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下迷路幼女之后,住在隔壁的美少女留学生就开始经常出入我家这件事

第四卷 第五章 美少女留学生想要相信

作者: ネコクロ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42:58

第二天是周六——

『哥哥,这是什么?』

吃过早饭之后,为了买足球我们去到了运动商品店。进到店里,爱玛酱饶有兴趣地指着网球拍问道。

每当我要出门的时候,这孩子都会一如既往的跟上来。

当然,夏洛特同学也一同跟来了……

『是网球拍哦。』

『网球……?』

爱玛酱像是完全不能理解一样,可爱地歪起了小脑袋。

在我家看不到运动比赛转播,所以她应该没见过这种东西吧?

『一种运动哦。是一种用球拍击打球的娱乐。』

我拿起摆在附近的网球向爱玛酱解释道。

虽然这解释有些过于简洁,但应该能让爱玛酱产生一个大致的印象吧。

『哥哥,要玩吗?』

于是乎,爱玛酱从我手中接过网球再次歪起小脑袋向我发问。

她的这句话其实不是在向我提问,而是发起邀请吧。

爱玛酱是在说想要和我一起打网球。

『对不起,我们今天要玩的是别的项目。』

看向底下的价签,这副球拍售价近3万日元。

对于一介学生来说这价格属实有些稍微昂贵。

姑且也是有着价格几千日元给新手用的球拍,但考虑到购买球拍线还有网球的花费,预算属实有些吃紧啊。

如果是用于社团项目认真练习的话还好,如果只是用到不知道会使用几次的娱乐的话,实在是没有必要去购买。

『姆。』

但是非常想要尝试吧,爱玛酱鼓起了小脸蛋。

但是却没有继续胡搅蛮缠。

拒绝要求的是我而不是夏洛特同学,她大概也意识到这个要求很难实现吧。

平常我都会尽量满足爱玛酱提出的请求。

即便如此,我还是做出了拒绝,她大概理解到这个是无法实现的吧……

『明人君,足球好像放在那边哦。』。

在我将心思花在爱玛酱身上的时候,夏洛特同学好像在帮我找摆放足球的位置……

『有各种各样的呢……。』

看着摆放着足球的货架,夏洛特同学似乎感到很意外。

她不怎么参加运动,所以很少有机会看到这样的场面吧。

『选哪种比较好呢?』

『我想想啊……』

我把爱玛酱交给夏洛特同学照顾后环顾了一圈货架,拿起了一个价格便宜的足球……

『这个就行吧。』

『有什么区别吗?』

『这个嘛,这些虽然都是足球,就像标价不同一样,分为比赛球和练习球,还有用于娱乐之类的足球,种类五花八门。至于区别,就是缝合的牢固程度还有硬度不同吧。』

根据这些不同,足球的使用寿命和脚感就会产生差异,挑选足球也意外是一深奥的知识。

而且也分为各种各样的尺寸。

『爱玛要玩这个……!』

是见我把足球拿到手里了吧。

爱玛酱也来摸了摸足球,从动作上可以看出她充满了干劲儿。

『对爱玛是不是有些太早了呢……?』

大概是认为这种尺寸的足球不太适合爱玛酱玩耍,夏洛特同学的表情显得有些为难。

但是爱玛酱却摇了摇头。

『可以的……!』

因为刚才想玩网球的要求遭到拒绝,爱玛酱现在也发起了牛脾气。

这次买下了足球自己绝对会玩,能从中看出爱玛酱这样的意志。

『3号的足球是给小孩子用的,就给爱玛酱买那个吧。』

我手上拿着的这个5号足球,不仅尺寸大而且又重又硬,如果爱玛酱用得不称心,很快就会失去兴趣吧。

所以比起我拿的这个,又小又轻表皮又柔软的足球更能让爱玛酱感到开心吧。

『爱玛,足球买了之后你会好好练习吗?』

『嗯!会的!』

爱玛酱精神饱满地点头回答了夏洛特同学的提问。

回答得不错。

『那么……就买一个吧。通过这个机会能让她到户外多玩一玩也是件好事。』

现在的爱玛酱,完完全全就是宅家派。

可对于小孩子来说,最好是能够多在户外玩耍。

如果能通过这个足球让爱玛酱多在户外玩耍,那确实是一件好事。

……这个嘛,爱玛酱之所以总宅在家里,主要还是因为我总带她在室内玩耍,所以原因主要还是在我身上。

『嗯,想要尝试是一件好事哦。』

如果能通过这次机会让爱玛酱喜欢上足球,上小学之后加入俱乐部队伍或许也不错。

爱玛酱有着很好的运动神经,再加上吸收知识迅速,未来很可能成为国家级别的选手。

「说起来……」

「怎么了呢?」

我突然注意到一件事情,几乎是无意识地念叨了一句

因为我用的是日语,所以夏洛特同学也同样用日语向我询问道。

「没事,没什么。」

我笑着糊弄过去。

当然,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

只是,我没有开口询问的勇气。

她们——能在日本待到什么时候呢?

「比起这个,还是快给爱玛酱挑选足球吧。」

想要尽快结束这个话题的我这样说道,随后便向摆着3号足球的货架走了过去。

『哥哥,来玩……!』

我们先回了一趟家,换好适合运动的衣服来到公园后,爱玛酱拿着小足球上下挥舞着向我招呼道。

已经是跃跃欲试了吧。

话虽如此,我还有练习要做啊……

就是为了这个,我才会去买足球。

『爱玛,姐姐陪你玩吧。明人君必须要练习哦。』

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左右为难吧。

夏洛特同学赶忙来帮我解围。

虽然这让爱玛酱有些不开心,但看到我手里也有一颗足球,有些不情愿但也还是放弃了。

然后向着夏洛特同学轻轻用脚尖把足球踢了过去。

看样子是已经知道足球该如何玩耍了。

『明人君,不用管我们,尽管去练习吧。』

夏洛特同学用脚停住了爱玛酱踢来的足球后笑着向我说道。

在夏洛特同学说话期间,爱玛酱和她拉开了更远的距离。

大概下一次想要更加用力吧。

爱玛酱既然都接受了,那我就承蒙好意开始练习——

『爱玛,要踢了哦——啊。』

我的视线刚刚从夏洛特同学她们身上移开。

夏洛特同学想要将脚边的足球踢出去却踢空了。

不是,这……倒是见过有人要踢滚来的足球没踢到,可一动不动的足球都能踢空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

啊,真尴尬。

我下意识地盯住了夏洛特同学而她也我看向了我,这导致我们恰好对上了眼神。

她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羞红了。

『不,不是这样的……!刚刚的那是……!想着是不是能够更加用力一点?但是,想到用力过猛的话会让爱玛酱困扰,所以出脚的时候产生了犹豫,才导致我没踢到的……』

是害羞到不能自已了吧。

夏洛特同学拼命地找借口为自己的行为辩解。

『啊,啊~嗯,也有呢!这种事情也可能,嗯嗯!我有时候也会这样!』

因为感觉她太过可怜,我也绞尽脑汁开始帮她打圆场。

怎么说我也不可能干过这种事,但怎么说也不能一句否认完全封死她的退路,放着她自己继续尴尬下去吧。

就连爱玛酱也为了照顾姐姐的情绪拉近了距离。

『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呀……』

夏洛特同学双手捂住脸蛋,自暴自弃似的左右摇晃起了脑袋。

羞耻感还没能消退吧。

『朝着人传球的时候,用内脚掌踢就好了。就像这样。』

就这样放着不管夏洛特同学可能会身陷在羞耻之中很久,想让她转移注意力的我用内脚掌将足球踢给了爱玛酱。

看到足球滚到了自己的脚边,爱玛酱兴奋地拍起了手。

『哥哥好厉害!这样吗?』

爱玛酱有样学样,用内脚掌将足球向我踢来。

但是由于和足球接触的位置不太对,足球向我右手的方向偏移了很多。

『姆……』

是因为足球没有到达自己预想的位置吧。

爱玛酱嘟起了脸蛋,明显是开始闹情绪了。

『就第一次来说已经很不错了。下一个轮到夏洛特同学了。』

『我,我也要!?』

『你还需要陪爱玛酱玩吧……?』

不知为什么,当夏洛特同学听到我叫她时身体一颤,为了确认我向她问道。

听到我的发问,夏洛特同学显得有些困扰,视线也开始左右游离。

难道说是在害怕自己再次踢空?

『没关系的,内脚掌面积很大,想要踢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和爱玛酱也离得这么近,只需要集中注意力踢踢试试。诀窍就是想象着往球的中心踢。』

我温柔地试着向夏洛特同学传授诀窍。

传球是基础中的基础,完全没什么难的。

要是说踢中靶子的话那确实很难,但这次对象是人。

就算偏离轨道,对面也会行动起来接住球,所以不需要有太多的负担的。

『踢踢试试。』

『好的……嘿!』

夏洛特同学用憨态可掬的动作用内脚掌将球踢向爱玛酱。

随后,虽然稍微偏离了轨道,但也控制在了爱玛酱走两步就能接到的范围内。

就第一次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做,做到啦……!』

『嗯,做得不错。就按照这个状态继续吧。』

『好的,谢谢明人君……!』

行了,我也开始训练——

『姆……哥哥,也来教教爱玛吧……』

本以为这次终于能够开始练习,我正打算离开时,本来离我老远的爱玛酱跑来搂住了我的腿。

因为刚才的一脚踢偏再加上夏洛特同学刚刚那一脚踢得不错,导致她也想让我来指导吧。

算了,时间还很充裕……

『要用脚的这个部位踢球哦。』

我用手拍了拍爱玛酱的小脚来示意她究竟该用内脚掌的什么位置去踢球。

『然后,没有用于踢球的那只脚——被叫做轴足,要将这只脚的脚尖朝向想要将球踢向的方向。』

『这样?』

爱玛酱听到我说的,很快将自己作为轴足的左脚脚尖朝向了夏洛特同学。

平常虽然有时会胡搅蛮缠,但被教导的时候还是很坦率的,而且吸收地还是那么迅速。

『对对,然后稳固住脚腕,尽可能笔直地向足球出脚。』

我从爱玛酱那里接过足球,实际踢了一脚做演示。

『哇!又踢中了……!』

是因为足球被精准地传到了夏洛特同学的脚边吧。

爱玛酱又兴奋地拍起了手。

『——那么,爱玛酱也试试看?要朝着夏洛特同学踢哦?』

『嗯!』

我接下了夏洛特同学传回来的足球交给爱玛酱,她兴奋地点了头。

然后,按照所刚刚教导的——她精确地将足球传到了夏洛特同学的脚下。

这个,嗯……虽说距离没多远,但一般来说能立刻做得这样完美吗……?

果然这孩子是难得一遇的奇才吧……?

『爱玛做得比我还要好……』

自己踢的球有点跑偏,而爱玛酱的却十分精准地回到了自己的脚下,夏洛特同学似乎因为其中的差距而陷入了消沉。

这是当然的嘛,输给自己年幼的妹妹当然会受到打击呢……

『哥哥,爱玛做到啦……!』

与夏洛特同学的表现正相反,成功做到的爱玛酱像是来寻求夸奖一样拽了拽我的衣服。

虽然这样的爱玛酱很可爱,但想到夏洛特同学的表现,我实在没办法打心里感到高兴。

『很好很好,做得不错呢。』

『诶嘿嘿……嗯!』

总之我还是摸了摸爱玛酱的小脑袋,这让爱玛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像天使一样还是那么可爱。

『…………』

可是,还有夏洛特同学。

请不要那样嘟着脸蛋像是在生闷气一样盯着我看啊……

看着现在依旧在盯着我的她,我不禁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洛蒂,球……!』

因为现在球在夏洛特同学脚下,爱玛酱挥着双手,原地蹦蹦跳跳地示意夏洛特同学把球传过来。

夏洛特同学也一脚将球传了过来——可是轨迹果然还是跑偏了。

…………

夏洛特同学再度陷入了消沉后,眼神又瞟向了我。

这个,是那个意思吧?

是又想要我去教她吧?

『夏洛特同学,球向爱玛酱右侧偏的话,就是说明没有用到内脚掌中心,而是有些靠脚尖了。要注意踢球的脚要保持横向,注意膝盖的位置向前踢腿。』

我一边示范一边给夏洛特同学教学。

随后,她也立即尝试了一下。

『像这样吗……?』

这次,足球终于精准地来到了爱玛酱的脚下。

嗯,做的很好。

『没错没错。夏洛特同学做的也很好哦。』

『谢,谢谢夸奖……!』

听到我的表扬,夏洛特同学红着脸向我道了谢。

但是,马上就露出一副像是在渴求什么一样的眼神抬眼看着我。

这个我不用猜也知道——

『哥哥,下一个轮到爱玛了……!』

当我正将手伸向夏洛特同学靠过来的脑袋时,爱玛酱扯住了我的衣服。

是想要我看着她是如何踢球的吧。

『嘿!』

爱玛酱拉开了比刚才更远的距离,用力一脚将足球踢出。

本以为那么用力,足球一定会偏移得很远——但没想到,足球还是稳稳地停在了夏洛特同学脚下。

我不禁认真地开始考虑要不要从现在就开始让爱玛酱正式开始学习足球……

『夏洛特同学已经能够很好地控制球了,首先保持刚才的力道踢就好了哦?』

赶在她燃起対抗心加大力道之前,我用温柔的声音想要稳定住去安抚夏洛特同学的情绪。

如果爱玛酱同样的力道去踢球的话,夏洛特同学踢的肯定会跑偏。

一般来说,新手一旦加大力道就很难控制球的走向。

像爱玛酱这样第一次就能做到自如控制的才少之又少。

『好吧……嘿。』

夏洛特同学按照我说的,用轻柔的力道将球踢了出去。

虽然力道轻柔导致球速不太快,但确确实实精确地停在了爱玛酱的脚下。

按照这个节奏,应该没问题了吧。

看着爱玛酱和夏洛特同学,我开始了热身运动。

她们两个只是来玩的,应该不会做什么剧烈的运动,但我可是打算好好训练一番,所以热身运动是必不可少的。

当我开始了热身,爱玛酱也停止了踢球,开始模仿起了我的动作。

『哥哥,这是在做什么?』

『这个叫热身运动哦。是做运动开始和结束时候必不可少的环节。』

『爱玛怎么没做呀?』

『是呢,那就和哥哥一起做吧。』

热身终归是没有坏处的。

不如说,就算是简单的运动之前也应该适当热热身。

没有叫爱玛酱是不希望万一她不喜欢,从而导致开始对足球产生厌恶。

看着我和爱玛酱都做起了热身运动,夏洛特同学也同样加入了我们。

这对姐妹果然思考方式都如出一辙啊。

但这样的方面也非常可爱。

『——好了,结束。爱玛酱继续去找夏洛特同学玩吧。』

待热身结束后,我朝爱玛酱说道。

可爱玛酱却连连摇头。

『要和哥哥玩……!』

看样子是因为刚刚陪她玩了一会儿,现在还有些没尽兴。

……我想想。

『好吧爱玛酱,我们来试试“颠球”吧?』

『嗯……?“颠球”?』

爱玛酱歪起小脑袋,面带一副疑惑的神情看着我。

虽然知道足球的知识,但并没有听说过颠球吧。

『就像这样。』

我将脚踩到了足球顶部,随后向后收脚用脚掌让球产生回旋,然后将球悬空停到了脚背上。

『哇……!』

看到本是在地面上的足球飞到了我的脚背上,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吧。

爱玛酱面带惊讶的表情看着我。

接受着爱玛酱和夏洛特同学的注视,我首先开始用两脚的脚背交替颠球。

『好厉害好厉害!』

『哈哈,谢谢呢。“颠球”就是这样用身体控制足球不要落地,看看能够接住多少次的游戏。因为是足球,可不能上手哦?』

『嗯!』

爱玛酱活力满满地高举手臂后,从夏洛特同学那里接过了足球。

随后,模仿我刚刚的动作打算将球吸到脚背上——但球像是逃跑了一样脱离了爱玛酱的控制。

『啊!?』

『爱玛酱,最开始可以将球捧在手里让球落到脚背上哦?』

我一边左右脚继续颠球,一边向爱玛酱提出建议。

就算在俱乐部里,刚刚起步的孩子在颠球的时候也是手拿着球让球落到脚背上。

吸球的技术熟练掌握了的话倒也简单,但是对于新手来说果然还是有些难度。

可是——

『呀……!』

爱玛酱像是决心要做到我一个程度一样摇头表示拒绝。

是较上劲了吧。

这孩子如此天赋异禀,说不定随她喜欢更好。

我内心这样考虑着,用脚背将球踢起用大腿接住。

然后开始用两侧大腿颠球。

『…………』

不知道爱玛酱是不是在等着我去教她,又开始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

所以我用大腿将足球高高颠起,用后勃颈接住。

失去了动能的足球顺势落到了脚下,我又踩住了足球防止滚走。

『哦……!』

看着我的爱玛酱啪啪地鼓起了掌。

这孩子对于我的一举一动都会开心的鼓掌,在她的感染下我也开心了起来。

……必须要注意不要得意忘形啊。

『明人君的足球技术好棒呢……!』

夏洛特同学似乎也兴奋了起来,和爱玛酱一样为我送来了掌声。

这种程度的事情被夸奖说技术好我也很为难啊,但先不说那些,被夸奖了果然还是会很开心。

『多加练习,这种程度的事情很容易做到的。比起那个,爱玛酱我来教你吧。』

『嗯……!』

果然是在等我去教她,爱玛酱听到我说的话之后欣喜地点了点头。

之后我将颠球的窍门教给了爱玛酱。

在此期间,夏洛特同学只是一直注视着我们,并没有参与进来。

难道说,是怕自己做不到——不对,这样啊。

她现在穿着裙子。如果颠球的话,很绝对不能被人看到的位置很容易会走光。

理解了她为什么只是旁观的我也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一开始就是带爱玛来玩足球的,所以夏洛特同学事先就给爱玛酱换上了裤子。

所以,爱玛酱这边完全没有问题。

——结果那天,直到日落西山为止我都在不断指导爱玛酱。

「——青柳君,这周的周六或是周日能够出来玩吗……?」

那时我正从食堂向教室走去。

东云同学冷不丁来邀请明人君想要外出游玩。

「休息日吗……」

不要说放学后,最近明人君就连休息日都用在了练习足球上。

虽然足球是他打小就在练习的项目,但因为有过三年的空窗期,还是需要找回感觉。

为此,对于花费休息日的时间出去玩这种事情他应该不太情愿吧。

距离球技大赛时间本就所剩无几,练习的时候很多时间还会被爱玛酱占用……

「那个……明天是我们的生日对吧……?当天,那个……青柳君肯定想要和夏洛特同学一起度过吧……所以,找周六或是周日的哪一天有空闲的话,能够和我一起出去玩吗……?」

还寻思东云同学主动向明人君发起外出游玩的邀请还真是稀奇,原来是这样的呀。

今天是十一月十日。

正如东云同学刚刚说的,明天就是他们两个人的生日。

当然,我早就准备好了生日礼物……可东云同学似乎打算在生日的那天将明人君让给我。

因为她是个温柔体贴的人吧。

明明那天也是自己的生日,即便提出任性也是可以被允许的……

「明人君,爱玛就交给我照看,你就陪东云同学去吧。」

既然东云同学都表现得那么大度,那么我也必须展现出自己的谦让呀。

关于足球练习的方面,那些对明人君来说肯定已经没问题了。

我希望他们能够珍惜兄妹二人单独相处的时光。

「这个,但是啊……东云同学,夏洛特同学能够一起去吗?」

明人君似乎心里还顾虑着什么,开口这样向东云同学问道。

听到这样的提问,东云同学向我这边瞄了一眼后点头表示答应。

「可以的……」

「这样的话,夏洛特同学也一起来吧——」

「等,等一下。机会难得,我认为还是你们两个单独去玩更好……!」

感觉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对话的走向会变得很不妙,再加上周围也只有西园寺君在,我没控制住自己大声打断了明人君的话。

对于我的行为大家纷纷震惊地看向我,可要是这样下去东云同学实在太可怜,所以我继续说道。

「这样的时间,我认为偶尔也是必要的……!」

因为“兄妹在一起的时间”这句限定万一被其他人听到会给明君添麻烦,所以我选择了含糊其辞的说法,随后注视起明人君的眼睛。

「但是,这个……夏洛特同学,你不要紧吗……?」

究竟是为什么事情而感到不安呢?

明人君如果是和其他女性外出的话我确实会感到担心,但对方可是他的亲妹妹。

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有意外发生,更不用担心明人君会被夺走,所以对此我并不感到担心。

而且,加入我也跟去的话肯定要带着爱玛,这样会严重限制到明人君他们的行动。

再加上明人君在场的话爱玛就肯定会粘着他,这样东云同学就完全没有机会和明人君说话了。

综合以上这些因素,我绝对不能跟明人君一起去。

「不用在意我,偶尔也好好关注一下东云同学吧。」

「这样啊……算了,既然夏洛特同学说不介意的话……东云同学,万一被谁看到我们两个在一起就麻烦了,所以我打算选择路途相当遥远的地方,这样也可以吗?」

「啊……嗯,没关系的。」

看样子,他们是决定两个人一同出门了。

虽然没有明人君的休息日会很寂寞,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不偶尔留出这样的一天的话,时时刻刻和明人君待在一起的我会永远离不开他的。

为了自己不会变成爱玛的那样,我应该珍惜这样的日子。

「——真的吗,不要紧吗……?」

既然事情已经定好,我们便再次向着教室走去,但明人君还是抚摸着嘴唇这样低声自言自语。

有什么这样值得担心的呀?

既然要去很远的地方,只要不是运气极差,应该不会遇上熟人吧。

说是要去的地方很远,难道说在担心东云同学在金钱方面会很吃紧吗……?

因为在经济上并没有那么宽裕,确实路费也是需要担心的问题。

但是这方面的担心我刚刚并没有提过,所以明人君嘟囔的这句《真的吗》我想指的并不是这些。

所以,还有其他需要担心的吗……?

最终我还是没能搞懂明人君的担忧,走向教室的途中我也仍旧在苦思冥想。

『明人君,祝你生日快乐……!』

『哥哥,生日快乐……!』

收到东云同学外出游玩邀请后的第二天晚上,夏洛特同学和爱玛酱为我庆祝了生日。

两个人手中都拿着为大概是装着我准备的礼物的袋子,首先爱玛酱先将袋子交给了我。

『哥哥,给你。』

『谢谢你,爱玛酱。我能打开吗?』

『嗯……!』

得到爱玛酱的同意之后,我打开了这个用缎带捆起来的大号包裹。

看到的是——

『猫耳,睡衣……』

没想到装在里面的是一件带着猫耳兜帽的睡衣。

『嗯!』

眼前的爱玛酱看着我,眼神显得异常兴奋。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谢谢爱玛酱,我很开心哦。』

『嗯,一样的!』

看样子爱玛酱是想要我睡觉时穿上这个。

睡觉时都换上同样风格的打扮的话,看起来真会有一家人的感觉呢。

虽然这个岁数还要穿猫耳睡衣属实有些羞耻,但爱玛酱的心意确实让我非常开心。

因为能够看到的人也只有夏洛特同学和爱玛酱,之后就打算穿这个了。

这个嘛,倒是没有胆量穿出门就是了。

『事不宜迟,今天我就换上吧。』

『嗯……!』

爱玛酱兴奋地点点头,然后向我走了过来。

走到我面前后转身一屁股坐到了我的大腿上。

大概是表示自己要做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吧。

『明人君,这是我的礼物。』

说着,夏洛特同学将自己准备的礼物交给了我,得到她的允许后我打开包装。

打开之后看到里面装着的是——一条长长的围脖。

『这个,难道说……』

『是的,是我亲手织的……那个,说不定手艺不好织得有些粗糙……但之后天气可能会变得更冷,如果不介意的话……』

考虑到她的性格我就猜想有这种可能,没想到真的是她亲手编织的。

没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也能够从女朋友那收到亲手编织的围脖。

夏洛特同学自己虽然说编织得粗糙,但实际上这条围脖的品质就算和商店里售卖的商品相比也丝毫不逊色。

这姑娘总说自己笨手笨脚,可实际上她相当心灵手巧。

不过话说回来……最近回家之后她都一直待在我的房间,究竟是什么时候织的呢?

不会在很早之前就织好了吧。

『谢谢你夏洛特同学,我非常开心。我会好好珍惜的。』

『好的……!』

听到我的感谢,她开心地笑了。

我的女朋友真是又贤惠又可爱。

『总感觉这条围脖比正常的要长上很多,如果不是我想多了的话,莫非……』

『是的……织这么长是为了能够让我们两个一起戴。』

夏洛特同学因为羞涩脸蛋变得红扑扑的,回答我的同时垂下了头。

就是说她似乎是打算,之后天冷了就围着这个一起走。

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有些害羞呢……但她能有这种想法,终归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哥哥收到洛蒂的礼物后比收到爱玛的礼物开心呢……』

看到我的神情,爱玛酱气鼓鼓地拽了拽我的衣服。

看样子是闹脾气了。

『才没那回事哦,爱玛酱的礼物也让我很开心哦。』

虽然要穿上确实要克服羞耻心,但是这毕竟是爱玛酱为我挑选的礼物。

无论是什么,开心的心情是不会改变的。

『那么,爱玛和洛蒂的礼物,哥哥更喜欢哪一个?』

『这个嘛……』

这孩子,小小年纪就会问这种送命题啊……

说实话,果然还是夏洛特同学亲手编织的围脖更让我感到开心。

但是,这样回答肯定会让爱玛酱难过,更重要的是我并没有说谎,收到爱玛酱的礼物真的让我感到高兴。

所以,我并无意硬要分出一个高下。

『你们的礼物带给我的快乐是一样的哦。』

最后,我只得选择这样稳妥的回答。

『姆……』

爱玛酱似乎对我的回答并不满意,脸上又带上了些许不满的神色。

我也不是不能理解这孩子的心情,但是在这种进退两难的情况下,果然也只能让她忍耐了。

之后我们三个人其乐融融地吃了晚饭,哄爱玛酱睡着之后享受了和夏洛特同学的二人时光。

——话说,夏洛特同学嫉妒心如此强烈,我和其他女生外出游玩真的没问题吗……?

难道说是考虑到华凛是我的亲妹妹才允许的吗……?

但是,她可是对爱玛酱都产生过嫉妒情绪啊……

对这件事我还是心怀不安,因此直到和华凛外出游玩那天为止,我都比往常更加放纵夏洛特同学的撒娇。

『——哥哥不在吗……?』

周六——知道明人君不在家之后,爱玛的表情顿时蒙上了阴云。

『抱歉哦,明人君有事情不得不出门。』

『姆……』

爱玛酱的眼神充满了不愉快。

但是,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大概是看到明人君已经不在家里,知道就算向我抱怨也徒劳无功吧。

『今天就和姐姐一起出门吧?零食或是衣服,姐姐给你买好多好多哦。』

『嗯……』

爱玛无精打采地点头答应。

爱玛其实是想着周末能够和明人君玩到尽兴,一直期待着吧。

但是,未来我们能够一直和他在一起。

没有必要着急,区区今天一天让给东云同学也无伤大雅。

『之后再找明人君陪爱玛玩吧。』

我这样安慰爱玛后便开始准备早饭。

可是——

『呐,洛蒂。妈妈没送给爱玛生日礼物呢……』

爱玛酱面带寂寞地扯了扯我的衣服。

就连生日当天爱玛也没提起过这件事情。

大概是因为有明人君在场,没有心思去在意那些吧。

但是现在明人君不在,为了填补自己寂寞的心情才想起妈妈吧。

『妈妈工作很忙,所以就原谅她吧。』

虽然我嘴上这样安慰爱玛,但说实话,这样的理由我自己甚至都无法接受。

至今为止,无论妈妈工作上有多忙,我和爱玛过生日的那天都一定会回家。

然而自从来了日本之后,就完全没有出现在家里过。

如果我耍耍脾气,倒也能挤出一些时间——但不知为何,就是不肯在家里见面。

或许只是单纯忙碌到这样的时间也挤不出来,但我却并不这样认为。

在我看来,她就好像对回家有什么厌恶感一样。

妈妈是在隐瞒什么吗……

其他也有很多难以理解的行动。

先不说爱玛上幼儿园那件事,平常爱玛自己在家待着的那个房间里是装有监控摄像头的,这是为了爱玛有什么意外能够立刻发现。

果然,再怎么聪明爱玛也终究还是个小孩子,所以在我上学的期间妈妈会通过监控来关注爱玛的情况。

然而在爱玛自己跑出门的那天,我并没有收到来自妈妈的联络。

之后我问了她原因,她说那时正好赶上开会,我也赶忙出门寻找爱玛,找到爱玛之后因为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就没怎么在意……但回想妈妈起至今为止的行动,那真的是不凑巧导致的吗?

难道说,妈妈是故意让爱玛……

『——洛蒂,对不起……?爱玛已经没关系了……』

『诶?』

『爱玛不会再耍脾气了……别生气好吗……』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全沉浸到思考之中。

爱玛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不安,或许是我的某些想法通过表情和态度显露了出来。

『姐姐没生气哦。』

我摆出笑容,温柔地抚摸了爱玛的脑袋。

居然让妹妹担惊受怕,作为姐姐真是失职啊。

就算妈妈已经讨厌我们,我也不会气馁。

这个孩子,就由我和明人君抚养。

只要有明人君在,就没什么会让我心慌意乱。

『今天的午饭,姐姐做汉堡肉给爱玛吃好不好?』

『汉堡肉!?好耶!』

听到有汉堡肉吃,爱玛酱的表情瞬间拨云见日。

用这样单纯的手段来博得妹妹的欢心虽然有点不像样,但总比爱玛一直阴沉着脸要强百倍。

之后我做好早饭和爱玛开开心心的享用了。

『——洛蒂,出门……!』

午餐吃到了汉堡肉的爱玛酱心情已经完全好转。

也已经换好外出的衣服,一切准备都已经做好。

『今天我们就到冈山站附近去看看吧?』

『之前和哥哥去过的那里?』

『是哦。那里有着各式各样的商店呢。』

冈山站作为一个车站,周围却有种类繁多的商家。

走出车站就能看到之前和明人君去过的大型商业街还有百货商场以及其他各种小商店,因为这样环境,住在冈山市的学生经常会来到这座车站周边游玩。

而且这里还有专门经营动漫周边的店铺,今天我也想到那里看看。

同人志也是,不光是通过网购,我也想试试直接在店里买是怎样的感觉。

因此,我们便向着冈山站出发了。

当然为了不被行人注目,我准备了帽子和平光眼镜,扮装方面滴水不漏。

但是——

「诶!?是夏洛特同学呀……!」

却遇到了清水同学。

早就听说过学生们经常会到这里来玩,但我着实没想到会碰巧遇到自己的朋友。

「怎么了怎么了,居然来这附近?」

清水同学面带开心的表情——兴致勃勃地看着我。

这种行为似乎引起了我怀里的爱玛不满,扭头把脸埋到了我的胸口。

「因为完全没怎么来过这里,难得有机会就想来看看。清水同学是和朋友一起吗?」

「是呀。我和惠一起来玩。梓她啊,说要去和男朋友约会,我嘲讽了她一句叛逃就把她放走了。」

清水同学用开玩笑一般的语气愉快地说道。

刚刚提到名字的两个人是之前给我开欢迎会时候坐同一张桌子的桐山同学和荒泽同学。

「桐山同学在哪里呢?」

「你听我说啊!那姑娘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呀!」

本想着如果她在这里的话也去打个招呼,但在我提起桐山同学名字的瞬间,清水同学猛地把脸凑了过来。

诶……?

我踩到什么地雷了吗……?

「怎,怎么了呢……?」

「看她没坐上约定好的那班电车我就打了个电话给她,她居然说睡过头了……!你能相信!?」

「诶,现在不是都已经快下午了吗……?」

「那姑娘,一觉睡到大中午都是常规操作…话说回来,约好和朋友出去玩,一般来说会睡过头吗……!」

「啊哈哈……桐山同学做什么都有自己的风格呢……」

「不用说的那么客气哦,她就是个笨蛋。」

怎么说也没到那个程度吧。

也就是总感觉她是个相当独特的人呢。

「所以,先到了的清水同学是在等她吗?」

「是呀。等她来了之后一定要她请我吃地下买的苹果派,好多好多个。」

「啊哈哈,还请手下留情呀……」

怎么说好多好多个这句也应该是开玩笑吧,但清水同学动起真格的也说不定会成真,判断的标准有些微妙呢。

话说回来,地下居然有苹果派卖呀。

买给爱玛说不定她会很开心。

不光是地下,一楼二楼似乎也有很多种类的商品,好好逛一逛吧。

「说起来夏洛特同学,我还以为你不喜欢这样人来人往的地方,早知道你会来我就叫上你了。」

大概是在意没有邀请我这件事吧。

清水同学面带笑容,有些歉疚地说道。

「啊,没那回事……我确实不太习惯呢……」

虽然在学校也总是会吸引同学们的视线,但被盯着看这种事情始终还是习惯不来。

果然会让人不愉快呀。

只是即便内心这样想也不会表现出来就是了。

所以这次我戴上了帽子和眼镜,尽量让自己不那么引人注目。

就算做到这种地步,也还是会有人看向我……

「而且我还要照顾妹妹爱玛,也没什么时间出来玩……」

「这样呀,那就没辙了呢。算了,反正现在只要有时间也是和青柳君在一起对吧?」

清水同学面带笑嘻嘻的表情看着我。

她这样一句让我脸蛋瞬间变得滚烫。

清水同学欺负人。

「诶?说起来青柳君不在呢?他是自己居住,夏洛特同学也说过妈妈不怎么回家,我还以为你们总是在一起的呢?」

在清水同学心里我已经完全和明人君绑定了呢,看到只有我自己似乎感到有些意外。

确实是呢,自从相遇以来我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和明人君在一起,这一点完全无法否认……

「今天明人君和东云同学出去玩了,只有他们兄妹不带外人。」

「诶,真的假的……?」

有什么不妥吗?

清水同学的表情变得严肃。

「是真的,怎么了呢……?」

「不是,夏洛特同学,或许你认为他们是兄妹就不用担心了,但他们直到上高中之前完全素不相识哦?就是说,虽然有血缘关系,但也和正常的男生女生没什么区别。」

「诶……?」

「东云同学和那样青柳君亲昵已经很异常了啊。就算知道他是自己的亲哥哥,也不会那样粘着和之前和自己几乎没什么交集的同年级学生吧?」

「但,但是,他们两个是以兄妹的身份对待彼此的……」

「那种事情,你根本不清楚她内心是怎么想的不是吗。先不说青柳君怎么样,东云同学真的对青柳君有爱慕之心也并不奇怪哦?」

「诶,诶诶!?」

我不小心大声惊呼出来。

这样的行为导致周围人的目光都聚集到我们身上,于是我们赶忙换了个地方。

「唯,唯独东云同学不可能会做那种……」

「东云同学总是用刘海遮着眼睛,不是给人一种完全无法融入周围环境的老实女生的感觉吗?夏洛特同学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有一个肯爱护自己,理解自己的男生出现,你也肯定会对他另眼相看吧?」

「或,或许是那样的没错……但是,他们可是兄妹呀……」

「人很难能够把才认识一两年的人当做血亲看待哦。」

确实……清水同学这么一说,可能真是这么一回事……

换做我自己突然出现了个亲哥哥,要我接受这一事实,我自己都认为很困难……

「ok,跟着青柳君他们后面看看情况吧。」

「是,是要跟踪他们吗……!?」

「我几乎和东云同学没什么交流,所以很难信任她呢。或许是个好姑娘,但是总是挡着眼睛,没有交往过遇到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很难信任。」

「但,但是,明人君怎么可能会花心……」

怎么可能,唯独正经的他绝对不会……

「他或许不会呢。但是比青柳君花心这件事更优先的是夏洛特同学你的心情呀,你总是会吃醋,嫉妒心很重哦?在钻进牛角尖之前,把事情搞清楚不是很好吗?」

「……诶?我,我嫉妒心很重吗……?」

「你自己没有意识到吗?」

清水同学看向我,似乎感到有些意外。

不,不是,自己确实是意识到了……但已经到周围人都能发现的程度了吗……?

不如说,已经需要清水同学来担心了吗……?

「有那么严重吗……?」

「因为,青柳君和东云同学吃饭没带上夏洛特同学的时候,你明显就在吃醋,而且只是有其他女生找青柳君说话,你就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哦?还有其他的,要将自己和青柳君的关系在学校里公开的理由不单纯只是想要和他在一起,也是在宣示自己对青柳君的主权,让其他女生远离他吧。」

全,全都被她看穿了……

清水同学果然有些可怕呀……

「话说,对于夏洛特同学表白的那件事我就在想了,你真是意外地狡猾呢?建议青柳君和东云同学相认的也是夏洛特同学吧?在我看来,这就是将可能成为你自己情敌的东云同学塑造成妹妹角色,从而避免青柳君对她产生恋爱情感吧?这一点你怎么解释呢?」

清水同学微笑着向我发问。

她,她现在……难道说,是在生气嘛……?

「这,这个,其实……」

「啊,不要误会哦。我并不是在生气,也没有对夏洛特同学感到幻灭。只是稍微有点在意,而且对于夏洛特同学也有这样充满人情味的一面,我也产生了亲近感。」

「产,产生亲近感了吗……?」

因为对清水同学的发言感到惊讶,我忍不住反问道。

「因为夏洛特同学你呀,不光美若天仙,再加上成绩优异又性格温柔,实在是太完美了。这样的只会存在于漫画中的人居然出现在了现实世界,只能用高岭之花来形容的你都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膜拜呢。」

「不要那么说,我又不是神仙……!?」

对于笑着说出这样不知道有几分是在开玩笑的话的清水同学,我忍不住吐槽道。

说我像是漫画或是动漫里存在的角色我倒是很开心,但向我膜拜什么的果然还是太夸张了。

「但是,真的是这样哦,男生没有向你表白大致也是出于这个原因。所以啊,比正常人更爱吃醋更狡猾什么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有关你的嫉妒心,青柳君应该很开心吧。」

「这个嘛……明人君也说过他很开心……」

那时候知道我在嫉妒时,他面带温柔的笑容这样对我说过。

明人君真的是位极其温柔的男性。

「这也是当然的嘛,之所以会嫉妒,是因为女生对自己就是爱得如此深沉。更何况女方是学校的麦当娜?全员偶像?能够让这样的女生为自己而妒火中烧,是作为男人的荣耀啊。」

「说什么麦当娜偶像什么的,太夸张啦……」

「只是交到男朋友就能在学校引起轩然大波,这已经是偶像级别了吧。」

见我矢口否认,清水同学无奈地笑了。

那表情就好像在问我“你在说什么呢”一样

「算了,这也不一定肯定是件坏事。」

「但是,清水同学的意思是要我对东云同学也抱有危机意识,要我去嫉妒她吗……?」

「不对哦,不是那样的。他们不知道我们会来,所以我们能够看到他们两个究竟是如果接触的对吧?而且,也能作为以后需不需要提防东云同学的判断依据。综上所述,我发短信告诉惠今天活动取消后我们就出发吧。反正夏洛特同学也已经问到他们要去哪里了吧?」

她快速操作了手机之后笑着说道。

行动力还是一如既往的惊人呢。

而且连我已经从明人君那里问到他们的目的地这件事都已经预料到了……

「但是,想要找到他们也很费劲呢~」

「啊,那个的话,用GPS就能找到明人君的位置哦。」

「……我多嘴问一句,是谁提出要安装那个的?」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后,我下意识移开了视线。

「……是,是我……」

听到我的回答,清水同学无可奈何地笑了。

之后我们买了去往明人君他们所在位置的车票,带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的爱玛穿过检票口——突然,一个似曾相识的女生出现在了那里。

「呜哇……」

那位黑发梳着双马尾的女生发现我之后,立刻换上了一副明显感到厌恶的表情。

但见我周围没有他的身影后,又低下头装作没见到我一样打算从我身边走过。

拽住她的是清水同学。

「你等一下,面对学姐还摆出那样一副嫌弃的表情,是不是有些不懂礼貌啊?」

「那个,清水同学……我其实……」

为了我而生气确实让我感到高兴,但在这种场合和她发生争执并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所以我打算制止清水同学的行为,而她却摇了摇头。

「就是她吧,在那件事上火上浇油的香坂同学。我在初中时期也见过她。」

「是我该道歉,我承认摆出那样的表情是自己太过草率。所以,能够松开我了吗?」

香坂同学眯着眼睛盯着清水同学。

她所说的草率,大概是认为有我在的地方附近肯定会有明人君吧。

但是当发现他并不在周围之后,就打算当做无事发生离开这里吧。

「我说啊,你和青柳君还有西园寺君是同一所初中的,那就说明家距离这所高中少说乘电车也要一个小时吧?为什么还偏偏要报考这所高中呢?」

清水同学大概是有什么事情想要问吧,松开香坂同学的手后用审视的目光开始打量她。

「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

「我们学校虽然是升学学校偏差值也比较高,但这些也不至于成为不惜路途遥远都要报考的理由吧。要说好处,充其量也就是能够拿到特别推荐名额——但这种名额,几年都不一定有人能够拿到,我实在不认为有人会为了这个来这所高中上学,你说是吧?」

「学姐究竟想要说什么?话说,我没有做什么需要被学姐质问的事情吧?」

清水同学虽然语气平静,但其中已经明显带有了火药味。

香坂同学会有这样的疑问也是理所当然的。

她所做的事情直接关系到的是我和明人君,对清水同学并没有产生直接的危害。

但是,即便如此清水同学的语气还是明显变得烦躁。

「我看不过眼呀。难得事情刚刚步入正轨,都怪你干了这些多余的事情。至今为止明明连和青柳君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为什么他刚刚交到女朋友就有胆量直接面对他了啊?就因为你的所作所为,青柳君初中时期的事情又被传开了,这些你知道吗?」

「这个……」

在清水同学的责问下,香坂同学尴尬地移开了目光。

只是看到她这样的行为我就意识到她并不是有意为之。

「清水同学请你冷静一下。我想香坂同学她并没有恶意。」

「为什么还要包庇她?你没从西园寺君那里听说吗?这个叫香坂的人,就是初中时期对青柳君死死相逼的那群人中的其中一个哦?就这样还能恬不知耻的追着他,和他上同一所高中?」

确实,在食堂里西园寺君确实是这么说的。

而且,西园寺君对待香坂同学的态度明显有些不正常。

但是,在明人君不在场的情况下,我们在这里争吵显然也是不合理的。

「香坂同学,我就想要问一件事。你讨厌明人君吗?」

「…………是的,学姐说的没错。我呢,特别讨厌明人学长。」

对于我的提问,她停顿了几秒后才开口回答。

这其中的间隔在我看来,就证明了这句话并非出于她的真心。

再加上清水同学刚刚说的,她追随着明人君进入了我们高中,恐怕这姑娘——

「我说啊,你这种故弄玄虚的态度——」

「清水同学,别这样了。没有意义呀。」

「夏洛特同学……你真的,这样就能接受了……?」

清水同学面带担心的神色看着我。

我知道她现在表现出这样的愤怒都是为了照顾我的心情。

而且,如果对于香坂同学的所作所为坐视不管的话,在她看来是置我于不顾吧。

但是为了自己心情舒畅而责难其他人,我认为这种做法是不对的。

这样的行为,和对明人君死死相逼的那群人没有任何区别。

「我相信明人君。」

能够让清水同学接受的,也只有这句话了吧。

大概是认为继续下去也有些不妥,清水同学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转身再度面向香坂同学。

「有关初中时期的事情,没有经历过那件事的我并不清楚你是在为什么而愤怒。但是,唯独一件事我能够断言,明人君并不会主动去背叛某人或是伤害某人。我希望你能够相信他。」

我已经得知他初中时期的经历。

但是,就算没有听他说过,我也还是会相信他。

即便没有见过初中时期的他,根据现在他的言行我也能够看出。

他绝对不会出于一己私利去坑害他人。

「……那种事情,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所以,这不才更加无法饶恕吗……」

「香坂同学……?」

「本奈特学姐想要说的事情我清楚了。很抱歉打扰到学姐的休息。我先告辞了。」

「啊,香坂同学……!」

她微微点头向我致意,随后快步离开了。

那时我看到了她的表情——她眼角带着泪花,那满脸的不甘心印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虽然没有根据……但她生气的理由,大概和其他人不一样。

「抱歉,我好像做了多余的事情呢。」

等到香坂同学完全消失在视野内后,清水同学歉疚地向我道歉。

「才不会,清水同学是为了我和明人君才会这样说,这让我感到很开心。只是,果然还是尽量避免争吵吧。她也有自己的苦衷。」

「嗯,我知道了。对不起。好了,虽然浪费了点时间,我们现在就向着青柳君的所在地出发吧。」

之后我们去往了明人君他们所在的香川县。

到了地方——看到像爱玛一样向明人君撒娇的东云同学,以及温柔的任她撒娇的明人君,我控制不住地燃起了妒火。

同时睡着了的爱玛酱也醒了过来,开始大声呼喊明人君,见到这样的场面便明白了一切的他虽然感到很无奈,但也还是温柔地来任我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