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女孩任你摆布

第三卷 第三章 最近,学妹的样子有点怪?

作者: 花间灯 更新时间: 2024-04-16 11:43:17

合宿刚结束,星期一就紧接着期末考。

这个如地狱般的三天,会一视同仁地降临在所有学生身上。

有乖乖准备的学生将赢得荣耀。

至于完全没有念书的愚笨之徒,毫无慈悲的试炼第一天将为他们带来恐惧,所幸惠太作答得还算顺遂。

「惠太,数学考得如何?」

班会结束后,朋友濑户秋彦走到惠太座位旁。

「短时间内不想看到任何数学公式了。如果是胸罩的尺寸表,我倒是能看一辈子。」

「就我来说,比起胸罩我更想拜见底下的美景。」

摆脱第一天考试后,惠太开始和秋彦打屁讲蠢话。

他的发言害惠太再次想起,前阵子发生在浴室那起不可告人的意外。

「什么什么~?你们在聊什么?」

从秋彦身旁冒出头搭话的人,正是吉田真凛。

这位绑着双马尾的同学,目前正单恋着秋彦,而澪也在她身旁。

「我们只是在说最大的难关数学终于考完,一整个神清气爽。你说是吧?惠太?」

「没错。」

「啊哈哈,我懂。我也讨厌数学~」

惠太配合好友撒了个弥天大谎。

毕竟在女生面前提起胸部的话题,实在是不太得体。

(……嗯?)

此时惠太察觉到。

站在真凛身旁的澪,正用比平时冷漠许多的眼神盯着两名男生。

「……明明就在说想看内衣底下之类的话(小声)。」

看来澪听见了秋彦的发言。

总觉得每当澪跟秋彦碰面,心里对秋彦的好感就不断下滑。

「对了吉田,考试结束后我们一起办个动画鉴赏会吧。我会找姊姊都出门的时候。」

「可以吗?好耶~♪」

秋彦和真凛有个共通点,其实两人都是阿宅。

真凛至今仍未对他传达心中情感,不过两人会定期互借漫画,感情似乎是越来越好。

「啊,对了,浦岛同学。」

「怎么了吗,吉田同学?」

「我有事想找浦岛同学谈,或者该说有事想拜托你。」

「嗯?什么事?」

「我现在正在做夏COMI的角色扮演服。」

「啊啊,吉田同学有在玩角色扮演嘛。」

先前澪曾给惠太看过照片。

真凛对角色扮演有着非凡的热情,就连衣服也是亲手缝制。

「我想拜托浦岛同学,帮我制作适合角色的内衣。」

「适合角色的内衣?」

「没错!这次要角色扮演的是我最喜欢的角色,所以今年我打算连同内衣也用心准备!」

真凛握拳强调。

光是听这热情发言,就能明白她有多么用心了。

「原来如此。适合角色的内衣啊……」

惠太陷入思考。

单纯设计当然是没问题,不过要配合角色制作内衣,就必须进行密切讨论,而且直接向负责缝制的人商量,或许能够做出更加符合形象的内衣。

「若是这样那与其找我,去找浜崎同学可能比较合适。」

「浜崎同学,是指瑠瑠吗?」

「瑠瑠?啊啊──她名字叫瑠衣嘛。」

惠太自己念了一遍就立刻发现。

这取名品味还真可爱。

「最近她常跟澪澪在一块,所以我跟她也变朋友了。」

「我之前就这么认为了,吉田同学的社交能力真的好惊人啊。」

她个性开朗、表里如一,跟她聊天非常愉快。

这类型的女生,与谁都能和睦相处。

就连受蛮横姊姊影响,搞到不信任女性的秋彦都跟她相当要好,也难怪她在班上男生之间颇有人气。

「我记得瑠瑠,是在浦岛你们那做打版师嘛?」

「嗯。我没办法像她连缝制也一手包办。刚好现在正值比较闲的时候,等考试结束后我再去问问她能不能帮忙。」

「谢谢你,浦岛同学!」

真凛双手握住惠太的手用力地甩啊甩的。

虽然还没办法肯定瑠衣会帮忙,不过热心助人的她八成会接受才对。

看向周遭,二年E班有一半以上的学生都回去了,为准备明天考试,惠太一伙人也决定就此解散。

惠太把文具收进书包,起身离开教室。

「……嗯?」

当他走向教室出入口时,发现走廊上有一名黑发女生偷偷摸摸地看向自己。

「咦?小雪?」

眼神对上的瞬间,对方就立刻躲了起来,不过那人肯定是学妹长谷川雪菜。

「她是来找人的吗?」

要走进高年级教室其实需要点胆量,这点惠太也很清楚。

当他想问雪菜想找谁,自己可以帮忙叫人时,走廊上就只剩下几名同学,而学妹早已不见踪影。

「她到底怎么啦?」

即使在意,但本人都不见了也无从确认。

正当惠太打算回家时,却被身后传来的腼腆声音叫住。

「那、那个,浦岛同学……」

「嗯?啊啊──佐藤同学。」

他一回头,就见到一名身高一七○公分的高个女生站在那。

这名和惠太一样手提书包,与短发非常相衬的女生正是佐藤泉。

她是澪和真凛的朋友,虽然个性内向,却是个从国中就加入排球社的运动少女。

「怎么了吗?」

「嗯……那个啊?」

惠太问道,泉才畏畏缩缩地说明来意。

「晚点,我能稍微占用你一点时间吗?」

惠太被泉带到往屋顶前的楼梯间。

考试期间社团停止活动,几乎所有学生一放学就立刻回家,因此在这时不会有人走上屋顶。

就安静又方便说话而言,这是个绝佳的地点。

「不好意思,在教室谈会有点害羞。」

「又有内衣的事想找我商量?」

「啊,不是那样的……」

泉扭扭捏捏地说。

她从书包中取出某样东西,双手递上。

「这个,是送你的。」

「这是……」

惠太确认收到的礼物,是袋包装漂亮的饼干。

仔细一看,饼干上还加了大颗的巧克力片。

「这是丁字裤那次的谢礼。我一直苦恼该送些什么,后来我问真凛,她说只要送男生亲手做的饼干,他们都会很开心。」

「吉田真的很懂男人心啊。」

不愧是社交能力超高的吉田同学。

连给这类意见都精准到叫人吃惊。

「意思是,这饼干是佐藤同学亲手做的?」

「嗯。我试过味道,应该做得不错,你可以在念书时吃。」

「谢谢。脑子动过头就会想吃点甜的,真是帮了大忙。」

「太好了。」

泉绽露笑容,心中大石终于落下。

她那成熟的笑容,跟真凛那有如太阳般的笑脸,有着截然不同的魅力。

「还有,我想问啊?等考试考完,浦岛同学工作有空时就好,要不要和我去看个电影──」

就在泉正想诉说什么时,背后突然传出「喀哒」的声响。

接着又传出了「糟糕 !?」的人声,惠太看向声音出处,发现一名似曾相识的黑发少女躲在通道角落。

「咦?又是小雪。」

刚才她也出现在教室,意思是……

「难道说,她找我有事?」

「似乎是这样没错……」

「为什么她要躲起来啊?」

「不知道耶?」

两人歪头感到不解。

状况越来越神秘。

「是说佐藤同学,你刚才是不是有话想讲?」

「啊,没有啊!其实没什么事!」

泉两手在胸前挥来挥去,随后露出尴尬的笑容说:「就这样,明天见。」说完她就下了楼梯。

「嗯……」

之后惠太姑且往雪菜消失的地方走去,结果正如他所料,走廊上空无一人。

「──就是这样,小雪状况有点怪怪的。」

「哼──这样啊……」

「浜崎同学,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惹小雪讨厌啊?」

「等等,在那之前,先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我房间里?」

当晚,惠太来到邻居浜崎瑠衣的房间。

两人早将身上制服换成便服,房间主人瑠衣坐在自己的书桌,惠太则将教科书摊在矮桌,两人完全进入念书模式。

「浜崎同学的房间,莫名让人静下心呢。」

「有你在我倒是一点都静不下来。」

「而且在自己房间,我就会忍不住打开平板,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念书。」

「你想说的我是懂啦……即使是如此,都这么晚了还跑到女生房间是怎样……」

现在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九点。

虽然要睡觉还嫌早,但的确不是该去异性房间打扰的时间。

「啊,要我泡杯茶吗?我有补浜崎同学喜欢的红茶,本来快喝完了。」

「你简直把这当自己家嘛……」

瑠衣叹道,她与其说是傻眼,不如说是放弃了。

她将椅子跟身体转向惠太,摆出一副「愿闻其详」的态度。

「所以?你说雪菜怪怪的?」

「嗯……可是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你说她的态度像是在回避你喔。」

「对啊。而且她时不时就跑来观察我。」

「这应该是那个吧?像是少女漫画里,女主角开始在意主角,就会采取的那种行动。」

「不,总觉得不太像啊……」

学妹的视线中并没有夹杂着那一类酸甜氛围。

真要说的话,那反应更像是被带到陌生家中而深感困惑的猫……

「不然就是她纯粹讨厌你吧?或是担心浦岛又搞出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所以才会盯紧你。」

「嗯……感觉都不像啊……而且要论我被小雪讨厌的原因,应该只有合宿时看到你们换衣服那件事……」

「那理由已经够充分了好吗。」

再怎么思考,都无法找出雪菜做出这种奇妙行为的原因。

「算了,反正真的有事,她就会主动对你说吧,现在也只能静观其变。」

「也是。」

既然想不透,那思考再多也没用。

现在还是眼前的考试重要多了。

「明天还要考试,先专心念书吧。」

「不,我比较希望你快点回去……」

题外话,惠太其实认为瑠衣是位傲娇少女。

理由非常简单──

「是说今天,吉田同学说想要做角色扮演用的内衣,浜崎同学能帮她吗?」

「为什么是找我?」

「我觉得与其让我设计,找浜崎同学还比较适合。」

「唔……真是拿你没办法……虽然得跟RYUGU的工作同时进行,但我做就是了。」

她总会装作一副冷漠的样子,到头来还是愿意帮忙。

随后,瑠衣也心不干情不愿地让惠太待在房间,甚至还钜细靡遗地教导他不明白的地方,使他读书效率大增。

时间来到两天后,也就是考试最后一天。

惠太平安考完,放学后,他前往被服准备室,却被黑发学妹监视。

「……」

「……」

两人隔着桌子相对而坐,雪菜一语不发,只是盯着惠太看。

考试结束,惠太只想在准备室里悠哉度过,结果雪菜一进来就演变成现在的情况──

「……那个,雪菜?」

「怎么了吗?」

「这应该是我要说的台词吧……你从刚才就一直盯着我看,有什么事吗?」

「没有啊?完全没事。」

「这、这样啊……」

那你这个欲言又止的视线是怎么回事?

在这两人独处的空间里,被异性死盯着看,实在叫人静不下心。

惠太本以为自己脸上沾了什么东西,看来并非如此。

(难不成,是我平时会若无其事地偷看小雪胸部的事穿帮了?)

即便如此,惠太也不认为自己有错。

因为那里有巨乳,所以看了。

若有机会看到乳沟,那大家一定会想将那景象烙入脑海。

这是被深深刻进基因的男性本能,与自身意志无关,而是眼睛自然而然就会飘过去。

故此,他并不觉得盯着学妹胸部看有什么好丢脸的。

「惠太学长。」

「是,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

「我也不知道。」

惠太完全像个行踪可疑的变态。

随后他故作平静回应。

「所以,你想说什么?」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惠太学长,你曾经帮助过许多女生对吧。」

「咦?帮助?」

「学长不是陪双马尾的可爱学姊商量事情吗,那位高个子的漂亮学姊,她还亲手做了点心送你对吧。」

「啊啊,你说吉田同学跟佐藤同学啊。」

「吉田同学跟佐藤同学?」

「是我同班同学,她们是水野同学的朋友。」

「澪学姊的……是说她们,似乎跟惠太学长很亲昵呢。」

「她们只是找我商量内衣的事,佐藤同学的点心是当时回礼。我当时已经说不用在意了,她还真是一板一眼。」

「哼──?」

「怎、怎么了……?」

「没有啊──」

怎么回事。

今天学妹心情似乎差到极点。

「真是的,竟然一脸悠哉……我明明那么苦恼耶……」

「苦恼?难道又有人在网路上对你的胸部指指点点?」

「才不是呢……」

雪菜偷偷抬眼瞥向这。

随后黑发学妹终于做好觉悟,开口说:

「那个,先前的事谢谢学长。」

「咦?什么事?」

「我听北条学姐说了。学长为了我,特地找了比较少人去的海滩当合宿地点。」

「啊啊……」

雪菜是个名人,为避免太过显眼引发问题,于是惠太特地去找人烟稀少的场所。

惠太本人并没有刻意提起这件事,似乎是绚花告诉了她。

「多亏学长,我真的玩得非常开心,所以想跟你道谢。」

「难道,你就是为了讲这件事才追着我跑?」

「每当我想开口时,就会感到害羞……」

「小雪也太有礼貌了吧。」

惠太身为主办者,当然会希望所有成员都充分享乐,如今从本人口中听见她玩得开心,他也觉得一切安排都是值得的。

虽然这学妹偶尔有些嚣张,这种时候倒是很可爱。

「……不过,偷看换衣服真的是差劲透顶就是了。」

「那件事真的是非常抱歉。」

惠太认为那次意外全都是自己的疏失。

既然参加者全都是女生,那自己应该要多加留意才对。

「我身为男人,应该为那次事件负起责任。」

「负责 !?你、你的意思是……」

「只要小雪要求,我现在就去自首。」

「不对吧,何必搞得那么沉重 !?」

「可是……」

「还可是,我并没有要求罚得那么重好吗 !?」

「既然小雪这么讲的话……」

「为什么你看起来有点遗憾啊……」

听到雪菜原谅自己,惠太才终于安心。

毕竟他也希望避免朋友之间为这事尴尬。

「不过,合宿真的是玩得很开心。其实最近我在忙电影工作,完全没时间放松。」

「你接到电影工作啦?恭喜。」

「谢谢。我可是演女主角呢。」

「那可真厉害。」

一复出就敲定演连续剧,如今还拿下电影女主角宝座。

雪菜身为演员的实力,果然是货真价实的。

「……惠太学长,没打算找个恋人吗?」

「恋人?」

「学长身边有这么多可爱的女生不是吗。像是澪学姊跟浜崎学姊,北条学姊还是你的儿时玩伴呢?为什么都没听说你有打算谈恋爱?」

「嗯──目前应该没这打算吧。」

「为什么?」

「我从以前就满脑子只想着内衣的事,也从来没被女生告白过。」

「哼──?这样啊?」

雪菜不知为何看上去有点开心。

得知学长没女人缘真的这么有趣?

「照这状况下去,惠太学长这一辈子都会是处男喔。」

「你这话也太毒了吧。」

突然讲这种劲爆发言,真是吓死我了。

可惜内容本身还挺符合现实的,无法否定她实在心有不甘。

我差点都忘了,这个学妹嘴巴其实很毒。

(算了,她恢复成平常那样就好。)

看雪菜一脸开心的样子,让我心情也跟着轻松不少。

如果这样能让她打起精神,那我就接受一辈子都是处男的污名吧。

「……不过,试着找找看似乎也不错。」

「找什么?」

「恋人。」

「咦 !?认真的吗 !?」

「仔细想想,如果有个可爱的女朋友,那不就能让她试穿内衣样品穿到爽吗。」

「啊,到头来还是为了内衣啊……」

听到最后学妹舒了口气。

这反应令惠太感到不解。

「小雪,为什么你会松口气啊?」

「什么 !?我哪有啊 !?」

「是吗?」

「就是啊!拜托学长别说这种奇怪的话!」

刚才还笑得正开心,转眼间就生气了,女人心还是这么难懂。

如果能明白这个难解的问题,或许能使制作内衣的技术登峰造极也说不定,但总觉得个中道理不论花多少年都无法解开。

惠太与说要去洗手间后回家的雪菜道别后,就离开准备室前往校舍入口,他从鞋柜取出鞋子换上,走出校舍。

「嗯?那是……」

走到一半,他便停下脚步,因为他在来宾用停车格看到一台似曾相识的黑色车子。

车旁还站了一位同样似曾相识,双手抱胸的西装女性,她还留着一头令人印象深刻的短发,当这人抬头的瞬间,两人正好视线交会。

「你是当时的……」

「上次见面应该是在便利商店那次吧,柳小姐。」

那是惠太第一次见到雪菜时的事,当时他为了寻找雪兔大福的限定商品,走遍了家附近的便利商店,最后在超商停车场目睹巨乳少女和柳起了争执。

最后他试图介入劝架,这就是惠太和雪菜的邂逅。

后来惠太才听说,柳其实是雪菜的经纪人。

「当时对你态度那么差,真是对不起。」

「请不必介意,我也说了失礼的话。」

「听你这么讲我就放心了。」

这次她并没有敌意。

感觉口吻比先前来得温和。

「柳小姐在等小雪吗?」

「是啊,接下来要去工作。」

「边上学边工作真辛苦啊。」

「是啊。所幸今天的工作不会花太多时间,马上就能结束送她回家。」

即使是学生,只要接了工作就必须以工作为重。

和大人一起工作的惠太,对这点可说是感同身受。

「对了,我好像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做浦岛惠太。」

「你的事我听雪菜说了。你好像是RYUGU的设计师。多亏有你,那孩子才下定决心复出,这点必须向你致谢。」

「我只是做了件合身的内衣给小雪而已。」

惠太认为自己纯粹是解决她对于胸部的烦恼,再稍微推她一把而已。

最后决定要复出的是雪菜,而真正的功臣应该是守护她栖身之处的柳。

「对了。我有件事想问你,现在有空吗?」

「什么事呀?」

「是关于雪菜的事,我有点在意她在学校过得如何。」

「小雪过得如何?」

「是啊,她最近有没有显得怪怪的?像是……没什么精神,或是有些沮丧之类的……」

「没有啊?刚才我们还小聊了一下,小雪跟平常一样,就是嘴巴有点毒啊?」

「是吗……不,没事就好。不好意思,问这种怪问题。」

「不会。」

尽管在意她为什么要问这些,但雪菜现在工作那么忙,可能只是担心雪菜两头跑忙不过来。

「浦岛同学。」

「是?」

「现在雪菜拿到电影的角色,她将会变得越来越有名。虽然我没资格说这种话,不过她在高中或许会变得过于醒目。希望你能多多关照她。」

「那当然。」

我没理由拒绝。

因为她是RYUGU重要的模特儿,也是我可爱的学妹。

虽然有些唐突,其实长谷川雪菜最喜欢洗澡了。

尽管喜欢洗澡,可是她几乎没去过澡堂。

那是因为她拥有超越平均尺寸的傲人G罩杯,周遭视线自然会集中在雪菜身上。

她不希望受旁人瞩目,那怕是同性。

所以对她而言,自家浴室可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浴室是雪菜少数能够不用顾虑外界眼光放松的空间,洗澡时间则是能疗愈一整天疲劳的幸福时光。

没错,幸福时光。

本该是如此才对──

「唉……」

当天晚上,雪菜洗完身体和头发,浸到浴缸里,却发出了与放松相去甚远的忧郁叹息。

理由不用说也知道。

是因为今天放学后,学长说出的问题发言。

「惠太学长说要找恋人,不会是认真的吧……」

这话或许叫人难以置信,其实有多数女孩子对浦岛惠太抱有好感,只是他本人没有自觉罢了。

就雪菜观察,RYUGU的所有成员几乎都有嫌疑。

而几天前送惠太手工饼干的那个佐藤学姊,几乎已经称得上是无庸置疑。

因为,这世上没有女生会亲手为没好感的异性烤饼干(证明完毕)。

「惠太学长也真是的……到底要跟多少女生拉近关系啊……」

他已经认识够多外型出众的异性朋友了,如今不光是RYUGU的相关人士,连那高个身材又好的美女都和他有所交集,这完全超出雪菜预料之外。

「呣……」

不知为何,整颗心七上八下的。

因为他面对任何人都会笑脸相对。

因为自己抱持如此阴郁的心情。

「等等,这样不是搞得像是我在嫉妒一样吗……这才不是嫉妒。才不可能。」

雪菜自言自语地嘟囔说。

我长谷川雪菜──过去曾经是名声响亮的天才童星,复出后还立刻赢得电影女主角的宝座,堂堂一名女演员,哪有可能会喜欢上那种变态设计师。

「……可能有点泡晕头了。」

她这才发现,自己在浴缸泡了好长一段时间。

舒服归舒服,但热水泡太久并非好事。

为避免出事,雪菜决定就此告一段落,离开浴室。

她在更衣室擦干身体,穿上第一次从惠太那收到的淡紫色内衣。

接着穿上T恤跟短裤,拿吹风机吹干头发后,朝客厅方向走去。

她走到了开放式厨房。

停在冰箱前,打开冷冻库取出最喜欢的冰品。

「呵呵呵,刚洗完澡就是要吃这个♪」

雪菜拿的正是雪兔大福。

限定款抹茶口味的销售期间结束,她拿的是普通的香草口味。

长谷川家常备着这个冰品的大量库存。

双亲工作繁忙,回家总是很晚,所以没人会谴责雪菜如此享乐。

她坐在客厅沙发,匆匆打开冰品封膜。

随后一边哼着歌,一边拿惯用叉子将雪白兔子切成一口大小,再将心爱的冰品送入口中。

「嗯嗯~好好吃~♪」

香草冰淇淋在舌尖上化开,使幸福的滋味扩散开来。

雪菜不禁手舞足蹈。

「说起来,第一次见到惠太学长时,好像也是为了买雪兔大福……」

她和浦岛惠太是在家附近的便利商店邂逅。

(插图011)

当时她还没复出,去买冰时被经纪人逮到,就在双方起争执时,惠太从旁介入。

「当时做梦也没想到,帮忙的人会是同校学长,还是一名内衣设计师……他拜托我当模特儿时,还以为完全是看上我的胸部……不对,实际上他是看上胸部没错……」

他是个惊为天人的变态。

还老是提些刁难的要求。

整个人都非常离谱──

可是,学长总是为他人着想,才叫人无法发自内心讨厌他。

「真的是个怪人……」

会这么想也难怪。

因为他是讨厌男人的雪菜,除了家人外唯一抱有好感的异性。

「呵呵。」

刚才明明还在生气,不知不觉间却笑了出来。

她的心情之所以放松,就姑且当作是因为吃了美味冰品,而不是回想起和惠太之间的往事好了。

「今天干脆再吃一个吧。」

第一个都还没吃完,雪菜就开始犹豫要不要对第二个大福出手,忽然间,耳中传来了「咯吱」的奇妙声响。

「……嗯?刚才是不是有什么怪声……」

那是什么声音呀?

须臾之间,似乎听到了轻微声响,而且那阵诡异的声音,莫名地令人感到不安……

「算了──嗯~♪雪兔真的好好吃~♪」

反正声音已经不见,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雪菜就此结案,并再次拿起叉子品尝幸福。

这时雪菜还无从得知,倒数恐惧来袭的跫音就近在咫尺,且步步逼近。

第一学期的最后一天。

前些日子的考卷已经发还,时值七月下旬,暑假已近在眼前。惠太在被服准备室浏览网路时,雪菜出现了。

「辛苦了──」

「辛苦了,小雪。」

两人一如往常地打招呼。

雪菜将书包放下,走到惠太座位旁。

「……那个,惠太学长?能打扰一下吗?」

「嗯?怎么了?」

「我有事想找你谈……你先前不是有送我一件前扣式的胸罩吗?」

「啊啊,那一件啊。」

「其实我现在正穿着……只是感觉怪怪的……」

「怪怪的?」

内衣这种道具,会直接贴合女性肌肤。

正因为如此,内衣在构造上不能有任何缺陷。

若是发现有致命性的问题存在,那最惨的情况,就是得将目前售出的商品全数回收。

「那就糟了。能借我看一下吗?」

「咦?现在吗?」

「这种事还是早点处理比较好,要是真的出问题可就伤脑筋了。」

「……这么说也对啦。」

雪菜害羞地双颊泛红,把领口缎带解开。

接着将胸口扣子解开,脱去上衣。

包覆着丰满上围的淡紫色胸罩,顿时一览无遗。

这是由惠太设计,前任打版师池泽小姐制作的前扣式胸罩试作品。

惠太站起,靠近观察,却没发现丁点异状……

「……嗯?」

就在他大致确认结束时,忽然听见细微的咯吱声响。

声音越发强烈,而胸罩正面的布料,也一点一滴逐渐歪斜。

霎时间,胸罩前扣随着响亮声音弹飞。

「哦哦……」

失去支撑的胸罩自然掉落在地,而原本被内衣包覆的果实,也崭露其全貌。

G罩杯随着内衣破损的反动而震荡的画面,就彷佛是在看电影的大场面一般。

「呃……」

换言之,惠太在极近距离,目睹了学妹的胸部。

那压倒性的质量,以及充满魄力的存在感。

寻常男生要是看了如此惊人的画面,肯定鼻血直流。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雪菜发出惨叫,并急忙用双手遮住丰硕的胸部。

然而一切都已经太迟了,惠太早将惊人乳房的一切,钜细靡遗地烙入记忆之中,学妹再怎么拼命应对,都是徒劳无功。

「你看到了 !?看到了对不对 !?」

「一览无遗。谢谢招待。」

「亏你能这么冷静啊 !?」

「如此惊人的景色,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没人想听你的感想!」

雪菜顿时泪眼汪汪。

这也不能怪她。

因为她被年龄相近的男生,看到胸部这个自卑之处。

「不过,这……」

惠太捡起坏掉的胸罩,浮现凝重表情。

「试作品耐久度不够……?不可能,池泽小姐是一流的打版师,不可能会犯下这种错误……」

制作者是一名优秀的打版师,所以不可能会做出耐久度不足的产品。

那怕只是试作品,这件内衣的完成度已经和实际商品无异。

RYUGU贩卖的内衣,不论布料,还是内衣扣之类的金属零件,都是采用精挑细选的材料,就连强度也是一等一的。

然而却无法承受导致损毁。

若是如此,能考虑到的原因就剩──

「小雪……」

「什、什么事……?」

惠太视线从手上胸罩转向学妹的胸口。

他直盯着雪菜即使用上双手遮掩,也无法完全隐藏的傲人上围。

「小雪,难道──」

「惠太学长你先等等!我大概知道学长想讲什么了!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而且这事关我身为少女的威信,拜托你不要说出口──」

「难道你胖了?」

「不是叫你别说了吗 !?」

雪菜收到残酷宣告,当场瘫坐在地。

一个半裸的女高中生,深受打击坐倒的模样,散发出一股悖德的气息,但姑且不论这个──

「嗯,果然胸部长肉了。」

「不准讲长肉。」

惠太再次确认她的身体,发现胸围稍稍变丰满。

而腰围跟臀围倒是平安无事。

这么看来,雪菜似乎是脂肪会全往胸部集中的体质。

若这单纯只是胸部成长,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因为工作,亲眼目睹无数胸部的惠太直觉感受到。

这并非成长。

而是乳房累积了无用的脂肪,这种变大方式万万不可。

没想到在忙着考试跟其他事情的期间,会发生如此剧烈的前后差异。

「不过你怎么突然就胖了?之前去海边时不是没问题吗?」

「拜托不要胖来胖去的……最近我晚上,会偷吃冰……」

「冰?」

「这阵子晚上吃太多雪兔大福……不对啦!学长在这状况下就没别的话可说吗 !?」

学妹双手遮住胸部,眼中泛泪大喊。

正如她所述,这状况就像是惠太弄哭一名上半身裸体的女生,看起来实在不妙。

「我有带预备胸罩,总之你先穿那件吧。」

「到底预备来做什么的……总之谢谢,我就先借来用了。」

惠太从包包取出样品胸罩递给雪菜,她收下后说:「不准转过来喔?」便开始穿上胸罩。

为人绅士的惠太,在雪菜穿好上衣前,都背向她等待。

总之,这下终于回避没胸罩可穿的危机。

「剩下的,就是最根本的问题了……」

一般女生就算稍微变胖也不会有问题。

即使冰吃得太多导致变重了,也不会碍到别人。

问题在于这名学妹,长谷川雪菜并无法归类在「一般女生」这个类别……

「小雪,我记得你已经确定拿到电影角色了嘛?」

「是啊,已经开拍了……」

「这状况似乎不太妙啊……」

一般人或许难以察觉,但实际上胸罩的扣子都被撑开了。

说什么都必须避免无用赘肉继续往胸部长。

最糟糕的状况,就是被看过电影的业界人士跟观众发现。

「现在只有胸部长肉,要是继续长胖害胸围变大,到时网路上可能又有人拿这做文章了……」

「那可就糟透了……」

学妹想像着令人绝望的未来颤抖。

雪菜在童星时期,曾因为胸部大被网友拿来讨论,而这件事正是她放弃演艺工作的原因。

她肯定不希望又被人拿胸部的事指指点点。

那么她能采取的选择,实际上只剩一个了。

「这下子,只能减肥了。」

「我想也是……接下来还得拍片,再胖下去真的不妙……」

「所幸胸部以外都没改变,只要改善生活习惯搭配适当运动,应该就能瘦下来。」

「呜……运动吗……」

雪菜愁眉苦脸说。

对于公开承认自己是室内派的雪菜而言,这肯定是听了就头痛的词汇。

「没关系。我会尽力辅助你。」

「真的吗?」

「不过我可是很严厉的喔。」

「咦?」

「不论你怎么哭喊,我都绝对要让你瘦下来,你做好觉悟了。」

「唉唉……」

惠太有绚花这个从事读者模特儿的儿时玩伴。

那份工作为了把衣服穿得好看,必须严格控管体重。

也因为如此,惠太深知维持体型有多么困难。

他身为内衣设计师,当然希望模特儿们能随时保持完美体型。

为了让学妹松弛的身体回归最佳状态,惠太决心将内心化作恶鬼,进行严厉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