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二卷 第8话 妹妹虽然累了却不想泡温泉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3:02

离开温泉之前,霜月让春太稍微快活了一番。

春太根据这比自己年幼的女生的反应,认为她说自己『没有经验』属实。

尽管如此,他并未对霜月做出超越之前冷泉所『预支』的行为。

即便跨越最后一线,就能知道对方是否有经验──

但春太也没那么想确认这件事。

假如做出霜月本有觉悟的事,将会对不起晶穗与雪季。

但这属于「没做到最后就不算劈腿」的自私想法。

春太感觉自己的想法逐渐麻痹。

这或许是基于遭到美波半开玩笑地色诱,又被冷泉要求奖励,接连经历了种种艳遇,每当面对这种情况时,他总会随波逐流所致。

「呼──……虽然有点冷,但气氛真好呢。」

春太泡完温泉,借了浴衣与和服外套,散步于旅馆庭院之中。

霜月说要去帮忙家务,因此无法同行。

根据她的说明,散步路线为自『霜月旅馆』的庭院到后山。

旅馆中的和风庭院充满情趣,并传来溪水潺潺的声响。

「心情莫名地会平静下来……」

春太出生长大的城镇虽然不算是大都会,却没什么绿意。

他对乡村并无向往之情,但在恬静的大自然之中散步也不赖。

春太慢条斯理地在庭院走着──

尽管如此,他也难以心无杂念地去享受大自然。

「真是的,松风到底在想什么?」

挚友与妹妹过去同学之间的关系其实怎样都好。

松风是一名表里如一的男人,但也会扯一些微不足道的谎。

就算他对春太说『自己和霜月睡过了』,他也没什么好处,对春太也没有坏处。

这么一想,松风的谎并无什么特殊意思吧。

至少如今无法在此透过LINE逼问他真相。

「呼~……」

「啊,哥哥──」

「喔。」

当春太转向声音来处后,见到雪季「哒哒哒」地跑了过来。

「你在这里啊,我回来了!」

雪季跑到春太面前,便直接抱住了他。

她棕色的长发传来一阵幽微的酸甜香气。

「雪季,辛苦了,学校的事办完了吗?」

「对,顺利办完了。」

雪季退后一步,点了点头。

「老师问了我很多问题,但我通通回答了喔,也让老师看了我模拟考的成绩,让他放心。」

「这样啊。话说,老师会担心你啊。」

「我们班导虽然不太可靠,但很会照顾人喔。」

「是喔……」

春太在心中暗暗想着「他一定很不可靠」。

毕竟班上女生的核心人物•霜月明明一直霸凌惹眼的转学生,班导却毫无作为。

「咦?话说回来,晶穗呢?她该不会回去了?」

「你别讲得像在期待一样,她说要自己去逛逛乡下,就不知道走去哪里了,她还说可能会获得作曲的灵感。」

「那家伙也太我行我素了吧……」

月夜见晶穗原本就不太识相──拥有孤傲的形象。

而那在最近转变为玩弄春太的恶女形象,因此他都彻底忘记了。

「哥哥,你也用LINE传给晶穗学姊这间旅馆的地址了吧,等她有心情就会过来了吧。」

「也对,等她也没意义,虽然这么说,但我也没等你们就先去泡了一次温泉了。」

「啊,哥哥,虽然很晚才称赞你,但你穿浴衣很帅喔♡」

雪季灿烂地甜笑,由上至下打量春太的模样。

「你在家庭旅游时也看过我穿浴衣吧?」

「你说之前去温泉的时候吗?那不都是两年前的事了,你在那之后身高长了很多……你的姿势很端正,所以很适合穿浴衣呢。」

「哈哈,我想你也会很适合喔,你要不要去泡温泉?」

「嗯、嗯──……也不能不去向霜月同学打声招呼呢……」

「咦?雪季,你没见到霜月就进来啦?」

「啊,我向入口的工作人员说出名字后,他就说『您哥哥在庭院里』并带我过来了。」

「喔,原来如此。」

八成是霜月先向员工们提过了吧。

等雪季与晶穗抵达的话,便带他们来找自己。

「不对,我要向霜月同学打声招呼,因、因为我也不能总是逃跑。」

「你不必勉强自己──不对,既然你都决定了,就那么做吧。」

春太轻轻地拍了拍妹妹的头。

雪季腼腆地笑了笑,又点点头。

「不过,我在这之前要先去泡温泉,让哥哥称赞我穿浴衣的样子,补充能量后再去。」

「就算不泡温泉,只要穿起浴衣就好了吧。」

「我也知道那点小事啦。」

可爱的妹妹嘟起了娇俏的唇瓣。

「因为就算不那么赶,霜月同学也不会跑掉。啊,但家庭池由其他家庭包下了,听说要等三十分钟才能进去。」

「什么嘛,你先问过了啊。」

「对,我很小心谨慎。」

硬要说的话,这妹妹算是粗心大意那边的,但春太并未出声吐槽。

「至少我们表面上算是有血缘的家人,所以一起泡温泉也没有问题吧。」

「……对,霜月是这么认为的吧。」

霜月应该认为春太与雪季是双亲离婚后,分隔两地生活的亲兄妹。

虽然说由父母各自抚养一人有些不自然──

顺带一提,就读高中的哥哥与就读国中的妹妹一起泡温泉也相当不自然──

「那就散步三十分钟,等着泡家庭池吧,这座庭院真不错呢。」

「对啊,沿这条路走的话,就会到一座小山上。」

「唉……我、我们要去爬山吗?」

「不会、不会,我听说这座庭院能通往后山,只是想逛去它的山脚。」

「呼……我放心了。」

这妹妹对体力没信心,甚至讨厌爬小山丘。

「呼~但空气清新,真教人神清气爽呢,清净的空气通往疲倦身体的每一处。」

「你都睡那么久了,还会累啊。」

「那、那是……我昨晚只是有点睡不着,我会累是因为去和老师面谈啦。」

「也罢,在这里的事情也办完了,剩下就能专注于准备大考了。」

「哥哥,我今天放假喔,要等回家再用功读书。」

「这样啊,这算是最后一次放松了呢。」

「呀──请别说是最后一次!」

雪季抡起粉拳捶打春太的肩膀。

这一点儿也不痛──而且就算雪季全力出拳,对莫名地强壮的春太也毫无效果吧。

「唉……明明还是十一月,直到二月的大考结束为止居然都没休假,圣诞节和春节也都不能放假吗?老天没眼了吗?」

「没有。」

「呀──请别说得那么白。」

雪季再度抡拳捶打春太。

尽管如此,遗憾的是考生无暇玩乐。

尤其是雪季,因为必须根据有些特殊的条件报考,为此得要极力避免发生出乎意料的状况。

「你今天可以泡泡温泉和妈吃饭,悠哉地度过,妈要做饭吧?」

「虽然我想做呢,暂时都没让妈咪吃到我做的饭。」

「妈偶尔也想让女儿吃自己煮的饭吧,因为她很有干劲,你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说得也是,哥哥也很久没吃妈咪煮的饭,会想吃吧。」

「会想偶尔吃吃呢。」

对春太而言,只要是雪季煮的饭,即便是荷包蛋也算是山珍海味,但母亲亲手做的饭菜果然是特别的。

但在双亲离异之前,母亲也十分忙碌,这几年来几乎没有下厨过。

话说回来,自己从未吃过生母做的饭菜吧──

春太不经意地这么想着。

他一出生后,双亲立刻离婚,由父亲抚养春太。

甚至不确定生母是否有喂自己吃过副食品。

「啊,对了,我和妈咪一起做饭就好了嘛,这样就能吃到彼此做的菜了。」

「那是最中规中矩的方法呢,我和晶穗就负责吃。」

「哈哈哈,我们会煮很多,晶穗学姊的身体娇小,不知道能吃多少?」

「她意外地很会吃喔,她什么都吃,而且她是多跟来的,我不会让她挑剔菜色。」

「喔唷,哥哥,你不可以对晶穗学姊那么坏啦。」

兄妹俩讨论晚餐要请母亲吃什么菜色,并在辽阔的庭院中散步。

在沉静的气氛中,与可爱的妹妹两人共处──这很不赖。

春太的心情很好。

最近发生了种种事情,但与雪季两人共处时,果然最为自在。

景致宜人,四下宁静──

「…………?」

春太蓦地疑惑地歪起脑袋。

眼前的风景令他感到不对劲。

不对,这与其说不对劲──

「我记得这里耶。」

「我记得有看过这里。」

春太才刚说完,同时一旁传来一阵低喃。

「…………」

「…………」

他与妹妹面面相觑。

雪季愣了一愣,凝视着哥哥的脸。

「……我们从没来过这里吧?」

「我住在这里时,也没来过这里……」

此处为常见的乡村旅馆──仅仅如此而已。

抑或,自己曾在电视上看过。

「我们去问问霜月电视台有没有介绍过这里吧。」

「嗯──……啊。」

雪季拿出了手机。

「不好意思,是妈咪。」

雪季似乎收到了LINE讯息。

「啊,她说工作能提早结束。」

「这样啊,她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吧?要是妈回到家里,我们不在就过意不去了。」

「不会,我刚用LINE说我们要去温泉旅馆。」

「喔,既然这样,就算有点晚回去也……」

「不过,让妈咪等太久也不好,我们就放弃泡温泉,回家去吧。」

「人家难得招待我们来了,就泡个温泉吧,这样也比较能一笔勾销你和霜月之间的心结吧。」

「……哥哥好像对霜月同学很好唉?」

「才没那回事。」

霜月只是让自己看了看裸体,也做了有些男欢女爱的事。

那并不构成春太对霜月好的理由。

「总觉得很可疑──咦?」

「雪季,怎么了?」

「……哥哥,你看这个。」

「什么?妈说什么了吗?」

雪季递出的手机上显示的是LINE的聊天画面。

春太探头一看──

【冬野白音】〔你们在霜月旅馆啊?〕

【冬野白音】〔春太和雪季都还记得小透啊。〕

「……这是什么意思?」

「是什么意思呢……」

春太与雪季再度面面相觑。

解读冬野白音──母亲传来的讯息后。

代表──春太与雪季过去便认识霜月透子。

春太与雪季选择等待三十分钟,接着去泡温泉。

他们从庭院走回旅馆,找到一位女服务生,请对方带自己去家庭池,并走进更衣间。

根据服务生所说,霜月依然很忙,无法来找春太等人。

总而言之,春太先回覆母亲『我们泡完温泉就回去』。

「霜月同学的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别用LINE问好了,可能有点复杂。」

春太回答雪季的问题,相信这必定是一个复杂的话题。

『霜月旅馆』与霜月透子的名字。

春太等人的母亲知道这两件事。

而且母亲捎来的LINE可解释为──春太与雪季过去曾见过霜月。

再者,春太与雪季也记得霜月旅馆的庭院。

这代表春太、雪季与霜月透子三人过去──在雪季遭受霜月霸凌前,就已经有些过往了。

不过春太目前并不想考虑那么麻烦的事。

「总而言之,就来享受温泉吧,难得能包场呢。」

「好,说得也是呢♡」

雪季也灿烂一笑,点了点头。

妹妹外表是一名成熟的美少女,看似慧黠聪颖,但实际上不太擅长思考。

比起推测多余的琐事,不如悠哉地泡温泉。

对春太而言,也希望这可爱的妹妹能乐天惬意地生活。

「不过,刚刚为我们带路的女员工是不是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高中生哥哥和国中生妹妹说要一起洗澡,当然会露出诧异的表情吧。」

「但我们是一家人啊。」

「据霜月说,也有家庭有青春期的女儿会一起来泡家庭池。」

「啊,说得也是,这样果然很正常吧。」

「应该称不上是……正常吧。」

春太对喜上眉梢的妹妹露出苦笑。

旅馆女服务生应该也习惯了一家人一起泡温泉吧。

不过不习惯看到雪季这种绝世美少女。

「因为你太可爱了啊,像你这样的女生说要和哥哥一起洗澡,应该不太实际吧。」

「是、是喔?但我觉得这和我的长相没什么关系……」

「如果是美女,就算做的事很普通,也会让人惊讶啊。」

春太随意地解说。

雪季被称赞是美女后,露出彻底松懈的表情,开心地「嘿嘿嘿……」笑。

「话说,这更衣室好冷喔。」

「唔……!我刚刚明明都没感受到,听你这么一说,就觉得非常冷……!」

雪季抱着自己的身体颤抖。

更衣室中并没有暖气之类的设备,温度相当低。

「雪季,我们赶快去泡温泉吧。」

「好、好的,要是站在这里,心脏会停止跳动呢。」

春太迅速地脱掉原本披着的和服外套与浴衣,并姑且将浴巾围在腰上。

「好、好冷……」

雪季似乎因为太冷不想脱衣服,目前只脱了大衣而已。

大衣下穿着厚厚的黑色高领毛衣与白色迷你裙。

她的双腿并未穿丝袜之类的东西,纵使春太早已知道,但看起来还是很冷。

「……你要穿迷你裙是可以,但下面还是穿点什么吧。」

「因为我对自己的腿有信心啊,根据我长年钻研打扮的结果,得出要展现出双腿的美,果然还是要直接露出来。」

「但我觉得你偶尔有穿丝袜……话说,穿上大衣后,几乎就看不到脚了吧?」

「看不到的地方也打扮才算潮啊。」

「你是江户男儿吗?」

据说江户男儿很讲究和服背心的衬里花纹。

「因为在室内会脱掉大衣,所以不能偷工减料,而且这次和晶穗学姊一起来……」

「晶穗?这和她又没什么关系……?」

「有!非常有!」

「是、是喔?」

「晶穗学姊虽然娇小,但胸部很壮观……她虽然小只,但双腿又细又长,虽然她很小只。」

「你对晶穗有什么怨恨吗?」

妹妹再三讽刺晶穗「小只」。

「没、没有,小只也很可爱啊,像我就变得这么大只。」

「身材高䠷也是你的优点吧。」

「……你是这么觉得的啊,当我看到晶穗学姊后,就很在意男人大多还是喜欢娇小的女生。」

「你也不用跟她比吧。」

「是、是没错啦……哈啾!」

「啊,不是悠哉聊天的时候了。雪季,快脱掉衣服。」

「啊,人家小鹿乱撞了♡哥哥,能不能再对我说一遍?」

「别说傻话了,快点。」

「好♡」

雪季放胆脱掉高领毛衣。

毛衣下穿着保暖用的白色卫生衣,胸部高高地隆起。

雪季脱掉卫生衣之后,下面又出现一件白色小可爱。

「哥、哥哥?你一直盯着人家换衣服,我会很害羞唉。」

「每天都来我房里换衣服的人事到如今还害羞个什么……」

「情境和平常不一样的话,就又不一样了啊。你、你要看也行,但请斜眼偷瞄。」

「那样反而更可疑吧?」

哥哥斜眼偷瞄妹妹换衣服──退一百步说也算是个变态。

但正大光明地看也是变态啦。

「啊唔唔……因、因为好冷,所以就全脱光吧!」

「好,你快脱光吧。」

「呀──真的好冷!」

雪季颤抖着脱掉小可爱,迷你裙也掉落至地上。

之后,她解开了纯白的蕾丝胸罩。

雪季毫不试图遮掩可爱的粉红色乳头。

在她脱掉袜子后,最后又用力地脱掉底裤。

「温泉、温泉──!」

「喂喂喂,你可别跌倒喔。」

雪季将一头长棕发迅速地盘到后脑勺后。

她拉开更衣室的拉门,走向户外的露天温泉。

小巧玲珑的弹嫩翘臀被人看个精光,但她本人毫不介意。

春太自幼看过雪季换衣服无数次,直到最近为止,一起洗澡也是家常便饭。

两人淋浴洗净身体后,泡进露天温泉中。

「呼唔……好温暖……好像会融化……♡」

「雪季,你露出一脸憨样了。」

「随便你说……呼……好舒服……」

雪季精致的五官不计形象,彻底放松。

连冰川与冷泉等其他人都从未见过她这种表情吧。

「…………」

春太情不自禁地望着可爱过头的妹妹的入浴身影。

一双以国中生而言过于丰满的雪乳在浊汤中若隐若现。

自己刚刚才见过其他国中女生的胸部,这次轮到妹妹的──

「哥哥,你怎么了?你想更仔细地看我的身体吗?啊,听说半身浴很健康喔。」

妹妹也道出哥哥曾说过的话。

「……你就泡到肩膀,好好温暖身体吧。」

「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呼唔唔唔……♡」

雪季不仅肩膀,甚至连嘴巴也泡进温泉,并咕噜咕噜地吐出气泡。

这虽然没什么礼貌,但因为很可爱,所以春太并未斥责她。

忘记母亲刚传来的LINE,与妹妹享受一段疗愈时光──

「啊,有了,有了,喂,阿春、小雪,你们抛下我不管,自己泡温泉也太奸诈了。」

「…………」

看来疗愈时光结束了。

通往更衣室的拉门被「喀啦喀啦」地拉开,晶穗走了进来。

「晶、晶穗学姊!?请、请用浴巾遮住身体啊!」

「在温泉遮住身体还比较色情吧。」

晶穗露出灿笑这么说道。

雪季彻底不提自己也一样,但先不论这点──

晶穗一丝不挂,甚至不用手臂遮掩胸部或下体。

每当她跨出一步时,犹若哈密瓜一般的傲人双峰便弹来晃去。

「真的超冷的──不泡温泉就无法动弹了。」

晶穗不在乎春太与雪季的视线,开始淋浴。

她将一头长发盘在后方,依序用莲蓬头清洗胸部、腹部与下半身。

「呼……冲澡后还是好冷,啊──温泉、温泉。」

「哇,别跳进来!晶穗,你慢慢泡进来啊!」

「阿春,你别说很像游泳池救生员的话啦。」

「你啊……」

「……哥哥,你对于看到晶穗学姊的裸体好像不太震惊耶。」

雪季半眯着眼瞪着春太。

「那是因为他早就看到不想再看了──」

「好了,在我妹面前别多嘴!」

「啧,真无趣。」

「但我想多听听这些事情呢……」

「好了,就好好泡温泉吧。话说,晶穗,真亏你知道我们在这里。」

「我一走进旅馆就看到那马尾妹,她说你们包下了这座家庭池。」

「喔,是霜月啊……」

霜月应该不清楚春太与晶穗之间的关系吧。

不对,这段极为复杂的关系仅有春太、父亲与月夜见母女知情。

「呼──真舒服……乡下虽然风光优美,但冷爆了──」

「所以我就说你穿那样会冷啊。」

「我想住在这间旅馆……不想出门了。」

「拜托人家让你住下来也太厚脸皮了吧。」

「啧,真可惜,回程就用你这只有体格可称赞的家伙挡风吧。」

「好吧,随你个便……」

晶穗姑且算是女友,是也能帮她完成挡风御寒这点小事。

「说到体格……小雪的胸部果然也很大呢。」

「唉!?晶、晶穗学姊才比较大吧……」

雪季下意识地遮住胸部,双颊羞红。

「我长得小只,只有胸部很大,所以不怎么平衡啊。但你身高也高,胸部尺寸也恰到好处呢。」

「是、是吗……哇。」

晶穗轻轻地在温泉中移动,突然从后方揉了雪季的酥胸。

「晶、晶穗学姊,你在干嘛……啊嗯♡」

「这不是经典桥段吗?女生在洗澡时互揉胸部。」

「但只有我单方面被你揉啊!?」

「……你们在干嘛啊?」

雪季试图逃离魔掌而不住挣扎,而即便体格有段差距,但晶穗仍然比较有力气。

「哥、哥哥,请帮帮我。」

「这种时候我也没办法出手呢。」

「唉唉──」

「哥哥很享受我和小雪的百合画面吧。」

「百、百合画面又是什么?」

「晶穗,别灌输我妹奇怪的知识。」

就某种意义而言,她们都算是春太的妹妹──

春太对她们全裸并打闹的身影感到兴奋,但心中更感到五味杂陈。

「真没办法,这样就饶过你吧。」

「晶、晶穗学姊真是的……」

「国中生的青涩胸部,真不错呢──」

「呢──你个头!你到底在干嘛啦……」

「那我也让阿春摸胸部吧。」

「不行!」

「不行啊……」

「…………」

春太依然无法介入两人之间。

雪季变得彷佛小姑一般,但她本人毫无自觉。

「先不说胸部,身高高真教人羡慕呢──」

「干嘛突然这么说……女生要娇小比较可爱吧?」

她们似乎又提起身高的话题了。

这是因为春太、雪季兄妹身材高䠷,与娇小的晶穗恰好相反吧。

「我尊敬的吉他手身高接近190公分,很帅气喔。弹吉他时,身高比较高看起来会更有模有样呢。」

「是喔──……」

雪季忘记刚刚那段插曲,乖巧地听晶穗说话。

春太则看过晶穗在校庆时的演唱会,知道她的身材虽然娇小,但狂野地弹奏吉他的身影也有模有样。

「啊,说到吉他,小雪,你会这么做吗?」

「唉?哇,只弯曲小指吗?唉──我绝对会连无名指一起弯唉。」

「如果要弹吉他,必须自由地活动小指喔,这是基础呢。」

「是喔……」

晶穗灵巧地伸长左手四指,并唯独弯起小指。

雪季则双眼闪闪发光,不住赞叹。

「…………」

先不论话题的内容,两名美少女在温泉中乐在其中的画面令人觉得温馨。

话说回来──春太忽然注意到。

对春太而言,尽管并无血缘关系,但雪季是自己的妹妹。

然而,晶穗又是怎么看待雪季的呢?

这疑问浮现得太晚,却至关重要。

有关樱羽家复杂的血缘关系,晶穗究竟瞭解多少呢?

抑或,晶穗也认为雪季是自己的亲妹妹……?

春太明明尚未解决与霜月透子的关系,此时又产生了新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