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拷问姬

短篇 万圣节纪念短篇〖他们的记忆与三颗糖〗

作者: 绫里惠史 更新时间: 2024-04-12 18:34:42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skyscanner

在濑名棹人的认识中,万圣节是装在盒子里的东西。

棹人为顺应父亲的方便,家总是搬来搬去。先是在车里住个几天,最后到达的地方全都一样,狭窄老旧脏兮兮。另外,有电视的时候父亲肯定会把电视一直开着不关。棹人总是被打被踢倒在地上,又或是忍受着父亲排解忧愤而伤害手臂的痛苦,呆呆地看着电视上发刚的画面。画面中经常歌颂季节。

女儿节、海之日、赏红叶、万圣节。

那是个装点着紫色橙色,南瓜和妖怪的活动。

他在电视节目中学到了那句『不给糖就捣蛋』就像个要一样的熟语。对棹人来说,电视是通向社会的唯一的窗口。但是,甜甜的点心也好,难怪馅饼也好,形形色色的装扮也好,对他来说全都远在天边,他甚至无法想象自己打扮成妖怪嘴里吃着点心是什么样子。嗑药的父亲嘴里念念叨叨着尝试棹人的左手中指能扭到什么程度。在电视机播放的欢快歌声中,棹人连声音都发布出来。

『不给糖就捣蛋(Trick or treat)』

骨头应着脆脆的响声折断了。

* * *

「……没想到还会是这样呢」

「怎么了吗,棹人大人?」

「不,没什么」

棹人平静地回应道。小雏回了声「这样啊」,点点,将一个盘子摆在棹人面前。盘子里盛着一块亮丽的橙色糕点,那是一块撒有砂糖的南瓜馅饼。馅饼旁边,五颜六色的酥皮饼干展露着笑容,使用三种芝士的焗菜腾着热汽。除此之外还有伊丽莎白酷爱的鹅肝酱糜块和炖牛舌。面对豪华精致的餐品,棹人眼睛眯了起来。

「我就是在想,这么美妙的事我能消受得起吗」

「太、太过奖了。棹人大人的金玉良言让小雏都要升天消失了!」

「别消失」

「居然说小雏立刻就能成为棹人大人出色的新娘^呀!」

「虽然有曲解,不过也没错」

正当棹人和小雏交谈的时候,门被猛地打开。刚才正好提到的主宾从门后现身。她向前伸着双臂,大声叫喊

「怎么样!怕了吧!」

「你那么自信,水准却低得离谱」

伊丽莎白从头披着一张只有眼睛部分开着窟窿的床单。看来她打算扮演妖怪。就是她听棹人说过异世界举行的活动后吵着闹着『余要搞万圣节!』然而她的装扮却那么随便。伊丽莎白把床单脱了随手一丢,把手插在腰上。

「扮成可怕的妖怪就不会被吓到吗!」

「我说你啊,连『恶魔』都不怕居然还怕那种?」

「余才不怕!余只是有点点讨厌鬼故事而已!」

「晚上好~」

「呀啊啊啊啊啊啊!」

伊丽莎白吓一大跳。在她面前出现了一个斧头砍在头上的绿皮怪物。伊丽莎白准备召唤刑具,被棹人拼命拦住。棹人说

「没事的,肯定是『肉老板』」

「这可是能吓死人的超高完成度喔」

「自卖自夸」

「可恶,别吓余啊!既然这样,就只能让小雏扮成可爱的模样让余消消气了!」

「小雏什么都可以穿喔?」

「要是这套装扮太吓人了,我『肉老板』也可以一起换成可爱的装扮喔?」

「你可爱得起来吗」

棹人讲得斩钉截铁。『肉老板』「才没那吓人吓唬的人的声音说

「棹人,不给糖就捣蛋(Trick or treat)」

「行行行」

棹人温情一笑。

然后,他把小雏给他准备的三颗糖交了出去。

* * *

「……这个,好像是糖啊,〖小处女〗」

「彻底化掉了呢」

珍妮把那东西往桌上一扔。被魔法编织的透明纸包着的红色和蓝色落了下来。但是,那些都已经熔化走样了。

珍妮把糖推过去,接着说

「我去了趟伊丽莎白那边,她就说『虽然都快不能吃了,但实在不好意思提意见,你吃吧』。〖既然这么宝贝,就算坏掉也应该自个儿收好吧。这是让老娘怎样啊〗」

「应该是濑名·棹人阁下给的东西吧」

「十有八九」

安妮回应伊莎贝拉。现在,那个少年和他的新娘一起在柱子中长眠。他的笑容永恒不变,而又无法触碰。珍妮重重地叹了口气

「怎么办呢〖真浪费〗」

「我想想,那就『不给糖就捣蛋(Trick or treat)』」

「什么?」

「我过去听濑名·棹人阁下讲过,这似乎是在索要糖果时说的话……你不吃就我吃吧」

「嗯,这注意不错」

珍妮准备把糖交给伊莎贝拉,结果突然定住了。伊莎贝拉竟然张着嘴,闭着眼睛,就像让珍妮把糖喂到她嘴里。珍妮顿时满脸通红,脑子飞快地思考起来。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这娘们为啥整这莫名其妙的玩意?啊啊啊啊啊,就算用机械打了大布丁,但还是美得一塌糊涂啊,爱了!!!!〗)

「珍妮,还没好吗?」

「好、好鸟!」

珍妮用颤抖的手指开始解开糖纸。然后,她将一颗糖放进伊莎贝拉嘴里。珍妮好想用指尖抚摸她那形状优美的嘴唇,但拼命认了过去。伊莎贝拉把糖含在嘴里,说

「嗯,好甜」

「〖甜的是你啊,见鬼……〗」

「你说什么?」

「没什摸!」

珍妮撑不下去了,趴在桌上。伊莎贝拉感到不解,用额头去贴珍妮的额头看珍妮有没有发烧,结果珍妮突然惊叫。

顺带一提,此时的二人还没有开始交往。

********

「……丢掉了两颗糖,这就是最后一颗了」

『吾没兴趣……汝为何拿着那东西?〖脑子里养着地狱的男人〗啊』

「珍妮在君走的时候顺来的」

『汝搞什么鬼?』

『皇帝』无语地说道,维拉德则哈哈哈笑起来。准确说,他用笑声糊弄了过去。维拉德靠在至高猎犬的身上,张开嘴。然后,他把绿色的糖扔进了嘴里。

「不给糖就捣蛋(Trick or treat)吗……」

『汝就因为这个鬼样子才会孤独』

「这叫孤傲。算了,我也并非形单影只,还有女儿和儿子陪伴呢」

『汝的自恋已经到达惊天动地的地步』

「另外,还有你这个『恶魔』」

『皇帝』没有回答。它眼中燃烧着地狱火,继续保持沉默。维拉德把糖在嘴里转,弄得嘎啦嘎啦响,然后平静地轻声说道

「我死了就拜托你囖。把『我的爱女』」

『谁理你』

『皇帝』咒骂道。但是,维拉德没有继续托付之言。他眼中满含信任,舔着糖。

「好甜啊」

最后,维拉德嘀咕了一声。

『皇帝』什么都没说。

* * *

不给糖就捣蛋(Trick or treat)

背上插着妖精翅膀的少女说道。街上的人们笑着,把点心交到她手里。少女应了声「这是回礼」,把妈妈给的饼干交给对方。在装点着紫色与橙色的街道中,相同的声音此起彼伏。相传从那个据说『拷问姬』居住的可怕城堡里的流传开来的节庆活动,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风靡这整个世界。

现在,所有人都在享受着万圣节。

不久,少女的篮子装满了。装饰在篮子上的丝带摆动起来,少女决定回家。她向朋友挥挥手,离开了街道,乘上来接她的马。她把脸贴在驾车人的背上,前往一座岩石砌成的城堡。看到正在大门前等待的父母,她兴奋地喊了起来

「我回来了,爸爸,妈妈!」

「欢迎回家,小照。还有伊丽莎白,谢谢你帮忙接她」

伊丽莎白一边抚摸马背,一边点点头。小照——濑名棹人与小雏的女儿——在父亲的搀扶下从鞍子上下了地。母亲摸了摸她美丽的小脑袋。小照开心一笑,说

「爸爸,不给糖就捣蛋(Trick or treat)」

棹人温情一笑。

然后,他把三颗糖放在了女儿手上。

红色,蓝色,和绿色。

【小剧场】

伊「想让小雏装扮成什么样子会议~」

棹「噢~」

伊「狼就不错喔!」

棹「我想要木乃伊!」

伊「木乃伊是什么?」

棹「唉」

伊「?」

棹「…只缠绷带」

伊「色色的那种?」

棹「……是的」

伊「知道你小子对小雏还有那种欲望,余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