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第二卷 续‧尾声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32:28

「总之,快安慰我。」

「哈?你又咋了啊?」

暑假第一天的正午时分,我正待在真唯的公寓里。

我坐在宽敞的L字型沙发上,真唯懒洋洋地倚靠在我的肩膀上。好近。距离太近了。

明明我只是单纯地来收回前几日忘在这儿的PS4游戏机……结果就走不掉了……。

「因为,我不仅在游戏上输给了你,还在考试上输给了纱月嘛……我可是受了巨大的打击哟。」

「纱月先暂且不论,和我相比起来,你已经在99亿个方面上都完胜我了吧……」

「才没那回事。而且,我不也失去了和你成为恋人的机会吗。」

听到那意志十分消沉的声音,我闭上了嘴。

毕竟造成这个的重要原因在于我啊……什么都不好说……!虽说我曾全力地拒绝了,但最终还是有种脑袋被罪恶感击中的感觉……!

然而,真唯勉强地露出了笑容。

「……但不管怎么说,就算我赢了,也没有要和你结婚的打算呢。」

「欸?是吗?」

「啊,用决斗来赢取你的心什么的,现在又不是莎士比亚的时代了。我决定要你自己来选择我!」

挺起胸膛如此说道的真唯还是一如既往的那样,虽然也还是有一点点帅气。

「明明都那么努力过了……」

「无论何时都要认真对待胜负之事,不那样做的话,就是对对方的失礼……话虽如此」

真唯双手环于小腹之前,身体向前蜷曲。

「但我还是输了……与你和纱月的两连败…」

「嗯。」

因为今天的真唯是将头发直直地放下的恋人模式,过分干涉她大概不是上策……。

但是,看着与往常不同、无精打采的真唯,总觉得她也有些可怜,这倒是事实。特别是最近我光是在顾及纱月这边的事,把真唯丢在了一边了。

所以嘛……确实有点……

「啊啊算了——真拿你没办法啊——」

我大大地叹了口气,那就让我来安慰你吧。我「咚咚」地拍了拍长裙下的大腿。

「膝枕。」

「诶?」

「来呗。」

真唯愣愣地盯着我。

「……」

嗯?……本以为她会嗖的一下子蹦过来,结果现在,什么情况。

我直冒冷汗。

膝枕的话,倒是以前也给妹妹做过,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应该说正是时候吧……。

这时,中学时代身为阴角,又阴暗又阴郁的玲奈子对我说道。

「这不是很常见吗?你看嘛,在漫画什么的里面,表达谢意好像也有亲吻的形式吧。但那也是对方知道自己的亲吻是对对方的谢意的吧。你不是很了解自己的价值吗?唔哇——自我意识过剩了,不行不行——」

快停下!

不对,这个,总之不一样!我又不是那种女人!因为这样做的话真唯确实很开心!你对真唯的事又一点都不懂!

「快啦,膝枕,快」

「等下,但是……」

「膝枕!」

我用劲儿地扯着真唯的胳膊,最后终于像摘椰子的果实那样,强行地把她的头搁在了我的腿上。膝枕完成!

「唔……好强硬呐……」

「真唯才是,居然难得地在拒绝……因为纱月要离开真唯了,真唯也必须需要依赖其他人的吧。」

我说出了在料理店时的话语,真唯嗫嚅着嘴唇小声嘀咕。

「唔……这倒也确实……」

明明之前接吻的时候都不要紧……为何对于膝枕反而还害羞起来了?我倒也并非不害羞……我是羞耻过头,反而还平静下来了。

我抚摸着真唯的头,她的发丝里传来了暖阳般柔和的清香。

「之前也说过的吧,不管失败多少次都没关系。就算失败了那就失败了吧。毕竟真唯平时也有努力过了嘛。」

「唔。」

真唯将脸埋进了我的大腿之间。喂,搞什么。

然而,真唯并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单纯只是在害羞。不让我看到她的脸,并且脚还吧嗒吧嗒地晃着。

「难以言表的感觉非常强烈!」

真唯已陷入了羞耻的沼泽,拼命挣扎着……

「平时,明明会被无数人所认可,被无数人所褒奖,甚至到快死了程度……」

「我的胜利也是理所当然吧……在失败背后的努力,几乎就没有被认可过。」

真唯向我撒娇,到底还是不太习惯。原来如此啊。

总觉得她有些打起精神来了呢。

「对了对了,倒也还好哦,因为只有我知道真唯你一直都在努力嘛。呼呼呼,小真唯真棒呢,是乖孩子哟~……呼呼呼呼。」

「你就是这样啊……你啊,可真是……!」

真唯的耳朵更红了。

仿佛在使优秀之人堕天一般,我的情绪变得高涨起来。

没关系啦,毕竟真唯过于强大,稍微怠惰一下也比较好。那样也更加有亲切感吧。不做superdarling,偶尔也当个普通的女孩子。

特别是这一回,真唯抹杀掉了自己的欲望,目送和纱月一同回家的我。是真的帮了很大的忙。

「多亏有你,我和纱月也成为朋友了。」

「那个只是凑巧罢了……玲奈子觉得高兴的话,也算是有回报吧。」

我轻轻地抚摸着真唯。手中抚摸着的是真唯花时价数十亿日元打造的发型,这让我很紧张就是了……

只有我看得到的脆弱的姿态,想到这,我的心不禁怦然一动。

不对,这是朋友的意思,不是恋爱的感情,不用见怪的……

「要是你一直都能这么温顺的话,就挺好处的……」

「……那样的话,你会很开心吗?」

听到这个,我有些犹豫,然后摇了摇头。

「嗯……嘛,真唯还是老样子的真唯就好啦。想生气的时候就生气,想笑的时候就笑,想丧的时候就丧,那样的真唯就很好。」

为了被人喜欢而改变自己、勉强自己,那是我的任务。

真唯只要做好自己就够了,那样的真唯才会想着和我做朋友。

……总感觉,希望别人做自己所做不到的事,是小市民的任性吧。

「啊」……真唯舒了一口气。

「现在,我更喜欢玲奈子了哟。」

「唔……」

真唯渴望得到与自己相称的认可,而纱月正好相反。

感觉自己说了些多余的话,慎重起见还是小心注意点为好。

「这个没什么……作为朋友嘛。」

「不管你怎么想,我对你的爱都是自由的。那就是‘玲真好友’,是吧?」

「总觉得这是对真唯很方便的解释呢!」

真唯缓缓地立起身子,往下看她的脸正慢慢地靠近我,不由得令我心跳加速。

「玲奈子,你和纱月接吻了几次?」

「呃,那个……」

我的手腕被她握住,总觉得很危险啊。

刚才为止的余裕,一瞬间都被吹散。

掐指一算,去纱月家住的时候,纱月来我家住的时候,还有之后在真唯家卫生间里……

「大概,三次吧……?」

「两周内就三次了……?你,怎么这么……」

「等、等下啊!是误会啊!」

全部都是被纱月强吻啊!我绝不是性欲很强的人!我有作反抗,不一样啊!

正当我想要辩解时,真唯的嘴唇便压在我的唇上。

呜……和真唯时隔两周后的接吻。

唉,算了……玲真好友,朋友间的吻是没关系的……这点程度而已,完全没问题……应该没问题吧……

真唯一边粗暴地舔舐着我的嘴唇,一边用手捂住我的脸颊。

「我这样你都不介意的话……啊,总之,胸口压抑着的这份情感,我已无须再忍耐了吧?」

诶、已经到那种程度了吗?欲求不满?

「别,还是稍微忍耐一下比较好……要是什么都放纵出来,作为朋友能接受到什么程度,我也不清楚哦……」

「当然,我是不会做伤害你的事的。」

再一次的亲吻,我们两人嘴唇相互重叠,陷入到沙发中。

总之,能确信这确实是不会伤害我的吻……

而且那个,也未必能放得开……

第二次接吻时间很长。

下半唇好几次都被真唯的嘴唇轻柔地包裹着,仿佛是在咀嚼品味一样。

我浑身无力,眼神朦胧地仰视着压在我腰上的真唯。她正邪魅地微笑着。

讨厌,被看到脸果然很羞耻。

双手捂住脸,我坦白道:

「唔,呜呜……那个,其实我多少还是有点罪恶感。只要不是那么强硬地逼着我做,我也无法拒绝真唯,所以希望你手下留情……」

真唯露出了为难的神情。

「你那是在向我的理性发出挑战书吗?」

「不啊,我没有那种打算。」

「真是的,你太狡猾了。」

真唯的双手覆在我捂着脸颊的手上,就这样吻了下来。

但是,并不强硬。突破我的嘴唇伸进来的舌头也是,今天总觉得很温柔,但这也是因为我接受了真唯的一切吧……诶不是这样的吧!?

口腔内壁被真唯的舌头满满地舔舐,我的身体里已经全部都是真唯了,思考变得迟钝起来。

哈、哈……好、好强烈的体验……

「姑且总共三次。」

但以威力来说,就像吻了三百次左右一样……

真唯暂且心满意足地笑了。

「爱你哟,玲奈子。让我们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暑假吧?」

「好,那个……是。」

就像纱月对真唯熊熊燃烧着的对抗心一样,真唯对纱月的对抗心也在燃烧着。我用我的身体深刻体会到了这件事……

真的,我已经完全不想再和其他人签订恋人契约了!我是一个不断地后悔与失败,从过去吸取教训的女人……。

啊不,不是。不仅是别人,和谁都、一样!

我和真唯,也成不了恋人。成为恋人后心脏会怦怦直跳,会变得痛苦难熬,会变得在夜晚都无法入睡,这样的关系,绝对不行。

我用双手推开压在我身上的真唯,重新大声宣告。

「身为你的挚友,这个暑假也请多多指教了!」

就这样,我和真唯以及纱月之间的比赛也结束了……

紧接着,新的骚动正在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