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一卷 第5话 妹妹不在身边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56:32

时值多雨的六月。

虽说早已进入梅雨季,但今年雨量特别多。

春太撑伞走在路上,冲进购物中心『艾尔』之中。

他在购物中心走了一会儿,进入某间店的后门──

「辛苦了。」

「喔,阿樱,辛苦了~」

阳向美波就在店内办公室里。

她拥有一头中长红发,左耳戴着银耳环。

眼尾稍微下垂,嘴角有颗美人痣,这两点都令她显得莫名地性感。

她身穿黑色无袖衬衫以及纯白迷你短裙。

再搭上印着电玩专卖店『露西达』商标的白色围裙。

美波姿势慵懒地趴在办公室桌上滑着手机。

「美波姊,你好早到喔。今天大学没课吗?」

「我跷掉了,大学的好处就是可以随便跷课喔。不是吗?」

「就算你问我『不是吗?』,但我还是高中生耶。」

「美波念高中时就会随意跷课了。」

「我想也是呢……」

美波是附近女子大学的大二生。

她就读大学之后,便开始在露西达打工,所以已经在此工作一年以上了。

美波遇到春太后,立刻将他的姓氏•樱羽简称为『阿樱』。

这说好听一点就是社交能力强,说难听一点就是爱装熟。

不过春太自从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似曾相识。

他过去就常来露西达消费,美波也常来艾尔逛街,即使见过她也不足为奇。

「啊,要先打卡和拿围裙。」

露西达的内场并无更衣室。

因为只需要在便服或制服外面套上围裙即可,所以也不需要更衣室。

春太打了卡、套上围裙,浏览着店长写上告知事项的白板。

「没什么重要的事呢,咦?现在谁在外场?」

「店长,不过这种生意冷清的店一个人也能顾得来。」

「既然你都提早来了,帮帮他也好嘛。」

据店长所说,美波是『雷包打工仔』。

她常常迟到,临时缺勤的情况也不罕见。

尽管如此,她之所以没被开除是因为露西达没什么人来打工,就算少了一人也会难以营运。

美波在此有一年打工资历,在人员更动频繁的这间店算是老鸟员工。

「所以就说没事可帮啊,阿樱也早点去找其他可以打工的店吧?这间店就算明天倒了也不稀奇啊。」

「我才刚开始打工不到一个月,请别说那种不吉利的话啊。」

春太不悦地说完后,美波便哈哈大笑起来。

没错,春太自六月初开始打工。

他在过于忙碌的五月结束后,立刻进行面试并随即被雇用。

目前进入六月下旬,但春太资历尚浅、常常犯错。

对春太而言,他是第一次打工,常搞不清楚东南西北。

他一直以来被双亲禁止打工,种种波折之后,终于获准──

尽管如此,他也不必立刻开始打工,但他很想做点什么。

「算了,如果店倒掉了,姊姊会暂时悠哉地游山玩水喔。」

「美波姊,你说过自己是一个人住吧?就算不打工也能活得下去吗?」

「当然不可能啊,我家没给什么生活费。」

「那不就不行吗?」

「阿樱好爱操心喔~人只要有米和味噌就能活得下去啦。」

「是这样喔……」

春太虽然才认识美波不到一个月,但已深深瞭解到这个大姊姊属于废柴类型。

美波是女大生,五官端正,身材窈窕。

她因为嫌麻烦所以没怎么化妆,但所有人都认定她是正妹。

露西达有许多客人是为她而上门,因此任凭她是雷包打工仔,却是店里不可或缺的人才。

美波也是指导春太工作内容的人。实际上,春太在她面前也抬不起头来。

「啊,樱羽也来了啊,辛苦了。」

「店长,您辛苦了。」

通往店面的门敞开,店长走了进来。

店长是一名四十多岁的胡子大叔,与全球最知名的水管工极为神似。

「抱歉,有客人来希望我们大量收购,你们能马上来外场吗?」

「啊,是。」

「好~唷。」

春太与美波自办公室走到外场。

柜台旁边放着一个大纸箱。

那是偏大的、三边合计120公分的纸箱。

春太最近才在家中用过大量纸箱,甚至能看得出尺寸。

目前见不到带纸箱来的客人,对方应该是于估价期间先在店内逛逛吧。

春太探头望向箱内,里面塞满了电玩包装盒。

「那么,请樱羽负责结帐,阳向负责这一箱。」

「是。」

美波与店长俐落地检查包装盒。

他们迅速且确实地检查伤痕、污渍,以及有无附带的赠品。

「阿樱也赶快学会收购,让美波轻松一点吧。」

「……我会努力的。」

由于收购游戏会随保存状态涨跌,因此估价对于新手工读生而言是一件难事。

「啊,你看。」

「啊,欢迎光临。」

有客人走到柜台前,春太急忙招呼对方。

他终于学会如何操作收银机,但至今仍然会对收取现金感到紧张。

「店长,看来清出特价花车比较好呢。阿樱,我们估价完就来准备吧。」

「啊,是,我知道了。」

柜台前放着摆满特价品的花车。

收购的游戏片多为老旧电玩,大多数应该会陈列于此吧。

『这明明是系列最新一代,却被摆到了花车上啊……不要紧,我会好好享受你的乐趣的。』

春太忽然见到理应不存在的画面。

少女宛如捡起弃猫般爱怜地拿起花车中的游戏。

她坚持被摆进花车中的电玩也『有优点』。

她来到这间电玩专卖店时,最后总会在特价花车前认真地烦恼要买什么──

「……喂,阿樱,别发呆,整理一下我们估价完的软体。」

「对不起。」

春太被美波提醒后,恢复了神智。

现在要沉浸于幻象中,还嫌过早。

既然自己选了经常与该名少女一起光顾的店家为打工地点,便要有觉悟会经常想起对方。

不对,自己或许希望常常想起她。

对美波、店长与顾客而言,这种感伤都会造成困扰吧。

收购顺利地结束,春太也完成了工作──

「辛苦了。」

「好,辛苦了~阿樱~」

电玩专卖店在晚上八点打烊,约花三十分钟做完打扫与清点收银机金额等打烊事项。

店长似乎还有其他工作,无法离开外场。

他将笔电拿到收银机旁,不时发出「嗯──」的低吟声工作着。

据美波所说,那是在确认库存与下订。

「店长有好好回家吗?」

春太回到办公室,脱掉围裙收进置物柜,同时向美波这么说道。

美波坐在铁椅上滑着手机。

「他好像常和其他在艾尔开店的店长出去喝酒,就算不用你担心,我们的店也距离黑心企业很遥远呢,我们又没忙到能成为黑心企业。」

「也是,毕竟时薪也很低呢。」

「你既然体能不错,还有很多其他打工地点好选吧?为什么要选这种苟延残喘的店啊?」

「因为我喜欢打电动。」

「喔……好吧,就算问打工动机也没意义吧。」

美波似乎不太相信,但也不打算追根究柢。

对春太而言,之所以选择这间店为打工地点,也没有什么太深的理由──他是这么认为。

「好了,美波也早点回家吧,今天流了很多汗呢。」

「唉,美波姊,你要干嘛……!」

美波不知道在想什么,她站起身便开始解黑色无袖衬衫的钮扣。

露出了黑色胸罩与深邃的事业线。

「你问我要干嘛,当然是换衣服啊,一身臭汗要怎么回去。美波就算看起来这样,但可是一名青春少女啊。」

「如果你是少女,可以不要在男人面前换衣服吗……?」

「高中生还是屁孩啦,不算男人。」

美波迅速地脱掉衬衫,接着从置物柜拿出黑色T恤穿上。

「……这世上的男人不是都像我这么有理性的喔。」

「我们店里的打工仔除了你以外都是大学生或飞特族,我才不会在他们面前直接换衣服、给他们这种杀必死呢。如果被看到了,我可是要收钱的啊。」

「高中生也没你说的那么屁孩啊……」

美波似乎太把春太当小孩看了。

「美波也曾有一个弟弟……所以都会当年纪小的男生是小孩。」

「曾有……?」

「对对对,他超臭屁的,他今天也传了CS64十五连杀的截图给我。」

「请你别讲得会让人误会好吗!?」

因为她用过去式描述,害春太以为她的弟弟已经过世了。

即便是高手也很难在CS64达成十五连杀的伟业。

美波的弟弟似乎相当认真地以玩家的身分在CS64叱吒风云。

「你在歇斯底里个什么劲啊。话说回来,阿樱也有在玩CS64吧,你是什么级的?」

「……SS。」

「哇,是SS喔!?要多牺牲日常生活才能升上SS啊!?」

「我之前跷了一个礼拜的课,一直在打CS64。」

「你是不良少年呢,美波顶多也只连续跷过三天大学的课。」

「跷成那样也够猛了吧。」

「不过想要从S升到SS,就算一个礼拜天天玩也很困难吧?」

「因为我每天都打十五个小时左右。」

「喔──……好吧。」

美波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终止了这个话题。

春太也不想继续聊下去,所以心生感激。

他并不想说出──自己为何逃避似地一直打电动。

即使用她留下的游戏机打电动,也不像过去那么开心。

等到春太发现了这一点,便觉得一直窝在家里还比较难受。

「唉~人家今天做了三天份的工作呢~暂时休假一下好了。」

「我们的班表可没那么清闲,明天也请你来上班。」

春太见到美波的生活如此随兴,觉得有些松了一口气。

他觉得她有时候是刻意显露出这一面。

这名打工地点的前辈大姊姊看似随意,但意外地会察言观色。

春太自五月的黄金周后便郁郁寡欢,但因为美波的开朗与随意之处──以及自然而然的体贴而获得救赎。

今天外头也在下雨。

最近换了座位,春太移到了窗边的位置,但在雨天眺望户外也不怎么有趣。

虽然不怎么有趣,但连他自己也疑惑自己为何会一直愣愣地眺望窗外。

「樱羽同学。」

「……嗯?」

春太的书桌前忽然出现一道娇小的人影。

只有一名同学身材这么娇小。

是月夜见晶穗。

学校明明已经换季了,但她仍旧穿着长袖连帽衫。

她似乎觉得太热而卷起衣袖,能见到左手腕上戴着一个条纹图案的护腕。

下半身迷你裙搭配膝上袜的打扮则一如春季。

这具娇小的身躯每天都背着吉他来上学。

「月夜见,怎么了吗?」

「你才怎么了吧?傻傻地看着窗外,是在惆怅什么啊?」

「我偶尔也会有觉得忧郁的时候吧。」

「偏偏就你不会啊。」

「那不是由你决定的吧……」

看来晶穗手中握有极大强权。

「你总是和松风同学一起吃午饭吧?那个大只佬去哪儿了啊?」

「叫人家大只佬还真过分呢,松风被社团学长找去一起吃午饭了。」

「松风同学不在的话,你就变成边缘人了呢。」

「你好吵,我也偶尔会看到你自己一个人啊。」

「咦?原来你会一直偷看我啊?」

「……因为你太小只了,所以反而很显眼啊。」

「会吗?」

晶穗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用双手高高地托起胸部。

她极为丰满的双峰柔嫩地变形,似乎能听见ㄉㄨㄞㄉㄨㄞ声。

「你、你在干嘛啊?」

「我想让你见识一下我不只有娇小之处啊。」

「别在教室这么做啊,你到底是来干嘛──」

这时,晶穗的腹部发出一阵「咕噜」声。

「……哇,好丢脸,我身为花样少女却犯下这种失误。」

「……你也还没吃饭啊?」

「你果然也还没吃呢。话说,你最近都没吃午饭吧?」

「又没差,就算不吃午饭也不会饿死。」

「喔,松风同学之所以放着心爱的你不管,是因为你们没办法一起吃午饭了啊。」

「他比较爱学长吧,我偶尔也会吃午饭啊,面包之类的。」

过去有便当,现在却没了,春太也没心思自己做。

「偶尔……好,我决定了。」

晶穗忽然拍了一下手,接着用力地拉着春太的手臂。

「喂、喂,你要干嘛?」

「好了,你就跟我来吧,我不会害你的。」

「听到你这么说,就觉得没什么比这更不值得信任的台词了。」

纵使春太这么说,他却并未特别抵抗。

附近的同学对两人投以饶富兴味的眼神。

不过晶穗一点儿也不──不对,春太本身也不在乎。

他根本不在乎自己被人怎么看待。

春太发现他只能在可以获得报酬的打工地点稍微振作起来,一旦离开职场又会变得有气无力。

「呼~好好吃,不枉我们在下雨天来,偶尔就会想吃这种东西呢。」

「那真是太好了,可是你应该不是那种一个人就不敢上门的人吧?」

「我的确是那种一个人也敢进拉面店的女生呢。」

春太与晶穗来到了拉面店。

店家位于学校不远处,但无法赶在午休结束前回去──意即,他们跷了下一堂课。

春太毫不在意,晶穗也显得若无其事。

两人坐在吧台座位,一起吸食拉面。

春太点了叉烧面、叉烧增量,晶穗则点了盐味豚骨拉面,又加点了溏心蛋。

「来,久等了,煎饺。没加大蒜的。」

拉面店的大叔老板将煎饺放在两人之间。

因为要平分一份六个的煎饺,所以放在中间。

「没加大蒜啊,这样不够味呢。」

「我好歹算是女生唉,总不好满口大蒜臭地回去学校,这样也不能接吻啊。」

「你有能接吻的对象啊?」

春太如此提问,同时想起了春天那一夜的公园──

「天晓得,不好说呢。樱羽同学会好奇吗?」

「不,完全不会。我可以吃四个吗?」

「你都不知道吗?这几年流行男女平权喔。」

「因为我的身材比较高大,所以可以吃比较多吧,毕竟我都陪你来拉面店了。」

「樱羽同学,因为不吃饭对身体不好我才找你来的啊,不好好吃饭可是长不高的啊。」

「要是我再变得更高,就会很难买到衣服或鞋子了。」

让篮球社社员欣羡的身高对春太而言一点好处也没有。

春太无可奈何地与晶穗公平地各分吃三个煎饺。

刚煎好的煎饺热呼呼又多汁,皮也香脆可口。

晶穗边觉得烫,边轮流津津有味地吃着拉面与煎饺。

「啊,阿伯,可以给我半份炒饭吗?」

「好!」

老板铿锵有力地回应。

有高中正妹光顾似乎令他心花怒放,嘴角显得上扬。

「你要吃那么多啊?即便你现在很瘦,也太掉以轻心了喔。」

「又没关系,反正都要跷课了,就慢慢品尝美食吧。」

「好吧,随你开心。」

春太姑且提出忠告,但即使晶穗变胖,他也满不在乎。

当两人聊天时,半份炒饭来了。

「好,久等了!因为美女很可爱,所以我就给你一般份量了!」

「如果我有这么可爱,希望你能给我大份的呢。」

「真是抱歉!啊哈哈!」

「嗯,这也很好吃,饭炒得粒粒分明,蛋也松松软软。」

晶穗立刻大口大口地嗑掉三分之一的炒饭。

「来,剩下的给你,因为你很大只,就吃了吧。」

「……我当然是吃得下啦。」

晶穗必定是为了让春太吃才点了炒饭。

老板则笑着说「如果是帅哥要吃,早知道就出小份的了!」。

「话说,月夜见,你到底突然怎么了?你从没找我一起吃过饭吧?」

「因为我和你感情好到会去你家玩呢,真是一段无奈的关系。」

「你居然觉得无奈喔。」

「所以就算我不愿意,也会注意到你饭也不吃又在教室摆出一张『我是受害者』的苦瓜脸,总觉得很火大。」

「……那是我的自由吧?」

「对,不管露出什么脸都是你的自由,会觉得火大也是我的自由。」

「嗯,对唉……」

春太点了点头。

自己并非受害者,也不觉得有摆出一张苦瓜脸。

毫无自觉这一点恐怕令晶穗更加光火吧。

春太虽然不明白晶穗为什么会因此生气,但──

「炒饭也很好吃呢,不过要是吃了这么多,我好像也会变胖。」

「那你就和松风同学去打打篮球吧。一起吵吵闹闹、耍耍白痴,去挥洒青春就好了啊。」

「青春……好吧,这点子不错。」

「我猜松风同学也不会拒绝的喔,虽然我也不确定啦。」

晶穗满不在乎地说着,喝着拉面汤,发出吸吮声。

春太事到如今才发现。

──晶穗应该是在关心自己。

她虽然依然是高深莫测的同班同学,受到她关心却觉得不赖。

春太也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对她敞开心门了呢──

「呼、呼、呼……」

「喂喂喂,春太郎,你已经要累趴了啊?」

松风坏笑着朝春太递出运动饮料。

春太一把抢走饮料,大口大口地一饮而尽。

「呼……好喝……」

放学之后,春太与松风两人在校舍的走廊上跑步。

因为下雨无法到户外跑步,所以就运用人烟稀少的走廊运动。

松风最近为了提升体力,独自用一半的社团时间练习慢跑与重训,也获得了学长的同意。

春太就是在陪他一起练体力。

春太再度不可思议地想着「我是不是太听晶穗的话了啊?」。

「好热……真亏运动社团在这种天气也能跑来跑去,你们都是被虐狂吗?」

「你国中时不是也打过篮球吗?想起那时候吧。」

「那段回忆太久远了……松风,你差不多该回体育馆了吧?」

「说得也是,但在那之前,我还想在走廊上冲刺十次。」

「可恶,你这四肢发达的家伙……」

「好了,别那么说嘛。活动身体是一件好事啊。」

「能消除多余的想法?」

「也没有吧,只能在运动时忘记,钻进被窝之后,又会想起很多讨厌的事。」

「谢谢你说这番没良心的话。」

春太恶狠狠地瞪向松风。

「不过只要活动身体到精疲力尽,就能在想起讨厌的事之前呼呼大睡。只要净空脑袋就会身心舒畅喔。」

「能这么简单就好了……」

「春太郎,我们一直都活得很简单吧。就算年纪变大也不必变得复杂。」

「说什么年纪变大,我们才高一啊。要变得臭老也还嫌太早了吧。」

春太稍微笑了笑。

「这真的好累,我午饭吃多了,现在还有点撑。」

「对了,春太郎,你今天和月夜见同学一起去吃了午饭吧?」

「对,我刚才有说吧,因为你一直问我下午为什么跷课。」

「喔~你就继续和人家出去不就好了。比起听课,和正妹同学去玩还比较快乐吧。」

「这句话对老师还真失礼呢,松风。要是不上课,课业就会跟不上啊。」

「如果是这样,就由你教我吧。」

松风开始拉筋,似乎打算认真冲刺。

「好啦,大吃特吃再好好运动是好事。春太郎,社团结束后也行,干脆你每天都这样陪我练吧。」

「……每天就大可不必。」

春太发现自己甚至让童年玩伴担心自己了。

他虽然试图过得与过去一样,但如今也只能承认自己不同于春天之前了。

因此他只能假装没发现对方在关心自己。

因为松风也没打算要他感谢自己,所以这样就好。

然而──自己应该怎么回应晶穗呢?她借着找自己去拉面店、用这种莫名其妙的方式关心春太。

春太注意到自己不知为何对此感到迷惘。

他不禁心想──我是否过度检视自身的感受了?

迷惘与重新审视自己都并非坏事。

然而,无论烦恼与否,日子都会无情地持续下去。

春太今天也打完工、从后门离开艾尔。

「呼~结束了~……」

他今天和美波一起值班。

应该说,他大多都与美波两人一起值班。

也不知道美波究竟是否有干劲。总之,她排了很多班。

春太终于完成工作,他将累瘫的美波留在办公室,率先离开店里。

他从艾尔的后门走向脚踏车停放区。

春太最近经常骑脚踏车移动。

他原本就有脚踏车,但甚至没有用于上下学。

这是因为外出时大多会与她一起走路吧。

春太从车库深处拖出自己的脚踏车,细心地维护后开始骑它。

他从停车场牵出这辆脚踏车,恰好骑出艾尔的正门时──

「啊,樱羽同学,来了、来了。」

「你还真的在等我啊,明明不必刻意等我也行的啊。」

春太扣住脚踏车的刹车,发出「吱」一声。

在出口等他的是月夜见晶穗。

她身穿平时的连帽衫与迷你裙,肩上背着吉他,一如往常的打扮。

「你要我自己孤零零地吃饭吗?今天要吃什么呢?」

「你等我到下班的话,就会很饿吧?」

春太会在打工前稍微吃一点东西,接着在下班后才吃正餐。

即使这几天会和这名同学一起吃饭,但他并未改掉这习惯。

晶穗在等他的期间,似乎也没有吃零食。

「不要紧,就算你沉迷于和美女大学生一起打工,我也会痴痴地等你。」

「我有说对方是美女大学生吗?」

之前既然被问了也无可奈何,春太曾对晶穗稍微讲了打工的事。

「如果没有漂亮大姊姊就没力气打工了吧?」

「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才打工的啊?」

「是为了什么?」

「……难得我家解除了打工禁令,所以我勤劳的欲望正熊熊燃烧啊。」

目前没有家人反对孩子去打工,所以春太能顺利地开始打工了。

父亲只说「不要到影响学业就好」。

「熊熊燃烧喔,你看起来不像那种热血的人。」

「你又有多瞭解我了。」

「大概比你想的还理解你。」

「…………」

晶穗盯着春太,对他投以别有深意的眼神。

「盯着我看有什么好玩的?」

「你不会说谎,也不会隐藏心情呢,坏家伙都很擅长这两点。说什么勤劳的欲望,再扯点更像样的谎吧。」

「我又不想在谎言上费心思。」

这算是春太的真心话。

他虽然会随意敷衍不想回答的问题,但不会深思熟虑再吐出谎言。

「我从之前就看着你喔。」

「……为了什么?」

「但也有在学校观察不出来的事,所以我才会找你吃拉面或等你下班啊。」

「你说所以……嗯,总之先去吃饭吧。」

春太敷衍地回应,接着开始迈步。

如果在意晶穗暧昧的话,这话题会没完没了。

两人走进艾尔附近的家庭餐厅,吃了一顿迟来的晚餐。

春太点了牛肉炖菜汉堡排,晶穗则点了炸猪排套餐加大碗白饭。

春太最近才知道晶穗意外地能吃,从她那娇小的体型根本想像不出来。

由于两人并非情侣,便各自结帐,走出家庭餐厅。

「呼~肚子好饱,弹摇滚乐就会肚子饿呢。」

「你别老是把事情都怪到摇滚乐上。」

「摇滚很方便啊。差不多该回家了。」

「……我送你回去吧?」

「咦?干嘛突然这么说?我们一起吃了好几次晚饭,但你都让我这女生一个人回家吧。」

「那是因为你每次都快步离开啊,我每次都很在意。」

尽管如此,春太无法否定──自己渐渐地对月夜见晶穗产生了好感。

两人每天都会在学校见面,自从下雨天一起去吃拉面后,这几天也一起吃了晚饭。

他心中无法对对方毫无涟漪。

而晶穗之所以陪着春太,必定是因为注意到自己在五月后变得不太对劲。

「你家在哪里?你平常都搭公车吧?」

「对,我还没仔细跟你说过吧,是在依川那一带,你知道那边有一间大型家俱店吗?」

「啊~我之前才去那里买过东西喔。」

那一带虽然不在春太平时的行动范围内,但他知道怎么去。

春太推着脚踏车迈开步伐,晶穗也走在他身旁。

春太生性认真,不想两人共乘(译注:日本法律规定除载学龄前儿童外,脚踏车不可双载。)。

晶穗也深知这一点,所以不会开口要他载自己。

两人并肩走着。

夜路万籁俱寂,见不到其他人影。

「樱羽同学,你最近还好吗?」

「这问题好笼统喔。也没什么好不好,我们每天都会在教室碰面吧。」

「你不久前明明跷了一个礼拜的课,虽然你有乖乖来考期中考啦。」

「因为我不想留级,导致人生毁灭啊。」

「你连低潮时都精打细算啊?」

「我只不过『不是蠢蛋』而已,而且我又没有低潮,只是很忙。」

春太不想让别人关心自己。

黄金周过后的两周,樱羽家所有人都忙得昏头转向也是事实。

事情迅速推进,进入五月下旬时,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上下铺床、两张书桌、书架上一半的书、衣橱中一半的衣服与内衣都从二楼的西式房间消失了。

一家人将上下铺与两张书桌当成大型废弃物清运,被业者收走了。

上下铺姑且能拆成两张床,书桌也还堪用,但已经不符合春太过度发育的体型。

于是,他理所当然会为了购买新床与书桌前往家俱店。

春太窝在焕然一新的寝室享受CS64的乐趣长达一周。

但他旋即生腻,回归正常的校园生活──

「是喔……不过,你也不必特地告知大家那件事吧。」

「反正跟我念同一所国中的人马上就会知道。」

樱羽家父母离异,母亲与妹妹搬去外县市。

也有几名与春太就读同一所高中的同学知情。

「我妹转学的事在国中传得沸沸扬扬,当然也会传到毕业生的耳里,那么由我先讲出来会比较好。」

先不论松风,就读同一所国中的北条理应也知道樱羽家父母离异与搬家一事。

春太不想被北条那种神经大条的同学追根究柢地询问自己家的隐情。

于是,他先向几名同国中的朋友公开了家里的事。

如果只是双亲离异,朋友应该不会过于震惊。

不过同国中的朋友都知道春太有一个妹妹。

也知道他有多疼爱妹妹。

朋友为此感到惊讶并笨拙地安慰春太。

春太虽然不想要人安慰,还是老实地向他们道谢。

结果,北条并未找他说什么,看来还稍微懂得察言观色。

春太公开消息的隔天,松风跷掉了篮球社的练习。

他跑到春太家,与春太玩了他不太擅长的电玩,直到深夜才回家。

而且并未触及家人的话题──

那台游戏机原本兄妹共用,目前则变成春太专用,若与松风一起玩也还不赖。

「不要聊这话题比较好吗?要聊聊班上女生的胸围吗?」

「那很像男生的话题呢。」

「原来男生都会聊这些喔……超烂……」

「哪轮得到月夜见来说!?」

「是说,别那样叫我,我讨厌自己的姓氏,请叫我小晶。」

「那就晶穗吧。」

「咦?」

春太并非那种会在班上女生名字前加个『小』字称呼的人。

他总是客套地以『同学』称呼,抑或直呼名讳,从中二择一。

「好吧……呃,我们刚刚在聊什么?」

「班上女生的胸围,你果然是第一名吧?」

「你回得还真直接,我们没比过呢。如果不是裸胸就很难看得出来,毕竟大家都穿着胸罩啊。」

「都是高中生了,如果有女生没穿胸罩,我会吓一跳呢。」

「偶尔会有人忘记穿喔,如果我知道了就告诉你吧?」

「不需要。」

晶穗这句话当然不是认真的。

「嗯~男女一起聊胸部的话题,果然嗨不起来呢。」

「因为会害人想入非非,可以不要聊了吗?」

「你也是男生呢……」

晶穗半眯着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春太。

无论别人怎么说,春太也是健全的高中男生。

死也不可能说自己对女生的胸部没兴趣。

「你好像有兴趣,那要不要摸我的胸部?毕竟你都送我回家了,摸一下还好啦。」

「好。」

「唉!?」

春太伸出了手,大剌剌地用掌心贴着晶穗的双峰。

手中传来一种超乎预料的柔嫩份量感。

「喂、喂!你怎么突然就摸上来!?」

「咦?我以为你允许了啊。」

「人家当然是开玩笑的!我的胸部可没这么廉价啊!」

「抱歉。」

因为春太习惯碰触女生的胸部,所以不禁就伸出了手。

他的手上还残留着她的酥胸触感──

「这可不能用一句『算了』就饶过你,你要订阅我的频道,然后每支影片都看一次。」

「别这样就让人摸你胸部啊……虽然由我来说也怪怪的啦。」

实际上,春太早已订阅了晶穗的频道,影片也都看过一遍了。

「那么……作为道歉,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

「请问吧,我必定知无不言。」

这条件用来交换高中女生的胸部也过于廉价。

春太又没有不可告人之事。

「樱羽同学……你和小雪还有联络吗?」

「我们有互相联络喔。」

晶穗下定决心似地询问,但春太毫不犹豫地立即回答了。

果然如他所料。

对方没问会令自己迟疑的问题。

春太拿出手机,将画面转向晶穗──

【雪季】〔这是这间国中的制服!〕

这条讯息之后有一张照片。

雪季将一头黑色长发绑在后方、穿着深蓝色连身制服的自拍照。

她笑容满面,并在脸旁比着V。

「……小雪变了好多。」

「看起来像『乡下国中生』呢。我们的国中默许学生染成棕发,但那边的国中好像不行,她被逼着染回黑色。来,下一张。」

「嗯……?唉唉……」

晶穗见到第二张照片后,叹了一口气。

雪季跪倒在地,摆出简单易懂的沮丧姿势。

而照片之后传来的讯息是──

【雪季】〔好土……这裙子会盖到膝盖……不可爱……〕

她打的内容也显得垂头丧气。

雪季第一张拍了自己的笑容,第二张却又情绪低落,实在很会演。

「这构图不太优,要再近一点拍。」

「樱羽同学,该吐槽的是那里吗?但这应该是自拍。」

她应该是将手机固定在某处,再用自动计时模式拍摄。

「因为小雪很会打扮呢,被迫穿上这种俗气的制服,对她来说根本是拷问。」

「而且她的国中很远,要骑脚踏车上学,必须要戴安全帽。」

「啊……我有在电视上看过那种画面,但真的有这种学校喔。」

「好像有呢。」

春太从未亲眼见过国高中生戴着安全帽骑车上学。

「戴上安全帽头发就会乱掉,她应该也不太喜欢呢。」

「啊~还有这一点呢,她明明每天都会细心地弄好造型才去上学。」

「长发好像都必须绑起来,她要花一段时间才能习惯新生活呢。」

「她或许没办法习惯……」

从这里到雪季的新家需要搭将近三小时的电车。

母亲与妹妹真的搬到远方了。

「小雪虽然很可怜,但你有和她正常地联络,让人松了一口气。」

「什么?你以为我们分离两地就会音讯全无吗?现在和人联络的方法可是五花八门啊。」

与雪季分离当然令人伤感。

那彷佛生离死别,甚至让春太一星期都不想上学。

尽管如此,他之所以能立刻振作并去学校──

多亏有雪季捎来的讯息与照片。

这令他能实际感受到两人并非老死不相往来。

「必须感谢手机呢。」

春太感慨甚深地低喃。

兄妹俩的主要联络方式为LINE。

雪季每天都会传讯息与照片给春太。

春太虽然也频频传送讯息给她,但心想她应该不太需要臭男生的照片,所以偶尔才会传个一、两张。

「我们都没有通话呢。」

「为什么?」

「听说她家讯号不怎么好,画面会一格一格的,她不希望我看到那么丑的画面。」

「喔~现在还有地方没办法视讯通话啊。」

虽然这么说,但城市里网路很慢的地方也会很慢。

谈到讯号问题,那么任谁也束手无策。

「好吧,我妹过得很好喔,如果害你担心还真是不好意思。」

「我又没在担心你,我只是在担心小雪。」

「是喔。」

雪季与晶穗不知不觉地感情变得很好。

「算了,你突然开始打工,又偶尔会在教室唏嘘惆怅,让人觉得这家伙不妙呢,会想说『是有那么沮丧喔』。发生这种事当然会大受打击,但你偶尔会露出很空洞的眼神,就是那种生无可恋的眼神。」

「那是什么啦,你看得还真仔细,你喜欢我喔?」

「…………」

晶穗眯眼望着春太,令他吃了一惊。

不应该讲这种不好笑的笑话。

旁人果然都已经发现自己极为低潮──无法彻底隐瞒这一点令春太感到羞耻。

晶穗当然会对春太为何遭受那么大打击感到疑惑。

春太对他人公开的只有父母离异,以及母亲、妹妹搬走而已。

母亲与妹妹──并非真正的母亲与妹妹,是属于家人之间的秘密。

这不足以对外人道。

只不过是父亲带着儿子、母亲带走女儿。

春太才刚升上高中,不是转学的时候。妹妹要是从现在开始,也还来得及在新天地着手准备大考。

大多数人都能接受这说明,就算无法释怀也不关春太的事。

正因为春太大受打击──所以才不想让人看出这一点。

他虽然这么打算,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消沉得足以让人担忧。

既然平时冷漠的晶穗都会来笨拙地安慰他,那就表示自己的症状相当严重。

这使得春太不禁想自嘲。

「我也看过许多兄妹,但像你们家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老实说,我有点羡慕。」

「你之前不是说不向往吗?」

「你都记得这种奇怪的事。好吧,或许可以算是有向往吧。硬要说的话,算是对小雪吧。」

「对雪季吗?」

号志转红,春太停下脚步。

车辆陆续通过,发出「嗡嗡」引擎声。

「我明明只见过她几次呢,小雪那么受到哥哥疼爱,能天真无邪地笑着,那让我好羡慕。」

「……不好意思,因为你不是我妹,所以我可没办法疼爱你喔。」

「哈哈,超好笑。」

晶穗的双眸并无笑意。

晶穗那句「羡慕」的背后似乎别有深意。

春太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他试着敷衍过去,不过似乎失败了。

「我说了不好笑的话呢。无论如何,这都不是爱情剧。就算我家的问题靠你获得解决,也不代表我会喜欢上你。」

春太回想起晶穗曾说自己家有家丑不可外扬。

她之所以羡慕春太与雪季的兄妹情,或许也源自于此?

「……我没有想和你交往喔。」

「哎呀,这样喔,但我还满常被人告白呢。」

「雪季被告白的次数也不会输你啊。」

「至少用你自己被告白的次数来比吧。」

「两次吧。」

「咦?比我想的多唉。」

「别小看我。」

两人稍微笑了笑。

与美波聊天很开心,但与晶穗聊天也不赖。

春太注意保持让自己与之前并无两样,但身心果然都很沉重。

此时他感觉到,这种重担彷佛融化似地稍微减轻了一些。

两人边走边聊着微不足道的琐事。

晶穗似乎也会看音乐类别以外的影片,可以天南地北地聊U Cube的推荐影片。

她不断介绍可以无脑观赏又能轻松大笑的影片给春太。

春太目前想看的就是这类影片。

两人走了一会儿──

「那栋公寓,那里就是我家。」

「喔,到了啊。」

那是一栋小型三层公寓。

「你要进来吗?我猜爸妈还没回来。」

「先不用了,我的脸皮还没厚到会去不是女友的女生家里。」

「那如果我说愿意当你的女友,你就会进来吗?」

「…………」

晶穗并非毫无情绪或面无表情。

然而,她是一名难以看出真正情绪的人。

春太最亲近的异性是感情丰沛又会直接表达情绪的人,因此不太擅长察觉出女生的真心话。

「我在你心中的地位,不是又回到有点高且都会和高个子混在一起的男生了吗?」

「你妹妹又不是消失了,所以你的形象没变喔。」

「你想说因为有可爱的妹妹,所以就交到女朋友了吗?」

春太哈哈大笑。

即便他不擅长刺探对方的心底话,但至少知道晶穗并非在向自己告白。

对方只是来家里玩过几次,又一起吃过几次饭的人。

「当你还和你妹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时,你在我眼里看起来很模糊,不过。」

「抱歉我沉浸于幸福之中喔,那现在呢?」

「你和妹妹分隔两地之后或许又发生了其他一些事,所以每当我看到你好像有点崩溃──就觉得有股悸动。」

「……那是好的意思还是坏的意思?」

春太不太明白晶穗想说什么。

自己崩溃?

无论如何也没那么夸张──

「天晓得,但我喜欢找刺激呢。」

「我无法成为一个刺激的男人呢。我也没崩溃,顶多就是愣愣地看着窗外而已。」

春太发现自己已经走到晶穗家的公寓前方。

「我们到底在说什么啊?晶穗,到这里就行了吗?」

「嗯,谢谢。」

「…………!?」

晶穗跳了一下,与春太双唇交叠。

两人的唇瓣仅交叠了一瞬间──

「太好了,没偏离准心。我的身材娇小,平常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和高个子接吻时就很麻烦了呢,我学到一课了。」

「……你今天好像没吃有加蒜头的煎饺呢。」

对方并非──想亲脸颊却不小心碰到嘴唇。

不对,春太也想不到晶穗亲自己脸颊的理由。

春太过于震惊,不禁瞪视似地望着晶穗。

「这是可爱少女送给顺利重新振作的少年的奖励喔,我的嘴唇可没廉价到光是送我回来就会献吻呢。」

「……如果你都会吻心情低潮的人,那也太廉价了吧。北条没被选为排球队先发的时候也很消沉啊,你也亲他了吗?」

「嗯!」

「…………!」

晶穗再度轻盈地跳起,吻了春太。

「对对对,我也亲过北条同学喔。就某种意义来说,这算是间接接吻呢。」

「我以后不可能再遇到这么恶心的间接接吻了吧……」

春太知道晶穗在开玩笑。

他明白她不是会随意与人接吻的女生。

尽管如此,自己现在被晶穗吻也过于莫名其妙。

「这是我送你的福利,你就心怀感恩地收下吧。另外,樱羽同学。」

「嗯……?」

「你有和小雪接吻吗?」

春太跨上脚踏车,原地转了一圈。

他背对着晶穗──

「有。」

「我就知道。」

两人简短地交谈后,春太便踩着脚踏车离开。

晶穗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自己又为什么会那么老实地回答呢?

边思考这些边骑脚踏车相当危险。

于是,他选择不去思考这些,赶路回家。

春太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

他走进伸手不见五指的客厅,打开了电灯。

在父母离异、母亲与妹妹离家后,生活并无任何剧烈转变。

父亲依然晚归,平日与假日都不会做家事。

家事由春太负责。

只要运用最新的家电,打扫与洗衣的任务也并非无法完成。

父亲为此大手笔地买了好几种昂贵家电。

唯有烹饪相当困难,因此他们都仰赖便利商店或外带食物。

不对,家事怎样都好。

尽管面对这种状况,春太也并未埋怨父母。

他也能理解他们过去为何难以说出「你们其实并非亲兄妹」一事。

更别提离婚是父母双方的问题。

他也没有幼稚到会一直对此怀恨在心。

春太从客厅走到寝室。

他打开电灯,脱掉制服衬衫抛到地上。

明明之后还是得再自己捡起来,却不禁丢了下去。

『呼~回家后就能松一口气……再来就能一直打电动了。』

他回想起那名少女憨甜的笑容,想起对方脱掉制服、换上轻松舒适的居家服。

她穿着清纯又简单的纯白内衣。

雪白肌肤晶莹滑腻。

每天都能见到──她逐渐将衣服穿到那具苗条又柔嫩的娇躯之上的画面。

在这间房里换穿衣物的少女已经不复存在。

原本属于兄妹的房间变得截然不同。

全新的简单单人床与书桌,取代了被拿去当大型废弃物清运的上下铺与两张小书桌。

这里仍然像是别人的房间,令春太无法熟悉。

雪季刚离去的前几天,他似乎还能感觉到她的甜香飘散于房内。

但那如今早已消失殆尽。

他感受不到一丝气味──意即,只剩下春太自己的味道。

在雪季的芳香消失之后──

现在春太感觉晶穗唇瓣的触感迟迟无法消失。

她为什么突然那么做呢?

不对,这或许不是事出突然。

晶穗于雪季还在时便常常进出自己家,冷漠的她对待自己却莫名地热络。

然后──雪季不在之后,晶穗明显特地来安慰自己。

这不像是她会做的事。

假使往好的方向想,这代表自己特别到会让她采取这种行动──

至少她不可能觉得自己根本无关紧要。

这种想法对她也很失礼。

晶穗不是那种轻浮的女孩──会亲吻无关紧要的人。

事到如今,就连春太也能明白这点小事。

「距离她离开明明还没过几个月,我到底在干嘛啊……?」

春太很想用头撞墙。

但这么做也毫无意义,因此他并未付诸实行。

自己知道雪季不是亲妹妹,便吻了不是妹妹的她。

尽管如此,自己在这世上最珍惜的她离开没过多久,内心就已经因为其他女生而摇摆不定。

自己想和雪季一直当兄妹。

他从未这么痛切地渴望过。

假如雪季只是自己所珍惜的妹妹,那就不会烦恼晶穗的事了吧。

毕竟疼爱妹妹又同时有心仪的女孩,根本不构成任何问题。

妹妹并非妹妹这一点,让整个问题变得复杂了起来。

如果雪季能一直以妹妹身分留在自己身边,就不会──

看来我没雪季就不行了。

春太一直以为是自己在溺爱着雪季──

此时此刻,却发现其实是自己长年以来都依赖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