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第五卷 第四章 我怎么可能是阳角 不行不行!(也不是不行)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44:55

翻译 陈泽威

资源 烟雨

球技大会当天, 天气良好,我身体状态也生龙活虎。

顺便一提,今天白天是正常上课,下午开始停课举行球技大会。虽然好不容易退了烧,谨慎为好还是一直睡到下午吧。

我进教室后就用兴高采烈地的笑容向大家打招呼。

“早安!”

“小玲奈!”

“早啊”

小香穗抓住我的双肩向我虎扑而来,我差点失去平衡摔倒之际,她又立刻将手放在我额头上。

“没有发烧呢!”

“我都说了我烧好了”

“因为我有点不信你了”

“唉唉——!?”

请相信每天比谁都想翘课,带病却要上学的我……

嘛,要说我是不是为了大家太拼了,也差不多就是那么回事吧。我明白,是我太不考虑后果了。香穗所言极是。

“抱歉让你担心了”

“可让我担心了。不过既然你来了,我就原谅你了!球技大会之前都给我老实休息哦!来坐吧”

小香穗非要让座给我。

但是,被这么珍视的感觉,真不错呢…呵呵…

“我明白了,我会保留体力的……”

“好,那等下要有什么事,你就休息交给我来办吧”

她好温柔……

“那我先去下洗手间”

“给我座下!我替你去”

“还有这种操作吗!?”

自己的事情自己干,靠天靠地靠小香穗,不算是好汉。 我前往洗手间的途中,遇到了平野和长谷川,于是道歉道。

“抱歉,发烧让你们担心了……今天已经没问题了!一起加油打球吧!”

俩人一边担心着我,一边燃起了今天球赛的干劲。今天A班士气正旺。

“咦”

“……”

女洗手间洗手之际,巧遇了学校第一的黑发高个美少女。

“纱月”

“你好点了吗”

“嗯嗯”

纱月从上到下打量了下我。有何贵干吗?

“今天,好好加油吧”

“好的!”

“毕竟是为了你最喜欢的濑名呢”

“唔…虽说确实如此…….但纱月,你不也是为了紫阳花干劲十足吗…!”

纱月的露出了不快脸色。怎么了吗?看着心高气傲的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赶紧闭嘴了。

她姑且是我们的最强战力,该尊重还是得尊重的…对吧!

“喂,甘织”

我正打算离开洗手间时,被喊住了。

“有什么事吗?”

纱月在洗手间中停下脚步,确认旁无他人后,追问道。

“你和濑名,还有真唯交往,幸福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别想多了。你就按字面意思回答我就好”

这简直和,夜深人静的路上被一个双手持斧的笑面男人逮到,然后告诉我“我可不是什么可疑人士哦”一样呢……

“和纱月处多了后,我就老是会翻来覆去地想很多呢…”

“真是个麻烦的女人呢”

“啊嘞,纱月在说自己吗?那里有镜子哦!”

我热心地指向洗手台前的镜子,纱月用满怀杀气的眼神瞪来。

“我,还算,幸福,吧…”

“哼!”

不知何故纱月又不爽了起来。我明明都好心回答你了!

“明明之前还不情不愿的”

“话可不要乱讲哦!”

自己过去的想法,会被现在的自己所超越。毕竟人是会成长的吧!

不如说,我要不好好向纱月炫耀一下恋人的美妙之处吧?虽然纱月可能也不懂呢!话说这么做虽然可能会很有意思,但好奇心的代价,是我自己的小命不保…….

“甘织”

“嗯,在的!?”

我回应道。

完了, 忘记纱月是有读心术的妖怪了。

不,不是的!我只是,不小心想到的…! 随便想想也不犯罪吧!?人心里想法是自由的吧!?

被瞪了一阵后,纱月像是丧失兴趣的小猫一样转开脸。

“真不错呢”

“唉?嗯,对呢”

她坦率地祝福我了吗…?不可能吧,我感觉寒芒在背。

“没关系哦,纱月!就算我有恋人了,我们也还是朋友呢!”

纱月没有回话,而是走进了厕所。

老感觉…….

最近纱月的状态好奇怪。就像意识到指甲长长一样,平常没怎么注意,意识到就已经这样了。是从发我短信时开始的吗?或者说,是从我和真唯紫阳花交往时开始的吗。

纱月没说出口话到底是什么呢…….要是她心中的涟漪一直不能恢复改如何是好啊。我也焦虑不安着。

之前的球技大会,我都忙东忙西的……至少,忙完后,找个时间和纱月好好谈谈吧.

“……难不成纱月你她,因为真唯有恋人后,没时间和自己玩了,所以寂寞了吗……?”

“甘织”

我稀里糊涂地将话说出了口。厕所里传来了纱月的声音。

“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在找死吗?”

“不是!!!”

我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响叮当之势赶紧回答道。

教室门口的走廊,又站满了人

似曾相识的场景……

我有种不详的预感。偷偷瞄了一眼。然后发现了俩只怪兽。不对,真唯和高田正对峙着。

啊这,是A班和B班的老大……

“真是可惜了呢,这次本想好好和你一决高下呢。没办法呢,先把你伙伴打个落花流水,让你见识一下我们厉害吧”

芦谷学校第一趾高气扬的高田,还是一如既往地咄咄逼人。真唯却不像以前那样不以为然。

“真是…受够你了”

剑拔弩张的发言。

杀气腾腾的气氛。

“你说啥?”

高田连她那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也收起了。

真唯再次,眼瞳中闪过一丝锐色,扬言道。

“我可不是,朋友被欺负还不声不吭的女人”

刀光剑影般的风吹过俩人之间……

“哼,无论如何,我们胜利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真期待到时你懊悔的表情呢!”

“这事还不好说呢”

平时总是洋溢笑脸的真唯,这次却用所向披靡的态度,紧逼向高田的脸。

天生丽质的真唯的任何举手投足, 都足以引发A班和B班男女生的尖叫声。高田也不禁后撤几步。

“成王败寇。 靠的就是不懈的努力和真诚的态度, 我会让你知道,你这种做法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的。

“哼”

高田排斥地和真唯保持了距离。

她是因为屈辱吗,脸已经红得怒发冲冠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对我——”

她歇斯底里地吼道,稍作停顿后,高田瞪了真唯一眼后又说道。

“好吧!反正结局马上知晓!洗干净脖子给我等着吧!王琢真唯!”

高田像是散花似的高举单手,真唯也斗志激昂地笑道。

“真可惜,要弄脏你这身漂亮的头发了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

真唯对半分愤怒半分惊讶的高田,放言道。

“你输了可就要万分抱歉地,为B班的大家低头道歉了呢”

“——”

人们在看到高田脸色后,都在背后窃窃私语着。

正在高田差点发飙怒吼之际,班会的铃声响了。

目送面部狰狞的高田离去后,人群中的香穗冲了出来。

“真唯好厉害呀!说的不错啊!刮目相看了”

随着那句话,A班的男女生也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比如“心情稍微舒畅了点呢!”,“王琢好帅啊!”“我们等下一定要赢啊”之类的。

一个男生也举起拳头说道“让我们为濑名报仇雪恨吧!”,人群另一端的紫阳花则说道“我还活着呢~~!”,霎时,哄堂大笑。

我和紫阳花相视过后,我狠狠点了点头。

紫阳花曾说过,比起班级的大家更重视我。虽然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了…但果然,能这样被大家所爱慕的紫阳花最棒了。

紫阳花露出楚楚动人的微笑。手放在嘴边,小声意示我加油~。好可爱!

能来学校真的太棒了!

然后——

“玲奈子”

“哇哇哇!”

被真唯发现的我,一下子就被围入了人群中央。

“所以,就辛苦你了”

真唯仿佛是社交舞蹈一样牵起我的手后,盈盈一笑。

同班同学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真不是我想这么引人注目的!

不过这比上次舞台上蹦蹦跳跳向大众展示cosplay要好太多了!我面向大家。

“就交给我吧!”

我紧握拳头,虽然想不出什么豪言壮语,总之先用气势恢宏的声音喊道。

“我甘织玲奈子,一定会带领A班取得胜利的!”

欢声涌动着。

曾无数次幻想,和真唯所在小团体一起,站在学校金字塔顶端的我……现在似乎确切感受到那种真实感。

大家听完我的话后,立刻人声鼎沸了起来,我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班级。这就是所谓阳角……!学校最强的存在……!

为了不损伤从真唯那借来的威风,我一定会努力的!

***

为什么我要口吐狂言啊。

中午,因为情绪起伏太过激烈,连我自己都担心会不会玩脱了……我在四处无人的校舍里,瑟瑟发抖地等待着。

我发现我桌子里,不知被谁塞了一封奇怪的信。

这封信现在就捏在我手心里。

我到底在嘚瑟个什么劲呢……明明我只是在沾学校的女王光呢…!

在罪大恶极的我面前出现的,是意料之外的人。

“抱歉,久等了”

“你是!”

她是高田的朋友。是和紫阳花属性重叠的羽贺铃兰。

“谢谢你能来”

“必须来嘛!不来不行了!毕竟被送了恐吓信嘛!”

我递出手里的信件。

上面写着。

【甘织玲奈子。我知道你不为人知的重要秘密。你不想公布于众的话,中午就一个人来学校校舍里吧。】

“你知道点什么了吧,羽贺……”

我全身战战兢兢的。要是之前找纱月妈妈借下电击枪就好了。

然后,下一个瞬间,羽贺鞠躬道歉了。

“抱歉!”

“怎么了嘛?”

我紧张兮兮地反问道。

“其实那只是骗你的”

“……骗我的?”

“对”

“不对,但这写到,知道我的重要秘密呢…”

“甘织也是受人瞩目的阳角,有一俩个重要秘密不算啥…”

“这是什么偏见啊?”

情不自禁叫了出来

“虽然我可能有什么秘密,但是没有秘密的人……”

好像也想不到谁没有秘密…

“也就是说,甘织有秘密咯?”

完蛋! 上当了!

“我有权保持沉默…….”

我的秘密众所周知有目共睹的,不如说,我可能是芦谷学园秘密最多的女人也说不定。

比如我以前中学时是个阴角。还和纱月亲过。和香穗一起去过cosplay展。和真唯正在交往着,也在和紫阳花交往着……无论哪个秘密泄露,都是足以致命的。

“没关系哦,比如成绩太差不想告诉家长,或者手游氪金,或者半夜偷吃巧克力什么的秘密。大家都有过哦!”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羽贺的话反而更伤口撒盐落井下石了,比起这些,我反问道。

“但是,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环视周围。难不成,要像上次纱月一样,被引蛇出洞,然后群殴我一顿不成吗….!.?

不行啊!要是纱月的话还有点能耐!我虽然是长女,但完全抵抗不了啊!

“不是的,不用这么警惕哦!”

虽然叫我不要警惕,但我也不能说声好的然后就接受了吧!

“那个,是关于卑弥呼酱的话题呢”

“卑弥呼酱…果然,是关于高田卑弥呼呢!”

“是的,但是不是的!我是找甘织有一事相求”

羽贺再次,鞠躬低头行礼。

“抱歉,我明白,这是很为难人的请求…但是别无他法了,抱歉”

“什么请求…?”

切羽那哽咽的声音,完全不像那封的恐吓信一样假。听上去十分楚楚可怜。

羽贺抬起头后,并没有看着我的眼睛,而是轻言细语小声开口道。

这份请求的内容,简直就是出乎意料。

“抱歉,甘织…为了卑弥呼酱,球技大会请手下留情吧”

我和B班压根不熟,也不了解。不如说是老给我们添麻烦的小团体,向我提出了很不得了的请求。

“…什么?”

也就是说….?

“让我故意输掉吗…?”

羽贺小小点了点头。

太开门见山了吧,我沉吟少许。

“不行,果然还是不行……”

这种请求,绝对不行的吧。

这和纱月要我和她交往的那次可大不相同,这次我是强烈拒绝的。

她这么做,只是单纯想赢吗….?所以盯上了小团体里最弱软柿子的我了吗…….

面对黯然失色的我,羽贺摇了摇头。

“因为,如果,卑弥呼酱输掉的话……是绝对不行的”

“唉?”

羽贺,骇人听闻地,说道。

“这场胜负,卑弥呼酱压上了自己的性命!”

“这是到底什么意思”

输掉就会死吗…? 难道是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展了死亡游戏吗…? 这也太恐怖了吧!

羽贺,结结巴巴地解释道。

“卑弥呼酱呢,在球技大会之前,就一直仇视着A班的真唯了。因为真唯确实独占了学校话题出尽了风头。她还老骂真唯是臭婊砸之类的”

那人嘴真贱啊……

“她这份固执有点不同寻常了,我就感觉不对劲。仔细一问,发现卑弥呼酱她也曾经也是个模特”

“唉…!?”

“这个不要乱讲哦!因为翻出旧账,实在很让人难为情的”

确实,高田也十分高挑…话说,小小一个学校怎么卧虎藏龙有这么多模特。东京太牛逼了吧。

“但是呢,曾经连载卑弥呼酱的杂志,有一天,换了王冢真唯的特集,然后大卖特卖…而卑弥呼酱,则被杂志打入冷宫……还有其余几个别的工作,也被王冢给抢走了……因为卑弥呼酱自尊心很强,不堪受辱就隐退了”

……

“但是,她不能接受学校里有人比自己更风光,于是至少在学校里想风光一把。 卑弥呼酱是认真的。不然真的要被王冢给卷没了。”

压上性命,指的就是这个吗。

同时代的模特,多少都笼罩在真唯的余辉之下吧。高田之辈,比比皆是。

我似乎回想起花取给我看过的录像了。真唯和纱月的背后。似乎有许多那样类似的童星…

……但是。

“这种,难道不是把自己气撒别人头上吗…”

“虽说确实如此! 但是,如果能赢下王冢的话,卑弥呼酱以后肯定会有所改观的。 拜托了,甘织”

羽贺竭尽全力,注视着我,说道。

“拜托,我们对濑名做的事情,后面会好好道歉的…所以,请高抬贵手,祝我们一臂之力吧,甘织”

这…

“不管说什么,不行就是不行…!对不起!”

“甘织!”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避开开羽贺的视线,逃离了那里。

就算是为了朋友,但这种做法,太狡猾了。

有空向别人求情的话,不如去好好练习下呢!不过她们确实好好练习过了…!

无论如何,打假赛这种事情,我不干!

在我甩开羽贺后

“拜托了,甘织”

又被另外一个人拦住。

是前刘海长得几乎看不到表情的龟崎千鹤,她90度鞠躬,和羽贺那时一样道歉。

“什么嘛….难不成你也想让我打假赛故意输掉吧…”

我和龟崎一对一。龟崎,在毫无他人的走廊稍稍诧异过后,又用认真的表情点了点头,

“……我正有此意。我从未见过,那么不安的卑弥呼。”

我无意倾听的事情,龟崎也擅自自说自话了起来。

“明明一直自信满满的卑弥呼……难得一次向我示弱,她告诉我说,‘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胜利了。如果输了的话,就一无所有了,从此以后的校园生活,就此化为乌有’”

没有退路了,说的是把紫阳花笔盒摔落的事情吧。

确实,从此A班B班的对决,不再是场玩笑了。

高田成了反派,A班也团结一致了。

但是……这全是高田咎由自取的…

“卑弥呼呢,从以前就很容易得意忘形,做事又固执又大大咧咧,也因此吃过不少亏…….真的很叫人看不下去。真是笨蛋。但是,关于这次这件事,和以往却完全不同……”

这种话…

简直就像解说不知道的角色设定一样的感觉。

据我所知的高田,是经常找真唯茬的样子。没想到她背后居然有这么多故事! 就算你们讲这么多…

我希望你们不要把我也牵扯进来。

又或者说……这就是所谓的“受人关注”吗。

“拜托了,甘织。我知道这么做不对,但是现在别无他法了…要是卑弥呼知道我背后做了这种事,肯定会生气的……拜托了”

我呆若木鸡地看着卑躬屈膝的龟崎。

为什么羽贺和龟崎偏偏要找我说这种事情呢,我突然感觉有蹊跷。

阳角的人生都是有故事的。

用王冢真唯举例子的话,就通俗易懂了。

真唯做了我的朋友拯救了我,还和纱月互为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还和高田一起把学生全体都牵扯进来,形成了自己的传奇物语。

但真唯只不过是在作为真唯,普通生活而已。

在高中也还是个阴角的我,如果在机缘巧合下和真唯相识,比如放学图书馆被她嫣然一笑,然后被三言两语善待之后……哪怕高中毕业以后,也一定会成为我宝贵的回忆吧。

这就是真唯的传奇。正是因为是阳角,才会有这么闪耀的存在感。

不只是真唯。包括纱月,紫阳花,香穗也是,都会影响着周边的人和事物。

然后,或者说——

因为高田摔了紫阳花笔盒,血气方刚毅然宣战后的我——我可能也一只脚踏入了这片领域也说不定。

想到这点后,我不寒而栗。

“抱歉,这种要求,我果然还是不行…!”

“啊,甘织…!”

我拒绝了龟崎的诉求。

影响着周边的人,不代表只有好事。

也会像这样,被提出无理取闹的要求,然后拒绝后被记恨之类…….完全就没道理呀。但是,真唯也肯定被牵连进这种不讲道理的事情中,然后躺枪过很多次吧。

这就是所谓的树大招风,虽然我至今为止从没想过这种事…太引人注目了,就一定会和他人的故事所交集,然后被迫成为别人故事中的一员。

我逃跑了。

作为阳角,不是特权,而是责任。

但是我没法和这么多人交集。

因为我交流能力低下,精神恢复力也慢。就算把没能力的我给推上台面,我也无能为力。

就算是辜负,为高田求情的羽贺和龟崎的期望也好。

我无法指责她们,也无法和她们讲明事理。只是敬而远之的,逃走了。

正当我气喘吁吁,调整呼吸之际。背后有人来搭话了

“喂,甘织!现在有空吗!”

回头一看。

是和小香穗属性重叠的秘之辣妹,根本汤米俩手合十,面带不好意思的表情。

啊,饶了我吧…

***

有人叫道。

“小玲奈!”

“唉?”

我抬起头。看向皱着眉头的小香穗。

“没事吧!?看你神情呆滞的……果然,烧还没好吧?”

“不不,没那回事”

我换上球衣,来到体育馆。周围也是同样换上球衣的女子。香穗推着穿着篮球队服的我,不满地说道。

“给我振作起来。终于到正式上场了呢!”

“嗯,抱歉,有点紧张了”

体操服上穿着球衣。号码是4号。这个号码感觉不错。

“加油吧,玲奈”

“这将成为我,最棒的高中生活回忆呢……!”

平野和长谷川,也来搭话了。我慌慌张张,强颜欢笑地点了点头。

将头发束起的纱月,不解地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吗?”

“唉?不,没什么”

“是吗”

男子垒球和女子垒球在外面操场上打。然后,体育馆就用来打男子篮球和女子篮球了。

A班的男生在旁边的球场,围成一圈,气势恢宏。干劲满满。

操场上野传来了欢呼声。虽然不清楚状况,但好像比赛开始了。随着那声响,我重回眼前。

一年级有四个班,我们学校不搞车轮赛也不搞淘汰赛。就是简单A班对B班。C班对D班。所以只需要打一场。

“为了小真唯和小紫阳花,我们要好好加油呢!”

对了,我们后来也为垒球比赛助威去了。

B班的垒球部的选手居多,而且都是击球手,但都被投手的真唯一个接一个的三振出局了。

真唯正如明星选手一样光辉闪耀,男生女生的雀跃声也随之经久不衰。

我也记不清这发生了多少次…….但是,C班D班的球赛打完之后,我们就被叫上场了。

体育馆内,热风席卷而来。

然后,我们面前的正是

“终于一决胜负了呢,五人组”

正是高田在内的B班五人齐聚一堂、

“哼哼!看我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站在中央的香穗,笔直指向她们。

刀光剑影般的火花四射着。来助威的男生也 “哦——哦——”地呼喊着。

对手是,高田卑弥呼,羽贺铃兰,龟崎千鹤,根本汤米,和。

“请多多指教”

最后一人,是个个头高高的体能超强似的女子。

“咦!?耀子酱不在吗?”

耀子酱在体育馆二楼的走廊上,向我大大地招着手。

“大家——!加油啊——!”

“为什么啊!?不是5deesse一起组队吗!?”

我向她喊道。

“哈哈哈,我运动超菜的——!”

“太狡猾了吧——!”

小香穗也叫到。

“你们还带上了高一篮球部的王牌啊!”

“她今天也是5deesse哟”

高田厚颜无耻地说道。篮球部王牌也一脸嫌弃的样子。

“没关系哦!我们也有前篮球部的干将呢!对吧,甘织!”

“唉!?”

平野的话让我激烈地忐忑不安了起来。

但是,比赛前可不能说让士气低下的话!

“对啊!放心交给我吧!球就尽量传给纱月吧”

“好的!”

“行吧”

然后,在不知道有没有团结一致的情况下,我们排成一排。

唔…羽贺,龟崎,和根本似乎想传达什么似的,盯着我看……

我将刚刚她们对我说的话从脑海全力里驱散掉。

说罢, 高田周围的人也为她们助威道 “一定要赢啊!”“不管落后多少分,我们都能追上的!”“大家别紧张啊”。

难道说她们,真的可能不是什么坏人吗……?这么想的话就正中下怀了!

搞不好是来动摇我内心的作战吧……?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就如她们所愿了!

不行不行。现在先考虑比赛的事情吧。

我不想让和小香穗还有大家一起练习的时光,化为乌有。

当裁判的老师,举着秋站在球场中央。准备发第一球。

对方球场中央的,正是高田。然而我方则是。

“小玲奈,去吧!”

“诶诶!?”

被小香穗推了出去。

“她比我可是高了20公分呢!”

“玲奈你是队长吧!”

“是这样的吗…”

不知何时我就成队长了……那么,身为队长的我指挥道。

“上吧!拜托了纱月!”

“行吧”

好了,我心满意足地擦拭着额头的汗液。我好好履行了作为队长的职责呢。一旁的小香穗用“这么做可还行?”的眼神看了看我。作为队长的我直接无视了。

比赛终于开始了

不要紧不要紧的。 小香穗和纱月都在呢。和这俩人为敌没你们好果子吃,多么可靠的俩人啊。

我会加油……来辅助纱月的!

纱月抢到了发球。

“呼!”

高田不甘心似的沉吟道。

小香穗捡起落下的球。

“传这里!”

根本轻巧地来前来拦球时。我为了接球,而向场内移动着——

但篮球部的王牌却阻截在我的身前。什么!?

“等等”

压力山大。甩不开她了!

在她严防死守之下,香穗将球传给了平野,然后又传给了纱月——

纱月嘿咻一个投射。B班不知是谁的尖叫声也随之响起。

球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射进了球框。 简直是女子篮球教科书般的双手射篮。

“不愧是小纱月!真能干的女人呢!”

小香穗啪啪拍了拍纱月背后。

“啊…….我的助攻,让琴进球了…….!”

“这就是齐心协力不是吗…!”

平野和长谷川发出感慨的声音

呵呵呵,这就是五人组的力量…就是这种势头,纱月!

对面很不甘似的说道。

“果然是劲敌呢…!不过我早知如此!一起把丢掉的分追上吧,大家!”

高田一声号令之下,这次换我方防守了。

我也向大家发号道。

“好吧,就用那个作战吧!”

“……那个作战?”

对面球队皱起眉头之际,我们已经团结一致组成防守阵型。

这是妹妹恩赐的作战。

——全员防守作战!

球技大会临时组的球队,几乎全是萌新。 没有好好练习过的话,是不可能有紧密的团队合作的。

那么的话。

“只要让对面手拿分成功率下降,我们的拿分成功率就会增高了”

妹妹曾在我房间里,对我指点江山。

“在被单防的情况下,萌新是不可能投进三分的。不如完全舍弃外围。全员去抢篮板没进的球。这么做的话,进攻机会就会增多。对方就不攻自破了”

这完全就是萌新对战的必杀技了。

“嘛,为此我方投球也必须得分呢”

所以我一直只练习投球。

想提升断球,防人还有运球的技巧,是很难的啦!

全员防守内围,放过三分外的传球。然后等待进攻方射篮的失败,争夺反击的机会。

这就是A班的作战!

带球使徒突破的铃兰,正与小香穗和平野苦战着。

因为铃兰被封锁了不能向前传球,于是将球递给了没人盯防的龟崎。

我也不轻举妄动的,将身体挡在高田身前。

慌乱的龟崎一边环视周围,然后直接射篮了——。

——射歪了。

球被位置极佳的纱月抢去,她蹦的真高啊!

这次换我方进攻了。已经助跑的小香穗接过球。

“嘿呦!”

小香穗叫着,一个射篮假动作,然后将球传给我。咦。

貌似队友假动作传球给我了。冷静,冷静,射篮,射篮……

好耶,球进了!

“4比0”

小香穗与我击掌。好耶!

这就是妹妹赐予我的作战,漂亮地生效了。这么下去能赢。赢定了。

“甘织,那射篮好帅哦……!”

“有五人组羁绊的球………神啊……我今天要见证历史了吗…….!”

平野和长谷川也竖起拇指对我嘻嘻笑了笑。

没想到我也能在体育竞技上大放异彩。难以置信。虽然我也不过只练过定点射篮呢!

妹妹的警告也浮入我脑海。

“但是,这作战的难处就在,要同时兼顾进攻和防守,会大量消耗体力,必须要好好锻炼体力呢”

如果这是40分钟的比赛就完蛋了。

但是,球技大会的比赛时间,是前场十分钟,中场休息然后后半场十分钟。只有正常球赛一般的时间。

“以这种势头,一直加油到最后吧!”

一场顺风局。

妹妹说过。“只要大家团队意识到位,不为彰显自己做些异常出格的举动,遵从作战将团队合作放第一位,一定可以轻松取胜的 ”

或许,她说的确实是对的。

因为是学校活动,所以大家都不把球技大赛当会事。

又或许,B班是认真的。若是这样的话,我们更是如此。

这就是,我们的成果。

12比15

接近上半场打完之际,比分逆转了。

全体防御作战,中途还好好的……但是唯一的误算,就是那个篮球王牌的存在。

在发觉我们作战的高田指示下,她一直在三分线外投三分球。不愧是正经篮球部的大佬,她自由投射三分时,简直和百发百中的神射手一般。

就算不是百发百中,也不能轻松无视的强度。

所以,我们第二强的小香穗,一直单防着王牌…这下就没有人可以拦住高田了。

明明对面有俩张王牌,我们却只有纱月。纱月也相当吃力,没有心想事成的拿分。

大家努力练习过,不会有很大的失误。但是,也不会一下子变得很强,

纱月一个上篮,现在只差一分的差距了。

“就在此,甩开分差吧”

高田和王牌间反复传球,不知道防谁的情况下。纱月也对对方无从下手,抢篮板还必须得要去篮下。事已至此,只能由我去阻止高田了。

“甘织,你来了呢”

“我们A班,可不会输呢”

“真可惜呢”

接过传球的高田,瞪着我。那目光咄咄逼人。

羽贺告诉过我,高田压上了性命。我从她瞪我的视线里,感受到了她的执着。

她运球节奏加快。

逼进了——

“——你, 弱爆了。”

“什么!”

她的动作虽历历在目,却势不可挡。她轻而易举越过我而去。

然后一个垂直起跳投射。球进了。

最后又被拿了2分,前半场分数14比17。

“对不起……”

我向大家低头认错

用毛巾擦拭着香汗的纱月。叹了一口气,问道。

“你为哪个而道歉?”

“呃”

我不仅仅是最后没拦住高田,我还老射歪,传球老被抢去球…….简直就是丑态百出……!

纱月将手缓缓放在我额头上。

“唉!?”

“……你不会是还在发烧吧?”

吓我一跳。

“怎么啦?”

“我看你比赛时心不在焉的”

啊这…我避开纱月视线,然后小香穗抱起双腕插言道.

“就算是全神贯注打球,小玲奈也差不多就这样啦!”

“好像也是呢”

你她喵的真是个圆场鬼才啊。不过还是谢谢小香穗,帮我圆场……

“比起这个,后半场该如何是好啊。还是遵照原作战,,然后靠气势来翻盘吗?”

“那也太无能为力了吧”

“小纱月有没有什么奇策吗?”

“现在不正是为讨论这个的时间吗”

“有一说一确实……”

小香穗仿佛大为震撼地向后仰。俩人说相声一样的操作,稍微缓和了下现场的气氛。

“但是,究竟如何是好呢”

但是重要的事情一直找不到头绪,就这么消耗这光阴。

这时,我发现平野的眼神飘忽不定的。啊,这就是阴角特有的动作,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插入话题时就察言观色伺机而动……!

“平野,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唉!?啊….对了…那个!”

打开话题后,大家的视线汇聚在了平野身上。平野对不起……!?

平野俩眼无神了起来,但还是开口说道。

“在一起防守之后,要不一起进攻吧!”

说罢,平野她便紧闭双眼。

我十分懂,这种害怕发言后沉默的心情。所以我发言过后,总会加上“没什么,当我啥都没说你们继续!”的发言。

平野摇了摇手,说道

“没什么,当我啥都没说,你们继续!”

平野说的简直就和我心中想的一模一样的,长谷川也大大点了点头。

“也行……吧?”

“是呢”

纱月用一副苦思冥想的表情,说道。

“现在的难点在,没法阻止对方的进攻呢”

“确实呢,因为大家防也防不住,就被拉开了分差…….我这么没用还自大地提意见,抱歉…”

平野道歉后,小香穗也紧接着说道。

“那么就干脆放弃防守,一起比谁拿的分多对吧!小平野好勇啊!”

“小平野…?”

平野默默将诧异的视线看向我。

“嗯嗯”

我面对平野,努力发出响亮的声音。

“我觉得行!”

“不过,”

“不管怎么说,这么下去就输了!那就干他一把吧!我可不想坐以待毙呢”

小香穗随着我的话“哦”地举起拳头,纱月也好呢地同意了。平野看起来稍稍有点不知所措,长谷川与她相视后给她打气一般点了点头。

“那么就要定好,具体这么做了呢”

“嗯嗯!”

平野牛逼。我是同样立场的话绝对不敢对小团体有任何意见。而且这还有那么让人谈之色变闻风丧胆的纱月…

但是,她曾说过。最喜欢我们五人团体了。我想用她的作战取胜,用美好的回忆来给她圆梦。

我也必须,集中精神……!

但是,据我所见。B班的五人齐心协力全力以赴地死守优势,还互相鼓励着。

我们A班,和高田她们B班

都是带着绝不服输的心态,齐心协力。为此努力练习……

我也不懂,我们到底有什么不同。

话说,紫阳花曾说过。我对谁都很温柔。

纱月好像也说过、因为我会照顾阴角的感受,所以无论多么弱小的人我都可以心心相印。

我以前听到那些话时还不以为然…….但比赛时却懂了。

在赛场上站着的学生里面,只有五个人,能获得幸福。

剩下的五人,会沉浸在败北的悲伤里。

在战斗之中,还代入败北方的感情的我,实在是太蠢了。

真的,我要是不知道对手的事情,就好了。

我不是温柔,只是蠢而已。

后半场开始时,走廊的人也变多了

这一战,高田倾其所有,想在她芦谷一年级时博得大家关注。其他班级的大量吃瓜群众也闻风而来。就算只是看看小香穗和纱月打篮球的样子,都是大饱眼福呢……

被这么多人盯着看的话,视线耐性为零的我,连球都不能好好打了。

根据作战内容,只有平野和长谷川死守篮下,其余三人尽量省下防人的体力,全力专注于进攻。

根据我们的作战,是很难防住对手的进球的,不过也是意料之中。不如说是全力反攻,来逆转比分。

16比17。16比19。18比19。18比21。20比21。

虽然没反超,但也紧随其后。

我们旗鼓相当不分伯仲。

“……真够顽强啊她们”

“明明我们还请了大佬的呢”

不能如期拉开分数后,高田和羽贺面露疲色地说道。

“不愧是五人组,不这样,就没意思了呢”

无论内心如何,高田信心满满地昂首挺胸地说道。 她作为团队老大尽职尽责。

不过,对方精疲力尽,我们也同是如此。

“对啦,小柳”

“嗯?哈……怎么啦?”

“不……你还好吗…?”

“我没事的!我练过的!”

平野忧心忡忡地看向小香穗。小香穗勉为其难地假装振作地摆了个peace的姿势。

其实,我们最辛苦的,就是小香穗了。她的对手是对方的主力干将高田。负担太重了。

虽然只有20分钟的比赛,却一刻不停地全力奔跑着。

但是,如果换我们接替纱月和小香穗的话,就抢不到球了。

“小香穗…要不和我换下位置?”

“不行。情况好不容易有点好转”

“但是”

“我虽然不是体育系的,但是还是满腔热血的哦”

小香穗擦了擦额头。

“就算因为超越了自己极限而累到趴下,也一定能成为美好回忆的。我从未有过,和大家这么热血地团结在一起的体验。虽然很累,但也很开心。没关系的!”

“好吧”

小香穗竖起大拇指,传达着她的感情。

而且,我也一样顶着烧也要参赛……

“要是实在不行了的话,就说一下哦”

“才不说呢”

“够了!”

“你们俩,快来”

纱月沉稳冷静的声音,打断了嬉闹的我俩。只有纱月,比赛从头到尾毫无破绽、

明明我从未看到她有好好运动过,但为什么啊。仿佛是有无限体力一样似的。

A班和B班的点数相持不下。但是,这种微妙的平衡如同蜘蛛丝上走路一样弹指可破。

不过,这种均衡,终将何时被终止。

B班说不定也精疲力尽,强弩之末了。比分只要一旦逆转,胜利就为期不远了。

但是。

胜利女神的微笑,似乎在B班那里。

那俩人势如破竹在空中冲到了一起,然后被撞倒在地。发出了很沉重的撞击声。

走廊人声鼎沸了起来。我也心慌意乱地赶过去。

“纱月!”

篮球部王牌,一直和纱月争夺篮板球不分高低难舍难分。确实有损篮球部的威严,后半场一气之下直接叫嚣纱月一起争夺开场跳球。

纱月宛如蝴蝶般华丽的轻松一跃抢去了球。为我们争夺了进攻球权。然后就发生了刚刚的一幕。

“抱歉呢”

慌乱中王牌伸手拉纱月一把。纱月用淡定自若地表情,接下了她的手。

“好痛…”

她表情扭曲了。”纱月!?”

我大声呼喊到,纱月也不爽地皱了皱眉。

“不要闹了…别大惊小怪的”

“有没有撞到哪里”

“稍微崴了下脚而已”

纱月揉着自己脚踝。

比赛中止了,大家聚了过来。我环视着周围。

“保健委员在哪?”

“我说了我没事的”

“不不,不行的吧!纱月腿受伤了!看起来真的好痛啊!”

“…没事的,小事而已。只是我太怕痛了。育苗接种的时候也会大哭的那种”

“小纱月就算被鳄鱼咬了,也面不改色吧!”

小香穗向纱月吐槽到。小香穗真是的,现在可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

不过,纱月不快的说道。

“没了我,你们能赢吗?”

“啊这”

根据规则,要寻找替补,没找到或者没有替补的情况下,B班也会踢掉一人4对4继续比赛。

剩下的时间四分钟不到,但是,一如既往地还落后三分比分。没了纱月我们就没法翻盘了吧。

话说, 这绝对不行吧…….

“纱月你强忍疼痛上场,不也一样赢不了吗?”

小香穗将班里大家所想的想法,道了出来。我也稍许诧异。我知道小香穗是个直话直说的女孩,但没想到她对纱月的发言可以这么开门见山直言不讳。

纱月被戳中痛点,避开了她的视线。

高田也走了过来。

“看来,你们到此为止了呢”

“……我还可以继续比赛呢”

“别说笑了,你伤势只会更糟哦”

撞伤纱月的王牌,也面如土色。纱月竭力向那女孩倾诉自己的感情。

“不是你的错,别担心。我不会报复你的”

“嗯嗯”

纱月虽然轻描淡写这么说道,但她眦睚必报这点真让人不寒而栗…….

在大家的看望下,纱月步履蹒跚地起身了。

“真是….丢人的落幕呢”

“纱月”

我伸手拉纱月,纱月看向我。

“到最后,却不了了之了呢”

不对,她看的是我旁边的谁。

“看来,你们大势已去了呢”

回头一看,体育馆门口那里站在一个美少女。

“我来祝你们一臂之力吧”

金发飞扬,她正是王冢真唯。

高田嫉恶如仇地喊道

“王冢!真唯…….!”

“我本是赶来助威的,看来你们需要是替补不是吗?”

真唯从走廊那走来。旁边的吃瓜群众发出了哦哦的叫声。难道说,是要见证A班B班女王之战吗!?

活跃的气氛之下,羽贺高声呼道。

“喂!替补什么的,我们都已经打了超过15分钟了!现在再加入生龙活虎的人进来,也太赖皮了吧”

现在已经刻不容缓了!

“确实,如果我只是无所事事地站着,那确实就生龙活虎呢。 但是我才刚打完垒球赛, 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唔”

羽贺退缩之际,真唯看向了高田。

“高田卑弥呼。你不会想还没赢过我时,就得意洋洋地宣称自己班赢了吧?”

众目睽睽之下被这么挑衅的高田,她的回复已经注定了。

“…….好吧!完全的胜利,我正求之不得呢,快点上场吧!真唯”

“哼哼,就该如此呢”

“……真唯”

依靠保健委员的女生肩膀的纱月,用无语的表情叹了口气

“你懂我的”

“当然,为了你,我也会赢的。不这么做,你就会一直耿耿于怀了吧”

“我才不是那种情深义重的女人呢。不过,为了她,给我赢下比赛吧”

纱月看向的那一端,正是刚结束比赛后赶来,气喘吁吁地观察这边状况的紫阳花

“纱月….!”

她若无其事地向纱月挥了挥手。真唯微微一笑。

“哈哈,是呢。也就是说,赢下比赛是为你自己咯”

“……真是对牛弹琴的女人”

纱月忽然看向我。

“甘织”

‘啊,嗯’

被喊道面前后,她托起了我的下巴。

“吓……!?”

“我不知道你在介意什么,也不关心你为什么心不在焉的。但是”

她用意志坚定的声音,说道。

“选择了一个人,就不要去选择其他人。给我好好记下了”

她那眼瞳,仿佛看穿了我灵魂一般.

“纱月……”

纱月盈盈一笑。

“你可真丑呢”

“太过分了吧!?”

我拂开纱月的手喊道。

“…但,我还没对你死心呢”

“唉?”

留下迷一样的话语后,纱月离开了球场。

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心怦怦直跳。

但是,谢谢。

纱月离开后。紫阳花向纱月打了声招呼,然后重新回到了吃瓜群众中。看到她担忧的神情,我深吸一口气。

紫阳花曾对我说过。虽然我很偏心,但还是非我不可了。

优柔寡断,半成不就,做什么都做不好的我。

她还是像纱月所说那样,选择了我。

她说过,我是她至高无上的宝物。

那么,我这次。

再也不会举棋不定了。

“真唯!”

我的喊声,一语惊动四座。

我在学校里,一直喊真唯叫王冢。

真唯对我回眸一笑。

“啊啊”

我,终于觉醒了。

和珍爱的女孩一起,为了珍爱的女孩。

“一起赢下比赛吧!真唯!”

真唯呵呵笑了,轻轻敲了下我脑袋。

“交给我吧,我就是胜利女神呢”

这话说的帅过头了,我不禁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比赛从A班开始发球。向真唯简单阐明作战计划后,埋上了纱月缺席的坑。

“啊!”

冲锋陷阵小香穗的球轻而易举地被抢去后,传给了高田。

“王冢真唯!”

“哎呀,你可真激昂呢,高田”

一对一的对决。高田面前,占着弓着腰的真唯。

仿佛是不容他人进入的决斗场一样。连观众也鸦雀无声,生咽一口唾沫地关注着她们。

“我要击败你,成为学院的老大”

“说实话,这种我没兴趣”

“…你说什么?”

“但是,我输了,就会让朋友难过。所以必须拿出真本事了”

“真是大放厥词呢”

高田加快运球节奏。又是那招。我完全反应不过来,她就向反方向破围的那招

我以防万一,准备为真唯打掩护。

“你给我看好了”

球已经在真唯手里了。

“不可能——!?”

高田目瞪口呆。真唯运球深陷敌阵。

“我不会让你得手的!”

“我们这人数,就算是真唯也不行!”

“休想前进一步”

羽贺龟崎根本三人围剿之下。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突破的包围网——

仿佛见缝插针一般,真唯突破了三人。

最后,球篮前的王牌冲来着想阻拦真唯的攻势。只见真唯高高一跃,球在空中划过。

就这样,进了一个二分球。

“还差三分呢”

高高束起的头发,像神兽的尾巴一样摇动着。

“差三分可还行?现在只差一分了”

真唯……!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真唯这么帅气的一面。

帅爆了这人……这人绝了……!

高田将手里的球猛烈的击飞了。

“我刚刚只是被趁虚而入了!连琴纱月都没法突破我防线呢!你也别愣着了,打起劲来”

高田向弄伤纱月的王牌哈喊道。王牌缓过神来。我想,这下应该没法轻松突围了吧。

但是。

真唯却不以为然。

不仅如此。

“纱月运动可不太行呢。毕竟她喜欢读书呢”

不不不。小香穗拼命摇了摇手。

“纱月都不太行的话,那我们就是软体动物了……”

“这就是真唯的真本事吗……!”

我和小香穗黯然失色。平野和长谷川眼睛则完全成了心形。

“这就是小团体的女王,王冢真唯大人……!”

“优雅,实在是太优雅了,我想把她全部用高清录像永远保存下来……!”

B班不知何时起,已经以羽贺为中心指挥了起来。

“就算是王冢真唯,也无法抵挡我们全员!全力加油防守!”

就是这样。真唯单防高田,我单防王牌,小香穗稍微轻松了点但是,无论如何传来传去,就算没法进球,不能缩小分差。

B班全神贯注着,或是说她们的执着。她们为了防止射篮射歪,没给我们任何抢篮板的机会。

到此为止,B班已经完全团结一致了。

讽刺的是,因为强大过人的女王王冢真唯的存在,点燃了B班的烈火。

“为卑弥呼酱而战!”

“嗯!就只差一步了!”

真唯得分后,B班全体团队合作一起进攻球篮。

和前半场完全相反,我们用平野的计划进攻拿分。但奇怪的是,在一进一退的攻防战中,变化的只有时间。

36比37。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只够最后一发了。

球传给了高田手上。她再度从正面凝神看向真唯。

“你为什么,总要坏我好事……!”

“…….”

“你是想告诉我,这个世上都是弱肉强食的吗?你这种人,永远不会理解我的感受的”

“我确实,是受神恩惠的人”

“所以,我要击败你!不击败你的话,我就——”

“但是呢”

真唯眼神锋利了起来,低声窃窃私语到。

“回顾一下。你自己,不也有他人所没有的,美好之物吗?”

这曾是,玲奈子告诉过我的。

我似乎听到了,真唯这样的低语声。

真唯一把夺去高田的球,全力奔跑着

“!!”

瞠目结舌的高田,回头赶来。

然后这时。

“这次,我们一定会拦下你”

B班的高田重要的小伙伴们出现了。

咬牙切齿地断了真唯的去路。

突破前一俩人后,但是第三人似乎是继承了前俩人的执着。拦下了真唯的脚步。

时间所剩无几。

真唯左顾右盼了一下。霎时。

我出现在了球篮面前。

我明白。只靠真唯强行突破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是我,是我们应得的胜利。

真唯将球抛给了我。

不知是谁喊道。

“甘织,别——”

是B班那人的声音。

是珍视高田的女孩子的声音。我的手仿佛被荆棘的藤蔓给缠住了,

我做好了射篮的姿势。是反复练习过的单手上篮。

令人窒息。

大家都寻求着属于自己幸福。

不仅是自己的幸福,还有,所珍爱之人的幸福。

竭尽全力。

“拜托,射歪吧!”

但是,我也——。

“别进!”

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

“射歪吧——!”

我也想让珍视的人,幸福。

因为,我决定了。

我,决定,要加油了。

“去吧——小玲奈——!”

身体轻飘飘的。

我抛出的球。

划过雨后的彩虹一般的轨迹。进入了球篮。

比分逆转了。

38比37。

哨声响起

“比赛结束”

裁判的宣告声,响彻了桑拿房般炙热的体育馆。

A班的胜利。

“我…”

我最后已经,没了投球的知觉。

只是条件反射地,像看见瞄准镜中的猎物射击一般,随之而动。所以,完全没有实感。

真唯走上前来。

“我相信你,玲奈子”

“我……我进球了…?”

“对啊,最后,是你进的”

我看向自己手指。

“是我……”

我从未想象过,自己能在体育上大放异彩。

要这么说的话,我也从没想过自己球技大会上较劲,自己被班里人加油也是。话说我都没想过自己高中能交到朋友和恋人。

我指尖微微颤抖。

“我进球后……赢了”

我体内,前所未有的激昂涌上心头。

这就是,成就感。

“小玲奈——!”

“哇!”

“嘿咻”

小香穗一把抱住我。真唯也来抱住了我。

“牛逼!牛逼!我太感动了”

“高中生活后,不对,转生来世以后我都永生不忘”

平野和长谷川也赶到前来,感动的泪流满面。

球场外的紫阳花撑着负伤的纱月一起站着。纱月自然地露出得意的神情。紫阳花也热泪盈眶。

…….谢谢你,紫阳花。

我感觉,球进了。似乎靠的就是紫阳花最后的那声呼唤声。

啊,不好。

一想到全都结束了,就快哭了…….!

我强忍泪水。现在还是保持笑脸吧。毕竟我们赢了嘛!

“果然小玲奈好棒!真能干!你这家伙,在最后一幕出尽了风头呢!”

“等等,小香穗!? 别挠我痒痒啊!?喂! 哈哈哈”

我看向B班。

王牌向纱月再次低头认错了。然后,纱月叹了口气伸出手,俩人郑重地握了握手。纱月可能被篮球部挖走也说不定。 篮球部的纱月,肯定也很帅吧。

只不过……

高田跪坐在地上失声痛哭,周围的队友则将她围在一起。

…….我似乎,没有为她担心的资格吧。

但是还是感觉,应该和她聊聊。

“恭喜你赢了,玲奈子”

“额……耀子酱”

耀子行礼后走向这里,似乎是想包庇身后的高田她们似的,苦笑道。

“怎么说呢,我希望你现在放我们一马,好吗。抱歉呢,我这么任性”

“嗯嗯”

我们五人团体里,没有人会在这时对高田落井下石的。等她冷静之后,再来道歉也不迟。

“但说实话,真意外呢。我完全不认为你们赢的了卑弥呼。真厉害啊,玲奈子,真有你的。 ”

‘我还是初次被这么夸呢”

我谦虚的说道,耀子酱也哈哈大笑道。

“难道,这就是爱的力量吗?”

“唉!?”

耀子酱,轻声在我耳边呢喃到。

“呵呵,以后还请和亲爱的她一起,好好相处吧”

“不,不是的!”

看来误会还没解除掉!

仍然被误会我亲爱的小香穗,举起双手吆喝道。

“好耶!那么,让我们开庆功宴吧!!”

胜利之后好像有班级庆功宴的预定。但我却完全不知道。

唉,我的人头也算进去了吗?要是这下我不能去的话,那我可真的就要哭了。女人一生有三个可以哭的瞬间。出生的时候,自己死去的时候,还有开庆功宴时自己被排外的时候。

“不,不会的!”

太好了。小香穗向我保证了,太好了…….

不过,小香穗她立刻笑着挠我痒痒。

“我俩之后,再俩人单独去爱情旅馆开场庆功宴吧~❤”

“我才不干呢!?”

这话要是被耀子听到了,怕不是误会得更深了! 别这样哦!

因为我都已经有俩恋人了。

就这样,我们的球技大会宣告结束了。

到最后都满是风波,虽然身心俱疲……但是结束后,意外感觉很开心。

不只是球赛,还有为此在公园里的练习也是。

不仅仅是能做到事情,还有连不能做到的事情都感觉可以做到了的,这种成就感。

这次的我能干过头了了…….我发自肺腑感叹自己,这次自己确实努力了!

虽然我现在尚不能,和我爱慕的这四个【特别】的人一起携手共进比翼齐飞。

但我感觉,是不是也能稍微夸夸,那个被大家赞扬的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