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奴隶商的烙印魔术与美少女的堕落

第三卷 《第二章》「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失去了过往的力量,于是……

作者: 初美阳一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20:51

由克罗诺斯驾驶的双头马车,就这样载著车厢里的莉亚拉和雅典娜,穿梭在城内的羊肠小径上。因为这是事前调查好的人烟稀少路线,再加上时间已是深更半夜,所以马车就像是奔驰在无人的荒野之中。

快手快脚地换回平常服装的雅典娜,从后方车厢探出身子说道:

「克罗诺斯大人,让您久等了……换我来驾驶马车吧。」

「噢,雅典娜啊。不必了,用不著特地换手。不过你如果会很介意的话,那就坐到我的旁边,用你可爱的声音陪我说说话如何?」

「欸?可、可爱什么的,您别捉弄我了……但、但是……那、那么,我就失礼了。」

尽管雅典娜脸红地否认对自己的称赞,不过她还是顺著克罗诺斯的意思,一起坐到了车夫的座位上头。

虽然雅典娜有著鹤立鸡群的高䠷身材,但是此刻的她完全是蜷缩在座位上头。她那害羞纯真的性格,似乎还是一点儿也没变。

『明明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这丫头都是一旦动手就不会手下留情的类型』──克罗诺斯不禁在内心哑然失笑起来,主动向不时偷看自己的雅典娜说道:

「马上就要到啰,雅典娜。你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啊……嗯,是、是的。虽然还是有点害怕……但是没问题的。我……已经能够面对这次的挑战了……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克罗诺斯大人对我的『调教』♡」

大概是感到难为情的关系,只见雅典娜不停地搓著自己的双手。不过就如她所说的,有勇气扮成小狗模样在公共场所蹓躂,或许确实让她培养出了非凡的胆量。

尽管如此,把驾驶工作全部交给超级英俊的主人(本人言)代劳,似乎还是让「可爱的奴隶♡」感到很过意不去,于是雅典娜再次提出了请求。

「那、那个……果然还是换我来吧……?让克罗诺斯大人担任车夫的工作,我的心里实在是感到过意不去……」

「不,左拥右抱著两名美少女,堪称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喔。不过,如果你非要为我做些什么的话,我想想啊──可以麻烦你帮我马杀鸡一下吗?」

「咦?啊……好、好的。我会加油的……您是要我帮忙按压肩膀吗?还是手臂?」

「麻烦你针对下腹部到大腿一带进行重点式按压(虽然有可能因为无法集中而导致事故)。」

「哎……欸!?下腹部到大腿一带吗?……这、这这这……虽然好害羞……但是……我会努力的♡嘿咻──」

「停停停!卡卡卡!给我等一下!?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真的有必要对那种部位做马杀鸡吗~!?」

和雅典娜一样换好衣服的莉亚拉,从后方气势汹汹地质疑著这一点。

克罗诺斯很遗憾地咂了声嘴,一边驾著马车,一边噘起嘴巴埋怨道:

「现在是怎样?现在是怎样?面对如此努力的主人,你连半点福利也不愿意给是吗~?莉亚拉真是个心胸狭窄的女人耶~明明胸部大成那个样子~」

「信不信我动手揍你!?哪怕马车会翻车我也不管!哎哟,现在真的不是争论这种事情的时候!我们再不赶紧赶过去的话……!」

「哈哈,我知道的啦。你没看到我们以最短路线抵达目的地了吗?再来得下马车用走的了。好啦,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

「!好、好的,克罗诺斯!拜托大家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过去支援你们了──!」

「──就是王宫!我们要去和敌方老大决一死战了~!」

「欸欸欸欸!?等、等一下……稍等一下,克罗诺斯~!?」

莉亚拉差点没当场摔倒在地。勉强稳住身子的她,立刻就慌慌张张地追问起来。

「我们现在不是要去支援担任别动队的大家吗!?璐娅小姐都那样声嘶力竭地拚命求救了耶……」

「不,你错啦。真要说起来,别动队的任务就是呼应我们的行动,把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其他地方。虽然现在的顺序刚好颠倒过来就是了。」

「虽、虽然这是在入境前的作战会议就说好的事情……但是在原本的计画里应该不是这样行动的吧!?现在连士兵都杀到门口了耶……大家都身处险境之中了啊──!」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莉亚拉。你该不会是忘记了吧?相较于即将潜入王宫的我们,别动队的成员可是更加安全的喔。毕竟啊──」

克罗诺斯没有丝毫的动摇,只是以绝对信任的语气说道:

「在她们的队伍里头──可是有『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艾莉啊。」

■■■

场景切换到艾莉带著伙伴进入《魔法大国恩堤》之后的落脚住所。

这里是这座中枢都市屈指可数的高级旅馆之一,和王宫之间的距离并不算太远。而位于旅馆前方的那座广场,此刻已经化为一片修罗地狱。

「咿……咿呀呀呀!?不、不要啊啊啊啊!」

璐娅脸色苍白地发出恐惧的尖叫声,只是艾莉不禁觉得她有点反应过度。虽然被全副武装的士兵包围起来,确实是会感受到沉重的压迫感没错,但是──

「哼,虽说对付弱不禁风的女人实在是很没劲,可是我们作为公权力的守护者,绝对不会放过背叛《魔法大国》的反贼!」

「说得没错,看我们把她们杀得片甲不留!话说回来,这道防护罩还真是有够坚固的呢。」

「哼哼,雕虫小技。我们《魔法大国》的精兵,终将以魔力贯穿一切阻碍!尽管现在还无法造成任何损伤,不过这肯定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吧。」

在这番威风凛凛的话语里,混杂著几许困惑的情绪。没错,璐娅的「翘臀防护罩」──不对,在她本人看来「就只是贞操带!」的防护罩,拥有堪称铁壁的防御力。

话虽如此,只守不攻只会愈加被动而已。

正当艾莉寻思该怎么做才好的时候,一团火球突然从空中飞了过来。

「!呼──」

艾莉一个飞身躲开了火球,兰和斐伊几乎是同时担心地大叫道:

「艾、艾莉大人!你没事吧!?」「艾莉姊姊!你有没有受伤!?」

「嗯,我没事。连个擦伤也没有。」

听到艾莉的简洁回答,兰和斐伊这才放下心来,但是……

『咯咯咯,哈哈哈哈哈。』

貌似负责指挥全体士兵的队长男子,突如其来地大笑了起来。只见他露出胜券在握的得意笑容,自信十足地开口说道:

「果不其然……一切正如『那位大人』所说的。『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艾莉,已经失去了过往的力量──就在不久之前,她恢复了丧失多年的『痛觉』!」

「什么……这、这些家伙,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正如兰咬牙切齿的反应所显示的,敌人的这番话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在和克罗诺斯交战并且沦为他的奴隶之后,艾莉恢复了丧失多年的感觉。也就是说,她克服了过去罹患的「无痛症」和「无感症」。

艾莉本人为这件事情感到相当自豪,因为这是克罗诺斯「给予」自己的东西。

然而,敌人似乎是认定这一点会导致战斗上的不利。

「哼哼,『那位大人』真的是看穿了所有一切。果然事实就是这样没错呢……《勇者公主》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面对刀枪箭雨也能勇往直前的『匹夫之勇』。可是,在瞭解疼痛有多么恐怖的现在,你已经失去了这种所向披靡的无敌力量!」

面对得意洋洋地指著自己的队长男子,艾莉始终是面不改色,并没有特别否定对方的说法。

「……嗯,是啊,我的确是找回了『痛觉』。那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感觉。因此要说我失去了『匹夫之勇』的力量,这种说法确实是可以成立。」

「哈哈!你们都听到了吧!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弱化的《勇者公主》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所有人把魔法集中起来,我们赶紧来结束这场战斗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艾莉不解地轻声反问道,但是敌兵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只要打倒《勇者公主》,剩下的就只是乌合之众而已!她们已经玩完啦!全线射击预备──」

「给、给我慢著!我不会让你们对艾莉大人出手……唔。这、这些家伙……居然每个人都是一流好手唔,可恶!」

即使兰想要冲过来帮忙,也因为和士兵展开交战而被绊住了脚步。

脸上冷笑愈加明显的队长,终于用力地挥下他的手臂。

「发射──!」

「!?艾、艾莉姊姊……艾莉姊姊──!」

大量的魔法弹丸朝著艾莉猛轰而去,声势浩大到直接盖过了斐伊的悲痛呼喊。在命中目标的同时,掀起了一阵铺天盖地的蔽目粉尘。

敌方士兵都露出「赢了」的得意表情。

然而,嘉拉蒂雅却是嫣然一笑,只用一句话就推翻了众人的想法。

「呵呵呵~我说小斐伊,你到底是在为谁操心啊~?」

「……咦?哎、欸?」

等到飞扬的尘土逐渐散去──那里已经看不到任何人影。

而在完全不同的方向,则是响起了几名敌兵的呻吟声和倒地声。

「「「……咕噗。」」」

「!?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倒下去了……什、什么!?」

敌兵纷纷发出了惊讶的低呼声,而从容不迫地伫立在他们后方的──

正是悠然挥舞著《勇枪托利亚纳》的艾莉──!

「咦、哎……欸!?艾莉大人,那个……你没有受伤吗!?」

总算打倒眼前敌人的兰,立刻如此开口询问道。

然而,艾莉别说是身体,就连克罗诺斯先前「给予」她的那套铠甲,也没有出现半点伤痕。

只听艾莉以和刚才如出一辙的平淡语气,给出了一模一样的答案。

「嗯,我没事。连个擦伤也没有。」

现场听到这句话的每一个人,几乎都不由自主地露出目瞪口呆的神情。

但是,也有保持冷静的敌人,仍然潜伏在暗处之中。

「真是够了,居然傻到直接正面硬碰硬,实在愚蠢至极。像我们这种操纵魔法之人,怎么能够不懂得利用头脑来战斗呢?」

眼看这名率领著其他部队的士兵,就要举起手来发出攻击的信号,可是──

「对手可是那位『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不管怎么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就算她已经变弱了不少──咦?怎么看不到她的身影了?难道是角度不对──」

「──你说谁变弱了不少?」

「噫……啊、噢、欸?」

直到这一刻,这名男子才意识到自己完全是在自言自语。

因为原本潜伏在一旁的其他部下,已经在他没能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一个不剩地被艾莉打趴在地上。

「我知道的喔。哪怕是隐藏气息、哪怕是隐藏身形、哪怕是潜伏在暗处之中……在我取回的『感觉』面前,一切都是无所遁形。」

「无、无所遁形……?唔噗!?」

迎面挨了一记枪尾的男子,毫无抵抗之力地瘫软了下去。

看到艾莉踩著轻盈的步伐从暗处走出来,刚才的那名队长立刻大声地下达命令。

「唔!?在、在那里!别让她跑了!给我上!『前卫强化魔兵』!」

「「「噢噢噢噢!!」」」

一群体格明显更加壮硕、身穿重型装备的士兵,就这样阻挡在艾莉的面前。

「────碍事。」

「「「────」」」

「前卫强化魔兵」连半句呻吟也发不出来,就被艾莉横扫而出的长枪打得全军覆没。

艾莉并没有动用《女神圣具》的力量。不同于和克罗诺斯的那次交战,她并不是「无法施展出来」,而是「根本不需要动用」这股力量。

「……我确实是取回了『感觉』。要说我因此失去了无惧受伤的『匹夫之勇』,严格说起来也不算有错。但是,过去培养出来的身体能力依然还是存在──而且你为什么会认为,我并没有获得全新的力量?」

在失去某些东西的同时,艾莉也得到了某些新的东西。

那就是连空气的一丝振动,又或是视线的瞬间游移,都无法逃过艾莉的知觉捕捉。

「《女神圣具》《勇枪托利亚纳》,以及被我的主人阿克所唤醒的『超感觉』──就是我所获得的全新力量。」

敌人的攻击宛如微风一样──在艾莉的《绝对回避》面前毫无意义可言──!

「────喝!」

长枪疾挥而出。闪耀光芒的枪尖犹如流星一般美丽。

艾莉一点也不惋惜失去的那些东西。

因为克罗诺斯「给予」自己的,是如同宝物般珍贵的东西。

摆出蓄势待发姿势的艾莉,流露著比手中的《勇枪》还要笔直坚定的眼神。

「这可是阿克『给予』我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让我变得更弱呢──!」

下一瞬间,艾莉千锤百炼到超越极限的肉体,直接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

「咦、等一下、噢──噫、唔哇哇哇!?」

「「「啊────咕噗咕噗~!?」」」

只见她摧枯拉朽地击溃了成群结队的士兵──!

「嘿咻。呼……这下子就告一段落了吧。」

从半空中落地的艾莉,像是完成大扫除似地淡淡说了这么一句。

看到艾莉的惊人表现,兰和斐伊都是诧异到合不拢嘴;嘉拉蒂雅则是「哎呀呀♪」地露出一如往常、高深莫测的微笑。

至于解除了翘臀──解除了贞操带防护罩的璐娅,则是……

「……………………这。」

在好不容易挤出这么一个字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地滔滔不绝了起来。

「这这这──这未免也太厉害了吧!?这么多披盔带甲的士兵,居然在一眨眼的工夫里就被全部摆平!?这可不是在做什么打扫工作耶!?」

「!打扫工作……听起来就像我是阿克的女仆呢……好害羞。」

听到艾莉如此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璐娅只能无奈地抱起自己的脑袋。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大量马匹接近的马蹄声。

众人原本以为是敌人的援军来了,没想到实际上并非如此。

「──大家、久等了。嗯、看起来、平安无事。很好、很好。」

只见诺诺骑著马匹飒爽现身,手里还牵著身后的好几头马匹。看来她帮所有人都准备好了骑乘的马匹。

「吸引敌人、注意力的工作、辛苦你们了。真不愧是、『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如果是克罗的话、应该会这么说。诺诺、非常清楚。诺诺和克罗、心有灵犀一点通。」

「是吗?……我也觉得我和阿克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诺诺,谢谢你帮大家准备马匹──如果是阿克的话,肯定会这么说吧。」

「克罗是会这么说。挺行的嘛、挺行的嘛。」

诺诺「咻咻」地挥出刺拳,艾莉用手掌接下了她的拳头。

这并不是意味著两人的关系很紧张,而是艾莉和诺诺之间的特有交流方式。

然而,璐娅却在这个时候发出了大感意外的声音。

「哎、欸?……那个,所谓的『吸引敌人注意力的工作』是什么意思啊?咦?难道说这也是本次作战的其中一环?」

「?璐娅你没从阿克那里听说吗?阿克是有事先告诉我这件事情。」

艾莉有些纳闷地歪起脑袋,诺诺则是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只见诺诺竖起大拇指,表示一切交给她来说明,接著便模仿著克罗诺斯的声音说道:

「『璐娅会是一个完美的诱饵,而且也有防护罩可以保护自己。更何况不告诉她实情肯定会更有意思。』」

「克罗诺斯先生那个混帐──!你给我记住了!?我这次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听说璐娅是个内向少女的艾莉,完全看不出她和「内向」两个字有任何关系,但是──

(……不对,在这女孩的身上,肯定也有阿克「给予」的东西……我知道的。嗯、嗯。)

「……咦?呃,怎么了吗?艾莉小姐……那个,哎!?你为什么要这样看著我啊~!?」

擅自产生共鸣的艾莉,眯起眼睛点了点头,顿时把璐娅搞得不知所措,实在是非常抱歉。

虽然看著她们鸡同鸭讲也挺有趣的,但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因此诺诺立刻朗声说道:

「各位、佯动作战、已经结束。现在不是在这里、东拉西扯的时候。我们要追上、克罗他们的脚步了。」

「诺、诺诺小姐刚才明明也在东拉西扯啊……呜呜,我知道了啦。」

璐娅尽管嘴上埋怨,不过还是乖乖骑上了诺诺牵来的马匹。虽然这样说对璐娅非常失礼,但是她骑马的样子倒是有模有样,看起来出乎意料地娴熟。

嘉拉蒂雅也仿效两人骑上了马匹;兰则是在纵身跳上马背之后,拉著斐伊的手让她坐到自己后头。因为斐伊不懂得怎么骑马。

「嗯。嘿咻。嗯…………」

最后,艾莉也骑上了马匹……然而,她却转过头去眺望著倒卧在地的那些士兵。

「那、那个,艾莉姊姊?有什么问题吗?」

「……哎,怎么说,我刚才打倒的这些士兵……似乎比普通士兵强上不少。不过就只是强上那么一点点而已……」

艾莉所属的《勇国托利亚纳》,和《魔法大国恩堤》有著同盟关系。因此尽管她没有和《魔法大国》的士兵直接交过手,不过有不少和他们并肩作战的经验。在她印象里的《魔法大国》士兵,应该是一群更加弱小的存在。

但是,听到艾莉的这番发言,兰马上著急地大声附和道:

「不不不,才不是强上那么一点点而已喔!?就连我都没办法轻易撂倒他们耶!应该说他们每个人都厉害到有点异常!」

「是吗?嗯……为什么会这样呢?」

艾莉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也不知道是不是「超感觉」的力量太过灵敏。

就在这个时候,骑在马上的嘉拉蒂雅也说出了她掌握的情报。

「虽然……这只是传闻而已,但是听说《魔法大国恩堤》的士兵和魔术师,愈是靠近国家中心──亦即王宫──就会变得愈加强大~话虽如此,在这几十年间从未发生过兵临城下的危急事态,因此也无从验证这则传闻究竟是真是假……不过这件事情确实令人有点在意呢~」

嘉拉蒂雅以手抵颊,伤脑筋地歪起头来。诺诺见状,立刻催促似地插嘴说道:

「……只要继续前进、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好了、大家都上路吧。」

就算在这里争论不休,也确实不可能找到答案。

于是,艾莉等人也策马奔驰起来,紧跟在一马当先的诺诺后面。

■■■

就在艾莉一行人打倒被吸引过来的敌人的同一时间。

克罗诺斯、莉亚拉、雅典娜,也成功潜入了《魔法大国》的王宫。虽然中途多少遇上了守卫的士兵,但是在《奴隶圣具》和《奴隶圣药》的加持之下,要瞒过守卫的耳目完全是易如反掌。

三人此刻也使用了「透明化」的《奴隶圣药》,快马加鞭地向前赶路。尽管他们能够看见彼此的身影,可是第三者顶多只能捕捉到脚步声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正在策马赶来王宫的艾莉也透过《通讯魔术》发来了捷报。

『佯动作战大获成功。还顺便击溃了大半的士兵。我们也马上就会过去王宫那里了,阿克。』

只听艾莉轻描淡写地报告著如此巨大的战果。惊讶到无以复加的莉亚拉,不禁流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

「……呃,艾莉小姐有多么强大,我本人也非常清楚。可是,在得知她的『感觉』恢复之后,我不免担心在『无痛症』已经治好的情况下,她应该也会因为受伤而感到疼痛……但是现在看来,我完全就是个爱操心的傻瓜,艾莉小姐这不是变得更加强大了吗!?」

「喂喂喂,居然在潜入途中大声嚷嚷,你可真是胆大包天啊。真要说起来,能够强大到完全不会受伤,不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吗?难道你希望看到艾莉受伤吗?」

「我怎么可能这样想!可是、可是……我这个人就是喜欢钻牛角尖,没办法用一句『果然如此』来随便带过嘛!气死我了~!」

这丫头最近还真会生莫名其妙的闷气吶──克罗诺斯看著不高兴地扭动身子的莉亚拉,再次自说自话地觉得感情表现变得丰富也是件好事。

话说回来,先前光是踏入《魔法大国》就差点昏过去的雅典娜,此刻可是穿梭在王宫这个心理创伤的根源地,她的身体状况没有问题吗?

克罗诺斯不动声色地转头打量雅典娜,没想到刚好和她对上了视线。

「……呵呵,我没事的,克罗诺斯大人……我不会认输的。」

「!雅典娜,这样啊──嗯,真是个乖女孩吶。」

要说没有逞强,肯定是骗人的──只要看到雅典娜的脸色,就能立刻明白这样的事实。

然而,雅典娜已经表明自己「不会认输」。不同于只能被人恣意欺凌的过往时期,如今的她不仅积极向前,而且还展现出了战斗的意志。

尊重雅典娜的意志并且从旁提供协助,这才是克罗诺斯最应该做的事情。

让「本大爷的可爱奴隶」获得幸福──对克罗诺斯来说,这才是比什么都来得重要的事情。

就在一行人向前疾行了好一会儿之后,莉亚拉突然念念有词地嘟囔了起来。

「呼,话说回来……这座王宫实在是有够大的呢。虽然我过去生活的《神国》城堡也不遑多让就是了……这种地方住起来真的是很不方便耶。」

「呼哈哈,你这感想听起来,完全就是适应了和我的同居生活呢。如此一来,你已经再也无法忍受城堡的生活了吧。不过,就算你说你想要回去,本大爷也绝对不会放你离开了。」

「啊……我、我可没有说……我想要回去什么的……哎、没、没有啦,我什么也没说。」

「不不不,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喔。莉亚拉说她丝毫没有回去城堡的念头,要一生一世都陪伴在克罗诺斯的身旁。」

「我才没有说到这种地步咧!?……啊,不是,应该说我才没有这么说……我才没有这么想咧!?」

不打自招地慌乱起来的莉亚拉,还是一样那么地情绪丰富和惹人怜爱。

「呼哈哈,莉亚拉真的很有捉弄的价值吶。哎呀呀,就在这样闲扯的期间,我们又来到一条超级宽阔的奇妙通道了呢。」

「太、太过分了,居然这样捉弄人家…咦?真的耶,这里确实非常宽阔……与其说是奇妙,总觉得有种很古怪的氛围……」

以王宫的标准来说,遍布在这条通道的各处装饰,只给人一种低级趣味的印象。

诸如水晶骷髅骸骨、从天花板悬吊下来的等身大人偶,以及遮盖住左右窗户的黑色窗帘。

猛然打了个哆嗦的莉亚拉,倏地转过头去看向身后。

「!?果、果然……可以感受到别人的视线!究竟是谁在看著我们……?」

『科科。科科科科……』

「咿呀!?是、是笑声……有人在那里是吗!?」

莉亚拉不是看著身后,而是朝著前进方向的通道深处质问道。

只见那里摆著一张相当突兀的豪华座椅,一名弱质纤纤的少女以双膝并拢的姿势,斜斜地坐在那张椅子上。

少女穿著一袭以黑色为基调的哥德式褶边礼服,在一片黑暗之中反而显得愈发醒目。虽然她的年纪看起来和梅依差不多,身上却散发出沉稳到有些异常的气质,用一双了无生气的眼眸打量著克罗诺斯一行人。

方才的笑声就是来自这名少女。只听她用那张樱桃小嘴继续说道:

「科科科……徘徊于暗夜的愚蠢罪人,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呢……而且还一次来了三个。」

「!?那女孩看穿了我们的『透明化』……?」

「科科……只要能够看透魔力的流动,那种小把戏根本不值一提……再加上……」

少女的眼睛不带丝毫笑意,只是微微地勾起嘴角说道:

「你刚才也说了,你有感受到别人的视线吧?科科科,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这个国家的所有一切,都逃不过『那位大人』的法眼嘛……科科科。」

「那、『那位大人』?你是说那个人一直在看著我们?那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不对,这时候应该先问你是何方神圣才对!?」

「真是奇怪的人呢……明明你们才是罪孽深重的入侵者……太可笑了……太可笑了呢,科、科科……科科科。」

只见少女以手掩嘴笑个不停,也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或许是这副模样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莉亚拉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好几步──就在这个时候,她察觉到紧揪著克罗诺斯衣角的雅典娜出现了异变。

「咦?……雅、雅典娜小姐!?你的脸色怎么又变得这么难看……请、请你振作一点啊!」

「唔、唔!……嗯、嗯,没事的……我没事的……」

「就、就算你说你没事……难道说,你知道那女孩是什么来路……?」

听到莉亚拉的这个问题,雅典娜紧揪住克罗诺斯衣角的手顿时更加用力。

最后,克罗诺斯代替再也说不出话来的雅典娜给出了回答。

「莉亚拉,你还记得我先前说过──雅典娜过去在这座王宫生活的时候,曾经被和自己身分相近的其他皇女欺负的事情吗?」

「嗯、嗯,我当然记得……咦,哎!?该不会……」

「就是你想的那样没错。在那些皇女之中,更是有『三姊妹』专门以欺负雅典娜为乐。而在掌握最先进『魔法技术』的《魔法大国恩堤》里,这『三姊妹』已是当今最高水准的一流好手──以《魔法皇女》的名号驰名天下。」

关于这「三姊妹」的相关情报,全是雅典娜亲口告诉克罗诺斯的。

其中包括了她是如何遭到这「三姊妹」的各种欺侮。

「这女孩就是《魔法大国》最强三姊妹中的么妹,其名为──」

克罗诺斯喊出了身穿哥德式礼服的少女的名字。

「──《幽幻的魔法皇女》,辛•罗•里斯•葛斯托•恩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