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第一卷 序章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6 12:35:15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轻之国度×天使动漫录入组

图源:拉菲

扫图:linpop

录入:勤奋的懒惰的羊

修图:小尘

我真的,已经不行了。

午休时间。我就像是把头潜到水里忍耐到极限,最后才终于抬起头那般大声喊道:「那个!」。随后,交谈声戛然而止,八只眼睛同时望向这边。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吗?」「……」「小玲奈?」

唔……

我的视线唯独不与那当中的一人——我们学校的超级巨星王冢真唯对上眼,然后举起手。

「对不起!我……那个,就是,突然有点急事……你们大家继续吃吧!对不起,对不起哦!待会见啰!」

我一口气把话说完,随之冲出了教室。

啊啊啊,我这样绝对会被当成可疑人物的。

可是,我已经忍到极限了……

我快步地穿过走廊,才刚移动到空荡荡的楼梯转角,便顾不得裙子掀起来,急忙地冲上了楼梯。

我在感受风的同时朝着顶楼跑去。那里没有其他人,是只属于我的场所。

把钥匙插进铁门,将其打开,顿时感觉视野总算开阔起来。

在蓝天底下,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啊,太好了。我全身的细胞都因为吸到氧气而喜悦。

我反手把门关上,缓缓地走到顶楼边缘。随后,将手搭在高度只到胸口的护栏,靠了上去。

从远处传来校园内的喧嚣,这里就彷佛是别的世界一般。

活过来了~~……

我就这样顺着护栏往下滑,跪倒在水泥地板上。

「要不再孤单一人,果然不行啊~……」

这两个月来,我深刻地体会到。无论再怎么努力,我也只是个有沟通障碍的阴角。

我——甘织玲奈子,是非常成功地在高中改头换面的高一新生。

国中时期的我,可谓是人生的超级外行人。

因为我搞砸了朋友关系,在学校失去容身之处,后来总是孤单一人。

明明很寂寞却摆出无所谓的表情,装出一副『我就喜欢自己一个人啊?』的态度,偷偷摸摸地去上学。

就在某一天,我突然想到国小时的生活真是快乐呢,好奇当时的大家现在都在做什么呢?所以就用社群软体搜寻了一下,意外地找到了几个人。

啊,好怀念~干脆久违地联络一下好了——我当时还悠哉地想着这种事。

不过根本没办法。我现在已经不是那种会主动和别人攀谈的人了。

半夜,我在床上用毛毯裹着身体凝视着手机。

里面的内容大致上是去原宿吃松饼,或是到涩谷买衣服,或是很在意谁谁谁什么的,今天社团活动很累,但今年一定要打进全国高中比赛之类。

当时的朋友们看起来都非常耀眼,我还以为自己的眼睛都要闪瞎了。

大家都变得像是不同的人……

如今彼此所处的世界已经不同了呢,然而我甚至没有余裕像这样心痛。

顶着一头杂乱的头发又穿着睡衣的我,猛然地反省自身。

咦……我,是不是很糟糕……?

——有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若是再这样下去,我就算成为高中生,也绝对不会有任何改变吧。

到时肯定会被世间流行的趋势所抛下,就这样一事无成地长大成人、就业,过着那种像是惰性消化手游体力的人生吧……?

不,这样……

就算是……就算是我也不要啊!

面对如此真实的未来预测图,别说是哭了,甚至还觉得恶心,与此同时我挺起身子,搜寻『怎么变成现充阳角』,一边说着不妙不妙一边死死盯着萤幕画面。

甘织玲奈子,要从今天开始改变!

我要加入可爱女生的朋友圈,热烈地聊着恋爱话题,在放学后绕去化妆品专柜什么的。为了能过上交到出色的恋人的那种,最棒的高中生活!

——如此下定决心后,我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

我打理好外表,改变讲话方式,端正姿势,随时保持微笑。就像是揉搓扭曲变形的黏土那般,简而言之就是变得像个像样点的人类了。

后来我去考了没有熟人、远离家乡的一所男女同校的高中,以重启人生为目标。顺利考上之后,甚至还泪流满面。

高中开学典礼那天,就像是阳角模范的妹妹还说了『还挺能干的嘛姊姊』认同了我,而且妈妈也放心地说『哎呀哎呀,不错。嗯,非常像样喔』。

对不起,国中时期经常不去上学,给家里添了麻烦。

玲奈子,会好好融入班级,成为优秀的量产型女生的!

我经过了万全准备,面对开学典礼这一天。

目标是成为一个现充阳角~!如此鼓足干劲的我,遇上了命运的邂逅。

那位有个担任出名设计师的母亲,本人也是专业模特儿的超级高中生——王冢真唯同学不仅与我同班,座位还超近。

王冢同学是金发碧眼的四分之一混血儿,而且还是位美若天仙的美女,拥有非常惊人的存在感。她的美貌足以让班上所有人都看得如痴如醉。难道是某某王国的公主殿下悄悄来高中就读吗……?班上还曾因此闹得沸沸扬扬。

是说,我也曾经在杂志上看过这个人!根根根本就是艺人啊!

当时的我对在高中改头换面燃烧着热情。为了要过上最顶级的高中生活,正打算获得最棒的环境。也就是王冢同学的身边!

『嘿嘿,初次见面,我叫甘织玲奈子——……呃,可以和我交个朋友吗!?』

眼见有个庶民胆大包天,王冢同学非但没有砍下她的头,反而是露出宛如太阳般的微笑。

『当然可以。我才要谢谢你愿意主动和我搭话。请多指教,玲奈子。』

这可不得了。光是一个笑容就差点把我打趴在地。

这就是日本顶尖水准的美少女。除了家人以外,自读国小以后我还是第一次被叫名字,而且是被这样的人叫。

那我当然只能成为她的粉丝了吧!?

总之,以第一天的对话为契机,我加入了王冢真唯所属的圈子,进入了这个朋友圈。

王冢小圈子聚集了五个女孩,她们当然都是立于学校阶级制度的顶端,连面对王冢同学都能对等交谈,于是,这个圈子成为了这些超级阳角聚集的人外魔境。

当时的我还心想『耶~朋友们都是连个性都超可爱的女孩子~!』,暗自欣喜。殊不知在前方等待着自己的是悲惨的未来……玲奈子,你怎么会如此愚蠢啊……

一切都是一帆风顺。不管在哪里,都能听到关于王冢同学的各种辉煌事迹。

『话说以女生角度来看,王冢同学给人什么感觉?唉,以男生来说,就是长着史上最强的一张脸了。』

『咦?总觉得世界观差太多了,应该只会觉得……啊,今天的王冢同学也好漂亮,真是闪闪动人呢。』

『感觉就像是幻想般的那种超然存在呢。而且意外的是她还会平易近人地主动攀谈……就像是来城镇视察的那种受到众人喜爱的公主殿下!』

无论男女都沉迷于王冢同学的魅力之中,而我有着随时都能向王冢同学搭话的特权……这不是阳角还能是什么!

顺带一提,王冢同学在芦谷高中不到三天就创造了自己的王国,被赋予了『完美恋人』这个别称。

完美恋人。正式名称为Super Darling。在少女漫画之类的作品当中会出现那种无懈可击的男性,这是赋予给他们的别称。(Darling在海外与性别无关,是对心上人的称呼,因此用在王冢同学身上也没有问题。)

就像这样,王冢同学在芦谷高中持续让旁人为她绽放着爱恋之花,而我今天也依然能与她处于同一个圈子,实在是很幸福。我还是第一次期待早起出门去上学!

然后,这样的生活过了两个月。

犹如美梦那般闪闪发光的日子,飞快地流逝。

我以完美的方式获得了自己向往的生活……

如今……

才一转眼的时间就已经迎来了极限……

这一切都是怪我自不量力加入了顶尖集团,才会导致这样的惨状。

除了我以外的四个人都非常可爱,谈吐有趣,脑袋灵光,而且也很懂得察言观色。以人类指数的偏差值来说大约75。

偏差值顶多才35的我究竟要如何配合她们度过校园生活呢?这个秘诀就是!

……『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要超级努力跟上她们』。

我附和时总是会注意别说错话,集中精神跟上快速变换话题的快节奏对话,还拼命地露出笑容。

结果——导致我一回家就会因为没了MP而直接倒在床上!还要在晚上睡前回顾自己当天的行动,盘点失分的地方做出反省!每天都是如此!

咦……这就是我追求的阳角该有的生活……?我在最喜欢的被窝中,以虚无的表情陷入沉思。这样简直就像是在一群天鹅当中混进了一只鸭子嘛……

无须思考,答案已然是不言而喻。没错,阴角是不可能只花两个月就变成阳角的……现实也实在是太没梦想了……

即使如此,就算勉强自己,也依然想和大家相处在一起的我持续不断地努力,不知不觉脑袋就像是被操过头的手机一样开始发烫。

——于是,今天终于发生了运作不良的反应。

我逃离圈子,靠在屋顶的护栏,眯起眼睛仰望天空。

「啊……风好凉喔……」

这里没有任何人。不需要看周围的脸色。

由于护栏很低,本应该是禁止进入的场所,对我来说却是如同天国。我将大脑切换成散热模式。因为不需要思考任何事情。

正当我以极度空洞的眼神,半张着嘴,彻底放松全身力量,眺望着遥远的远方的时候——

我姑且也是受欢迎圈子的一员,在教室里不能露出这种表情,但现在这里没有其他人——因此我彻底大意了。关闭了身为人类的开关。

背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门?为什么?

这里的钥匙是因为我是王冢真唯朋友圈中的一员,深受老师信赖,为了帮忙才借来的……

我依然维持空洞的眼神,缓缓转过头。

在顶楼的门附近,有位华丽的女子正以震惊的眼神凝视着这边。

晃荡着金色长发、身材高䠷的美女,在这个学校只有一人。她就是身上闪耀着即使远在月球也能以肉眼看见的光芒的超级女高中生——王冢真唯。

从裙摆之间露出的双腿十分修长,没有一丝赘肉。腰间就好像总是被紧身胸衣紧紧扣着那般纤瘦。

娇小的头部衬托出整体的平衡,无论何时都美得犹如一幅画,应该是这样才对。

然而现在的她却露出前所未有的紧张表情,朝顶楼的地板用力一蹬。

「玲奈子,不可以!」

「咦?」

王冢同学以慢动作向这边靠近。她伸出双手的气势让我猛然吓了一跳,便忍不住想要逃跑,将力量放在双手上面。

接着,我奋力越过了护栏。

「啊。」

我的身体不稳地往前倾。顺势滑落到护栏的另一侧。

这、这是……!

呈现在眼前的是校舍后面的大地。

难道我会摔下去?就这样摔下去?会从头部落在距离顶楼十几公尺的地面??媒体会在标题写上『现代社会的黑暗,女高中生因为疲于应付人际关系而发生的悲剧!』大肆报导!?

眼看身体就要从楼顶摔下去时,就在那个瞬间——

某人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脚踝。

「我、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在我眼前——这么做啊!」

「王、王冢——」

她越过护栏,在抱住我的状态下就这样跳向了空中。

「——同学!?」

一阵浮游感,随后落下。

呃,王冢同学也一起掉下来了!?

「已经不要紧了,玲奈子。」

「我们现在正在往下掉耶!?为什么要跳过来!?你想自杀吗!?」

「不用担心。」

与其说是抱紧着我,王冢同学其实是以双手绕过我的腋下将身体固定,同时耳边也传来了她沉着冷静的声音。

明明正在自由落体竟还如此游刃有余。难道这家伙……会飞吗?

「既然是和我王冢真唯在一起,就一定会得救的。因为我运气很好。」

「运气在RPG当中是最没用的能力参数啊!」

随着咔沙咔沙的声音,全身感到一股冲击。随后我才注意到自己被树枝勾住了。

感觉就像落下来的羽绒被那般,我呈现ㄑ字形挂在距离地面约莫三公尺高的树枝上,接着缓缓抬起头。

我、我还活着……

「你看,得救了吧……根根、根本不算什么。」

王冢真唯在同一根树枝稍微上面的位置,一脸轻松且优雅地跷脚而坐。唯独这里就好像是泳池边的躺椅一样。

「你的声音在发抖耶……」

「因为我知道下面有一棵树,想说顺势跳过去的话应该就能得救。再来,就归功于我的运气实在很好。」

「如果你继续抱着这种想法过活,我觉得总有一天绝对会死的……」

明明从屋顶上摔了下来,我却只是手脚受了点皮肉伤就了事,我自己也认为这是奇迹,但王冢同学为何是毫发无伤啊……

我的心跳依然快速。

是说,刚才差点就吓得漏尿了。

从屋顶上不系安全绳就玩高空弹跳,这也太吓人了。

「幸好还活着……」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王冢同学见状连连点头,说着「对吧对吧」。

「不管怎么样,我想说你感觉不太对劲就追了过来,看来是正确的选择。毕竟这让我成功拯救了你。」

王冢同学那美丽柔软的嘴唇绽出笑容,打从心底松了一口气。

是很美没错啦……但有个天大的误会……

「不,那个……其实我并没有打算跳楼……」

原本用手抵着下巴露出微笑的她一听到,顿时「嗯?」了一声,抬头望向我。

「那么,你当时为何露出想不开的表情?」

「我只是在放空而已。」

「于是就露出了那种表情……?」

王冢同学以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难道我发呆的脸看起来绝望到像是会跳下去吗……?

「不,实际上你不是越过了护栏吗?」

「不,那是因为王冢同学追了过来,我心想得快逃才行……」

「原来如此。」

「……结果一个不小心失去了平衡。」

「也就是说。」

芦高的天照大神顿时双手掩面,藏在自助式的岩户里头。

「若是我没有冲向你就好了……让你置身于险境之中,这全都要怪我……原来是因为我的愚蠢,而导致你差点丧命吗……」

「啊!可是,我很高兴你这么担心我!该怎么说呢,那个,虽然王冢同学没来的话,我根本也不会摔下来就是!」

因为我多余的一句话,王冢同学显得更加自责。

「这样啊,一切都是我操之过急误会了吗……」

「不,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呃,那个,总之!」

我慢慢地爬上树枝,同时慌张地思考该怎么表达。如果我有办法在这种时候能言善道,其实根本也不会跑去顶楼啊!

「王冢同学并没有任何错,该说是谁都没有错吗?还是说,起因本来就出在我自己身上……」

我愈讲愈觉得王冢同学身上的耀眼粒子,也就是那些光芒正在慢慢地消失。

啊啊啊,既然这样——

「那个,其实我!」

我闭起眼睛,向她大喊。

「其实我很不擅长融入众人当中,和别人说话!」

我把所有细枝末节的沟通程序全都跳过,直接向她坦承,王冢同学闻言后随即抬起头,眨了眨她那硕大的眼眸。

「你不擅长说话?但你总是表现得很有精神又开朗啊?」

「其实我每次开口说话,就会消耗掉我的MP啦!」

MP?王冢同学听到后微微歪了歪头。看来她似乎是不会玩游戏的那类人。我这样讲她根本完全听不懂!

「我很不会和人交谈!所以要是不集中精神,是真的完全跟不上那种彷佛用篮球高速传球般的对话!还会害怕突然陷入沉默,滔滔不绝地讲些无关紧要的话,抢走别人讲话的时间!」

「?」

「完全没有头绪吗!?你偶尔也会有这种时候吧!非常在意当天的事情,晚上在床上开反省大会,还导致自己睡不着什么的……没有吗!?也太厉害了吧!」

最后那句是发自内心的称赞。她可以很自然地与人轻松交流,我真的觉得很厉害。像我就做不到。

「所以,我是因为累了才会逃到那种地方,像是为了歇口气那样给自己一点喘息的时间啦!否则的话我会死掉的!」

我讲完后不停喘着大气。

刚从屋顶跳下来差点丧命的人说『会死掉的』,听起来似乎很有说服力。完美无瑕的完美小姐顿时露出了虚无飘渺的微笑。

「原来如此。那么是我让你在勉强自己呢。抱歉,我本以为你也是乐在其中的,没想到竟然会把你逼到这个地步,真的很抱歉……」

「不是的!」

也对啦!要是说不擅长交流,会被关心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我无意中点燃了王冢同学的罪恶感,甚至还火上加油。于是,我想都没想就抓住了王冢同学的衣袖。

「我喜欢和大家说话!只是,其实我得非常努力才能跟上话题!总之我真的很开心!可是,对了,就像是运动那样!就是虽然很开心却很累的那种感觉!因为我不像大家那样善于和别人交流!」

当我这样诉说自己的主张后,这才注意到王冢同学被我的气势压倒,顿时沉默不已,让我猛然回神。

啊啊啊啊,我在做什么啊……这不是都让王冢同学吓到了吗……

看来今天得开一场特大号的反省会,直接开到早上五点……

王冢同学的眼眸浮现出强烈的困惑感,同时也依然像是要把那一丝连系拉到身边一样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这样啊。我瞭解你的心情……假如我抬头挺胸地这么说,就过于傲慢了。不过,我偶尔也会有类似的感觉。」

她是在配合我吗?……我虽然心里是这样想,但看起来并非如此。

王冢同学已经没有看着我,而是把视线偏向斜下方,如此说道。

这显然与平常总是充满自信的她有所不同。

「如你所见,我是王冢真唯。不仅处于得天独厚的环境当中,我自身也有付出应当的努力……我是这么认为的。」

听她讲得如此坦荡荡,不禁会觉得「嗯,她说得没错」。

王冢同学一直很厉害。不但是个超级漂亮的美女,还对任何人都很温柔,个性也很好。甚至为了救人不惜从屋顶上跳下去。

「大家想必都认为和我在一起会很开心吧。因为我也是尽可能地营造出这样的容身之处。我喜欢看到大家开心的样子。但是,我偶尔也会这样想——大家看到的,究竟是不是真正的我呢……有时也会因此而突然感到寂寞。」

「……意思是……」

「说不定,我只是在扮演着他人所追求的王冢真唯形象罢了。」

在那瞬间,王冢同学与我四目相接,又随即别开了视线。

「……抱歉。总是追着着完美的王冢真唯,竟然说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你也觉得很不知所措吧。」

「不……」

看着因为害羞而满脸通红的王冢同学,身为阴角的我不禁心想(……总觉得她讲的话好像很中二病啊……),但与此同时也觉得……

真正的自己,是吗?

「总觉得……我好像是第一次听到王冢同学说这种丧气话。」

王冢同学在疯狂受到世间的认可之下成长,我还以为她的生活一直以来都与这类不安无缘。

眼见我讲话含糊,不知道该说什么,她那雪白的肌肤便因为羞涩而染上红晕。

「当然,我以前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你失望了吗?」

「咦?没有,完全不会!」

这是真心话。我理所当然地摇着头。

「王冢同学总是很积极地努力向上,我觉得能瞭解这样的你真的是太好了!所以我真的打从心底觉得……自己也得更加努力才行……」

一旦开口,我就会专注在自己说话的内容,看不见别人的反应。

「可是,如果每天都在努力的话,会感到疲惫也是理所当然,所以我才会像这样到顶楼避难……」

在蓝天之上的太阳闪闪发光,眼前的屋顶离我是那么地遥远。真亏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能没事呢……

「是说,我们在树上聊这种事也很奇怪……如果王冢同学不介意,下次我们去顶楼吧。让我们好好待在护栏内侧休息一下。」

我拼命地挤出笑容,同时朝王冢同学摊开双手。

「这样啊。所以你才会在顶楼……不过,我竟然妨碍你休息的时间,甚至还产生误会,让我们一起摔下来。」

「那、那已经没关系了啦!」

我前倾着身体如此主张。

「不论是刚才还是现在,不管王冢同学是因为什么事情失败,我都绝对会接受你的!说起来,我可是过着每天充满失败的人生啊!连一次失败都不被允许,这种事根本不可能!不要紧的,你身边还有我!」

为什么我会滔滔不绝地说着这种话呢?

「自己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还能做得更好才对……若是这样想,只是会愈来愈痛苦而已。偶尔休息一下也没关系啊……」

我这番话犹如随着苦笑吐出的尘烟那般,感觉王冢同学听到后,她的眼眸闪了一下。

不过,这肯定是我自己希望别人对我说的话。

为了成为阳角而不断努力,在偶尔想要稍微停下脚步的时候,身旁有人愿意对我说句「没关系的」,我想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朋友。

「呃……为、为什么王冢同学的眼眶湿了啊?」

「咦?呃,这是为什么呢……总觉得,非常开心。」

「唉唉~?」

因为过于害羞,我把脸别向旁边。

「只、只是偶然啦,我……」

是说这样很不妙,我才快要哭了。每天早上好不容易把去上学的妆努力化得漂漂亮亮,都要花掉了。

到了现在,从屋顶上掉下来并成功幸存的感觉才开始发酵。膝盖开始抖了!

「哎、哎呀!王冢真唯举世闻名,想成为你的支柱感觉也太厚脸皮了,还是该说是没有自知之明呢!」

我一边哭一边啊哈哈地笑着说道。

「没有那回事。」

哇。

王冢同学让金发随风飘荡,唐突地握住了我的手。

被温暖又漂亮的白皙双手紧紧握着,害我不禁开始小鹿乱撞。

但比起这个,她那真挚且强而有力的视线捕捉到了我。

「能够听到你说得这么真诚,我实在很幸福。」

「咦?不,那个,呜呜……」

「能够遇见你,真的是太好了。」

「唔唉唉唉唉?」

因为我不善言词,只能把自己的感情完完全全地表露出来,但王冢同学就像是知道该怎么说才会更有效果的恋人那般,笔直地射穿了我的心。

这让我感到无比害羞,觉得眼前十分刺眼。

「不,那个……我也是!因为我想要朋友!」

这是我发自灵魂的呐喊。

王冢同学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会令人融化的甜美微笑。

「让我们当朋友吧,玲奈子。」

「咦?真的吗?」

「嗯,让我们当真正的朋友吧。」

明明是在同一个圈子,但这时我是第一次觉得自己与王冢同学心灵相通。

这种感觉该怎么说呢,好开心……咦?我好开心!

王冢真唯与甘织玲奈子。校园的完美恋人,与在高中改头换面的一介庶民。

我不禁认为,截然不同的这两个人,正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所以,我也将手叠在握住我的手上。

「嗯……我们当朋友吧,王冢同学。不,真唯!」

真唯的脸犹如花朵那般绽放。我差点就被她身后的神圣光芒给震飞,但不要紧。

因为我们的手现在紧紧握在一起。

我们就这样对彼此相视而笑,随后我从口袋取出了钥匙。

「随时都可以跟我说一声喔。我们到时再一起去休息吧。」

「呵呵。」

她的笑容明明无比纯洁,用手抵住下唇的动作却莫名性感。

「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呢。」

「咦?啊,呃,嗯……没错!」

明明是同性,我却觉得这句话听起来很煽情,一定是因为真唯太漂亮了吧……

「啊,可是不要给我太大的压力哦。因为我会紧张的……」

「呃,我不记得自己有带给你压力啊。」

「唉!骗人!你总是挂着『我是世界第一正确』的表情呢!」

「怎么可能。不过,我在大多数的场合确实都是正确的……」

「这句话也太有王冢真唯的风格了吧!」

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会有像这样调侃真唯的一天。

我与真唯都出声笑了。

今后,若是也能像这样与真唯一边聊着不着边际的话题一边欢笑的话。

只要这样,我真的就会很满足了。

「是说,我们该怎么从树下下去!?」

先跳下去的真唯以公主抱的方式接住了我。

因为我们是掉在走廊这一边,没有任何人目击到整件事的全部经过,这点也恰恰地说明了真唯『运气真的很好』。

我们后来决定分别回去,因为这个关系是『只属于两个人的秘密』。

我在教室前面做了深呼吸。姑且是先在厕所把沾在身上的叶子都清掉了,所以外观看起来应该没问题。

我打开门,打算向小圈子的大家低头,就在这时——

「啊,小玲奈,你刚才不要紧吧!?」

「咦?」

「因为你刚才一鼓作气就冲出了教室啊。」

同一个圈子的紫阳花同学走了过来。而且连香穗和纱月同学也围着我。咿,是阳角的集团。

我不习惯这么受人注目,顿时感到惊慌失措。

「咦?不,那个。刚、刚才突然感觉怪怪的……那个……」

从今天起,真唯会给我即使与阳角打交道也能努力下去的动力。肯定没问题的。

就算一个人我也能找到借口!我可以……奇怪?肚子好像又开始痛了!

此时有人轻轻地拍了我的肩膀。是刚回来的真唯。

「你身体不舒服对吧,玲奈子。是为了不让大家为你担心,所以才会这么说的吧?」

「咦?不,那个……」

仔细想想的话是这样子没错啦……不过,感觉好像没有准确地表达出原本的状况……呃,我就像个不知所措的小人物,随后,真唯的微笑突然映入眼帘。

「——对吧?」

她眯起双眼,释放出强烈的领袖魅力,使得我顿时无话可说,只能不断地乖乖点头。

我、我这个朋友是怎么样……也太帅了吧……

那天,我与真唯好几次对上视线,每次都被她的笑容所治愈。

「嗳,王冢——又有人拜托我问你的联络方式了啦~」

「啊,我也是我也是。是说,前阵子是不是还有别校的学生在等你放学啊?」

即使被外表稍微有点华丽的女孩子们包围,真唯也笑脸迎人地回应她们。

「这也没办法啊。毕竟王冢真唯是独一无二的嘛。」

真厉害。在真唯的背后看得见蔷薇园。

「连这种话听起来都不像挖苦,证明了格调的差距呢……老实说会让人觉得如果对象是王冢的话,就算是女的也行呢。」

「咦?你有那方面的兴趣吗?」

「怎么会。可是毕竟她是完美恋人嘛。」

眼见女孩子们聊得很投入,帅哥圈的男孩子也说了声「喔,看起来聊得很开心嘛」然后混进里面,真唯的周围转眼间变得不再是蔷薇园,而是筑起人墙。

然而在这种状况下,我与真唯突然对上了眼,她随即对座位有些距离的我莞尔一笑。

「~~~~!」

「小、小玲奈,你怎么了?肚子又痛了?」

我趴在桌上苦闷地颤抖,结果又再次让朋友担心了。对不起。

如此受到众人欢迎的王冢真唯,是我的密友。

这真的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至今为止对我来说很模糊的『朋友』一词,正逐渐被王冢真唯所取代。

啊,如果与真唯的关系能更加融洽就好了。

尽管这样想实在是有点操之过急,但总有一天,我要成为她心目中最好的朋友……说笑的!

我满心雀跃地幻想着这种令人害羞的事情。

不过,隔天到了顶楼。

就像是刚睡醒时有人在耳边敲响铜锣那般,我吓得不知所措。

在眼前的是面红耳赤、别开视线的真唯。

「抱歉。看来,我是把你视为一名女性,喜欢上你了。」

「…………」

我在太阳底下,被真唯告白了。

「啊?」

等一下!说好的当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