盘的下载页开启了。

「文件名是……“chun tai lang mi mi”……这是啥?」

他看了看后缀,好像是压缩文件。

之后不是用手机而是用电脑查看一下可能更好。

「嗯?怎么回事,还有消息……诶?」

春太看着最后显示出来的那条消息,僵住了。

尽管是一条短小的消息,但他却不由得来回阅读了数次。

「假的,吧……」

春太看了一眼坐在长椅上的晶穗。

那边倒是还在通话——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呃,我现在立刻过去可以嘛?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好的,好的,那样的话……好的,没问题。谢谢您。好的,拜托您了……没事,那我挂断了」

在春太注视着晶穗的时候,电话好像打完了,晶穗将手机放进丝卡将的口袋里。

「……你说现在就走,是去哪儿?」

「唔……」

对于春太的问题,晶穗只是些微的嘟哝了几声。

而后,她将双手插进口袋,站起身来。

「我只剩下哥哥了呐」

「你又叫我哥哥……只有我,那是什么意思?」

春太在抛出问题之后——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晶穗的表情没有变化。

然而,她的眼角——却染上些微的阴影。

「我之前大概就有预感吧。她让我学习,又给我介绍事务所——想都不用想,那就不是老妈的风格呢」

「你说“预感”……晶穗,发生什么了?」

「完啦」

晶穗露出抽搐般僵硬的笑容。

「说是老妈死掉了」

「……!?」

在春太吃惊的同时,晶穗保持着双手插在丝卡将口袋里的姿势,将身体撞进春太怀里。

「说她死了……说她死了……春,老妈她,死了……!」

「晶穗……!」

晶穗颤抖着身体,把脸埋在春太胸口——哭泣着。

她猛地高声喊道,泪水滴落在春太外套的胸口处。

感情外露到这种程度的晶穗,春太是第一次见到——

「明明那么精神,为什么……!我,我……老妈不在的话……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啊……老妈,不在的话,我……!」

「你不是一个人」

春太勉勉强强才挤出这一句话,把晶穗的身体抱在怀里。

那是他紧抱过无数次的、纤细而娇小的身体。

不过,此时春太抱着的并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而是“妹妹”。

「我是你的老哥啊。晶穗,你是——我的妹妹」

「春……哥、哥……」

春太点了点头,更加用力地抱紧了晶穗。

虽说他在一瞬间走了嘴——但那是他的真实想法。

留下晶穗孤身一人什么的他做不到。

他已下定决心将失去家人的晶穗——将她同样以自己妹妹的身份接纳。

月夜见晶穗,是樱羽春太的妹妹——

『晶穗也和我一样,遗传了心脏病』

春太回想起了自己刚才看到的秋叶发来的消息。

月夜见秋叶发来的消息,是她的“遗言”。

春太必须要恪守秋叶最后的遗言,必须要守护她留下的女儿。

尽管春太把各种事都向后拖延——

但他发现了唯一一样自己应该在此刻下定决心去守护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