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下迷路幼女之后,住在隔壁的美少女留学生就开始经常出入我家这件事

第五卷 第二章 为了未来必须进行的抉择

作者: ネコクロ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45:27

「——呼啊……好困……」

和夏洛特同学交流梦想之后的第二天一早,沉重的困倦感向我袭来。

我们入睡时差不多已经到了日出时分,老实说完全没睡够。

「没想到竟然持续到了早晨……」

因为夏洛特同学的渴求变得兴奋导致我完全失去时间观念,回过神来时间已经是早晨了。

这也说明也了我对她有多么着迷。

……话说回来,夏洛特同学她……难道说,是性欲较为旺盛的类型吗……?

因为被那样无数次地索求,我不禁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如果没什么因素阻止她的话,按照她的气势应该会一直继续下去吧。

不过,这倒也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明人君?」

「哇!?」

「呀!?」

被吓到的我回过身去,夏洛特同学却被吓了一跳。

被她叫到名字受到惊吓的我似乎反而把她吓到了。

「抱歉抱歉,你们回来啦。」

因为今天是周日,我们之后打算去公园玩,她们两个为了换衣服需要回到自己房间。

顺带一提,今天是爱玛酱把我和夏洛特同学叫醒的。

平常的她在我们起床之前都不会起床,今天似乎满心都是外出玩耍的期待,所以自主起床了。

「在考虑什么事情吗?」

不愧是她,直觉还是一如既往地准确。

「这个嘛,算是吧。」

说不出口——自己脑子里想着的是认为夏洛特同学性欲旺盛这种事情。

「……?」

大概是注意到我的窘迫。夏洛特同学歪起脑袋疑惑地看着我。

偶尔她会发挥出她那天然呆的特质,但这姑娘基本还是相当敏锐。

必须努力不要让她看出我的想法啊……

『——哥哥,还不出门吗……?』

正当我扭头打算躲开夏洛特同学的视线时,我的衣袖被扯了扯。

看向那边,那是抱着足球的爱玛酱,她正嘟着嘴满脸不愉快。

没错,今天我们约好去公园踢足球。

爱玛酱会早起也是因为今天的玩耍项目是踢足球吧。

最近爱玛酱完全迷上了足球。

『不好意思,那么就出发吧。』

『嗯!抱抱!』

爱玛酱活力满满地点头后展开双臂要我抱她。

『今天就在附近的公园,自己走好吗。』

『姆。』

最近考虑到爱玛酱腰腿发育的问题,已经让她开始独立行走了。

她似乎也理解到我的意图,只是表现出不满的模样而已,走还是会自己走。

当然,如果每次都拒绝的话可能会导致爱玛酱的不满过度积攒,综合她提要求的频率和她的反应,我还是会适当答应她的。

慢慢下去,最后她就不需要我来抱了吧。

——这个,确实会感觉到寂寞呢。

见证女儿成长的老父亲内心应该就是这样的心情吧。

之后我们三个人牵着手,其乐融融地向公园走去。

『——哥哥,要踢啦……!』

爱玛酱元气十足地举起右手向我发出信号。

已经有模有样了呢。

『随时可以哦。』

『嗯!嘿……!』

从相隔一段距离的另一侧,爱玛酱很有气势地踢出了足球。

飞出的足球精准地停在我脚边。

『嗯,已经很完美了呢。』

『诶嘿嘿。』

究竟有多少人能够向她一样年仅五岁就能如臂使指地操纵足球呢?

这个孩子确实是天赋异禀。

『爱玛酱,这一次试试直接踢回来。』

『嗯?』

似乎是没能理解我的提议,爱玛酱面带疑惑的表情歪起了小脑袋。

『踢踢试试。』

还是实际演示最直观,所以我将球传给了爱玛酱。

然后我将爱玛酱传来的球直接踢了回去,同样精准地传到了爱玛酱的脚下。

『哇……!』

看到不需要停下足球,直接踢回去也同样传到了自己的脚下,爱玛酱兴奋地拍起了手。

这孩子的反应还是让人看着就会开心啊。

『接下来,轮到爱玛……!』

爱玛酱似乎也燃起了干劲,将足球向我传来。

我虽然也想直接把球给爱玛酱传回去,但是我最后还是决定像往常一样缓和下足球的速度之后再传给爱玛酱。

结果——

『啊……!』

鼓足了力气的爱玛酱将球踢向了完全错误的方向。

『困难到有些出乎意料吧?』

我跑去停住球后笑着看向爱玛酱。

没能如意踢出球的爱玛酱气鼓鼓地嘟起嘴。

『姆……』

『没关系的,习惯之后很快就能做到。』

既然能够做到将静止的球踢到想要的位置,那么只要掌握感觉后肯定也能够将对方传来的球直接传到自己预想的位置。

爱玛酱的话肯定很快就能做到吧。

——正如我预想的一样,在体会四次之后,爱玛酱的传球稳定了很多。

第三次时候她似乎就已经在进行细微调整,大概是抓到了感觉知道该怎样踢才对。

之后我和爱玛酱就像在玩接发球一样不断将球传给对方,直到爱玛酱心满意足为止。

这就像是在和自己亲女儿一样玩耍的时间是在是愉快。

失去这样时光是我绝对不希望的。

……婚约者吗。

「——辛苦了。」

我和爱玛酱回到长椅处时,夏洛特同学将水杯递给了我。

只是在这里旁观肯定很无趣吧,但她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烦,真是个懂事的姑娘。

「谢谢。」

『爱玛也是,给你。』

『爱玛不用。』

爱玛酱左右摇头拒绝了夏洛特同学递过来的水杯,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大概是在等我坐下吧。

『爱玛酱,补充水分也是很重要的,就算感觉不渴也要喝一些哦。』

我坐到夏洛特同学身边的位置后向爱玛酱说道。

等坐到我的膝盖上之后,爱玛酱瞟了一眼夏洛特同学手里的水杯。

『嗯。』

随后,就像是在说《给我水杯》一样向夏洛特同学伸出双手。

这孩子果然还是懂事。

「——有什么挂心事吗?」

「诶?」

在我正看着喝着水的爱玛酱时,夏洛特同学对我问道。

「在踢球期间时不时会想事情吧?而且今天我们回到你的房间时你也在思索着什么。」

确实那时候也是在想事情,但是内容和现在的完全不同。

话虽如此,无论那边我都很难向她解释……

「只是稍微有点困而已。」

不留神又打算随口蒙混过去。

「回家之后要午睡吗?」

「——」

午睡——那真是相当诱人的提议。

我要是午睡,爱玛酱也肯定会一起,说不定夏洛特同学也会陪我们一起午睡。

那实在过于太幸福了吧。

话是这么说——

『哥哥,接下来是颠球……!』

爱玛酱的兴致却还在足球上,想要实现有些困难。

她就好像在催促我快一点一样不断地扯着我的衣服。

『爱玛,不再稍微休息一会儿吗?要好好休息哦。』

『没关系……!』

『但是……』

看着活力十足的爱玛酱,夏洛特同学显得有些为难。

就算本人说没关系,旁人看来也还是会担心吧。

但是今天还算凉快,运动量也还没到会出汗的程度,现在就继续应该也没问题。

……三人一起午睡就留到下次吧。

『那么。就再稍微玩一会儿……』

「——呀,玩得很开心嘛,明人。」

「——」

突然某人叫了我的名字。

回身看去,一个几年没见的男生正面带愉快的笑容看着我。

「理玖……」

出现在我面前的——神剃理玖,是我这个年龄段最为出名的足球选手。

「没必要那样提防我,我又不是为找茬来的。」

「…………」

我并没有回答理玖的发言,而是看向了理玖身边的位置。

那里是显得有些坐立不安的清水同学。

这是怎么回事?

「清水同学……原来是这样吗……」

夏洛特同学大概是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眯起的双目显得有些悲伤。

「抱歉……」

面对如此表现的夏洛特同学,清水同学愧疚地道了歉。

究竟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明人君。大概一个小时前……清水同学在聊天软件上,问我现在在干什么,所以我就告诉她我们正在公园里玩。」

原来如此……

清水同学之所以会联络自己就是为了现在出现在这里做准备,夏洛特同学应该是这样理解的。

这样出名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夏洛特同学居然没有惊慌,也就是说她知道清水同学和理玖之间有着某种联系吧。

清水同学是理玖的女朋友吗?

「为什么来这里?」

尽管知道理玖现在的活跃,但毕竟已经有好几年没联系。

虽说了解他之前的性格,但这几年来的变化也不得不纳入考虑。

毕竟现在和姫柊关系紧张,实在无法轻易相信别人。

陷阱可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东西。

「我不是说了不用提防我吗。这次来真的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我听彰说明人已经能够正视未来,所以来找你聊聊。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从理玖的表现中我并没有看到欺骗或是恶意。

说来,他本来就是一个将全部热情倾注在足球上的单纯男生……

『嗯……』

大概是感觉被打扰了吧。

爱玛酱嘟着嘴,满脸不满地仰头盯着理玖。

注意到爱玛酱表现的理玖微微一笑转向这个小姑娘。

但是,爱玛酱——却不屑地把头一扭。

然后小步飞快地走到夏洛特同学身边,把自己的脸颊抵到夏洛特同学的腿上。

我想是因为有人搅局导致我不能陪她踢足球而闹别扭了。

「相当直率的小孩子呢……」

「都是事前不通知一声就来了的理玖不对。」

「要是提前联系,我现在还能看到你?」

「…………」

的确,他要是提前联系的话我早就跑掉了。

因为至今为止我都在刻意避免和初中时期的熟人碰面。

「你说的大事是什么啊?」

因为在意,我向理玖问道,而他却瞟了夏洛特同学一眼。

「咱俩能够单独聊聊吗?」

看样子,事情的内容他不想被夏洛特同学听到。

因为我也对内容毫无头绪,这样才更好,可是……算了。

怎么说也不会是有关婚约对象的事情吧。

「——理玖,我是不知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可是和我约好的事情,你可要遵守啊?」

大概是有头绪吧。

一直沉默不语的清水同学瞪着理玖如此说道。

对于这犹如警告的问话,理玖无奈地笑着点了点头。大概直到来到我们面前为止他们都还在争吵吧。

从用名字称呼这一点来看,果然两个人关系相当亲密。

真的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这个……清水同学,能和我们解释一下吗?」

似乎是注意到我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感到好奇,夏洛特同学想要找清水同学确认答案吧。

「啊~这样啊,嗯。既然我们两个都一起来了,也没有必要再掩饰下去了呢……」

清水同学眼神飘忽不定,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笑容。

也就是至今为止她都在刻意隐瞒着。

「青柳君,我们其实是表兄妹关系。」

清水同学摇摆不定的眼神聚焦到我身上,面带认真的表情向我说道。

「表兄妹……」

原来如此……清水同学对我格外抱有敌意就是因为这层关系吧。

可是,我和理玖之间并没有过争吵,实在是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要遭到她的这般敌视。

话说回来,世界真是意外的狭窄啊……

总之能够搞明白夏洛特同学为什么会在意理玖也算是好事一件。

她是因为知道清水同学和理玖有着某种关系才会对他产生兴趣吧。

「好了,有纱的事情已经搞清楚了,差不多换个地方吧?」

「啊,是啊。夏洛特同学,爱玛酱就麻烦你照顾了。」

说罢,我就和理玖就拉开了和她们两个的距离。

因为实在还是会担心夏洛特同学和爱玛酱,我们并没有离开公园去到其他地方。

「——所以,重要的事情是?」

「你的话,肯定已经猜到我来这里的理由了吧?」

「我可不会读心术哦?」

看着打着哈哈的理玖我皱起眉头。

「啊哈哈,算了。我会来找你的理由只有一个吧?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来吧,加入我的队伍。」

理玖说着,向我伸出了右手。

看这表现,他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你知道我已经放弃了足球吧?」

「当然知道、但是,现在已经能够向前看了吧?」

「确实是这样没错,可是……」

「既然这样,和我组队吧。你最大的优势就是你的头脑和知识。这些完全不存在什么空窗期吧。」

自从和理玖第一次对战之后,他始终对我有着过高的评价。

因此,尽管自己人住在广岛,但是在不用训练的休息日他总会来找我。

但他每次来大致都是像刚才那样来劝我跳槽。

然后就是频繁的电话骚扰。

——没错,这家伙真的很缠人。

「不好意思,我并没有重新踢球的打算。就算有那种想法,我肯定也会加入彰现在的队伍吧?」

「果然,我早知道你会这么说。」

「既然知道,这个话题就到此——」

「——但是啊,真的可以吗?」

本打算尽快结束对话回到夏洛特同学她们那里,但理玖换做低沉了几度的嗓音再度确认我的想法。

「什么意思?」

因为他现在给人的感觉明显和平常不同,产生了警惕感的我回头向他看去。

「那个姑娘,并不是姫柊财团给你介绍的吧?」

「…………」

我好像明白了理玖刚刚那句问话中的真正意图。

始终纠缠着我的理玖对我和姫柊财团的纠葛一清二楚。

「我从有纱那里听说了,那姑娘似乎对你相当偏爱呢?同时你也相当珍惜她。不想重新走上职业球员的道路也是因为不想削减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吧?」

「所以说,你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就别装傻了,你不是一清二楚吗?你如果继续服从姫柊家是无法和她在一起的。」

他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不对,他是因为清楚在姫柊财团面前我的立场,所以顺理成章会有这样的猜想吧

当下,姫柊社长并不认同我和夏洛特同学的关系。

「普通人如果和大型财团作对的话,受到大企业的针对一辈子就全完了。」

「所以就要我成为职业足球选手?」

「至少我们队的老板和姫柊财团是竞争关系,不需要担心有人给你施压。如果真的在考虑自己和她的将来,是不是应该仔细考虑一下自己究竟该选那条路呢?」

「…………」

表面上温文尔雅,内在还是和以前一样滴水不漏啊。

考虑得现实一点,如果我做出了忤逆他的行为,那位社长肯定会动真格的吧。

那样的话,夏洛特同学和爱玛酱也难免会受到影响。

但是我如果在足球方面做出成果,那么理玖队伍的老板应该会庇护我。

趁还有利用价值的时期充分压榨,这一点在哪里都一样。

「之前那件事,和足球有关系的人中几乎传得沸沸扬扬。根本不可能同意我加入吧?」

「这些我已经和教练说好了。虽然没有说的太详细,但是我保证说明人绝对不是那种会离间队伍的人,而且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责任都由我来承担。本来我们教练就对你另眼相看,很快就同意了。」

「这个,就算训练队的教练认同,关键不还是主力队伍——主教练要是不同意,那还是不可能吧?」

就算加入青训队做出了成绩,但主教练要是不点头的话,晋升就是不可能的。

就是说,无法成为职业选手。

「啊,说起来我还没告诉你呢。我呢,下赛季就要晋升主队了。所以我找的当然也是主教练哦。这个嘛,本来那个人也是青训队的教练。虽然明人不可能立刻进入主队,但是只要你能在青训队做出成绩,晋升都好说。」

这属实让我有些惊讶了。

本就知道他是个有能力的家伙,也知道她现在正作为日本世代代表的前方活跃着。

但就算这样,在高中时期就能晋升在J1联赛中争夺优胜的主队也实在太厉害了。

「恭喜你——但这样你还有功夫在这里浪费时间吗?不知道多少竞争在等着你,多训练一会儿不好吗?而且,最近在媒体上露面也变得相当频繁,究竟——」

「好啦好啦,不要岔开话题。在我看来,能拉拢明人比我自己的训练更重要,所以在特意来一趟。怎么可能眼睁睁地放掉有着《球场上的支配者》这样称号的你啊。」

理玖脸上露出微笑。

对于他的发言,我——

「不是,别提那个外号啊……!你其实是来恶心我的吧!?」

开始全力抱怨。

这外号除了同队的家伙,没想到在其他队伍里印象也根深蒂固,这让我开始头痛了。

这外号到底是谁起的啊……!

诋毁名誉也要适可而止啊!

对于带给我无数难过回忆的外号,我忍不住在开始在内心生气。

「我倒是感觉是个不错的称号啊。」

「哪里好啊!?」

「算了。比起那些,我这边已经在为迎接你加入做准备,我希望你好好考虑,就算是为了你可爱的女朋友。」

理玖说完,目光朝向正坐在长椅上和清水同学说话的夏洛特同学。

在他的带动下我也看向了夏洛特同学,而正巧我们两个的视线重合了。

果然是听到我们在说什么了吧?

毕竟那姑娘的听力异常敏锐……

「……也是啊,让我稍微考虑考虑。」

理玖所说的事情正中我的痛处。

如果真的需要和姫柊财团对立,那后盾是必不可少。

尽管对于自己究竟有没有成为职业选手的实力还留有疑问,但为了守护和夏洛特同学的未来,这实在是个值得感激的邀请。

但如果以职业选手为目标的话,将几乎全部时间都花费在足球上都很难说足够。

大概那样几乎没有什么时间来陪夏洛特同学她们了吧。

我内心还是在纠结着,这样做究竟算不算舍本逐末呢。

「呵呵,算了,能够让你有这样的心思就已经算是巨大的成果了。如果完全没有可能的话,你肯定会果断拒绝。」

「……总之,要说的都说完了吧?该回夏洛特同学她们那里了。」

没去理会呵呵笑着的理玖,我转身迈出步子。

于是——

『嗯……!』

就好像迫不及待了一样,爱玛酱朝我展开了双臂。

抱抱——读懂她行动中含义的我缓缓将爱玛酱抱了起来。

「唉~真的假的。」

看到我的行动,理玖显得有些困惑。

「怎么了?」

「嗯~真到了那时候,这个孩子的脸就ps一下遮住吧。来,笑一个。」

「啊!?喂!」

理玖突然搂住我的肩膀,拿起手机转到前置摄像头拍了我们三个人的合影。

对于他的行为,我的声音不禁变得粗鲁。

「理玖……!」

同时清水同学声音也带上怒气。

因为平常的她相当冷静,猛地生起气来真的有些恐怖。

「你们至于那么生气吗。」

「你这也太随便了!之前不约好了不要强迫他们,也不会给他们添麻烦吗!」

这大概就是清水同学刚刚所说的约定吧。

她真的是个守规矩的女生啊……

「就一张照片,没什么关系吧。」

「看着这孩子的表情你还能这么说吗!?」

清水同学指着被我抱在怀里的爱玛酱说道。

身为当事人的爱玛酱正嘟着嘴一脸不满地瞪着理玖。

……嗯,看着表情完全是已经讨厌他了。

「被女生讨厌,我这说不定还是头一回呢。」

「我不管你是不是在炫耀自己受欢迎,别再做出格的事情了。这孩子很讨厌被人强迫做什么,也很讨厌吵闹。」

「我知道啦,对不起。呃——是叫爱玛对吧?」

『讨厌……!』

爱玛酱笔直地伸出食指指向露出讨好笑容的理玖,倾诉出自己的不满。

从来的时候就开始打扰自己玩耍,积攒的怒气似乎终于在这时候爆发了。

『乖,乖。』

抚摸起爱玛酱的脑袋安抚她的同时我看向略显失落的理玖。

「因为还小,有什么就说直说了。」

「这完全不算是安慰吧!?」

理玖瞪大眼睛,吐槽的语气中满是惊讶。

这个嘛,原本也没打算安慰他就是了。

不开心的爱玛酱将脸蛋贴在我的胸口磨蹭起来。

现在是嫌他嗓门太大吧。

「既然话都说完了,赶紧走吧!」

稍微有点气过头的清水同学拽起理玖的手臂。

我说不定还是第一次看到她气到这个程度。

但是,和理玖清秀的脸蛋不匹配的是,他的体格经过实实在在的锻炼。

完全不是一个柔弱女子就能够简单拽走的。

「拽不动……!」

看着就算自己使了大力也拽不动的理玖,清水同学显得极其不甘心。

「别犟了,跟她回去吧。」

只是看着就感觉她有些可怜,我轻轻拍了一下理玖的后背。

「不是,倒也没在犟,只是还不想回去而已……」

「话不是说完了吗?」

「话是说完了,已经到吃午饭的时候了吧?机会难得,一起吃怎么样?」

理玖面带纯真的笑容发起邀请。

这家伙有些方面意外的没心没肺啊。

看低头看向怀里的爱玛酱。

『爱玛酱,肚子饿了吗?』

『没……足球……』

看样子她完全没感觉饿,心里挂念着的还是足球。

虽说其中有误会,但毕竟理玖已经被她讨厌,之后还是分开行动为好。

「不好意思,下次有机会吧。」

「……是吗,我知道了。」

令我意外的是,理玖简单地放弃了。

大概也是发现了,和爱玛酱为敌属实不会有好果子吃?

「对不起呢,夏洛特同学,青柳君。在你们玩得正开心的时候来打扰。」

「没事,平常也受到你很多照顾,请不要在意。」

夏洛特同学用面带着笑容,从容地接受了清水同学的歉意。

我和理玖交谈的期间她们也在说话,大概是那时候和解了吧。

——之后清水同学和理玖就离开了,我和爱玛酱继续享受足球的乐趣。

「——我说啊,夏洛特同学。如果我说我把职业足球运动员当成我的目标,你会怎么办?」

爱玛酱睡着后——我向坐在我大腿上的夏洛特同学提起了和理玖的谈话内容。

果然,可以找她商量的事情我还是想听听她的意见。

夏洛特同学似乎是有什么想法,她从我的大腿上下来,挺直腰板后看向我。

「明人君踢足球的样子看起来帅气极了。但是——如果不是出于自己的想法,而是无可奈何才做出的选择的话,我反对。」

我从来没见过她如此坚决地反对某件事。

就连我在学校做的事情她也没这样直言不讳开口反对。

因此我也知道了她是真心这样认为的,但我想她的心情并非仅此而已。

她当时果然在听我们谈话。

「明人君,请你躺下。」

「……诶?」

突然被要求躺下,我疑惑地看向夏洛特同学。

「拜托你了。」

她的语气认真到我无法违背。

我遵从夏洛特同学要求躺下。

随后——

「请把头枕到这里。」

我的脑袋被她温柔地抬起,放到了某种异常柔软的物体上。

啊,这是……

「偶尔,我也希望能够成为被撒娇的一方。」

夏洛特同学脸蛋带着两朵红云,从上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脸。

我现在——正枕在她的大腿上。

这种幸福极其强烈。

……这种姿势,我要是扭过脸是不是可以蹭到她的大腿啊?

「那个……说点什么呀……」

我的意识集中在夏洛特同学的膝枕上的同时她也在羞涩地看着我。

是我的沉默导致她害羞到不能自已了吧。

「抱歉,稍微被吓到了。」

「因为我总是被明人君娇惯呢……」

说着,夏洛特同学抚摸起我的脑袋。

她那温柔细致的动作让我感到痒痒的。

「明人君总是优先考虑我和爱玛的事情,这些我都清楚。而且我也知道明人君家里的事情现在非常难办。但是——请不要忽视自己的心意。就像你对我说过的一样,如果有什么问题,就两个人一起考虑该怎么克服。而且——」

夏洛特同学话说到一半停下了,紧接着不知为何将脸蛋凑到了我的耳边。

她的这个举动也让女孩子珍贵的部位严严实实地贴到了我的脸上。

但是,夏洛特同学显然并没有注意到。

「我呢……只要能够和明人君在一起就已经知足,不会再奢望他物了。」

她在我耳边呢喃的话语充满热量。

脸上的压迫感消失,随后看到的是夏洛特同学红彤彤的脸蛋。

我脸上现在的状态肯定也不会输给她吧。

她呢喃的话语就是有着如此程度的破坏力。

——当然,之后也完全提不起学习的兴致,和夏洛特同学亲热到心满意足之后便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