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女孩任你摆布

第三卷 第一章 弟弟有够烦

作者: 花间灯 更新时间: 2024-04-16 11:42:39

与水野渚初次见面后,惠太心想,一群人长时间在公寓前起争执也不好,于是决定把他招待到家里。

澪在工作上给了惠太不少关照,总不能亏待她的家人。

最后大家进到惠太家自豪的舒适客厅。

客厅桌子正好是四人座,于是两边分成浦岛家跟水野家入座。

惠太正对着渚坐着。

而姬咲正对着澪。

附带一提,乙叶此时还没回家,不过房间刚开了冷气,屋内十分舒畅。

在这使用文明利器维持适当温度的房间里,渚连碰都没碰姬咲准备的麦茶,就开门见山地说。

「今天,我在学校听浦岛说了。姊姊在帮你们制作内衣……」

事情前因后果大致如下。

渚代替朋友参加美化委员会议,正好碰到姬咲,姬咲得知他是澪的弟弟,就聊起惠太他们的事……

「不过,为什么渚同学要生气?」

「……我听说浦岛的哥哥,假借工作名义对我姊做了些下流的事……」

「下流的事?」

惠太歪头不解,看向坐在斜对面的澪问:

「我有对水野同学做过那种事吗?」

「多到数不清了好吗。」

澪秒答说。

回想起来,惠太曾要求她露出内衣,另外虽纯属意外,却在学校教室里将脸埋进她的胸部,的确是做出了无数逾矩行为。

应该说,那些就单纯只是性骚扰。

渚听了澪的爆料后,激动地逼问:

「况且内衣设计师又是什么鬼东西 !?男高中生跑去做女生内衣根本莫名奇妙!还有你为什么要叫我姊当模特儿 !?」

「水野同学,模特儿的事你没跟家人提过吗?」

「我哪可能说得出口。我可是让男同学看到自己穿内衣的模样耶……」

您说得正是。

让男同学看到自己身穿可爱内衣的模样,这种事哪有脸对亲人或弟弟说出口。

尽管惠太试图澄清误会,渚却激动得难以平复。

「而且我还听说,你最近还把女生叫到自己房间办内衣试穿会!」

「啊啊,那的确是很壮观。」

「现在想想,那次真的做得太过头了……」

相对于惠太一脸愉悦,澪则是愁眉苦脸。

那次活动实在精彩。

让水野澪、北条绚花、长谷川雪菜,还有浜崎瑠衣等四位美少女,身穿自己设计的内衣,再细细观察她们的身影。

整场内衣时装秀已成为深烙在惠太脑海的美好回忆。

之后他还帮同班同学佐藤泉选了新的丁字裤,还真是只有做下流的事。

「不过,水野同学你自己明明也玩得很乐啊。」

「浦岛同学!?拜托你别用这种招人误会的说法好吗!那只是因为浦岛同学的新作内衣真的很可爱……!」

水野同学立即反驳。

也许是因为弟弟坐在身旁,她难得表现得有些慌张。

就在两人要好地你一言我一语时,渚插嘴说。

「还有你今天把姊姊叫来家里,是打算做些什么。」

「嗯?新作的试作品完成了,所以要拜托她试穿啊。」

「你说……试穿?」

「嗯。让水野同学穿上,好确认新作实际完成情况啊。」

「确认实际情况……?」

突然间,渚双手拍桌站起。

并指向坐在身旁的澪说:

「你开什么玩笑!这么可爱的姊姊身穿内衣站在面前,你哪可能看完就了事!你一定打算趁机做些不可告人的猥亵行为!」

「咦咦咦 !?」

「渚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 !?」

「姊姊竟然沦为这种变态混帐的玩物,我说什么都无法忍耐……!」

「我才没做那种事好不好 !?」

「我才没被做那种事好不好 !?」

惠太和澪异口同声地否认。

姑且不论两人越是否认,就越是显得可疑这个旁枝末节,看来渚似乎有了天大的误会。

(不过,实际上我的确看了水野同学穿内衣的模样,光是这点就已经够猥亵了……)

自己姊姊穿内衣的模样被男生看到了。

身为家人,听到这种话自然会去担心,这想法再正常不过了。

换作是惠太,也不希望其他公司的内衣设计师,看到姬咲和乙叶身穿内衣的模样,因此自然能够理解渚的心情。

「总之从今以后,你再也不准接近我姊!我才不会把姊姊交给你这种变态!」

「唉……」

「姊姊,我们走。」

「啊,渚你等一下 !?」

渚拎起自己和姊姊的书包,硬是把站起身的澪给拉向门口。

离开客厅前,澪转头对惠太说:

「浦岛同学对不起!今天我先回去了!」

「知道了,我们学校见。」

这样也好,反正今天是不可能进行试穿会了。

两位客人回去后,客厅整个静悄悄的,只能默默目睹经过的姬咲,畏畏缩缩地开口。

「澪姊姊她们回去了呢。」

「是啊。」

与其说是回去,不如说是渚把澪给带走了。

「姬咲,原来你跟渚同学读同所学校啊。」

「嗯。我看他们姓氏相同,就想说他会不会是澪姊姊的弟弟,所以才找他聊天……只是我没想到,她没跟家人提过模特儿的事……」

「啊啊,所以你才说出口啊。」

「抱歉喔?要是我没对水野同学说溜嘴就好了……」

「这又不是姬咲的错。」

惠太摸了摸堂妹的头安慰说。

「只要水野同学继续当模特儿,总有一天会发生这种事。」

「澪姊姊,她不会有事吧?」

「我也不知道。渚同学先入为主的状况有点严重……」

打从一开始,渚就产生了重大误会。

从他排斥惠太的反应来看,要说服他似乎得费上很大的劲。

「……澪姊姊,应该不会辞掉模特儿工作吧?」

「那样我可就伤脑筋了……水野同学现在已经是RYUGU的王牌模特儿了,以水野同学为形象所作的内衣销量也很不错,我实在无法想像缺少水野同学的内衣生活。」

实际上,澪的贡献的确是十分惊人。

起初她还有所抗拒,到了最近甚至变得会主动让惠太看自己的内衣,对模特儿工作也变得驾轻就熟。

单就惠太个人的意愿来说,当然会希望她能继续留在RYUGU。

「总之现在,也只能相信水野同学了。」

水野姊弟回到家后,便召开了紧急家族会议。

依旧身穿制服的姊弟俩,回到寒风会从隙缝中吹入的破公寓后,便窝进澪的六叠大和式房间,并围着矮桌相对正坐──

「……」

「……」

两人表情相当严肃。

率先打破寂静的是弟弟渚。

「所以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姊姊?」

「怎么回事,是指什么?」

「别装傻了,你竟然瞒着家人做这种猥亵的打工。」

「这才不是打工。我又没收钱……我只会收下新作内衣的样品做为代价……」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最近总是穿些看似名贵的内衣。」

「呜……」

不用说也知道,他们住的公寓非常小。

光是能晒衣服的地方就十分有限,那怕是小小的女用内衣,也不可能完全藏住。

更何况天气变热后,澪在家都会穿上惠太给的细肩带睡衣。

渚老早就怀疑,身为穷苦女生的澪,怎么有办法穿这种看似高价的物品。

「……就算真是这样,跟渚有任何关系吗?」

「啊?」

「要去浦岛同学那当内衣模特儿,那也是我的自由吧。我也想穿穿看可爱的内衣啊!」

「呃、说实话,你之前的内衣的确是土过头没错啦……」

之前的内衣──也就是那几件铜板价内衣,已经被她郑重封印在房间的壁橱里了。

尽管再也不会拿来穿,澪仍无法抛弃伴随她度过三年光阴的伙伴们。

「……姊姊,你在跟那家伙交往吗?」

「什么?」

「我是问你,是不是在跟那个叫浦岛的家伙交往。」

「什、什么 !?我、我怎么可能会跟他交往啊 !?」

被弟弟这么一问,澪的脸顿时发烫。

真希望他没事别问这种怪问题。

「那么,你是喜欢那家伙吗?」

「为什么我会喜欢他啊 !?」

「你不是给他看了吗?给那家伙,看到内衣跟内裤。」

「这……是没错啦……」

「女生换衣服被男生偷看,不是都超级生气吗。正常来说,大家才不会给不喜欢的对象看到内衣。」

「我、我只是,想要RYUGU的内衣而已……」

「单就好处跟坏处衡量,这也未免太划不来了吧?而且所谓的内衣设计师,不就是专门做女生胸罩内裤的人吗?那家伙绝对是变态好吗。」

「确实,浦岛同学是个真真正正的变态没错啦……」

单就这点,澪压根没打算帮他说话。

惠太是个变态,乃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即便是如此,他也是认真面对制作内衣这份工作。

正因为明白惠太有多么认真,澪才会想要帮助他。

「而且你不跟家人说,就表示你自己也觉得心虚对吧。」

「呜……」

因为想要RYUGU的新作内衣才答应帮忙,这点是事实。

这其中,当然也包含了想对惠太报恩的想法,来答谢他将自己从受内衣所扰的困境中解救出来。

不过,那怕有再多理由,任谁都不希望被家人知道,自己穿内衣的模样被异性看见。

「我是真的很担心。我怕姊姊,是不是被坏男人给骗了……」

「渚……」

「我才不会原谅他,竟然假借工作名义,偷看姊姊的裸体……」

「渚、渚……?」

这份心意让澪感到高兴,不过弟弟的爱实在有点可怕。

过去的他明明是如此直率可爱,为什么现在会变这副模样。

「谢谢你为我担心。不过浦岛同学并不是渚所想的那种坏人。他只是有点变态又不太体贴,其实为人非常温柔,还总是为了他人努力。」

不光是只有澪。

他面对绚花、雪菜、瑠衣时都是一样。

他这人总是倾尽全力,去帮助对方解决问题。

尽管澪只是希望让弟弟明白这点──

「你就这么喜欢他吗……」

「渚……?」

弟弟突然起身,朝门走去。

他握住门把开门,接着将脸转向澪。

「总之,不准你再做什么内衣模特儿。如果你继续和他扯上关系,我就把这次的事报告给爸爸知道。」

「咦 !?」

渚不等澪回覆,便走出房间。

老实说,这件事要是被父亲知道就惨了。

那怕父亲为人和善,一旦得知女儿去当内衣模特儿,也肯定不会有好脸色。

最惨的情况,是可能再也无法协助惠太制作内衣。

「这下子,伤脑筋了……」

隔天放学后,惠太和两个RYUGU的女性成员在被服准备室集合。

惠太坐在老位子,儿时玩伴绚花坐他身旁,而澪坐在桌子的对面座位──

「就是这么回事,我和渚正在吵架……」

澪意志消沉地报告事情后续经过。

「我都不知道那孩子竟然那么固执。我实在是气不过,今天早餐就随便做了饭团给他吃!还只放蜜汁柴鱼!」

「即使生气还是有准备饭给他吃啊。」

「关于水野同学太温柔这件事。」

从她话语中处处能感受到母性。

自从她母亲离开家里,她似乎就代替繁忙的父亲照顾弟弟,或许对澪来说,渚真的就如同自己小孩一般。

「目前听起来,澪同学的弟弟是反对你当模特儿是吗?」

「是啊……若这件事被爸爸知道,我可能就无法协助制作内衣了……」

「我本来就有做杂志模特儿,双亲又采放任主义才没问题,普通家长听了肯定都会制止吧。」

「就公司而言,只要家长反对我们也束手无策了。」

即使澪看似成熟,仍是个未成年人。

她当模特儿协助制作内衣,而惠太提供新作内衣样品做为回报的契约──都是基于澪的好意方能成立。

况且,惠太也不乐见她和家人为这事产生隔阂。

「我可不允许澪同学退队喔?我连与你共度一晚的梦想都尚未达成呢。」

「绚花,你将欲望说出口了。」

先不提这百合系金发模特儿的欲望。

此事的确非同小可。

「我也是,我并不想辞去模特儿工作。」

「水野同学……」

「既然如此,就只能想办法说服你弟弟了。」

「可是该怎么做?昨天才跟渚同学稍微聊一下,就知道他有多讨厌我了,而且他似乎完全听不进旁人的劝啊?」

「嗯──这个嘛……」

金发儿时玩伴将手放在下巴,陷入思考。

「既然如此,要我来拜托澪的弟弟吗?」

「由绚花拜托?」

「对方是个腼腆国中男生对吧?只要被我这种超绝可爱美少女请求,他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我实在很想向你那深不见底的自信看齐,但我猜八成没用。」

「我也是,觉得这招应该行不通……」

「咦……这明明是个好注意啊……」

两位后辈将绚花提案驳回。

惠太心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主动提出意见。

「送渚同学一件RYUGU的内衣,让他知道内衣有多么美好,这你们觉得如何?」

「什么如不如何,当然是驳回啊。」

「是啊,这提案比我的还惨。」

两位女生冷眼说道。

「只要送给他我拼尽全力制作的内衣,就应该能将我用心制作内衣的想法传达给他啊……」

「光是送出内衣的那一瞬间,你就会先被他当变态了。」

「被男人送内衣这种事,光是想像就让人毛骨悚然。」

男人被同性赠与女用内衣,真的会让人不知该如何反应。

众人迟迟提不出有建设性的点子,绚花在惠太身旁撑着下巴碎念说。

「我突然想到,这次的问题点,是身穿内衣的模样被并非在交往的男生看见,所以伦理上说不过去对吧?」

「咦?嗯,算是吧。渚也是这么说的。」

「那么,两人假装交往不就好了?」

「咦?」

「惠太跟澪同学,假装你们正在交往不就解决了。」

「…………」

绚花的提案令澪哑口无言。

相对地,惠太则是与平时相同一脸悠哉。

「原来如此。因为是被恋人看到内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不,问题大了吧 !?怎么、突然就叫我们交往……还有浦岛同学为什么会如此冷静啊 !?」

「因为假装恋人这种事,我在小雪那时就经历过啦。」

「……说起来好像有这么回事。」

那是在得到澪的协助,而她得知绚花的百合属性后发生的事。

惠太由于工作因素,需要寻找巨乳女生,最后他为帮助苦于太受男生欢迎的雪菜,决定当他的假男友,并以对方来当内衣模特儿做为交换条件。

「那时『雪菜亲卫队』可是把我害惨了,如今只有渚同学的话,负担应该没那么大,我是觉得值得一试。」

「要我和浦岛同学装成恋人……?」

澪双颊微微泛起一抹嫣红,并偷瞄向惠太。

「这么做或许是能说服渚啦……可是我,已经跟渚说我们俩并不是那种关系了……」

「你说是当时太害羞说不出口应该就能过关了。」

「嗯……」

澪陷入苦恼。

绚花的提案确实是个妙计,可惜澪似乎意愿不高。

就算是为了说服渚,惠太也不希望强迫女生做不喜欢的事。

「水野同学不喜欢这方法?」

「咦?」

「不喜欢的话就想别的方法吧。」

「……也不是说不喜欢……只是心中感情有点复杂,才迟迟拿不定主意……」

「若是并不讨厌,为什么要这么苦恼呢?」

「……」

惠太纯粹是提出疑惑,却被对方以怨恨神情怒瞪。

岂止如此,就连儿时玩伴也白眼看他……

「惠太你真的很会勾搭女生。」

「什么意思?」

惠太不明白绚花那句话的意思,也完全不懂澪为何生气。

即使回想所作所为,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哪踩到地雷。

正当惠太感到困惑,绚花一脸无奈地帮腔说。

「总之,这次只要能说服澪的弟弟就没事了,只要拍几张煞有其事的情侣照给他看应该就可以吧?」

「……说得也是。」

于是惠太就这么和勉为其难地点头的澪拍起了情侣照……

「水野同学,你的脸还是很可怕。」

「就、就算你这么讲……」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情侣照啊……」

一旦实际开始拍摄,澪就紧张到无法控制自己表情,拍不出带有情侣感觉的照片,最后一行人只好改变方针,让渚亲眼目睹两人亲热的画面。

那一天,渚在排球社练习结束后,换回制服离开学校。

时间刚过六点半,由于时值七月,外头依旧是黄昏。

「今天完全无法集中精神啊……」

他走在回家路上,想着昨天和姊姊的事。

就算是为对方操心,最后却弄得像是吵架一样,使他介意得无法专注在练习上。

「昨天才跷掉练习,明明得把偷懒的份练回来……不过那家伙,看上去真的是相当轻浮啊……」

那个戴眼镜顶着一头自然卷的家伙──他一想起浦岛惠太的脸,就不禁皱起眉头。

渚对杀去他家没感到一丝后悔。

实际聊过,就明白这家伙是个真正的变态。

「叫女同学试穿自己做的内衣,这怎么想都不正常……」

心爱的姊姊竟被这不知哪冒出来的男人玩弄,他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视而不见。

「姊姊,到底是觉得那家伙哪一点好啊……」

尽管澪本人否定,仍能感觉得出她并不讨厌对方。

长年穿土气内衣的姊姊,之所以忽然用心打扮,一定是因为这个叫浦岛惠太的家伙。

渚并没打算对姊姊的恋爱说三道四,即便如此,他仍无法原谅惠太。

一个会找女生办内衣试穿会的人,怎么想都配不上姊姊。

「我得想办法让姊姊清醒过来……」

为此,必须得先让她辞掉模特儿工作。

因为澪只是被新作内衣所诱,才会让那变态对她为所欲为。

他一面思考着这些事,一面花了三十分钟,从学校徒步走回自家公寓。

他住在一栋屋龄极高的木造两层建筑。

不只房间狭小,寒风还会从墙壁隙缝吹入,不过房租相对便宜。

渚没扶着彻底生锈的扶手走上破烂楼梯后,从裤子口袋取出钥匙,和缓地打开自家大门。

「我回来了……嗯,咦?」

令他止步的,是一双摆在玄关的陌生鞋子。

在姊姊那双见惯的乐福鞋旁,摆了一双陌生的运动鞋。

这尺寸比渚穿的还大,显然属于男用。

「…………」

渚心中顿时涌现不祥预感──

他察觉到在自己不知情时,发生了相当严重的事。渚脱了鞋,屏息走向姊姊房间。

接着站在关上的房门前,悄悄地将耳朵靠在门上。

里头传来了小声说话的声音。

「──像、像这样如何呢……?」

一开始,他听到了态度消极的女生声音。

「──我觉得还不错。试着再大胆点好了。」

此时回答的,是一个听似欠缺紧张感且轻浮的男性声音。

「(是姊姊跟……男人的声音……)」

正如他所料,姊姊果然带男人回家了。

「──呜……浦岛同学……这样子,真的好害羞……」

「( !?姊、姊姊竟然把浦岛带回家做害羞的事…… !?)」

这剧情发展令他大受打击。

他们究竟在门的另一头,做着何种寡廉鲜耻的事。

澪到底是位妙龄少女,会做这档事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渚完全没料到模特儿的事穿帮才没多久,他们就做出这种行为。

「──嗯……虽然很害羞,不过也不能花太多时间……再不快点渚会回来的。」

「──是啊,差不多该结束了。」

「(结束 !?)」

他们究竟是打算做些什么来收尾。

这点单靠国中生贫乏的知识实在无从想像,但他唯一能肯定的,就是里头确实发生了某些不好的事。

「你这混帐!到底在对我姊做什么──」

渚用力将门推开,正如同他所料,站在六叠大和室里的,正是身穿制服的变态内衣设计师浦岛惠太──

这个不愿再见到的宿敌,甜蜜地将同样身穿制服的澪抱入怀里。

而且,该怎么说呢。

这画面不论怎么看,都像是澪主动将胸部靠在他胸膛上。

「你们……在做什么?」

(插图008)

「啊,没有啦,这是在……稍微做些恋人的练习──呜咕 !?」

澪被抱在怀里,似乎有话想说。

惠太却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捂住她嘴巴。

「嗨,渚同学,不好意思打扰了──昨天我们一时害羞才没说出口,其实我们俩正在交往。」

「……什么?」

「噗哈!──就、就是啊!你看,我跟浦岛同学是多么恩爱的情侣!所以去帮他做内衣模特儿,也完全没有问题!」

「…………」

人类面对难以接受的冲击时,似乎会吓到连话都说不出来。

渚光是听见两人台词的瞬间,便眼前一片模糊,以致于姊姊后半段讲了什么根本听不进去。

(交往?姊姊跟这变态内衣混帐?……咦?意思是他们若交往顺利,这家伙就会成为我的大哥……?)

这未来实在令人绝望。

将来两人若是有了小孩,自己就会成为舅舅,说不定还得给侄子侄女压岁钱。

「呜哇……你不如要了我的命……」

「渚同学,你怎么直冒冷汗啊?还好吗?需不需要手帕?」

「不,不必……我没事──这、这哪是手帕!这分明就是内裤啊 !?」

渚看到对方递出的布时惊呼。

惠太从裤子后袋掏出的纯白色布料并不是手帕,而是件可爱的女用内裤。

「啊,搞错了。这是我为了传教随身携带的内裤。」

「……难道你无时无刻,都带着女用内裤走在路上?」

「呃,大致上是?」

「你到底搞什么东西啊……!」

都不知道该从何吐槽了。

这世上哪有男生会把女生内裤当手帕般随身携带。

「这种变态竟然跟姊姊……这种家伙竟然夺走了姊姊的纯洁……!」

「等等渚 !?你到底在鬼扯什么 !?」

说实话,渚根本不愿考虑这男人是姊姊男朋友的可能性。

纵使不愿考虑,仍必须正视两人在眼前大大方方地亲热,以及正在交往的这项事实。

「可恶,这种破东西…… !?」

「啊、渚同学 !?」

──不愉快的事接二连三地来,似乎令渚怒上心头。

他无法控制彻底爆发的感情,从惠太手中夺走内裤,任凭自身怒意往地上砸。

「啊……」

被残酷地丢弃在地的纯白内裤。

渚看了终于冷静下来。

尽管这个看到内裤才终于使他冷静下来的情境,真的很莫名其妙。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将女生内裤往地上砸,此举并没让他心情舒畅,反倒使盘旋于心中的怒气化为空虚。

「渚……」

「唔!?」

「这件内裤是浦岛同学费尽千辛万苦才做出来的。你快向浦岛同学道歉。」

「姊姊……」

渚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见到的,是姊姊静静地生气的身影。

她鲜少会真心动怒。

过去只发生在自己小时候玩危险游戏受伤时,每一次都是与渚的安危有关,而这次的事,对她而言就是如此重大。

「真的是……什么跟什么啊……」渚嘟嘟囔囔地说。

之所以顶嘴内容弱到如此可笑。

是因为他为不成熟的行径感到后悔。

自己如此幼稚,实在无地自容。

「──可恶!」

渚背向两人,从破公寓夺门而出。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渚冲出公寓后,最后走到附近某间公园。

夕阳已西沉,公共场所四下无人。

他坐在角落的板凳上,回顾自身行为导致的结果,说出了这句台词:

「惹姊姊生气后逃走,真是个小鬼……」

实际上,他的确还是个孩子。

而他也认为,冲出家门这举动未免太过幼稚。

「说到底的,分明是姊姊去当内衣模特儿才会变成这样……」

连回嘴都毫无气力。

这是因为他自知把内裤往地上砸这事是自己不对。

「肚子好饿,但现在又没脸回家……」

反正都逃出来了,就暂时待在这吧。

正当他如此决定之时──

「──哦,发现渚同学了。」

「呜哇,出现了……」

亲昵地对渚举手打招呼的,正是造成姊弟吵架的元凶。

浦岛惠太一登场,使得渚心中忧郁不断攀升。

「为什么是你来啊……」

「是水野同学告诉我的。她说你一定在这。」

「是姊姊……」

「水野同学说你们吵架时,你几乎都会逃到这个公园。」

「呜……」

一切行动都被姊姊看穿了。

看来自己打从儿时阶段,行为模式就毫无长进。

「她正在做些渚同学喜欢吃的东西,要你赶快回家。」

「……是喔。」

「渚同学原来喜欢汉堡排啊。」

「要、要你管……我们家有肉吃就算丰盛了。」

惠太并没有对渚回的这句话感到疑惑。

渚心想,看来这人多少知道我家的经济状况。

会连这种事都说出来,表示姊姊相当信赖他。

「还有,我说跟水野同学在交往是骗你的。」

「啊?」

「我们是打算说服你,才会试着假装情侣。刚才那是在做练习而已。」

「……这些,告诉我好吗?」

「说谎到底不好嘛。」

「竟然还假装情侣,你就这么想看姊姊穿内衣的模样吗。」

「那当然!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邂逅了拥有理想D罩杯的水野同学。说什么都要请她继续帮忙!」

「拜托你别用这种眼光看人家姊姊好吗……」

渚鄙视地看向变态说。

不过惠太并不介意,岂止不介意,他还若无其事地坐在渚身旁。

「等等,你干么自然而然坐我旁边?」

「又没关系,我们都是男生嘛。」

「就因为是男生才讨厌装熟啊……这人到底是怎样……」

光是跟他说话都嫌累。

不愧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举止氛围都和姬咲有些类似。

渚决定,总之先移动到板凳最角落,跟这变态拉开最大限度的距离。

「……姊姊,生气了?」

「生气是生气,可是她更担心你。」

「这样啊……对不起。我知道刚才是我不对。」

「没关系,我不在意。渚同学跟水野同学感情真好啊。」

「……算是吧,毕竟她是我唯一的姊姊。」

「让她来帮忙我这种可疑的家伙做内衣,你一定很担心吧。」

「原来你有自觉喔……」

「通常服装类的设计师也会制作女用商品,不过牵扯到内衣,难免会被人用有色眼光看待。」

「被我这种人用另类眼光看待,不会感到反感吗?」

「完全不会啊?我只要自己做的内衣能让女生绽放笑容就好,才不会因为自己是男生就放弃梦想。」

「…………」

渚听了不禁吃惊。

惠太所说的,正与自己碰到的状况类似。

「……其实,我多少懂你的想法。」

「咦?」

「我上国中加入了排球社,身边的人都对我说:『你这么矮还进排球社?』」

「啊啊,印象中排球选手个子好像都比较高。」

「实际上,长得高对打排球真的比较有利。不论运动神经多好,再怎么努力练习,也不会跳得比天生高个的人还高。但我就是喜欢打排球,所以打算钻研攻击以外的技术,来当上『自由球员』的正选球员。」

「自由球员,我记得是专门防守的位置嘛。」

「真亏你知道。」

「最近正好有机会调查排球相关知识。我觉得自由球员能接住高个选手的强力扣杀这点很帅。」

「哼……你很懂嘛。」

自由球员并非进行攻击的攻击手,而是专司防守的位置。

相信不用说大家都知道,高个子打排球比较有利。

身高仅有一五九公分,就男生来说算矮个的渚,是迫不得已才选择当自由球员,但他喜欢排球,喜欢到不论周遭如何说闲话,他都不愿放弃。

这点和说出不愿放弃自己梦想的惠太相似。

他不愿因为个子矮这种理由,就放弃自己想做的事。

(等等,我实在不希望因为这种事,跟想做女生内裤的人产生共鸣……)

只要两人是不同的个体,就难以在真正的意义上互相理解。

但若不试图主动接近,就肯定一生都无法理解。

最起码,渚稍微理解了这个变态设计师的为人。

和来到公园时不同,渚莫名感到豁然开朗,他站起身说。

「我差不多该回去了。姊姊也许在担心。」

「这么做比较好。」

「……还有,我会去跟姊姊说,她能继续当内衣模特儿。」

「咦,可以吗?」

「说实话我是不太甘愿。既然姊姊心意已决,那我当然支持她。爸爸那边我会帮忙保密。」

「渚同学,谢谢。」

「……这没什么好谢的。」

他别过头,摆出无所谓的态度回说。

做这决定不是为了惠太,而是尊重姊姊的想法。

「我只同意她协助你做内衣,你要是敢对姊姊做奇怪的事,我绝对饶不了你。」

「没问题。未来我也会继续创作适合水野同学的可爱新作内衣。」

「这样一听,感觉还真的是很变态啊……」

才刚同意就说出这种言论。

渚决定之后得盯紧这个变态,以防他对姊姊使坏。

渚与惠太道别后,直接回到自家公寓。

「……回来了。」

「啊啊,渚。欢迎回来。」

身穿围裙的澪从厨房走出来,她换上夏天穿的轻便T恤和短裤,一如既往地迎接弟弟。

屋里飘出一股汉堡排的香味,酱汁似乎是渚喜欢的多蜜酱,看来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你跟浦岛同学谈完了?」

「算是吧。他虽然怪了点,但应该不是什么坏人。」

「所以?」

「协助他制作内衣的事,就随姊姊高兴吧。」

「很好很好,不枉费我忍受羞耻跟他假扮成恋人。」

「我怎么觉得那出闹剧只把状况弄得更糟而已……」

看到心爱的姊姊被男人抱住,才害得渚整个人被怒火冲昏头,怎么想那作战都是个坏点子。

「那个,刚才对不起……」

「我也要说对不起。你明明那么为我操心,我还欺骗你。」

「那就当扯平吧。」

「是啊,我们和好吧。」

澪绽露出柔和笑容说。

「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你去换衣服吧。」

「好。」

渚转身走向房间。

忽然间,他转头若有所思。

(总觉得,最近姊姊真的变了。)

在家一整年都穿着国中运动服的澪,如今却像个普通女孩一样穿着可爱的居家服。

即使是穿普通的T恤跟短裤,看起来也颇为时髦。

过去她明明只有在外出时会穿成这样……

「不过是穿上可爱内衣,就带来这么大的变化……」

这对一直穿着皱巴巴内衣的澪而言,确实造成了非常大的心境变化。

尽管看姊姊穿那变态做的内衣,使渚心情相当复杂,不过澪所产生的这些变化并非什么坏事──

即使看他再怎么不顺眼,也必须承认他的功劳。

「不过姊,你挑男人的眼光也太糟了。怎么偏偏就喜欢上那种家伙啊。」

「什么意思?你指什么呀?」

「你不是喜欢浦岛吗?」

「什么!?就说了,我跟他才不是那种关系好吗!」

「可是,你昨天去他家时明明就很开心啊。」

「我只是期待新作内衣而已!」

「是喔,那就好。」

姊姊无法诚实面对自己,两人关系迟迟没有进展,那当然最好。

渚这个姊控听了,神情稍微放松,接着走回自己房间换衣服。

在公园与渚道别后,惠太独自走在回家夜路上,途中手机传来了澪的讯息和照片。

照片上的,是微笑的澪和一脸不悦的弟弟,两人面对面围绕餐桌而坐,桌上还摆着看似美味的汉堡排。

讯息只是简洁报告『我们和好了♪』。

「这下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

渚的问题似乎解决了,终于可以举办试穿会。

「为了赢得渚同学的信任,必须更努力才行啊。这次的试作品虽然不差,不过似乎有点停滞不前啊,是不是该想些没尝试过的新点子呢……」

前些日子,帮助佐藤泉的那次事件使惠太发现了新课题。

不光是针对运动用的丁字裤,他深深感受到,自己对于擅长领域外的内衣知识严重不足。

惠太并非对现在的制作方针有所不满。

不过,他希望能够尝试各种挑战。

如此一来,才能拓展创作的幅度。

「话是这么说啦,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实际上,他目前制作新内衣也碰壁了。

自从他决定要挑战新领域后,他就不停观察其他公司的型录,或是看些专门书籍,可惜迟迟找不到灵感。

凡事并没有这么简单。

关于这点,还必须细细琢磨。

他想着想着,就走到了自家公寓。

他坐电梯上七楼,在玄关脱鞋,走向客厅打算补充水分。

「嗯~♪好吃~♪」

乙叶坐在沙发上,大啖看似美味的蛋糕。

盘子上摆的是基本款的草莓蛋糕。

乙叶一手拿叉子,一手抚着脸颊,笑得像个幸福到顶点的孩子。

就在她打算接着吃下一口时,终于察觉到惠太的存在。

「啊……」

「乙叶,我回来了。」

「欢、欢迎回来……」

「……」

「……」

两人陷入尴尬沉默,乙叶无法忍耐这气氛大喊:

「干么啦 !?我天真无邪地吃蛋糕真有这么奇怪吗 !?」

「我一句话都没说好吗。」

「你绝对在想我这样很像小孩对不对!」

「只有稍微这么想而已。」

「我就知道!你果然这么想!」

「我很喜欢能把蛋糕吃得这么香的乙叶喔。」

「你讲这话完全没帮到忙好吗……」

乙叶已经是能喝酒的年龄了,却因为个子小又是童颜,导致她对自身外貌有所自卑。

惠太认为她这样子也相当有魅力,可惜对方并不领情。

待乙叶冷静后,惠太才问。

「不过,今天怎么有蛋糕吃啊?」

「浜崎的父亲傍晚过来打招呼。说是希望我们多多关照女儿。也太多礼了。」

「悠磨先生啊。他好像是爸爸的朋友。」

悠磨先生,也就是浜崎悠磨,他是经营内衣品牌『KOAKUMATiC』的干练社长,也是最近从MATiC跳槽到RYUGU的浜崎瑠衣的父亲。

根据他本人的说法,似乎和惠太父亲是朋友。

「也有你跟姬咲的份喔。」

「我晚点再吃。」

姬咲目前正在洗澡。

惠太回来得晚,两人似乎用过晚餐了。

「是说惠太,下次的新作品你想到要做什么了吗?」

「啊啊,关于这一点啊……」

「嗯?」

「其实,我打算提升一下我身为内衣设计师的技能。」

「提升技能?」

「我想多累积点实力才能做出理想的内衣。虽然现在一点灵感都没有,但我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哦?」

乙叶看似意外地朝惠太碎念。

「原来你也会有这一类的烦恼啊。」

「乙叶以为我是什么啊?」

「内衣痴啊。」

「是没错啦。」

中肯到他忍不住点头。

不过对惠太而言,这算是称赞。

「可是,其实我不太清楚要做些什么才能提升技能。」

「我看你干脆穿上自己做的内衣打扮成女人算了?」

「这我有考虑过,但总觉得不太对。」

「居然还有考虑过喔……」

乙叶露出一脸姊姊我差点被你吓死的表情。

「讲真的,我看你就暂时先忘记工作,像个学生一样去享受青春就可以了吧?」

「享受青春?」

「要努力工作是无所谓,不过有很多事只能趁学生时期去体验。你要面对书桌学习内衣知识也是可以,但有很多灵感是从与内衣不相干的体验中诞生。既然横竖都想不到点子,干脆用尽全力游玩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原来如此,只要像乙叶那样回归童心全力享受蛋糕就可以了吗。」

「你想找架吵是吗?」

乙叶冷眼看向这边,看来又不小心多嘴了。

「我看你得先从理解女人心开始学起。」

「女人心?」

「我总是在想,惠太你对异性真的是不够体贴。」

「有这么严重?」

「内衣可是做给女生穿的啊?不明白女人心的家伙,哪有可能做出真正出色的内衣?」

「有、有道理……」

不愧是年纪轻轻就担任RYUGU代表的才女。

这话可真有说服力。

「不过要享受青春,具体来说该做些什么啊?」

「那还用说,现在可是夏天耶?你邀请模特儿那些女生去海边玩不就好了。」

「海边啊。」

「反正新作卖得还不错,公司这边能帮忙出你们五人的住宿费。」

「咦,真的吗?」

「难得模特儿都是些可爱女生。你就把她们带出去玩,好好享受一下水当当辣妹的泳装吧。」

「水当当这讲法是不是有点老啊?」

近年来几乎没听过有人讲这个词了。

但是去海边或许是不错的主意。

「泳装的构造与内衣接近,说不定去了真能获得什么灵感……」

这个神秘道具明明布料面积跟内衣相同,穿了被异性看到却不会感到害羞。

只要去海边研究泳衣,或许就能借此开启新世界。

「连在这种时候都只想着工作,惠太你真的是……」

「嗯?乙叶,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我说惠太你真的是没药救了。」

「咦 !?怎么突然讲这么过分的话 !?」

「人家是赏花不如吃团子,你的话应该是赏花不如赏内衣吧。」

「我挺喜欢花啊,造型跟内衣很搭。」

惠太一面进行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一面思考乙叶的提案,最后觉得找RYUGU成员一起去海边合宿,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总之,先邀邀看大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