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下迷路幼女之后,住在隔壁的美少女留学生就开始经常出入我家这件事

第四卷 第三章 陷入轰动的学校和割舍不掉的过往

作者: ネコクロ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42:16

「明人君,从这里开始我们能够继续一起走吗……?」

周一——将爱玛酱送到幼儿园之后,夏洛特同学像是在试探我的想法一样抬眼看着我问道。

正如三天前说过的,既然已经要将我们的关系公开,那继续分开上学也就没有必要了。

最终的肯定已经从夏洛特同学那里得到了。

「嗯,当然了。」

为了不让她心慌,我笑着回答了她。

我的回答让夏洛特同学欣喜地搂住了我的手臂。

我倒是没说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算了。既然要向周围人展示我们的关系,说不定这样做还更直观一些。

比起傻乎乎地保持距离导致有人来打听或是说三道四,这样还能更好。

「各位会被吓到吧?」

「啊哈哈,大概吧。」

虽然没人会明说,但大概会引起轻微的震惊吧。

说不定不止那种程度,或许会造成剧烈的轰动。

夏洛特同学在学校里就是有着如此程度的人气。

「——喂,喂,诶……!」

「哈?啥,那是怎么回事啊!?」

正如我的预料,等到了人流熙攘的街道后,走在上学路上的学生都骚动了起来。

夏洛特同学的一头银发格外显眼,似乎立刻就被认出来了。

「不是,谁去问一下啊!」

「谁说的谁去不就好了!」

「做不到啊,我连话都没和夏洛特同学说过!」

看样子,各个小团体里都想推出一个人来询问我和夏洛特同学的关系。

说起来,确实没有听说过夏洛特同学收到过什么人的表白,但像这样连正常来搭话都不敢的话,会或许这样也难免呢。

要は、学校一の美少女で大人气な女の子に告白をする度胸が、皆なかったということだ。

总之就是,所有人都没有向这位学校第一美少女表白的胆量。

……这个嘛,我倒是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

「果然大家都在好奇我们之间的关系呢……」

「至今为止都和男性没什么交集的美少女突然身边有了像是男朋友的人物出现,我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反应。」

「居,居然说我是美少女……才没那回事呢……」

断章取义地读取了我的话的夏洛特同学红着脸扭扭捏捏的。

因为她的这一举动,来自周围的嫉妒目光变得愈发强烈。

尽管早就心里有数,但是和她交往的话,果然只是半吊子的觉悟是不行的。

「——啊哈哈,从一早就这么大胆呢,二位。」

就好像在牵制我的行为一样,待我们和学生们保持了一定距离后,从中响起了一声开朗有活力的声音。

看过去,是一位脸上挂着惹人亲近的笑容的辣妹——清水同学,她正朝着我们走来。

「啊,清水同学,早上好。」

「早上好,夏洛特同学。青柳君也是,早上好。」

「啊啊,早啊。」

明明平常完全不会怎么和我说话,但似乎由于夏洛特同学在场,她对我的态度还算友善。

虽然还是那样完全看不搞懂她的意图,但只要她不做什么,我也没什么多嘴的打算。

「已经不打算藏着了?」

「是的,我决定堂堂正正地交往。」

「对嘛对嘛,这样肯定更好嘛。」

清水同学笑着对我们两个表示了赞许。

对于她的态度,我感到有些异常。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清水同学,对于这种可能引起骚乱的行为,她理应竭力反对的。

这种事情最可能导致学校里的氛围恶化。

然而,看她的样子——难道说,唆使夏洛特同学将这件事公之于众的元凶,就是她吗?

「啊,并不是我和夏洛特同学说告诉大家更好哦,你不要误会啊。」

是敏锐地感受到我给人的气氛发生改变吗,还是说读懂了我的想法,总之在我开口之前她就抢先否定了我的想法。

这人还是容不得一点松懈啊。

「既然是夏洛特同学所期望的,就算是清水同学唆使的,我也不在乎的。」

「啊哈哈,是吗是吗。总之,真的不是那样的。对吧,夏洛特同学?」

「啊,是的,是那样没错的。这些事情我并没有和清水同学商量过。」

清水同学笑着将话题甩到了夏洛特同学身上,夏洛特同学尽管有些困惑,但也同样带着笑容表示肯定。

她们两个似乎真的关系很不错。

「其实还是将接下来的时光还给你们两个更好,但不好意思那个还是留到明天开始吧。现在的关键是青柳君,你有什么对策吗?」

清水同学小声道歉后,换做一副正经的表情看向了我。

究竟指的是什么呢——想必也没必要多问了吧。

当然是因为夏洛特同学的情况导致学校全体男生骚乱这件事,问我有什么解决方法。

她会在这个时间点找到我,想必也只会是来询问这件事吧。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完全没有我在场时找上夏洛特同学的必要,在教室之类的地方等夏洛特同学独自一人时再搭话就好了。

「确实考虑过很多,但就现在来说还没有。实际气氛会变成什么样,还有具体情况现在还把握不好。」

「说的也是。总是肯定不会简单了,但还是要挺起胸膛哦。」

「嗯,谢谢了。」

她说的我明白。

被周围说三道四的时候,如果因此感到难过或是被吓倒,那只会让对方更加嚣张。

比起那样,表现得堂堂正正不仅不会轻易树敌,更不会让夏洛特同学感到不安。

果然只要是关系到夏洛特同学的事情,我大概能够将清水同学当做同伴。

「那么夏洛特同学,我先走一步咯。」

「诶,不和我们一起吗?」

「我才没那么恬不知耻呢。这个嘛,事到如今说也晚了呢。那么,之后见吧。」

清水同学笑着挥挥手,先行离开了。

根据刚才的样子看来,其实她也是个不错的女生……

「走掉了呢……清水同学说的那些,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夏洛特同学遗憾地目送清水同学离开后,转而歪着脑袋向我问道。

这姑娘虽然对自己的受欢迎程度有认识,但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并不是简单的受欢迎。

所以并不能听懂我们刚刚交谈中的含义吧。

「都是些无聊的小事。比起那些,我们走吧。」

要解释倒也简单,但我不想让她对和我在一起这件事感到后悔。

当然看了周围的反应,这件事肯定不可能当做无事发生,风平浪静地过去——但我并不想让她对尚未发生的波澜而担惊受怕。

「明人君,和清水同学真是心意相通呢……?」

但是,随随便便糊弄过去也并不明智,现在的夏洛特同学已经嘟着嘴用不满的眼神瞪着我呢。

看样子是不开心了。

不如说,这是又吃醋了吧。

「并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哦,不要闹别扭啦。」

「才没呢……而且,我也不认为明人君和清水同学之间会有什么鬼鬼祟祟的事情。」

听这语气,我已经清楚地意识到她这完全就是在闹别捏,但她似乎并不打算承认。

这样看来,她有的地方还真是孩子气。

但这样的地方也是她的魅力。

「那真是谢谢了。我们走吧。」

「好……」

夏洛特点了点头,又自然的伸出左手和我十指相扣。

右手手臂已经搂住了我的胳膊,左手还想要牵住我的手。

这姑娘怎么这样招人喜欢呢——心中满溢着炽热的情感,我们向学校走去。

当走进教室后——

「夏洛特同学!?你真的和青柳君开始交往了!?」

「骗人的吧,决定有哪里不对劲吧!?」

「夏洛特同学,究竟是怎么回事!?」

通过SNS和聊天群,学生们似乎已经全都得知了这件事。

就连没有亲眼目睹到我们一同上学的学生似乎都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关系。

因此,同学们不分男女都涌上来包围了我们。

环顾一圈,男生不分年级从高一到高三的都有。

「各,各位,请冷静一下呀……!」

夏洛特同学虽然陷入慌乱,但仍没有忘记安抚周围的人群。

但是学生们的气势毫无任何衰减,连珠炮似地不停发问。

其中好像也有人是在向我提问,但因为声音过于嘈杂,我并没有听清楚。

「那,那个,各位真的请冷静一下呀……!」

「要我们冷静,你先解释一下啊!」

「为什么会喜欢上青柳啊!?」

不知道究竟是无法接受夏洛特同学有了男朋友,还是无法接受夏洛特同学的男朋友是我,激动的男生们更加逼近了夏洛特同学。

所以,我只得将夏洛特同学搂进怀里。

「啊,明人君……」

「我知道大家想要说什么,也知道你们无法接受。但是,不冷静下来的话想要问的我都没办法回答啊?」

我小心地不要让自己的不爽表现出来,竭力用平和的语气想要说服他们。

但是对于连夏洛特同学的话都听不进去的他们,我的声音更是对牛弹琴。

「吵死了,又没问你!」

「只是之前在运动会上稍微表现了一下,不要得意忘形了!」

「阴角就闭嘴学习去吧!」

因为我的加入,回荡在教室里的吵闹声从向夏洛特同学发问变成了对我的谩骂。

我本是打算将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顺势让夏洛特同学脱身,但这样也是徒劳无功吧,夏洛特同学还会被门外源源不断涌进来的学生再度包围。

更关键的是,自从学生们开始辱骂我,在夏洛特同学身边的我清楚的感受到夏洛特同学不高兴了。

并不是从表情上显露出了愤怒。

但给人的气氛和平常那种温柔的感觉截然不同。

「各位——」

「——好啦好啦,各位冷静!」

正当夏洛特同学准备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像要挡在我和夏洛特同学身前一样,清水同学挤入了我们和人群之间。

而且,旁边还站着彰。

「他们两个的关系,明眼人看来不都能懂吗!在这里没完没了地问个什么劲啊!?你们现在实在太丢人了知道吗!」

「不,不是,可是西园寺……」

至今为止彰都不怎么会发火。

但此时的他,显露出的表情满是愤怒。

这样的表情让男生们都退缩了。

「真是真是,大家真丢人哦?说到底,至今为止有多少男生想要向夏洛特同学表白?连那样做的勇气都没有,现在还来向夏洛特同学的男朋友抱怨,恬不知耻也要适可而止吧?」

清水同学大概也生气了。

平常的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用挑衅的态度去鄙视男生们的事情的。

因为她的行为,本就退缩了的男生们又后退了一步。

同时,混杂在男生之中的女生们也像是与自己完全无关一样四散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女生们的行为充分体现出了她们不想与清水同学为敌的想法。

「不,不是来抱怨的,只是想来问问夏洛特同学和青柳的关系……!」

「就,就是说啊!几乎没怎么看见过夏洛特同学和青柳聊天的样子,突然说两个人交往了,怎么可能认同啊……!」

「所以说怎么了?轮得到不是人家的亲属的你对夏洛特同学选择青柳君说三道四吗?夏洛特同学选择谁,那是人家的自由吧?」

「你懂明人怎么啊,有什么脸在这胡说八道!?你们啊,成绩和运动哪一点能比得上明人,就这样还恬着脸说自己比他强!?」

啊,这不妙啊。

先不说清水同学,连彰都已经失去冷静了。

气成这样的彰,真是好久没见到了。

「——你们在那吵什么呢?」

必须要阻止彰啊。

正当我这样想着,一声语气中带着无语情感的嗓音在响彻了整个教室。

这一句声音或许没有多么洪亮,但却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回身看去,我们的身后——也就是教室门口正站着美优老师。

「有些学生不是我班的吧?上课铃已经响了,赶紧回自己教室去。」

因为美优老师这种不容分说的压力,其他班的学生如鸟兽散纷纷逃出了教室。

连在走廊里的学生都逃窜回了自己班级。

随后我们班的学生也一言不发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好了,真是做了有意思的事情啊,你们?」

美优老师坐到椅子上,手肘拄着讲台环顾教室内部。

对此心里有数的学生们留着冷汗,挺直了腰板等待着美优老师的下一句话。

「算了,我大致也清楚情况了。喂,青柳。」

「到。」

听到被美优老师点到名,我站了起来。

「对于学生的恋爱我倒是不打算说什么。但是,你也清楚引起骚动是不对的吧?」

美优老师并不是在对我发火。

不如说是在担心我才更恰当。

既然想要拿到特别推荐,那根本连一丁点的错误都不能犯。

这次的事件要是继续扩大的话,或许真的会对我得到内部申请名额产生影响。

「我并没有打算引起骚乱。」

「是吗……算了,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爱惹是生非的学生,也知道这次的事情不是你起的头。那么挑事的——是吧?」

美优老师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开,如同审视一样扫过了其他学生。

那个眼神包含着的感情好像在说《不用我多说你们也懂吧?》。

「我姑且先提醒一次,明年就要高考了,不要因为做蠢事影响了自己的内部申请名额知道吗?我的宽宏大量,仅限这一次。」

美优老师说罢,像是示意我坐下一样,如同无事发生一样开始了点名。

就算是美优老师在面对众多学生时,没有现行胡作非为的学生在的话,这样就已经是最大程度的威慑了吧。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展现出这种支持我的态度,实在是值得感谢。

因为大多数的学生都不敢与美优老师为敌,这样的一番话就已经有足够的威慑力吧。

下一段课间休息——

「因为我的缘故引起了这样的骚乱……对不起,明人君……!」

等到老师离开,夏洛特同学马上就跑到了我的身边低头道歉。

这样的行为迅速聚集了同学们的视线。

「这不是夏洛特同学的错哦。所以不要在意了。」

「都怪我根本没有仔细考虑,做了这样只顾及自己想法的事情……我要是有考虑到明人君的感受的话……!」

明明夏洛特同学是无辜的,可温柔的她无论如何都会对此感到愧疚吧。

虽然我心里清楚,但我实在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

「真的不用在意啦。即便知道会这样但还是没有阻止你的人是我,夏洛特同学能够直率地表达出自己的心意才更让我感到开心。所以,真的不要纠结这件事啦。」

「明人君……」

大概是听进去了我说的话,夏洛特同学看起来稍微开朗了些。

但是,看到她眼眶中盈满的泪珠,我知道这件事严重伤害到了她。

「就是就是,夏洛特同学没有错哦。错的都是因为自己梦中情人有了男朋友而气急败坏的笨蛋男生。」

其他同学应该都在听着吧。

清水同学插入了我们的对话。

脸上尽管带着笑容,但听语气完全就是还没消气。

「清水同学……谢谢你……」

「这不是什么值得道谢的事情。比起那些,咱们班级的女生全都是夏洛特同学和青柳君的后援哦?已经不会让班里的男生为所欲为了。」

清水同学说罢,班级里的女生都像是表示赞同一样点了点头。

明明在我们刚来教室的时候还混在兴师问罪的男生里面呢……

「真厉害呢,已经让女生统一口径了啊。」

「啊哈哈,女生们本来就是支持夏洛特同学的,而且,也要归功于青柳君刚刚的发言哦。」

「诶?」

「夏洛特同学会选择青柳君的理由,女生们都是清楚的。所以才会支持你们两个。」

虽然不清楚清水同学具体是在说什么,但班级里的女生能够支持我们还是值得感激的。

这样的话,在我不在场的是有也能保护夏洛特同学了吧。

「各位,真的谢谢你们……」

是因为女生们的心意而感到开心吧。

夏洛特同学拿出手帕擦掉泪水后朝女生们深深鞠了一躬。

正因为这姑娘是如此的率真,才会被大家爱着吧。

「所以说,这种事情不需要道谢的。作为朋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而且,夏洛特同学决定的事情怎么容得无关人士说三道四。」

清水同学温柔一笑后,看向男生的目光却是充满鄙夷。

这样的温度差距实在是惊人,同时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夏洛特同学会对清水同学抱有特别的情感。

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夏洛特同学的话,夏洛特同学当然会对她深信不疑。

所以,我也决定转变态度。

「真的帮大忙了,谢谢你。还有,我有点事情想说,方便吗?」

「诶,我吗?」

听到我有话想要和她说,清水同学露出了感到意外的表情。

考虑到至今为止我们的关系,会有这样表现也是无可奈何。

「是的,就是想要和清水同学说。当然,夏洛特同学也会在场。而且——」

说着,我看向了彰。

于是乎,正巧和看向我们这里的彰对上了眼神,可他却像是感到尴尬一样躲开了我的目光。

即便不用多说,他似乎也清楚我想要说什么。

「换个地方吧。」

虽然休息时间所剩无几,但我也还是想要和他们商量一下。

所以我和夏洛特同学还有清水同学再加上彰四人一同离开了教室。

「——所以,要说什么?」

来到四下无人的地方后,清水同学直截了当地切入了主题。

「这个嘛,你们大概也发现了,我和夏洛特同学的事情在学校了引起的轰动。」

我说话的期间,夏洛特同学像是内疚一般蜷缩起了身子。

明明没犯什么错误还要表现出一副愧疚的样子,实在太可怜了。

「夏洛特同学没有错哦。比起那些,青柳君你打算怎么做?」

「现阶段我并没有想到什么方法。但我打算尽量不要让夏洛特同学立开我的身边。」

「这个嘛,也倒不失为一个办法。夏洛特同学独自一人的话,那些男生大概又会凑过来的。」

清水同学和我的想法一致。

周围人都清楚夏洛特同学性格温柔,如果发现她孤身一人,男生们肯定会毫无顾忌地来逼问的她。

为了避免这种事态,或是当这种事态发生时能够保护夏洛特同学,我打算寸步不离地守在夏洛特同学身边。

「但是,在学校的期间,一刻都不离开夏洛特同学实在是不现实的。所以清水同学和彰都多加注意吗?」

只要有这两个人紧盯着,也没什么人会不知死活地靠近夏洛特同学吧。

「当然没问题。」

「这个嘛,我也没问题……」

清水同学爽快地答应了,而彰似乎若有所思。

「还在纠结什么呢?」

「这个嘛……」

彰瞟了夏洛特同学一眼。

是因为这次事关夏洛特同学吗,还是说有夏洛特同学在场不方便说出口。

「有什么担心的事情我希望现在能说清楚,所以有什么直说就好了。」

「这个嘛……夏洛特同学这边有我们看着,但明人那边该怎么办呢?看那些家伙来势汹汹,说不定会对明人动手哦?」

彰的担心也有道理。

这次最招人怨恨的大概是因为明明看起来没什么交集,却突然夺走了夏洛特同学的我吧。

或许大家内心都已经气疯了吧。

「明人君……」

「没事的,这里又不是满是小混混,是正常的升学学校啊。或许有些调皮捣蛋的家伙,但根本没有有胆量真正做出伤人行为的家伙。」

要是导致斗殴情况发生,那必然是会被停学的。

要是事态严重,搞不好还会被退学。

这座学校大概没有就算冒那种风险也要来挑事的家伙。

「不用担心,我就算遇到什么事也会顺利打退他们的。所以彰也不要过于担心我了。」

「但是那些家伙,明明对于明人一点也不了解,居然还来侮辱你……!」

「没办法。是我一直以来有意让他们这样想的。也就是俗话说的自作自受。对这一点生气实在有些没道理,而且彰还有着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的未来那?要是粗鲁言论被录了音,在你成为职业选手那天被传出来就糟了。所以,不要惹是生非啊。」

这才是我真正想要和彰说的话。

能够因为我的遭遇而感到愤怒我确实感到开心,但我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给彰招惹麻烦。

虽然知道他为人轻浮,但因为不是那么容易气血上头我没怎么放在心上,要是知道他会气成那样,那还不如不要把他牵扯进来。

「呜……我也知道自己刚刚冲动了……」

「我并不是在责怪你。能够来帮我说话,我已经很开心了。但务必不要因为我而给自己惹麻烦。」

「你这人,为什么总是这样啊……」

看彰的表情,他似乎完全无法认同。

他想说的我都懂,但唯独这件事我希望他留在心里不要说出来就好。

「算了,总之正如刚刚所说,班级里的女生都会支持夏洛特同学,不会让男生肆意妄为的。」

「那真是帮大忙了。或许放着不管事情可能就过去,麻烦先观望一下情况吧。」

「比起胡乱行动——吗。算了,既然青柳君这么说,那这样也好吧?」

看样子在这次的事情上,清水同学决定听从我的想法。

「谢谢。彰和夏洛特同学也没意见了吧?」

「明人这么说的话,我还能说什么啊……」

「我也是,我赞成明人君的意见。」

最后取得了全员一致赞同,我们决定暂且观望事情的发展。

彰虽然还是有些无法接受,但既然已经答应了,他应该不会自己擅自行动。

之所以会四个人聚到一起,一部分理由也是为了限制彰和清水同学的行动。

对方既然是因为冲动而集结成的团体,行动之前如果没有充分的计划,那只会让事态更加恶化。

观望情况,在见机行事才是最明智的。

「…………」

讨论也结束了,正当我们打算转身回教室时,一个身影有些熟悉的女生慌慌张张地躲进了走廊的背阴处。

看样子是尾随我们到这里的。

「那人,在干什么呢……?」

「谁知道呢……?」

清水同学和彰应该是也看到了那道身影,显得有些诧异。

我并没有去管他们两个,而是走到了楼梯的转角处附近。

「东云同学,我不生气,赶快出来吧。」

我这样喊了一声后,华凛从转角的背阴处露出了脑袋。

「东云同学,我不生气,赶快出来吧。」

「发现我啦……?”

「刚刚才发现的。你这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说吗?」

「与其说是我有什么话想说……青柳君和夏洛特同学,你们不要紧吧……」

看这样子,是因为担心我和夏洛特同学才跟来的。

虽然弱气又老实,但她同时也是一个温柔又为他人着想的女孩。

「没事的,让你担心了呢,不好意思。」

「嗯……没事就好了。」

华凛的眼睛被刘海挡住有些难看清楚,但扬起的嘴角证明她此时此刻是在笑着。

「…………」

我向华凛说明的时候。忽然从背后感到一阵压力。

回身看去,清水同学正用着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说起来,她对于我和华凛这样亲昵肯定会有想法吧。

没辙啊。

正好彰也在场,说不定是个好机会。

「华凛,那件事我能说吗?」

「那件事?」

冷不丁没反应过来吧。

华凛可爱地歪起了脑袋。

「就是之前发短信和你说的事情啊。我们两个的关系。」

「啊,呢……没关系的。」

似乎是搞懂了我指的是什么事,华凛用力开始点头。

因此,我面向了彰和清水同学。

「我之前就有些在意了,你们两个关系相当不错呢?青柳君你不是已经有了夏洛特同学了吗?」

是打算先发制人吧。

还没等我开口,清水同学便带着审视的眼神向我质问道。

虽然看起来不像真格地对我和东云同学的关系起了疑心,但还是想要搞明白真相吧。

而我也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引起新的事端,还是赶快把误会解开吧。

「关于这件事,我是要和彰和清水同学说的。」

「诶,还有我?」

「啊,是啊。其实——我和东云同学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兄妹。」

「「……啥?」」

先不说彰,就连平常直觉敏锐的清水同学也停顿了好几秒才表现出疑问。

在说什么呢,这家伙。

很明显就能看出他们此时就是这样想着的。

「就是兄妹啊,虽然有些难以置信。」

所以,我为了让他们相信再次重复了一遍。

于是乎——

「「诶诶诶诶诶!?」」

两人异口同声地发出了惊呼。

「——果然大家还在盯着我们呢……」

午休期间,走在我身边的夏洛特同学左顾右盼着向我说道。

现在我们正和彰还有华凛向着食堂走去。

「…………」

惯例的成员里现在又行加入了夏洛特同学,而彰现在依旧时不时眼神会瞟向我和华凛。

说话时午休本来就所剩无几,具体情况也三言两句解释不明白,再加上之后周围又来了些无关人士,实在不适合详细解释这件事。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这样在意吧。

我必须找个机会把话说明白啊。

「不用管他们的。」

我朝夏洛特同学说道。

搭理那些人就是我们输了。

越是搭理他们,那些人就越会蹬鼻子上脸。

平常习惯于被人瞩目的夏洛特同学肯定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到了现在这种程度属实做不到熟视无睹吧。

「…………」

华凛也是,因为本就不适应被人盯着,现在的她比往常还要更近得靠在我身边。

虽然没有拽住我的衣服,但肯定是在竭力忍耐着吧。

要是这时候华凛拽着我的衣服走在我身边,周围看热闹的人肯定又会传出谣言了。

……不,说不定那样的谣言早就传遍了。

「没必要逼着自己和我们一起哦?」

现在他们盯着的是我和夏洛特同学。

所以只要不和我们在一起,就不会牵扯上华凛了吧。

本就不习惯他人注视自己,分开行动我认为也是为了她好——

「嗯,没事的……有青柳君你们在……」

看样子,华凛并没有和我们分开的打算。

明明是个性格柔弱的姑娘,在某些方面却很坚强

这是像谁呢。

「算了,发生什么也有我和明人保护你呢。」

「嗯,谢谢……」

彰笑着说道,华凛也点头答应。

虽然从无法直视彰这一点来看,他们之间还是有着距离感,但和以前相比关系已经缩短很多。

比起运动会练习时会被刻意避开,现在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无事发生才是最好的呢。总之夏洛特同学和东云同学都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不要客气尽管和我说。我不希望你们把事情憋在心里。」

说罢,夏洛特同学和华凛都点了头。

华凛那边还好,我最担心的还是夏洛特同学。

按照她的性格,感觉就算有了什么事情也会为了不给我添麻烦自己憋在心里。

正因为她是个温柔又坚强的姑娘,我才更是担心。

所以在学校的期间,我会尽可能不让她离开我的视线。

之后,我和彰排队去购买饭票,在此期间夏洛特同学和华凛也没有离开我们。

平常的话都是华凛去占座位的,但现在还是保持这样为好。

现在的我们只能这样坚持着,等到这件事的热度平息了吧。

但是——第二天午休时,该来的还是来了。

「真是过的很开心呢,明人学长?」

躲避着周围人的视线,我们正说说笑笑地吃着午饭。

这样朝我说话的是一位比华凛身材还要娇小,一头黑发束成了双马尾的女孩子。

稚气未脱的脸蛋上有着端正的五官,但表情上却不知为何带着一脸坏笑。

那笑容,就好像是在瞧不起我一样。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

表现出这样震惊的不是我而是彰。

我和彰都认识这名女生。

而且还相当详细。

「西园寺学长,我并没有打算做什么这么值得你提防的事情哦?」

童颜美少女――香こう坂さか枫かえでは、ニコッと笑みを浮かべて首を倾かしげる。

童颜美少女——香坂枫微微一笑歪起了脑袋。

脸上虽然挂着笑,但怎么看那不是发自内心的,只是浮于表面的客套。

「那个,这位是明人君和西园寺君的熟人吗……?」

没能理解情况的夏洛特同学看向我们的视线中充满了疑惑。

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说也没办法装傻了啊……

「她是我们初中时期的学妹。」

「诶……」

「是的,是在足球队当经理人的香坂枫哦。请多指教了,本奈特学姐。」

面对还在困惑着的夏洛特同学,香坂同学笑着进行了自我介绍。

还是和以前一样有镇定呢。

「吓到我了,你居然来了这所学校。」

「呵呵,是吗。运动会我也有出场哦?先不说西园寺学长,没想到连明人学长都没有注意到我。」

被这样说道,彰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我也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没到自己出场的时候,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坐在我大腿上的爱玛酱身上,有时还会去顾一下夏洛特同学和华凛,运动会根本没怎么看。

没想到因为这些导致现在的情况……

「运动会那是暂且不提,至今为止我们都没注意到你,都是默不作声地潜伏着吧?」

「这样断言是不是有些轻率呢?就算我们学校学生再少,完全不会遇上的几率也是有的哦?你看,我不擅长和别人说话,也不怎么离开教室,平时都是自己带盒饭哦。」

面对彰的质问,香坂同学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

这是在说什么鬼话。

就算和她素不相识的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也不会认为她不擅长和别人交流吧。

而且,她怎么可能是那种老实坐在教室里的类型啊。

要说真实情况,肯定是为了不和我们遇上才会憋在自己教室里。

「所以香坂现在为什么找到我们——不对,是找到明人呢?」

「我不说你们自己就想不明白吗?」

香坂同学依旧保持着那满面的笑容,可爱地歪起头。

但是,瞟向我的眼神中却没有丝毫笑意。

那眼瞳,只会让人感到刺骨的冰冷。

「明人学长,现在过得真是幸福呢?初中那时候的事情,你已经忘光了吧?」

明明是悦耳的嗓音,但听起来却带着莫名的压迫感。

现在笑着向我提问的她,内心肯定充满了怒火吧。

「喂,那事情已经结束——!」

「对我来说还没结束。而且我问的是明人学长,并不是西园寺学长你。上了高中交了女朋友愉快度日,也就是证明,明人学长对于初中时期的事情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是吗?」

平静——但香坂同学的语气如同向我步步紧逼。

彰虽然是满脸地无法接受,但是香坂同学想要说的我都懂。

对于自己在初中犯下的罪孽,我还什么都没有向身为部员的他们偿还。

为了让我偿还这罪孽,她会不惜进入这所学校也要追赶我,这也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知道明人现在是怎样的心情吗——!」

「彰,可以了。香坂同学并没有任何错。这样向她大喊,她也太可怜了。」

她绝对不是加害者,是被害者才对。

尽管是在这样的场合下提起了过去的事情,但我根本说不出一句抱怨。

「我没有一天忘记过初中那时的事情。我也知道自己做了愧对于香坂同学你们的事情。」

「……愧对于我们的事情,是吗。这样一句话就能了事,说明我们在学长心里根本无所谓吧?」

「没有那回事——我这么说,你会相信吗?」

「不可能呢。那天,学长对于我——我们彻头彻尾的不信任,我已经痛切地体会到了。事到如今无论你说什么,我也完全不会听的。」

笑容虽然还挂在香坂同学脸上,但和刚才不同,现在的笑容变得僵硬了许多。

她内心愤怒程度从她那略微抽搐的脸颊可见一斑。

「是吗……那也要说抱歉。现在我能做到的只有道歉。当然,我是打算做出偿还的——」

「够了,不要说了……学长,你总是这样。」

本打算说些什么尽量稳妥处理现在的局面,但我话说到一半就被她打断了。

泪花浮现在她的眼角,正如同她那好似万念俱灰的心情。

「香坂同学……」

「打扰了,学长你就忘了我们的事情幸福地生活下去吧。」

她说罢,微微点头后就离开了食堂。

说自己平常都是自己带饭,那么来食堂的目的主要还是因为我吧。

「怎么回事啊,那家伙……」

看着香坂的身影消失在出口,彰这样嘟囔道,但她确实没有任何罪过。

「彰,不要这样说香坂同学。」

「但是,那家伙可是初中时候狠狠责备你的那群人里的啊——」

「我就是犯下了那么严重的罪过。这都是我背叛她期待的报应啊。」

而且,彰虽然将她和那些人归为一类,但香坂同学可是独自一人找上门的。

她想必也是在根据自己的想法行动的吧。

「明人君……」

是香坂同学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了吧。

至今为止都沉默不语的夏洛特同学担忧地看着我的脸。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没事的,你就放心好了」

这样的一句话我不知道是否真的能够让她放心。

但是,我现在能够说出的也只有这个了。

关顾周围,远远望着我们的学生们都在议论纷纷。

刚才和香坂同学的事情引来了他们的关注——虽然不能这么说,但新的事端毫无疑问已经生根发芽了。

现在的高一学生肯定有很多都不知道我曾经的事情,但初中时期时是足球队的人很可能听说过我。

那件事传开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吧。

「……总之吃饭吧。之后的事情就留到之后考虑吧。」

就这样发呆或是看向周围的学生也是无济于事,我招呼夏洛特同学他们继续吃饭。

——真是的,过往实在是割舍不去的事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