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下迷路幼女之后,住在隔壁的美少女留学生就开始经常出入我家这件事

第二卷 第四章 美少女留学生和辣妹的秘密交易

作者: ネコクロ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38:16

“夏洛特同学,玩尽兴了吗?”

为我举办的欢迎会结束了,正当我正打算走出咖啡店时,不知道什么时候青柳君来到了我的身边。

他带着温柔的笑容看着我。

我强忍自己脸蛋上的热度,同样露出笑容回望向他。

“是的,我玩得很开心。能够为我准备这样的会场,真的非常感谢青柳君。”

“感谢的话就对彰说吧。毕竟召集大家,还努力炒热气氛这些事情都是他做的。”

看样子,青柳君是想要我去找西园寺君,他才是那个我应该表达谢意的人。

他总是这样呢。

把自己的努力成功拱手让给西园寺君。

明明这次的提议和会场安排都是青柳一手操办的呢。

“我知道了,之后我也会找西园寺君道谢的。”

但是,他并不希望把这份功劳记在自己身上。

对此心知肚明的我,尽管内心对此感到有些郁闷,但也只能点头答应。

这就能让青柳君心满意足吗,我移开了视线,装作刚才的交流没有发生过一样走出了咖啡厅。

在这样人多眼杂的地方,他肯定想要尽量避免交谈吧。

明知这都是为了照顾我的感受,但还是会感受到些许的寂寞。

“——啊,青柳君……”

在我独自消沉的时候,一位身材娇小的女生把自己的手机搂在胸前,快步向青柳君身边跑去。

青柳君一副感到不可思议的模样歪着头看着她——东云同学。

“想,想要,交换,手机号码……”

似乎是因为想要知道青柳君的手机号码才找到他。

性格内向的她,完全不会主动找到某人说话。

而那样的她,如今却主动想要得到青柳君的联系方式。

眼睁睁地看着这样的真实出现在眼前,我的心脏似乎像是被什么攥住一样。

“夏洛特同学?不要紧吗?”

“清,清水同学……?”

难道我的心情已经表现在脸上了?

来到我身边的清水同学歪着脑袋注视着我的脸、

“我,我很好哟?什么事也没有。”

“心痛吗?”

“——!?诶,为,为什么,这么说……?”

被她一句话戳中痛处的我勉强从干枯的喉咙中挤出这样一句话。

只见她带着一脸像是感觉不可思议一样表情指着我的胸口。

“因为——你在捂着胸口呀……”

“啊……”

被她指出后我低头向胸口处看去,自己的右手果然正紧紧抓着那里的衣服。

大概是自己在无意间抓住的。

心意被发现,这样的事情倒似乎没有发生……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也依旧令人烦恼。

“这个……请不要在意,我真的没事的。”

“是吗?如果有什么事情要直说哟?”

清水同学自从我留学到这里之后就一直对我很友善。

这次也是因为担心所以来关心我吧。

对于这样的人我却在遮遮掩掩,内心实在是会产生罪恶感,但对于青柳君的心意要是被发现了,那才是更让自己为难的事情,所以这实属无可奈何。

“…………”

但是,不知为何她还在继续盯着我看。

“有什么事情吗?”

“嗯~夏洛特同学。之后能占用你点时间吗?”

“诶……?”

难,难道说,我没能成功掩饰过去吗……?

“抱歉呢,花不了多久的。”

“好,好的,我可以的。只是之后还要去接妹妹回家,并不能拖太久……”

“嗯,谢谢你了!”

清水同学朝我道谢后,就笑着跑到其他朋友那边去了。

是因为现在这个场合会有什么不方便吗……?

“——没错,安装这个app就可以了。”

对于清水同学行动心怀不解的我因为听到青柳君的说话声,注意力下意识转移到了那里。

青柳君现在似乎正在帮东云同学往手机里安装app。

根据刚才的对话,正在安装的应该是聊天软件吧。

正如他待人体贴的个性,现在正细心地指导东云同学……

怀着心事的我迈出脚步向青柳君他们那里走去。

“这样联系方式就交换好了……?”

“是啊,通过这个能够文字聊天,还能免费通话呢。”

“这,这样呀。诶嘿嘿……第一次交到的朋友。”

她似乎已经和青柳君交换好了联系方式。

东云同学因此笑逐颜开。

完全和青柳君变得熟络了呢。

“我,我也能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吗?”

得像个办法参与其中。

产生这样念头的我几乎是以半朦胧的状态朝东云同学开口说道。

是没想到我会在这种场合加入对话吧。

青柳君看着我的表情充满了惊讶。

但是,他似乎没有说三道四的打算,只是把目光再度移回到东云同学身上,似乎是在观望着事情的发展。

“诶,可以吗……?”

然后身为当事人的东云同学这样说道,微微歪起脑袋似乎是在观察的我神情。

因为至今为止几乎完全没有过交流,会不知所措也是没办法的呢。

“是的,能够拜托你吗?”

“啊……嗯!”

见我伸出拿着手机的手,东云同学的神情顿时变得开朗,紧接着就开始操作起了自己的手机。

好可爱……

身材娇小宛如小动物一样的她真是会刺激到人的保护欲呢。

而且,最关键是——那对乳房丰满到完全不像是高中生会有的尺寸。

青柳君也是,果然还是会喜欢东云同学这样类型的女生吗?

“那个,怎么了呢?”

当我仰头望着青柳君的时候他也正巧看向我这里,于是乎,我们的目光重合了。

他挠着脸颊,表情带着些许尴尬。

“没什么……”

我的心情也有些五味杂陈,只得从他身上移开视线。

然后和东云同学交换了联系方式。

“又多了,朋友……!”

东云同学就连和我这样的人交换联系方式也表现出了欣喜之色。

本以为她是那种不愿和他人产生交往的人,现在看来也并非是那样。

所以青柳君才没办法对她置之不理呢。

当然,既然了解到了她是怎样的人,我也想尽可能和她处好关系……

“欢迎随时联络我哟。”

“嗯……!”

东云同学用力地不停点着头。

啊啊,真的好可爱呢。

就好像是在面对爱玛一样。

“真好呢,东云同学。”

“嗯……!这都要感谢青柳君,多亏你和夏洛特同学关系那么亲密……!谢谢你……!”

呃,诶……?

这,这个说法,难道说,我的心意被东云同学注意到了吗……?

“呃,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背后冷汗直流,而在我旁边的青柳君带着困扰的笑容问向东云同学。

这让她呆住了,随后开口说道。

“和青柳君熟络了,所以……夏洛特同学也来找我交换联系方式了。”

“啊……是指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对吧?”

“嗯……!”

当青柳君代替东云同学说出她想说的之后,她又开始不停地点头。

尽管不是完全正确但也差不多,听到这里我在内心报以无奈的笑容。

“啊哈哈,和那个没有关系哟。夏洛特同学只是因为单纯的想要和东云同学变得亲近,所以才主动提出要交换联系方式的。”

青柳君并不清楚我的心思,只是笑着否认了东云同学的说法。

因此,东云同学这次带着不解的表情看向了我。

“是,那样吗?”

“是,是呀,那不是当然的吗。”

对不起,其实我的动机极为不纯。

“是这样呀……我好开心……”

见我点头肯定,东云同学用手机遮住了自己的嘴唇,脸蛋红红的,表情也有几分恍惚。

真的,非常抱歉……!

“话,话说回来,东云同学和青柳君关系很亲密呢?”

羞愧到无地自容的我下意识地转移了话题。

“嗯,青柳君……非常温柔……”

果然是这个样子呢。

青柳君,真是位罪孽深重的男性……

在我看向他那边时,青柳君已经因为尴尬移开了视线。

“——而且……有种爸爸的感觉……很容易交谈。”

““诶……?””

我正看着青柳君,但因为东云同学这出人意料的一句话,我和青柳君同时因为疑惑而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爸,爸爸的感觉……?”

青柳君似乎是受到了打击,反问东云同学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嗯……和爸爸一模一样……”

随后,没有察觉到青柳君状态变化的东云同学又补上了一刀。

这导致青柳君彻底被击沉,消沉地耷拉下了脑袋。

“我,我果然……看起来很老吗……”

“啊,青柳君,振作起来呀!肯定,是那样的!像爸爸一样有包容力,我想东云同学要表达的是那个意思……!”

“就是说,内在是大叔吗……”

“啊,青柳君……!”

不行呀。

之前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也格外纠结,青柳君似乎对于自己年龄的问题看得非常重。

因此,这次是彻底变得消沉了。

这样失落的青柳君我还是第一次见。

青柳君外表青春焕发,内在温柔体贴,这是我对他的印象……但这样的想法我没办法清楚地向青柳君表达出来。

确实偶尔青柳君会给人一种年长大哥哥的感觉,但是怎么说也不可能让人感觉到他已经该被称为大叔呀。

“对,对不起……?”

原本并无意伤害青柳君的东云同学见青柳君变得消沉,面带不安地朝他道了歉。

听到她的道歉,青柳君也只是露出了一张无力的笑脸。

“啊哈哈……嗯,没关系的。”

这样子完全不像是没关系哟!?

青柳君已经无精打采到我甚至下意识想要这样去吐槽。

肯定是相当在意呢……

怎么办呢?

虽说是误会,但看到青柳君这样消沉的样子我实在会感到心痛……

“——喂,那边那三位!差不多该开始下一场了!”

天助我也!?

——西园寺君这声令人感激的招呼时机凑巧到我甚至产生了那样的想法。

“……为什么,明人没什么精神啊?”

西园寺看着无精打采的青柳君,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没事,没什么……”

“看起来完全不想没事啊——算了。”

不是,怎么算了呢!?

既然是朋友,那就稍微鼓励他一下呀……!

见西园寺君这样毫不拖泥带水地舍弃了青柳君,我不假思索地吐槽了。

当然是在心里。

“明人,续场你会去吧?”

“啊……先不用管我,夏洛特同学怎么打算呢?之后还要去接妹妹吧。”

然而青柳君突然变得精神了起来,刚才那消沉的样子就像是不曾存在过一样。

而且,又开始为我开始操心。

对于青柳君的事情我好像还是无法完全理解呢……

有些不甘心。

“对不起,我之后还要接妹妹回家,续场就……”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没关系,因为是续场,并不是强制必须去的哟?我也不打算去。”

“青柳君……”

“不是,你倒是来啊!为什么这就要走啊!”

从青柳君的话语中感受到了他的温柔,也产生了几分感动——可相反的是,西园寺君却生气了。

对于那样的西园寺君,青柳君面带为难的笑容开口说道。

“既然是续场,关系好的人去就行了吧?我要是去了,会把气氛搞僵的。”

“我说你啊……”

西园寺听了青柳君的回答,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无语。

随后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打算再说点什么,但最后只是叹了口气转而看向了东云同学。

似乎已经不对青柳君抱期望了。

“东云同学什么打算呢?”

“——”

“为,为什么要躲起来呢……?”

究竟是哪里触碰到了她的神经了呢?

被西园寺君叫到的东云同学就好像是要和他保持距离一样躲到了青柳君的身后。

……青柳君已经被她依赖上了呢……

“我还,不太习惯。”

“都是同班同学,说什么不习惯……”

“别那么说啊,至今为止她都和同学们没什么交流,这也没办法啊。”

青柳君柔和地笑着为东云同学打圆场。

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呢。

“所以,东云同学想要去吗?”

东云同学的选择,看她样子我就已经大致清楚了。

但青柳君还是把回答的权利交还给了东云同学本人。

“这个……青柳君和夏洛特同学都不在的话……我也不去……”

果然东云同学还是选择了不去。

这也是没办法的呢。

如果没有能够交谈的人在,待在那里也只会感到如坐针毡吧。

“这样啊,那么,我就这样和大家说了。还有另一件事……明人,能和我聊几句吗?”

什么事情呢?

西园寺君表情中带着些许苦笑,比划着手势示意青柳君换个地方。

“我知道了。抱歉,夏洛特同学,东云同学。我这里有点话要说,二位就先回去好吗?”

“啊,好的。”

之所以要特意换个地方,想必是什么不方便当着我们面说的事情吧。

尽管有些在意,但还是不要过度追究吧。

就算发生了什么,回家之后再去问问青柳君就好了。

而且——

“………”

清水同学也在直勾勾地盯着我。

想和我说的是什么事情呢。

“东云同学,我也和其他人有事情要说,所以……”

“啊,嗯……”

嗯嗯!?

请不要露出那样寂寞的表情呀……!

面对瞬间变得失落的东云同学,这样无可奈何的情况实在让我内心作痛。

“东云同学,有什么事的话,尽管给我发消息哟。”

青柳君也注意到东云同学的表情蒙上了阴云吧。

青柳君手上拿着手机向东云同学挥了挥手,向她示意《也可以打电话给我》。

因为青柳君的举动,东云同学的脸上愁云顿时消散了。

“谢谢……那么,我回家了……”

“嗯,ByeBye东云同学。”

“再见,有机会再一起聊天。”

“嗯,ByeBye。”

见我们向她挥手告别,东云同学也开心地挥了挥手,然后就离开了。

尽管对于打扰了青柳君他们的对话感到有些愧疚……但对于能够和东云同学友好交流的这件事,我打心眼里感到开心。

这样一位可爱的女孩子,日后在学校也想要和她亲昵地聊天呢。

……前提是青柳君不在场……

“那么,我们也走了哟。”

我的心情有些五味杂陈,也就在这时,青柳君面带灿烂的笑容吵我招呼道。

我也不能总让清水同学在那等着呢。

“好的,那么我也告辞了。”

我向青柳君和西园寺君点头致意,之后就朝着正看着我们这里的同学们那边走去了。

“不常见的组合呢?都说了点什么呢?”

待我走到大家身边,同学们饶有情趣地包围了我然后这样问道。

“正常的闲聊而已哟?”

“闲聊……?和那个东云同学,还有青柳君……?”

“是这样的……”

“先不说青柳君,和东云同学也能正常交流?”

“至今为止我都没见过她说话的样子呢?就算和她搭话,也只会让她变得慌慌张张的。”

看起来东云同学很难当做聊天对象的那种印象已然是公认的了。

“虽然她说话步调很慢,但是只要试着和她说说话,大家就能发现她的可爱之处。她大概只是怕生而已,习惯她这样性格的话我想也是能够交流的。”

“诶,这样呀……有机会我再去试着和她说说话吧?”

这是个不错的倾向。

东云同学似乎也在渴望朋友,如果大家肯多去和她说说话,她肯定会很开心的。

这样也能作为刚才打搅了她的赔罪了吧。

“等等等等。你看,是因为对象是夏洛特同学才会那样吧?因为夏洛特同学那么温柔,东云同学才会开口,换做我们的话,她还是会像以前一样不知所措吧。”

但是,果然因为至今为止的经历,还是有人会抵触。

“但是,青柳君也和她正常地进行交流了哟?”

“青柳君……怎么说呢?最近,偶尔也是会变得很温柔,是因为这个吧?”

“青柳君可以的话,我们没理由做不到吧?”

“或许吧。那么,下次搭话试试吧。”

话题的方向总归还是向好的方向进展了。

只是,青柳君可以的话——她们是这么说的,但是青柳君恐怕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温柔的多。

这样的事实不为人知,实在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但是,想到青柳君这样的一面只有我自己知晓,因此而产生的喜悦也确确实实存在于心中。

我的占有欲原来这么强吗……?

“——夏洛特同学,打扰一下?”

当我和大家交谈的时候,清水同学找到了我。

“抱歉清水同学,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没关系。对不起各位,夏洛特同学我就借走了。”

“诶~有纱要独占?这也太狡猾了吧。”

“就是就是,刚刚有纱不就和夏洛特同学一桌吗!我们也想和夏洛特同学聊天呀!”

“抱歉,因为这次的内容只能我们单独交流。”

见到清水同学朝一众女生道歉的样子,我感到有些歉疚。

别人这样朝她抱怨的场景,实在是不多见……

“各位,真的对不起……其实是我主动找清水同学想要商量一些自己的烦恼。”

“诶,是这样吗?”

“那就没办法了呢。”

见我低下了头,大家立刻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在这种场合,果然由身为话题关键的我来解释才能让大家老实接受呢。

试着模仿青柳君的做法也有了意义。

我和清水同学离开了同学们,移动到了一个不会被打搅的地方。

“刚刚真的多谢了呢,夏洛特同学。没想到你会来帮我说话。”

“没事没事,事态能顺利收场我也很开心。”

尽管不知道清水同学找我是要说些什么,但只是因为要和我说话这种事情就要受到周围人的责备,那也太可怜了。

这种程度根本是小事一桩。

但——

“那也是在青柳君的影响下学会的吗?”

因为清水同学这出人意料的发言,我内心一惊。

“为,为什么这里会提到青柳君的名字呢?”

尽管自己背后直冒冷汗,我还是摆出一副笑容。

于是乎,她也同样摆出笑容开口说道。

“这个嘛,这种事情青柳君总会做,就像着是不是受到了他的影响。夏洛特同学——又是喜欢青柳君的。”

“——!什!?诶!?那个……!?”

“呵呵,慌乱过头了。夏洛特同学真可爱呢。”

清水同学呵呵笑着,愉快地看着双手伸到面前摇摆又闪烁其词的我。

怎么回事,此时的清水同学和我平常聊天的她宛如不是同一个人一样。

“没关系的,不用勉强自己去掩饰了。夏洛特同学太好懂了。”

“这,这个……为,为什么你会有这种印象呢……?”

“诶,我说出来你也不介意吗?”

大概是认为我会害羞,所以才这样来确认我的想法。

可是,我现在已经害羞到脸颊滚烫,所以也不会更加恶化了。

“不,不介意……”

“原本在你帮青柳君说话的时候开始,我就有些在意了。夏洛特同学在教室里时,眼神总是追着青柳君呢。”

“诶,有,有那回事吗?”

“果然,自己都没注意到呢。而且,看你今天和青柳君的互动?青柳君和你聊天的时候,你就会显得兴高采烈,一举一动中都能感受到你十分想要被他理睬,有时甚至还嘟起嘴了呢。”

“…………”

啊,全完了。

自己那撒娇的样子现在完全找不到任何理由能够用来辩解。

“还有就是——”

“那,那个,已经足够了……我承认,请原谅我吧……”

我捂着自己那滚烫到无以复加的脸蛋,请求清水同学不要再说下去。

“啊哈哈,我又不是要欺负你,没必要求饶的。不如说,能看到夏洛特同学这样可爱的一面,感觉自己赚大了。”

“呜呜……”

“啊啊!?对,对不起,别哭呀……!”

我眼里擒着泪花看向清水同学,看到我这副样子,她像是慌了神一样赶忙牵起了我的手。

“我说呢,之所以会说起这件事并不是因为我想要羞辱夏洛特同学,而是想要给你提供帮助……!”

“提供,帮助……?”

“对,就是这样。夏洛特同学不是喜欢青柳君吗?所以我想要出力把你们两个撮合到一块。”

没想到,清水同学会说出这样的提议。

“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能够得到帮助当然值得开心,但是清水同学完全不像是喜欢掺和这样事情的人,所以我不由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因为我想要和夏洛特同学变得友好吧?”

“诶……”

“夏洛特同学非常可爱而且还那么温柔,我想要很和你成为挚友,为了实现我的目的,我就想着打算撮合你和青柳君。”

“是,是这样的吗……”

“呵呵,像我一样想要和夏洛特同学关系变得亲昵的女生可是有很多哟?只是,因为完全想象不到夏洛特迷恋上某个男生的样子,所以这次大家似乎并没有注意到。”

“要是大家都知道了的话,我以后也没办法来上学了……”

“啊哈哈……抱歉,但我想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诶……?”

清水同学挠了挠自己的脸颊露出了显得有些困扰的笑容。

时间的问题,是什么意思呢……

“刚才我也说了,夏洛特同学是在太好懂了。要是这样下去的话,心意暴露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确,确实清水同学刚刚指出的行为要是被大家看见,我对青柳君的心意就会被发现。

事情要是发展到那步田地,我真的会因为太过害羞而不敢去上学的。

就连青柳君,害羞到我也无法去面对。

“那,那该怎么才好呢……?”

我不知所措,只得依赖清水同学,希望她能给我出出主意。

但我这句话去让她听愣住了,带着一副讶异的表情说道。

“那就赶快和青柳君交往不就好了。”

说出来的话语完全就是在强人所难。

“做,做不到呀……!青柳君又不喜欢我……!”

“诶,居然从那里开始否认!?你是认真的吗!?”

“是,是的……”

见我点头表示肯定,清水同学《呜哇……》的感叹一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那样子显得极为头痛。

“有时不就会想是不是真的是这样,你这姑娘果然很迷糊呢……但是,这事情实在轮不到我来告诉你……”

“那,那个,清水同学……?”

“我想想,这样吧。你要是那么说,首先就从被青柳君喜欢上开始行动吧。”

“诶,话题是不是变方向呀……?”

“嗯,我知道。我是知道的——肯定放任你们自由发展下去的话,感觉南辕北辙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以现在请不要吐槽我。”

“对,对不起……”

不知为何清水同学以一种不由分说的气势抓住了我的肩膀,这让我下意识道了歉。

“我想想,首先试着从表白开始吧。”

“你说的‘首先’本身就已经是终点了吧!?”

“哦哦,精彩的吐槽。”

语气里似乎还带着点佩服。

完全不感觉开心呀。

“男生不是那个吗?只要被表了白就会开始在意那个女生的生物哟?”

“这,这倒是,记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诶,听说过吗?”

“为,为什么你会惊讶呀?明明是清水同学自己说的……”

“啊,啊哈哈,抱歉,稍微有点意外而已。但是,这样的话事情不就简单了吗?快去放手一搏吧。”

清水同学笑嘻嘻的催促我赶快去表白。

确实清水所说的话经常会作为台词出现在漫画或者动漫中,所以我是能够理解的。

但是,青柳君并不是那样单纯的男性。

毕竟——

“我,我呢,希望青柳君能够喜欢上我本人……那样编排出来的行为,我不太想去利用……”

“原来如此。也是,这样的感情冷却得也快呢。”

“对,对不起……”

“没事的,夏洛特同学的想法我感觉很棒哟。”

清水同学并没有在意自己的提议被我一口回绝,只是温柔地笑着称赞了我。

她的身影莫名地和青柳君重合了。

“这样的话……果然还是要增加和青柳君的接触呢。你看,难得成为了同学。这样的便利条件没理由不去活用吧。”

有道理,想要变得亲昵首先交流是最关键的。

而且,对于不知道我和青柳君关系的她来说,会提出这样的建议根本是顺理成章的。

“那,那个,这个有点困难……”

“为什么?”

“这个……”

因为被青柳君明令禁止了。

但又不能这样直说,这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了。

随后——

“果然是因为青柳君不让吧。”

她又一针见血地戳穿了我的小秘密。

“为,为什么……?”

为什么,会知道……?

因为惊讶过度,我只能盯着她的脸。

“我只是猜一猜想要看一下你的反应,果然是这样吗。在学校完全没有交流的两个人,在咖啡厅里交谈的时候却显得格外亲近。而已,一边是扮演着班级中受人讨厌角色的男生,另一边是对所有人都平等对待,不会和某个特定人物过度亲近的女生。这样的两个人完全没什么接点,却能像那样亲近,我认为实在是不合理。这样一来就是两人之间存在接点,但是在竭力隐藏着。如果是青柳君的话,为夏洛特同学着想他确实可能说出那样的话。”

我不禁屏住了呼吸。

说到清水同学,给人的就是一种开朗地享受学校生活的印象。

然而,此时的她宛如换了个人一样。

看来对于清水同学,我的认识有很大的偏差。

“对不起呢?我并不是想要责备你,也没有涉足你和青柳君关系的打算,这一点请你放心。”

“是,是这样吗……”

“是呀,一开始我就说了,我是想要和夏洛特同学友好相处的。”

说着她再度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我可以够相信这张笑脸吗……?

“清,清水同学对青柳君了解得很清楚呢,可在学校也不见你们有什么交流。难,难道说,和我一样……和青柳君有接点,却隐藏了起来……?”

我的喉咙似乎都要干枯,拼劲全力才挤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但只知道现在的自己迫切地想要得到有关这个问题的答案。

而她只是笑着耸了耸肩。

“才没有哟。因为,我的人气还没高到不得不隐藏和他的关系的地步,而且——”

话说到一半清水同学停了下来,进行了一次深呼吸。

然后,露出的表情冰冷到让我浑身一阵冷战,开口说道。

“我最讨厌青柳君了。”

对于听到的话语,我有些难以置信。

我知道青柳君被班级的同学讨厌着。

这是他的期望,也是他平常保持那种态度的原因。

但是,从清水同学的语气看来,我认为对于青柳君的为人她是一清二楚的。

在这个基础上她还是讨厌青柳君,而且还是在对青柳君抱有好感的我面前,我完全想不到偏偏要这样的场合讲明这件事的理由。

“为,为什么这样的事情偏偏要……?”

“夏洛特同学内心肯定也在衡量着我是否能够信任吧。所以我才在这里开诚布公地说清楚。”

看起来,她已经察觉到了我仍然对她心存疑虑。

想要构筑彼此信任的关系,这是她此番行为的目的吗……?

但是,她为此不惜冒这样的风险……真的只是为了和我友好相处吗……?

“对,对于说青柳君坏话的人,我完全没有友善对待的打算哟……?”

我想知道她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于是我直率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啊哈哈,我知道的。放心吧。我呢,对青柳君这个人本身是不讨厌的。”

“诶?那,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事情很简单。我所讨厌的,是青柳君的行为。虽说是把大家引导至正确的方向,但是有了他所扮演的这种恶人角色,班级的气氛是不会和谐的。这一点……是我讨厌的。”

清水同学表现出强烈厌恶感的同时长叹一口气。

她那一字一句都是包含着感情的,所以那大概是她的真心想法吧。

与其故意说出这样的谎话,还不如一开始就闭口不谈自己对青柳君厌恶的事情。

“结果那样的行为就导致你对青柳君产生了厌恶的感觉……?一般来说,都是会去讨厌做了自己看不惯的事情的人呢,难道不是这样吗……?”

“是吗?我倒是没那种想法?怎么说呢……看到那个人的人品,尽管他做的事情我看不惯,但是那个人本身并不会让我反感,大概是这种感觉吧。”

清水同学微微歪了歪脑袋,笑容中带着些许的为难之色。

她的这种想法至今为止肯定没有被朋友接纳过吧。

我隐隐约约能够理解她话语中的含义。

还有她真正所期待的事情。

“清水同学,是希望我能够阻止青柳君对吧?所以才想要我和他交往——难道不是这样吗?”

“哎呀,露馅啦?”

这样说着的清水同学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微微突出自己的舌头。诶嘿,如果有旁白的话,她的动作大概会配上那种音效吧。看着她这样的表情,我的心情有些一言难尽。

“呵呵,和夏洛特同学处好关系也是我的真心话,要说理由的话,正如你刚刚所说。青柳君自从你来到这里留学之后就改变了很多。所以要是有了夏洛特同学,他是不是不会继续做那样的蠢事了呢,我不禁擅自开始了期待。”

“青柳君发生了改变吗?”

“你没注意到吗?话是这么说,这也没办法呢,毕竟你并不知道他原本的面貌。以前的他可是一门心思想要被班里的同学讨厌哟。”

“这一点,我想现在也是吧……”

“不是哟,那你可说错了。他身上的变化,今天就展现出来了。他不是和孤身一人的东云同学说话了吗?而且,声音和表情还那么温柔。”

因为清水同学提起这件事,我也开始回忆当时在咖啡厅里的互动。

正如她所说的,青柳君对待东云同学时的态度极为温柔。

但是,那样温柔的青柳君,看到一个人寂寞地待在那里的东云同学,会去搭话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不禁会这样想。

“哪里不同呢,看你的表情是想这么问吧。如何是以前的青柳君,在那种场面是不会和任何人说话的。就算和谁说话,态度也非常冷淡,在我看来那差不多就是命令一样的语气。”

“为,为什么,你会那么认为呢?”

“如果不那么做,很容易会让同学对他产生好印象的。那种好印象,对于贯彻恶人身份的他来说只是累赘而已。所以,才刻意让大家产生那样的印象。”

“但是,今天却搞砸了,是吗……?”

“看青柳君的状态,他似乎也是无意之中做出的那种行为,所以并不清楚他在他身上发生了怎样的改变。但是,毫无疑问是夏洛特同学的影响。大概是因为,就算是装出来的,他也不想让你看到你所讨厌的行为,我感觉应该是这样。”

她所说的一切,都是无根无据的事情。

但是,看她的眼神,她自身似乎是这样坚信着的。

“这个,虽然跑题了,但是既然他会因为夏洛特同学而改变自己,那么这样燃烧自我点亮他人的行为,最后是不是也能够放弃呢。夏洛特同学不也讨厌他做那种事情吗?”

“是,这样的呢……我不希望青柳君受到伤害……”

“那么,这就算利害关系一致呢。所以我想要帮你的理由,现在能够接受了吗?”

接受……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到呀。

她所说的应该都是事实吧。

但是,我清楚她不可能把一切都向我全盘托出。

要问原因,从她说的话里我察觉到了不合理的地方。

“清水同学的观察力有多优秀,现在我算是领教到了。”

“夏洛特同学?”

听到我的话后,清水同学有些疑惑地看着我的脸。

大概是因为我的回答和她的预想出现了偏差。

我直视着她的眼睛。

“但只是看到起来君在班级里的行为,清水同学就要做到如此地步,理由我认为有些站不住脚。清水同学,你是信赖着青柳君对吧?那信赖的根源,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青柳君扮演着受人讨厌的角色。

通过将自己变为恶人,来引导大家走向正确的方向。

对于他本人,却并不讨厌。

以上的全部,都是建立在了解青柳君的人品,相信他做出这样的行为绝非出自本心之上才能说出的话语。

但是,如果青柳君在学校里贯彻恶人的身份,就算洞察力再优秀,应该也是无法看穿青柳君这个人的本质的。

所以,我想她肯定是和青柳君有过什么接点,有过知晓他真实人品的机会。

同时这也是她有意对我隐瞒的事情。

“……没想到呀,我太小瞧夏洛特同学了呢。”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无从辩解了,清水同学叹着气挠了挠头。

然后,她朝着我微微一笑。

“说起来,夏洛特同学还要接妹妹回家吧?时间已经过去好久了,没关系吗?”

“抱歉,但是我不能就这样回去。”

“是吗。”

见我没有退让的打算,清水同学又进行了一次深呼吸。

随后,换上了一副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面向我。

“是呢,信赖——有点不准确,我是相信着青柳君的哟。”

“为什么要隐瞒那件事情呢?”

“要解释这个为什么,那牵扯到的不能说的事情就多起来了呢。”

不能说的事情多起来……?

说起来在咖啡厅里——

“花泽老师下达的关于青柳君事情的封口令。内容究竟是什么呢?”

见我提起了那件事,清水同学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然后挠了挠自己的脸颊,露出了为难的笑容。

“听到了?夏洛特同学耳朵真灵呢。”

“对不起,像是以偷听的形式听到了。但是如果真的想要为我和青柳君的关系发展出一份力,能给我讲一讲其中的事情我会很开心的。”

我也知道自己这样非常的狡猾,我提起了她在意着的那部分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但是,她却摇了摇头。

“不行的,恕我做不到。如果和你说了,不仅会被美优老师臭骂,同时也是对那位老师的背叛。”

“意思是在说无法协助我对吧?”

“夏洛特同学真是意外的狡诈呢?这也是受到来自青柳君的影响?”

“和青柳君无关。我原本就是这样的人。”

“是吗——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会拼尽一切的类型呢。虽然我无法亲口告诉你,但是我可以给你提供知晓真相的手段。青柳明人——去搜索一下你就会明白的。”

清水同学向我展示出插科打诨的态度之后,表情再度变得正经,举起了手机展示在我面前。

“意思是让我上网搜索吗……?”

“嗯。他这个人,在一部分圈子里相当的出名。所以,只要搜索一下你就会清楚,过去他身上发生过的事情。”

我死死地盯着自己从兜里掏出来的手机。

通过这个,我就能知道青柳君的过去。

要是知道了他的过往,我就能清楚他究竟背负着什么,或许也能找到帮助他的方法。

但是,这样的话……

“怎么了?不试试看吗?”

清水同学歪了歪脑袋,那表情仿佛是在试探我。

“在这里搜索了……不就等同于我背叛了青柳君吗……?”

青柳君并不知晓我正打算挖掘他的过往。

或许甚至不知道我对此抱有好奇。

明知如此,却要以这种方式调查他的过去,在我眼中这无疑是一种对他的背叛。

至少,花泽老师所期望的是,从青柳君本人那里去了解那段往事。

然而我却……

“找我打听就不算背叛了?”

“这,这个嘛……也是呢。归根结底也还是背叛了他。”

无论是上网搜索还是询问清水同学,都是在青柳君不知情的场合下,我擅自了解到的。

无论如何辩解,背叛了青柳君这一点总归是不会改变的吧。

“…………嗯,我也大概明白了。青柳君肯定也是被你的这方面所吸引的吧……”

在我独自思考的时候清水同学这样自言自语道,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无奈但同时也充满温柔。

“诶,青柳君被吸引……?”

“不是呀,夏洛特同学耳朵真的太灵了吧!?这可是不应该听到的哟!”

“哈……?”

见我歪头表示疑惑,清水同学有些慌乱地朝我发了火。

确实是这样的,听到别人的自言自语实在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

平常的我都会避开不提,只是因为出现了青柳君这个字眼,我下意识有了反应。

“比,比起那些,也不是没有能和你说的事情。所以,这次告诉你的内容仅限那些我能够说出来的部分,可以吧?”

她好像是打算转移话题一样。

她的态度让我不禁会那么想,但肯定她能够透露的那一部分也是我不曾知晓的事情吧。

而且,恐怕能说的内容就是一些我知道了也无伤大雅的事情吧。

“能够拜托你吗?”

“嗯,我想想——我呢,在广岛有一位我为之自豪的表哥。”

“这样呀——诶,表哥吗……?”

“嗯。帅气程度完全不输给偶像,身材高挑,厉害到甚至上过了电视。”

“是,是吗……?”

诶,这是在说什么呢?

我明明拜托她讲述的是关于青柳君过去的事情,现在所说的不完全就是在显摆自己的表哥吗?

这是怎么回事呀……?

“啊哈哈,夏洛特同学的心思完全体现在表情上了。对不起呢,有点难以理解吧。但是呢,我的那位表哥——有在踢足球。”

“啊……”

提到足球的瞬间,我理解了她所想要表达的意思。

肯定,她的那位表哥和青柳君之间有什么联系吧。

看起来我还是不要再随便插嘴比较好。

见我搞清楚了现状,清水同学露出了柔和的笑容继续说道。

“他和我同岁但已经是所属于广岛俱乐部队伍的种子选手,广受职业选手关注,进入高中之后甚至还被招募为了各个时代选手中他那个年龄段的代表,很厉害吧。但是,那样的表哥——从初中开始,就对青柳君有着异样的执着。”

果然,清水同学的那位表哥和青柳君之间是有着联系的。

我们所居住的位置是冈山,广岛应该是紧邻着的县。

有踢过足球的青柳君,会在大赛上和青柳同学的表哥相识也并不奇怪。

只是,她所说的……执着吗。

对方,是男性没错吧?

怎么说,也不会是女性吧……?

刚刚还说了是位帅哥……

“咦,不会感到疑惑吗?为什么备受职业选手瞩目的表哥会对青柳君产生执着。”

啊……

因,因为太过在意其他部分,完全没注意……

说的也是,正常看来实在有违常理呢。

“那是为什么呢?”

我急忙整理自己的思绪,换上一张笑脸问向清水同学。

于是,清水同学就像兴奋到按捺不住想要说给我听的冲动一样张开了嘴。

一谈到表哥的事情,她给人的感觉和平常完全不同了呢。

“其实,我的表哥——在他初一的时候在中国地区的准决赛中,遇到了青柳君所在的队伍。”

(注:日本的中国地区,位于日本本州岛西部。 日本的地域之一,由鸟取县、岛根县、冈山县、广岛县、山口县,5个县组成。)

中国地区的大赛,记得根据之前看运动题材漫画得到的知识,是在冈山县和广岛县等中国地区所举行,由各个县的代表高校进行角逐的比赛。

初一就能够出席那样的比赛,青柳君果然很厉害。

“我表哥所在的队伍在那一整年中——战胜了所有初中赢得了全国大赛的优胜,但是根据我表哥本人叙述,比起总决赛,还是在中国地区比赛中和青柳君的比试最为让自己印象深刻。”

“全部优胜……青柳君他们,在中国地区比赛的准决赛中输掉了吗……?”

“是这样的,并不是青柳君他们,出席总决赛的是我表哥所在的队伍,我没看过那场比赛所以并不清楚,但就结果而言,那场比赛好像并没有踢到难解难分哟?”

“那么。为什么还会那样印象深刻呢……?”

这是我自己的刻板印象,越是难解难分的比赛就越是会印象深刻,轻松的比赛则是会如同过眼云烟一样。

所以,我想其中一定有什么理由吧。

“青柳君担任的是在前锋之后一个类似司令塔的角色,踢球的方式十分独特,要不是实力相差悬殊自己队伍或许赢不了,不如说如果实力上旗鼓相当的话自己的队伍就输了,我表哥自己是这么说的。”

足球是团队运动。

就算单独一个人实力超群,如果周围人追不上那个人的水准,获胜什么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赢了比赛本身,却对青柳君的个人实力产生了深刻的印象,是这个意思吗……?

而且,刚刚说的独特的球技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嘛,光是我这么说肯定很难理解吧。就连我当时听表哥讲述的时候,也是听得一头雾水。”

清水同学似乎从我的表情中发现了我的疑惑。

似乎也不是,看她的样子,是因为自己也有过同样的体验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只是呢,从那时候开始表哥就十分关注青柳君。表哥所在的学校虽然是私立初中,但是他甚至想要让青柳君来到表哥所在的学校就读。”

“诶,诶诶?居然都到了那种程度吗……?那可是在全国大赛中取胜的学校呀……?”

“大概表哥心里是清楚的,不把青柳君纳入自己所在的队伍中后果将不堪设想。实际上,在初二的全国大赛中,我表哥的队伍输给了青柳君他们。”

虽说有换了队员的因素存在,青柳君他们那也是战胜了上一届的全国冠军队伍。这是怎样的壮举,没踢过足球的我也是清楚的。

“靠青柳君的一己之力获胜,是这样吗……?”

根据事情正常的走向,我因为准是那样,所以我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但是,清水同学却困扰地笑了。

“嗯,很难说呢。我想并不是青柳君自己的功劳哟。”

也是呢,足球是团队竞技。

如果是靠青柳君一己之力获胜,初一时的比赛也不会进行地难解难分,所以果然还是不太现实。

“但是,青柳君贡献了巨大力量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这是我调查之后才知道的,原本青柳君所在的队伍,是在地区预选赛就会被淘汰的队伍哟。”

“诶,是那样的吗!?”

这突如其来的震惊信息把我吓坏了。

而且,这样的情报任谁听了也都会惊讶吧……?

毕竟在地区预选赛中就会被淘汰的队伍突然高歌猛进打到到了中国地区大赛,而且还取得了胜利……

“我并不清楚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在青柳君他们那一年代,云集了众多在小学时期就崭露头角的高水平选手。不知道是因为那是公立初中所以原本就有这样的生源,还是因为学生搬家之类导致的……总之,在青柳君他们加入之后队伍的水准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

“所以才会在初一的时候进军中国地区大赛……”

“这个嘛,一般来说也是不可能的呢。就算聚集了再怎么有前途的选手,以初一新生为主干的队伍也很难进入中国地区大赛。所以成员大多是初三学生的我表哥的队伍才战胜了还是初一学生的他们。”

确实是这样的,这也是漫画中得来的知识,在学生组的比赛中,就算只差一个年级也会有很大的优势。

即便如此青柳君他们还是获胜了,其中一定有什么缘由吧。

而且那个缘由可能就是——

“实现了那个不可能的,就是青柳君。表哥在和他正面交锋的时候领会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无论如何都想要要他加入自己队伍。有他在,队伍的实力能够提高数个档次。”

无奈笑着耸了耸肩的清水同学道出了这样的回答,而我的想法也是同样的。

就连没有实际踢过足球的我听了这样的描述也清楚了青柳君究竟有着怎样的实力。

“所以,面对升到初二后全方面得到了成长的他们,我表哥的队伍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表哥也变得更加在意青柳君,决定要在全国大赛复仇——抱歉,当我没说。”

如同叙述着自己往事的清水同学一时语塞。

从她的叙述中,我产生了一个疑问。

但是,从清水同学这样企图蒙混过去的表现看来,这肯定是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吧。

所以我也就当做没听到好了,而我又想起了之前在咖啡厅听到的事情,为了确认我再度向清水同学询问道。

“这是刚刚在咖啡厅听到的,青柳君说他并没有参加全国大赛。看他当时的状态,我想他并没有在说谎。但是,既然在中国地区大赛中取得了优胜,那么理所应当有资格出席全国大赛吧?那可是连清水同学表哥那样的人物都认可的青柳君,我完全不认为她会突然放弃足球。这件事和你所说的的封口令也有关系吗?”

为了展示我并不是在逼问她,我露出了笑容。

随后,她点了点头。

“夏洛特同学的想法没错。所以,关于这方面的事情我没办法多说了……但是,我能够告诉你我为什么能够相信青柳君。”

她刚刚所讲述的不过是青柳君的过去而已,从中我并没有找到她会相信青柳君的理由。

尽管关于青柳君没出席全国大赛的理由以及放弃足球的理由她不能告诉我,但是我最开始的问题似乎还是能够回答的。

“初二那年的夏天,我表哥为了看青柳君队伍的比赛住在了我家。因为他对青柳君的赞扬实在过于夸张,我也和她一起去看了县大赛。”

讲述起这件事的清水同学,像是感到怀念一般仰望起了头顶的天空。

这或许对她来说是珍贵的回忆吧。

“我们去看的是准决赛,对方是在县大赛数连冠的强队,也是青柳君他们在初一时期在县大赛上输给的对手。但是,结果——”

“是青柳君他们获胜了,对吧?”

“正确,难以置信吧。看着比赛似乎难解难分,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三比零大胜。而且青柳君犯下了很多失误,表现并不是太过显眼。真是不知道表哥为什么会那样称赞他,因为西园寺君等其他选手的才更加活跃呢。”

“…………”

“啊哈哈,不要摆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嘛。之后表哥给我详细地解释了。其实青柳君通过这场比赛设下了一个局,所有的失误都是战术。展现出其他选手的活跃,也是青柳君引导并充分发挥出了每个人的特性所带来的成果。”

见我的眼神因为听到侮辱青柳君的言语而变得锐利,她连忙摆手继续向我解释。

但是,听到这里我又有了新的疑问。

“那种事情,真的能够做到吗……?”

“嗯,一般来说是不现实的。但是,青柳君有着优秀的洞察力,看人总是看得很透彻不是吗?所以能够这样引出己方的优势,封锁对方的力量。”

总是在观察着身周的青柳君说不定能够做到呢。

因为他平常就有在观察同班同学们的行动。

“而且,青柳君对队员们精神层面上的关照也很有一手。明明只是初中生却像是成年人一样冷静沉着,队友犯下失误立刻就能前去弥补,只要有他在队友们就完全没有后顾之忧,我表哥是这么说的。”

原来如此……难怪处理爱玛也是得得心应手。

他打算引导出爱玛的优点,又绝对不会把意志强加到爱玛身上。

无论发生了什么,总能够将事情转化到能够让那孩子理解的程度。

如果至今为止他都在管理着队友们的精神状态,引导出他们作为足球运动员的长处的话,应对一个小孩子根本是轻轻松松吧。

“其实,看初中时期队友对待他的态度,很明显能够看出他是被仰慕着的。所以,我才会相信他。正因为我知道以前的他是什么样子,我才知道现在的所作所为并非出自他的真心。”

清水同学说着,又露出了那张无可奈何的笑脸。

肯定看到现在的青柳君,无论如何也会产生一种无法接受的感觉吧。

并不是看不惯他破坏班级气氛的行为,而是不想看到他继续伤害自己,从她的语气中我读到了这样的情感。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

“嗯?为什么露出这样微妙的表情,怎么了呢?”

看到我的表情似乎有些难以释怀,感到不解的她向我问道。

尽管有些犹豫这话该不该说,但我还是避开她的目光开口说了出来。

“那个……清水同学,你会相信青柳君的理由我已经清楚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喜欢青柳君对吧……?”

听到我的提问,清水同学目瞪口呆。

然后——

“噗,啊哈哈……!”

就是一阵爆笑。

“为,为什么要笑呀……!?”

“因为,刚刚说那话的时候,夏洛特同学的表情是那么的忐忑不安呢!”

“因,因为……?”

“放心好了。我对我表哥是一心一意的。要是我真的喜欢青柳君,我怎么会找夏洛特同学呢,肯定自己去想办法了。”

看起来是我多虑了。

只是,这样一来,我果然还是无法理解她为什么会对青柳君另眼相看……

“哈哈,看你那表情是完全无法接受对吧。但是呢,我真的对他没感觉。只是,他现在的作为让我厌烦,虽然不喜欢他……但尊敬的感情还是有的、所以,我才希望他能够停止现在的行为、”

“尊,尊敬吗……!?”

“抱歉呢,我从表哥和西园寺君那里问了很多,所以对于青柳君的过去,我大致都清楚。而且那些事情换做发生在我身上,我早就不会再信任任何人了,但即便如此他还在为了别人而行动。所以,我才会尊敬他。”

清水同学抹着因为爆笑而留出的眼泪,无奈地笑了。

导致不会信任任何人的事情——这让我格外地在意。

“这,这就是,封口令的内容吗……?”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哟。他的过去要远比夏洛特同学想象的要沉重。我甚至感觉他现在能够露出笑容都称得上是奇迹呢。所以,我才会想,也差不多是时候让他得到幸福了。”

“清水同学……”

说着盼望青柳君得到幸福这句话时的她,表情是那么温暖且柔和。

肯定她这个人也和青柳君一样的温柔吧。

“但是,看到今天的你,我放心了。夏洛特同学的话,肯定能让他获得幸福。所以,请加油呀。和一开始说的一样,我会提供援助也会为你加油的。”

这样说着的清水同学,脸上的笑容极为灿烂。

看到这样的笑容,我清楚了。

即便否定着青柳君的行为,果然她还是喜欢着他的。

只是,那种感情并非是爱情,而是一种近似友情的存在。

可我还是有一点想不通。

那样的她,为什么不肯和青柳君友好相处呢。

这一点我实在搞不懂。

如果是她的话,不需要我,她自己也能想出些法子吧。

……但是,再继续深究实在不太礼貌。

所以相对的,我又问了另一件自己在意的事情。

我想现在的她肯定会回答我的。

“清水同学的心意,我知道了……很感谢你能够坦诚地说给我听。”

首先,对于把事情向我透露到如此程度的清水同学,我致以了感谢。

然后,双手交叉握在胸前,问出了自己感到不安的事情。

“还,还有一件事……?虽然和刚刚的事情没什么关系……青柳君,在初中的时候相当受欢迎人气。是这样吗……?”

是的,这就是我想要知道的事情。

根据她刚才的叙述,我完全不认为初中时期的他也会无人理睬。

为此,我向清水同学问出了自己的担忧。

“真是的,夏洛特同学是那种迷恋上了某个人之后就会变得消极的类型呢?”

不知道她是怎样理解我刚刚的提问的,清水同学笑得有些无奈。

“就,就算你这么说,根据你刚刚所说的那些……”

“嗯~我还故意没有说这部分的事情……算了,都到了这个地步,有意敷衍过去才更让你担心吧。是的,其实有过好几个追求青柳君的女生呢。”

“果,果然……!”

“这个嘛,青柳君虽然没到偶像那个程度,但长得也算是相当帅气呢。而且再加上足球这个加分项,不受欢迎反而有些不现实。”

“确,确实是这样的呢,唉……”

因为预感果不其然命中了,我又消沉了起来。

想到青柳君被一众女生拥簇的样子,我内心就有些苦闷。

“但是呀,有必要在意那些事情吗?无论怎样那都是过去的事情,现在会主动靠近他身边的女生可是一个也没有哟?”

见我叹气,清水同学看向我的眼神变得严肃。

确实,从我转学现在为止,青柳君的周围并没有什么对他抱有好感的女生在。

要说的话,也就是今天东云同学黏上了他。

但是,即便如此……有没有可能青柳君已经有心仪的对象了呢……

“嗯~虽然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我希望夏洛特同学不要考虑多余的事情,专心和青柳君变得亲密就可以了哟?那样绝对会进展地更顺利的。”

“为,为什么会这样想呢……?”

“因为,夏洛特同学是一位那么有魅力的女孩子。男生什么的,只要在你身边就会心动不已哟?要是和那样的女生变得关系亲昵,怎么可能不会有想法呢?”

“是,是那样的吗……?”

“是呀是呀!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就算继续下去,感觉夏洛特同学也只会继续发表消极的言论呢!”

看着依旧面带疑惑的我,清水同学笑着拍了拍手结束了我们所谈论的话题。

“夏洛特同学。之后还要去接妹妹吧?这样也不方便再说太久了。那么,我这就回去找大家参加续场了哟!”

说罢,清水同学就有如逃跑一般飞速离开了我的身边。

那样子完全就是不想再多说了。

但是,我呢——

“稍,稍微再等一下!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想要请教!清水同学想要青柳君再度回归足球场吗!?”

她说了她对自己表哥是一心一意的。

而我想她的那位表哥是希望青柳君能够回归原有的状态。

这样的话,我担心清水同学会不会优先考虑自己表哥的想法。

但是——

“……咖啡厅里那时的青柳君,显得非常幸福。”

停下了脚步的清水同学带着极其温柔的表情回首望向我,有如低语一般说出了这番话。

“诶?”

“对他而言,现在的每一天都是充实的吧。无论是我还是表哥都没有剥夺他这份幸福的权力。”

说完这句话,她笑着朝我挥了挥手,然后就向着同学们的方向跑去了。

最后这一句——

如果青柳君重拾足球,那每天都会变得忙碌吧。

那样的话,他肯定就没有闲暇能顾得上我和爱玛了。

所以清水同学才会使用剥夺这个字眼吧。

“青柳君……这样的我,有能力让你获得幸福吗……?”

当然不会有人给我答复。

明知如此,望着天空,我还是这样问道。

“——所以,你想说什么?”

告别了夏洛特同学她们,和彰一起来到公园的我开门见山地直奔主题。

看彰那样子,尽管他想要说的我大致已经才到了,但我姑且还是问了一嘴。

一直拖延到了今天的事情,大概终于到了不得不拿出来说的时候了吧。

彰先是盯着我看了一会儿,随后陷入了思考。

那样子就像是明明有话要说,但又在纠结问出来真的合适吗一样。

过了一会儿,他大概是做好了觉悟。

换上严肃的表情,他再次直视我的眼睛。

然后,缓缓开口了。

“我说,明人。你——和夏洛特同学在交往吗?”

“嗯,是——诶?”

我以为他准是会来问我《你是不是喜欢夏洛特同学?》,但最后从他嘴里问出的问题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导致我发出有些惊愕的声音。

没能理解彰意图的我诧异地看着她。

“不是,因为啊,夏洛特同学注视了明人你不知道多少次,而且你们两个坐着的距离近到都要能够碰到彼此肩膀了。那种事情,一般来说是不可能的吧?”

……果然是因为和夏洛特同学的距离太近了吗。

这件事我当然也意识到了,只是因为能够有机会和夏洛特同学这样近距离接触很开心,我就一直在装傻。

再加上,看到夏洛特同学那开心的样子,我也很难开口指出这件事情。

但是早知道会这样,还是应该分开的。

“之所以会坐得那么近。还不是因为一边要坐三个人?座位那么拥挤,也是无可奈何吧?”

“那么,夏洛特同学拽你衣服的事情又怎么解释?”

“诶……?”

“我观察事物会站在俯瞰的角度上,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吧?欢迎会的中途开始夏洛特同学就一直拽着你的衣服袖子,别以为我没看到。”

彰并没有生气,只是有些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那笑容中带着一种近似放弃的情感。

俯瞰——也就是从高处俯视事物的意思。

能够以俯瞰的角度看待事物,是作为一名优秀足球运动员所需要的技能之一。

不对,准确来说,只有拥有这样的能力才有成为一名优秀足球运动员的资质。

所谓俯瞰并不是真的在空中俯视万物,而是把视觉获得的情报通过大脑转换,最后以一种宛如真正在俯瞰的角度来把握整个空间。

彰打小就具备那份能力、

因为太久没有一起踢球,我都给忘光了……

“这样啊……该怎么说呢……交往,倒并没有。”

意识到没办法继续蒙混下去的我选择了坦白。

因为无法坦荡地承认说自己问心无愧,所以我也做好了被臭骂的准备。

“没有在交往却关系亲昵。是因为有些私底下的来往。”

“原来如此,是这样的啊……算了,我理解明人为什么会想要隐藏这关系,而且我也不打算强求你说因为是朋友就给我老实交代。”

彰在露出一副困扰的表情之后,转而又嘿嘿一笑。

尽管知道我在硬撑着却不强求我坦白,这样的体贴实在值得感激。

先不论关系一般的家伙,这样沉重的话题我实在不想和亲近的人讨论。

“抱歉啊,明明知道你的心意我还故意隐瞒……”

“我刚刚也说了。你没什么义务什么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和我说不是吗?就别纠结了。”

“这个嘛,嗯……但是,唯独这句还是让我说吧,很抱歉对你隐瞒。”

我没有找借口,老实向彰低头道歉。

这让彰挠了挠脸颊,为难地开口说道。

“所以说不用道歉啊。不如说,知道事情原来是这样,我反而释怀了。”

“嗯?说什么呢?”

“啊,这个啊,你呀,这种事情,由我一个局外人来说是不是不太好啊……?”

见我显得有些疑惑,彰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止住了正在说的事情,转而开始自己嘀嘀咕咕地嘟囔起来。

为什么我周围有这么多喜欢自言自语的人在呢?

原因出在我身上吗……?

“我说啊,明人。”

“什么事?”

“我——已经放弃追求夏洛特同学了。”

“……哈?”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禁惊讶地看向了彰。

而露出了极其释然的笑容的他却把手放到了我的肩膀上。

“夏洛特同学,我就让给明人了。所以,你要加油争取做到和她交往啊。”

彰所说的话让我不禁又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

夏洛特同学就让给我了?

这人在想什么呢……?

“不是,彰你说什么呢?你不是喜欢夏洛特同学吗?”

“已经不喜欢了。”

“你开玩笑吗……?”

一直以来都是那样积极地对夏洛特同学发起攻势,现在又这样说,我怎么可能相信。

这样的行为,明显不就是在顾虑我的心情吗。

“你以为做了这样的事情,我就会开心吗?如果彰放弃了,那我——”

“开玩笑的是你吧?你要是那么做了,我肯定饶不了你知道吗?”

他已经预料到了我会说些什么。

此时彰看着我的眼神是那么的锐利。

“这话是彰先说出口的吧……?”

“话是那样没错,但是我和明人的立场完全不同吧?至今为止,我无论如何向夏洛特同学发起攻势,她总是在中间竖起一道高墙。但是明人你却和夏洛特同学那么亲密。我不清楚你所说的私下来往是怎样一种关系,但是她明显已经对你敞开了心扉。所以,我的放弃和你的放弃,其中的分量完全是不同的。”

确实正如彰所说,到现在夏洛特同学和同班同学之间还是会保持一定的距离。

尽管稳重又温柔的她不会拒绝任何人,但是总还是会有一种隔阂感在其中。

彰所说的就是那个吧。

“依据那样的立场来决定是不是要放弃也太奇怪了吧……?”

“原因不只是那一点。我呢,认为这样才好。明人绝对有能力给予夏洛特同学幸福,而且这件事情在你手中才有更大可能实现。但是,你却不是这样想的吧?你是因为对我有负罪感才会想要把机会让给我吧?”

“…………”

被彰一句话戳穿想法的我无言以对,只得闭口保持沉默。

彰看着我开口说道,脸上的笑容带着些许的悲伤。

“我说,明人。对对方心怀负罪感的关系,还能称得上是朋友吗?”

“你想要说什么……?”

我反问后,彰深吸了一口气。

“不要总是把自己囚禁在过去里啊……?我的脚会受伤又不是因为你的过错!只是我自己乱来而已!我们在全国大赛中出尽洋相也不是因为你不在场所导致的!是因为我们太过依赖你,自己慌了阵脚啊!然而你为什么要把这些事当成自己的罪过揽下啊……!明明毫无过错的你,不应该成为罪人啊……!”

这样怒吼着的彰,脸上的表情十分悲伤。

这样的他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回想起来,和彰发生过争吵也只有在小学的时候。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是清白的呢……?一切原因都在我。所以,我必须去赎罪啊。”

“为什么你会那样想啊……!就因为这件事,你选择伤害自己来成全我——你差不多该发现了吧!我,并没有期待那样的事情……!”

“彰……”

眼前我的挚友痛苦得几乎要哭了出来,看到这样的他,我心如刀绞、

我的所作所为在让彰痛苦……?

但是——

“我夺走了众多伙伴的未来——伤害了至亲之人。所以,我必须去做出弥补。”

虽然彰是受害最严重的那一个,但受害者并非仅仅只有他自己。

让我忘记他们,我做不到。

“你也太顽固了吧……!”

“抱歉。但相对的,硬捧彰那样的行为我不会再做了。”

如果彰为此感到痛苦,那就没办法了。

如果这样的行为在彰那里看来等同于给他找麻烦,那我理应放弃。

“夏洛特同学的事情怎么办呢?”

“那个嘛,果然——”

“如果明人说要放弃,那你我以后也做不成朋友了。”

“彰……我不懂,你为什么要那么较真啊……?说那样的话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这不是好处不好处的事情啊……!我想要让我的挚友,获得幸福!差不多也该走出过去,向未来出发了啊……!这种想法有什么不对吗……!?”

彰的心情,以及想要表述的事情我都能理解。

我也是,想要彰获得幸福。

但是——为什么需要彰做出让步啊……

这一点,是我无法理解的。

“那么,彰也别了放弃吧。这一点不是很奇怪吗?”

“……我不那么做,你又会顾虑我吧……”

“结果,错还是在我身上啊……”

即便难以接受,我还是忍不住笑了。

见状,彰放松了抓着我肩膀的力量。一脸认真地注视着我的眼睛。

“我说,明人?你只是在害怕如果是自己会错意该怎么办而已,可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数吗?胜负不是已经见分晓了吗?即便如此你还执意要我继续这段无果的恋情吗?”

“这个……”

因为彰一语中的,我顿时哽住了。

“果然呢……你以为咱们两个在一起都多少年了。就像你了解我一样,我对你也是一清二楚啊。”

“但是。可能又是我会错意……”

“就算那样,我也没有任何胜算的。这是个好机会。我会整理心情继续前进的。所以,明人你也要尽自己努力。总之,这次就这么说好了。”

“彰……我知道了。既然你这样决定了,我也不再说三道四了。还有,谢谢你了。”

向着这位扼杀了自己感情为我祝福的挚友,我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但是,有句话也必须说清楚。

“但是,最后做出决定的还是夏洛特同学呢。”

虽然彰做出了这样拱手相让的行为,并其中没有考虑到夏洛特同学的心意。

她最终选中的完全有可能是我或彰以外的其他人。

在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之后,不知为何彰露出了一副无语的表情。

“明人,我差不多已经忍不住想要照你脸上来一拳了。”

然后说出了这样危险的话。

“冷不丁怎么了啊?”

“我不能理解啊。那个有着《节律的支配者》这样称号的那个胆大无畏的你偏偏在恋爱方面的事情上既迟钝有没自信。”

“喂,喂!?记住了,绝对不要在其他人面前用那个外号叫我!?从初中的时候我就受不了那个了啊!”

“毕竟那时候正处在会憧憬那种东西的年龄段,有什么关系?大家充其量也就是认为你还是正值那个年龄段而已。”

“你那种说法,完全就是打算用那个来称呼我把!?因为被擅自起了外号,前辈和监督可是把我好一个戏弄呢!?”

回想起初中时期的痛苦回忆,我拼尽全力地去劝阻彰。

结果就连来为比赛加油鼓劲的女生们在听到那个外号的时候也只得苦笑。

那种事情,完全就是在损害我的名誉啊。

“哈哈,知道了知道了。总之,看到明人肯向前看,我也放心了。”

“我说你啊……绝对不要用那个外号叫我知道了吗?”

“我知道啊。那么,我也要走了。自己提议的续场本人却不到场,肯定有人会不满的。”

“也是呢……说起来,我之前就有一个问题,能问一下吗?”

“嗯?什么啊?”

“彰明明是在寻找女朋友的人选,但是你的那些粉丝你都拒绝了吧?里面有不少可爱的姑娘,肯定也有对你胃口的吧?为什么拒绝了呢?”

平日里想要女朋友想要到抓狂的他却完全不会对女性粉丝出手。

要是专业球员倒是也能理解,但是彰从初中开始就是这样。

在我看来这实在是自相矛盾,完全无法理解。

可彰听到我提出的疑问,只是露出无奈的苦笑。

“因为啊。粉丝眼中的是正在踢球的我而已吧?并不是看中了我性格等一些其他的方面,我想那大概是一种类似憧憬的感情吧。和那些女生交往,我总感觉不会太顺利。明人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也是呢……踢球时的样子只是自己的一部分侧影。但却以此为进行判断的全部依据,肯定会困扰的呢。”

“就是这样。好了,再不走真的不妙了。明人你真的不去吗?”

彰挺直了后背,再度向我进行确认。

但是,我的想法并没有改变。

“行啦,你自己玩得开心就行。”

“知道了。明人只想和夏洛特同学两人独处呢。”

“——!?才不是那样的!话说,你刚刚的说法很奇怪知道吗!?你那绝对是话里有话吧吗!?”

彰这出乎意料的回答让我顿时急了,脸颊也开始发烫。

于是乎,彰脸上露出了一脸坏笑。

“话里有话是什么意思呢?明人你意外地闷骚啊?”

“你……!”

“哈哈,急成这样的明人我好久没见到了。看到有趣的东西我心情也舒畅了。那么,我走了。”

“彰,你这家伙……!可恶,溜得还是那么快……!”

朝我摆了摆手的彰以比肩一流跑手的速度跑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现在我说的话应该已经传不到他那里了吧

“服了……”

看着那样的挚友的背影,我叹了口气。

“这种反常的体贴,我才不需要啊……”

即便知道他已经听不到,我还是这样自言自语嘟囔着。

但是,心情确实清爽到有些异常。

问题并没有全部得到解决。

不如说,只是解决了其中极为微小的一部分吧。

即便如此,我也感到肩上的重担似乎卸下了一点。

至少从此以后我不会再感到内疚,感觉也能直面夏洛特同学了。

“谢谢了,彰。”

我很清楚这句话他肯定听不到,但对于这位为了我做出决断,开朗地为我付出努力的挚友,我必须要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