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一卷 第7话 妹妹到了秋天也不在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56:56

春太高一的夏天过得兵荒马乱。

他顺利地考完第一学期的期末考,开始放暑假。

除了露西达一周三次的打工,他又于暑假期间加上搬家公司的打工。

即使搬家打工收入不错,但在盛夏时节做体力活相当累人。

春太的体格得天独厚,他虽然对自己的体力有信心,但这份工作也相当疲劳。

有安排搬家打工时,他回家后甚至没力气玩CS64。

暑假开始之后,他也与露西达的美波开始连线玩CS64。

美波虽然自称为电玩玩家,实力却有点菜,每当输给春太都会透过语音聊天骂他。

有一次美波明明一输再输,却坚持「我这次会赢!」这种没根据的主张。

此时春太开玩笑说「要是你输了,就请让我看内裤吧」,美波也答应了。

而他当然全力击溃了美波的队伍。

因为他不是什么圣人君子,当然会想看大学正妹的小裤裤。

【美波】〔阿樱这个色狼!〕

对方传来幼稚的讯息,接着也传来内裤照。

照片里能见到地板上单单放着一条黑色内裤。

春太当然觉得「这女人瞧不起人啊」。

暑假结束马上就是运动会,春太在他擅长的短距离田径中发光发热。

在那之后──

风渐渐转凉,短袖被收进了衣橱深处,制服也换成冬服。

十月除了期中考并无特殊活动。

纵使悠凛馆高中为升学学校,此时也正值除了段考以外能悠哉度日的时期。

至少春太的真心话是,高一时还不想那么过得那么焦虑。

「对了,我有事拜托你。」

「嗯?什么事?」

放学之后,春太与晶穗并肩走出校门。

「下次再帮我拍片吧,由你来拍果然比较好看。」

「之前我们在海边拍的影片还满夯的,播放次数是平常的十倍,但订阅人数意外地没增加呢。」

「你欠扁啊。」

「别用关西腔吐槽啦(译注:前句晶穗以关西腔说。),总觉得很恐怖。」

春太最近在协助晶穗拍摄U Cube的影片。

几天前,晶穗在沙滩上边放烟火边唱歌的影片大受好评。

春太活用自己与晶穗的手机拍摄影片,再加上缠绵的抒情民谣,虽然歪打正着却打造出一支富有情调的影片。

「话说,你叫我拍是因为写好新歌了吗?」

晶穗在暑假结束后,花了一个多月构思新歌。

「嗯~我想趁海边影片还有热度时,让影片更加疯传。只要一口气红起来,之后不管放什么播放次数都会很高。」

「然后就会失去热度,播放次数逐渐下滑喔。就算是百万订阅的U Cuber也会只剩下约一万的播放次数,最后变成过气频道。」

「那些事情等到有百万订阅再来烦恼吧,还是说你不想拍?」

「更不想给其他人拍。」

「……喔。」

晶穗有些惊讶地「喔」了一声。

「你的占有欲很强呢,以前也一直独占小雪。」

「我有在反省了。」

春太露出苦笑。

自从雪季离开已经过了四个月。

他并没有懦弱到经过这么久的时间,还会摆出消沉的样子。

精神已经稳定到远超过晶穗找他吃饭的时候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拍?」

「这才像话,曲子再等一、两个礼拜就能写好了,听完后再麻烦你想脚本。」

「你打算都丢给我喔。」

我也没那么闲──春太差点说出这句话,却又闭上了嘴。

他不是每天都有打工,今天也放假,有许多能陪伴晶穗的时间。

「那我就先付谢礼,今晚请你去艾尔吃饭。」

「谢啦。」

春太并非想要谢礼才协助晶穗拍摄影片。

他只是享受两人在一起的时光──但要是对她本人说,她就会得意忘形,因此选择三缄其口。

「晶穗,那就来讨论一下影片策略吧。」

「就这么决定了──阿春。」

晶穗不知从何时开始称呼春太为『阿春』。

阿春、晶穗。

两人在教室也这么称呼彼此,同学也认为他们开始交往了。

两人也未曾否认。

与春太同国中的同学──

似乎已经忘记他曾经有恋妹情节。

「咦?阿樱?」

「啊,美波姊,辛苦了。」

位于艾尔的脚踏车停放区。

时值晚上八点,天色已暗。

美波走在路灯之下。

她身穿轻薄的棕色毛衣以及贴身的牛仔裤,再披上白色外套。

「你一个人在干嘛?你今天没有排班吧?」

「我来买点东西,你今天也放假吧?」

「对,美波也是来买东西的,有人来卖了人家想要的游戏,所以美波就马上来买走了。」

美波快活地笑着,轻轻摇了摇写着露西达商标的塑胶袋。

「店员也能买吗……?」

「这是用五十圆收购的软体,是人家在小时候玩个不停的游戏呢──但不知道丢去哪儿了,美波一直都在找。」

「原来如此,能找到真是太好了。如果是对战游戏,我愿意陪你玩喔。」

「喔~你这年轻人,想趁机踏进美波家吧。」

「你家又不怎么能招待人去,是真的『没地方可走』唉。」

「你来的那天是特别乱的一天。」

「骗鬼啦……」

春太第一次去美波家玩时,被满屋杂物吓到。

游戏机从最新机种到化石般的机种都有,甚至还有特殊机种,这些都如他预料。但她家不只有游戏软体,还有一堆周边商品。

「阿樱你又买了什么?」

「我忘记家里没沐浴乳了,只有这里有卖我们家用的。」

春太晃了晃艾尔的药妆店袋子。

「是喔,沐浴乳喔……」

「什么?」

美波瞄了购物袋一眼,露出狐疑的神情。

「没事,那类东西通常都会囤货呢。因为美波是洗发精、沐浴乳、化妆水、面纸、摇杆等消耗品都会大量囤货的人呢。」

「摇杆算消耗品吗?」

春太事到如今依然对这位懒散的前辈感到傻眼。

因为那样随性地狂买,所以家里才会堆满东西。

「这样啊,今天恰好在这里遇到了后辈,那就狂买日用品、让你帮忙拿好了……?」

「你的公寓不就在旁边而已吗?」

这名女大生住在距离艾尔步行三分钟的公寓。

就算东西有点重,她也能自己拿回家吧。

「好吧,如果你买了什么,我也能帮你拿,毕竟我骑这个。」

春太指着停在停车场的某台机车(译注:日本十六岁以上即可考取125㏄以下的机车驾照。)。

车身是明亮的米色,为弧线型设计。

「是本田的GIORNO呢,不错嘛,我有听说你买了轻型机车,但还是第一次看到。」

「因为我打工大多会骑脚踏车来回,如果是打工的时段前,一般机车的停车场都会停满呢。」

「啊~因为一般机车的车位很少呢。」

美波蹲在机车旁抚摸车身。

「机车真不错呢,美波偶尔也想忘掉电玩以外所有的事去远方兜风。」

「没忘记占据你大脑一半以上的游戏就没意义了吧。」

边想着游戏边兜风也太惊险了。

「而且骑机车远游很累人喔。」

「你明明年轻却没毅力……阿樱,你晚上明明一尾活龙。」

「不不不,我才没有!别说那种会让人误会的话!」

「呼哈哈~就当是那么一回事吧。嗯?这是什么?唉,贴在这里的字是什么意思?」

「啊。」

春太暗忖「糟糕」,急忙试图遮掩,却为时已晚。

机车前方面板贴着经设计的白色文字贴纸。

上面写着『冷泉号』。

春太骑着冷泉号回到家。

父亲依然很晚才回家。

不过已经几乎不会过凌晨才回来了。

春太已经是高中生了,已经到了并非需要父母物理性保护的年纪。

尽管如此,父亲似乎很体谅被自己添了麻烦的儿子。

春太明明不觉得双亲离异是一种麻烦。

他将冷泉号停在车库一角,披上了防尘套。

这虽然是一辆二手机车,但状况很好,骑起来也很顺畅。

名字虽然让人不敢恭维,但春太也有自己的苦衷。

他打开钥匙走进家门,并未前往客厅,而是直接去了寝室。

「咦?」

他疑惑地歪着脑袋,将买回来的沐浴乳放在矮桌上。

春太脱掉轻薄的外套放进衣橱。

「啊,欢迎回来。」

「……什么嘛,难得我去买回来了。」

走进春太寝室的是晶穗。

「因为你很慢嘛,我稍微冲个澡就出来了。」

晶穗将淋湿的黑发绑成两颗丸子,身上仅包裹着浴巾。

傲人的双峰不符合她娇小的体型,几乎要从浴巾底下蹦出来。

「阿春,这种东西都要买好囤着啊。」

「美波姊也对我这么说,我刚好碰到她。」

「嗯?你让那女大学生看到了这个袋子啊?那这个也被看到了吧?」

晶穗从塑胶袋中拿出一个小盒子。

「她好像有怀疑……她莫名地敏锐呢。话说,这不是你要我顺手买回来的吗?我不是说还有三个,不要紧的。」

「就是顺手啊,而且你也经常一天用两个啊。」

「……因为我也还年轻嘛。」

「可是你居然敢光明正大地去平常光顾的药妆店买这个呢。」

「乖乖使用反而会让人更有好感吧。」

「也有这种看法呢。」

晶穗苦笑着将盒子抛到床上,自己也坐到床边。

「我听其他人聊,发现大家都很随便,你都不怕吗?」

「人都不会去深入思考──该不会怎轮到自己之类的吧,所以也不会去想像自己随随便便就多了一个家人吧?虽然也有像我一样家人突然减少就是了。」

「戏剧性家人笑话来了。」

「这名字也太长了。」

春太虽然没有自暴自弃,但已经豁然开朗到能拿来当笑话说了。

「话说,你还不用回家吗?」

「不用,一年到头都背着吉他的女人,每天都在晚餐前回家还比较奇怪。」

「你的兴趣是让人对摇滚女孩抱持偏见吗?」

春太根本不认为晶穗会四处玩乐或生活不检点。

尽管如此,晶穗像这样来樱羽家玩已经不稀奇了。

两人今天也在艾尔讨论拍片策略而且顺便一起吃晚饭,之后晶穗又来到家里──

当她要去洗澡时,春太这才想起没有沐浴乳,因此出门买东西。

春太与晶穗之所以忽然拉近距离──

『和我交往吧。』

当然是源自于几个月前,她在初夏的卡拉OK中告白。

至于春太又怎么回应──

他当然还记得,却觉得那彷佛不是自己的记忆。

【Flashback】

「和我交往吧。」

「……啥?」

春太走在卡拉OK的走廊,突然听到这一句话。

他默默地付完费用、走出店外──

「刚才那玩笑是怎样?」

「我们都接吻了,你还以为这是玩笑喔?」

「…………」

春太稍微走了一会儿,接着在便利商店前停下脚步。

「晶穗,抱歉,我刚才的态度不怎么好。」

是晶穗先吻了自己。

尽管如此,自己在那之后强行占据了她的唇,又说了一些难听的话。

就算自己目前精神状态不稳定,但他也认为那不容宽恕,正为此感到后悔。

「嗯,不太好,你明明粗鲁地吻了少女的嘴唇,却还那么嚣张。」

「……你真是畅所欲言唉,你好歹也强吻了少年的唇啊。」

「少女的唇价值比较高,算了。话说回来──你不用道歉,我们继续刚才那件事。」

晶穗站到春太身旁。

「我长得很可爱,胸部也很大,又很会唱歌,你不觉得我拥有所有女生应该具备的条件吗?」

晶穗将一头黑长发柔顺地往后一拨,耐人寻味地笑了一笑。

「但还有其他必要的条件吧,矜持之类。」

「你意外地开出很传统的条件呢。」

「这只是在挖苦,你别在意。」

「那个会乖乖道歉的樱羽同学好像已经不见了呢。」

晶穗嘻嘻一笑。

「如果要说有什么问题,就只有我不是小雪吧?」

「那就是最大的问题吧,你有听到我刚刚说的话吗?」

春太无论如何都会将雪季带回自己身边。

纵使她本人不希望──但这也是春太的决心。

「不管对方心情单方面带走她。嗯,这么强势也OK吧?面对这种状况,我也会有点脸红心跳吧,可是啊──」

「…………」

晶穗以锐利的眼神目不转睛地望着春太。

「就算你要去抢走小雪,但那又是在几年后?不管你再怎么努力,你都还是高中生,她更是国中生啊。就算估得再怎么短……呃,也要花上四年吧。你要等到小雪高中毕业吧?」

「管他是四年还五年,只要等就好了吧。」

那样也比起过着失去雪季的几十年人生来得好。

「喔~那你在这段时间都不会和人交往、要蹉跎掉高中时光吗?」

「……我说过要为了带回雪季做好准备吧,不是蹉跎。」

「我想说的是那很无聊。」

晶穗厉声说道,眼神变得更加凌厉。

「小雪要是看到过了这么无聊高中生活的无聊家伙出现也会觉得很头疼吧?她喜欢的是和妹妹每天都过着快乐生活的你吧?」

「她才不会……在意这种事。」

「正因为是她才会在意吧?难道她会说『我最爱的哥哥糟蹋所有高中时光,用他存下来的钱来迎接我了!哥哥,你好帅喔!』吗?」

「…………」

不会。

春太瞬间获得答案。

雪季虽然成绩不好,但并不笨。

应该能立刻发现春太是怎么来到自己面前并说要带自己离开吧。

「那么,就在你变得脆弱时给你致命一击吧。」

「啥?」

晶穗拿出手机,开始操作。

她肆无忌惮地发言之后,还有什么其他的吗?──春太严阵以待。

「我也有和小雪联络,不只有乳沟的事。」

「…………」

晶穗举起手机,画面上显示出LINE的聊天室画面。

对方的名字当然是『雪季』。

画面上除了她也传给春太看的照片之外,还有其他几张照片。

雪季传给春太的照片或许是为了让哥哥看才拍的。

「我有取得许可了喔。」

「许可……?」

「你看,这边。」

【AKIHO】〔那个,我可以抢走你哥吗?〕

【雪季】 〔不行。〕

「她才没允许你吧,人家不是一秒就回绝了。」

回应时间差了不到一分钟。

这两人到底在自己不知情之处聊了些什么呢?

【雪季】 〔那应该由哥哥自己决定。〕

「…………」

晶穗无言地滑下画面,显示出新的讯息。

晶穗只在下面传了一个『面无表情的熊』贴图。

「……可以由我决定啊。」

「不行。」

「别学雪季,你想说什么啊?」

「我想说小雪也说错了,这是要我和你一起决定的事吧。」

「……对啊。」

正如晶穗所说。

那并非雪季可以决定的事。

这是自己与晶穗的问题。

「我不会和不喜欢的男生接吻。」

「…………」

「甚至不会找一个无关紧要的男生一起吃饭喔,我从之前就──」

「……我知道了,让我来说吧。」

只让晶穗独自倾诉心情也太过窝囊。

自己是怎么看待她──

假如讨厌她,应该会找理由拒绝让她来家里听音乐。

假如讨厌她,就算一蹶不振时见到她伸出援手,也会挥开她的手吧。

春太并非会被牵着鼻子走的人,自尊心也不低。

尽管如此,他之所以握住晶穗伸出的援手──

今天为什么会和晶穗私下见面──

春太凝望着晶穗的脸,缓缓地开口道──

***

春太当时说出口的话──

让他如今与裹着浴巾的晶穗同在寝室之中。

两人于家长不在的屋里私下共处──

「好了,该『做』的也『做』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回去吧,给我计程车钱。」

「别小看我。」

居然把自己当成发泄完就立刻赶女生回家的渣男。

当然,春太平常也不会给晶穗计程车钱。

「我怎么会用拼命赚的打工钱去付计程车费啦。我送你回家,把衣服穿起来。」

「好好好,我会心怀感激地让你送的。」

晶穗点了点头,春太先走出房间,在玄关等她。

他与随即穿好制服走出寝室的晶穗一起离开家里。

「你骑冷泉号载我不就好了。」

「白痴,机车双载(译注:日本法律规定50㏄以下的轻型机车不可双载。)就会马上完蛋了吧,八成还会被停学。」

晶穗家不远也不近。

步行会花上一段时间,所以要是从樱羽家出发都会搭公车移动。

特地搭公车送对方回家虽然辛苦,但晶穗家距离公车站有一点远。

春太也很担心让她自己走夜路回家。

两人搭上公车,抵达距离月夜见家最近的公车站牌──

春太与晶穗一起走下公车,慢条斯理地走在宁静的夜路。

「好了,到了,那晶穗──」

「过来这边!」

能见到月夜见家的公寓时,春太便转向晶穗。

此时她忽然一脸凝重拉着春太的手,躲进附近的转角。

「什、什么?」

「好了,安静。」

晶穗彷佛掩护春太似地挡在他前方,并从转角望向自己家。

「喂,有可疑人物吗?那就我来──」

「算是可疑,但不是那样。」

「…………?」

春太隔着晶穗的身躯望向公寓。

她的身材过于娇小无法挡住春太的视线。

仔细一看,有人走在通往公寓的路上。

对方受到路灯照耀,即使是黑夜也能清晰见到她的身影。

「…………!」

背脊忽然不寒而栗。

走过来的是一名纤细且高䠷的女子。

她穿着黑色高领毛衣、棕色外套与及膝窄裙。

对方面无表情,边走边看手机。

手机液晶萤幕的光源照得她的脸特别明亮。

那张脸──过于冷艳。

光看就足以令人背脊一凉。

对方将一头柔亮的黑发绑在后方,浏海偏长,几乎能遮住眼睛。

尽管如此,仍然能清楚地见到她露出精光的双眸。

令人似乎要坠入她那双丹凤眼之中──

「啊,真是的,结果被你看见了。」

「……看了会变成石头吗?那是谁──啊,这样啊。」

春太望向晶穗的脸,立刻察觉到了,看一眼就应该注意到。

那过于冷艳的女子与晶穗有些神似。

不对,不只有点神似,从五官到气质──都如出一辙。

即便年龄与身高让两人乍见之下呈现不同印象,但只看脸可说是一模一样。

「那该不会是你的──」

「对,是我最爱的母亲喔。」

「…………」

春太之前也来过晶穗家前几次,却从未进到家中。

当然也未曾问候过她的家人。

她的父母似乎都健在,但晶穗几乎不提父亲的事。

据春太所见,她对父亲『毫无兴趣』。

反而是母亲的存在过于庞大,她几乎都会下意识地抱怨母亲的事。

晶穗的母亲站在公寓围墙前,开始按起手机。

「她在干嘛?是在聊见不得人的LINE吗?」

「难道不是在回应急事吗?话说,你妈……这不是开玩笑的,都可以当你姊了吧,她超年轻的。」

「对啦,她有个高中生女儿,但算是很年轻,今年才三十五岁。」

「三十五……」

晶穗今年是十六岁,那代表她在十九岁生了孩子。

虽然十几岁就生小孩也不稀奇,但她以一名高中生的母亲而言显得过于年轻。

「就算说是二十五岁也会有人信唉。」

「我只看身高的话,也可能会像小学生喔。」

「你又没那么矮,话说别争这个啊。」

春太说到这里,忽然注意到某事。

「就算不躲起来也没差……好吧,要是你突然要我和你妈打招呼,我也会伤脑筋的啦。」

「妈妈很担心我会不会遇到怪男人。算了,也是遇到了啦。」

晶穗贼兮兮地笑着,对春太投以别有深意的眼神。

宣告要去抢走曾是自己妹妹的少女,这种男生完全属于『怪男人』吧。

「唉,阿春,那女人很可怕吧。」

「说什么那女人,那是你妈吧。」

「那与其说是母亲,更像是『魔女』。」

「魔女……」

这两个字虽然过分,却形容得很好。

拥有那种分不清年龄的美貌,的确可称为魔女。

「别在晚上见魔女比较好呢,今晚就到这里为止。」

「好。」

春太与晶穗牵起了手,轻轻地吻了一下。

晶穗不太会向自己撒娇,但她所提出的要求之一是『分开时要道别吻』。

春太与晶穗吻了个够后,两人无言地分开并背对彼此。

春太忽然想到。

我到底在干嘛──?

他偶尔会有几个瞬间对于自己与晶穗交往一事感到浑身不对劲。

春太并非什么圣人君子。

是一名健全的高中男生。

因此,与晶穗这样的正妹交往──如果遇到这种机会就会随波逐流。

他不打算帮自己找借口,但自己的确随波逐流了。

尽管他觉得自己受到晶穗吸引,但明明也能中途刹车。

他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难以理解之处。

但不代表他后悔了。

与晶穗交往相当开心,因为有她在,自己的精神才能恢复稳定。

另一方面──他也有不受影响、始终如一之处。

春太带回雪季的决心未曾有所改变。

如此一来──自己与晶穗的关系又会变得如何?

想将并非亲妹妹的雪季带回自己身边不算是背叛晶穗吗?

这算是背叛吗?

当然是。

对,春太不禁一再做出背叛之举。

毕竟,他如今也背叛了雪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