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三卷 第4话 妹妹不知道前女友?的存在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6:59

(译者注:本卷冰川姐妹的对话中会出现大量关西方言,有些会很难在中文体现,这些还麻烦各位读者自行脑补一下)

「来吧,前辈。请你干脆利落地给咱们交代吧」

「是呀,即便是前辈,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让你活着回去」

「……冷泉,冰川,我说你们啊」

在春太面前,两位后辈女生使劲朝他逼近。

他们身处樱羽家,在春太自己的房间。

他本以为冰川和冷泉是久违地二人结伴来拜访一下樱羽家的——

春太一边苦恼于该如何是好,一边看着两位后辈。

从两个人气势汹汹的样子来看,不像是能简单就放自己逃走的。

「冰川、冷泉,你们是来学习的吧?我现在可也是期末考试的正当中啊?」

是的,今天春太在结束了第一天的期末考试之后刚回到家。

初中的期末考试已经结束了,而且本来三年级学生相较于学校的定期考试也会更重视入学考试的复习。

看来,这两个初中生是借学习会的名义在樱羽家集结了……

「刚才咱们见到了小霜月透子哦。人家是真可爱啊!」

「而且,虽说是比不上雪炭,但是欧派不是比冷都大嘛」

「喂,冰冰!冰冰你比咱小对吧!?你不是B罩杯嘛!」

「别把冰川我的尺寸曝光给前辈啊~!」

这俩家伙,放着不管就好了吧?

春太确实是这么想的,可是因为那两位赖在他的房间不走,所以他很难跑掉。

「你们俩太闹腾的话,楼下的两个人也会听见的哟」

雪季和透子在一楼的客厅里,现在貌似只有冰川和冷泉溜了出来。

「那两个人在集中精神学习,稍微吵闹一点她们也不会发现啦」

「况且她们在练习听力,所以带着耳机呢,没关系的」

「嘁……」

冰川和冷泉还挺机灵,就很难办。

「总而言之,你们两个都给我冷静。首先,给我坐到那边」

「啊,可以躺到床上吗?哇咿~♡」

「冰川我也要躺在男生的床上试试看!呀,有股男性的味道嘞!」(见彩插)

「你们俩啊,一点不犹豫呐」

对于不是男朋友而是朋友老哥的床,这两个初中女生毫不犹豫就躺了上去。

两个人都脸朝下横躺着,冰川则“嘶~嘶~”地闻起枕头的味道。

不仅如此,冷泉那边还在躺上去的时候把裙子弄卷了,嵌有白色蕾丝的胖次和屁股能看得一清二楚。

她们的初中不知什么原因禁止在裙子里穿短裤。

「啊,冷,你的胖次、胖次露出来了」

「所以说,咱穿了件可爱的。为了选一件胖次可是花了一个小时哦?」

「你好认真啊,就是之前说过的那件珍藏的决胜胖次嘞」

「……」

这俩家伙,知道我能听得见还在说。

尽管春太想用暴力教育下这两个后辈,但到底也不能打女孩子。

「喂,冰冰也顺带着给前辈提供点福利如何?」

「哇,你傻吗!虽说要是前辈的话给看看胖次也无所谓……不许,那不许!冰川我可是个含蓄的人哩!」

「别那么小气。呜哇,冰冰你啊,穿了件涩情的胖次呢!」

「呀~别真掀起来呀!」

唰啦一声,冷泉出人意料地毫不留情地掀起了冰川的裙子。

的确,她穿着一件很小的嵌有黑色蕾丝的胖次,小巧的臀部能看到大半。

「前、前辈!你看到了吗!?」

「被掀的那么彻底,不可能看不到吧……」

「那里就算说假话也好,要说“没看到”啊!啊啊,人家已经嫁不出去嘞……」

「照你这个理,咱也只能嫁给前辈了呢」

「不,你那句话微妙地有些怪」

春太快要无力吐槽了。

「你们够了,至少给我起来!别在男人的床上随便躺着!」

「男人?前辈,你明明不把咱们当女孩子看啊?」

「冰川我也想就那一点埋怨前辈几句。冰川我们可不是前辈的妹妹哦!」

「你们俩是过来和我讲话的吧。在我床上滚来滚去的是要闹哪样啊」

「啊,是那么回事。冰冰,起来起来」

「切,躺在男生床上这种事,人家可是第一次」

「……要是你们俩的话,大部分男生都愿意把床给你们躺吧」

冰川和冷泉虽不及雪季,但也是学校里具备压倒性人气的美少女。

冰川拥有着一身小麦色肌肤与一头短发,富有健康的气息;冷泉则梳着齐颈短发、戴着眼镜,有种文学少女的气息——二者形成对比,同样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所以说,你们叫我交代什么?」

「终于回到正题哩。对了对了,前辈你和霜月透子小姐约过会了对吧?」

「怎么能说“约会”呢。透子给了雪季不少关照,她好不容易从大老远过来,我就只是稍微带她熟悉一下那一带」

「在男女混浴的洗浴中心和可爱的女孩子一起泡澡,很愉快吧?」

「……!」

春太被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冷泉的话语吓了一跳。

「喂喂,为什么你连我们去哪儿了都知道啊?」

「雪炭从霜月透子小姐那儿问出来之后告诉冰川我们的哦。初中女生又不是能藏得住秘密的生物嘞」

「完全给我泄露了啊」

不,春太既没有在和冰川也没有在和冷泉交往,因此即使暴露了也无所谓。

只不过,冷泉那眼中蕴含的杀意尤为恐怖,让他不知所措。

「本来光凭背着咱们让新来的女生寄居这一点就不可原谅了……」

「不是,我不需要征得冷泉你们的同意吧」

「而且还把人家带到能合法观赏初中生泳装的地方什么的!前辈的手段之高,着实可怕!」

「不是不是,那就是像游泳馆一样的地方吧!别说的好像我把人带进了奇怪的地方啊!」

话虽如此,要问他和透子的出行是不是完全无可指摘的健全的话——

春太只得拼命掩盖自己的心虚。

「……我说,三位,不好意思,还请你们稍微安静一些,雪季小姐的注意力要中断了」

「哇」

春太不禁抬高声音。房门突然打开,透子的脸探了进来。

二位女生叽叽喳喳吵闹的声音似乎穿过耳机传了过去。

「不、不好意思呐,透子,也代我先给雪季道个歉」

「雪季小姐好像是没有听到……不过你太吵闹的话是会听到的哦。冷泉小姐和冰川小姐,也拜托你们两位了」

「啊,啊啊,知道了。对不起,霜月小姐」

「我会注意的,我们也会严格叮嘱好前辈的」

冷泉和冰川居然意外老实地道歉了,二人稍稍低下了头。

「再有……哥哥是因为我喜欢温泉才带我去洗浴中心的,仅此而已。没有什么企图的。他是个温柔的哥哥……」

「别无所图地带着霜月小姐这样的美少女去浴池这种事,有可能嘛……」

「那样的话对冷来说也有问题呢。要是对妹妹之外的初中女生没有兴趣,不是很难办嘛?」

「不要说多余的话哦,冰冰!呃,对不起……!」

由于再次发出了大声,冷泉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没关系,我才是多嘴了,不好意思。毕竟我们在继续往下复习」

「唔、嗯。冰川我们也马上就回楼下了」

「好的,我们等着您」

透子礼貌地低头行礼,然后关上了门。

「……总感觉特别有大小姐的气质呢,那个马尾辫小姐」

「透子可是要继承老牌旅馆的人呐。估计从小就被严加教授过礼法吧」

「原来如此,是出身不一样啊。像我冰川这种人就是个不起眼的、咖啡厅掌柜的女儿呢」

「咱也是普通家庭的女儿呢」

「为什么明明生长在普通家庭,却变成这样了啊,你们这俩家伙」

「你说什么~?(压力)」

「您说什么~?(压力)」

「你们那种在笑容里施加压力的作法,在初中很流行吗?」

大概是因为不管哪一位都只有容貌很是出色,因此显得相当可怕。

春太面对身强力壮的体育会系角色不会胆怯,却从纤弱的初中女生身上感到了危险。

「算了,先把霜月小姐的事情放到一边也行吧」

「问题是——雪炭的事哩。冰川我觉得相比之下前辈的约会怎样都好,刚才只是陪着冷说几句而已」

「你话是那么说,刚才不是兴致勃勃的嘛。不是,雪季她怎么了?给我细说」

「前辈一说到雪炭的话题就积极起来嘞」

「我是妹控啊」

「终于自己说出口了呢。哎呀,没什么问题就是了……」

这在春太看来也就像被虫子咬了一口一样,他出奇地平静。

「是这样的,雪她啊,最近不是稍微有点奇怪嘛?」

「哎呀,她从前就有些脱离常识的地方」

「别在老哥面前diss人家妹妹啊,冰川」

「刚才那句话是diss嘛?冰川我倒是喜欢雪炭那些不一般的地方」

「既然如此就原谅你,所以,你接着说?」

春太催促着两位后辈。

「雪集中精神学习是从去旅行之前开始的,但是回来之后更加用功了……会从她身上感觉到一种“不管怎样都要考上给你看嘞”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执念呢」

「……毕竟雪季是单一志愿呐。那种程度都做不到的话就难办了」

「不如说,冰川我们想要问一问前辈呢。雪炭身上发生了什么吗?」

「……就算雪季身上发生了什么,也不能从我嘴里说出来吧。要是能告诉你们什么的话,雪季自己会说的。你们三个也不是那种不通过别人就不能聊重要话题的关系吧」

「原、原来如此……说的也是啊!」

「喂喂,冷。前辈是来哄骗你的!他有所隐瞒已经被实锤了,所以他试图对我们二话不说就狡猾地溜走啊!」

「我说~小冰……」

「哇!雪、雪炭?」

这一次是雪季微微打开春太的房门,探头进来看。

她的眼神里似在为难、似在求助。

「我在习题集里发现了不懂的地方……虽然让小透子教我了,但还是不理解……」

「我知、知道了!全都交给冰川我吧!」

冰川赶忙走出房间,和雪季一起下到一楼。

「……冷泉也和她们汇合怎么样?」

「前辈,没有受到雪的拜托不寂寞嘛?」

「好烦啊你。单论学习能力的话,冰川更强啊。比起自尊心,我选择推进雪季的复习进程」

「咱相比冰冰更想要前辈来教我。手把手的♡」

「预支已经结束了吧」

「提前还完贷款利息才更少吧?」

「为什么话题从预支变成了贷款啊!」

如果冷泉考试通过的话,就和她H。

他被冷泉半强迫地许下了那玩笑般的约定。

尽管还不知冷泉是否是认真的,春太有所怀疑的部分也有很多。

「不过,给冰川添了不少麻烦呐。也必须得报答一下那家伙……」

「所谓报答,你是想行H之事吗?」

「你把我看成什么了……要是到了那个程度,我不完全就是个人渣了嘛」

冰川喜欢春太的好朋友松风,

即便冰川出于一时糊涂向他索求,他到底也不能出手。

啊不,不管是其他任何人,他这个有女朋友的人都不能对人家出手就是了。

「啊啊,不过你要是想报答冰冰的话,稍微和她谈谈心说不定是个不错的选择」

「什么嘛,冰川她也有烦恼——那肯定是有的哈」

冰川她明明能去比悠凛馆还要好的学校,却以松风为目标定下了升学的去处。

她有着一位日思夜想到那种程度的对象,但进展不顺——因此烦恼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不过,冰冰意外地不谈自己的事呢。明明早就暴露了」

「就是那样吧,这种事不管对朋友还是家人都不好开口吧」

「话说这么说,冰冰她对家人讲的可是相当多——啊啊,她好像和姐姐商量了各种各样的事哦。我倒是一次都没有和那个人讲过话——前辈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

要是有镜子的话,春太想看看——

此刻的自己是怎样的一副表情呢。

冰川她——冰川流琉她有一个姐姐。

比她大一岁,也就是说和春太一个年级。

而且,她也和春太是同一个初中的同学。

再加上,他们的关系并不能说仅止于此——

那是一位——即便是为了答谢关照了最爱的妹妹学习的冰川,如若可以的话他也不想见到的人。

冰川流琉的家距离樱羽家没有多远。

毕竟和春太他们是同一个初中的学区,那是自然。

在春太从冷泉那里得到消息的第二天。

他放学后决定立刻造访冰川家。

虽说期末考试还没有结束,但他是为了不向后拖延。

已将各种各样的事向后拖延的他,不想继续使问题增加了。

顺便一提,他并没有与人家约好。

假如冰川不在家,那就回去吧——

要说没有那种消极心理,是假话。

「实际上我来小冰家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次呢」

「……雪季,你没必要勉强自己跟着过来哟?」

走在春太身旁的,是身穿白色大衣的雪季。

她的脖子上结结实实地缠着围巾,还戴上了臃肿的手套——俨然一副去寒冷地区的装扮。

即便如此,在大衣之下依然是裸腿穿迷你裙之类的穿着,相较这世上最难以应付的严寒,她似乎把打扮得漂漂亮亮放在了第一位。

春太在从学校归来的途中和雪季汇合,二人正一同前往冰川家。

「是小冷她说让我陪你一起来的」

「……多管闲事」

「诶?」

「没有。什么事都没有」

冷泉那家伙,打算让雪季监视着看我会不会老老实实地造访冰川家吧——

春太很佩服后辈的精明。

「我偶尔也想转换下心情啦。出门来附近转转也不错吧」

「意外地感觉你在很频繁地转换心情呐……」

不,毕竟雪季在按照计划进行复习,作为兄长很难埋怨她什么。

她昨天也和冰川、冷泉以及透子四个人学习到很晚。

由于很晚了,冰川和冷泉甚至都要由回到家的父亲开车给送回去。

既然她努力到了这般程度,稍微转换下心情的话春太还是打算同意的。

「反而是哥哥,没问题吗?明天也还要考试吧?」

「我从前就不会临时抱佛脚吧。今天的考试也好好地做完了哟」

并非逞强,他有种和迄今为止的定期测验相差无几的得心应手的感觉。

春太姑且也在听讲,毕竟他从前就属于擅长学习的那种人。

「我的哥哥果然好厉害啊♡」

「……」

「?怎么了,哥哥?」

「不是……」

虽然说着不想做妹妹而想做女朋友,但雪季的态度完全没有变。

称呼也非“春太君/同学”,而是没有丝毫变化的“哥哥”。

尽管他对能够延续从前的称呼方式很高兴,却摸不清雪季的本意。

「我的考试完全游刃有余。还是高一,就算不及格甚至也不要紧」

「我倒是觉得不及格是不可以的……不过哥哥不可能在考试上失败呢」

「……」

他的内心被妹妹百分百的信赖所刺穿了……

春太决定今晚即便是通宵也要学习。唯有妹妹的信赖是不能辜负的。

「嗨,这会儿可不是咕了期末复习都要过去的时候呐……」

「哥哥,你不想去小冰的家吗?」

「哎呀,该怎么说呢……我不怎么会拜访妹妹朋友的家这种地方吧」

「话是那么说,不过你不是来找小冰的,而是来见小冰的姐姐对吧?」

「……」

他对雪季说不出“我不愿意”。

雪季知道自己的哥哥和冰川的姐姐是同级生。

毕竟直至今天春天她都是和雪季同一个中学的前辈,那很正常。

然而,雪季似乎对他们具体是怎样的一种关系一无所知。

「我也没怎么见过小冰的姐姐呢。明明原来在一个初中」

「年级不一样是那样的吧」

「但是,哥哥你经常和小冰小冷见面对吧」

「那是因为雪季你经常带着冰川和冷泉来我那儿吧」

总和春太待在一起的松风自然而然地也就经常和雪季她们后辈三人见面了。

或许因此冰川才喜欢上的松风。

「在某种意义上,雪季说不定是个丘比特呐」

「诶?说我cute嘛?真是少见的夸奖方式呢。人家好害羞♡」(译者注:丘比特(キューピッド)与可爱(キュート)的发音相似,雪季这里可能是听错了或者不认识丘比特这个词)

已经习惯了被兄长夸赞「可爱」的妹妹,看上去有些开心。

话虽如此,松风和冰川并没有凑成一对,所以说是丘比特可能有些过了。

「唔,我记得是要转过那个拐角吧」

「对的,是那样的。哥哥可是好久没来过了呢」

「原来在复习考试的时候偶尔会和松风他们一起去呐。他们会让我给开个学习会」

春太一边朝妹妹点了点头,一边回忆起初中三年级的夏天。

那是在暑假结束、松风也从社团引退而刚开始复习考试的时候。

在他拜访冰川家之时,总是和松风以及其他朋友一起。

在某天的放学归途,冰川的姐姐追了上来。

春太和她在夜路上二人独处——

「哥哥,是这里哦。我们从店面那边进去吧」

「啊,啊啊」

雪季唤回了即将沉浸于回忆之中的春太。

「没变呐,咖啡厅“RULU”……」

是的,冰川家经营着一所咖啡厅,而且貌似还是相当有年头的老店。

冰川姐妹的祖父在关西起家,在他们搬到这条街之后也把店转移了过来,然后一直开了下去。

咖啡厅那一如既往的古典外观,有一种面向成人的感觉。

之所以用次女“流琉(ruru)”的名字给店铺命名,好像是因为在她出生之际正赶上店铺重新开业,因而变更了店名。

「欢迎光临~」

尽管社恐、但在熟悉的地方就会换上一副亲切态度的妹妹充满活力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假如这是家陌生的店,即便是亲民的连锁咖啡厅,她可都是会躲在兄长身后的。

「咦~,是小雪哩。好久不见」

「久疏问候,凉风姐姐」

「……嗨」

哥哥那边则极度冷淡地打了声招呼。

「话说,冰川,你那身浮夸的打扮是怎么回事?」

「哦哦?这位大块头老哥也来嘞。你也是,好久不见呐」

前来迎接的是一位女服务生。

她近乎于金色的茶色秀发梳成了双马尾。

黑色的连衣裙配上了轻飘飘的白色围裙,裙摆很长。

也就是所谓的女仆装。

「RULU什么时候改行做女仆咖啡厅了?」

「那不可能嘞。我们家可是本格派的咖啡店耶?连在蛋包饭上写字之类的服务也不会提供哦」

「有穿着女仆装的女服务生在的话,不就是女仆咖啡厅吗?」

「不是啦♡」

「呜哇,姐姐好可爱哦!」

「谢谢。妹妹和哥哥不一样,很坦率呐」

女仆——冰川凉风满嘴说着挖苦的话,朝春太啪嗒啪嗒地眨着眼。

的确很可爱——她长着一副不得不让人如此承认的容貌。

身材高挑,女仆装的胸口处也被撑得鼓鼓的。

妹妹冰川流琉是黑色短发与小麦色的肌肤。

姐姐冰川凉风则是梳成双马尾的茶色长发与白皙的肌肤——姐妹俩形成了对比。

「不过,今天你们兄妹的关系也很好呐。冷淡的樱君也依旧很宠爱你妹哩。像我家的姐妹俩,都不会一起去买东西嘞」

「是、是那样嘛?啊,不过小冰经常说起姐姐哦」

「哈哈,说我坏话嘛?啊啊,店里很空,随便坐就好」

的确,店里只有三位客人。

话虽如此,这所咖啡厅其实连20个人都无法容纳。

春太和雪季在吧台前并排而坐。

不一会儿,凉风便端来水放在二人面前。

「难得曾经的同学和妹妹的朋友来一趟,给你们免单了。来点什么?」

「那请给我来一杯热可可吧,姐姐」

「那就给雪季点杯那个还有巧克力蛋糕吧。我要咖喱猪排饭和混合三明治,再来杯热咖啡」

「哇哦,毫不客气地要了我们店最贵的东西呢」

「那个,哥哥,我只要饮料就好了……」

「你说过喜欢这里的巧克力蛋糕吧。别客气」

「“别客气”可是我的台词嘞。算了,了解啦~」

凉风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完,便退到了吧台后面。

这家店虽说是由冰川姐妹的父母在经营,但两个人都待在厨房里,一般不怎么露脸。

「咦?这么说来,哥哥,你不吃晚饭了吗?」

「诶?正常吃啊?」

「……哥哥,你这是要长到个190公分啊」

的确,春太虽然食欲旺盛却没有要长胖的架势,但身高看样子是还要长。

「不过,冰川那家伙照旧是关西腔呐」

「毕竟小时候就搬到这边了,所以她说她讲话已经掺杂了很多这边的用词哦。小冰也只会在句尾稍微蹦出几个词来」

「是呐……」

对了——春太想起了他此行的目的——想起了冰川妹妹的事。

虽说他与冰川姐有一些过去的瓜葛,不过他的目的是解决冰川妹妹的烦恼。

春太并没有到处解决周围人烦心事的义务就是了……

但如果自己的学生冷泉很在意好朋友的状况的话,他也得搭把手。

明明他自己的烦恼已经积压到令人生厌的程度了,还在做这种事真的好吗?

他决定暂且先忘却这一疑问。

冰川凉风曾在夜路上向春太告白。

他唯有祈愿现已化身女仆的她不会与自己发展出什么麻烦事。

「……连我自己都感觉在立flag」

「你说什么,哥哥?」

「巧克力蛋糕好好吃!?有这、这么好吃来着嘛?」

「因为我们在不断把味道升级嘞。我们家是老店,但是不会吃老本哦」

雪季吃了一口巧克力蛋糕,双眼闪闪发光地感动道。

虽然是春太擅自点的蛋糕,妹妹看上去却非常开心。

「啊啊,偶尔吃一下甜食真让人欲罢不能呢……哈唔~♡」

「小雪不怎么吃蛋糕嘛?」

身着女仆装的冰川凉风惊奇地注视着雪季。

「虽然我知道自己吃了也不太会长胖,但毕竟要切忌大意……」

「小雪好能忍啊。享受甜食可是女孩子的特权嘞♡」

「……」

不,男生也可以享受吧。

春太一边吃着咖喱猪排饭,一边暗自吐槽。

他呆呆地望着正隔着吧台聊天的雪季和冰川凉风。

妹妹以把自己变得可爱作为生存意义,因此当然也会注意饮食。

雪季那苗条的身材也是对卡路里精密计算的结果。

虽然作为兄长,他希望妹妹把用在打扮上的精力也花在学习上……

「话说回来,老哥你呢?对我家引以为傲的咖喱饭没有什么感想吗?」

「是不是太实在了?猪排很厚实,咖喱也炖得很透,味道浓郁……供应这么精致的料理合算吗?」

「呀~老哥你的反应挺可爱呢。明明老实地说“好吃,真想每天吃冰川做的猪排咖喱饭”就好了」

「每天都吃猪排咖喱的话,身体就坏掉了吧」

即便是身强体健的春太,果然也很危险。

「是啊,就算比不上我做的咖喱,还是很好吃吧?」

「哦,要干一架嘛,小雪?和我家的咖喱一决胜负吗?」

「不、不用了,哥哥可是吃着我的饭菜长大的。妹妹的饭菜是无可比拟的呢」

照她那么说的话,不应该是母亲的饭菜嘛?(译者注:お袋の味,一般指母亲所做的饭菜,也可以引申为充满故乡味道的家常菜,是一种固定用法,上文雪季则是擅自改成了妹の味)

的确,相比雪季的饭菜他还是吃母亲饭菜的次数更多一些。

「算了,我也不想和家常菜一决胜负。可是,不用说我家的咖啡了,连小吃和甜点也是朝着胜过专卖店的目标在做的」

「我都不明白你们这店是想赚钱还是不想了……」

至少咖啡厅RULU不像是崇尚于利益至上主义。

尽管春太是个偶尔才来的顾客,这点也让他感到舒心。

「营业额是不乐观哦。最近本看板娘都一直穿着女仆装进行服务呢」

「你那浮夸的打扮不会起反效果吗?」

「不存在讨厌女仆的那种人哦。特别是在年轻男性之间受到了极大好评嘞」

「原来如此,在年轻男性……这也是我可以考虑进去的嘛……」

「喂喂,我妹妹会受到奇怪的影响啦!话说,你怎么说“极大好评”啊!」

在对凉风的关西腔说三道四之前,不得不提她有时候的选词酌句也很奇怪。

「顺便一提,这套女仆装也是我们精心缝制的,比专卖店都要好」

「没必要在那种地方和专卖店竞争吧?」

RULU到底是以什么作为目标啊。

「我顺便问一句,凉风姐姐,你那身女仆装花了大概多少钱?」

「啊~定制的女仆装大概是花了五万日元做的吧」

「五万……!?以我家的财力负担不起啊……!」

呜呜——雪季忍住了眼泪。

没想到,樱羽家的经济状况竟然暴露给了同级生。

「只因为是专业道具才会很花钱。现在也有物美价廉的成品女仆装吧」

「真的嘛!啊,我也可以在通过考试之后作为入学奖励拿到手……?」

「雪季,入学奖励你就要点更好的东西吧」

阻止妹妹没有结果的企图也是哥哥的职责。

「那样啊……那我就把剩下的蛋糕吃完吧。啊呜啊呜……好吃……」

雪季在泪目中郑重地用叉子切下巧克力蛋糕,送进嘴里。

「呐呐,樱君,我从前就在想,小雪吃东西的姿势很好看呢」

「啊啊。毕竟有我家母亲的严加教导呐」

不管怎么说,春太他们的母亲可是在一个对孩子都让用敬语的家庭里长大的。

虽然她不怎么对春太他们唠叨,但在礼法方面还是相当严格的。

作为兄长,看着举止文雅的妹妹也会得到治愈。

「啊啊……甜甜的巧克力蛋糕滋润了因学习而疲劳的大脑……」

虽说她嘴里说的话依旧孩子气就是了。

「话说回来,樱君」

「嗯?」

「你来你以前的女人这里有什么事吗?」

「噗!?」

「哥、哥哥!?什么时候以我的朋友作为踏板对她的姐姐出手了!?」

「等等,雪季你也等下!不是那么回事——我是被冷泉拜托了的吧!」

「咦,我们是为了什么而来的来着?为了享用美味的巧克力蛋糕……?」

「不是,不是。说来我还没有好好解释过呢」

不用哥哥解释都会跟过来,她真是一位听话的妹妹。

「是小素子啊,我倒是觉得她想多了呐」

「嗯?冰川,你知道我们是为什么来的吗?」

「为了我妹妹的事吧?我觉得那孩子也是,没必要做那种没结果的事,但我是不能主动说嘞?」

「……」

看来凉风是真的看出了春太的任务。

「流琉,本来脑筋应该是不错的,可是恋爱方面很盲目是真的呢」

「瞧给你感慨的……」

「诶?恋爱?等等,人家可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呀……」

「啊~够了!雪炭,你真迟钝!」

突然,一个人影从吧台后的厨房里跑了出来。

——是一位小麦色肌肤、梳着短发的初中女生。

正是在校服外套上黑色围裙的冰川流琉。

「是在说冰川我喜欢松风前辈的话题啊!你差不多该注意到了吧!」

「小、小冰?你在啊……呃,喜欢松风前辈……诶,诶?」

雪季受突然出现的冰川妹妹所惊,有些不知所措。

「啊~流琉?我知道你忍耐到极限了,不过姑且客人们也在呐?」

「哈……!?」

冰川——冰川妹妹满脸通红,捂住嘴巴。

除了春太他们,还有三位客人。

那三位好像都是常客,只愣了一瞬间之后,他们脸上就露出了微笑。

「我静、静静地听了一会儿,就发现雪炭真的无可救药了。啊~樱羽前辈也是,麻烦你专门跑一趟不好意思。前辈是被冷灌输了什么吧?」

「你也知道我会来啊?」

冰川妹妹很有可能在厨房偷听到了春太他们的对话。

「因为冷草草地给我发了句LINE说『来咯!』。那家伙,干了多余的事呐」

「嗨,别那么说。毕竟冷泉实际上也在担心冰川啊」

「……诶?前辈对冷有这么宽容来着嘛?」

「那是你的错觉」

春太斩钉截铁地断言道。

做过冷泉的家庭教师,又给过“预支”,不可否认他们的关系较先前确实更亲密了。

然而,这一点不好在雪季面前承认。

「请等、等一下。小冰对松风前辈……?为什么呀?」

「你问“为什么”……」

「我家的哥哥更帅吧?」

「不,怎么说都是松风前辈更受欢迎嘞?」

「好的,来打一架吧,小冰」

「正合我意,雪炭」

雪季唰地站起身来,冰川妹妹则啪地脱掉了围裙。

「好,两位年轻人用肉搏战做个了结也可以,不过要打去店外打」

「知道啦,凉姐」

「知道了,姐姐。哥哥,我马上去把她收拾了,请等等我」

「……算了,只要尽量不受伤就好」

雪季和冰川妹妹两个人一起向店外走去。

「那两个人没问题吗?」

「她们不是去店外而是去主屋吧。我家的妹妹,没那么蠢的」

「我家的妹妹脑子没有那么好使,不过应该也没有笨到会互殴」

RULU的后面有一栋独立住宅,冰川一家就住在那里。

「流琉是要解释一下和松风君之间的情况吧。没想到小雪真的没有注意到啊」

「好像是那样呐。她要是能理解的话,我的话也就好讲了,能给我减轻负担了」

说实话,在春太的身边藏有太多的秘密。

有谁知道些什么,又有谁应该在隐瞒着什么——可谓十分混乱。

「不过,樱君人也很好呐。你快期末考试了吧?」

「与其说是快了,不如说是期末考试正当中呐」

「好勇敢呀!岂止是妹妹,而且连妹妹的朋友都要照顾——你现在不是做那些的时候吧?」

「你们那儿不也是期末吗?还在工作没问题吗?」

凉风和她妹妹一样头脑灵光。

她就读于较高升学率的悠凛馆更好的名牌女子高中。

「我们已经考完试了哦。悠凛馆不是稍微晚些嘛?」

「或许你说的是呐。嗨,我这儿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应该说现在不是埋头考试的时候吧」

「你也过着一种相当不容易的人生呐。咖啡续个杯如何?」

「我来点苦的吧。啊啊,把这个也撤一下」

春太把咖啡杯和空空如也的盘子递到吧台那边。

「吃得很干净呐。明明我已经偷偷地把咖喱、猪排和米饭都增量到了1.5倍」

「果然呐。我还觉得量挺大的呢。钱也要付1.5倍吗?」

「你把关西人当成唯利是图的家伙了吧。都说了免单,不信啊?」

「我只是想规规矩矩地为好吃的饭菜买单而已。算了,那我就先心怀感激地接受你的免单了」

对于他人的好意太客气就会显得失礼这种事,春太也是知道的。

「你肯领情我很高兴啦。不过讲真,我也是一样不好过」

凉风把餐具端到厨房那边,然后端着咖啡回来。

在将杯子“咚”地一声放在春太面前的同时,她的脸上露出了认真的表情。

「松风君他啊,现在也喜欢我吧」

「……」

春太默默地啜饮了一口咖啡。

松风阳司和冰川凉风曾是同一个初中的同级生。

如今学校都不同,也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交集。

若论及松风和凉风表面上的关系,就是这个程度。

至于松风本命的对象——那是谁,春太没有从他本人口中听说。

然而,他并非完全不了解松风的心情。

尽管如此,他没想到竟然被自己所猜测的那个人一语道破。

「冰川,你现在还和松风见面吗?」

「松风君有时候会来店里嘞。他会大口大口地吃完咖喱猪排饭或者肉烩饭什么的,然后马上回去,仅此而已」

「……是那家伙的风格呐」

凉风仅凭那些许的时间就明白了吧——如今松风的心意也没有改变。

春太也感觉到了——松风从初中时代到现在大概都喜欢着凉风。

「毕竟松风君不会表现在态度上呐。除了我和樱君之外,基本没人知道吧」

「一问松风那家伙,他立马就会装糊涂呐」

「而且,我觉得我还是喜欢樱君你呀」

「……」

是的,正考试的那会儿,春太被凉风告白了。

那时他在考试,而且要是提出交往的话妹妹是不会默不作声的——他如此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虽说用妹妹作为拒绝告白的理由也是相当那啥了,但因为是事实,所以没有办法。

春太没有把被凉风告白的事告诉任何人,但是松风貌似从春太他们的态度里察觉到了。

「嗨,毕竟那个时候咱们两个的气氛还有点不错呐,诶,即便说是在交往也不过分吧?」

「稍微有点过吧……?」

冷泉那帮人好像察觉到了一些情况。

自己原来和凉风只是单纯的朋友——春太无法如此断言。

「算了,反正我觉得咱们的感情已经不明不白的结束啦。如今的我只是你的前女友哩。我不是执念那么深的人呢」(译者注:“自然消灭”一词具体来说就是情侣之间一直不联系,时间久了关系就自然而然地淡了下来,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已经走到了分手的境地这种状态)

「你也不是前女友吧」

即便牵过几次手,他们却连接吻都没有过。

春太认为晶穗才是他的第一任女友。

「我不想把和樱君、松风君再加上流琉之间的关系搞得更复杂啦。要有什么想商量的我这边随时欢迎。我可是那种不会束缚前男友的前女友嘞」

「我是为了解决你妹妹的烦恼才来的呐」

「流琉和小雪聊过就会畅快些了吧。先交给小雪吧」

凉风手法纯熟地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啜饮起来。

「话说回来,你好像交了个女朋友呐?」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那个……!连在别的学校上学的你都知道了啊。线下的关系网也不可小视呐」

「个子娇小又特别可爱,欧派好像还很大是吧?明明都没有摸过我的欧派」

「所、所以说,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吧!」

「那我们是哪种关系涅?」

凉风把两只手肘支在吧台上,似笑非笑地看过来。

「你问“哪种关系”……我说啊,我这种人有哪点好了?是个妹控,又不像松风那样是个体育健将」

「妹控不是什么减分项哦。疼爱妹妹哪里不好嘞?和不能与家人和睦相处的家伙相比更能让人信赖啦。小雪是个好孩子呐」

「你说的太对了」

春太用力点着头。

相比于和家人对立,构筑起良好的关系肯定更好。

「不过,没想到那位妹控樱君交了女朋友哩。太意外了」

「到头来还是回到这儿了吗」

他本应是为了冰川妹妹的事情造访RULU的,话题却朝着麻烦的方向推进了。

「明明都不能让我做女朋友,为什么能让那孩子做女朋友?」

「冰川刚才不是讲过了嘛,因为她可爱,欧派又大」

「笨蛋。你没有头脑简单到因为馋人家身子就喜欢上一个女孩子,这种事我还是知道的啦」

「这话太抬举我了呐……」

春太曾顺势而为地对冷泉和透子稍微出了下手。

那还能说不是馋人家身子嘛?

「不过,我怎么想都觉得奇怪哦」

「什么啊?」

「就是樱君交上女朋友这件事。听说你们是在小雪不在的时候开始交往的。那就更奇怪嘞?重视小雪到甚至会把她强行带回来的你,竟然把妹妹放在一边和别的女生交往,这种事无法想象嘞。那孩子当真只是女朋友吗?」

「……女朋友不分什么普通或者特殊吧」

春太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是假话。

对于樱羽春太来说,如月夜见晶穗一般“特别的女朋友”相当之少吧。

「是嘛,不能说就算了。不过我作为你的前女友,不管什么时候都会给你提供咨询可是真的哩。顺便能给你泡一杯好喝的咖啡」

「……那我装成来咨询的话,就能无限白喝咖啡——是这个意思吧」

「真不坦率呐。嘿,人家就是喜欢你这一点呢」

冰川凉风爽朗地笑了。

春太觉得初中的时候凉风对自己的好感是货真价实的。

如今——两个人还能成为好朋友嘛?

尽管很难说自己已经达成了来这所咖啡厅的目的——

但他并不想自己把身边的人际关系变得更加复杂。

他与冰川凉风过去曾是恋人未满的同级生,如今则是朋友。

这对于自己来说大概是一个能够接受结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