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三卷 第3话 妹妹逐渐对表妹宽容以待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6:32

周六的午后天气十分晴朗,在十二月的这个时期来说气温也算是相当高了。

或许是穿着的厚大衣的原因,甚至稍有些热。

「这边相当暖和呢,哥哥(お兄さん)」

在周六热闹的车站前——

走在春太身旁的,正是霜月透子。

她身披时髦的棕色外套,脖子上系着花格围巾。

今天,打着“带透子认识一下这边的街道”的旗号,他们两个人外出了。

说到春太能做到的事,虽然也就这种程度了——

不过由于熟悉城市也算透子的目的,因此这是必要的。

「气温这么高倒是很少见呐。这个时期在那边已经很冷了吧?」

「在十二月初就会积起降雪了」

「之前也下过雪呐。我和雪季都怕冷,所以大概很难住在那个镇子上」

「那边夏天很凉爽,因此如果你们肯来避暑的话我们会在“霜月”准备好房间的」

「那怎么说都不太合适吧……」

“霜月”旅馆虽说不像是超高级旅馆,却是富有历史的一家旅店。

费用应该也不便宜,光请他们去白住的话他实在过意不去。

「我的祖母好像也想和哥哥你们的母亲大人见一面,希望你们一家人能来一次呢」

「原来如此,这么回事嘛」

春太的母亲——他的养母,恰好是透子母亲的姐姐。

在透子的祖母看来就是“儿媳妇的姐姐”,因此她们的关系好像不坏。

「嗨,那是考试结束之后的事了。再说,因为太冷了,我和雪季在这会儿去不了呐」

「你们真的很怕冷呢……试着住一段时间的话可是意外地会适应的哦?」

「不如说透子你适应这边才是优先事项吧。这才几天,你感觉如何?」

「人也多,店面也多,相比乡下要热闹得多……能提前过来太好了呢」

「精神状态很重要呐,你本来就会因为高中入学考试这种事有些沉不住气,要是再被扔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的话,就要命啦」

「倒没有到要命的程度……没关系的,有哥哥和小雪季在,我想我会很快适应的」

说到这里,透子突然露出一副想起了什么的表情。

「啊,明明哥哥的期末考试马上都要开始了。没关系的嘛?」

「不管这次考试——啊不是,毕竟我平时姑且在学习呐。即便不特意去准备考试,也能拿个还算可以的成绩」

「我一开始好像听到了危险的发言……不过,我总是承蒙哥哥的关照呢」

「透子在教雪季学习吧。作为她老哥,必须要给点酬谢呐」

「没、没有,我们只是在一起学习而已……说实话,我的成绩没有好到能教别人」

「比雪季要好得多吧」

春太每天都把雪季和透子一起学习的情景看在眼里。

实际上,若是凭借透子的学习能力,她应该能报考比水流川女校更好的学校。

大概只是因为有亲戚在那里就读而且离雪风庄也近,她才选择的那里吧。(译者吐槽:你确定?)

「对于雪季只是在家里自学这种情况,我总感觉有点不放心。一个人怎么说也没什么干劲儿呢。能够在学校或者补习班这些地方学习的时间果然很宝贵呢」

「雪季小姐没去参加冬季讲习吧?」

「要是有能一起去的同伴的话,我倒是会让她去的。在知道透子你要来之后,即便再申请也来不及了」

社恐的雪季事到如今再去补习班里交朋友大概也很难吧。

相较一个人去上补习班,由春太管着她、让她学习更有效吧——他是如此考虑的。

「不过我也没有报考同一所学校的朋友,所以有雪季小姐在帮大忙了」

「那估计是没有,可是这样也挺好的呐」

无疑,透子的存在给予了雪季鼓舞。

欺凌事件的不愉快看样子也完全烟消云散了,透子的寄居在起着正面的作用。

「而且正好,我也有些话和透子说呐」

「诶!?」

或许是害怕再次被报复,透子大声地做出反应。

当然,春太完全没有那种打算——

「要说的话、话是……?」

「算了,还有时间。话说,光在街上走很无聊吧?透子,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唔……即使您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哪里都有什么……」

「那也是哈。呃,你之前也被松风拉着转来转去对吧?那个时候你们去哪儿了?薄煎饼店之类的?」

「您一语中的……松风前辈倒好像是把喜欢薄煎饼的事对人保密来着」

那并不是什么令人吃惊的事,对于春太来说什么都算不上。

「毕竟我们是从小孩子那时候开始的交情呐。那家伙,实际上喜欢吃甜食哦。最近在跟我扯什么“薄煎饼很流行”。甜食店就行吧。有一家熟人开的咖啡厅……没事,还是算了吧」

「……?」

透子露出一副不理解的表情,但是春太没有解释的打算。

熟人开的咖啡厅当然是有熟人在的,他可不好意思把女生带到那里。

「透子喜欢的东西是什么?」

「问得好直接呢。喜欢的东西……除了学习和社团活动之外,我一直光顾着给旅馆帮忙了,所以不怎么……」

透子似乎在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连自己喜欢什么都不知道——这一情况让他稍有些同情透子。

透子看样子是出于意愿才去做旅馆的工作的,可是有些其他的兴趣也好——

「啊」

「怎么了?」

「我想出一个说不定可以作为透子参考的地方」

「参考……?」

「啊啊,我们去一趟吧」

春太拍了下透子的后背,迈出步子、

毕竟难得带透子出来,他也想让她开心。

因为不仅是雪季,春太也已经把过去的事一笔勾销了。

「让您久、久等了……」

「哦」

从更衣室那边走来的霜月透子——

身着将适度隆起的双峰间的乳沟显露而出的黑色比基尼。

即使不比雪季,透子也是身材高挑修长的模特体型。

她没有用发圈,而是用粉红色的发带将黑发系成马尾辫。

「选得不错呐,透子」

「是租、租借泳衣窗口的姐姐给我推荐的!太、太热心了,我都有点害怕……」

「原来如此,被当成更衣人偶了嘛」

这样的美少女来租借泳衣的话,大姐姐也会干劲满满吧。

胸部的尺寸也比不上雪季,不过在初中生来说足够丰满了。

双峰之间的乳沟被充分地凸显出来。(见彩插)

「总、总感觉人家好像在被目不转睛地盯着……到了温泉冒失地盯着人看就不算不礼貌了嘛」

「那没办法。毕竟这里与其说是温泉不如说更贴近游泳馆呐」

「的确……好像是那样呢」

透子点了点头。

他们二人造访的就是所谓的洗浴中心。

春太应该也是头一次来这种场所。

刚才,他想起之前晶穗说过想来看看。

于是他给晶穗打电话询问地址,但那位摇滚少女却说「我说过那种话?」而忘得一干二净了。

摸索着记忆,他总算是打听出了地址。

「比预想的要豪华呐,我还想着会更寒酸一点呢」

「不仅漂亮,还有各种各样的设备呢」

春太称赞道,透子也连连点头。

不仅有泳装混浴,还有普通的盆浴和桑拿等种种,有点像游乐园。

不,既然能穿着泳衣在店里来回走动,将其称之为休闲游泳馆的温水版或许更加合适。

正因此,入场费也比较贵,不过若是为了让远道而来的透子有所享受的话,现在就不是该抠门的时候了吧。

「那么,首先果然是要来这里吧」

「好厉害呢……」

位于面前的浴池——虽说是室内的,乍一看却如同豪华的岩石温泉。

在巨大的岩壁脚下,有一座甚至能容下二十个人的宽敞浴池。

「这岩石大概是人工产品,不过好真实呐。看起来就像正常的露天浴池呐」

「我们赶、赶快进去试试吧」

春太和透子缓缓泡进浴池。

「咦,水温相当温和呢」

「那是,毕竟基本都是情侣(/夫妇)来泡,太热的话泡不久吧?」

「情、情侣……!」

透子的脸唰地一下通红。

「不是,我的意思是周围都是情侣啊。透子叫我哥哥,我们看起来不就是兄妹吗?」

「……我们表面上是表兄妹呢」

「在雪季是我妹妹的前提下,只能蒙骗到底了」

春太不禁苦笑道。

至少现如今,樱羽春太和冬野雪季在社会层面上仍旧是兄妹。

从雪季对春太说“想要做女朋友”之后,他将她作为妹妹看待的意识或许反而更加强烈了。

那是出于不想失去“妹妹”的所谓对于现状的执着嘛——

「哥哥?怎么了嘛?」

「啊,什么事都没有」

那不是现在应该在洗浴中心里冥思苦想的事。

「好不容易花了高额入场费进来,所以玩得开心点。嗯,这洗澡水不是挺好的嘛」

「我家的洗澡水才更好哦」

「和专业的温泉旅馆比的话,那确实……」

「专业的倒是谈不上。啊不,“霜月”是真正的温泉,所以功效也很高哦。哥哥你在我家的温泉里泡过之后身体状态也不错吧?」

「哎呀,只泡一两次的话……」

「感觉不错,对吧?(压力)」

「……你和雪季有血缘关系是吧……」

「诶?是像哥哥所了解的那样」

透子自己似乎没有自觉。

不管是透子的表情还是音色都和之前雪季对她施压的时候如出一辙。

「可是,先前我们明明是赤诚相对的,今天却穿上了泳装什么的,反而是退步了呐」

「退、退步?」

「算了,穿着泳装的话至少能允许我直勾勾地盯着看吧」

「之前我可是也有被您一眨不眨地盯着的记忆……」

「啊,是啊,有那么回事。我想起来了」

春太突然回忆起来了,泡在热水里重新转向透子。

「怎、怎么了?在这里接着之前的往后做有点……要趁雪、雪季小姐不在家的时候使用家里的浴室(来做)吗?」

「说的对呐,我家的浴池很窄,在那里反而贴的更近——才不是啊!」

「诶诶!?」

「话说你啊,真的是和一开始登场的时候形象大变呐……」

「您说“一开始登场的时候”。我、我没怎么改变哦。虽然这么说像是辩解,不过和哥哥最初见面的那个时候该说是不太对劲嘛……」

「那一点我已经知道了。说的是呐,谁都有不太对劲的时候——这倒是才更像辩解」

「辩解?哥哥没有什么辩解的必要吧?」

透子稍稍歪了下小脑袋。

尽管她有股成熟的气质,一旦做出这般天真无邪的举动,看起来就像一位十五岁的少女。

「不,我说的是之前温泉里的发生的事」

「……是我这边主动引诱的。而且,那个时候哥哥道过歉了」

「话是那么说……」

在“霜月”旅馆的温泉,春太让透子给他擦了背。

而后甚至又和一丝不挂的她干了些快活的事。

「容我再次道歉。得寸进尺了,不好意思」

春太低头致歉。

怎么说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他只是稍微低下了头,但表情是认真的。

「在这种地方道歉也有点那啥,不过难得只有我们俩」

「既然是二、二人独处,能谈些别的话题就更好了……」

「诶?别的话题指的什么?」

「没、没什么。所以说我真的没有放在心上了。不如说,在那种状况之下什么都没发生的话,下一次我的自信心一定会七零八落的」

「你说“自信心”……哦哦」

春太回想起他从松风那里听到的话。

透子不仅是旅馆的看板娘,在学校里也是具有人气的美少女——

而那个时候出现的雪季则夺走了透子在学校里的地位。

失去自信的透子那扭曲的心理化为对雪季的欺凌这一形式表现出来。

私下里对于自己的美貌有所自信的透子,若引诱春太后却无事发生的话,好像结果反而就成了——

春太和雪季兄妹俩一同将透子的自信心击得粉碎。

「啊,不是,那至多是透子自己的问题。我得寸进尺是事实。所以说——」

「请等一下,哥哥」

透子在春太面前迅速转了个身,将身体靠了过来。

她摆出了一副仰视春太的姿势,黑色比基尼胸罩的乳沟清晰可见。

「您这话说得就好像是确定了本命之后在整理和其他女生的关系一样」

「……你的说法真直截了当呐」

然而,或许她说得恰如其分。

仅论和雪季、晶穗的关系,春太已经焦头烂额了。

岂止如此,单是二者中任何一位的事或许都会很棘手。

「在这种情况下,我给透子做不了什么。帮你复习、为了让你集中精神学习提供支持,这些就是极限了」

「……还能像这样麻烦您带我出来玩,对于我来说已经十分充分了」

是这样吗——春太想道。

本来连生活自理能力都有所欠缺的春太,不可能做得来照顾花季少女这种事。

至少能够让透子的精神状况稳定下来就好,可是——

如果不是自我陶醉的的话,春太的存在反而可能会扰乱透子的心绪。

「况且,我——不认为自己没有胜算哦,哥哥」

透子将脸贴近到彼此的嘴唇即将相贴的距离——微笑道。

虽说她与雪季相像,果然还是不一样的。

即便如此,霜月透子也是位超群的美少女。

「……你都了解到哪一步了啊?」

「我和雪季小姐睡在同一个房间哦?每天都会聊很多的」

「……你们能和好比什么都强。关于这一点我真的很高兴」

就这样,不要再回想起欺凌事件了吧——春太想道。

雪季和透子是表姐妹,而现在甚至成了朋友。

然而,正因为霜月透子是这样的人,他才做不出玩弄她的感情一样的行为。

大概在透子心中,怀有对于雪季的歉意以及对于为了那个雪季而挡在她面前的春太的畏惧。

尽管是与恋爱的感情截然不同的情绪——但透子是不是出于某种原因而产生误会了呢。

正所谓对某人感到畏惧的同时也会对其产生强烈的兴趣。

因此——

「您把事情想麻烦了哦,哥哥」

「喔……」

透子把右手的食指按在春太的嘴唇上。

「今天是那个、约会的日子——是在招待我对吧……?请让人家再玩得开心一点」

「……是这么回事」

由于趁此机会能够二人独处,因此他一不小心就说出了想说的话。

「请看那、那个」

「嗯?什么?」

透子忽然从浴池中探出身子,指向墙壁那边。

在那里张贴着店内的指南图示。

「我想去那里看看」

「嗨,不管去哪儿我都陪你啦」

从岩石浴池出来,两个人所前往的地方是——

「喔……总觉得有些狭窄,不过这样也还行……吧」

「有种奇、奇怪的氛围呢」

春太和透子进入的是“单间”浴室。

房间较为狭窄,大概连学校教室的一半都不到吧。

浴池是圆形的,形如蔓生植物的植被繁茂地生长在周围。

「这个植物是真的吗?」

「谁知道呢……考虑到保养的问题,说不定是人工产物。有效利用自然草木的浴室,维持起来是相当不容易的」

「不愧是专业的呐」

春太轻笑道,透子则露出苦笑。

他们在接待处确认了一下单间的使用情况,如果空着的话也无需特别加钱就可以使用了。

「这么说,刚才在接待处给你看过了注意事项对吧?」

「诶?啊啊,是的」

「有一条叫“禁止有违公序良俗的行为”吧。那条是——」

「关于那、那一条……可能是经常有情侣使用,那个……就是说禁止做H、H的事情……」

「……在“霜月”也会禁止那种行为吗?」

「会的哦……哇」

透子刚一坐在浴池的边缘,就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什么,怎么了吗?」

「对、对不起。好像树枝一样的东西挂在泳衣的带子上了……啊,取下来了」

「那太好了。呃,我们在说什么来着?」

「在说“霜月”也有规定这个话题。要是稍、稍微亲热一下的话没什么……毕竟又不能监视客人,基本上都靠客人的自觉就是了」

「啊啊,那肯定啦。毕竟不能装上监控摄像机呐」

像在这个洗浴中心一样穿着泳衣的话姑且不论,在全裸入浴的温泉用摄像机监视是办不到的吧。

「我们也必须保持自觉呐。不仅要看注意事项,更要遵守」

「当、当然了。雪季小姐也事先叮嘱过我」

「诶?雪季她吗?」

「啊」

糟了,说漏嘴了——透子露出焦急的神色。

「不、不是的。她没有说什么很要紧的话。只说了一句『稍微向哥哥撒撒娇也可以哦』」

「原来如此」

完全明白后,春太点点头。

也就是说,虽然稍微撒娇是可以的,但别过度——雪季叮嘱的肯定是这个意思。

「雪季小姐太过担心了呢。怎么说现在我也不会再做出什么诱惑的举动——啊嗯♡」

「嗯嗯!?刚才那个声音怎、怎么回事?」

「对、对不起!」

透子依旧扭扭捏捏的,而且还揉搓抚弄起自己的胸部一带,不知在想些什么。

「因为刚才挂上了树枝,泳衣的胸罩好像有些错位……一开始就有点难受。好奇怪呢,我明明讲好了尺码的。因为不能让哥哥久等,倒是没有试穿」

「那么一会儿我会等你的啊。难不成透子,你胸部的尺码变了?」

「怎、怎么会……明明已经长得够大了」

透子面带困扰,试图把将胸衣撑得鼓鼓的胸部压下去。

看上去就像在揉弄自己的胸部,对于春太来说是非常看不得的场面。

「说、说来,雪季也在从初二升到初三的时候经常换胸罩呐」

「雪季小姐,连换胸罩都要向哥哥汇报呢……」

「偶尔呐……」

岂止是汇报,雪季买了新的胸罩后会穿上来给他显摆。

在某些情况下,春太甚至都给她穿过。

「哈、嗨,透子也在成长期,所以没办法啦。去借一套新泳衣吗?」

「不用了,好像总算能穿进去——呀!」

「……!」

啪噜噜——春太感觉他好像听到了拟声效果。

黑色泳衣的胸罩如崩开般脱落,在初三女生来说很有料的胸部的丰满摇晃着暴露在外。

「哇,哇哇哇……!」

「透、透子……!?」

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连胸部顶端的桃色都看到了。

透子猛扑过来用力抱住了春太。

「你在做、做什么啊?」

「不、不是的……我想着这样可能就看不到了……给、给您看更好吗?」

「怎么样我都很难办啊……」

透子以一种要紧紧勒住春太腰腹的架势用力抱了过来。

据他在“霜月”旅馆所得知的情报,透子的胸部尺寸是C罩杯……但实际上可能更大一些。

透子的那一对压在春太胸膛上的丰盈被挤的变了形,过于涩情。

「这、这件事要是被雪季小姐知道了的话……不会简简单单就过去呢」

「我和透子的秘密又多了一个呐……」

春太把手放到透子的肩膀上,轻轻将她抱在怀里。

「哇……哥、哥哥……」

「毕竟看到就难办了呐。话说,这样身体挨在一起的状态下你能重新穿上胸罩吗?」

崩落的黑色胸罩漂浮在热水上。

看来钩子是坏掉了。

「放弃那件泳衣叫来服务员更好呢……在这种时候,坦率地以顾客的身份提出要求才是正确的作法」

「下次我去“霜月”住的话,向透子提要求可以嘛」

春太笑着,稍微多嘴了一句。

「当、当然可以了,是哥哥的话……无论向我提怎样的要求都可以」

「开、开个玩笑」

透子做出了认真到令他吃惊的回答,因此春太畏缩了。

首先,春太必须得一个人离开单间去叫一个女性服务员来。

只不过——

「好温暖呢。只要一、一会儿就好……可以暖和一下之后再去嘛?」

「……说的是呐」

的确,由于在说话的时候没有泡进浴池,身体都变冷了。

可是放开透子身体的话就会看到各种地方了。

不,一直这样紧抱着她倒也不是个事——

稍微暖和一些之后再去——这样做也不是个坏的选择。

春太已经习惯于自己的节操丢满地了——他好像觉察到了这一事实。

「那个,哥哥。我换完泳衣后,可以再玩一会儿吗?」

「能看到透子穿两种泳衣什么的——我真幸运呐」

「真、真是的……」

透子满脸通红,瞪了过来。

见到她那副表情,春太稍微回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透子。

看上去性格稍微有些刚烈的透子竟也如此可爱。

「这还只是岩石浴池和单间而已呐。必须得再享受享受」

「好、好的」

对于透子来说,这是考试前难能可贵的消遣机会。

万一说了句多余的话反而让透子忧虑起来的话,就鸡飞蛋打了。

「温泉已经泡够了吧。桑拿房好像也有男女都能用的,去看看吗?」

「好的,虽说“霜月”没有桑拿房,不过之前就有过试图将其引入的想法哦。对于拥有悠久传承的旅馆来说,吸收新鲜事物很难呢」

「到了透子这一代就会改观吧?」

「要是那样就好了呢。我们家的临场工作没有问题,但是在经营方面有些薄弱,所以需要那种头脑灵活、偶尔能大胆一些的人才」

透子意味深长的目光朝春太注视而来。

看来春太虽然身为高一学生却已经找到了就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