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女孩任你摆布

第二卷 第二章 转职要在比赛后

作者: 花间灯 更新时间: 2024-04-16 11:39:23

这名在奇怪时间点转学过来的女生──浜崎瑠衣提出「有事想谈」,于是惠太带着她到一个能慢慢谈事情的地方。

在那空间,任谁都能毫无隔阂地聊天。

也就是刚才澪她们也在的被服准备室。

一进房间,褐色皮肤的转学生便东张西望。

「很行嘛,竟然在学校有私人房间可用。你到底花了多少钱啊?」

「我只是向老师取得使用许可而已。」

「哼──?啊,对了。给我一张名片。」

「好是好。」

惠太从肩上包包取出名片盒,将名片递给对方。

「浦岛惠太……所以RYUGU的品牌名称是取自于『龙宫城』?」

「我是这么听说的。浜崎同学才是,『KOAKUMATiC』可是知名品牌呢。」

「是啊。那不过是我爸爸经营的其中一个品牌,里头有好几名设计师,规模也还算大吧。」

「没想到是社长千金……我该称你为大小姐吗?」

「普通点就好,大小姐什么的不合我个性。」

「那我就叫你浜崎同学吧──那么浜崎同学,你是怎么知道我是RYUGU的设计师?」

「这个。」

瑠衣走到惠太面前,亮出手机画面。

「这个……不是前阵子小雪发的堆文吗?」

那是她宣传前扣式胸罩时发的文。

那段堆文,还附了摆在床上的内衣照片……

「这角落拍到的,是这间学校的裙子对吧?」

「啊,真的耶。」

「我看这件有点像制服,就雇了侦探锁定她读哪间学校。」

「侦探……」

「一直停止活动的童星,一回归演艺圈就立刻开始宣传RYUGU。怎么想这两者都有点关系吧?最后学校是找到了,可是侦探也不可能潜入学校,只好由我亲自转学调查。于是我跟着长谷川雪菜,最后在这房间找到浦岛。」

「所以你才会偷听啊。」

「别讲偷听,那叫调查。」

说得可真好听。

总之,我理解你得知我身分的理由了……

「这行动力也太强了,转学是这么容易就能做到的事吗?」

「这所学校是私立的,我捐点钱就进来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资产阶级……」

不愧是社长千金。

花钱方式真不是一般人能相比的。

「浜崎同学之前念哪所学校?」

「嗯?黑钟女学院。」

「咦!?那不是位于东京的大小姐学校吗……」

那是一所以漆黑水手服远近驰名的名门女子高中。

据传闻,里面学生多半是大企业社长或政治家的掌上明珠。

「那所学校还不错,也有几个合得来的女生,美中不足就是校规太严。」

「我听说那边的偏差值很高……浜崎同学头脑很好啊。」

「算还行吧。」

「而你竟然说不念就不念……莫非浜崎同学是跟踪狂?」

「啥?才不是好吗。」

惠太战战兢兢问道,瑠衣却一脸厌烦地否定。

「那为什么你要执意找出我?甚至还雇用侦探,这可不是常人会做的事啊?」

「当然是因为觉得你很碍眼啊。」

「碍眼?」

「我从小就不服输。我几经努力才获得认可,进入MATiC工作,却因为你也同为高中生设计师,害我时不时就被拿来比较……我早就想跟你一决胜负了。」

「咦?我竟然是因为这种理由被当成眼中钉?」

即使所属公司不同,他们也身在同个业界,惠太的传闻会传到她公司也一点都不稀奇,不过因为这种事使她燃起敌对心理,害得惠太不知作何反应。

而瑠衣不顾惠太还跟不上这一连串发展,就指向他说:

「就是这么回事──我们来分个高下。」

「分高下?」

「对,输家得听赢家的命令。」

「这也太荒唐了。」

还以为她想说什么,没想到是有如孩童口中会冒出的蠢话。

「我对比赛没兴趣,现在也没空陪你胡闹。」

再讲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

惠太背起包包,正打算回去时却被她叫住。

「你确定?我觉得你听到最后就会回心转意喔。」

「嗯?什么意思?」

「我说过了,刚才有听到你们的对话。你们正愁找不到打版师对吧。」

「呜……」

「最近有传言说RYUGU工作非常繁重,还有人不眠不休工作,最后却被当脏抹布抛弃了。」

「这也传得太夸张了……」

都被外界传到超越黑心公司了。

怪不得没人来应征工作。

「其实我在MATiC身兼打版师。」

「咦?打版师?」

「哼哼,我和只会设计的浦岛可不同。」

「这得意的表情真叫人火大,不过确实很厉害……」

设计师兼任打版师这件事并不稀奇。

只是两种工作都很吃重经验,而她一个十几岁女生竟然能兼任,代表她确实拥有相当的实力。

「所以我有个提案,如果比赛是我输了,要我加入RYUGU担任打版师也行喔?」

「由浜崎同学来当……?」

「如何?这条件不错吧?」

「确实是很有魅力的提案。」

现在正急需找到新的打版师。

通常这么美的事,肯定都会有什么内幕。

「先问一下,如果比赛是我输了会怎样?」

我还没打听到她的目的。

当我询问她委托侦探找出学校,甚至不惜转学与我接触的目的时,少女露出了有所企图的笑容说:

「条件要相同才算公平啊?如果我赢了,你就得成为MATiC的设计师。」

当天晚上,惠太回家换好衣服后,便向乙叶报告事情经过,娃娃脸的代表听完不禁傻眼。

「……啊?你要和MATiC的设计师比赛?」

「嗯。」

「你是白痴吗?」

「对不起……」

现在两人待在客厅,乙叶坐在沙发上,而惠太站在她面前。

此时翘脚抱胸的代表,「唉……」地叹了一口长气。

「对方目的很明显就是想挖你过去啊。现在输了就得跳槽,少了你这个设计师,RYUGU才真的是玩完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

我想瑠衣的目的是打算毁掉RYUGU这个竞争对手。

况且她都说视我为眼中钉了,挖我去MATiC是为了恶整我也说不定

「再等下去也无法保证会有人来应征,我觉得这是一个能挖到优秀打版师的好机会。」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人家MATiC可是大公司经营的品牌,能在那里工作,代表她也是名相当优秀的设计师啊。」

「MATiC有这么厉害吗?」

「他们公司原本是生产洋服起家的,经营策略是典型的薄利多销。在工厂大量生产压低成本,再便宜提供给广大客户。跟主要贩卖高价位商品的我们作法正好相反。市场上当然是便宜内衣卖比较好,我们的营利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即使RYUGU对内衣品质有绝对的自信,但产品价格偏高,无法大量生产也是事实。

正如乙叶所说,RYUGU和MATiC的方针可说是完全相反。

「MATiC本身算是新的品牌,不过他们家不只便宜,设计也很相当精细……你跟这样的对手比赛有胜算吗?」

「我尽力而为。」

「……惠太其实还挺那个的呢,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凡事全力以赴,还是顾前不顾后。」

「是这样吗。」

「当年你说要继承RYUGU拜托我帮忙时,也让我吓了一跳。」

「好怀念啊。」

「当时你上国二,也不算是多久以前的事吧。」

乙叶说完便闭上眼睛。

她花了点时间整理思绪,然后缓缓睁开眼睛。

「算了,是我没找到人接任池泽,会演变成这样我也得负部分责任。就照你想做的去做吧。当然我也会尽力辅助你。」

「谢谢。」

「相对的,你可不准输啊。」

「当然。我才没打算离开RYUGU。」

我压根没打算成为KOAKUMATiC的设计师。

我是为了赢过浜崎瑠衣,将她挖进公司才接受这场比赛。

和乙叶谈到一个段落,姬咲刚好脱掉围裙从厨房走出来。

「谈完了吗?准备要吃晚餐了。」

「是啊,差不多了。」

「姬咲,今天吃什么?」

「吃马铃薯炖肉喔。」

「太好了。」

乙叶起身踏着轻快步伐走向餐桌。

惠太跟着她走过去时,突然门铃响起告知有人来访。

「唔?这么晚了是谁啊?」

「我去应门。」

惠太说完便走出客厅。

顺着走廊走到玄关,开锁打开大门。

「你好,我是刚搬到隔壁的浜崎。这乔迁荞麦面是一点小意思──咦?」

(插图010)

「浜崎同学?」

站在玄关前的,是身穿裤装的浜崎瑠衣。

她穿着方便活动的衬衫和工装裤,打扮简洁却时尚,只能说真不愧是设计师。

「为、为什么浦岛会在这!?」

「因为这是我家啊。竟然还搬到隔壁……莫非你真的是跟踪狂……」

「什么!?才不是!?」

瑠衣正面否定质疑。

「真的不是!我是昨天刚搬进来,根本不知道隔壁是浦岛家,而且我明明就说过今天才知道你的事啊!」

「啊,对喔。」

她掌握我真实身分是今天发生的事。

「说起来,前阵子的确有看到搬家工人……」

他们是事前将她的行李搬过来吧。

时间点也跟她的证词一致,看来她搬到隔壁纯属偶然。

「抱歉,把你当成跟踪狂。」

「你明白了就好……啊,这是乔迁荞麦面。」

「啊啊,谢谢。你客气了。」

接过乔迁荞麦面的盒子,两人感到莫名尴尬,只能频频对彼此点头。

「真没想到,浦岛你就住在我搬来的地方。」

「我也吓到了,这未免太巧。」

「隔壁竟然住了个制作女生内裤的男人,这房子怎么想都有问题吧?」

「浜崎同学还不是会做女生内裤。」

「我是女生所以没问题。」

「呜……怎么莫名有种败北感……」

「刚才那只是玩笑话啦。这是工作,跟性别哪有关系。」

「哦……」

这点两人深有同感。

惠太也认为工作跟性别无关,说不定与她意外地合得来。

「说起来,浜崎同学的双亲呢?」

「他们不在这。我老家在东京,爸爸妈妈都住在那。读现在这学校是能电车通勤,但太花时间了,所以我干脆转学顺便搬过来。」

「所以你是一个人住啊。」

「对,这间房是2LDK,正好分成寝室跟工作房。」

「这样啊,原来同间公寓的格局也不尽相同。我们家是三人住,所以是3LDK。」

「嘿──」

「……是说浜崎同学?」

「嗯?」

「我们这样闲话家常好吗?我们好歹也是竞争对手吧?」

「哈!?」

不知不觉竟然聊了起来。

瑠衣听了才回想起这事,顿时收起表情。

「你、你别以为做这种事就能跟我和解喔!?你可是我必须打败的敌人!」

「放心,我没这么想。」

「那就好……就这样,我差不多该回去了。」

「嗯,谢谢你的乔迁荞麦面。」

「不会不会。」

当瑠衣正想转身离开时,

「啊,对了──」

似乎回想起某件事,她摆出一张表明敌意的强硬表情,以略带羞涩的语调说。

「我没打算跟你好好相处,不过未来,希望你以邻居身分多多指教。」

隔天,六月九日的午休时间。

惠太一如往常走进准备室,向坐在对面座位的澪说明昨天发生的事。

「所以浦岛同学要跟浜崎同学比赛?」

「是啊。」

「要是输了的话,浦岛同学就必须离开RYUGU对吧?」

「是没错,反正找不到打版师,RYUGU一样得面临倒闭危机。既然找不到人顶替池泽小姐,那我也只能接受浜崎同学的提案了。」

「真亏乙叶小姐允许你这么做。」

「乙叶她骂我说不要自作主张。」

「我就知道……」

「不过她最后也妥协了,只是叫我一定得赢。」

「她很信任你呢。」

「这点的确值得庆幸──所以,我非得赢她不可。」

「是啊,我也支持你。」

「谢谢。就我个人来说,实在无法原谅害姬咲和水野同学移情别恋的浜崎同学。所以我正想好好修理她。」

「那人就坐在浦岛同学旁边耶。」

「哦,终于有人吐槽了。」

回答的不是惠太,而是有着耀眼褐色皮肤的女学生。

浜崎瑠衣就坐在惠太身旁,澪斜对面的座位上。

「浦岛同学,你为什么要放竞争对手进来啊?」

「还能为什么,因为浜崎同学擅自跟来啊。」

「又没关系。我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啊。」

她这么一讲实在无从反驳。

这准备室到底是跟学校借来用的,两人并没有权利将她赶出去。

而一脸轻松自在的瑠衣,将视线朝向澪说:

「对了,你是水野同学对吧?你是浦岛的女朋友?」

「不是。」

「我想也是,不过你否定得太快了吧?」

「水野同学是今年春天开始协助我制作内衣的模特儿。」

「咦!?浦岛是找女同学当模特儿!?真假……一般来说都不喜欢让男生看到内衣吧……」

「哼,这都是拜我的人望所赐。」

「拜托你不要嚣张,我纯粹是想要RYUGU的内衣才帮忙的。」

然而惠太没有看漏,澪嘴上不饶人,脸颊却微微泛红。

他在心中默默为这模范般的傲娇行为敬礼致意。

「原来如此,协助的回馈是得到新作品啊……这么说来,她的身材确实很棒……」

「浜、浜崎同学……?」

被瑠衣直盯着,顿时害澪坐立难安。

「下围65的D罩杯啊……胸部还挺大的嘛。」

「为什么光用看的就能连罩杯尺寸都看出来……」

「你问为什么……只能说这算一种职业病吧?」

「到底是浦岛同学的同行啊。」

「你放心吧。等我赢了浦岛,水野同学也一起来MATiC就没问题了,十几岁的试穿员可是非常宝贵,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赢的会是我,所以那种事不会发生。」

两名设计师对彼此露出笑容,彷佛静静地迸出火星。

「是说,刚才浦岛也讲过,对我移情别恋是怎么回事?」

「浦岛同学看到妹妹和我穿了MATiC的内衣,感到不是滋味。」

「啊──移情别恋是这个意思啊。」

打听到详情的瑠衣,一脸坏笑地看着惠太说:

「你妹妹跟水野同学都很识货嘛。MATiC的内衣是真的很可爱。而且RYUGU主打高级商品,价格学生根本负荷不起,我看她们俩八成是穿腻了浦岛做的内衣吧?」

「咕哈啊!?」

惠太吃上意想不到的攻击,低头压住胸口。

「别、别以为这样就算赢了……」

「别死撑了,你分明就大受打击嘛。」

澪说得没错,刚才那下确实是致命一击。

这并不是单单针对设计师,对所有创作者来说,「腻了」都是禁忌语。

瑠衣放着身受濒死重伤的男生不管,操作手机给澪看画面。

「对了,水野同学穿的内衣是这件?」

「啊,就是这件。我买的颜色不同,这件真的很好看。」

「真的?其实这是我设计的新作~」

瑠衣眉开眼笑。

澪购买的MATiC内衣似乎是她设计的。

相较于发现高兴事实乐得合不拢嘴的瑠衣,RYUGU的设计师则一脸死鱼样……

「这样啊……水野同学也喜欢浜崎同学的内衣……」

「我觉得浦岛同学的内衣也很出色喔。」

「好──!浦岛同学恢复精神啰~」

「这家伙会不会太好摆弄了?」

坐在隔壁的浜崎同学傻眼说,不过那种闲话根本传不进满血复活的惠太耳中。

澪看大家扯得太远,于是将话题带回来。

「所以比赛内容要怎么定?」

「啊啊,关于这点──」

惠太取出昨天秋彦送的杂志放在桌上。

接着翻开比赛通知那页,给澪大致过目一遍。

「内衣设计比赛……?」

「这是时尚杂志办的读者参加企划,我想我们的比赛正好能利用这场企划。」

「意思是我和浦岛参加,得到较高奖项的人获胜是吧。」

「原来如此,找外人评分也比较公平。」

既然要分出胜负,就必须得找到公平的审查员。

这场企划是由与两人无关的第三方团体所营运,正好符合公平这个条件。

「但相对的,期限其实快到了。」

「啊,真的耶。只剩一个礼拜不到……」

这个企划是从网路上募集参加者,期限是六月十三号星期一。

结果发表则是一周后的二十号。

今天已经九号了,若不赶紧着手设计就绝对来不及。

「主题是『女生想在初次约会时穿的内衣』啊。」

「确实很像是时尚杂志会出的题目──我问一下当参考,水野同学会想穿怎样的内衣?」

「我现在没有喜欢的人,所以不清楚。」

「这样啊──」

她似乎还没谈过恋爱。

「……不过,如果我有喜欢的人,就绝对不会想穿铜板价内衣。」

「原因是?」

「毕竟我,也是个女生啊?」

「嘿……」

「怎、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想那个总是穿着百分之百纯棉内衣的水野同学也成长了。」

「可以的话,拜托你别再提那件事了……」

尽管惠太没那打算,还是不小心惹对方生气了。

话虽如此,生着闷气的水野同学看起来很可爱,所以完全没问题。

「什么铜板价内衣?」

「浜崎同学请不用介意。」

「咦──?我好想知道啊……」

铜板价内衣的真相被澪埋藏在黑暗中,看来这个「不论多么在意都无法得知真相」的讨厌诅咒,已被施加在瑠衣身上。

「顺便问一下,浜崎同学初次约会会穿怎样的内衣?」

「我哪有可能告诉竞争对手。」

「嘴巴这样讲,其实你根本没有恋爱经验吧?」

「什么!?」

「对喔,说起来你之前念女校嘛?身边都是女孩子,应该没机会认识男生吧──」

「先、先说好,我只是现在没有对象!别看我这样,其实交过无数男朋友,经验丰富得很呢!」

浜崎同学满脸通红站起。

看了她这模样使惠太敢肯定。

(看这反应,浜崎同学肯定是个时髦婊。)

时髦婊是指没有恋爱经验,却赶时髦故作经验丰富的女性统称。

第一次见到她时也穿着可爱的内裤,她外观看似亮眼,但估计骨子里是位纯情少女。

「算了,就先不捉弄浜崎同学──」

「你是在捉弄我喔!?」

这算是小小报复她刚才那句「腻了」。

惠太享受转学生的青涩反应后站起身来。

「距离比赛截止剩没多少时间了,得赶紧去采访认识的女生找灵感。」

当天放学,以拿到设计比赛冠军为目标的惠太,独自进行采访来寻找设计灵感。

「什么什么?跟喜欢的人第一次约会想穿怎样的内衣?」

「这跟浦岛同学的工作有关吗?」

「嗯,所以我想听听女生最真实的意见。」

最初的采访对象是吉田真凛和佐藤泉。

惠太在放学后没其他人的教室里,单刀直入询问正开心聊天的两人──

「当然是选超级可爱的那种啊~」

「原来如此,采用经典选择啊。」

专情于秋彦的真凛同学,提出了十分出色的见解。

「先不论对方会不会看到,总之有备无患嘛。」

「小、小凛……原来你这么成熟啊……」

「顺便一提,我的决胜内裤是白色跟粉红的条纹内裤!」

「啊、太好了。并不是太成熟的那种。」

听完真凛自爆,佐藤同学松了口气。

「佐藤同学呢?第一次约会想穿怎样的内衣?」

「嗯……我的话,应该会选择对方可能喜欢的类型吧。」

「哦……」

惠太听到这有趣的想法不禁眼睛一亮。

「毕竟是难得的约会嘛,当然会希望对方能够开心。」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佐藤同学是会竭尽全力服侍对方的类型啊。」

「……嗯?」

「初次约会还以让对方看见内衣为前提,泉泉好大胆喔♡」

「咦?大胆……啊!?」

她终于察觉自身发言出了什么问题。

泉脸蛋红得像颗熟透的番茄,急忙否定道:

「不对!不是以给对方看为前提!我不是那么积极的女生,甚至能说是有点内向、连跟男生牵手都会感到害羞……!」

「你不必这么慌张,这选择很有恋爱中少女的风格,非常可爱。」

「……是、是这样吗?」

泉听到惠太的想法,便害羞地把玩自己的短发。

排球社的高䠷少女,佐藤泉的意见也十分优秀。

虽然出了点小插曲,但的确打听到了相当宝贵的意见。

惠太拿惯用平板将真凛她们的见解记下后,走出教室寻找下个采访对象。

「第一次约会穿的内衣?」

「嗯,小雪会穿什么?」

「我觉得穿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好啊。」

一年级教室位于教室大楼二楼,惠太在走廊上找到雪菜并向她打听,最后得到这个答覆。

「配合对方喜好那么麻烦,更何况约会还得四处走来走去,选择方便活动的内衣才是最好的。」

「这意见确实很有小雪的风格。」

「说实话,胸部那么大光是走路就够累人了。」

「真够实际的烦恼,不愧是G罩杯。」

她的想法十分值得参考。

意见会随性格与体格改变,真是有趣。

与接下来有事的雪菜道别后,惠太拿起平板纪录采访内容,并考虑未来排程。

「虽然想问问看绚花意见,不过她工作似乎很忙啊。」

她时尚杂志的摄影行程似乎全挤在一起,最近总是不见人影。

尽管可惜,但总不能妨碍人家工作,惠太问过一轮校内熟人后,便离开学校。

回到公寓,惠太就换上便服采访堂姊妹们。

首先采访的是在厨房准备晚餐的浦岛姬咲,惠太对在居家服上围着围裙的妹妹提出同样问题。

「如果是第一次约会,当然要用心准备啊。」

「哦?怎么个用心法?」

「对女孩子来说,约会就像比赛一样。想要迷倒男生,就应该要选择比平时更积极大胆的内衣。」

「初次约会就穿太大胆会不会有点过头啊?」

「纯粹出门玩的约会确实是没错啦,如果是跟喜欢对象初次约会,当然要用尽全力啊。」

「姬咲你真的才念国中?」

她才只是个十四岁的国中生,就莫名有种成熟魔性之女的架式了。

即使担心她的恋爱观,然而她的看法确实值得参考,于是惠太用平板记下内容,继续找堂姊采访。

「乙叶觉得呢?」

「蛤?约会要穿怎样的内衣?」

坐在客厅沙发,将笔电放在膝盖上进行作业的乙叶忽然一脸嫌烦。

「谁知道啊,我对这种事没兴趣……」

「乙叶在大学没认识什么对象吗?」

「哪可能有。我长这样,老早以前就放弃恋爱了。」

「就算个子小,我觉得乙叶也非常有魅力啊。」

「举例来说?」

「首先比一般男性都来得有男子气概。」

「我是女生唉……」

「脸颊跟婴儿一样柔嫩。」

「这跟邂逅异性又无关,你是在耍我吗?」

「人很可靠,看似粗鲁却很温柔,就像是真正的姊姊。」

「喂、别说了。这样真的有点害羞……」

「还有不习惯被称赞,夸几句就会脸红这点也很可爱。」

「你现在是欠扁吗?」

她用一张生气和害羞相加除以二的复杂表情瞪向我,但这点也很可爱。

「总而言之,乙叶也是位富有魅力的女生。哪天绝对会有人察觉并迷上你的魅力,我觉得你能更有自信去享受青春。」

即使已经成人,她仍是位女大学生。

就年龄来讲,就算交过一两个男朋友也不足为奇,我本来是想告诉她不需要放弃恋爱──

「惠太……」

「嗯?」

乙叶抬起她可爱的脸蛋,一本正经地吐露心声。

「会迷上我的家伙,肯定是萝莉控吧。」

惠太吃完晚餐后,回到房间面对书桌,确认用平板记录下的采访资料。

「汇集了不少意见啊。」

采访成果相当不错,搜集到足够的情报。

「就剩参考这些意见,设计出参赛内衣了。」

他在心中思念那件尚未出世的内衣,不禁面露笑容。

这次要做怎样的造型?

材质和颜色该怎么选?

有无数要点得思考,使想像的翅膀无远弗届。

这正是这份工作的醍醐味。

也是从事内衣设计师工作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好了,这次该做成怎样的内衣呢。」

惠太心怀期待,提笔着手进行设计。

另一方面,浦岛家隔壁,最近刚搬来的浜崎瑠衣,同样窝在工作房设计参赛内衣。

「既然是比赛,那还是设计得亮眼点比较好……」

这次审查作品的并不是平时那些顾客。

而是拥有鉴别眼光的时尚杂志编辑。

瑠衣正将这点列入考量思索对策。

「还有杂志主要读者群是十几岁年轻人,最好别设计得太孩子气……既然如此,我就减少装饰,用精简淬炼的造型来一决胜负……」

她面对工作桌念念有词,将脑中灵感写在纸张上。

一开始总之先乱枪打鸟。

提出无数设计方案,再慢慢打磨、整合不错的灵感,借此提升精度。

这就是浜崎瑠衣的工作方式。

瑠衣全速运转大脑,振笔疾书,并不由自主碎念: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RYUGU的设计师……」

浦岛惠太。

就不好的意义而言,他的确让瑠衣十分傻眼,但这名戴眼镜的男生,肯定就是一肩扛起整个RYUGU的支柱。

这使同为高中生设计师的瑠衣,不禁视他为劲敌。

能与惠太比赛,让她发自内心感到兴奋。

「我会拿出全力,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六月十日,星期五午休。

澪打开被服准备室的门,忍不住为眼前景色瞪大双眼。

「他又头戴内裤了……」

惠太坐在老位子面对平板,头上戴了件桃色内裤。

老实说,一名男生头戴女用内裤的画面实在太过惨烈,但这到底是第二次看到,所以澪格外冷静地向对方确认目前状况。

「浦岛同学,发生什么事了吗?」

「其实,我设计参赛内衣正陷入苦战……」

「光是看你头戴内裤就大概知道了……拜托先把内裤拿掉。」

澪提出要求,惠太便老实将头上内裤取下,收进裤子口袋里。

这段期间澪把书包放好,坐在他对面的座位。

「所以呢,这次是在哪个部分让你停滞不前?」

「我不知道……」

「嗯?不知道什么?」

「我不知道女生面临约会时,会用怎样的心情选择内衣…… !!」

「啊啊……浦岛同学是男生嘛,要是知道那就恐怖了。」

浦岛惠太是个男生。

只要他是男性,就无法真真正正地瞭解女孩子的心情。

「直接做成可爱设计不行吗?」

「这我也考虑过,不过这么简单了事好吗……总觉得如果只是要求可爱的设计,那根本没必要加上初次约会这个主题。」

「这么说也对啦……」

「过去我只要画出适合女性的可爱设计就好,然而这次得要更加贴近女生的观点。所以我想瞭解女生面对约会时的心情,却难以想像……」

「这确实是个难题。」

明明状况如此危急,却莫名让澪有些傻眼。

她心想,会如此认真为女性内衣苦恼的男高中生,放眼世界大概也只有他了。

「所以,现阶段设计变成这样……」

「这……还真是一眼就能看出你有多迷惘……」

平板上显示的,是一件混杂了可爱和性感要素,显得不伦不类的内衣。

即使新颖,却不会让人想在约会时穿上。

「其实我早就觉得,浜崎同学在这次比赛简直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怎么说?」

「因为不管怎么想,身为女生的浜崎同学绝对比较瞭解女生心情啊。浦岛同学光是出发点就不知道落后她多少了。」

「我的天啊……」

「难道说,你没考虑到这点?」

「嗯……」

「我偶尔觉得,浦岛同学其实挺笨的呢。」

「笨!?」

「对。所以你应该先多加思考后再采取行动。」

「怎么办……明明被骂笨,但一想到是被水野同学这样的美少女骂,就觉得好像不坏……」

「原来浦岛同学也有被虐狂的资质啊。」

浦岛同学有着调戏女生使对方困扰会感到开心,如此虐待狂的一面。

现在要是再加上被责骂会感到喜悦的性癖,那他就真的无药可救了。

「只是,有点不对劲呢……」

「嗯?什么意思?」

「我能理解浜崎同学视浦岛同学为劲敌,可是我实在不明白她究竟有何目的……假如她是想让RYUGU倒闭,那根本没必要冒着风险主动提出比赛啊?」

「这么讲也对喔……如今RYUGU没有打版师,就算放着不管也会自己倒闭……」

她曾说过,不喜欢被拿来和同为高中生设计师的惠太比较。

所以才想一决胜负,这点倒能明白。

那么,瑠衣又是为什么要挖惠太过去呢?

「也许,她纯粹是想跟我比个高下也说不定。」

「不论浜崎同学目的为何,我该做的事都不会变。」

在比赛中赢过浜崎瑠衣。

要她按照约定,成为RYUGU的打版师。

正如惠太所说,这么做才是保护RYUGU最实际的方法。

「我觉得浜崎同学应该是个强劲的对手。像我就忍不住买下她设计的内衣──对了……这么说来……」

澪说到一半,似乎想起某事。

「我之前都忘了讲,浜崎同学做的内衣,穿起来跟浦岛同学的内衣有点像。」

「咦,是这样吗?」

「是啊。感觉非常合身,像被温柔地包覆住。」

「哦──?那还真是不可思议。穿起来的舒适度会突显出设计师的特色,所以每家品牌差异应该满大的。」

「是这样吗?」

由于澪能拿来当比较对象的内衣较少,才会以为几乎都差不多,其实内衣穿起来的感觉,会因品牌或设计师作风有所改变。

「现在比起那种事,还是先专注在参赛作品上吧。期限快到了,我得想办法理解女生约会时挑选决胜内衣的心情。」

尽管在意穿起来感觉类似这点,但最重要的还是即将到来的截止日。

澪也开始帮忙思考对策。

「不然,实际和女孩子约会看看如何?」

「约会?」

「是啊,找其中一个模特儿约会,或许能得到灵感也说不定?」

「我懂了……你是叫我在约会时掀起对方裙子,来确认对方穿的决胜内衣对吧。」

「既然大家都协助你做内衣,直接拜托对方给你看就好了,不用特地去掀吧?」

「只是,事前告知对方要取材的话,真的能得知正确资讯吗?」

「什么意思?」

「譬如平常没在化妆的女士,参加小孩的教学参观时会莫名卯起劲来化妆不是吗?总觉得事前告知这场约会要拿来取材,会让人拿出超出预期的干劲去选择内衣。」

「啊──原来如此。我没考虑到这个可能性。」

就如同女士们会在参观日卯足全力化妆。

这或许会让约会对象选择内衣时更加起劲。

事前得知这场约会是取材,或许会让人变得爱慕虚荣,导致无法得知女孩子约会时最真实的心情。

「真是可惜,知道这是取材的水野同学,就得排除在约会对象之外了。」

「就我个人来说,没什么好可惜的就是了。」

「小雪她是艺人,应该很难找她约会吧……」

「而且人家前不久才刚复出。」

如今她已经敲定要演连续剧了,那么现在正是最重要的时刻。

绝不能让她冒这个可能演变成绯闻的风险。

「既然如此,对象只剩下绚花了……」

「问题在于,要如何让她穿上决胜内衣。」

绚花以前曾对澪说过,自己对惠太并没有抱持恋心。

即使惠太邀请她约会,面对一个没有特别情感的男生,是不太可能特地穿上决胜内衣。

「就我而言,是希望能看到女生认真挑选的决胜内衣……这样的话,我只能不告知绚花实情,想办法诱导她认真约会了。」

「这该怎么做啊?」

「本山人自有妙计。」

「妙计?」

惠太想出一个办法,能够确认绚花亲自认真挑选的决胜内衣。

而这方法,完全超出了澪的想像。

「要使这妙计成功,还需要水野同学的帮忙就是了……」

「当然,需要帮什么尽管说。」

「非常好。那么就麻烦你──」

坐在对面座位的惠太,神情严肃地告知她任务内容,彷佛像个要将部下送往前线的指挥官。

「我想拜托水野同学邀请绚花去约会。」

「……什么?」

当天放学,澪先停在特别教室大楼的被服准备室前深呼吸后,才打开门入内。

「辛苦了,北条学姊。」

「哎呀,澪同学辛苦了。今天你也很可爱呢。」

澪一出现,就让坐着看杂志的绚花乐得微笑。

对这位金发学姊来说,水野澪这女生正符合自己的喜好,使她每次见面都会称赞澪的外貌。

「既然打完招呼了,我能顺便摸一下你的屁股吗?」

「当然不行。请不要动不动就想摸我的屁股。」

「真可惜,今天也被拒绝了♪」

「瞧你开心的……」

即使被冷漠对待,绚花也是一脸开心。

被骂笨还感到高兴的惠太固然变态,而澪也在绚花身上也感受到了类似特质。

先不论这个,现在应该集中在自己的任务上。

其实,当下这个与绚花独处的状况,也是惠太的策略所致。

他传讯息召集绚花前来,好造就澪方便对她开口的特殊情境。

如今万事俱备,澪下定决心走到她身旁。

「其实,我有事想拜托北条学姊。」

「哎呀,是什么事?」

「呃……」

如今一实际行动,就突然害羞了起来。

澪的心儿砰砰跳个不停,脸火烫得彷佛像是刚洗好澡。

还不由自主地把手放在胸口,整个人扭扭捏捏的。

她用紧张神情看着眼前的金发美少女,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大声说出事先准备好的台词。

「明天,请你跟我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