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奴隶商的烙印魔术与美少女的堕落

第一卷 《第四章》我的可靠伙伴……是一群超级可爱的奴隶!

作者: 初美阳一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14:27

即使放眼整个《神国艾利恩斯》,这座神殿也是规模最为宏大、形制最为优美的殿宇。

而《女神圣具》就封印在神殿最深处的台座上。

其名为《神剑艾利恩斯》——往昔《女神》在消弭世上一切纷争时,成为《神国》首任《公主殿下》的艾利恩斯,以女神使徒的身分继承了这把神剑。

尽管有著长剑的外形,《神剑艾利恩斯》却不能用来进行劈砍。因为这是一把无法出鞘的宝剑,剑身和剑鞘彷佛原本就相连在一起。

一把无法斩人的宝剑——然而,这正彰显出《女神》慈悲为怀的胸襟。虽然具有武器的功能,却是不希望伤害到任何人的慈爱象徵,这就是《神剑艾利恩斯》。

然而一旦有人触怒了《女神》,《神剑艾利恩斯》便会发挥出恐怖的威力,以几乎能够毁天灭地的力量,彻底歼灭邪恶的存在,完全就是「神之愤怒」的直接具现。

而在经历了百年以上的无主状态之后……

今天将会重新选出有资格继承这把神剑的《公主殿下》。

这场《继承战》马上就要揭开序幕。

■■■

位于神殿西侧的休息室,除了第一皇女莉亚拉和相关人员以外,其余人士都不得进入。而身为第二皇女的梅依,大概也一样在东侧的休息室待命。

「唔。马、马上就要开始了呢,《继承战》。感、感觉好紧张啊……」

正如她自己所说的,莉亚拉一副随时会晕倒的样子。克罗诺斯则是老神在在地向她说道:

「喂喂喂,你别那么紧张啊。真要说起来,要出场战斗的也不是你本人。你只要大摇大摆地坐在椅子上观战就行了。」

「刚、刚好相反!如果我也有出场战斗的话,反而还会觉得轻松一点……就是因为我不能上场,才觉得对你们很过意不去啊……唔唔。」

就如莉亚拉所说的,在这场《继承战》中,作为《公主殿下》候选人的当事人(亦即莉亚拉和梅依)不会亲自参战,而是由「代理战士」负责战斗。

莉亚拉阵营的代理战士,是由雅典娜、诺诺、璐娅——以及克罗诺斯担任。不过,针对克罗诺斯的参战,雅典娜也提出了反对意见。

「……那、那个,克罗诺斯大人,您果然还是和小莉亚拉一起观战就好……我们几个都有《奴隶圣具》的加持……绝对不会输给对方,所以请您不要以身涉险……」

「喂喂喂,我怎么可能自己一个人躲在安全的地方,看著我宝贝的可爱奴隶置身于险境之中啊?我也会和你们一起站上战场。」

「啊、嗯。您能这么说……我确实觉得很开心……唔唔。」

雅典娜忸怩地低下头,似乎还是无法抹去不安的感觉。

然而,尽管和雅典娜担心的不太一样,克罗诺斯也有担忧的事情。

「不过,真要说有什么不安要素的话,大概就只有那件事情了吧,嗯。」

「咦?克、克罗诺斯,你说的不安要素是指什么?」

马上被这句话钓到的莉亚拉,不由得担心地追问起来。克罗诺斯则是以严肃的语气说道:

「嗯,这个《奴隶圣具》可说是我们最大的王牌。可是因为前几天在城堡里大闹一场的关系,消耗掉不少积攒在雅典娜她们『纹章』里的力量。虽然在这三天的缓冲时间里,我帮她们进行了『各式各样』的补充,但或许还是会有些能量不足的问题。」

「啊,为、为了把我救出城堡,居然导致了这种结果。克罗诺斯,你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吗?在听到你这么说之后,我变得更加担心你们的安危了……」

「嗯,说得也是。虽然我很不想这么做,但或许只有这个办法了。唔,真是痛苦的抉择啊。」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装傻……所、所以说,那个办法是?」

不同于两人刚相识时,莉亚拉最近没有那么容易受骗了。克罗诺斯在内心感慨「这小妞也成长了啊」,同时做出握拳姿势公布答案。

「为了从现在开始积累足以赢得《继承战》的能量——我们要展开特训!而且是严酷到让人想要捂住眼睛的激烈特训!」

「咦……哎、哎哎!?从现在开始吗!?这、这样不可能来得及吧?」

「没有这种事!要出场战斗的,可是本大爷的可爱奴隶!为了守护这些女孩,我不会拋出无凭无据的空话。莉亚拉——你就尽管相信我吧!」

「!克、克罗诺斯……」

莉亚拉那双宛如宝石般的闪耀眼眸,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直盯著克罗诺斯。

片刻过后,莉亚拉彷佛下定决心,先是用力点了点头,随即笑著向克罗诺斯说道:

「好的……我明白了。克罗诺斯,我相信你!」

「——嗯!说得好!莉亚拉!好~那么我们就开始吧!没错,开始这场使用《奴隶圣具》的超激烈特训!」

「好的!……哎?咦,克罗诺斯,你刚才是说使用《奴隶圣具》吗?」

「好啦,要开始啰~!很好,首先是雅典娜,来吧!好了,来吧!」

克罗诺斯对莉亚拉的疑惑充耳不闻,径自迎上乖乖跑到面前的雅典娜,就此展开特训。

没错,一行人就在神殿这个圣域中——展开了一生一世的特训派对(意味深长)——!

■■■

「嗯、嗯……哈啊,克罗诺斯大人……您觉得怎么样……♡」

雅典娜的澄澈嗓音,混杂著欲求不满的娇喘声。光是听到如此甜美的声音,就足以让人升天,但是还有更加强烈的快感,正在席卷而来。

此刻的克罗诺斯,正被雅典娜深入玩弄著化为快感来源的那个洞穴。

只见雅典娜温柔地从洞穴里挖出了某些东西。就在那个瞬间,她凑到克罗诺斯的耳旁轻声说道:

「咿呀♡掏出来了……好大的耳垢啊……太好了……♡」

「噢噢。嗯,感觉耳朵一下子清爽了许多呢。很舒服喔,雅典娜~」

「欸嘿嘿……真是太好了……我好开心……♡我会继续帮您……掏出更多更多的喔……克罗诺斯大人……呼~♡」

雅典娜此刻在做的事情,是让克罗诺斯躺在自己的大腿上,专心致志地帮他掏著耳朵。

而雅典娜手里拿著的棒状物体,乍看之下只是一根普通的掏耳棒,但实际上当然不是什么单纯的东西,而是克罗诺斯为她量身订做的《奴隶圣具》。

打从莉亚拉和克罗诺斯相识以来,她已经见识过克罗诺斯(用假阳具)对雅典娜进行爱抚,或者在雅典娜身上倒满润滑液做马杀鸡的举止了。

但是,这些行为和雅典娜最渴望的玩法(也就是所谓的「性癖」)存在些许出入。

雅典娜最喜欢的玩法,其实是「服侍」克罗诺斯。直到克罗诺斯感到欲仙欲死以前,雅典娜都会无微不至地「服侍」著他,只为了满足他的一切愿望。

因为生性害羞的关系,雅典娜很少主动提出「服侍」的要求。然而,当克罗诺斯同意她这么做的时候,雅典娜便会像是开启开关似的,变成现在这副甜腻腻的模样。

「好了,接下来是另外一边……让我来帮您弄乾净吧……♡」

进入这种模式的雅典娜,已经成了母爱的具体化身,基本上只能任由她摆布伺候——但是克罗诺斯当然不会乖乖就范。

「……咿?克、克罗诺斯大人……您、您把脸往那里贴的话……会有一点……」

在翻身把另一边耳朵转上来时,克罗诺斯把脸转向雅典娜身体的那一侧,所以他的脸前就是雅典娜的腹部。

或许是被克罗诺斯的吐气弄得发痒,雅典娜忍不住忸怩地磨蹭起大腿——因此想要吸点空气的克罗诺斯,直接用力做了个深呼吸。

「呼————哈————」

「咿、咿呀!?啊……不小心叫出声音了……好害羞……」

「哎呀,抱歉抱歉,我绝对不是在故意捉弄你。可恶,我都要抱歉到忍不住叹气了。」

「嗯啊……!克罗诺斯大人……真是的……您怎么这么喜欢恶作剧……」

「嗯?喂喂喂,你这话传出去可不好听喔?真要说起来,所谓的『恶作剧』是这种事吧?嘿~咻~」

「啊……咿、啊嗯♡不行啊,克罗诺斯大人,不可以这样。」

为了不让雅典娜逃跑,克罗诺斯直接用双手抱住了她的腰部。而他悄悄握在手里的那样东西,是每个可爱奴隶都有的「基本装备」,也就是假阳具。

围绕著雅典娜的腰间敏感地带,克罗诺斯用假阳具发动了毫不留情的攻势。

只是任人服侍并无法令他感到满足,这就是克罗诺斯的行事风格。

「唔、唔嗯……克罗诺斯大人真是的……明明已经说好……今天由我来服侍您的……嗯哈♡」

「呼哈哈,那可不成。毕竟我也还有许多招式想要用在你身上。看招看招!怎么啦?这里很舒服对吧?」

「请、请您~……饶、饶了我吧。您再这样……啊!……调皮下去……我搞不好会……不小心弄伤您的……啊、啊嗯……♡」

尽管嘴上这么说,手上的动作却轻柔到绝对不会弄伤耳朵,这就是雅典娜的服侍本领。

在克罗诺斯的推波助澜之下,原本单纯的掏耳朵居然染上一股淫靡的氛围。在旁边注视著这一幕的莉亚拉,已经惊慌失措到连声音都在颤抖。

「你、你这是让人家看了什么……所谓的特训到底是……啊、啊哇哇……唔哇哇」

克罗诺斯和雅典娜无视莉亚拉的纯真反应,继续著你侬我侬的两人世界。

■■■

在结束和雅典娜的卿卿我我之后,克罗诺斯把瘫软无力的雅典娜放倒在长凳上。

「哈、哈……克罗诺斯大人……啊、啊唔……♡」

雅典娜的喘息还带著娇媚的味道。光只是这样子,便让现场气氛变得更加淫靡。

然而,面对下一位可爱奴隶,克罗诺斯同样必须全力以赴。正因为克罗诺斯深爱著她们每一个人,所以他必须平等对待每一位奴隶。

而望眼欲穿等待克罗诺斯到来的那名女孩,微微张口嘟囔了一句:

「唔、呃,特训什么的就跳过我吧……我不想被克罗诺斯先生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没想到说出这句话的人居然是璐娅。事实上打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想要逃离现场,却被诺诺牢牢架起。诺诺实在是个能干的女孩。

面对看起来有些意气消沉的璐娅,克罗诺斯顾虑著她的心情,向她搭话说道:

「哟,你来了啊,『翘臀叛逆者璐娅』。本大爷会充分满足你那潜在的被虐狂性格,你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你说话时就不能顾虑一下人家的心情吗!?谁是『翘臀叛逆者』啊~!」

「喂喂喂,你在说什么啊?我这可是在夸奖你耶?针对这颗美妙无比的屁股啊!」

「咦……唔、唔咿~!?请、请你住手……」

克罗诺斯今天可说是兴致绝佳,以更胜平常的力道揉捏著璐娅的屁股……不对,他的手劲之大,已经达到「搓揉」的地步,甚至令人联想到做面包的场景。

然而,璐娅充满弹力的屁股,在每次的揉捏和拍打中都传来了扎实的回馈感。克罗诺斯非常清楚,对于这颗美妙屁股的主人来说,言语羞辱才是最好的称赞方式。

「怎么回事啊?璐娅。嘴巴说不要,身体倒是挺诚实的嘛。不对,该说是屁股吗?连我的手掌都能感受到你的屁股正在逐渐发烫。你其实还想要更多吧?」

「唔。才、才没这回事……哈啊!?」

「噢?你刚才说『还要』是吗?作为听话的奖励,我就多揉几下吧——看招看招!」

「不、不是!我刚才只是反射性地喊——咿、咿啊啊啊!?……啊、哈♡」

「哎呀呀,刚才那一声明显不是反射性的吧?叫得很好听喔,璐娅。」

「唔……呜呜……不是的……人家才不是那种好色的女孩……」

在经历一番言语羞辱后,璐娅无力地垂下了头。虽然一个弄不好就有可能留下心理创伤,但是克罗诺斯不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毕竟针对潜在被虐狂的正确「开发方式」,还包括了事后的心理辅导。

「——抱歉,璐娅,我有点太过火了呢。因为你的反应太过可爱,所以我不知不觉就欺负过头了。请你原谅我吧。」

「咦?太、太过可爱……?怎、怎么会,像我这种平凡女孩……」

「与此同时,我也很担心你的安危。因此我要给你这个道具——这是用来守护可爱的璐娅的贞操带。好啦,你马上把它装上去吧。」

「!用、用来守护我的道具……啊、啊啊、啊——」

贞操带——这正是璐娅专用的《奴隶圣具》。换做平时的璐娅,肯定是抵死不从,但是此刻的璐娅因为被揉了好一阵子屁股,脑袋已经变得一片空白,就这样任由克罗诺斯帮自己装上了贞操带。只听「咔锵」一声,贞操带就这么锁了起来。

「谢、谢谢你……唔♡」

璐娅一屁股坐倒在地,直接昏迷过去。

我真是干得漂亮——克罗诺斯洋洋得意地转过身,朝著始终在一旁看著的莉亚拉竖起大拇指。

如此一来,莉亚拉应该会亲切地向自己送上慰劳的话语。

「我说,克罗诺斯。我中间有好几次都在想『就算是动手揍人,也必须阻止你的恶行』,看来我果然还是应该这么做才对吧?下次再有同样情形的话,我真的会动手揍你喔?」

莉亚拉一副杏眼圆睁的模样,显然是看不惯「人生第一个朋友」被如此对待。

此后在莉亚拉面前,还是尽量对璐娅手下留情好了——克罗诺斯在内心寻思道。当然,莉亚拉不在的时候就很难说了。

■■■

在结束和璐娅的温情交流后(按照克罗诺斯的说法),那名娇小的褐色肌肤少女,立刻就飞扑到克罗诺斯怀里。

「克罗♪诺诺、有乖乖等待……是好孩子吧?你会奖励人家吧?」

「噢噢,诺诺!好乖好乖,真是好孩子吶~我就大摸特摸你吧!呼哈哈~」

在诺诺的催促之下,克罗诺斯用双手包裹住她的头,开始来回抚摸。诺诺顿时发出一声娇喘,但是不知为何立刻又绷起脸,摇著头说道:

「……不对。克罗真是、什么都不懂。诺诺要的、不是这个吧?」

诺诺平时看向克罗诺斯的目光总是热情如火,但她在说出这句话时,却是带著截然相反的冰冷眼神。经常被诺诺用这种鄙夷目光看待的莉亚拉,好像也察觉到诺诺此刻的异状。

「那、那个眼神……我们第一次见面时,诺诺小姐就是带著那种眼神,把刀子抵到我脖子上的吧?啊,这么说起来,诺诺小姐平日的作风向来都很强势呢……她、她的本性该不会是个虐待狂吧!?」

假如真是如此,接下来要被调教的一方,就变成了克罗诺斯。不过对克罗诺斯来说,来自美少女的折磨虐待,反而是一种至高的奖励。

然而,克罗诺斯很清楚诺诺不是这个意思。在诺诺掏出「那样东西」的那一瞬间,原本宛如寒冰般的轻蔑眼神立刻冰消雪融。

而所谓的「那样东西」,就是诺诺的专用《奴隶圣具》——麻绳。

「好了、克罗……可以用这个、来绑诺诺吗?这次一定、要把诺诺、当成东西对待……♪」

「这是怎么回事啊!?诺诺小姐!那你刚才的轻蔑眼神是什么意思啊!?」

「诺诺在想像、自己被克罗、绑起来的样子……呵呵、真是一头、下贱的母猫。可是……想到克罗、用冰冷的目光、注视自己、诺诺就觉得、要不行了……♪」

「不行了,就算听了,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有、有没有人能帮我解说一下啊~!?」

尽管莉亚拉完全满头雾水,但是和诺诺长年相处的克罗诺斯,自然非常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说得直白一点,就是诺诺基本上的确是个虐待狂,然而她在面对克罗诺斯时,却又会迸发出被虐狂的一面。

换句话说,诺诺是能在「虐待」和「被虐」之间任意切换的SM大师。不过,她当然也喜欢克罗诺斯用普通的方式疼爱自己,因此可说是全面通吃型的万能女孩。

而现在正是满足诺诺愿望的时候。接过麻绳的克罗诺斯,咧起嘴角露出一抹残虐的笑容。

「是啊,你在旁边望眼欲穿地看了很久呢,已经迫不及待了是吗?不过,你就放心交给我吧。」

「唔。哈啊、哈啊!克、克罗……」

明明还没有对她做什么,沉浸在妄想中的诺诺却已经呼吸粗重起来。克罗诺斯手法灵巧地把麻绳捆绑到诺诺的娇小身躯上,同时凑在她的耳朵旁边低声呢喃:

「接下来我会将你五花大绑,把你变成我的东西喔——诺诺。」

「唔、唔……唔唔唔!?啊……咿、咿呀……绑紧诺诺、克罗……♡」

伴随著每次的用力捆缚和耳边细语,诺诺的身体似乎都会猛烈地痉挛一下。但是克罗诺斯只把这当成错觉,毫不留情地继续著捆绑的动作。

毕竟对满心期待的诺诺来说,普通程度的调教是无法满足她的。

「好、好、好难受……这种、痛苦的感觉……诺诺、还想要、更多一点♡」

「咯咯咯,那好吧。直到你满足为止,我就使尽浑身解数伺候你吧!」

「好、好、好高兴……诺诺、简直像是……克罗的、所有物……好、好幸福……咿呀♡」

在把诺诺绑成龟甲缚的状态之后,克罗诺斯来回扯动著手中的麻绳,而诺诺也随著他的动作不断发出娇喘。

而在旁边看著这一幕的莉亚拉,则是流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我说,你这到底是让人家看了什么鬼画面呀!?咦,我们接下来是要干什么呀?哎~!?」

或许是画面太过刺激,害臊地扭著身子的莉亚拉,似乎已经忘记了今天的正事。

接下来即将开始的,就是在神圣的神殿之中举行的《继承战》。

■■■

雅典娜、璐娅、诺诺……针对她们三人的「特训派对」已经结束。

接下来终于要轮到自己了——莉亚拉紧张地哆嗦了一下。察觉到这股紧张情绪的克罗诺斯,像是要安抚似地笑著向她说道:

「很好!那么,我们这就上场比赛吧!」

「我、我才不干那种事!……咦?欸?」

「喂喂喂,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在害怕吗?我不是跟你说了,一切交给我们就好了吗?」

「咦,哎,欸——那我呢?……啊!?」

莉亚拉不小心犯下了致命的口误,连忙伸手捂住嘴巴。

但是一切为时已晚。只见克罗诺斯顿时眼里闪著精光,凑到莉亚拉身前说道:

「喂喂喂,莉亚拉,难道说你也想要吗?你渴望我对雅典娜她们做的那些事?没想到你居然会主动开口要求,真是大有可为的明日之星啊。」

「不不不、不是这样子的~!因、因为按照平常的流程,我最后不是也都会惨遭你的毒手吗!?所以我就想说这次大概也是一样吧……就只是因为这样子而已!」

尽管莉亚拉说得斩钉截铁,但是有点缺乏说服力。虽然一开始只有诺诺这么说,不过莉亚拉是「闷骚痴女」的嫌疑,确实是加深了那么几分。克罗诺斯则是语气诚恳地向她解释:

「不过,我的确也是很想帮你做特训。不对,应该说是很想对你『这样又那样』。」

「这样子很恐怖耶!拜托你不要直直盯著别人的眼睛说话啦!?」

「不过呢,毕竟《继承战》马上就要开始了。而且你的『纹章』里,已经积攒了足够的力量。即使是假阳具,现在的你也已经能够操纵自如了吧?」

「唔,哎,这个嘛……如、如果没问题的话,就是我不用接受特训啰?就算不接受你的『开发』,也完全不会有什么影响吗?……你、你说的是真的吧?」

在莉亚拉的这番话里,似乎还带著某种弦外之音。但是《继承战》确实迫在眉睫,因此克罗诺斯决定先来个口头鼓励就好。

「放心吧,莉亚拉!你在过去的日子所积累下来的力量,肯定都蕴藏在你的身体之中!没错,你就相信和我一起共度的——这段改变人生的色情时光吧!」

「拜托你不要说的像是好事一样啦!?真是的!克罗诺斯,你是想气死我吗!?」

「哈哈,一直『起司』、『起司』的,你是乳牛吗?这么说起来,你确实是有一对很完美的胸部呢。」

「什么?你、你说谁……谁是乳牛了啊!气死……气气气!气气气!气气气!」

为了主张自己不是乳牛,莉亚拉特地避开了「起司」的发音。因为听起来实在是很滑稽,克罗诺斯忍俊不禁地笑了。一行人就在紧张感一扫而空的情况下,走向了《继承战》的比赛场地。

■■■

在几经风波后,这场《继承战》终于即将揭开序幕。

沉睡于神殿最深处台座上的,就是被封印的《神剑艾利恩斯》。在《女神圣具》的监督之下,双方将在神殿大厅一决雌雄。

到场观战的众多观众,也会见证这场对决的结果。而此刻率先从西侧入场的克罗诺斯等人,立刻就吸引住观众的目光,但是……

「噢噢!那位就是第一皇女莉亚拉大人!据说她被誉为首任《公主殿下》艾利恩斯的再世化身呢!」

「然后其他的那几个人,就是作为第一皇女使徒的代理战士……咦、欸?」

站在队伍最前头的是克罗诺斯,而跟在他身后的雅典娜、璐娅,和诺诺,则是一副明显有问题的样子。

「哈啊、哈啊……嗯、嗯嗯。哈啊……好想和克罗诺斯大人继续缠绵下去……呼。」

「屁、屁股被揉的感觉还是没有消退……而且只要一想到那个贞操带,感觉就浑身不对劲……呜呜。」

「呼。诺诺好像、已经累了。可不可以、直接睡觉?」

看著三名少女呼吸粗重、脸颊潮红的模样,观众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怎么感觉还没有开打……她们就已经精疲力尽了?」

「她们这样子……真的没问题吗?」

不用说,人群里已经传出不安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第二皇女梅依和近卫队长菲欧娜,也从和克罗诺斯等人相对的东侧入场。梅依原本一脸消沉,在和莉亚拉对上目光的瞬间,脸上漾出了一丝笑容。

「啊,莉亚拉姊姊……」

「请您自制,梅依大人。我们双方接下来是必须捉对厮杀的关系。和对手嬉皮笑脸地寒暄问好,等于是侮辱安排了这场战斗的女神大人。」

「!这、这样子啊……是我错了。」

遭到训诫的梅依,顿时沮丧地垂下头。菲欧娜的声音已经不能用严峻来形容,而是流露出一种冰冷无机质的感觉。就连她对梅依所说的这一席话,也透著一股不带感情的冷冽。

紧接著,菲欧娜将矛头转向莉亚拉,语带扫兴地数落著对方:

「莉亚拉大人……我本来还以为您会带著多么了不得的代理战士,来参加这场重要的《继承战》……您是真心认为她们能够赢得对决吗?您果然没有资格胜任《公主殿下》的重责大任。」

听到这番露骨的嘲笑话语,莉亚拉登时气得脸颊发红地说道:

「唔……菲欧娜,你要是继续侮辱我的朋友,我可不会饶恕你的喔!」

只是莉亚拉的怒火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因为克罗诺斯等人遭到了侮辱的关系。

她还真是一点也没变耶——克罗诺斯一边苦笑,一边把莉亚拉拽到后面。

「莉亚拉,没必要在意这种挑衅。待会儿让她知道我们的厉害就行了。」

「克、克罗诺斯,可是……唔、唔唔,我明白了。」

只要别人好声好气地劝阻,莉亚拉基本上都会乖乖听话。

另一方面,菲欧娜也让梅依退到后面,自己走到队伍最前头。菲欧娜是相当知名的剑术高手,因此克罗诺斯也早已预料到她会亲自披挂上阵。

然而就在此时,菲欧娜再次用冰冷无情的语气朗声说道:

「就让我来告诉你们,什么才是稳操胜券的必胜方法——出来吧!吾之战士!」

伴随著菲欧娜的号令声,她手下的「代理战士」开始陆续进场。然而,观众在目睹他们的身影后,都忍不住发出了近乎尖叫的声音。

「咿……那、那是什么啊!?全身都是肌肉的怪物!?」

「而、而且数量居然有这么多……足足有十头耶!?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矗立在场上的这群异形存在,和克罗诺斯及莉亚拉曾经打倒的「怪物」几乎长得一模一样。也就是透过强灌奇妙的药物、让奴隶变身为可怕的「怪物」。

而对这群异形存在感到困惑不已的,并不只有观众而已。在安全位置观战的第二皇女梅依,似乎也不晓得这是怎么回事,立刻追问起菲欧娜。

「菲欧娜队长,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完全没听你提起这件事情?我、我们的代理战士,居然是如此可怕的……」

「……梅依大人,您这是在说什么呢?他们毫无疑问是女神派遣下凡的战士。这群非人的异形存在,正是能够实现《公主殿下》任何愿望的力量象徵啊。」

「咦……可、可是,让那样的庞然怪物和血肉之躯的人类交战,未免也太残酷了吧……」

「梅依大人,您难道是凭著表面印象做出这番论断的吗?这样子可是违背了慈悲为怀的《女神》大人的教诲啊。」

「唔。不、不是……我没有违背《女神》大人教诲的意思……」

太过纯真的人,一旦被人搬出「信仰」的大帽子,就会无法做出任何反驳。相对地,没有信仰心的人,反而能够将「信仰」作为武器恣意挥舞。

不过,矗立在眼前的那群异形存在,是不折不扣的巨大威胁。莉亚拉也不禁脸色苍白地向克罗诺斯说道:

「克罗诺斯……我果然还是不能允许你们上场!你应该也记得那头怪物的力量吧!?现在可是有一大堆那样的怪物……我不能让大家置身于险境之中!我们直接弃权吧!?」

「恕我无法从命。而且莉亚拉,我不是跟你说过不用担心吗?那些『怪物』确实拥有超越人类的力量,在正常情况下展开交战的话,全军覆没的肯定是我们这边吧。」

「既、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说这种话!」

「可是啊,莉亚拉。」

莉亚拉不安地说,克罗诺斯打断了她的话,信心满满地向她宣布:

「我们还没有完全展现出《奴隶圣具》的力量呢。」

「咦?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虽然莉亚拉还想要继续追问,但遗憾的是已经没有时间。貌似神殿祭司的一名男子,开始朗诵起开场白,准备为《继承战》正式揭开序幕。

「那么,接获神谕的第一皇女和第二皇女,请两位向《女神》大人献上感谢的祈祷。接著,请发誓在这场神圣的《继承战》中,双方绝对会秉持光明磊落的精神——」

「唔、咕、噜、噜……嘎啊啊啊!」

「咿!?啊……继、《继承战》就此开始!咿呀呀呀!」

原本应该会落落长的开场白,被「怪物」的咆哮声吹到九霄云外,祭司顿时惊慌失措地落荒而逃。尽管如此,战火一旦点燃,就不会轻易地熄灭。

那些「怪物」抡起巨大手臂的动作,也直接印证了这一点。

「咕、嘎嘎……噢噢噢噢!」

尽管这些「怪物」已经丧失理性,但是它们并没有攻击离得最近的菲欧娜。或许是因为事先经过了完善的调教,也或许是因为菲欧娜是咒药主人的缘故。

就在克罗诺斯思索著这些事情时,其中一头「怪物」抡起异常膨胀的右手,朝著站在队伍最前头的他砸了下去。

扑天盖地而来的巨大手臂,毫不留情地碾碎了无从抵抗的克罗诺斯——

——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咕?……噢、噢……噢啊啊啊!」

「…………咦?」

只见「怪物」的庞然身躯在空中转了一圈,像是树叶般轻易飞了出去。惊讶到合不拢嘴的菲欧娜,和一时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的观众,全都看向伫立在场上的那道身影。

那是一名身材高䠷、前凸后翘的美女,长长的浏海遮住了眼睛,双手举著一把没有刀刃的剃刀状武器。正是刚才将「怪物」打飞出去的雅典娜。

「克罗诺斯大人……由我来守护。我绝对不会让你们……碰到他的半根手指头。」

雅典娜手上握著的,是她专用的《奴隶圣具》——没错,就是之前的那根「掏耳棒」。她身上的「纹章」已经膨胀到《开发度•中》的状态,只要将其中的力量灌注进去,就能让掏耳棒变得巨大。

「……什么!?你、你们还在发什么呆!还不赶快把他们全部解决掉!」

菲欧娜今天第一次流露出了情绪,在她的高声命令下,那群怪物一齐展开了行动。

乍看之下,雅典娜手里拿著的是没有刀刃的不可靠武器,因此那群怪物才会把她作为优先目标吧。

「咕、咕噢噢……噫、噫耶耶耶!?」

「啊叽!?噫、噫……嘎、嘎!?」

然而,不管是哪头怪物,都在挨了雅典娜的一击之后便倒地不起,或是就此夹著尾巴逃之夭夭,双方完全不属于同一个级别。

雅典娜宛如在掏耳朵般,轻松惬意地横扫对手,同时用她悦耳的声音说道:

「别靠过来……不许你们这些骯脏的家伙碰到克罗诺斯大人……我来替你们做大扫除。」

「啊……啊咿咿咿!?」

只见一大群的非人「怪物」,就这样惨遭一名少女单方面屠杀。而这幅匪夷所思的光景,让全场观众都兴奋了起来。

「明明是单方面地蹂躏著那样的怪物……不知为何却没有给人恐怖的感觉……?」

「因为她用的是没有刀刃的慈悲武器啊……简直像是《女神》大人……不对,《女神》大人的使徒?」

「女武神……没错,是女武神啊!噢噢!加油啊——!」

看来观众自说自话地做出了解释。不过,那群「怪物」的数量实在太多,就在观众开始觉得雅典娜有些左支右绌时……

「咕噢噢——姆叽?」「叽叽、叽叽叽!?」「啊、啊嘎嘎嘎……?」

不过眨眼的功夫,好几头「怪物」便已经无法动弹,一条麻绳将它们同时绑了起来。那是一条能够无限延伸、宛如活物般灵动的麻绳——也就是诺诺的《奴隶圣具》。

「哼、你们这些家伙、真是烦人。这样的、丑八怪、不需要存在。」

「咕、嘎、叽啊!?」

诺诺的眼中充斥著虐待狂的残虐光芒。将好几头「怪物」捆绑起来的她,一把就将它们拉倒在地,接著连看也不看地径自低声说道:

「诺诺、想要的、只有克罗。只要能在、克罗身边、诺诺……就觉得幸福♪」

诺诺的眼眸和脸颊,蓦地浮现出温暖的色彩。如此瞬息万变的巨大反差,让全场观众再次交头接耳。

「!?怎、怎么回事,那个女孩……明明看起来给人一种相当危险的感觉……」

「但、但是,我的心脏却有种小鹿乱跳的悸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妖精……难道她是阴晴不定的淘气妖精吗……?」

因为对手是丑恶「怪物」的关系,所以观众都顺理成章地做出了这种解释。

然而,这群「怪物」的魔手,终于伸向了性格怯懦的璐娅。原本应该会害怕到四处逃窜的璐娅,这次却没有选择这么做。

「咕噢噢噢!窄勒泥遮各布企演的!」

「……哼,事到如今,你们的攻击……和克罗诺斯先生的调教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璐娅说完,倏地转过身去。就在观众高呼「危险」的叫喊声中……

只见她的身体(正确来说主要是下半身)突然绽放出强烈的光芒——!

「咕耶?咕、啊——泥遮各布企演的!」

保护璐娅免受攻击的,正是她的《奴隶圣具》——贞操带所产生的防护罩。当然,看不到璐娅裙底风光的观众,全都对这道光芒议论纷纷。

「刚、刚才的那是……神圣之光!?多么神圣的光辉啊……!」

「如果要找个词汇来形容刚才的光芒……我想想……唔、唔嗯……」

「是『翘臀防护罩』吧?」「啊~是『翘臀防护罩』耶。」「的确是『翘臀防护罩』呢。」「『翘臀防护罩』万岁。」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被形容得超级奇怪啊!?拜托你们想个好听一点的形容词!话说回来,刚才那头怪物的吼声好像也很奇怪耶!?」

非常遗憾的是,因为璐娅的《奴隶圣具》太过直白,所以观众也没办法做出什么太像样的解释。

就在这样的打打闹闹之中,原本声势浩大的「怪物」似乎全都被收拾掉了。

换句话说,第一皇女莉亚拉的阵营,以压倒性优势赢得了这场《继承战》。

「……咦,哎?已、已经结束了吗?」

由于落幕得太过突然,观众似乎也感到大失所望。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菲欧娜挥舞著手中的长剑,怒不可遏地大声喝道:

「别、别……别开玩笑了!在这场神圣的《继承战》上,你们刚才那种出老千似的战斗方式,到底算什么啊!居然拿出如此龌龊……如、如此下流的武器——」

「喂喂喂,你这个派遣怪物上场作为代理战士的人,就算跟我们抱怨这些事情,也毫无说服力吧?而且我们使用的武器也没有什么违规的地方——」

「你们拿的全是麻绳和贞操带之类的色情道具……我才不承认那种东西可以算作武器!」

「嗯?咦、这可奇怪了?」

听到菲欧娜这番气急败坏的话,克罗诺斯不禁感到有些意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他转过头去看向莉亚拉,发现莉亚拉也是一脸惊讶。

无论如何,这场对决已经分出了胜负。面对连忙跑上前来的莉亚拉,克罗诺斯向她说出了自己对菲欧娜的看法。

「那个叫做菲欧娜的女孩,确实是冷血无情、不择手段——不过她的本性似乎相当纯真呢。看来我得稍微修正一下对这女孩的评价。」

「是、是啊……毕竟菲欧娜从以前开始,就是个相当洁身自爱的人。所以我从未想过她是幕后黑手的可能性……这么说起来,她应该没有任何色情方面的相关知识。」

「噢?原来如此。和现在的莉亚拉真是大不相同呢,啧啧啧。」

「你你你、你以为是谁害的啊!人家要生气了喔!?」

「呼哈哈,你这不是已经生气了吗?先不逗你玩了,接下来还得做个真正的了结才行。」

「咦?你是说……真正的了结?」

虽然莉亚拉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克罗诺斯非常清楚,光是赢得《继承战》的胜利,并不能算是彻底解决了所有问题。

因此,为了做出真正的了结,克罗诺斯把「那样东西」递给了莉亚拉。

「好了,《公主殿下》,请你使用一下这玩意儿吧。」

「嗯?克罗诺斯,这个是……咦,假阳具!?呃,你这是要我做什么啊?」

「没什么,你只要按照之前做的那样就行了——让我的假阳具绽放出光芒吧。」

「就跟你说过了,别用那种奇怪的说法形容啦!?真是的……我只做一次喔?」

尽管莉亚拉满腹困惑,但她还是按照克罗诺斯所说的展开行动。此刻隐藏在她胸口的「纹章」,应该变化成华丽巨大的造型了。

其证据就是,假阳具开始散发出了光辉——而观众目睹到了这一幕。

「唔噢!好刺眼!……不过,这道光芒感觉好温柔啊……」

「就像是太阳一样温暖呢……——!?喂、喂!快看那个!?」

「什么!?怪、怪物……居然变成了人类!?」

在莉亚拉手中假阳具光芒的照耀之下,原本是「怪物」的异形存在,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脸穷酸模样的男子。虽然在观众眼中看来是「怪物变成了人类」,但是克罗诺斯和莉亚拉都知道实情正好相反。

「克、克罗诺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哎,你之前不是也有见识过吗?就是雅典娜使用假阳具,把怪物变回人类的那一次。如果是由你施展的话,好像只要让怪物被假阳具的光芒照到,就足以使它恢复原状的样子。你先前使出这招时,因为对方是人类士兵,所以只有造成目眩的效果而已。」

「我、我的确不知道……不过,这些人能恢复原状真是太好了。」

「哎呀,对你来说,或许这样就足够了,但是我可没打算做慈善事业。我根本不在乎这群臭男人是死是活,不过他们变回人类这件事情,将成为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所在。」

听完克罗诺斯这么说,莉亚拉果然再次不解地歪起头。她还是太纯真了呢——克罗诺斯无奈苦笑,走上前去,以全场都听得到的音量,对著菲欧娜和梅依高声说道:

「各位都看清楚了吗?这就是刚才和我们交手的代理战士的真面目!他们看起来就是《神国》官方禁止的奴隶!而让他们变身为方才那种怪物的,则是在很久以前便已经被《女神》大人严令禁止的『咒药』!」

克罗诺斯的这一席话,顿时让全场观众都为之哗然。

身为当事人的菲欧娜,尽管脸色铁青,但还是倔强地开口反驳:

「胡、胡说八道!你根本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我做过这种事情!」

「哼,你说得没错,单凭状况证据所做出的推断,确实不够充分。既然如此,菲欧娜——就由你自己招供吧。」

「什么……?你这是在说什么蠢话……够了,接下来就由我的剑来——咿呀!?」

就在菲欧娜准备举起剑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从头到脚都被捆绑起来。

这精彩的一手,来自诺诺的麻绳——菲欧娜的确是一等一的剑术高手,但是在蓄满能量的《奴隶圣具》面前,她根本毫无抵抗的余地。

「——准备、万全。好了、克罗、不用客气、上吧。」

即使没有说出口,诺诺似乎也察觉到了克罗诺斯的意图。克罗诺斯咧起嘴角,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随即从怀里掏出某样《奴隶圣具》,朝菲欧娜走了过去。

没错,他所掏出来的那样东西,正是之前也给过莉亚拉的那根蜡烛。

「!?你要做什么……你是要用那根蜡烛拷问我吗?……哼,我还真是被小瞧了呢。不管你怎么折磨我,我都绝对不会因为承受不了痛苦,吐露任何事情!」

「呼哈哈。虽然威武不屈的女孩子也很可爱,不过你要是会错意了,我可是会觉得很困扰啊——你没必要开口说话。好啦,你就乖乖闭上嘴巴,把你的身体交给本大爷吧。」

「什么?……唔,随便你想怎么样吧。不管你做什么都是白费力气——啊、啊啊!?」

克罗诺斯毫不客气地倾斜手中的蜡烛,让滚烫的蜡油直接滴落在捆缚倒地的菲欧娜身上,于是菲欧娜立刻发出了尖锐的惨叫。

此刻在全场观众的眼中,克罗诺斯肯定被视为残忍无情的人物。事实上,有许多观众都忍不住别开视线,或是向克罗诺斯投去谴责的目光。

而随著滴落的蜡油,不断颤抖身体的菲欧娜,也试图向克罗诺斯破口大骂,但是……

「这、这种程度的东西,根本就不痛不痒……哼,我一点都不觉得烫——『不要!好烫!快住手呀!』——咦?」

和菲欧娜的声音重叠响起的,毫无疑问也是她本人的声音。菲欧娜登时傻在原地,克罗诺斯则是露出贼笑向她问道:

「哎呀呀,你的嘴巴也没你说得那么牢靠嘛。那么,容我请教一下尊贵的近卫队长大人:究竟是谁用『咒药』把那群奴隶变成怪物的?」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不晓得你在说什么……好烫!——『是我。我擅自取出了封印在城内宝库的东西……然后使用在奴隶身上!』——怎、怎么搞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菲欧娜会如此惊慌失措也是很正常的反应。在听到这番自白后,原本投向克罗诺斯的那些谴责目光,此刻已经完全转移到菲欧娜身上。

尽管有些困惑不解,但几乎所有的观众都已经不再同情菲欧娜。

就在这样的氛围之中,莉亚拉低声向克罗诺斯拋出了自己的疑问:

「克、克罗诺斯?那个蜡烛是能够看透心声的道具吧?」

「正是如此。不过就如你所看到的,只要被这根蜡烛滴落的蜡油滴到,当事人的心声就会朝著周围扩散出去。我之前不是说过吗?『在这玩意儿面前,任何谎言都会无所遁形』。」

莉亚拉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不过当前的事态发展,其实有点超出克罗诺斯的预料之外。

克罗诺斯先前也和莉亚拉提过,这根蜡烛是用容易融解的素材制成。因此即使滴到蜡油,感觉应该也不会那么烫才对。

「『唔唔、好烫、好烫啊……咿呀!』——居、居然让我蒙受如此屈辱……唔,你乾脆杀了我吧!」

(嗯~明明担任近卫队长的职位,却对疼痛异常敏感的样子呢。不过看她这种反应,不太像是单纯的怕痛。也罢,这件事情晚点再说吧。)

尽管克罗诺斯对菲欧娜有些想法,但是当务之急是彻底解决这场风波,于是他拋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

「那么,菲欧娜,你先前也曾经派出手下,企图谋害莉亚拉的性命,没错吧?在那次的追杀之中,你也同样动用了这种怪物。而你所策划的阴谋诡计,全是为了让梅依皇女变成任你摆布的傀儡,对吧?」

「唔、你那是子虚乌有——『没错……这对无法做到清浊并济的公主姊妹,根本没有能力治理好国家。正因如此,我才会企图谋害莉亚拉皇女——』——唔、唔唔……嗯嗯!」

虽然菲欧娜用力闭紧了嘴巴,但是在《奴隶圣具》面前,那只是毫无意义的抵抗。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稚嫩却凛冽的声音,突然打破了现场的氛围。

「……这个人说的全是事实吗?我要你亲口回答我,菲欧娜。」

第二皇女梅依站起身来质问。语气里带著前所未有的严厉和肃然。

慌忙抬起脸的菲欧娜,则是用力地摇著头试图辩白道:

「不、不是……不是这样子的!我从未想过把梅依大人当作傀儡!我只是单纯地担忧《神国》的未来,才会采取这些行动……真的就只是这样子而已。」

「……不可原谅……」

「!梅、梅依大人,我是为了《神国》——」

尽管菲欧娜还想继续为自己申辩,但是梅依大喝一声,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我绝对不会原谅企图谋害莉亚拉姊姊性命的人!」

「————?」

梅依的愤怒究竟是从何而来?菲欧娜身为梅依的近卫队长,却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反倒是对梅依几乎一无所知的克罗诺斯,立刻察觉到是怎么回事。

菲欧娜不由自主地垂下头,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愚蠢。

然而,如果让克罗诺斯来说的话——不管是莉亚拉还是梅依,都还没有真正瞭解菲欧娜是什么样的人物。

「虽然菲欧娜的恶行已经完全揭晓,不过要麻烦你再等我一会儿,小梅依。好啦,菲欧娜,你还有话藏著没说吧?」

「唔。我、我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好、好烫……咿呀!?」

克罗诺斯再次滴了几滴蜡油在被绑住的菲欧娜身上。

因为炙热而痛苦翻腾的菲欧娜,吐露出了至今最为示弱的真心话。

『……我是个……骯脏的女人……』

「「……咦?」」

这句意想不到的真心话,让隔著一段距离的公主姊妹同时惊呼。

菲欧娜几乎整张脸都贴在地上,因此无法看清楚她是什么表情,但是她的真心话并没有停下来。

『说什么担忧这个国家的未来……就算搬出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也依旧不改我策划骯脏阴谋的事实,我终究只是个可笑的傻瓜而已……我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深恶痛绝……』

说到这里,菲欧娜的话语声停了下来,周围一片鸦雀无声。

莉亚拉先前对菲欧娜的评价是正确的。菲欧娜是个太过洁身自爱的人。她说自己是为了国家未来著想,应该也不是虚假的谎言。可是菲欧娜的这种性格,却导致她对莉亚拉和梅依抱持著复杂的情感,最后甚至不惜策划了这次的邪恶阴谋。

菲欧娜这名女子,实在是太过笨拙。或许是理解到这一点,每天和她朝夕相处的梅依,缓缓地朝菲欧娜走了过去。

「菲欧娜……你这次会做出这样的傻事,我这个不中用的公主也得负一部分的责任。我也会帮忙弥补这次的过失,所以你就和我一起……咦?」

但是就在此时,发生了一件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即使是克罗诺斯也没有料到这个变故。

依然被捆绑在地的菲欧娜头上,突然涌现了大量光点,并且就这样朝著她倾注而下。看著这幅充满神秘气息的光景,莉亚拉不由自主地高声叫道:

「这些光点,难道是……难道是《女神的慈雨》!?我和梅依那时候也是这样接获了『神谕』……所以说,菲欧娜也是以《公主殿下》的身分,被选为《女神圣具》的使用者啰——!?」

「——不对!这和《女神圣具》不是同一回事!菲欧娜并没有被选为《公主殿下》!」

「咦?克、克罗诺斯……咿呀!?」

克罗诺斯一边大叫,一边将不知所措的莉亚拉一把拉了过来。

下一秒钟,从蹲著的菲欧娜身上,喷出了一道漆黑的浓雾。

这个诡异的现象究竟是怎么回事?只听克罗诺斯咬牙切齿地大吼道:

「是『咒药』啊!『咒药』失去控制了——所有人立刻远离菲欧娜的周围!」

菲欧娜大概是偷偷把「咒药」带在身上了吧。而刚才那番真情流露的自白,直接引发了「咒药」的失控。

如果克罗诺斯没记错,菲欧娜和莉亚拉姊妹有著远亲关系——因此她身上流有《公主殿下》的些许血脉,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只是克罗诺斯完全没有想到,菲欧娜居然会被「咒药」吞噬。

此时超乎想像的异常事态,正在把魔手伸向莉亚拉的妹妹梅依。

「!?不、不要,这是什么……咿、咿呀呀呀!?」

在「咒药」的作用之下,从菲欧娜身上喷涌而出的漆黑浓雾,马上就把近在眼前的梅依包裹进去。看到这一幕的莉亚拉,在克罗诺斯的怀里发出了悲痛的叫声。

「怎么会……梅、梅依!梅依————!」

或许是听到了莉亚拉的哀号,菲欧娜猛地抬起脸。只见她奋力伸出手,想把被漆黑浓雾包裹住的梅依推飞出去,但是……

「唔!?梅、梅依大人,请您快逃————啊。」

不管是菲欧娜还是梅依,都被漆黑浓雾笼罩了起来,再也看不到她们的身影。逐渐膨胀的漆黑浓雾,宛如龙卷风般旋转起来,就这样笔直地冲向天空。

下一个瞬间,显现在众人眼前的那道身影——明显是超越人类智慧的存在。

「女……女神、大人……?」

莉亚拉下意识地喃喃出声;克罗诺斯则是咬牙切齿。

菲欧娜和梅依已从刚才的位置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即使抬头仰望,也看不清楚对方脸孔的巨大女性身影,甚至直接顶破了这座神国最大神殿的天花板。

那道女性的身影,看起来像是巨大化的菲欧娜。正如莉亚拉方才脱口而出的,身上披著犹如天女羽衣薄纱的这道身影,甚至会令人误以为是《女神》亲自下凡。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立刻就证明了她不是慈悲为怀的《女神》。

「咦?喂,你们看,她开始动了耶,她打算做什么——啊。」

就如观众所说的,那道必须仰望的巨大身影,缓缓抬起了自己的手臂。

紧接著,那只手臂轻描淡写地挥舞了下来——化为破坏一切的恐怖横扫。

「咦、咿……咿呀呀呀!?神、神殿要崩塌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咿!」

陷入恐慌的全场观众,只能手足无措地傻站在原地。

克罗诺斯见状立刻大喊。不是对著观众,而是朝著主持神殿的祭司们。

「你们还在发什么呆啊!身为神殿祭司的你们,好歹知道紧急逃生口的位置吧!现在马上引导民众,尽快从这座神殿撤离!」

「……!?好、好的,我们马上去办!」

看著祭司们拖拖拉拉地开始行动,克罗诺斯忍不住咂了声嘴,总算是开始了民众的避难作业。如果能够趁著「原本是菲欧娜的存在」停止动作的期间,疏散全部观众就好了。

就在克罗诺斯如此寻思时,莉亚拉跑上前来,低头向他说道:

「对、对不起,克罗诺斯……原本应该要由我来下达指示才对。结果我这次又依赖你了……」

「哎,小事一桩啦。毕竟观众里也有不少女孩子,而且如果是为了帮助可爱的莉亚拉,不管做再多事情,我都不会觉得辛苦喔。只是问题在于那个女孩啊。」

雅典娜和诺诺都各自举起《奴隶圣具》严阵以待,但是那个女孩——「原本是菲欧娜的存在」,在那之后就完全没有任何动静。

该不会就这样再也不会动了吧?这个疑问立刻就得到了解答。

「!克、克罗诺斯,她开始动了……唔!」

那副庞大身躯的任何动作,都会引发一阵天摇地动,莉亚拉不得不闭上嘴巴。

化身为高耸巨人的菲欧娜,微微睁开眼睛。只听那道身影以昏昏欲睡的沉闷嗓音,清楚地说出了「人类的语言」。

『已经不需要了……不管是《公主殿下》,还是《女神圣具》……又或者是《神国》……都不需要了。我要破坏一切……我、我……我乃破坏者……其名为——』

原本清晰的话语,逐渐变得空洞虚无,并且失去了人类的感觉。

在诡谲的氛围之中,那道身影喊出了那个名字,彷佛是在向世界宣告自己的诞生。

『破坏神——菲欧娜——!』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令人目眩的闪光,从那副巨躯迸发而出,照亮了周围的一切。

与此同时,克罗诺斯把莉亚拉藏到自己身后,高声大喊道:

「莉亚拉,在我身后待好了!雅典娜、诺诺,快过来!」

在克罗诺斯的呼唤之下,雅典娜和诺诺立刻来到了他的跟前。

紧接著,克罗诺斯向璐娅下达了一道命令。

「璐娅,全靠你了——你来保护大家!」

「……咦!?哎、哎哎,由我来保护大家吗?这个……啊。」

就在璐娅的错愕叫声,转换成不知所措的惊惶的下一瞬间,一切声音都被掩盖过去了。

从「原本是菲欧娜的存在」的脚边喷出的能量,宛如光之障壁般耸立了起来,迅速朝著周围扩散了出去,沿途粉碎了所有阻挡在它路途上的东西。

这个现象级的灾祸化身,就这样突如其来地降临在《神国艾利恩斯》。

正如《破坏神》这个名字所昭示的,菲欧娜摧毁了眼前所见的一切。

■■■

…………

原本被誉为「神国第一」的宏伟神殿,如今只剩下一片断垣残壁。

在这座被摧残到体无完肤的破败神殿之中。

只有一样东西,看上去彷佛完全没事。

「——————」

其所散发出来的神圣光辉,丝毫没有折损的迹象。

《神剑艾利恩斯》,就这样悄然矗立在一片废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