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一卷 第1话 妹妹不想被告白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55:28

樱羽家为一家四口。

一家人平静地居住于父亲在十五年前果断买下的独栋透天。

父亲身为一家之主,是一名极为普通的上班族,母亲也在孩子上小学之后重返社会工作,是双薪家庭。

哥哥•春太念高一,妹妹•雪季则念国三。

妹妹的名字写作『下雪的季节』,念作『FUYU』。

这名字相当罗曼蒂克。

另一方面,父母为第一个孩子取的名字相当简单,但春太本人并不介意。

雪季这个名字──极为适合肌肤晶莹剔透又长得出尘绝美的妹妹。

父母为妹妹取了一个好名字。

光是这样,春太心中就毫无不满之情。

兄妹相差一岁,感情和睦,从未上演过青春期常见的手足冲突。

家里气氛和乐融融是一件天大的美事。

「好,我打死一个了!哼,谁会让你绕到后面啊。」

「真不愧是哥哥,我要推进前线啰。」

某天傍晚──

兄妹俩在寝室中享受电玩的乐趣。

朴素的樱羽家的格局为三房两厅。

一楼有客厅、餐厅、厨房、浴室与厕所,以及夫妻的寝室。

二楼有两间西式房间,兄妹共用其中一房。

目前剩下一房无人使用。

根据父母的规划,兄妹就读小学时共用一房。

原本预计等哥哥升上国中再分房睡。

不对,实际上春太升上国中之后,兄妹曾经有分房睡。

父母挪动了兄妹的书桌与衣橱,也将上下铺分成两张床,摆到各自的房间──

但雪季默默地抗议这项家庭内部搬家决议。

她完全无视于自己的房间,一直待在哥哥的寝室。

在哥哥房里玩耍、写功课与睡觉。

由于一张不怎么大的床很难挤得下两人,因此春太不得不睡到地板上。

父母见状也只能露出苦笑,并将上下铺床恢复原状,书桌也放回原位。

在那之后,直到春太升上高中的春季,兄妹依然在同一间房起居。

也会在同一间房打电动,兄妹共享一台游戏机。

「哥哥,我也解决一个人了!敌人布下地雷,我已经弄坏它了,但他们可能还会再来一次,请小心一点。」

「真的假的,这地图很容易漏看地雷耶。」

两人放学回来之后,坐在寝室的电视前操作着摇杆。

兄妹俩并未换上居家服,春太穿着焦糖色的西式制服,雪季则穿着纯白的西式制服。

他们正在玩FPS──第一人称射击游戏。

近年的FPS流行大混战,但樱羽家兄妹喜欢玩以单纯的六对六组队战为主的『CS(CALL SIGN)64』,简称为『C6』。

原本先是雪季爱上这游戏再带春太入坑,如今哥哥却比她更加沉迷。

兄妹俩从以前就喜欢类似的电玩。

「哇,是自动机关枪!讨厌,好痛!我被打了、我被打了!」

雪季用力地倾斜身躯,拼命操作摇杆,躲避机枪扫射。

妹妹靠过来的头与胸部不断撞到春太。

「喂,不用那么着急,躲到障碍物后面再反击吧!我来不及掩护你……喂喂喂,别撞我啦!」

「对、对不起!」

「好了,你冷静地开枪就好了。」

妹妹的发丝传来一股芳香,浑圆酥胸不断柔嫩地挤压到春太身上。

雪季是会打游戏时身体会跟着动的类型。

而且每当遭受攻击,她都会不禁惨叫「好痛!」。

「好──我摧毁自动机关枪了!真是的,好痛喔!」

「雪季,干得好,我就快和你会合了!」

「收到!啊,哥哥,东北方向的仓库二楼有狙击手!请扫射牵制他,我要从后面绕过去!」

「收到!你别硬闯过去,先丢手榴弹!」

「好,哥哥!我要丢了……啊!他逃走了!不过手榴弹有命中、让他破甲了!应该残血了!」

「OK!白痴,你以为我们会让你逃掉吗!好,干掉他了!谁教你偷射我们,活该!」

「活该!」

两人在同一瞬间将一只手放开摇杆、互相击掌。

正因为是兄妹,所以心心相印、默契十足。

CS64基本上打团体战,虽然也能单人参加,但如果想认真玩,大多会以固定成员组队挑战。

兄妹虽然也会分别参加不同队伍,但春太认为像这样与雪季一起作战最开心。

当两人成功合作将敌队逼上绝路并获得胜利后,就能感到脑中大量分泌出能让人觉得幸福的激素。

「好──是我们赢了!哎呀,我最高分耶。」

「啊~我是第三名──我没能彻底打死敌人。」

「不,你摧毁了自动机关枪,有赚到分数。糟糕,我会先退回S吧……」

CS64会依照胜利数、杀敌数对比死亡数──简单而言,将依照玩家的综合表现决定等级。

SS为最高,再来是S、A、B、C、D。

春太兄妹往往于S与A之间徘徊,技术稍微高于平均值。

「可是雪季你今天有点没进入状况,身体不舒服吗?」

「我身体很好,但……请听我说!」

雪季蓦地睁大双眼。

「什、什么啦,我会听的,你冷静一点。」

春太安抚着妹妹,同时靠在下铺的栏杆上。

雪季放下摇杆,重新坐到春太身旁,将头倚在哥哥的肩上。

「我今天啊,午休时被男生叫出去告白了。」

「又来了?你升上国三之后就常常这样呢。」

根据春太的记忆,雪季升上国三直到今天为止的短短几天内,已经被人告白三次了。

雪季一头染成淡棕色的发丝柔顺飘逸,脸蛋娇小,五官精致。

跟今天早上看到的一样,她的胸部就国三生来说亦属汹涌。

而且她日前测量身高为168公分,附带一提,体重为46公斤。

以国三女生而言,她的身材高䠷、体态苗条,却穠纤合度。

假如外型这么亮丽惹眼,要不受欢迎也难。

实际上,春太直到去年都与雪季念同一所国中,雪季在同年级男生中也拥有超群人气。

「对方是篮球社的山下同学。」

「啊,我认识他,他现在是篮球社的主将吧?」

春太与篮球社有些渊源,他念国中时也曾见过这名山下同学。

对方体格高壮,长相十分帅气。

「对,但我拒绝他了,我又不太认识他。」

「小公主,您果然不好伺候呢。」

「别叫人家小公主啦,不过,山下同学……简单来说,就是看上我的身体吧?」

「你在说什么啊!?」

状似极为清纯的妹妹偶尔会语出惊人。

「因为我和他几乎没说过几句话,他根本不瞭解我的个性吧。而且,请你想想。」

「想什么?」

「我成绩不好,运动也很差啊。打篮球的时候就算投篮,也从来没碰到篮框过。」

「你别讲得那么理直气壮。」

不过雪季于读书与运动方面确实都差强人意。

她考试时很少超过学年平均分数,运动在个人项目几乎都是吊车尾,团体赛则会碍手碍脚。

正因为她外表是一名亮丽吸睛的美少女,所以令许多人大感意外。

「老实说,我除了外表以外没有优点啊。」

「所以你才说他是看上你的身体喔。」

不过那个叫山下的人的确很可能只是喜欢上雪季的外表。

「看上我身体的人目前就不必了,和哥哥一起打电动还比较有趣。」

「你还是小朋友呢。」

「对啦,我就是还没办法谈恋爱的小朋友,那些向我告白的男生都不懂,问题不在于能不能和我交往,而是他们等于向小学生告白啊。」

「那所国中充满了萝莉控,没救了呢。」

春太的母校在不知不觉间沦为脑残男的巢穴了。

「不过,雪季。」

「什么?」

「拒绝人家的告白,你也不用觉得愧疚,他单方面向你告白是他的自由,而你拒绝他也是你的自由。」

「……哥哥,请不要读我的心。」

雪季从春太的肩上抬起头,气呼呼地鼓起脸颊瞪着春太。

她虽然一脸怒容,眼神却带着笑意。

雪季虽然偶尔会语出惊人,心地却相当善良。

尽管她不认识对方,但要是见到对方因为被自己拒绝而沮丧,还是会于心不忍吧。

她之所以打电动时没进入状况,一定也是因为介意这件事而无法专注。

春太喜欢妹妹善良的个性,但也认为她不必这么好心。

「……喔,有人传LINE来了。」

「是女人吗!」

「不、不是啦,女人又是什么啊。」

雪季这次不只表情,连双眸也流露怒意。

春太制止妹妹试图探头偷看自己的手机,同时读了传来的讯息。

「是女人没错啦,是妈喔。她说今天会晚回家,要我们自己先吃饭。」

「咦?她又要加班吗?」

雪季娇俏地歪着小脑袋问道。

「妈咪最近都很晚才回家呢,爸比也是……」

「父母很忙是好事吧?他们靠加班费大赚特赚的话,我们的生活也能过得很富裕啊。」

「哥哥,你的想法太理性了。」

春太半开玩笑这么说,却害妹妹感到傻眼。

父母公事繁忙是事实,他们这一年都很晚才能回家。

父亲更是常常忙到凌晨才回家。

「嗯,家里暂时都没大人呢……好,雪季。」

「什么?」

「脱掉。」

「唉唉!?」

目前为下午六点过后。

因为母亲特地传LINE通知,那就表示她半夜三更才会回家吧。

在那之前都能与超级可爱的妹妹独处──没理由不好好享受这段时光。

「呼、呼……哥、哥哥……太激烈了……」

「你要再多练一下体力,啊,不过你胸部超晃的。」

「吼、吼唷──你又不是我们班上的臭男生……呼,嗯嗯……不过,我的心脏还跳个不停……」

妹妹一脸难受地凝望着哥哥。

「对……我的身体果然不适合激烈的运动啊,只是跑一下就这样了。」

雪季捂着丰满的胸口,叹了一口气。

春太与雪季兄妹正位于公车内。

他们走向住家附近的公车站时,见到公车恰好进站,便急急忙忙地飞奔冲上公车。

如妹妹本人所说,突然冲刺对她这具纤细的身躯来说负担过重。

在那之后,两人搭了五分钟的公车──于目的地公车站下车。

「来,走吧。」

「好,哥哥──啊,对了,我还没问你的感想呢。」

雪季摊开双手,让哥哥看看自己的模样。

她在出门前将制服换成便服。

雪季理所当然地在哥哥面前更衣。

她似乎误会了春太所说的「脱掉」二字。

「喔,很可爱,我第一次看到你穿这套衣服。」

雪季换上一套点缀着淡粉红色花纹的连身洋装,并套上一件灰色的外套。

她将一头长长的棕发绑成马尾,并在浏海上别上粉红色的发夹。

「因为这是新衣服,呵呵呵,我挑了哥哥喜欢的衣服喔。」

雪季眉开眼笑,她不断转圈向春太展示自己。

她的确颇适合偏少女情怀的衣着,春太也喜欢她这种打扮。

「啊哈哈,真可爱~是公主呢~」

「可爱到让人想扫进游戏里建模呢。」

两名女大学生经过兄妹身旁,莞尔一笑。

「啊……!」

雪季满脸通红,迅速地躲到春太后面。

妹妹面对家人与亲昵朋友以外的人时,会有些社交障碍。

「你不必害羞,对人家灿烂地笑笑就好啊。」

「唉唉~……等我变成她们那样的姊姊,就会变得很敢和别人说话了吗?」

「没办法。」

「居然说得这么斩钉截铁!」

雪季自儿时起,与陌生人说话的时候都会像这样躲在哥哥背后。

要改掉这个性应该不容易吧。

「刚才那两人之中红头发的是游戏玩家吗?因为她说建模之类的。」

「我、我要被建模了。呜呜,人家虽然想穿可爱的衣服,但不想引人注目,真是两难……」

「你就穿自己喜欢的衣服就好啦。难得打扮得这么可爱,你表现得大大方方就好。」

「我、我会的,不管发生什么事,哥哥背后都是安全地带。」

「别拿你哥挡子弹啊。」

春太笑了笑,只要妹妹还当自己身后是避风港,他就会尽可能地保护她。

「好吧,我的个子姑且也很高呢。」

妹妹以国中女生而言相当高䠷,哥哥其实也不遑多让。

春太打扮休闲,身穿连帽衫与牛仔裤,但因为个子高,所以看起来还算顺眼。

他的身高181公分,体重66公斤。

两人的父亲也超过180公分,春太似乎继承了他的基因。

他的双腿也十分修长,常有人说他的身材看起来像欧美人。

他的头发有点天然卷这点也很像欧美人,但因为长相平凡,所以无法成为模特儿。

「你不只是个子高啊,哥哥穿什么都很适合。」

「有吗?算了,反正只是到附近买买东西而已,也不必特别打扮。」

两人下车的公车站前有一栋壮观的购物中心『艾尔』。

购物中心不仅有贩卖生鲜食物与日用品,也有电器制品与家俱店,甚至还有能满足雪季这类时尚女孩的服饰店。

而且也有近年变得稀少的电玩专卖店,品项琳琅满目,使得身为游戏玩家的樱羽兄妹喜不自胜。

「首先要补充吃的,哥哥想吃什么?」

「嗯~……」

樱羽家主要由雪季负责掌厨。

「不,我们也在这里吃饭吧。就算偶尔外食,妈也不会念我们吧。但和你一起吃饭的话,也不能去吃牛井或拉面呢。」

「哇,能和哥哥在外面吃饭吗?拉面和牛井都可以喔!」

「该去哪里呢?总之先随便晃晃,再决定吃哪间店吧,等最后再买菜就好了。」

「好的,哥哥。」

雪季露出笑容点了点头,并勾住春太的手。

即便是情侣,大多也只会手牵手,她却大剌剌地黏了过来。

春太并不介意,也不觉得旁人的眼光让他难为情。

购物中心的顾客也只会认为他们是一对你侬我侬的情侣而已。

光明正大地享受兄妹约会即可。

春太与雪季先前往电玩专卖店,站在摆放新游戏的货架前,认真地讨论之后要玩哪一款游戏。

纵使两人会继续玩CS64,但最近有多款电玩大作即将上市。

由于预算有限,考虑买哪一款游戏可是重要议题。

在那之后,雪季一脸正经地望着摆在特价花车上的电玩。

那都是些卖价几百日圆、最贵也只有两千日圆的游戏软体。

春太对特价商品兴趣缺缺,他认为这些游戏之所以不畅销必有原因。

另一方面,雪季则认为「既然能上市,所以必有它的优点」。

雪季暂时烦恼了一会儿,接着买了两款掌上型主机专用的旧游戏。

雪季虽然每天都会与春太一起打电动,却能在不知不觉间破完这些特价游戏。

春太暗自心想「这家伙完全没在读书呢」并感到头疼。

但见到妹妹露出笑容、喜孜孜地向自己报告破关游戏的感想时,便会想安静地听她说完。

春太是一名过度宠溺妹妹的哥哥。

「哥哥,抱歉让你久等了,差不多该去吃饭了吧。」

「对,随便找间有空位的店──」

「喂~春太郎!」

「嗯……?」

当两人打算走向美食街时,突然传来一道大嗓门。

一名身穿运动服的高䠷男生脚步轻盈地跑了过来。

「喔,是松风喔,我还以为是谁咧。」

「很少有人像我这么大只的吧,你也很大只就是了啦。」

松风阳司笑咪咪地这么说道。

他一头红发剃得极短,五官清爽阳光。

他乍见之下偏瘦,但仔细一看会发现,他不但身材厚实,身高也将近190公分。

这个就算想低调也低调不了的男生是春太自儿时起的好友。

两人念同一所国小与国中,从这个春季起,他也与春太就读同一所高中,甚至还被分到同一班。

以孽缘而言,两人也认识了颇长一段时间。

他从以前便刻意以『春太郎』这比本名还长的绰号称呼春太。

「我社团结束要回家了,你们是来买东西的吗?喔,樱羽学妹也好久不见了。」

「松风学长,好久不见了。」

雪季缓缓地放开勾住哥哥的手,接着朝松风一鞠躬。

因为松风是雪季国小、国中的学长,所以当然也认识她。

他以姓氏加上学妹二字称呼身为自己后辈的雪季为『樱羽学妹』。

春太国中时期的其他朋友往往借着雪季这著名美少女是朋友的妹妹,而擅自装熟称呼人家为『小雪』。

唯有松风是例外。

春太从未问过他原因,但他应该也颇重视『朋友所珍惜的妹妹』吧。

松风因为那体育健将的外观,往往遭人误会个性也粗枝大叶,但实际上对人颇为体贴。

「松风学长升上高中也有继续打篮球吧?」

「对啊,因为我也没有其他优点嘛。高中的程度果然很高,超累的啊,我饿得撑不到回家了。这里的美食街很便宜,简直是天堂呢。」

松风这么说完,接着对雪季爽朗一笑。

「所以你才绕来这里啊。」

松风家位于郊区,与艾尔相隔一段距离。

这栋购物中心位于他放学路上的途中,便成为他的补给站了。

「这里的CP值比超商高,也有很多好吃的东西。你们──」

「喂~阿松,你一个人去哪──喔喔?是樱羽唉。」

「啊,真的,是樱羽同学耶~」

「唉~还带着妹子呢~」

一群身穿制服的男男女女七嘴八舌地走了过来。

所有人都与春太念同一所高中,因此春太也认识其中几人。

「北条也是篮球社的吗?」

「不是,我是排球社,只是刚好和松风一起回家。小雪好久不见了呢。」

「啊,是……」

首先发声的男生──北条与春太、松风就读同一所国中,也认识雪季。

其他几人过去则念其他国中。

「咦~这女生就是樱羽同学的妹妹啊?哇啊,超可爱的耶。」

「嗯嗯,长得很高,腿也很长……好像外国的模特儿!」

「你该不会在当读者模特儿吧?」

「没、没有,我没那么……」

雪季被几名高中女生包围,显得困惑不已。

「抱歉,我妹有点怕生,麻烦你们手下留情。」

春太介入女生之中,宛如保护雪季似地站在她面前。

「喔~出现啦!啊哈哈,这对兄妹在我们国中很有名喔。他们每天都一起上下学,礼拜天也会一起去约会,你们感情也太好了吧!」

北条这么说并哈哈大笑。

「啊,你该不会是妹控吧?」

「唉~一般人升上高中就不太会理妹妹了吧?」

「他超保护妹妹的耶。对吧,晶穗?」

「…………」

此时春太才终于注意到。

有一名娇小的同学躲在女生后面。

月夜见晶穗──她让春太有些错愕。

「嗯~……」

晶穗用一双大眼睛凝视着春太与雪季。

她是来自其他国中的同班同学。

手中拿着星巴克的饮料,偶尔会吸个一、两口。

她的身材相当娇小,约150公分左右。

晶穗留着一头黑长直发,用偏长的浏海稍微遮住左眼,莫名给人一种神秘感。

她的面容虽然稚气未脱,却长得相当标致。

焦糖色的西式制服下穿着宽松的黄色连帽衫,下半身则穿着迷你裙与黑色膝上袜。

她似乎参加了热音社,肩上还背着一把吉他。

晶穗虽然身材娇小,但因为比其他女生可爱许多,所以相当受男生欢迎,春太也对她有点意思。

「嗯,很恶。」

「…………!」

晶穗悄声说道。

不只春太,连雪季也抖了一下。

其他女生虽然也叽叽喳喳,却比不上她这过于直截了当的一句话。

「啊哈哈,果然连晶穗也这么认为呢。」

「有一点吧。樱羽同学在班上明明酷酷的,真让人意外~」

「对吧、对吧,这家伙国中时也会和妹妹在学校里卿卿我我的呢。」

「喂,北条……」

「阿松,干嘛啦。又没关系,人家兄妹可光明正大得很呢。」

松风见女生与北条这么不客气,似乎看不下去了,挺身介入制止众人。

春太则不打算反驳他们。

毕竟那么做的话,这群人只会起哄得更加厉害。

「虽然很恶──」

晶穗忽然又开口发言。

「但妹妹这么可爱的话,当然也会变成妹控吧?又没什么好嘲笑人家的。」

「…………」

女生们与北条闻言,都变得鸦雀无声。

这是因为晶穗的语气意外地强势。

「嗯?咦?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了吗?」

「没、没有……」

由于其他人都默不吭声,因此春太迫于无奈地出声回答。

「不过因为妹妹可爱就变成妹控,或许更恶心呢。」

「月夜见同学,你到底有没有要帮我说话?」

「没有啊,我只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晶穗吸着杯中的饮料。

春太还不太瞭解晶穗的为人,但她似乎相当我行我素。

「这又没什么好开别人玩笑的,任谁都不喜欢家人被外人讲闲话吧?我家也有一些丑事不可外扬,要不要我在这里讲出来呢?会吓死你们喔。」

「……………………」

气氛变得愈来愈沉重了。

这名叫做晶穗的同班同学不只是我行我素,而是根本不会察言观色。

她有种特殊的气质,声音也格外嘹亮,因此她一句话就能转变周遭的气氛。

「对、对了,我们是来补充能量的吧!去美食街吧,美食街!」

松风刻意情绪激昂地说道,接着领着北条与女生们开始移动。

不知为何,唯有晶穗依然站在原地。

「樱羽同学、樱羽妹妹,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

「……不会,我习惯了,北条只是个性很渣,并不是什么烂人。」

「但那就叫做烂人吧?」

「嗯,算吗?这代表我已经习惯被当成妹控,也习惯他那么渣了。抱歉害你也被卷入麻烦事里了。」

「我是独生女,所以觉得感情好的兄妹有点好玩。」

「好玩?你也讲个向往之类的词吧。」

春太露出苦笑,晶穗也轻轻地笑了一笑。

「因为我没觉得向往,所以无法说谎呢。」

「你应该要稍微学一下说谎喔。」

春太虽然好奇她所说的『不可外扬的家丑』,但此时也不适合刨根究底。

「说谎啊……好吧,我会努力看看的,可是啊──」

「嗯?」

晶穗别有深意地瞄了一眼雪季,而非春太。

雪季也稍微吃了一惊,并愣了一愣。

「我以为樱羽同学有点高,都会和更高的人混在一起。」

「大致上就像你说的吧,是说这也满直观的。」

春太在教室时几乎都与松风混在一起。

他几乎不曾与晶穗交谈,所以她对他只有这种印象吧。

「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变了喔,变成有超正妹妹的人。」

「那算是形象吗?算了,反正不是妹控都好。」

「不,你还是妹控,不过我不会在你本人面前一直这么说啦。」

「但你一直在说啊。」

春太见晶穗一脸正经的样子,她似乎有体谅到自己的心情。

「啊,对了,我是月夜见晶穗。樱羽妹妹,你好。」

「啊,是……我是樱羽雪季。呃,是下雪的雪加上季节的季,念作『FUYU』。」

怕生的雪季尽管畏畏缩缩,还是成功自我介绍了。

「喔,你叫做雪季啊,真是个好名字。我的名字写作──来,这给你。」

晶穗自书包中拿出一张略带厚度的小纸片,交给雪季。

「这是什么?啊,是名片吗?」

「对,真没办法,只好也给你了。」

「我是顺便的喔。」

春太露出苦笑收下了名片。

他是人生第一次收到名片,但没想到会来自班上的女生。

名片上写着『AKIHO』,一旁则用粉红色的笔一并写上她的本名『月夜见晶穗』。

名片本身是印刷品,但本名则是手写。

「推特和IG的帐号……喔,只有全名和LINE帐号是手写的啊。」

「对,因为我不会告诉每个人我的本名和LINE,这两条资讯是为了给值得信赖的人才手写的。」

「上面也有U Cube的网址呢。月夜见学姊,你也有U Cube的频道吗?」

「叫我晶穗就好了喔。雪季妹妹,可以的话就订阅我的频道吧。毕竟订阅者只有三百人呢。」

晶穗腼腆地笑了笑。

春太也会看U Cube的影片,知道三百订阅不算多。

「既然是月夜见学姊──晶穗学姊的话,感觉订阅的人会更多,你的频道都是哪种影片呢?」

「基本上就是唱歌的影片,你看这个。」

晶穗拍了拍自己背在肩上的吉他盒。

「我去热音社只是帮忙,拍影片才是主要的喔,毕竟我不太敢在别人面前唱歌。可是订阅人数都没什么成长呢,果然应该露个奶吗?」

晶穗隔着制服拍了一下自己的胸部。

男生私底下常在讨论,说晶穗虽然个子娇小,却有容奶大。

春太班上的体育课目前无论男女都在操场上田径课。

晶穗摇晃着傲人双峰跑步的身影往往是男生瞩目的焦点。

「樱羽同学平常也都会猛盯着我的胸部看呢。」

「我才没有猛盯,只有小瞄……!」

「哥哥……」

「唉,我看到你妹妹对你的信任正逐渐瓦解了呢。」

「……」

春太因为妹妹鄙夷的眼神而大受打击。

即使多年来与妹妹建立起情谊,似乎也会瞬间冰消瓦解。

「我开玩笑的,就算被看也不会少一块肉,就随你看吧。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就订阅我的频道吧♪」

晶穗笑着结束话题,挥挥手离开了。

她走向不同于松风等人离开的方向,或许是打算独自回家。

「……她很可爱呢。」

「我都不知道她是这么有个性的人。」

「因为你都只看人家的胸部,所以才会不知道吧。」

「喂。」

「算了,哥哥也是男生嘛~我这个妹妹能理解你的难处啦。」

「……那还真是太好了。」

假如妹妹也说他恶心,春太可会一蹶不振。

尽管如此,雪季似乎不像嘴巴上说的那么不介意。

「我们去吃饭吧。」

春太打算自掏腰包,让妹妹吃上一顿她喜爱的寿司。

如果这样就能让雪季心情好转,倒也很划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