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二卷 第6话 妹妹不知道哥哥与挚友的秘密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2:22

「……咦?」

凌晨一点过后──

春太自一楼的厕所走回房间时,发现雪季的房间透出光线。

「喂,雪季,你要睡的话,就先关灯──」

「啊,哥哥。」

春太姑且先敲门才转开门把后,见到雪季正面向书桌。

她在毛茸茸的睡衣外又披上一条薄毯。

那套过度性感的情趣睡衣果然仅限于那一夜登场。

「……抱歉,我以为你已经睡了。」

「哈哈哈,也是啦,只是我有些在意的部分,所以正在念书。」

「这样啊……」

雪季目前没去上学,白天也都将时间花在准备大考上。

由于她白天用功读书,因此晚上不太熬夜。

「你今天和冰川──冷泉她们一起开了读书会吧?别太逼自己喔。」

「好,只是今天例外,因为我没体力,要是勉强自己会搞坏身体,白耗好几天的话,可就浪费了呢。」

「嗯,你知道就好。」

差不多到了天寒地冻的季节。

即便平时正常生活也容易感冒,因此减少消耗体力比较好。

「小冰和小冷都在读书,让我有些启发。不过哥哥这时间还醒着,还真是稀奇呢。」

「啊──我玩了一下一款叫做『传奇求生』的游戏。」

「咦,哥哥居然会玩大逃杀型的游戏,还真稀奇呢。」

大逃杀射击游戏,为众多玩家厮杀到仅存最后一人的游戏。

传奇求生为三人一组组队参赛,侍存的队伍将成为冠军。

由于基本上可免费游玩,因此在全球广博好评。

「我在CS64的SS级内的排名升不上去,想稍微转换心情一下。」

「你是在挑衅还留在S级的我吗?」

「不、不是啦,传奇求生的操作和CS64也很像,所以我想玩玩看。」

在CS64内升上最高等的SS级后,于级别内仍有排名。

春太在SS级内的排名在后段,几乎没有上升。

原因在于他对于独自享受雪季喜爱的游戏感到过意不去,因此无法专注。

他也试玩其他游戏以转换心情,自己却也发现没什么进度。

「我不太喜欢大逃杀型游戏,感觉死掉就结束了,能无限制复活的CS64比较适合我。」

「我也是喔,那我下次就苦练SB,向你报一箭之仇吧……」

「啊,你不可以玩SB,那是我唯一能辗压你的游戏,你不可以变强。」

「你无论如何都想靠SB压制我呢……」

春太脑中回想起日前在电子游乐场的SBG中被杀得片甲不留的悲惨记忆。

而且他对妹妹丝毫无手下留情,为此更显得难堪。

「哎呀,抱歉,我打扰你念书了吧,你别太勉强自己喔。」

「啊,我正要结束了,时间刚好。」

雪季露出微笑,阖上笔记本。

「那就泡杯茶──不对,睡前喝茶不好,你要不要喝热牛奶?」

「啊,好,哥哥也要喝的话,我就去弄──」

「这点小事我还办得到,你等一下。」

春太走出雪季的寝室,前往厨房,用微波炉加热倒入杯中的牛奶。

接着,他端着两人份的热牛奶回到雪季房里。

「雪季,给你。」

「哥哥,谢谢你。」

雪季喜孜孜地接过杯子,喝了一口。

「好烫,但很好喝,哥哥加热的牛奶别有风味呢。」

「味道都一样吧。」

春太笑了几声,坐到雪季的床上。

青春期的女孩被哥哥坐到床上都会生气,但雪季当然毫不介意。

「啊,我想起来了。」

「嗯?」

「今天小冷来过我们家吧,怎么了?」

「喔,很舒服──不对!咦?你也知道这件事?」

「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怪怪的话?」

「不、不,我没有……」

「这样啊,没事。小冷说有事就先离开了,但她说也有事顺便来找你。」

「喔、喔喔……她说等考上后,想要奖励。」

春太总之先不提对自己不利的部分,这么说明。

「哈哈哈,很有她的风格呢,你要给她什么奖励呢?」

「我不小心先预支了很多──不对,我没有权利决定要给她什么。」

「你好像又说了什么怪怪的东西……算了,她总是不太正经,但很善良呢,不会狮子大开口。」

「……说得也是。」

就不提自己被她狮子大开口了吧。

春太也不打算刻意破坏妹妹心中对闺密的形象。

他至少明白冷泉是认真的。

正因为如此,被她求欢后,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小心做了一点──不对,是做了各式各样的事。

虽然并未给予所有她想要的──

等冷泉考上悠凛馆后,自己是否真的会给她渴望的奖励呢?

那对春太而言,也并非不算是奖励。

冷泉素子在国中也是知名的美少女。

春太的朋友中也有好几人想与小自己一岁的冷泉交往。

「她一直都没摘掉眼镜呢……」

「唉?眼镜?小冷吗?」

「对、对,我和她打打闹闹了一下。」

「啊──她看起来那样,但玩起来会疯疯癫癫、不受控制呢。」

「她超不受控的呢……」

她用自称『在班上女生中算大』的部分对自己做出种种行为。

冷泉似乎在网路上学了不少坏坏的知识。

「吼唷,小冷她怎么对你乱来啦。不过她在我们面前也完全不会摘掉眼镜呢,她主张『我的脸有戴眼镜才是完美』。」

「也、也是,她很适合戴眼镜。」

「她现在戴的红框眼镜是我陪她挑的喔,很可爱吧♡她说『我们的喜好大概最像』,但我觉得她自己最清楚自己的喜好啦。」

雪季哈哈笑了笑。

冷泉恐怕不是认为自己与雪季的喜好相近,而是雪季与春太的喜好相近吧。

春太在心中这么想,但当然并未说出口。

附带一提,红框眼镜符合春太的喜好。

「她在哥哥面前也没摘掉眼镜啊,但她的视力其实没那么差。」

这天真无邪的妹妹不仅冰川,甚至也不知道冷泉的心意。

宛如被蒙在鼓里──对哥哥来说,她正在辛苦地准备大考,所以不想给她多余的资讯。

而冷泉也抱有同样想法吧。

总而言之,她似乎想以自己极具信心的眼镜女孩风格向春太示爱。

「呼──哥哥的牛奶真好喝……这样就能好好睡上一觉了。」

「我的牛奶……不对,抱歉打扰你了,我会去洗杯子。」

「哥哥,你的服务真好。」

「在你考完之前都当作服务期间吧。」

「我能回报你的就只有这种服务♡」

雪季短暂地吻了春太一下。

「这服务真赞,那就顺便。」

「好♡啊♡」

春太隔着雪季的睡衣轻轻抚摸她的胸部后,妹妹便喜孜孜地笑了。

「哥哥,真是的,只摸摸胸部就好了吗♡」

「我也可以摸其他地方吗?不对,算了,我去洗杯子。」

春太拿着两个杯子,再度前往厨房,刷洗干净。

由于雪季做家事相当细心,身为哥哥也不能随意马虎。

「呼──……咦?」

当春太走回二楼后,见到雪季独自站在走廊上。

「雪季,你怎么了?不是要睡了吗?」

「对、对,我是打算要睡了……」

「……你要打一下游戏吗?打个一小时应该没关系。」

「可、可以吗!」

雪季的双眸闪闪发光。

春太仅隐约察觉到妹妹的心意,但似乎猜中了。

今天白天开读书会,晚上又念书到深夜──既然如此,也会想转换心情吧。

「啊,可是……我如果爱困也能睡午觉,但……」

「嗯?」

因为雪季没去学校,所以随时都能睡觉。

春太指示她即便是白天,如果想睡就稍微睡一下,让头脑清醒后再念书。

「哥哥明天也要上学吧?」

「少一小时睡眠时间也不会怎样。」

春太笑了笑。

由于他目前并未参加社团,因此体力有所下降,但或许因为原本的体力就好,所以比一般人更具备持久力。

「啊,对了,刚刚好。」

「什么事?」

「你等一下。」

春太回到自己房间,拿出藏在衣橱里的东西。

让主机立刻能用果然是正确选择。

迅速地组装后,不须花三分钟便能准备完毕。

「好……雪季,可以了。」

「什么事?啊,这不是Vii Ⅴ吗?好久没看到了。」

「还有这个。」

「唉?啊、啊啊啊!」

「喂,爸已经睡了啊。」

「唔唔……对、对不起。」

春太倏地用手捂住雪季大声嚷嚷的嘴。

当他放开后,雪季便歉疚地道歉。

「爸比被我吵起来了吗……?」

「没什么声响,应该不要紧。」

「太好了──……半夜吵醒像是在黑心企业上班的爸比可就不好了呢。」

「对啊……」

春太虽然对父亲有些微词,但正因为他卖力工作,所以自己才能衣食无缺。

因为他明白这一点,所以无法正面谴责父亲的行为。

「不、不过,怎么会有这个?那不是哥哥以前弄丢的第一代『SB』的普通版吗?」

「你记得真清楚,果然还在记恨……」

「啊,没有,我已经没在生气了喔。」

「你那时候把我臭骂了一顿呢,甚至让我怀疑雪季是会这么暴跳如雷的人吗?」

「居然曾这样怀疑我……不过真亏你能找到这个,我偶尔也会去专卖店或网路上找……」

「我是在我们店里看到的,因为这不是精装版,所以没什么讯息可查呢,只能碰碰运气了,但真没想到能在生活圈里找到。」

「好厉害,哥哥的运气很好呢!」

「这只是狗屎运啦,我也姑且打开过,确认这能正常运作喔。」

「哇……!哥哥,我们快来玩吧!快点一起疯狂地玩吧!」

「好、好喔。」

雪季似乎相当亢奋,抓住春太的衣服前后摇晃。

总之,两人坐到春太房间的萤幕前,启动了游戏。

「哇……就、就是这个!光看到主画面我就要哭了……」

「没想到你会这么感动。」

「我、我们开始打吧,我想要痛扁哥哥一顿,取回年幼时的快感……!」

「不是感动,是快感喔。」

雪季唯有玩SB时,人格会改变。

春太顺应妹妹的请求,立刻开始打电玩。

由于这游戏很久了,两人操作起来都不太顺手,但雪季先恢复了手感。

「耶──又是我赢了♡」

「雪季,你好像很开心呢……」

春太明明对妹妹毫不手下留情,却遭她杀个片甲不留。

今天发生了许多事,导致自己心神混乱,无法专注于游戏。

「我们再打一场吧,我接着要选这个角色──」

「那不是最弱的角色吗?你是要用瞧不起我的玩法吗……」

「呵呵呵──等你赢过我一次,我就会认真打的。」

春太觉得许久没见到雪季这么开心了。

连在扫墓回程的电子游乐场,她也没这么开心。

「好奇怪喔,我明明是为了在你心很累时才买了这块,但反而是我心累了。」

「唉?心累……?」

「啊,我今天和松风打了篮球有点累。」

「是喔?那请让我看你打篮球的影片。」

「我说啊,我又不是什么U Cuber,打个篮球不会拍下来的啦。」

「唉唉唉……我好想看哥哥打篮球的英姿……」

「你也不必那么沮丧,之后我再找松风打给你看吧。」

「真、真的吗?」

春太认为看门外汉打球也没什么有趣的,但对雪季而言,那彷佛在观赏NBA球赛。

附带一提,当兄妹俩聊天时,依旧在进行SB对决。

应该说,春太被雪季打得落花流水。

「可恶,你的精神很稳定呢,虽然压力山大,但还是能冷静地反击我呢。」

「……我也没那么冷静喔。」

「嗯?你准备的进度落后了吗?」

「不是那样的……」

「雪季,如果发生了什么事,你就说吧。」

「好、好的,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雪季痛扁春太一顿,轻松赢得胜利后,将摇杆放在地板上。

「其实妈咪联络了我……」

「冷泉也这么说呢,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不好意思瞒着你,我必须回去那边一趟。」

「你瞒着我是没关系,你要去妈家吗?什么时候?要待几天?」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尽快出发,大约两天,那段期间我可能没办法念书,所以想趁现在多念一点。」

「所以你今天才用功到这么晚啊。」

「我也要去那边的学校,好像有些事情必须处理。」

「咦?对耶,你好歹算是那所学校的学生。」

雪季难以在国三的秋天再度转学,因此学籍继续留在那所乡下国中。

对方理应也无法不负责任地丢着她不管吧。

「然后……霜月同学,呃,就是你也认识的那个绑马尾的女生。」

「…………」

春太恰巧在几小时前刚听过这名字。

「她不知道为何知道我要回去……就联络我说要不要见面。」

「……真的假的。」

听春太这么呢喃后,雪季便点了点头。

她似乎不想与对方见面。

那倒也是,因为霜月是过去霸凌自己的主犯。

既然如此──春太目前应对妹妹说的话只有一句。

「雪季,我也陪你去,我也想去见妈。」

「哥哥……!」

正常思考,这是能平安无事结束的一趟旅程,但不知道结果如何。

春太并未乐观到能相信近日风波不断的自己。

【Interlude】

「好冷……」

晶穗边走边蜷缩身体。

她对自己的耐寒功力很有信心,但如今秋意渐深,光穿一件连帽衫也差不多难以御寒了。

她下半身穿着紧身迷你裙与膝上袜。

虽然腿部也想穿得防寒,但身为女生,对最基础的打扮无可妥协。

差不多应该从衣柜中请出刺绣外套了。

晶穗的外表相当清纯可人,却不可思议地适合穿高调花俏的刺绣外套。

她虽然不如雪季,但对服饰也相当用心。

她并不想受男生欢迎,但身为一名摇滚人,她相信也需要打扮得亮眼。

晶穗走在一条暗路上。

行人稀少,多数高中女生应会犹豫是否选择此路。

然而,晶穗不太在意。

她的身材娇小、长相甜美,国中时期就常常被男人骚扰。

也曾在夜路上被可疑男子叫住。

尽管如此,一如晶穗对春太所说,她对自己的体能有信心,遇到一点危险也能靠自己的力量跨越。

自儿时起,即使与男生打架也不曾输过。

她的体格与亲生哥哥春太截然不同,但于打架方面,继承了相同的基因。

「啊,超商、超商。」

晶穗见到便利商店的灯光,犹若群聚于路灯下的飞蛾,摇摇晃晃地被吸引过去。

她买了热腾腾的咖啡拿铁与肉包,离开便利商店,走了一会儿。

该处有一座小小的儿童公园。

唯有秋千与溜滑梯,不见人迹。

时间已过凌晨零时,也没有小孩会在此时来公园玩吧。

「啊──甜甜的咖啡拿铁沁人心脾……!」

晶穗坐在公园入口的栅栏上。

她喝了一口咖啡拿铁,吁出一口气。

这座公园位于晶穗家勉强能步行得到的距离。

不过她从小就来过这座公园许多次。

她第一次来这座公园约在四、五岁时。

那是她懵懵懂懂、稍微懂事之时──但仅依稀记得片段。

「我也很娘娘腔呢……算了,我就是女的啦。」

她悄然低喃。

当母亲带自己来后──见到了『哥哥』。

之后又过了几天,她独力来到这座公园,幸运地又见到了『哥哥』。

当时她还不知道哥哥的名字。

「我一直都以为他叫做『春太郎』呢。」

晶穗不禁苦笑。

哥哥经常在这座公园与他的『妹妹』──

以及一名高䠷且精神抖擞的红发男童玩耍。

那名男童称呼哥哥为『春太郎』。

晶穗屡屡造访这座公园,虽然常常扑了个空,但见到哥哥身影的次数也不少。

然而,她仅在公园外眺望,无法出声喊住哥哥。

名为松风的男童,以及名为小雪的妹妹。

与哥哥一起玩耍的玩伴每天都不同,但多半为这两人。

先不论松风,妹妹又是怎么一回事?

年幼的晶穗曾感到疑惑。

既然春太郎是自己的哥哥,那妹妹就应该是我吧?

她愈想愈觉得那被称为小雪的女生令人费解。

小雪长得非常可爱。

总是牙牙学语地喊着「葛格、葛格」,喜孜孜地笑着。

不过我却无法称呼他为哥哥。

妈妈是否对我说谎了呢?

晶穗甚至产生了这种怀疑。

不过,另一方面,她的眼神无论如何也无法离开春太郎。

晶穗留意不让母亲发现,并频频造访这座公园。

不知道究竟是在何时不再来了呢──

『小雪要嫁给哥哥喔。』

晶穗对传进耳中的嗓音感到惊讶,并不知为何情不自禁地逃离原地。

小雪不仅是妹妹,而且还打算和哥哥结婚吗?

晶穗虽然年幼,却知道兄妹无法结婚。

尽管如此,小雪这天真无邪的一句话令她无端地害怕。

自己或许认为──她要抢走属于自己的一切。

怕得她不再去那座公园了。

如今回想起来,连晶穗也觉得自己经不起打击──

「我到底算是经不起打击还是死心眼呢……」

她将最后一口肉包放进嘴里,喝下变凉的咖啡拿铁。

又叹了一口气自语「应该算是死心眼吧」。

毕竟,自己时过多年,又再度追赶起那对『兄妹』了。

甚至再度来到这座当年不再造访的公园──

「……回家吧。」

晶穗转过身去,将咖啡拿铁杯子与肉包垫纸丢进便利商店的垃圾桶,开始朝自家迈步而去。

「嗯?」

同时,晶穗的手机传来收到LINE讯息的音效。

「什么嘛,是春太郎啊。」

春太似乎会打游戏到深夜,三更半夜也会传LINE过来。

而晶穗也是一只夜猫子,会像今晚一样,深夜在外游荡,所以毫无问题。

LINE的内容一如往常提到雪季。

然后,春太似乎会一如往常,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所摆弄。

「又来了,真是一个要人操心的『哥哥』呢。」

晶穗按着手机回讯。

面对这状况,自己当然应当这么做。

晶穗仅因为成绩刚好能上,便决定就读悠凛馆高中。

而不知道是否是老天的恶作剧,她不幸地在同一间教室内与哥哥重逢。

晶穗能对天发誓,她并不知道春太就读哪间高中。

自从她不再去公园之后几乎过了十年,但她仍旧无法忘记哥哥。

然而,春太不知何时已不是会去公园玩的年纪,晶穗也无法期待两人不期而遇。

她明明一直都想见哥哥。

连她自己也懊恼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她甚至不知道哥哥的姓氏。

晶穗于教室中与哥哥重逢,得知他叫做樱羽──春太,而非春太郎。

并顺带见到当年害自己误会的元凶。

『嗯,很恶。』

这是晶穗对哥哥说的第一句话。

当她对升上高中后仍与『妹妹』黏紧紧的哥哥感到傻眼之时──

却又道出并非真意的一句话,以隐瞒更为澎湃的情感。

自己害怕雪季,撒腿逃跑后过了十年。

当时假使晶穗只认为春太是哥哥,应该也不必逃之夭夭才对──

我从那时候起,或许就爱上哥哥了。

──她察觉到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