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二卷 第11话 终章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3:52

最终,春太选择早退。

并理所当然地,追上了脚程不快的雪季。

他带着雪季,从松风告诉他的小门离开,来到了校外。

书包之后再等松风帮忙拿来。

真的很感谢他,但这位挚友应该不认为这点小事算是什么人情吧。

「……哥哥,对不起。」

「你还是第一次叫我春太或全名呢。」

当两人走出校园,散步了一会儿后,雪季喃喃说道。

春太则尽可能轻松地回答,以免雪季误以为自己在责备她。

「晶穗学姊有没有生气呢……?」

「我搞不太懂她怎样才会生气。不过在你跑走后,她叫我来追你。」

「这样啊……」

又走了约三分钟后,不发一语的雪季──

「当我们住在妈咪家那一晚,你和晶穗学姊偷偷溜出门,不知道去了哪里时──我突然怕了起来。」

「唉?这次又怎么了?」

「我总觉得你和晶穗学姊会就这样不再回来,所以就勉强小透陪我出门找你们。」

「……你想太多了,再怎样都不会发生那──」

春太无法说这绝对不可能发生。

实际上,先不论晶穗有几分真心,但她这么提议过。

春太回想起两人在公车站的对话,十分岌岌可危。

既身为兄妹,又是情侣──两人之间的关系过于岌岌可危,不知道将何去何从。

春太也不具备在与晶穗两人共处的那一晚中,能不随波逐流的信心。

毕竟也可能出现──两人一同私奔这种机率万分之一的选项。

届时将不幸与雪季分离──

但春太与晶穗之间的关系复杂到难以说这全无可能。

「唉,雪季。」

「是。」

春太整理出自己应当说的话,不该再隐瞒她自己与晶穗之间的关系。

雪季已经介入其中,自己也不能仅受到牵连,必须主动做出行动。

「雪季,希望你听我说一件事──」

「请等一下。」

雪季停下脚步,将手挡到春太的面前。

「在那之前,希望你先听我说,可以吗?」

「可以……你先说吧。」

虽然开头便被打断,但春太在这种时候,也会以雪季的意愿为第一考量。

春太也未想到平时宠溺妹妹的习惯,遇到这种状况时也会发作。

「谢谢你,那么──请跟我来!」

「唉?喂,要去哪里?」

雪季忽然抓住春太的手,跑了起来。

这妹妹没有运动神经,但跑步的身影意外地有模有样。

不对,这无关紧要。

春太如今甚至猜不透原本比任何人都更瞭解的妹妹的心思。

自距离悠凛馆最近的车站搭电车过了几分钟后──

雪季拉着春太的手,抵达一栋公寓。

那是一栋三楼高的棕色建筑物,屋龄似乎有点老旧,但状态整洁,外观不差。

春太望着贴在大门前的看板说:

「雪风庄……这名字真有古意呢。」

「从我的名字里借用了一个『雪』字,这名字真不错呢。」

「这栋建筑物不管怎么看都比你老吧。然后,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栋公寓由妈咪的朋友负责经营,对方好像姓冬野喔。」

「又是冬野……?」

对方不知道是来自母亲老家那所谓冬野的巢穴,抑或有许多冬野居住的霜月所在的城镇。

「你找那个姓冬野的人有什么事吗?是妈拜托你跑腿吗?」

「不是……妈咪找我回去的主旨在于这栋公寓喔。」

「啥?那是什么意思?」

春太不清楚妹妹要开启什么话题──他并不想加以瞭解。

「哥哥,你已经注意到了吧?」

「……从水流女用走的就能到这里了。」

水流川女子中学,简称水流女,是雪季预计报考的女子高中。

春太实际上并未去过,但曾在网路上查过周遭环境。

从这栋公寓只需走上十分钟吧。

「雪季,你该不会……」

「我去拜托妈咪了,等我考上水流女后,是不是可以一个人住。」

「一、一个人住……!」

「去妈咪家之前,我有和她稍微讨论过,然后在我们出发前,她告诉了我有这栋公寓,让我有点吓了一跳。」

「啊……」

当三人前往母亲所居住的城镇之前,雪季曾在月台与母亲通电话。

春太记得雪季那时表现出惊讶的反应。

她似乎对母亲告知她有这栋公寓,并准许她在外独居一事感到惊讶。

「等等,水流女允许学生在外独居吗?」

「听说只要获得同意就可以喔,这栋公寓好像几乎所有住户都是水流女的学生,就像水流女的宿舍一样。」

「宿舍……不对,就算是这样,你为什么要离开家里?从我们家也能上学吧!」

雪季搭电车通学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但没想到她会用这种方法来解决。

在外独居──雪季家事一把罩,生活本身应该没问题,不过──

「你太早离开家了,女孩子一个人住的话,要是发生什么事──」

「妈咪同意了喔,我想爸比也不会反对,再来就只剩下哥哥了。」

「只有我反对吗……」

春太能理解父母为何同意。

他们原本就想拆散两人。

他们虽然也担心雪季在外独居,但母亲的朋友是房东,公寓本身又类似学校宿舍的话,也会放下不少忧虑。

「……如果我反对呢?」

「我虽然是一个单纯又可爱的妹妹,但或许会做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反抗。」

雪季的语气里没有玩笑,而是一脸正经、笃定地如此说道。

妹妹柔顺的棕色发丝随着徐风飘逸。

「妈咪好像一开始就这么打算,我报考的高中附近有一栋朋友经营的公寓,又恰好有房间空了出来,或许觉得这是命中注定,她意外地罗曼蒂克呢。」

「我们爸妈好像都有令人出乎意料的地方呢……」

父亲令人意外之处在于另有私生女,但春太无法说明得这么详细。

「身为女儿的我也选择采取出人意表的行动,虽然这完全不像我呢。」

「对,如你所说。」

「不过,继续这样下去的话,继续维持单纯又可爱的话──我会一直都是你的妹妹。」

「你是我的妹妹啊,就算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不管是什么时候我都会这么说的。」

「哥哥,这样果然很奇怪,哥哥和妹妹是不能接吻的,如果我们一直都不知道彼此没有血缘关系,终究是不会进展到接吻这一步的吧。」

「……不好说呢。」

当春太与雪季初次接吻时,是在他得知她并非自己亲生妹妹的那一天晚上。

只论结果的话,他从未与『这个妹妹』跨越最后一线──

假使两人不知晓彼此并非亲生兄妹,经过更多时间,等雪季升上高中,变得更加美艳动人时──春太不知自己对妹妹的情感是否会有什么变化。

「不过,我喜欢哥哥喔。」

「雪季……」

「我一直都喜欢把我当作妹妹疼爱的哥哥,可是我无法再忍耐仅止于那样了,哥哥也──因为难以忍耐,所以才和我接吻,这样又那样……」

「的确是这样,我也无法坚定地说我只把你当作妹妹。」

春太必须承认这一点。

两人未跨越最后一线──

但只是尚未跨越最后一线,他已经不禁多次索求雪季的身体。

在这状况之下,他即便昧着良心,也不可能说『雪季单纯只是自己的妹妹』吧。

「哥哥,谢谢你,你愿意对我这么说,我好开心──不过,照这样下去,你只会当我是妹妹吧。因此,就算是要打败晶穗学姊,我也想成为你的女──」

「……晶穗是我的妹妹。」

雪季愣了一愣,原地定格。

我刚刚说了什么?

春太感到自己脸上失去血色,但事到如今也无法收回这句话。

自己为何说出口──至少目前并非说这句话的时机。

然而,纵使打断雪季的话,他也无法将之压抑于心中。

春太这几个月以来,都处于遭人牵连的一方。

受到真相所摆弄,光是接受现实与梳理思绪便已耗尽全力。

由自己主动行事的次数屈指可数。

因此,至少──唯独这关键的真相。

必须由自己的口中道出这有朝一日非得告知雪季的真相。

为了不再仅受人牵连,而是由自己跨出一步。

也是为了既然雪季对自己开诚布公,那么自己也应当不辜负她的决心。

「抱歉我突然这么说,但我必须亲口告诉你这件事。」

「晶、晶穗学姊是哥哥的妹妹……哥哥……这、这是真的吗……?」

「对……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虽然没有做过DNA鉴定,但八成没有错。」

春太尽可能向雪季说明了来龙去脉。

雪季莫名地冷静,并未大呼小叫,只是默默地聆听。

因此,春太能够娓娓道出一切。

晶穗的父亲是樱羽真太郎。

春太也不太认识她的母亲月夜见秋叶,但对方从以前就知道春太与晶穗是亲兄妹。

晶穗也从小就知道自己与春太有血缘关系。

然后,春太与晶穗目前尚未分手──

「所以晶穗学姊才说要当你的妹妹──我原本就觉得哥哥和晶穗学姊很奇怪了……」

春太解说完之后,雪季便悄声低喃。

「奇怪?」

「因为她就算我和你卿卿我我的,也完全不介意,如果她单纯只是女友,应该会更吃醋吧。至少我光是看到你和她聊天,就会觉得有点烦躁。」

「你不是说不太在意吗……?」

「我骗你的。」

「你还承认得真爽快。」

春太不禁差点露出苦笑。

明明目前不是能笑的时候。

「不过,我──偏偏我也不能说兄妹交往很奇怪呢。」

「大概会没什么说服力呢,虽说是我的错。」

「不对,我认为这不是任何人的错。而且看在旁人眼里,你和晶穗学姊之间的关系应该也不是那么特别喔。」

「咦?」

身为亲生兄妹,却又是情侣关系──

这不算特别的话,又算是什么呢?

「因为有很多很像兄妹的情侣啊,哥哥你们看在旁人眼里就像是那样。」

「说是很像兄妹,但实际上就是兄妹……」

他无法漠视血缘这一层关系。

春太说「我们稍微走一下吧」,离开了雪风庄之前。

不能一直站在并非自家的公寓前方聊天。

「哥哥……很在意和晶穗学姊有血缘关系这件事吗?」

「这是当然的啊,怎么能和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交往……」

「可是你也很在意自己这十几年来只把我当作妹妹看待吧?」

「……那是理所当然的吧。」

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也难以突然将妹妹当作其他女生看待。

毕竟春太的性格无法这么轻易转念。

「这真奇怪,我想成为哥哥的女友,晶穗学姊则想成为你的妹妹,但哥哥──把我当作是妹妹,而且仍然把晶穗学姊当成女友。」

「你说出来了呢,好吧……我也不否定就是了。」

春太决心踏入雪季与晶穗的生命之中。

尽管如此,他依然不清楚自己心中对她们的定位为何。

「哥哥。」

雪季停下脚步,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春太。

「我不想把你让给晶穗学姊,那一晚,我对和你一起溜出家门的晶穗学姊感到嫉妒,甚至对你产生恨意……」

「…………」

雪季的脸上露出春太过去从未见过的表情。

那并非幼稚的嫉妒──而是『女人』的妒意吧。

春太感受到自己的背脊不寒而栗。

「所以我也决定自己必须改变,我介入了你们在公车站的交谈,因为我不介入的话,感觉你们就会直接消失不见。当然也不只是这样,选择一个人住也象征了我的决心。」

「这代表你要离开家里,要我今后不当你是妹妹──而当你是一名女生吗?」

「真不愧是哥哥,轻易就看穿了我的想法呢。」

「…………」

春太直到这一刻为止,都不清楚雪季心中所思所想。

然而,说得这么清楚之后,即便不是春太也能推测出来吧。

「我要再一次和你讲清楚,因为刚刚那是对晶穗学姊的宣战。」

「雪季……」

「我马上就要从国中毕业了,等我毕业之后,我想从妹妹的身分毕业,成为哥哥的──成为你的女朋友。」

「…………」

雪季轻轻地贴近春太。

她并未抱住春太,仅是依偎在他身上──

春太深深感受到妹妹转变为了其他的存在。

至少雪季目前并非只是可爱与受他疼宠的妹妹。

雪季依照自己的意志,向前跨出了一步。

这样啊,那么我也──这次必须做出决定。

春太依旧垂下双臂,甚至无法碰触雪季的身体,思考着──

眼前这名散发出体温的少女究竟是妹妹呢?抑或不是?

既然自己连这一点都无法厘清,便不应该伸手拥抱她。

春太仅领悟到一点。

无论自己选择让雪季当自己的妹妹,抑或当自己的女友。

冬野雪季都已经不再单纯仅是自己的妹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