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下迷路幼女之后,住在隔壁的美少女留学生就开始经常出入我家这件事

第一卷 第五章「和住在隔壁的幼女同居了」

作者: ネコクロ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35:38

『呐呐洛蒂,爱玛,要和哥哥玩』

照顾青柳君之后的当晚,吃着晚饭的时候,爱玛鼓起脸颊拉着我的衣服这么说道。

『爱玛,不行哦?说过了吧,今天不能去玩的』

『唔……!要玩的……!』

因为我说不行,爱玛就啪嗒啪嗒地拍起了我的腿。

在爱玛心里,和青柳哥哥玩已经完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青柳君是个温柔的哥哥,爱玛会想要撒娇也是必然的。

但我昨天看到青柳君脸上有黑眼圈。

从中可知青柳君现在睡眠不足。

而其原因,毫无疑问在于我和爱玛。

『拜托了爱玛,今天就忍耐一下吧?明天再带你去玩好吗』

我希望青柳君至少今天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这样想的我便如此拜托爱玛。

但是——。

『不要!』

无论如何都很想和青柳哥哥玩的爱玛,对我的话听都不听。

但唯独今天我不能让步。

『对了,爱玛,看猫猫的视频吧?很可爱哦?』

我模仿青柳君,试图用爱玛最喜欢的猫咪视频来吸引她的注意力。

青柳君经常用这一招,爱玛也很吃猫猫视频这一套。

肯定这次也——。

『哥哥比猫猫好!』

『…………』

年幼的妹妹一下子就背叛了我的期待。

明明青柳君在的时候总是会被猫猫视频吸引来着,我这个妹妹也太随心所欲了吧。

但我也不会在这里轻易屈服。

『那就去购物吧?今天可以买很多很多点心哦?』

爱玛也很喜欢点心。

每次说要给她买点心的时候,她都会开心地跟着我去购物。

今天也可以给她买一堆,这样一来——

『洛蒂个笨蛋!』

——好的,失败了。

爱玛拍了一下我伸出去的手,让我渐渐地伤心了起来。

但我还没有放弃。

『爱玛,现在来摆多米诺——』

『不要,洛蒂欺负人!爱玛要和哥哥玩!』

我刚把多米诺拿了出来,爱玛就哒哒哒地跑向玄关。

看来她打算强行突破。

『真是的!你怎么就不听话啊!』

心想再这样下去的话就会和那次一样了的我,急忙去追爱玛。

然后在爱玛打开了门锁的时候,我抓住了她。

『不要!洛蒂放开!』

『都说不行了吧!给我差不多点!』

『——!』

因为我不由自主地大喊了起来,被吓到的爱玛身体猛地跳了一下。

然后她惊讶地看着我的脸,就那么僵住了。

『啊,那个,爱玛……?』

回过神来的我急忙温柔地这么问道。

但爱玛的眼里已经渐渐地积起了泪水,嘴角也开始微微颤抖。

然后——。

『哇啊啊啊啊啊啊!』

大声地哭了起来。

『对、对不起啊,爱玛!』

『洛蒂个笨蛋!洛蒂什么的讨厌!』

『啊,等等!不能出去!』

爱玛趁我困惑于哭泣的她的那一瞬间,打开门跑了出去。

我也急忙往外跑,但看到爱玛跑向的地方,我就变得脸色苍白。

『哇啊啊啊啊啊!』

『等等爱玛!不要往那边!楼梯很危险的不要过去!啊,前面!好好看前面!』

捂住眼睛的爱玛没有意识到楼梯就在眼前。

明明如此,她却还在全力冲刺。

虽然我急忙追了上去,但幼小的爱玛运动神经和很弱的我完全不同,距离已经拉得很开了。

然后——我看到先跑到楼梯的爱玛失去了平衡。

虽然爱玛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踏上了楼梯,急忙试图保持平衡,但她的身体摇晃,依旧非常危险。

『不要……!拜托了,让时间停下来……!』

再这样下去的话爱玛会从楼梯上摔下去的。

明白这一点的我一边向着爱玛伸出手一边祈祷时间停止,但无情的是,时间并不会停止。

仍然处于失衡状态的爱玛越是拼命想要停下来,摇晃的幅度就越大。

然后——她的身体大大地向前倾倒。

『不要—————!』

不要把爱玛也从我身边夺走……!

不顾我的乞求,爱玛的双脚最终还是离开了楼梯。

——但与此同时,有什么东西从我身边飞奔了过去。

那个人一瞬间就跑到了爱玛旁边,温柔地抱住了本应要摔落的爱玛。

然后他松了一口气,朝着我温柔地笑着说道。

『呼……千钧一发呢』

『青柳君……!』

当我看清救了爱玛的人是谁之后,便打心底感到如释重负了。

*

『唔……哥哥……』

『乖乖,已经没事了』

我总之先把夏洛特同学和爱玛酱带进了我的房间,然后抚摸着哭哭啼啼的爱玛酱的脑袋。

爱玛酱将自己的脸颊贴在我的脸颊上,对我充满了依赖。

『那个,非常感谢你救了爱玛……』

『不是,嗯……算了,松了一口气啊』

再晚一秒钟的话就彻底赶不上了。

说实话,能救下爱玛酱真的是我走运。

『那个,总是给你添麻烦,抱歉……』

缩着身子毕恭毕敬的夏洛特同学看上去受到了相当大的精神负担。

虽然还没有问过发生了什么事,但看样子她又认为是自己的错了吧。

『夏洛特同学,你说错了』

我笑着这么回应之后,夏洛特同学露出困惑的表情看着我。

『诶?』

大约是没想到我会对她笑吧。

『我从来没想过夏洛特同学或者爱玛酱给我添了麻烦。不如说我很高兴你们总是来我家玩』

『真、真的吗……?』

她为什么会感到不安呢?

夏洛特同学和爱玛酱来我家玩我只会感到高兴,怎么可能会感到麻烦。

和她俩在一起的时候心情就会很平静,光是聊聊天就会感到幸福。

『当然了。多亏夏洛特同学和爱玛酱,我每天都很开心』

『但是,今天也……』

『嗯~那个呢,夏洛特同学你遇到面前的人遭遇危险的时候,会觉得帮助那个人是件麻烦事吗?』

『不,不会,绝对不会那么想……!』

『我和你一样的。我也不觉得麻烦』

『啊……』

听到我如此温柔的说明的夏洛特同学用手捂住嘴角,露出像是在说“完全没那么想过”一般的表情看着我。

看上去是接受我的说法了。

『而且,就算有什么事拜托给我,我也不会觉得麻烦。不如说会感到很开心』

『会开心吗……?』

『会哦。有事拜托给我的话就说明我被依赖了。受到朋友的依赖这种事不是会很让人开心的吗?』

当然,如果只是想单方面利用我的人的话,我会干脆地和他们一刀两断。

但如果是作为朋友的人来依赖我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青柳君你是圣人吗?』

『抱歉,我就是个普通人』

我是圣人什么的,这话一点都不好笑。

甚至对有的人来说,我是完全相反的存在。

『那个……所以,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

我感觉再这样下去的话话题会走向奇怪的方向,于是决定言归正传。

然后爱玛酱似乎也明白了我在说她的事情,她把脸颊从我身上离开,泪眼汪汪地看着我的脸。

『洛蒂欺负我』

『欺负?』

『嗯,不让我和哥哥玩』

『啊……』

嗯,光是这段对话我就明白了个大概。

大约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夏洛特同学还是有些关心我的状况吧。

虽说她已经明白我没有感冒了,但她似乎还是很在意我的身体情况。

然后她想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就对爱玛酱说不行,但什么都不知道的爱玛酱对此无法接受,便吵了起来,大致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让年幼的爱玛酱接受这件事感觉也是相当残酷啊。

『抱歉啊,爱玛酱。这件事是我的错』

『哥哥的错?』

『是哦。是我给你姐姐说今天不能和爱玛酱玩,然后你姐姐才对你说不行的』

『青柳君,那个是——!』

听我这么说的夏洛特同学急忙开口说道。

但我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让夏洛特同学止住了口。

想要现在的爱玛酱接受就只有这种方式。

虽然按夏洛特同学的性格可能无法接受这一点,但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将事情圆满解决。

『哥哥讨厌爱玛么……?』

大约是因为我说不能和她玩,受到打击的爱玛酱用乌溜溜的双眼盯着我的眼睛看。

虽然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想,但毕竟都被这么问了,我也没法不去回答。

『不哦,哥哥最喜欢爱玛酱了』

为了让她安心,我尽量微笑着这么告诉爱玛酱。

结果爱玛酱的反应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那就,爱玛要当哥哥家的孩子』

『『……啥?』』

为什么会得出这种结论?

这样想的我和夏洛特同学不由自主地歪起了头。

虽然爱玛是个相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孩子,但再怎么说这样有些不妙吧。

『爱玛酱,这是办不到的哦』

『为什么……?』

不是,还问我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法律方面社会方面有着各种问题所以不行啊。

但就算把这些事情解释给爱玛酱听,她也是不会接受的吧。

这下可麻烦了……。

『…………』

不知该怎么回答的我想着想着,爱玛酱眼里的泪水也越来越多。

看样子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那个,爱玛酱为什么想那么做呢?』

『讨厌洛蒂。哥哥才好』

『……那个,今天的事不是你姐姐的错哦?是哥哥的错』

『洛蒂好可怕。哥哥才好』

诶,难不成问题比我想象的要根深蒂固得多吗?

说起来,我完全不觉得仅仅是因为被说不能和我玩,爱玛酱就会哭着跑出家门。

夏洛特同学这次是不是狠狠地训了爱玛酱一顿?

我一边抚摸着爱玛酱的头哄着她,一边看向夏洛特同学。

于是,夏洛特同学一脸抱歉地开口说道。

『抱歉。这次我不由自主地大喊了起来,结果把爱玛吓坏了』

看来事情大致和我想的一样。

话虽如此,我还是不觉得夏洛特同学会发很大的火。

应该是平时温柔的夏洛特同学,突然声音有些大了,就吓到了爱玛酱,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不过这样一来,情况就有些复杂了。

因为爱玛酱相当死心眼,想要说服如此固执己见的她可是不容易。

讲真的,该怎么才能说服爱玛酱呢……。

「那个,青柳君……」

「嗯?怎么了?」

不知为何夏洛特同学用日语和我说话,于是我也用日语回答。

然后,她用下定决心般的表情认真地看着我的脸。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青柳君可以帮忙照看一段时间爱玛么?」

「诶,你认真的……?」

没想到夏洛特同学会提出如此请求。

我本以为她会坚决反对爱玛的想法,夏洛特同学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我想,就这样把爱玛带回家的话她也是不会接受的。而且这次确实是我不对……所以我想让爱玛自由一次」

她大概是想要承担责任吧。

也许是因为爱玛酱差点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夏洛特同学似乎相当内疚。

「夏洛特同学你也没必要这么钻牛角尖吧?爱玛酱大概过会儿也就冷静下来了」

我看向在我怀里的爱玛酱。

大约是因为我和夏洛特同学在用日语交谈,爱玛酱就一直不服气地看着她姐姐。

爱玛酱大约是觉得她的姐姐是在说服我不要听任她的任性吧。

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谁也不会觉得真相恰好相反吧。

「不,既然爱玛这么期望的话……我果然还是想满足她」

「原来如此……」

「不知道能否作为代替,就由我来做饭吧……。大约只要有青柳君,就算我在爱玛也不会讨厌的……」

「如果能帮忙做饭的话是最好的了……」

「谢谢你。以及,关于洗澡……」

「洗澡!?」

「是的。再怎么说那个实在是不能拜托给青柳君……。所以至少在洗澡的时候一定要想办法把爱玛带回家」

夏洛特同学居然提起洗澡的时候我还以为要干什么呢,结果内容相当的理所当然。

就算她的妹妹很年幼,但要爱玛酱和同年级的男生一起洗澡的话,夏洛特同学还是会感到有些不安的吧。

而且再怎么说爱玛酱也不会要和我一起洗澡吧。

——虽然这个时候我是这么想的,但这位幼女的行为超出了我和夏洛特同学的想象。

『——不要!爱玛要和哥哥一起洗!』

在吃完夏洛特同学亲手做的料理之后,接下来准备要去洗澡之时,爱玛酱突然开始胡闹了起来。

她是完全不想回家。

『洗完澡之后就会把你送回青柳哥哥家的……!』

『不要!洛蒂会生气的!』

看样子爱玛酱是觉得和她姐姐单独在一起的话,夏洛特同学肯定就会朝自己发火的。

所以就不想回到会两人独处的自己家里了吧。

『不会生气的……!』

『会……!』

虽然夏洛特同学表示自己不会生气,但遗憾的是爱玛酱并不接受。

这场充分交换双方意见的争吵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

然后——。

『好了好了,那就在青柳哥哥的家里一起洗吧?然后让青柳哥哥在换衣服的地方等着就没问题了吧?』

心似乎碎掉了的夏洛特同学,开始说起令人惊叹的话来了。

到底哪里没问题啊。

不如说我感觉全是问题啊……?

『夏、夏洛特同学……?稍微冷静一下吧……?』

『抱歉,青柳君……。不这么说的话,这孩子就只会一直说要和哥哥一起洗然后什么都不听的』

不是,就算那么说,真的有必要做到那种程度吗?

我觉得夏洛特同学是因为生气导致无法冷静判断了。

让我在换衣服的地方等待……这种情况就算我袭击她她也不能抱怨吧……?

『只要青柳哥哥在爱玛你叫哥哥的时候能听到的地方,就可以安心了吧?』

夏洛特同学为了说服爱玛酱,用温柔的声音这么说道。

『…………』

于是,爱玛酱紧紧地盯着我的脸看了起来。

大约脑海里是在想些什么吧。

在爱玛酱还在思考的时候,我再次试图说服夏洛特同学。

『那个,虽然这话不该我来说,但夏洛特同学你很危险哦?毕竟我在换衣服的地方,就是说……』

『其他男性的话我是会觉得危险,但是没关系,青柳君值得信任』

你这么信任我的话我也很困扰啊。

再怎么说我也是男的,而且像夏洛特同学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她要在不远处洗澡的话,我实在没有自信可以忍得住。

而且,就算我不偷看浴室,但换衣服的地方肯定会有脱下来的衣服……。

『那个……可以的话,最好不要翻脱下来的衣服……』

大约是我把想法写在了脸上,夏洛特同学突然红了脸,扭扭捏捏地一脸害羞地这么抬眼说道。

嗯,看来我还没有得到如同信徒一般的绝对信任。

但我也知道了,在夏洛特同学看来我是她就算冒风险也不会有事的对象。

『啊,不会翻的……!当、当然也不会偷看的……!』

『嗯嗯,我相信你……』

夏洛特同学略显羞涩地冲着我笑了笑。

她那腼腆的笑容过于可爱,仅是这样就快要把我的心带走了。

她都这么对着我笑了,那我肯定不能辜负她。

『——嗯,去洗澡』

然后爱玛酱似乎也想明白了,算上她一个,最终大家都赞成了夏洛特同学提出的方案。

*

『——哇啊啊啊啊啊啊!眼睛好痛—————!』

『是你没有好好闭上眼睛啊!来用水冲下眼睛……!』

本奈特姐妹的对话隔着门传了过来。

看样子是爱玛酱的眼睛里进了洗发水或者护发素。

我现在正坐在更衣室,等着她俩洗完澡。

旁边就是装在塑料袋里的夏洛特同学和她妹妹的衣服。

因为不可能脱掉衣服之后光着走到走廊去,所以只能把衣服放在更衣室,但我没想到居然放得如此毫无防备。

当然,我不能辜负她的信任,所以我是不会翻里面的。

『哥哥,洛蒂欺负人……!』

『洗发水进眼睛里是因为爱玛你把眼睛睁开了吧?不要把错推到我身上啊!?』

总感觉里面好像很有趣啊。

虽然我很想看向浴室那边,但现在她俩正在洗澡,透过磨砂玻璃门就会看到她俩的身体轮廓了。

而且还能看到肤色。

我实在是不能辜负夏洛特同学对我的信赖,所以我并不能看向那边。

『爱玛酱,没事的。好好冲下眼睛』

我控制住自己的内心,用尽量明朗的声音回答爱玛酱。

然后我隐约听到了她俩泡进水里的声音。

接着我听到里面有人对我这么说。

『哥哥,不进来吗?』

那是天真无邪的爱玛酱向我发出的邀请。

对,是可以强烈动摇我内心的恶魔般的邀请。

『不、不行哦!?不能进来哦!?』

我现在进去的话夏洛特同学当然会感到困扰,因此她急忙这么说想要阻止我。

当然我也是不会进去的。

不对,老实说能进去的话我很想进去,但因为这样会让夏洛特同学伤心,所以我不能进去。

『洛蒂,不带哥哥玩……!』

『不是那回事!咱俩现在可是光着啊!?』

『………?洗澡就是要光着啊?』

『是这样,但也不是这样!咱俩是女生,青柳君是男生……!』

『………?听不懂洛蒂在说什么。洛蒂好奇怪』

夏洛特同学似乎在拼命说服她的妹妹,但却很难和尚且不懂男女之别的年幼爱玛酱意见达成一致。

而且爱玛酱本来就对夏洛特同学有些不满,看这样子感觉马上又要吵起来了。

『抱歉啊,爱玛酱。我不能去你们那边』

『为什么……?』

『我是男的,只能和与我结婚的女孩子一起洗澡啊』

虽然我有些怀疑爱玛酱能不能懂结婚这个词,但其实这个年纪就懂的孩子意外得多。

这么想的我就这么说了——。

『那爱玛就和哥哥结婚!』

结果爱玛酱的回答更加的出乎预料。

嘛再怎么说,这也不过是年幼的孩子不过大脑就随口说出来的话而已吧。

『嗯~不行呢』

『为什么……?哥哥讨厌爱玛么……?』

『不、不是的!是因为只有长大之后才能结婚……!』

隔着门我也能听出爱玛酱快要哭了,我急忙向她解释原因。

结果爱玛酱开心地回答道。

『那爱玛长大后再和哥哥结婚!』

虽然已经完全脱离了想要我进去洗澡的这个话题,但爱玛说的话还是相当可爱。

小孩子还真是可以马上就把这种话说出口呢。

『啊哈哈,是呢。要是爱玛酱长大之后,还是这么想的话,到时候——』

「青柳君,不可以」

「夏洛特同学……?」

在我正打算轻描淡写地回应爱玛酱说的话的时候,夏洛特同学却严肃地阻止了我。

而且用的是日语,也就是说并不想让爱玛酱听懂。

咦,难道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

「那是在竖旗哦」

「旗……?」

「在漫画里面,经常会有主角轻描淡写地和年幼的孩子约好要结婚,然后过了大约十年之后,当主角已经忘记之时,那个年幼的孩子就会出现来履行婚约的场景……!这是恋爱喜剧的王道模式……!而且那时候的主角通常都会有了女朋友,而且还会陷入不知该怎么办的困扰之中……!」

果然夏洛特同学是真的很喜欢漫画,她非常投入地向我这么强调着。

看来她是想说,如果我在这里和爱玛酱约好的话,未来她的妹妹就会找我来履行婚约的。

「那个,那是漫画的剧情吧?我不觉得年幼的孩子能记得那么清楚……」

「就算年幼的女孩子也是会好好记住重要的约定的……!然后只要每天回想一下的话,就能记住的……!」

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点道理。

虽然当她长大之后心意大约也会改变,但这种话确实不该轻易说出来。

就算是我,现在也还是记得小时候许下的重要约定。

但这样一来的结果必然是——。

『洛蒂,又在欺负爱玛……!』

就算不懂日语,爱玛也能明白夏洛特同学是在碍自己的事。

于是,爱玛酱又开始生气了。

『爱玛,这不是欺负哦?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不要洛蒂了!哥哥才好!』

『诶,在干什么!?等等,不行!』

夏洛特同学突然急切地这么说道。

明明知道不可以的我,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还是条件反射地看向了浴室那边。

结果——。

『哥哥……!』

一丝不挂的爱玛酱打开浴室门冲了出来。

然后全身湿漉漉地抱住了我。

在她身后的是想要阻止妹妹的夏洛特同学。

穿着一样的夏洛特同学看着我和爱玛,僵住了。

没错——穿着一样。

凹凸有致十分有料的好身材。

以及洁白无瑕、细腻而又美丽的肌肤暴露无遗的夏洛特同学,她的眼里渐渐积蓄起了泪水。

然后微微泛红的肌肤转眼间就变得通红了。

『啊,这个是,那个,这个……』

忘记时间流逝的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颤抖着身体的夏洛特同学说话很是语无伦次。

『~~~~~!』

但大约是对这种情况无话可说吧,夏洛特同学砰地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

『洛蒂,怎么了?』

在我怀里的、刚才抱过来的爱玛酱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浴室的门。

她似乎不明白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错。

嗯,说真的之后该怎么办啊……。

——总之,别无选择的我选择擦干爱玛酱的身子以免她感冒,然后在起居室里等着夏洛特同学洗完澡出来。

「——已经,嫁不出去了……」

说出这句经典台词的,自然是刚才被我看光了的夏洛特同学。

穿好衣服的她现在正满脸通红泪眼汪汪地坐在我面前,浑身不自在地扭扭捏捏地摇晃着身体。

我也因为看到了她的裸体而感到内疚,无法直视她的脸。

事情真的是变得一团糟。

『…………』

看到夏洛特同学现在这个样子的爱玛酱,大约也能明白自己做了错事吧。

转过身来抱住我以避免和夏洛特同学对上视线的爱玛酱,时不时地偷看着她姐姐的脸。

然后她窥视着我的脸色,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大约是担心会被夏洛特同学发火吧。

我是不认为现在的夏洛特同学会生爱玛酱的气,因为她现在的心里羞耻感胜过了一切。但这种事情年幼的爱玛酱怕是不会懂。

但也不能让她一直这么害怕下去,于是我温柔地摸了摸爱玛酱的头,哄了哄她。

「那个……对不起让你看到这么不像话的东西……」

「不不不不,完全没有不像话……!」

不如说真的是美极了。

当然这种色老头一般的话我是不会说出口的,但再怎么说也不该夏洛特同学来道歉。

话说必须道歉的该是我吧……?

「我才该说抱歉,往浴室那边看了……」

没准夏洛特同学会觉得我从她开始洗澡的时候就一直在看。

虽然我是从听到夏洛特同学急切的声音之后才看的,但在这里解释那些的话,听上去也只会像是借口而已。

而且我确实是看到了,要责备我的话我就该甘心接受。

但害羞的夏洛特同学还是摇了摇头。

「不,是因为我慌慌张张地发出了那种声音才……」

看来夏洛特同学理解了我。

这让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再次让我认识到夏洛特同学果然是个温柔的女孩。

说实话这件事的起因全都在爱玛酱身上。

因为爱玛酱擅自打开了门,知道我还在更衣室的夏洛特同学才慌张地喊了出声。

然而夏洛特同学却丝毫没有要责备爱玛酱的意思。

与其说是因为羞耻而脑子转不过弯来,不如说是她一开始就不认为是爱玛酱的错。

她真的是个思想善良的女孩。

「那个,总之今天的事情我会忘掉的」

虽然我完全没有可以忘掉的自信,但不这么说的话夏洛特同学肯定会很不自在吧。

「谢谢你……。那、那我就回去了……」

虽然时间比平时要早得多,但夏洛特同学还是起身准备回去。

在自己的裸体被人看到的情况下,肯定是想今天就抓紧回去了吧。

但不知为何她没有走向玄关,而是走向我和爱玛酱。

然后弯下腰,窥视着爱玛酱的脸。

然后爱玛酱立刻背过脸去不让夏洛特同学看。

看样子这孩子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爱玛,我要回去了,你真的不回家吗?』

被爱玛酱背过脸去的夏洛特同学露出了寂寞的表情,但她还是用温柔的声音这么说道。

对此,始终背过脸去的爱玛酱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这样,我知道了。抱歉,青柳君。那爱玛就拜托你了』

『啊,嗯,知道了』

『那我就走了』

『我送送你吧』

『谢谢你』

虽然夏洛特同学笑着向我道谢,但她的笑容相当无力。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她一定是有些神经虚弱了吧。

她平时带小孩一定都累坏了,今天让她一个人好好休息休息肯定也会比较好。

『晚安,青柳君,爱玛』

『晚安,夏洛特同学』

『嗯』

互道晚安之后,我目送夏洛特同学走进了自己的家里。

然后我看向自己的怀里,此时我发现刚才还把脸贴在我胸口的爱玛酱,正不安地看着夏洛特同学走进去的那扇门。

……嗯,看样子事情没想象得那么复杂。

『爱玛酱,来看猫咪的视频吧?』

听我这么说的爱玛酱不太感兴趣地点了点头。

『嗯……』

面对平时很吸引她的猫咪视频却是这个样子。

本来是应该让她直接睡觉的,但那样的话,爱玛酱肯定会要我也一起睡觉。

所以我便让爱玛酱在我洗澡的时候看看猫咪的视频等一等,之后我再来照看她睡觉。

*

『那就睡吧?』

洗完澡后,我朝老老实实地看着猫咪视频的爱玛酱这么说道。

老实说本来我已经做好了她会撒娇要和我一起洗的准备,但大约是受到夏洛特同学的那件事的影响,爱玛酱变得很是安分。

『嗯,抱抱』

爱玛酱手里拿着手机,大大地张开双臂要我抱抱。

我紧紧地抱起爱玛酱以免她掉下来,与此同时也注意不要太过用力以免让她感到不适。

然后就这样让爱玛酱躺进事先铺好的被子里。

『把手机放下吧』

『嗯』

爱玛酱今天相当老实,干脆地就把手机还给了我。

要是平时,她肯定会撒娇说还想看猫咪视频,但大约爱玛酱自己也有自己的想法吧。

我接过手机,插上充电器,然后钻进爱玛酱等着的被窝里面。

然后,爱玛酱立刻紧紧地抱住了我。

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爱撒娇。

但今天感觉和以往不一样。

抱住我的爱玛酱露出的表情并不是以往那种一副想要撒娇的样子,而是带着不安的求助一般的表情。

『怎么了?』

『爱玛,被洛蒂讨厌了……?』

老实说我很吃惊。

虽然看她的表情我知道她有在意,但我完全没想到表现出如此叛逆态度的爱玛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约是夏洛特同学在的时候反而无法坦率起来吧。

『没事的,你的姐姐最喜欢你了』

『真的……?』

『真的哦』

看一眼就能明白夏洛特同学很喜欢她的妹妹。

就算今天她发了火,也是出于教育意义上的生气,而并不是因为她讨厌爱玛酱才生气的。

不如说正是因为珍视爱玛酱才发火的。

虽然发生这种感情上的分歧很让人遗憾,但这方面可能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

『爱玛酱不这么觉得么?』

『洛蒂,哭了……』

啊,因为洗完澡的夏洛特同学泪眼汪汪地,爱玛酱就觉得是自己做了让姐姐讨厌的事了吧。

『没事的,你的姐姐不会因为这点事就讨厌爱玛酱的』

虽然那件事并不是可以轻描淡写说成“这点事”的等级,但为了让爱玛酱担心,我只能这么说。

当然,夏洛特同学没有讨厌爱玛酱这也是事实。

『但是,生气了……』

这个也有些不太对啊……。

莫非是因为过度不安导致记忆前后颠倒了吗?

还是说,在解决了爱玛酱心里的第一个担忧之后,第二个担忧又显现出来了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要说的内容是不变的。

『你的姐姐是绝对不会讨厌爱玛酱的。不能相信我说的话吗?』

『不,相信的』

『这样,谢谢』

『嗯!』

我向爱玛酱感谢她对我的信任之后,爱玛酱就露出了可爱的笑容点了点头。

看来她总算是恢复了往日里的活力。

这样的话,我就深入一步吧。

『但是,爱玛酱确实是让你姐姐为难了哦?』

『嗯……』

我本以为会被否认,但爱玛酱似乎也很有自觉。

这样的话,果然她只是生了夏洛特同学的气,想要反抗而已。

『那就,明天哥哥陪着爱玛酱,去和姐姐道歉吧?』

做了错事就要好好道歉。

我希望爱玛酱能懂得这一点,便这么说道。

这样一来夏洛特同学也能很快就和爱玛酱和好吧。

之前爱玛酱也能好好地说出对不起,这样一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样想的我似乎正是竖起了夏洛特同学所说的“旗”,爱玛酱接下来的回答和我的预想完全相反。

『不要……』

『诶,为什么……?』

我本想着就这样下去的话一切都会好起来,

但爱玛酱究竟是哪里不满意呢……?

『爱玛,惹洛蒂生气了』

『那个,是的啊?所以才要道歉』

虽然我不知道爱玛酱在想些什么,但我觉得既然她惹姐姐生气了,那就应该要道歉。

但为什么爱玛酱不愿意道歉呢……?

『害怕道歉……』

啊,这回事啊。

这就和那种虽然承认自己做了错事,但却很难说出对不起的心情很是相似。

爱玛酱现在肯定不是不想道歉,而是不敢面对夏洛特同学。

虽然刚才爱玛酱已经明白了姐姐是最喜欢她的,但因为不是夏洛特同学亲口给她说的,所以才会害怕面对吧。

但这样一来就有些麻烦了啊……。

『没事的,你的姐姐会原谅你的』

『不要』

爱玛酱对着试图说服她的我使劲摇着头,表现出不情愿的样子。

自从和爱玛酱认识之后基本每天都和她在一起的我,很清楚她是个固执的孩子。

就算我说老实道歉就好,她大概也很难接受吧。

这样一来,怎么才能让爱玛酱接受呢——。

老实说,我也有怀疑强迫一个不想道歉的孩子道歉到底有没有意义。

而且对方还是那个夏洛特同学,肯定就算不道歉也会原谅爱玛酱的吧。

但爱玛酱不想道歉的原因是害怕面对夏洛特同学。

如此一来,这样下去的话爱玛酱就很难和她的姐姐像以前那样和睦相处了吧。

因此我希望能靠道歉来让她俩和好如初。

为此,我思索着能让爱玛酱道歉的方法。

然后——。

『呐,爱玛酱,这样一来的话就能道歉了吧?』

我将想出来的提案说给爱玛酱听。

爱玛酱一副不可思议地歪着头,听我说着。

最后在明白是要做什么之后——。

『嗯,做……!』

爱玛酱就变得干劲满满了。

『可以做到吗?』

『嗯!』

『这样,那就好。那明天去买需要的东西,之后就来做吧』

『嗯,爱玛会努力……!』

老实说本以为爱玛酱会讨厌我提出的这种做法,但既然她这么有干劲,那大概就不需要担心了吧。

我剩下来需要做的就是让爱玛酱保持动力,以免她中途放弃。

幸好明天是休息日因此时间多的是。

『那今天就睡觉吧』

为了明天可以努力,今天就让爱玛酱现在就睡觉吧。

我温柔地抚摸着爱玛酱的脑袋,她很快就变得迷迷糊糊的了。

『还要……和……哥哥……聊……天……』

『明天再聊吧。现在睡觉』

『嗯……』

困意满满的爱玛酱闭上了眼睛。

几十秒之后,我就听到了可爱的鼻息声。

『晚安,爱玛酱』

等爱玛酱睡熟之后,觉得已经没事了的我就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然后为明天的事情开始进行各种确认。

「地方的话把这个房间的东西腾一下的话就行了吧。然后还得准备好两种颜色,好好想一想配置——」

为了彻底避免失败,我为明天制定了相当周密的计划。

*

第二天——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我去隔壁叫夏洛特同学。

「真的非常抱歉……。不只是昨天,今天也让青柳君帮忙照顾爱玛了……」

「不,没事的。今天是我主动联系的嘛」

在早上,我联系夏洛特同学说希望今天可以把爱玛酱交给我。

当然我是因为需要时间来准备那件事,但夏洛特同学当然是不知道的。

她大概还觉得是爱玛酱撒娇让我联系她的吧。

反正是想给夏洛特同学一个惊喜,现在有误会反而比较好。

「那,爱玛她……」

「现在一个人在我的房间里玩着呢」

「没给青柳君添麻烦吧……?」

「哪有的事。一如既往的可爱」

不过,我确实也累得够呛。

中途爱玛酱好几次大哭大闹,进展得相当不顺利。

因此都弄到了这个时间……。

但不管怎么说还算是很开心的。

果然爱玛酱真的是可爱得不得了。

「那就好……」

「嗯」

我一边在走廊和夏洛特同学说着话,一边观察着她的样子。

看样子她没有很介怀昨天的事情。

老实说我本以为被看到裸体的她仅仅过了一天的话不会那么容易恢复,但见到面之后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爱玛会原谅我吗……?」

「……没事的」

「你的停顿是怎么回事……?果然爱玛讨厌我了……」

「不不不不是那样的!只有爱玛酱是绝对不可能那么想的!」

我回答慢了一拍是因为被夏洛特同学的发言感到吃惊。

我没想到夏洛特同学居然也会这么想。

不过,仔细想想,爱玛酱对她那种态度的话,夏洛特同学会这么理解也并不奇怪。

我现在才意识到,我光顾着去照顾爱玛酱了,完全没有好好关心夏洛特同学。

话说回来,她俩互相都觉得自己被对方讨厌了,这果然是因为夏洛特同学和爱玛酱是亲姐妹吧。

「但是生气了吧……?」

「那也没事的。总之,直接去和爱玛酱聊一聊吧」

这样下去的话夏洛特同学这边也会变得难以解决了。

察觉到这一点的我决定立刻开始实施计划。

最主要的是,要是拖太晚的话好不容易准备好的东西可能会打水漂,所以老实说我很着急。

——话说回来,爱玛酱都在我的房间住了一晚,夏洛特同学的父母却什么都没说呢。

大约是夏洛特同学说服了他们吧?

不不,说到底夏洛特同学的父母在家里吗?

总感觉夏洛特同学家里除了她之外没有其他人在……。

「青柳君?怎么了?」

「诶?啊,不是……只是在想要是爱玛酱在睡觉的话该怎么办」

「啊~很常见呢……。那孩子一闲下来的话就会很快睡着……。而且,我还有些吃惊她没有跟着青柳君而是留在了房间里。果然,是因为很不想和我见面吧……」

不出所料,一继续说起话来,夏洛特同学就开始往不好的方面去想了。

这对姐妹,有种一开始乱想就会把事情牵强附会地联系起来的习惯啊。

真是的……明明彼此都很珍视对方,却还是会有如此严重的误解啊。

「都说没事了。好了,进来吧」

感觉这样下去的话夏洛特同学会变得更加消沉的我急忙打开了房门。

我一进去,夏洛特同学就迈着沉重的步子跟在我的后边。

我径直带她走向和平时不一样的房间。

「那个,今天不在起居室吗……?」

「嗯,有些事想在那个房间谈谈……」

「难、难不成就这样直接躺进被子里……」

「诶?」

「也、也是呢,青柳君也是男性所以果然昨天看到那种东西之后会这么想也是毫不奇怪的吧……。但、但是,我、我们还没有交往,现在也还没到晚上,最重要的是爱玛就在附近的这种状况……。说、说到底我让你看到不是那个意思那个完全是事故,我也还没有下定决心……」

嗯,这妮子在一个人飞快地说些什么呢?

虽然我没有太听清她嘟嘟囔囔地在说些什么,但我能看到夏洛特同学不知为何红了脸,而且还时不时地一脸害羞地朝我这边看。

不是,这个……莫非是,她产生了很不得了的误解……?

「那个,我先说好,只是有话要和你说啊?」

「——!?难、难不成你听到了……?」

「不不,我是没听见,但总感觉你好像在担心些什么奇怪的事情」

「~~~~~!」

我用手指挠了挠脸颊苦笑着这样回答道,结果不知为何夏洛特同学用双手捂住脸一个人苦恼起来了。

嗯,这妮子究竟想象了些什么啊……。

「请、请忘掉……」

「唔,我也没有听清,夏洛特同学其实没必要那么在意的」

看到夏洛特同学的这种反应,我反而更想问一问她到底说了些什么了。但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感觉这样像是往夏洛特同学的伤口上撒盐。

取而代之的是,我慢慢地打开了房间的门。

然后——。

『洛蒂……』

等在门另一边的是爱玛酱。

『爱玛……?还有,这个是……多米诺……?』

夏洛特同学看着没想到会出现在房间里的妹妹和摆放着的大量木板,困惑地这么说道。

没错,我想到的计划使用的就是这个多米诺。

『爱玛酱,可以了』

『嗯……!』

我一示意,爱玛酱就用力推倒了作为触发机关的打头的那一块。

然后连锁反应由此产生,多米诺一块接一块地倒下了。

最后——一句话浮现了出来。

「I’m sorry……」

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夏洛特同学将多米诺组合形成的文字读了出声。

这样一来,她也就能明白我和爱玛酱的想法了吧。

我和爱玛酱用黑色和白色的多米诺组成了这段道歉的文字。

既然爱玛酱没法正面道歉,那换个方式就好。

因为只要有机会,这孩子还是可以好好道歉的。

『这是……青柳君做的吗?』

『是我想的,但做的是爱玛酱哦。全都是她一个人摆好的』

『爱玛应该讨厌摆多米诺啊……』

『但爱玛酱还是自己摆好了。夏洛特同学你应该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

『………』

夏洛特同学默默地看向爱玛酱。

被姐姐看着的爱玛酱躲在我的身后,只露出脸,不安地抬头看着夏洛特同学。

似乎是在观察夏洛特同学会不会原谅她。

『我……不配当姐姐』

『为什么会这么想?』

『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光想着不能给青柳君添麻烦,完全没有考虑爱玛的心情。而且就因为爱玛没有明白我的想法我就大声朝她说话,让她感到害怕。明明是这样……还让爱玛向我道歉……我真的是不行……』

『夏洛特同学,你说的不对』

『诶……?』

夏洛特同学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迎着她的目光,伸手抱住躲在身后的爱玛酱。

『虽然我不知道夏洛特同学发出了多大的声音,但在我看来,夏洛特同学只是为了可以让爱玛酱优秀地成长起来而在努力而已。而你的妹妹已经明白了这一点。对吧,爱玛酱?』

『嗯……』

爱玛酱也表示同意地点了点头。

虽然她还在观察着夏洛特同学,但看来应该已经不需要太担心她了。

问题在于夏洛特同学。

『爱玛酱深刻地理解了夏洛特同学的心情。所以她选择向你道歉』

『是这样呢……』

『嗯,是哦。爱玛酱不管失败了多少次都继续发起了挑战。那正是因为她想要向夏洛特同学道歉。如果还是不能接受的话,那就互相道个歉怎么样?』

『……是的呢,我觉得你说得对』

听我这么说的夏洛特同学点了点头,向我和爱玛酱伸出手来。

看夏洛特同学手伸了过来的爱玛酱闭上了眼睛,而夏洛特同学把手温柔地放到了爱玛酱的脑袋上。

『我才该说对不起,爱玛。今后我会更多地为你着想,可以原谅姐姐吗?』

『……嗯,爱玛才该说对不起……』

大约是夏洛特同学先道歉了吧。

不想直接道歉的爱玛酱也说出了对不起。

于是夏洛特同学紧紧地抱住了爱玛酱。

看来,本奈特姐妹之间的芥蒂已经消除了。

*

『——真的谢谢你。全都是多亏了青柳君』

消除了姐妹之间的芥蒂之后,夏洛特同学牵着爱玛酱的手笑着向我表示感谢。

她那清爽的笑容让我感觉很舒服。

『不不,大约就算我什么也不做你们也会和好的。夏洛特同学你和你妹妹真的很亲密嘛』

『不,真的是多亏了青柳君。因为爱玛没法直接说出对不起,就用多米诺骨牌来写道歉文,我觉得这真的很厉害』

『那也只是偶然想到的而已。而且努力摆好的是爱玛酱她自己』

『嗯!』

大约是觉得我在夸她吧。

默默听着我和夏洛特同学说话的爱玛酱得意地点了点头。

什么情况,这孩子真的好可爱。

『呵呵,这孩子真是的……爱玛真的是遇到了很棒的哥哥呢』

『是、是这样吗?我倒不这么认为……』

『不,青柳君真的是个很可靠很了不起的人。我非常感谢这场命运的相遇』

夏洛特同学把手放在胸前,闭上眼睛向我表示感谢。

看来通过这件事,我得到了夏洛特同学很高的赏识。

『啊哈哈,你这么珍视和我的相遇,我很开心。今后有什么事的话就尽管告诉我,我很乐意帮忙的』

『………』

『夏洛特同学……?』

什么情况,一直被夏洛特同学盯着的我感觉有些不自在。

『啊,不是……没什么』

夏洛特同学腼腆地笑了笑,这么回答道。

她用手将头发拢在耳朵上,不安地摆弄着。

看上去完全不像没什么啊……。

『嘛,总之随时说都可以的。我很乐意帮上夏洛特同学的忙』

『——!啊,我总觉得青柳君你……是天然gigolo(注:因为这里男主不懂这个词的意思所以我就不翻出来了,想知道的话自己感受或者查法语词典)吧……』

『诶,你说啥?不好意思,我没有听清』

『啊,不是,什么都没有!』

咦,我不能问吗?

夏洛特同学突然慌张了起来。

『那个呢,刚才洛蒂呢,天然——』

『爱玛,那个词不能说……!』

虽然我没听懂,但站在旁边的爱玛酱好像是听懂了。

爱玛酱正打算告诉我夏洛特同学说了些什么,但却被她的姐姐捂住了嘴。

『唔!』

被捂住嘴巴,无法说出想说的话的爱玛酱不服气地鼓起脸颊看着夏洛特同学。

但夏洛特同学的视线却转向了我。

『真、真的什么都没有』

『啊,嗯,是这样呢』

虽然看她那样子我觉得肯定有些什么,但她似乎不希望我吐槽,于是我便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那个,说起来……我还没道谢呢』

『诶,不用道谢了。我也不是想要回报才那么做的』

『但是,果然还是承蒙青柳君多方关照……』

『唔……其实真的没什么了……』

老实说,只是和夏洛特同学和爱玛酱待在一起我就已经很幸福了,完全不需要什么回报的。

但夏洛特同学是个很认真的人,大约不向我道个谢的话就会过意不去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好了。

『怎么样都不行吗?』

『没有,不是。那就拜托你好了』

『谢、谢谢你……!那、那就——』

还会给我做什么好吃的呢。

面对如此漫不经心地想着的我,不知为何夏洛特同学一脸害羞地走了过来。

咦,为什么她的脸会离我越来越近……?

夏洛特同学那张可爱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我的身体由于紧张而变得僵硬了。

然后——

『——啾』

有什么湿润的东西碰到了我的左脸。

『诶,刚刚这是……?』

我用左手按住有所感觉的左脸,看着夏洛特同学。

夏洛特同学脸涨得通红,扭扭捏捏地抬眼看着我。

『这、这个是,带着感激……和希望今后我们可以继续友好相处的心情……。这、这种东西可能算不上感谢……』

『没有没有,我很开心的……』

感到困惑的我仅此一言。

夏洛特同学她刚刚亲了我的脸颊。

从没想过她会这么做的我,惊讶、困惑以及喜悦的心情乱七八糟地混杂在一起,让我的大脑一片混乱。

于是,夏洛特同学露出腼腆的笑容开口说道。

『虽、虽然是第一次,但果然很羞耻呢……!那,那我和爱玛就回去了……!』

似乎因亲了我这件事而感到不好意思的夏洛特同学慌忙抱起爱玛酱,准备离开我的房间。

结果正对着我的爱玛酱向我伸出双手。

『洛蒂,爱玛也!爱玛也想对哥哥那么做!』

『爱玛你还早……!这种事只有姐姐才……!』

『哇啊啊啊啊!洛蒂果然欺负人!哥哥————!』

爱玛酱的哭声最终响彻了整个房间,但很快夏洛特同学就带着妹妹一起离开了。

然后我按着左脸,发起了呆。

『——果然,夏洛特同学好狡猾啊……』

被这么做了的话,作为男人就不可能不会在意。

虽然我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我的心已经完全被她俘获了。

——我和美少女留学生之间产生交集是出于偶然。

而这正是一个,我和美少女留学生一边娇惯着那个作为交集的爱撒娇的幼女,一边抓住幸福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