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三卷 第1话 妹妹想有条不紊地进行准备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5:34

睁开眼,他立马看向床侧。

在那里——

「啊,早安,哥哥♡」

「……」

春太缓缓起身,坐在床上。

房间里——谁都不在。

他所听到是幻听,所看到的是幻影。

在那里,并没有冬野雪季的身影。

他被迫意识到——袒露着白皙肌肤换衣服的妹妹已经再也见不到了。

当然,兄妹之间的早安吻也没有了。

我想要成为你的女朋友——

上次,雪季把春太称作“春太同学”、“春太君”。

她连着叫了十几年的哥哥、哥哥。

被雪季加上“同学”、“君”来称呼,有种新鲜感。

然而,他感觉到新鲜仅限那一次,如果今后一直那样叫的话,情况就不同了。

虽然这么说可能像喜好妹系角色的阿宅,不过不能被叫哥哥太过寂寞了。

有一位貌似要重新开始叫他“哥哥”的摇滚少女倒也是一个重大的问题……

与之相比,紧迫的问题近在眼前。

春太麻利地脱下睡衣,换上校服,走出自己的房间,下到一楼。

待他进到客厅——

「啊,早安,哥哥♡」

「……」

身着围裙的冬野雪季的身姿映入眼帘。

问候语并非幻听,开心地笑脸不是幻觉。

茶色的长发,苗条而修长的身材。

少女不仅身姿优美,胸部的丰满在初三学生来讲也很有料,腰肢纤细。

「我正想着要开始准备早餐,哥哥起来的真是时候呢」

雪季手里握着汤勺。

由于春太在她正要开始做饭的时候出现了,因此她似乎是特意来打招呼的。

「早上好,雪季。呃……你也快要考试了,早饭这种我自己烤点面包就行」

「不能让哥哥烤啦」

「好端端的就被你否定了呐……」

「被考试夺去了游戏和打扮的我,最后剩下的乐趣就是做家务了。哥哥要夺走人家最重要的东西嘛?」

「这话说得多难听啊」

顺带一提,雪季的头发也不染了,妆也不化了。

游戏也就两天玩一个小时左右。

虽说玩游戏的时间意外地没有被剥夺而是留有余地,但雪季好像是有着不同的认识。

「嘛,雪季给做的话就帮大忙了……不过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好的♡」

雪季可爱地笑着点头——

「啊。必须要把这个做了呢。秋♡」

「……」

雪季啪嗒啪嗒地来到春太身旁,轻轻在他的脸颊印上一吻。

「嘿嘿嘿,那我去好好做饭啦~」

雪季可爱地说完,回到了厨房。

从妹妹变为女友候选之后——早安吻随之从嘴唇移到了脸颊。

虽然总感觉次序好像是反了,但是雪季却说了「在你让我做女朋友之前,只可以亲脸颊哦」之类的话,貌似打算让他起急。

单是亲脸颊就足够刺激了——本来他也知道,正常情况下初三的妹妹是不会对高一的哥哥做这种事的。

从客厅可以看到厨房的情景。

雪季一边哼唱着跑调的小曲儿,一边运用高超的手艺准备着早饭。

父亲好像已经去上班了。

他照旧继续着早出晚归的生活。

父亲和春太能见上面的时间过短,以至于“关于那个的谈话”尚未很好地进行。

话虽如此,由于春太这边也在回避与父亲进行“关于那个的谈话”,所以不论如何都不能说是父亲不好。

春太打开客厅的电视机,悠闲地看着天气预报。

今天看来也会冷,不过是晴天。

然而,春太的心情却一点也没能放晴。

雪季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单纯地为了换衣服来兄长的房间了。

也不再做嘴唇相贴的接吻了,连相拥都没有了。

只亲吻脸颊的话,勉强算是安全吧?

说是他们变成了普通的兄妹或许都可以。

雪季她,想要成为春太的女朋友——

也就是说,这种程度的接吻与身体接触至多是作为兄妹之间的行为。

至少,雪季是那样认识的。

另一方面,要问春太是否把十几年间与自己以兄妹的身份成长起来的雪季仅仅当作妹妹的话,他没有自信。

即便是抽掉对自家人的偏袒,雪季依旧是超群的美少女。

况且性格也直率可爱,发自心底仰慕着春太。

有这样一位少女陪在身边,能够只把她看作妹妹的男生会存在吗?

春太对于这一点抱有深刻的疑问,也不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出于兄长的立场。

「人家倒也希望爸爸好好可以吃完饭再出发呢。比如今天早上,他就吃了两个咸饭团。就像历史剧里面的便当一样」

「我不了解历史剧的吃饭场景,但是光凭那个估计也不够呐」

父亲相较于花时间在早饭上,貌似更想赶紧去工作。

「哥哥,请多吃点哦。今天的味增汤是用萝卜和油炸豆腐做的哦」

「哦~那不错呐。因为每天都让雪季喂得饱饱地,我才能长得这么高呐」

「毕竟哥哥壮硕的身体是用我的饭菜造就的呢」

尽管雪季说着话,却还是灵巧地用锅和煎锅继续烹饪着菜肴。

即便不能见到换衣服的情景,不过每天都能品尝到妹妹做的美味早餐——他或许应该就此知足。

话虽如此,假如雪季从家里搬出去的话,可是连那一点都变得无法实现了——

关于雪季一个人生活的事,兄妹俩尚未协商。

春太自然是反对,却也在踌躇要不要说服她。

因为妹妹太听哥哥的话了,所以轻而易举就说服她的可能性很也高。

尽管雪季说“要做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反抗”,但是她能否贯彻自己最初立下的志向值得怀疑。

话是这么说,他也对去做出会挫伤雪季决心的行为感到犹豫。

「好了~哥哥,饭做好了哦。来吃吧」

「啊啊——呃,诶!?」

春太迈步走向厨房那边,而后不禁大声叫了出来。

在雪季解下围裙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异常。

「啊,哥哥发现了呢。呵呵呵,怎么样啊♡」

雪季踏着兴高采烈的步伐来到客厅,取过挂在沙发上的上衣。

春太都没有发觉沙发上有那种东西。

「将~」

「那个……不是我们学校的校服吗!」

驼色的上衣搭配带方格条纹的迷你裙,棕色的领边上系着缎带。

那是春太就读的悠凛馆高中的女生校服。

「果然在早上出门不错呢,精神都清醒了」

「冷泉可说过雪季你在学校经常打瞌睡哦」

「姆……小、小冷那家伙,又说了多余的话……」

走到春太身旁的雪季对着冷泉素子口吐芬芳。

即便是温柔得过头的雪季,对待好朋友的时候果然也毫不客气。

春太和雪季吃过早饭,两个人走出家门。

当然春太是去上学的,而雪季则没有在上学。

她在夏天前由自己出生成长的本地初中转校到了别的县,尽管又回到了本地,但在短期内就无法来回往返学校了。

现如今,形式上她的学籍在搬家地的那里的初中。

在那里出现了一些问题后她回到了本地,便没有去上学,而是为了高中入学考试在自学。

「但是,毕竟人家心胸宽广,就原谅小冷吧。因为今天穿上了新的校服,人家心情不错」

「心情真不错呐,雪季」

春太苦笑出来。

虽然没在上学的雪季并无穿校服的必要,但据雪季称是「为了进入状态」,而后她每天早上都会换上校服。

她穿的是在这边初中时穿的白色西式的校服。

雪季貌似对在搬家地所穿的黑色水手服式校服并不中意。

然而,现在雪季的衣着是悠凛馆高中的驼色西装夹克,配以方格花纹迷你裙。

也就是短短数日前雪季从晶穗的前辈那里借来穿过的校服。

雪季当时想到春太就读的高中看看,就假扮成学生溜进了学校里。

成绩不佳的雪季即便竭尽全力,也无法考上高升学率的悠凛馆。

正是因此,春太也就纵容起妹妹,带着她在学校里逛了一圈,不过——

没想到身着悠凛馆校服版本的雪季竟然再次出现了。

「晶穗的前辈也挺大方呐。本来姑且还有不少次再穿上校服的机会吧」

「人家在小心翼翼地穿着哦,为的是如果必要的话能够还回去」

会对此留心的妹妹看来并不完全在依仗着前辈的好意。

雪季当时把借来的校服拿去洗干净之后,才还给了人家,

可是,前辈却苦笑着说「本来就打算送你了」,于是雪季貌似就那样收下了。

前辈是三年级学生,在已经到了十二月的当下,剩余的高中生活实际上只有后面的两个月左右了。

备用的校服之类的已然不需要了——这也是事实吧。

「真不错呢,悠凛馆的校服。哥哥穿的男生校服也很帅气,高升学率的学校在校服上也很讲究呢」

「水流女校的校服评价好像也不错哦。那个该说是茶色的——米黄色的水手服,确实少有地可爱呐」

「诶?哥哥……为什么会知道水流女校的校服啊?」

雪季眯起大眼睛盯视过来。

「不、不是,我是看过水流女校的主页啦。那至少是会看一眼的对吧」

「啊啊,原来如此」

他和晶穗两个人再度拜访了雪风庄一事暂且还是对雪季保密。

如果被认为是企图妨碍她搬入雪风庄可就难办了。

与穿着水流女校校服的冬野冰丽见过面的事,他也没对雪季说。

「不过,如果校服不可爱的话,人家说不定就不会有报考水流女校的想法了」

「喂喂,雪季你能够报考的学校可是就那么几个啊?」

若是这位对穿着打扮十分挑剔的妹妹,有可能真心是凭校服选择的学校。

即便并非如此,在特殊条件下参加考试的雪季能报考的学校本来就很有限了。

假如雪季具备更强的学习能力的话,选项倒是会更多一些。

「能够报考的学校校服可爱,真幸运。还能让哥哥教我学习,从公寓徒步马上就到学校了,全是优点呢」

「……说的是呐」

雪季曾对今年春季的搬家一肚子不满,但是在高中入学考试的问题上好像在积极向前看了。

春太是觉得要比状态消极强得多,可是——

她搬去公寓已经变成既定事项一样的这一点并不好玩。

「要是我正常地上初中的话,就不能像这样陪哥哥一起上学了。结果很好啦」

「你真积极向前啊,雪季。该说你是有种问题解决后一身轻的感觉嘛……」

「嘻嘻,面对考试精神状态也很重要啦。各种各样的事都必须要往好的方面想」

雪季笑道,一蹦一跳地走到春太身前。

虽说妹妹运动神经迟钝,走路或者跑步的姿势却意外地不坏。

「……可是每天早上都送我的话很辛苦吧?」

「毕竟这样也能清醒一下啦。啊啊,不是每天早上一起上学,而是托小雪季快递把便当送到更好嘛?」

「不了不了,雪季要是再进到学校里可就引起大骚动了!」

先前的某天,雪季自称「小雪季快递」,非法闯入学校,然后把春太的便当送了过来……但是由于迷之美少女的闯入,在学校里引发了骚动。

春太的朋友松风阳司把雪季说成是“春太的青梅竹马”而蒙混过关了,然而——

在小雪季快递再度现身的情况下,春太没有能够顺利蒙混过关的自信。

「算了,陪我上学这种程度也不会花很长时间,无所谓了……」

「好的,人家会在哥哥回家之前好好学习的」

「在那方面我相信你」

雪季尽管不喜欢学习,却很听话,因此若是春太说让她学习,她一定会照做。

每天的日程也有在规规矩矩地推进着,目前没有问题。

「啊,人家要做女朋友的话可是认真的哦」

雪季干脆地断言道。

由于她说得过于干脆,春太下意识地没能反驳,而是沉默了。

「在春天到来以前人家会慢慢地解除妹妹模式哦。到了最后,会把哥哥的衣服和我的衣服分开洗!」

「你、你说什么……!?」

那不就是这世上各位老爹所受到的最为伤人的对待吗!?

「开玩笑的。我的衣服和内衣还是会和哥哥的衣服一起洗的,请放心」

「……被你这么一说,我就像个变态呐」

相较于被雪季把自己的衣服当作脏东西一样分隔开,被当成变态可是更要命啊。

「分开洗很麻烦呢。我们家现在只有三个人——啊,对了,我想起来了」

「嗯?」

「哥哥,今天放学后你有什么要做的事吗?」

「打工没排班……没什么呐。我倒是想着好好监督雪季学习」

「好、好好地监督……松懈地程度就好了……先不说那个,那么人家就心怀期待地等你回家了哦」

「……?」

不知怎么的,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春太渐渐从妹妹的笑容里感受到了危险的东西。

雪季绝对不是给兄长下套的那种妹妹。

只不过在这几个月里,不管是好也罢坏也罢,雪季正在改变。

父母离了婚,也搞清了他们不是亲兄妹的事实,亲妹妹又全新登场,这种情况下她不改变才更难吧。

可以的话,春太希望其他情况的变化不要再出现了。

首先,他希望在雪季考试结束之前,能够过一段安稳的日常生活——

「那、那个……我是霜月透子!虽然很不好意思,从今天起还要承蒙关照了!」

「……」

安稳的日常生活到哪里去了?

春太不得不在心里吐槽道。

「欢迎小透子」

「好、好的,请多关照」

下午四点,樱羽家的客厅——

身着悠凛馆高中校服的雪季在那里是很正常的这一点姑且不论。

另一个人——身着黑色水手服,黑发则梳成了马尾辫。

在一旁则放着巨大的旅行箱。

「霜月,你为什么会……?」

「好啦好啦,哥哥,没有必要那么着急,小透子也累了吧。先请坐」

「不、不好意思啊,雪季小姐」

霜月摇动着马尾辫,连忙低下头行礼,很客气地坐在沙发上。

明明坐在正中就好,她却刻意坐在了角落里。

雪季走向厨房。

春太还完全没有理解这一情况。

他也是刚从学校回来,随后门铃就响了,然后霜月透子便出现了。

「好了,让你久等了。很冷吧,咖啡牛奶可以嘛?」

「十、十分感谢,雪季小姐」

雪季把三个咖啡杯端到桌子上。

两杯是咖啡牛奶,另一杯是咖啡。

放在春太面前的那杯咖啡,应该加入了分量恰到好处的砂糖。

「真好喝……」

「能合你的口味太好了。虽说我喜欢做饭,可是泡喝的不怎么擅长呢」

樱羽家的咖啡和咖啡牛奶大部分都是速溶的。

怎么说雪季也不能花工夫来做磨咖啡豆泡咖啡这种事。

三个人啜吸着热饮,吃过作为茶点的蛋糕后——

「小透子,你很快就找到我们家了吗?」

「啊,是的。因为我手机里装有导航软件。而且也收到了贵府的照片」

「是呢,没有迷路就太好了」

「……我说啊,你们两个先别继续往下说了,也给我解释一下」

春太把咖啡杯放在桌上,用尖锐的目光盯着两位少女。

霜月透子——恰好是雪季的表妹。

两人的母亲是姐妹。

由于春太和雪季不是亲兄妹,所以他和霜月没有血缘关系。

然而,因为在表面上春太和雪季是亲兄妹的设定,因此在外人面前春太也有必要谎称霜月是自己的表妹。

「雪季,霜月要来咱家这种事我可是一丁点都没有听说过啊?」

「是惊喜」

「我说你啊……说得这么轻巧」

今早雪季那故弄玄虚的发言,看来是这件事的铺垫。

「对、对不起,樱羽先生。我并没有打算吓您一跳的……」

「算了……既然是雪季准备的惊喜,即便是挖坑整人我也原谅你把」(译者注:落とした穴ドッキリ,此处应该是指一种在沙地或土地挖坑、让路人不小心掉进去的恶搞类节目或行为)

「您依旧是过于宠溺爱妹呢……」

「在某种意义上算整人失败呢」

霜月和雪季无关紧要地吐槽了两句。

「整人这个我原谅你了,所以按顺序给我解释,按顺序。要我们照顾霜月是怎么回事?」

「因为学校的期末考试结束了,我就来这边了。毕业典礼的那天会回去一次」

「交通费也不是闹着玩的呐」

「说的是呢,不过毕竟不能浪费时间」

春太试图整理一遍情况——才发现那是白费功夫。

信息完全不够。

「你们两个,话说地语无伦次哟。霜月看样子是要住很久的,可是你为什么来这儿啊?」

「关于那一点我很抱歉,但是——」

「啊,你等一下」

春太展开手掌,挡在霜月脸前。

「霜月,你不用说敬语。就像你和我头一次见面的时候『喂!』『你啥啊~!』这样的感觉就好」

「我说话没有粗俗到那种程度吧!?」

一瞬间,霜月做出了如同回到那个时候一般的强势吐槽。

一半是玩笑话,不过在那个农具仓库里霜月有着不良气质是真的。

那是她身为继承旅馆的女儿受到严苛教育的反作用吗?

「啊,不是的。樱羽先生比我年长,就像是亲戚的哥哥一样的人,不能不用敬语」

「讲敬语的角色有雪季和母亲就够了呐」

「那么,只是称呼上叫“哥哥(お兄さん)”……可以吗?」(译者注:后续在中文上不再刻意区分お兄ちゃん和お兄さん,除非难以分辨发言者)

「……」

春太瞟了雪季一眼。

对于那一称呼认可与否的决定权不在春太身上,而在妹妹。

「嗯……可以吧。不过,可并不意味着小透子就成为了妹妹哦」

「我知、知道的」

雪季公主看来总算是给出许可了。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要从妹妹毕业”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是其他人成为他的妹妹这件事她无法容许嘛?

既然那样,他倒是也该关注晶穗的动向了——

「我继续说了。霜月你——」

「那个,哥哥,叫我透子就可以。您要让我和您装作亲戚对吧?既然如此,叫我名字不是有些不自然嘛?」

「小透子意外地精明呢。好漂亮的借口……」

「我可没、没有什么奇怪的意图哦!」

霜月在面前唰唰地摆着手。

但是她说的也有些道理。

「说的是呐,你表面上是母亲那边的表妹呐,如果被谁听到了我叫你的姓就会被怀疑吧……」

唯有晶穗知道春太和霜月没有血缘关系。

然而,若是被松风或者雪季的友人组合听到的话,那帮人马上就会感到违和吧。

「我明白了,那就不叫霜月,让我叫你透子吧。雪季也没什么问题吧?」

「……可以吧」

尽管他们在谈的不是需要向妹妹征求许可的内容,春太却总感觉有些害怕。

「所以,透子为什么来这边了?」

「透、透子……不是我该动摇的时候呢。我也是,那个……和雪季小姐一样,要报考水流川女子学校」

「哈!?」

春太差点没忍住站起身来。

这是他甚至没有想象到的、过于意外的发展。

「不是和哥哥说过一些来着嘛?我要去报考远处的学校」

「啊——这么说来,我好像是听到过。不过,这太远了吧!」

透子住在从这条街坐电车都要花上三个小时的乡村小镇。

她家在经营老牌旅馆,所以家人的工作调动也不可能发生。

「……难、难道是叫“霜月”的那个旅馆,那儿倒闭了?」

「您在说什么啊!那是不可能的!永远也不会倒闭的!」

「不会永远开下去的吧」

不过,他是说错话了。

果然吐槽的时候会回想起在农具仓库里态度粗暴的透子的形象——春太同时想道。

「抱歉。不过怎么会呢,从那个镇子去到水流女校上学是做不到的吧?」

「嗯,嗯嗯。往返六个小时怎么说都做不到呢」

「嗯?怕不是你要从我们家上下学什么的?」

「我不会说那、那么厚脸皮的话的!毕竟雪季小姐你们的父亲又和我不是亲戚……」

尽管很遗憾,但正如她所说,樱羽家和冬野家并非亲戚。

由于父母的离婚,两家人的亲缘被切断了。

雪季的存在充其量只是勉勉强强为两家人维持了微弱的联系。

「只不过,由于霜月家的惯例,继承老板娘职位的女孩子必须要走出家门一次,在外见见世面」

「唔——所谓的惯例还挺古旧呐」

「啊啊,就是在继承家业之前可以让你离开本家、自由生活的意思吗?」

一直在默默听着的雪季插嘴道。

本以为雪季先前已经听说过各类情况了,看来也有不了解的部分。

「是的,高中和大学可以让我去县外」

「嘿,大学也要嘛。就是说最短也会离开本地七年啊」

对于春太的话语,透子点了点头。

不过,反过来说的话——

她漫长的人生就只有七年时间是自由的。

如此想来,他对透子也感到些许同情。

「所以……我就想着利用寒假,也到这边上个补习班的冬季课程。顺便在寒假之前到这里先适应一下」

「是嘛,就算突然让你在陌生的地方学习也很难啊」

像雪季这种在乡村小镇住了将近半年时间,却到最后都没能适应。

首先必须要习惯新环境的氛围,否则就无法集中精神学习——这一点春太十分赞同。

「应考水流女校也必须在这边上补习班才有办法准备」

「原来如此……呃,但是为什么是水流女校?县外的话不是哪里都好吗?」

「嗯嗯,说实话,只要是城市里的学校,哪里都好」

「这里倒也并不是那么有城市范儿呐」

春太苦笑道。

透子也露出苦笑,说「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像城市了哦」——

「只不过,我有一位亲戚家的姐姐在水流女校就读,她也能把学校附近的公寓房间借给我住……」

「原来如此……呃,等一下!难道透子也要住到雪风庄吗?」

「诶?哥哥,您知道雪风庄吗?」

「还什么知不知道的……」

他回想起了前些日子连续两次造访雪风庄的经历。

以及在那里雪季讲出的富有冲击力的话语。

顺便那里还有房东的女儿——那般打扮花哨的辣妹。

「小透子,我和哥哥之前也刚刚去参观过」

「诶?难道雪季小姐也要住在那栋公寓里吗?」

对于透子的提问,雪季点点头。

透子好像真的没有听说,一副相当吃惊的样子。

在透子看来,雪季——由转校生变为了她欺凌的目标,然后变成表姐,进而又变成了报考同一所高中的同伴,还可能是住在同一栋公寓的人。

对于如此迅速的转变,不惊讶才更奇怪。

「如果在那所女子高中就读的话,住在雪风庄倒是的确很方便……我有点吃惊」

「我这边暂时还没有确定下来……」

雪季稍微朝春太这边看了一眼。

春太故意保持无动于衷。他作为兄长同样尚未能够消化这番话。

「我还不知道自己能否被水流女校录取呢」

「我亲戚的姐姐倒是说过“水流女校少有落榜的人”……」

「……」

听闻透子这段不谨慎的发言,雪季气得太阳穴青筋暴起。

不,雪季说不定就包含在那少有的“落榜之人”里面呀。

这话,春太到底也说不出来。

「唔,所谓透子亲戚的姐姐是谁啊?」

「是冬野小姐——那位冬野冰丽小姐」

「……」

他就想着莫非如此,果真是这样嘛——春太接受了这个答案。

前不久刚见过面的冬野冰丽看来也与春太身边的人有较深地关联。

「我们家母亲那边也姓冬野——不,虽然雪季小姐这一脉姓冬野,不过我父亲那边的亲戚也有姓冬野的人。冰丽小姐就是我父亲那边的亲戚」

「好乱呐……呃,等下?」

辣妹系的冬野冰丽同时也是透子的亲戚。

这也就是说——

「哥哥,那位叫冰丽的人也变成了我的亲戚对吧?」

「虽说没有血缘关系,倒是会变成那样呐」

雪季应该还没有和冬野冰丽见过面。

然而,因为雪季和透子是表姐妹,而透子父亲那边的亲戚是冬野冰丽。

因此雪季和冰丽自然也成为了所谓的亲戚。

「……世界真小呐。而且冬野冰丽她本来就离我们不远」

「冰丽小姐的妈妈是公寓的房东,又和我妈妈是熟人……关系真的是错综复杂呢。我可以停止思考吗?」

「啊啊,我也不想继续深入思考了」

虽说实际上关系并没有那么复杂,但光是他们一家人的门户庞大,都致使春太处于混乱之中了。

不必提不擅长思考的雪季,春太也不想过于深入地思考。

透子还不知道,不过春太也有对外人隐瞒着的血缘关系。

他已经想重新自称个“山田”之类的其他姓氏从而完全摆脱出来了。

「总而言之,小透子在寒假期间就托付给我们家了。从妈妈到爸爸我都联系过了」

「不知道的就只有我啊」

假如安排的人不是雪季的话,他这会儿就要给那人一拳了。

「不过,对不起啊,小透子。因为没有空房间,所以你要和我住一间屋了哦」

「啊,好的。我完全没关系。雪季小姐没问题吗?」

「嗨,我大多待在哥哥的房间,所以我觉得不碍事」

「在脸面上不碍事吗?」

「你说什么——?(压力)」

「没、没有……什么事都没有」

妹妹,好强。

要是别人听说这两个人曾经是欺凌和被欺凌的关系的话,一百个人里有一百个会给出雪季是欺凌一方的判断吧。

称谓也是——雪季叫“小透子”,而透子则叫“雪季小姐”,加上了敬称。

本来雪季应该对透子怀有畏惧心理的——但不知何时,她把透子悄悄招呼到家里,然后独自和透子聊这聊那。

自从提出了“要做女朋友”的宣言之后,看样子雪季果然是改变了——

「这、这么说来,透子,你之前来过这边一次对吧?」

「啊,是的。那个时候我来预先看看学校和公寓」

「你和松风见面是随后的事嘛……」

谁想到会埋下如此伏笔呢。

「那个时候我是住在酒店里的,不过十几天的话怎么说也——就这样,雪季小姐的母亲向我提议说可以住在樱羽家」

「黑幕原来是老妈啊」

与本家断绝关系的母亲和身为侄女的透子保持着联络可还行。

「我会发挥作用的。做饭、洗衣和打扫卫生我全都受过训练。洗衣服和打扫卫生我在旅馆里也在做,所以是专业的」

「等等,透子是客人吧。不能让你做家务」

「那、那么,再来擦个背什么的……?」

「细 锁」(译者注:Kwsk在日文里是详しく(教えて)——详细告诉我的网络用语缩写)

雪季面带笑容的使劲抓住透子的肩膀。

妹妹不会还是第一次露出如此可怕的笑容吧。

蹦出了平时不用的网络俗语这一点也异常且恐怖。

其实春太在“霜月”旅馆的浴池里让透子给他擦过背。

他也让她稍微给做了一些更加快活的事。

那个时候他到底是得寸进尺了——他有在反省了。

本来是特意向嫉妒心强的妹妹保密的实情——另一位当事人暴露出来也就是时间的问题。

樱羽春太貌似无法在远离麻烦的前提下过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