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二卷 第4话 妹妹想与哥哥同床共枕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1:46

「哥──哥。」

「嗯?」

「要不要我重泡一壶茶?」

「唉?喔、喔,麻烦你了。」

雪季餐前为我泡的茶已不再散发热气。

当我愣愣地吃着寿司时,那似乎已经彻底凉掉了。

「你该不会先在哪里吃过饭了吧?」

「不,完全没有,我稍微绕去晶穗家,喝了茶而已。」

「你去了晶穗学姊家啊,那倒是无所谓,但既然要晚回来,请先联络我喔。」

「好,抱歉。」

春太喝着雪季重新泡好的茶。

不会过热过冷,浓度恰到好处,真不愧是雪季。

雪季是这世上最清楚春太喜好的人。

春太比预计时间晚了许多才到家。

由于他淋成落汤鸡,因此先冲了一个热呼呼的澡,再在客厅吃父亲买回来的寿司。

雪季与父亲当然早已用过晚餐。

雪季洗过了澡,身穿粉红色毛绒绒睡衣。

因为已经过了十点,所以父亲正待在自己的房里。

「我吃饱了,今天的寿司很好吃呢。」

「哈哈哈,因为爸爸很大手笔呢,这是大岛寿司的外带喔。」

「还真的是不便宜。」

雪季说出的店名是这附近的老字号寿司店。

他们的寿司美味得无可挑剔,但也要价不斐,因此樱羽家无法常常光顾。

「不过,因为过了一段时间,所以味道没那么好了。虽然我有先放进冰箱,但吃起来没问题吗?」

「嗯,完全没问题,海胆和鲑鱼卵都很好吃,鲔鱼中腹和赤身好吃吗?」

「呼哇……超好吃的……♡」

妹妹露出陶醉的眼神。

多亏她最喜欢的寿司,使得她心情极佳。

「等我考上高中后,真想在大岛寿司吧台座吃全鲔套餐。」

「不不不,你再多要求一点吧,爸不管是哪里,都会带你去玩的。」

「咦,我可以这么任性吗?」

「当然可以啦,干脆就安排爸、我和你的三人旅游,再来是妈、我和你的三人旅游,最后则是和我两人去旅游。」

「哇~三次享受呢。」

雪季喜孜孜地笑着。

虽然不会去上三次,但身为哥哥,希望在大考后带她去慰劳旅行。

「啊,你也和冰川、冷泉一起去毕业旅行吧,我会出钱的。」

「国中生会去毕业旅行吗?」

「我和松风他们有去游乐园玩吧,虽说是当天来回。」

「啊,对唉,我还把你买给我的伴手礼钥匙圈挂在家里的钥匙上喔。」

「但我被一起去的女生笑说『居然买钥匙圈给妹妹当伴手礼w』呢。」

「呃……我没听说你有和女生一起去毕旅喔。」

妹妹忽然眯起双眸。也太恐怖了。

「不、不是,人家只是普通的同学和篮球社的人啦,只有男生根本嗨不起来。」

「……你事先和我说的话,我也不会介意啊。」

雪季半眯起双眼死盯着春太。

春太说溜嘴了。

「啊,你可以和冰川她们去毕旅,但只能跟女生去喔。」

「聊完刚刚那话题后,竟然还能开出这双标的条件,你的心脏也太大颗了,但我并不讨厌喔。」

雪季一双大眼睛眯得更细了。

「就算你不用担心,我猜小冰和小冷也不会想带男生去。她们,那个……好像都有喜欢的人了,但和我们不同学校,到底是谁呢……?」

「天晓得……」

春太知道雪季的闺密•冰川喜欢的对象是松风。

应该说,她毫不掩饰爱意。

雪季竟然没察觉,令他有些惊讶。

不过自己还是初次听闻冷泉也有心仪的对象。

冷泉虽然是一名适合戴眼镜的文学少女,但这名爱开玩笑的学妹似乎也有所谓的少女心呢。

「啊,不能随便讲出朋友暗恋别人的话题呢。哥哥,对不起,请忘了吧!」

「我知道,我知道。」

雪季认为自己不应该不小心说出朋友的恋爱秘密。

「我完全不会见到冰川,当冷泉的家教时,也只会聊读书和你的事。」

「但我很好奇你们都聊我什么……」

春太之所以担任冷泉的家教,原本是为了共享搬家去远方的雪季的话题。

目前已经没有必要,但冷泉仍然让自己看在校内拍的雪季照片,并加上解说。

「雪季,你都国三了,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把英文的麦可念成日文的mike吧。」

「我人生过去最大的污点穿帮了!?」

雪季杏眼圆睁,错愕不已。

附带一提,冷泉偷偷拍下了雪季手里拿着英文课本并羞得无地自容这决定性的瞬间。

真是一个能干的学妹。

「小、小冷这家伙……既然要和哥哥打小报告,应该要挑更可爱的啊……!像是吃完蛋糕后,奶油沾到脸颊上之类的!」

「那一点儿也不搞笑吧。」

「但我没有想走谐星路线啊……」

雪季消沉了下去。

由于这妹妹无论做什么都很可爱,因此希望她多出一些无伤大雅的纰漏。

「咦?我们本来是在聊什么?」

「等你顺利考上高中就两人一起去旅行庆祝。」

「……真的只有我们两人吗?」

「我们就去妈那里吧,直接催她送你合格礼物,或许也能要到我的升高二礼。」

「啊,原来……太狡猾了,你升上高二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庆祝我的事就好了!」

「你在这方面还真贪心呢。」

春太哈哈大笑,并喝完剩下的茶。

「呼……茶也很好喝,谢谢你特地为我泡。」

「小事一桩,我想说必须泡出浓度恰好适合吃寿司的茶,因为要是泡太浓的话,寿司那细腻的滋味就会被盖过去呢。」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我从没注意过。」

春太在回转寿司喝茶时,总是随性地加入茶粉。

雪季真的都会注意到很细腻的细节。

「哥哥,你今天累了吧,别打电玩,早点去睡比较好喔。」

雪季迅速地洗完茶杯,走回了客厅。

春太则关掉愣愣望着的电视。

「说得也是,因为今天充满各种事,超出我的意料。」

原本只安排去墓园祭拜,并在回程与雪季去玩。

此时忽然多了打工,接着去了晶穗家一趟──不巧遇到了魔女。

前往晶穗家虽然是基于自己的意愿,但临时加班与遇到魔女都是不可抗力。

「……好,就趁现在提升CS64的等级……」

「喂,你要一天不读书也行,但……只能打一小时游戏喔。」

「啊,被你听见了!不,就不玩了……因为我也有点累了。」

「因为你没有体力啊。考完试之后,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健身房?」

「就、就是所谓的健身房约会吗?感觉很好玩,但运动又不开心,令人左右为难。」

「你看起来真的很不想运动呢。也罢,你就想想吧。今天就……去睡觉吧。」

「去睡吧,去睡吧。」

两人关掉客厅的灯,走上二楼。

春太虽然想和父亲聊聊,但父亲恐怕已经睡了。

父亲平时都晚归,唯有周日似乎是想好好睡一觉,因此都会早早上床。

尽管春太有许多话想对父亲说,但父亲早出晚归,占据他的睡眠时间令春太过意不去。

「雪季,你今天真的不用读书喔。你就让大脑休息,明天再努力吧。」

「好、好的,虽然我不想努力,但我会努力的。」

纵使雪季不情不愿,仍然点了一下头。

「哥哥,那就晚安──」

「唉,雪季。」

「什么?」

「我们今晚一起睡吧。」

「…………!?」

雪季如文字所述,吓得跳了起来。

「我、我是无所谓,但要是被爸比知道……」

「就算被他知道也没关系,我们只是一起睡觉而已啊。」

而春太当然不认为自己这高中生与妹妹这国中生同床共枕很正常。

「如果你不想被发现,那就算了……」

「不、不,请等一下,我去做点准备!」

「准备?」

只是睡觉而已,需要什么准备呢?

虽然令人费解,但春太早已习惯妹妹突如其来的举动了。

春太走进寝室,躺在床上滑着手机──

「让、让你久等了!」

「什么嘛,你只是带了枕头过来而已啊。」

妹妹走进房里,将喜欢的粉红色枕头抱在胸前。

「不、不是,后面还有呢,我今天的变身次数还剩下一次。」

「变身?」

「哥哥,借我坐一下。」

雪季将枕头塞给春太,坐到了床上。

仔细一看,她手上拿着一套薄透的衣物。

似乎是与枕头一起拿来的。

「我一直犹豫要什么时候穿这件,现在正是时候呢。」

「干嘛这么夸张……那是什么衣服?」

「俗称的情趣睡衣。」

雪季倏地摊开手中的衣物。

上面有很多蕾丝,类似又薄又透的粉红色洋装。

「不好意思。」

雪季下定决心似地这么说完,就迅速脱掉睡衣上衣。

睡衣下包裹着她D罩杯玉乳的胸罩也是粉红色。

她原本就只穿纯白、粉红或蓝色内衣。

「嗯。」

雪季也脱掉睡裤抛到地板上。

而她身上的底裤理所当然也是粉红色。

「啊,我、我买这套没有什么意思喔,没有打算穿着这睡衣一度春宵喔!因为很可爱我才买的!」

「是喔……」

雪季于愣了一愣的春太面前,脱掉粉红色的胸罩。

一对超越国中生尺寸的雪峰晃动弹出。

在那之后,她又从头套上性感睡衣。

这件睡衣不仅处处都有蕾丝装饰,而且部分材质透肤,底裤几乎一览无遗。

她的乳沟毕露,且裙摆极短,因此即使不透肤,也能一眼望见底裤。

「原来你有这么性感的睡衣喔……」

「这、这不是我买的……是、是小冰说『樱羽学长会开心喔』强迫我买的……」

「冰川在干嘛啊……冷泉当时也在吧,她都没阻止你们喔。」

「小冷买了更色情的情趣睡衣。」

「我还真想不到比这更色的睡衣了。」

「你不用想像,小冷也不是为了让你看才──话说回来,她说想住我们家一晚,请你当她的家教。」

「就算是冷泉也不可能在留宿别人家时穿情趣睡衣吧。」

尽管春太这么说,但不知道冷泉会不会搞乌龙。

需要留意。

「话说,你穿那样也有点……」

「因、因为机会难得。」

雪季并未说明到底什么机会难得,便钻进被窝之中。

「算了,这很可爱,也很适合你,是也没关系啦。」

「哇,谢谢哥哥,虽然很害羞,但幸好我有努力买了♡」

「你穿那么少不会冷吗?」

「不好意思,超冷的。」

「说得也是……」

春太的房里也有开暖气,但在十一月里,身穿露出肩膀与双腿的情趣睡衣还是很冷。

「来,好好盖着被子。」

「好、好……那个,我可以抱着你吗?」

「那点小事不需要征得我同意吧。」

「好♡」

雪季紧紧地抱住春太。

她发育良好的一对美乳也刻意似地紧紧抵在春太身上。

国三就拥有这么傲人的双峰。

尺寸应该会继续发育下去吧。

「亲亲……也不用征得你同意吧……嗯♡」

哥哥并未回应,妹妹便默默地吻上他的唇。

春太搂着雪季娇小的头,吸吮似地品尝着她的唇瓣。

「嗯、嗯嗯……♡」

雪季也伸出舌头,春太则用舌头与之缠绵。

充分地品尝妹妹甜蜜的樱唇与炽热的粉舌──

「呀……」

他隔着情趣睡衣的薄透布料,揉遍妹妹小巧玲珑的雪臀,并不时用力盈握,品尝着她的柔嫩与澎弹。

「哥、哥哥……你今天动作有点色喔……?」

「不行吗?」

「不、不会不行……我随你处置……但我不是女友,是你妹妹喔。」

「的确……」

妹妹二字如今仍然如刺在心。

「对啊……嗯、嗯嗯……♡」

春太再度吻上雪季甜蜜的唇瓣,贪婪地品尝殆尽──

「就算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我还是你妹妹……所以不能当你的女友。」

「……你无论何时都是我的妹妹。」

春太不经意地这么低喃。

雪季愣了一愣,疑惑地歪着小脑袋──

「我一直都是你妹妹喔,可是……」

雪季主动吻了春太说:

「如果哥哥……愿意占有我的一切……」

「…………」

她语意未尽,将脸埋进春太胸膛之中,像是要藏起表情。

雪季紧紧地搂住春太,不愿放开。

「抱歉我说了莫名其妙的话。」

「…………」

雪季继续将头埋在春太的胸膛中,摇了摇头。

目前──比起身为自己女友的晶穗,与雪季交往的可能性变得更高。

两人并无血缘关系,连姓氏也不一样。

雪季之所以是妹妹,源自于从懂事以来所度过的兄妹时间。

这段时间能否超越基因或社会上的身分呢?

假如春太与雪季有意愿,也能够交往──

虽然言之过早,但甚至可能共结连理。

春太难以判断。

与自己有血缘的母亲的墓、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晶穗、晶穗的母亲•魔女──

以及,身穿情趣睡衣紧搂着自己,且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

有太多东西扰乱春太的思绪。

倘若有人问他最重要的是什么,他能立刻回答。

但他自己也明白答案将会伤害他人。

春太无法粉饰太平地说──自己具有纵使伤害他人也要贯彻到底的一片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