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第四卷 序章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39:38

网译版 转自 真白萌

汉化制作 by 白鸠汉化

翻译:鳕鱼,天辙,摸了躺了,DONKIKORA,宁宁,阿肥,饺,祖冲之

校对:桃粥,火骨尧德,悟饭,凛雨流霜,旅途之船,血の罚,烟雨,栖

嵌字:快乐的骚骚

真是太棒了!HAPPY!每天都超幸福!

嗨——,我叫甘织玲奈子!高中出道大成功的原阴暗女孩☆

我是芦谷高一学生,还属于学校里顶级团体呢。而且那个五人团体里啊,虽然大家都是女孩子,但是除了我之外的两个人都喜欢我哟☆真是的—— ,我真是要烦死了!你们不要抢我嘛ー(つд⊂) 诶-呀www

这种如梦般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我身上,可真的是太让人惊讶了☆我啊,根本也没啥出奇的地方,明明只是个随处可见的量产型女孩呀☆

——我呢,现在躲在在远离教室的,闷热的女厕所隔间里。

我用双手捂住了脸。

「……为什么呢……我明明只是,在努力地过着每一天而已啊……我难道,觉醒了和往常不同的阳角气质吗……」

我如同念咒语一般一字一句地嘀咕着

暑假结束了。虽然开学后才过了一周——但我却感觉随时都会崩溃。

突然一阵声音响起,有人进来了。这里毕竟是学校的厕所,当然会有人进来,但我被吓了一大跳,赶紧屏住了呼吸。

「学校真没劲 ~ ,永远都是暑假多好 ~ 」

「就是就是」

看起来好像是不认识的女生团体的人,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也许是某个朋友来找我了。自我意识过剩也得有个限度啊。

「话说啊,前几天拓马那家伙好像向王冢真唯告白了诶—」

「诶—真的假的—?这不是在搞笑吗」

这突然冒出来的熟人的名字,吓得我全身僵硬。

之后的对话,我只听到了一些片段。

「话说,新藤是对琴纱月」「诶,那家伙喜欢那类的啊」「不过我懂」「对濑名也特别喜欢」「啊—」「还真是受欢迎啊」「果然」「也是呢」「大家都喜欢这种呀~」

从门的另一边传来了快乐的笑声。也许在芦谷那些风姿飒爽的美少女们的名字里,有着能让人稍微幸福些的力量吧。

热闹了一阵子后,女子团体离开了厕所。

她们与我生活的世界不同,这点我是明白的。没有人会说出我的名字,我的名字里也大概没有能让人幸福的力量吧。这种事,我一直都是明白的。

过了一会,我离开了隔间。

洗手池的镜子里,映出了我空虚的脸庞。

接着我进了教室。我也没想什么,就按照以前的习惯不动声色地走向自己的座位时。“呀嚯—”,有人向我挥手打了招呼。

坐在我前面的座位的紫阳花同学,正无忧无虑地笑着。

「欢迎回来,小玲奈」

「啊,嗯……」

我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但是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不对,不是我先前想的那样的。

我现在,可是属于最高团体的阳角女孩,而且还是个会被校内屈指可数的超级美女告白的,超厉害的人呀。

我锤了我心里的自己以下,接着露出了微笑。

「我回来了!我刚刚还真的是被吓到了,听我说听我说。厕所里真是挤得不行,就像要等45分钟的游乐设施一样排起了长队呢。这样的话,下次一定要拿到快速通行证才去上厕所!」

「那是什么呀,好奇怪」

紫阳花同学窃窃地笑着。我想,她一定一如既往地十分可爱啊。但是,我现在不能看她的笑容。

「真的哦!啊,但你不觉得这种厕所很好吗?比如,每天给每人一张票,只有一次可以优先进入厕所,就类似这种的东西。用手机的app,配合着厕所的读取器使用!」

「诶—?使用方法看起来很难的样子」

「那就换成买票制吧!每天早上在校门口,每人给一张!没用的票,就可以在放学的时候,兑换一些还不错的小点心……啊,这样到头来,岂不是谁都不会用了!?」

我微笑着继续滔滔不绝地说着。把要说的话说了之后,感觉迟了一会自己说的话的意思才进入耳中。我明明很担心自己有没有说错话,但却根本停不下来。

「啊哈哈」

紫阳花同学又对着我笑了。看样子她还蛮开心的,太好了。只有在做出正确的行为的时候,我才有活着的感觉。

接着老师进来了。「回头见」紫阳花同学微笑地说着,然后转向前面坐好。教室里的喧闹声如退潮般远去,开始上数学课了。

濑名紫阳花—是我的同班同学,打个比方来说,就是个像天使一样的人。

她外表软乎乎的,却又很端庄。声音甜美柔和。但她不仅温柔,还有着坚强的一面。和她一起聊天的话,完全不会感到无聊。

紫阳花同学,就像是把从全世界所有人那里收集来的「女孩子的理想形象」,混合烘烤而成的煎薄饼一样,总之是个特别厉害的女孩子。

我呢。

在暑假的时候,被那么优秀的她,告白了。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这样。

这是谁都憧憬向往的,王道而直白的告白。

虽然是女孩子之间,多少有点不常见。即使如此,如果被紫阳花同学告白的话,绝大部分的人都应该会高兴得快要升天了。一定会非常的幸福,从今以后的人生,也会变得充满希望。

……尽管如此,我却……

我望着黑板模糊的轮廓,回想起了那天所发生的事情。

***

当时已是黄昏。公园里,紫阳花同学鼓起了全部的勇气,站在了我的跟前。

「好的……」

这样回答的几秒钟后,我吓了一跳。

「不,那个!」

我到底说了什么啊,头皮不禁麻了一下。

「刚才的,不是,那个! 」

我带着些惶恐的情绪,对紫阳花大喊大叫着。

「不知该说,你的心意让我很高兴;还是该说,我完全没有意识到你是这么看待我的呢!啊,不是,我很荣幸!非常荣幸!我觉得这非常棒,但是!我那个,该怎么说呢!」

我就像一个已经空了的抽奖机一样,无论怎么转怎么转,也没法说出一句有条例的话。我越来越着急,逐渐看不清周围了。

这时,紫阳花同学长叹了一口气。

她按着胸口,仿佛时间停滞了一样。

「啊啊,我好紧张的」

紫阳花同学眯着眼睛。

「突然被这么说,果然会被吓一跳呢」

「啊,不! 我很高兴! 真的……真的! 」

「没关系,这些只是我的自说自话罢了。谢谢你能听我说这些话」

我沐浴在紫阳花同学的微笑中,拼命地思考着刚才的告白的含义。

就是说。……也就是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紫阳花同学的话,我想应该不是什么整人的玩笑吧。但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会说喜欢我……想和我交往,这些话呢……?

我就那么难堪地站在原地。

就像被父母带着去办银行手续那样,我完全已经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了。我不知如何是好,于是看着真唯,想向她求助。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然而真唯什么反应也没有,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片刻后,她清了清嗓子,加入了我们的谈话。

「嗯,这样吗……。就是说,你们? 要,交往了吗?」

「呼呼,会变成那样吗~? 」

紫阳花同学的声音,感觉她有点心里没底,有点像我紧张时说话的那种感觉。

「这种剧情啊,真是吓了我一大跳」

「看来也吓到小真唯了呢」

「是啊。不过,紫阳花可是十分不错的人啊。她能体会到你的魅力这点,我也觉得有点自豪」

「这都是托了小真唯的福哦」

我完全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为什么她们关系这么好啊。为什么真唯这么淡定啊。

不,因为真唯一定很喜欢我,所以如果我稀里糊涂答应了紫阳花的话,她应该会第一个冲出来阻止才对……。说不定,她已经不再喜欢我了……。

不对不对。我现在脑子一片混乱。现在还是先该考虑紫阳花同学的事啊。

「啊,不…………交往,什么的…………」

伸出的手,和说出的话,都不能够反悔。因此,人类自古以来就不断重复着战争。

汗水从我的背上流了下来,耳朵也在嗡嗡作响。

「那个…………」

每当有人提出什么建议的时候,我总是习惯先否定。而且,本来我还一直不答应真唯的,那么紫阳花同学也不能特别对待。那样实在太没原则了。

因为我们不能成为恋人,所以请你以后就继续做我的朋友吧。

但是,我真的能对紫阳花同学说这样的话吗?

——就凭我吗?

「时………………………………」

「……时?」

紫阳花同学盯着我的脸。我好想就这样直接消失啊。

我接着用快要死了的声音,问道。

「能……给我一些时间吗……?」

「时间?」

「是的……那个,我要给你回复,所以……要点时间……」

紫阳花同学认真地看着我,点了点头。

「好的」

「……啊,嗯……」

「要多久? 」

「诶!?」

她明明只是很普通地在问我而已,但是我却觉得自己像是被拖到神明面前的罪人一样。

「三,三……三年……」

「诶?」

我不经思考地给出了最大限度的期限,接着紫阳花同学瞪大了眼睛。

不对,不对不对!

「一、一个月!这样,可以吗!」

花一个月来回复告白,这也许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尽管如此,紫阳花同学还是为我着想了。

「嗯,嗯。我知道了,小玲奈」

我总是在拖延问题。但是……。

要是说得直白点就是——紫阳花同学向我告白啊,我是真的无法理解,我现在甚至感觉没办法继续呼吸了。

如果继续这样一直被紫阳花同学盯着的话,我估计会窒息而死吧。

这时,紫阳花同学向我伸出了手。

「啊」

我食指的指尖就被紫阳花同学紧紧握着。

紫阳花同学的手,已经变得滚烫滚烫的了

「小玲奈,这是认真的哦……我的心意,全部都是认真的哦」

我感受到了。紫阳花同学的心意,我都感受到了。

我明白的。紫阳花同学一直以来都很专一,堂堂正正的,非常地优秀。

只是我,无法接受这份心情罢了。

紫阳花同学微笑着。

「不用勉强自己也没关系的哦。不过,我会等你的回复的」

「啊,唔……」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紫阳花同学离开了。真唯好像想说些什么,但也跟着她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喃喃自语。

「……紫阳花同学,为什么……」

对紫阳花同学的告白持保留态度的我,真是罪该万死啊。

我被光照耀后,接着便走向了黑暗的日子。

在那之后过了一周,学校也开学了——。

距离告白回复的倒计时,还剩下不到四周的时间。

——然而,我仍然没法顺畅地呼吸。

***

「啊—……」

我靠在空无一人的屋顶的栏杆上,我好像变成了成一团被子。

被微风轻轻吹着,仿佛和地球融为了一体。

我不禁感觉,人的生命,还真是那么地渺小。

烦恼,和其他的一切,也全都随风飘散……。

不,这是不可能啊。

午休的喧嚣让我意识到:不管我愿不愿意,我都是活在这个人类社会里的。没错,我是人类呀。根本就不是什么被子……。

这时,铁门响起吱的一声开了。

「呀,你在这里啊」

不用回头,光是听声音就能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出现的人是王冢真唯。在我身旁的她,是有着超群的身材比例与一头金色秀发的现役模特。

她学业优秀,运动天赋出众,容貌秀丽,而且她还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模特儿。她被上天赋予了所有的才能。在芦谷高中,许多的人都会支持她。因此她被起了个绰号叫,超爱。超级爱人的缩写。

虽然有些牵强,但是和真唯交往的人一定会变得幸福吧。这点已经是不可置疑的了。

然而,如果有被真唯告白却不OK的人类存在,那么那个人要么是个单纯的怪人,要么就是个性格扭曲到不如去死的家伙吧。

比如说——像我这样的人。

「这个场景简直跟刚认识你的时候一样呢」

真唯的声音,无论何时,都像电子钢琴一般韵律优美。

「……是呢」

真唯面带微笑,把手撑在栏杆上,脸靠在手上。那如艺术品一般的美貌映入了我的眼帘,我不由得心动了一下。我明明,没有这个资格的啊。

我低下了头。

「……真唯,对不起」

「嗯」

我眼前的只是混泥土。我说出的话,如同眼泪一般滴落到地面。

「怎么说呢……事情闹成这个样子」

紫阳花同学的告白、含糊其辞的回复、明明她在,我还那么轻浮地对待她的态度等等。这句话里,包含着二很多意思。

但是这些都太蠢了,我根本不能好好地说出口,只能含糊其辞。

「那种事情……那种事情,啊」

好像碳酸喷出来了一样,真唯笑了起来,。

「我没有预测到这个结果,所以我也有一部分的责任呢」

「不是这样的!」

我猛地抬起头。

真唯被我的叫声吓到了。出于尴尬,我移开了视线。

「啊,不……毕竟,最后,还是因为我优柔寡断是行不通的……」

我不好意思和真唯相视,慢慢地蹲了下来。

「你明明对我说了那么多次喜欢,可是当我面对紫阳花同学的告白的时候,我就那么顺势答应了她……我实在是太差劲了……」

「从我的立场来看,我竟然会偏袒你们,这点我也觉得我很奇怪」

真唯望着阴沉的天空。

我根本不明白,她现在是以一种什么心情,站在这里的。

「如果你接受了我的告白,还决定和我分手,然后和紫阳花交往,那么这的确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但是,你和我还不算是恋人吧。那就另当别论了,你也没什么对不住人的地方吧」

「那是……」

总是在这种时候,真唯才如此通情达理,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我们的关系,只是真唯与玲奈子的朋友组合罢了。

我们珍重彼此,在高中三年里决定前进的道路,有时还会亲吻对方,就是这么一种特别的关系。但正如真唯所说,我们并不是恋人。

但是……。

「……不行啊」

我紧紧抓住面前的栏杆。

「因为,我……我说过会好好考虑你的事的……」

片刻后,真唯说道。

「这就是,你好好考虑后的结果吗」

「完全不是,这种,完全不算好好考虑过的……」

我摇了摇头,感觉很不舒服。我像是从自己体内吐出异物一样,开口说道。

「在答复你之前,这种事,是不行的」

我说的话听起来,很固执,很刺耳。对如此关心我的真唯,我不应该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

呼,真唯叹了口气。

「我和紫阳花,你喜欢哪个。不就只是这样的事吗?」

我双手抱紧了自己的头。

「我不懂……喜欢,这方面的事情……我根本,不懂啊……」

为什么真唯会喜欢我,为什么紫阳花同学会喜欢我。我真的一点都不懂啊。

「 ……明明连我自己都不喜欢我自己……」

这是绝不能对紫阳花同学说的话。

因为如果我否定了我自己的价值的话,那么我也就等于是正面否定了认可我的紫阳花同学。

『你想要交往的那个女孩啊,可是个过分的家伙啊。我可讨厌她了。』这样的话,是绝对不能对本人说出口的。

然而,我却对真唯轻易说出口了。

真唯也一定是这么想的。唔唔唔。而且,真唯是第一个发现我的价值的人。

「啊……」

我抬头望去,真唯只是一言不发地微笑着,然后把手轻轻地放在我肩膀上。

「我,喜欢你的哟。」

「…………」

真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温柔呢。然而,我的心却不为所动。

不对,在真唯的光芒照耀下,只会让我的阴暗更加明显。

大概,本来奇怪的就是我吧。如果被紫阳花同学表白了,最初一定会觉得『很开心!』。应该有这样的想法才对呀。

实感这种东西,只有在事后才一点点地涌现出来,“啊,我真幸福啊”,一般不都会这么想吗?可我却一直,只想着怎么逃避……。

「我……」

啊啊,对了。

我终于明白了。

——我不是渴望被他人喜欢。

无论是想成为某人的特别之人,还是想要亲密的好友,又或者是想成为最重要的那个人。

这些狂妄的愿望一直都是谎言啊。

我希望被邀请时能加入她们。我想取得容身之所。我想大家听我说话。我希望我所做的事能得到的回应。

那么,这一切全都,只是——。

——单纯,不想被别人讨厌罢了。

我之所以如此抵触成为恋人,是因为如果她们深入我的内心,看到我的真面目的话,可能就会讨厌我。

不对,是肯定会讨厌我的。毕竟,就连比任何人都懂我自己的本人,也讨厌我自己啊。所以我一直勉强自己和大家保持距离,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真唯。

如果能和我保持距离的话,就算是我这样的人,也能给人留下『这其实也是个不错的家伙』的印象吧。我费尽心思才能仅仅在外表上,隐藏自己的本性,装作是一个外向的人,然后就能继续和她们做朋友了。一旦我人性中的卑劣之处暴露了的话,那么这一切都结束了。

但是——当对方想要远离我的时候,我又会紧紧抓住对方不放,希望对方能继续留在身旁。这可把周围折腾得够呛。

想要『真正的朋友』这种话,不过是谎言罢了。互相把缺点暴露给对方看,不也只是想要对方『保证』不会讨厌自己而已吗?

全部全部全部,这一切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这时。

真唯的手,摸了下我的脸颊。

「啊……」

我的脸被真唯勾了起来,看到的是她漂亮的面容。

四目相对了几秒钟。

只有此时此刻,我混乱的大脑才停止了思考。

我在想,我会被她亲吗。

如果我被她强迫做了的话,那么,或许我能够勉强保留一点自己的价值。漫画里经常能看到,说着『求你了,让我忘记一切吧……』,依偎在对方的怀里!如果不是在这种时候,我会很感动吧。

但是,真唯并没有把脸凑过来,把手从我脸颊上拿开了。

「……今天,就先算了吧」

「真唯……」

我不是想做,也不是想被做。但是,如果不对我做的话,我会担心她是否已经讨厌我到无可挽回的地步了。

真的是什么办法,也没有了。

真唯带着悲伤的眼神,从我这里离开了。明明我们曾经如此要好,但现在,我却连我们当时是怎么一起笑着的,都想不起来了。

屋顶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抱着膝盖坐了下来。

我太讨厌我自己了,眼泪都流下来了。

「唔……唔……唔……」

初中时候的玲奈子,不知是不是因为看到了这样的场景,轻蔑地俯视着我。“你撒娇也有个度吧。从最开始,你就想以外向角色为目标,这显然是行不通的』,她低声对我说到。

一切都如同她说的那样。

我既没有她们被辱骂,也没被殴打,更不会被她们排挤,相反,大家都是那么的温柔,对我也十分友好。

谁都不会对我生气。

但我的心理防线已经全面崩溃,现在完全就是个精神不正常的废物人类。

真唯,紫阳花同学。

真的,对不起。

我要是能像你们俩所想的那样,光彩夺目,坚定向前就好了。

就算做不到那种程度,但只要有足够的决心和力量,一直欺骗她们到最后也好啊。

我不是那种像这般如此在意他人的评价,为了不被别人讨厌,而一直观言察色的悲惨女人啊。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真的很抱歉,让你们误会了。

「……好想去死……」

午休结束的铃声响了。

我并没有回教室,第一次在高中逃课了。

整个下午的课都翘掉了,直到学校空无一人时,我才回到教室。

旷课啊……终于变成不良了啊,我啊……。

本来平常在学校就很不舒服,而且现在还逃课了,人们的眼神都变得更恐怖了。胆小鬼果然不该逃课的……。

我像个小偷一样,回到了教室……。

班上已经没人了。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如果在这里遇到紫阳花同学的话,就得找些“身体状况不好—!”之类的借口了,这样一来,又不得不撒谎,加重我的罪名了。

「……紫阳花同学」

我一边准备着回家,一边看着紫阳花同学的座位。

「……为什么,会选我这种人呢」

再怎么想也没用。因为我一直在问真唯『为什么』,虽然她回答了我,但没有一个是我能够接受的。

“虽说如此,但罢了,就这样吧,别想了!”我本想这样想的。可惜人类无法改变自己的设定,这种地方就是人类的缺陷。真希望能早点升级啊,人类。

我叹了口气,背起背包。

「回家吧……」

我怀着逃课的罪恶感,逃跑似地离开了这里。

虽然我的心砰砰地跳,但幸运的是,看起来学校并没有联系我家。

吃晚饭的时候,我也没怎么说话,很快地吃完了饭,然后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妹妹似乎说了些什么,但我并没有听清楚。

我澡都没洗,就直接钻进了被窝里。我的精神已经疲惫不堪了,而且还尽想着那些不愉快的事情,然后渡过了一个难眠的夜晚。

我相信我如果睡一晚的话,就会稍稍好一些,所以我强行闭上了眼睛,然后到了第二天。

但是我的心非但没有痊愈,反而像化脓了似的。

***

「妈妈……今天我身体感觉……有点不舒服」

「这样吗?那还去不去学校呢」

我穿着睡衣来到起居室,支支吾吾地说道。

「我想休息一下」

我眼睛看向别处,这么嘟囔着。我偷偷看了眼,妈妈稍微有些担心地看了看这边,但是似乎又像无事发生般微笑了起来。

「也是呢,你自从上了高中就很努力了呢。好吧。但是休息的话,也不能光玩游戏哦,要乖乖地睡觉哦。」

「唔……」

轻轻点了下头,我没精打采地回了房间。

妹妹从一旁擦肩而过,「啊,姐姐你今天休息吗?」她这么问我。我什么都没说,走回了房间。

从身后传来了妹妹与妈妈对话的声音。

「姐姐,难道又逃课病发了吗—?」

我不禁吓了一跳。

「……唔」

我真的只是身体不舒服啊!但我不能吼她们,然后回到了房间里。

我钻进了尚有余温的被窝,躺了下来。

我刚想伸手去拿手机,但又缩了回去。虽然也许有人联系我了,但自从昨天翘课后,我就感觉挺不好意思的,一次都没看过手机屏幕。

接着传来了前门打开的声音。妹妹「我出发了」的声音。爸爸去上班了,妈妈做家务的声音从门后传来了。

我缩在被窝里,就只是那么听着而已,任由声音左耳进右耳出。

「啊……」

我感觉,我就好像拉着一根细线,提心吊胆地在迷宫里徘徊,结果中途线突然断了,然后我再也没法去任何地方了。我现在的心情就是如此。

不不不怎么会,我内心中的某个人,却还在逞强着。

我只是碰巧累了而已,这种事休息一天就会恢复的。所以到了明天,我还会精神抖擞地去上学的。

我太小题大做了,就因为害怕被别人说几句话,就这么战战兢兢的。明明谁都不会在意我逃课的。

所以说,我现在只是真的很不舒服而已。妈妈不是也说了吗,到现在为止我一直在努力,所以只是累了罢了。

到了明天,一切会回到正轨的。

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的。

「……嗯」

房间的窗帘遮住了阳光,我自己的头都盖到了被子里。

但是,我是知道的啊。

初中的时候,我变得不去上学,逃课的第一天,也是像这样子的,只是觉得不好意思就不去了,渐渐地,变得一蹶不振。

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夕阳西下了。

我揉了揉眼睛,下了床。

「没劲……」

我没有做梦。

在学校度过的一天,节奏是如此的快,感觉时间都被安排满了。为什么在家休息的时候,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呢。这就是相对论吧。(?)

我洗完脸又冲了个澡,呆呆地在餐桌上等着晚饭。

手里没有手机,感觉挺别扭的。没办法,只好看晚间教育节目。前途无限的少年少女们,都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这其中又有多少人,在明年或者是后年还能上电视呢……我不自觉地,想到了这些阴暗的事情。

妈妈虽然问过我「身体还好吗?」「明天能去学校吗?」「要不去医院就好了」,但我却随便敷衍了事。

这时妹妹回来了。

「我回来了—。呜哇,你怎么一副死人脸啊」

「……」

我什么都没有说,她就哼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早知道晚饭之前都呆在房间里就好了。沐浴在妹妹的阳光气场下,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芦谷的大家。

妹妹换上了室内衣,边玩着手机,边坐了过来。

「姐姐啊」

「……什么事」

「嗯……不。不。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这样绷着一张脸,呜啊—真是个丑八怪啊」

「哈?」

我这姑且是身体不舒服的设定来着,为什么突然要这么说我啊。我皱着眉头反问道。

妹妹继续摆着那副态度,话锋一转。

「啊,对了,暑假不是有女孩子来家里玩吗?她们说想看姐姐的相册。你的照片在哪来着。在爸爸的房间吗?」

「诶,什么鬼。绝对不行的啊」

「不不,仔细找找的话,应该还是能找到一张像样的照片的吧。不管多久以前的姐姐都行,幼儿园啊,婴儿啊,都行。」

「所以说,不可以啊! 」

我砰的一声把手锤在桌上。

发出的声音比我想象的还要大。

寂静的客厅里,只有电视明亮的声音。

妹妹冷冷地看着我。

她一点都不怕我,就那么盯着我,我感觉血液都变得冰冷了起来。

「很吵诶。不喜欢的话直接说不喜欢不就行了。 不要敲桌子啊」

「……啊、」

我把手缩了回去,连一句对不起都说不出来。

我只能和前来查看情况的妈妈擦肩而过,走出了客厅。

——只是,如果这一天,妹妹没有提出相册的事的话,我也就不会注意到那件事了。不然的话,或许我还得晚个几年才能重返社会

虽然我根本不想说:这都是拖了妹妹的福啊!

我抢先一步,把从爸爸房间拿来的相册扔到了桌子上。

然后坐在椅子上,抱住了双腿。

「我不是一直都在说不要吗……。都是遥奈神经太粗了啊……」

妹妹对我说过的那些话,我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反驳着,打发着时间。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轻易就闯进来了……。快住手啊……。别管我了,我啊,怎样都好……」

我喃喃自语道。

我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三人合拍的照片。

这是紫阳花同学给我的。这是在那个夏天里,在照相馆里拍的一张照片。照片里的我,虽然有些笨拙,但却笑得很开心。

我在正中间,两旁是真唯和紫阳花同学。我们就像相识已久的老朋友一样,依靠在一起。

我希望我们三个关系能像那时一样,永恒不变。不过,真唯和紫阳花同学都很坚强,无论关系怎么改变,她们都能认可那样的自己。

我是唯一一个胆小,无法做出任何改变的人。我被她们二人抛下了,只剩我,仍被囚禁在那个夏日里。

我用手指轻轻地抚摸这照片,指尖变得暖洋洋的。

接着有人敲门了。

「姐姐,我进来咯」

「诶っ!?」

我赶忙把照片藏在相册下面。

而妹妹就像个侵略者一样擅自地进入我的房间。我对她叫着。

「你这不是随便就进来了吗!?刚刚才说你还就来了啊!?你的记忆就只有五分钟吗!?」

「我不知道啦,因为相册不在爸爸的房间里,就觉得肯定是你偷偷拿了吧」

我像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紧紧抱着相册。

「我说过不行了吧!?说了好几次了!」

「但是,不也有正经的照片吗?你只是不想暴露自己阴暗性格的吧。所以啊,试着找找吧」

「一张都没的!因为我从出生就一直是个垃圾了!」

「哈啊?」

妹妹低声说着,厌恶都写在她脸上了。好可怕。

「姐姐就只有初中时代才是垃圾吧」

「不要说人是垃圾啊!」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遥奈准备抢走我的相册。

「好了好了快点」

「啊啊っ!」

我知道,如果真要比拼力量的话,我是比不过她的,所以我弱弱地抓着遥奈的衣摆。

「不,不是我能接受的话,绝对不行的……如果一张都没的话,就老老实实放弃……这是,最低条件……不然的话,我就在这把相册烧了……」

「这是要那么拼命的事情吗?算了,我知道了……」

甘织家的照片,基本都是曾经有一段时间沉迷摄影的爸爸拍摄的。除此之外,都是以前没有买手机前,借的相机拍的照片。她有时也借去拍她朋友的照片。

「啊,这张怎么样?」

「不行!感觉跟笨蛋一样!」

「这样的话,那这个呢」

「发型不奇怪吗!?」

「好麻烦啊……」

「还不是你选的方法恶意满满!」

我兴奋地翻着相册。

没有吗?一张都没?我看起来像阳角中的王者的照片,真的没有吗?奇迹般地一张都没吗?

「姐姐你呀」

「咋了!?」

「今天是翘课了吧」

「诶!?」

我做出了和黑胡子千钧一发一样的表情。(注:黒ひげ危机一发,就是那个海盗木桶,插刀进去有几率海盗会飞出来的玩具)

「才,才不是~?是肚,肚子痛,所,所以以防万一才休息的哦~?」

妹妹完全看穿了我在撒谎。

啊偶……。我就,我就这么容易被看懂吗……?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姐姐就算怎么翘课,对我的未来也永远没有影响,说白了对我一丝丝的影响都没有」

你这说过头了吧!?

「但是啊,要是姐姐和那些开朗的人们在一起的话,对我也有积极影响,虽然很不可思议」

「……这什么跟什么啊」

我偷偷看了下遥奈的表情。

她面无表情,我不知道她刚刚是怀着怎样一种心情说话的。

明明你是我的妹妹,也太狡猾了吧,我希望你能表情更丰富一点啊。

「我又不是,为了遥奈才高中出道的」

「我知道啊,但是我陪你做了那么多特训,也可以要求相应的回报吧? 就像出人头地后还钱那样的」

「……那倒,也是……?」

事实上,我得到了很多帮助。

「你不能一个人去美容院,被妈妈带着去也不好意思,所以我才陪你去了。衣服也是,化妆用品也帮你选了。现在想想,就感觉是,这种问题居然会去问直到去年还是小学生的妹妹吗?」

「这个,倒也是……」

其他小事,还有很多。

遥奈之所以对我这么直言不讳,是因为我一再请求她『如果言行有不当之处,请指出来!』多亏了这个,我语速过快的毛病治好了,没完没了地说对方没兴趣的习惯,也多少好了一些。

虽然不好意思说出来,但至少,我还是很感激她愿意陪我干这些杂事。

但是,我最最感激的是。

「所以啊,如果姐姐又回到家里蹲的话,实际上我不就吃亏了嘛。也包括在姐姐身上投资的时间。所以,明天要去学校哦」

「又、又不是旷课! 等身体好了,我会去的!我本来也打算明天就好好去上学的……」

这时,妹妹居然抓起了我解锁后放着的手机。

「啊っ,喂!」

「呜哇,消息一大堆啊。你看,真唯前辈和紫阳花前辈都很担心你。我已经跟她们说了『不用担心,明天我会去学校的』」

「等っ!你怎么随便!不っ,不要!」

啪的一声,手机被扔了回去。

我看了看屏幕,哇,她真的回复了……。

「再怎么说这也越线了吧……虽然是LINE」

「我更希望你能谢谢我,毕竟我那么轻松地就能帮你做到你做不到的事」

「还要我感谢你,真可怕……我想看看爸妈的脸了 」

真唯,紫阳花同学……连小香穗都给我发了信息。当看到同学的名字时,我淡定了下来。

真的,大家都很温柔。

我希望自己能够回应大家对我的好意。虽然我完全做不好……但是,想回应这份心意……并不是谎言……。

「这样明天,你也只能去学校了呢」

遥奈双手叉腰,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

你都把我逼到背水一战的地步了,竟然还摆出这种表情……。

「你这也太斯巴达了……」

「一点也不。我啊,对社团活动的后辈还更加严格,对你已经很温柔了。话说你可以做到的吧,这种程度轻轻松松啊。因为你和我有相同的遗传基因啊」

这家伙总是对我,这么的毫不留情。堵死我的退路,让我无处可逃,逼我只能继续前进。让我觉得别无选择,也只能破罐子摔到底。

虽然不会说出口,但我最感激就是这一点了。

虽然我觉得你应该对我更温柔一点啊!

「啊,这张不就挺好嘛! 」

她那么随心所欲,都不能说是侵略者,简直就是个掠夺者。她向桌子看去,发现了刚才我藏在相册里的照片,并把它拿了起来。

照片上有真唯、紫阳花同学和我。这是我们在那个夏天拍的照片。

虽然不是很久以前的照片……。

我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

「……嗯,算了。不过,你要好好珍惜哦」

我想,如果这张照片被妹妹拿走的话,那倒也挺好的。

因为那张照片太漂亮了,放在我手上的话,实在不敢当。

「谢谢你,姐姐!」

妹妹做了个很有体育社团的样子的,朝气蓬勃的道谢后,离开了房间。

事情一办完,马上就走了。和逃学的我相比人生的浓度完全不一样啊。

那家伙,真是的……。

我重新坐回床上,不自觉地把手伸向相册。把因为和遥奈胡闹而中断的页码,调回第一页,重新开始看。

真怀念啊。在小学时代,我交流能力还蛮强的嘛。

照片上有好几个曾经是我朋友的孩子。其中有的孩子是我想成为外向角色的契机,有的孩子的名字只能模糊地回忆起来,各种各样的都有。

我想知道……她们是否也像现在的我一样,为了一些事而烦恼,会遇到一些困难和挫折,然后每天都拼命努力着。

好想聊聊回忆啊。想找个人一起聊聊那些快乐的时光。

也许这是在逃避『现在』吧。但是,因为那些过去,才有了现在的我啊。偶尔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人生,不也挺好的吗……。

有没有谁,我是知道联络方式的呢。

比如就算上了高中,也不会觉得我突然给她打电话很奇怪,这种孩子……。或者是一个能吹捧我,满足我自尊心的孩子……。最后只有甘织卑微子出来了。

「……啊,这孩子」

这时,我定神一看。

对着镜头羞涩地做着V子手势的女孩子。那是我当时上的补习班里时,用数码相机拍下的。

她是个戴眼镜,有些驼背的女孩。老实又温柔,我们总是兴致盎然地谈论我们喜欢的漫画和动画片。那时真开心啊。

在补习班里,我们总是两个人在一起,根本不在意别人是讨厌自己还是喜欢自己。每一天都转瞬即逝,每一天却都熠熠生辉。

「……要是今天睡醒之后,又回到小学时的早晨就好了啊……」

之后呢,我就能在学校很开心地玩,然后去补习班和那孩子聊很多关于漫画的事情……。一起笑到肚子都疼了,然后被补习班的老师训斥『请你们二位认真点』,两个人一边假装反省,一边偷偷地伸出舌头。

我一直呆呆地看着那张照片,脑海中浮现着一去不复返的往事。突然,我注意到了这奇妙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咦,怎么,这个,看起来很眼熟……?

不,因为这是我以前拍的,所以看起来当然眼熟了。但不是这样的,这是什么感觉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嗯嗯?」

正当我瞪着相册的时候,手机里突然传来了一条信息。

上面出现的名字是——。

『玲奈亲,我会等你哦—!』

——诶,不,不会吧。

曾经一起在补习班学习的朋友的名字,没错,是……。

皆口香穗。

没想到啊,这与真唯团体的其中一人,小柳香穗的名字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