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拷问姬

短篇 伊丽莎白的日常(里)

作者: 绫里惠史 更新时间: 2024-04-12 18:33:09

网译版 转自 TSDM论坛

翻译:笔君

〖某人的口信 四〗

所谓疯狂,

究竟是指怎样的状态呢?

每次对此深思熟虑之后,我都会丧失正常理智。你或许会这么觉得,我都说自己发疯了,还有什么好说的?确实,这没有错。可要说这是否是事实,我也无法给出定论。这是因为,我确确实实不知道。

我究竟是什么时候起彻底疯掉的呢。

是决定世界的期限之时?是给是个世界留下绝望的种子之时?是创造出只属于我的从者之时?是制造出无法挽回的最糟糕情况,同时又决定背负一切责任之时?

还是说,还要在更早更早之前————

决心进行那次召唤的时候?

但是,这样难道不就表示……

在某种意义上,『我』本身的存在,自出生起就已经疯掉了?

但是,这实在太没天理了。我错了,自出生之时便一直在犯错。但在受到这样的指责时,一个婴儿又怎么背负这种过错呢?

既然如此,错误的难道不是创造出我这种人的世界才对么?

我有承受一切非难指责的觉悟。与其受人盲信敬爱的现在,那样反倒远远让我觉得更舒心,更合适。但是,没有人能够否定我这番话吧。进一步说,应该没人有权指责我。

我深切地心想,谁能指责我?你们谁有权那么做?

明明一无所知。

明明什么都不懂。

我不是圣女,不是受难的女人,不是崇高之人,终归不过只是一介罪人,狂人。

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我……

一直都是孤独一人。

〖伊丽莎白的日常·里〗

自被启动的那一刻开始,机械人偶小雏便是濑名棹人永恒的恋人。

同时也是伴侣、士兵、武器、宠物、性用具。

然后,也是女仆……时刻忠心耿耿,鞠躬尽瘁的女仆。

但是,这样的她在每天早上也有一段只属于自己的秘密时光。

她会趁着准备早餐之前的『一小会儿』时间贴在棹人卧室的门上,享受棹人欣赏棹人的鼾声。这是她『小小的』快乐。

棹人因为前世的经历,有时会做噩梦。小雏准备遇到那种情况的时候,就装作不经意地将他侥幸。若是没有发生那种情况,她就会尽情享受快乐时光。

今天,小雏又将机械人偶的强大听力开到最大,贴在门上一边欣赏棹人的鼾声,一边指尖在门上无意义地画着圈。

「哈~哈~……棹人大人今天也睡得安安稳稳毫无防备……多么可爱啊!明明那么帅却还这么可爱,简直作弊啊!举世无双!小雏每天都为您神魂颠倒……呀,刚才棹人大人说了『嗯』呢,好性感!啊啊,如果我心中的这份愿望能够实现,真想每天早晨都用热烈的吻将他唤醒」

「呃,呃……我预感到现在出声会有危险呢。可是不入龙穴焉得龙子,加油上了!于是……美丽的女仆阁下?」

「呀!是、是谁?竟然擅自听我自言自语!」

小雏吃惊地跳了起来,当即摆出了战斗姿势。她平时会使用斧枪以发挥与她纤细肢体不相符的怪力。但是,她徒手战斗也很强。

只要她有那个意思,一踢就能轻易砸掉人的脑袋。

这次的对象深知这一点。因此,他干脆地举起双手,急忙主张立场

「我不是敌人!是大家最喜欢的,不知不觉就会出现在您身边的,您的『肉老板』喔!」

「………………哎呀,『肉老板』先生?」

「我,你,朋友!」

「冒昧了……『肉老板』先生的话,是不会将我对棹人大人的自言自语说出去的吧。欢迎来到伊丽莎白大人的城堡,今天有何贵干?」

「唔唔,总觉得若是信赖值降低的话,我的脑袋就要跟身体泪别了」

『肉老板』吓得瑟瑟发抖。

他是常来伊丽莎白城堡的亚人商人。他全身罩在黑色的破布之下,除了长着鳞片的手和脚之外什么也看不到。他总是弓着背,背着一个打着×字布丁的巨大口袋。

面对像小狗一样发抖的『肉老板』,小雏说道

「用不着这么害怕。不必担心!只要『肉老板』先生不与我最爱的棹人大人为敌,我小雏自然不会攻击『肉老板』先生」

「这话看似让人放心,却让恐惧深深地渗进内心呢……唔唔,对、对了,事情是这样的。之所以一大早过来叨扰,其实是因为我有东西忘在这儿了」

「哎呀哎呀,究竟是什么?」

「没什么,就一块带骨肉」

瞬间,从棹人的房间里响起『又是你么!你怎么忘掉的啊!』的声音。声音虽大,但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这样的反应实在是很有规律。

另一方面,小雏对『肉老板』说的话歪起脑袋

「哎呀呀,昨晚伊丽莎白大人饮酒时有烤过,可能就是那个呢」

「天啊,难道我来的太迟了么……呜呜,肉的一生飘渺短暂啊」

「不过,当时从冰精式冷藏柜里拿出来的可能不是那一块!唔,还是这样吧……尽管比平时要早一些,我这就去厨房为伊丽莎白大人准备早茶了。如不嫌弃,『肉老板』先生要不要随我一起来?」

「噢噢,感激不尽!那就有劳了!」

『肉老板』又蹦又跳欢呼雀跃。小雏微笑起来。

就这样,小雏今天提早结束了只属于她的快乐,走向厨房。

***

每天早上,小雏都会为伊丽莎白泡起床后的提神茶,而且每次她都会根据气温、湿度以及天气用心泡出完美的茶来。由于伊丽莎白的服装是用魔力构造的,所以不需要做更衣的准备。另外,棹人实现就说「不需要」拒绝了小雏的服务。

既然如此,真搞不懂小雏一大早在这种事情上尽心竭力是干嘛。

小雏今天也燃烧着女仆之魂,配好了茶叶。

今天早上空气略有些寒冷。虽然应该不会下雨,但似乎整个白天天空都会被厚厚的乌云压着。

「我想想,那么今天的茶就以温暖身体,舒适地度过一天的功效来配吧」

小雏点点头,打开白漆的柜子,用银茶匙从里面摆放的盒子里纷纷取出适量的温暖身体、提神、让人清爽的茶叶搭配在一起。接着,她又往里加入红色的花与橙色的果实。如此一来,茶又添上了甜美柔和的芳香。

于是,让小雏满意的茶就顺利配好了。小雏又准备进行下一个步骤,抬起头来,随后眨了眨眼。

只见在冷藏柜前面,『肉老板』正抱着脑袋。

看来里面留下的带骨肉都不是『肉老板』要找的。

「这也就表示,我忘掉的肉已经消失在了伊丽莎白大人肚子里了呢。太无情了」

「真可怜。但伊丽莎白大人的话,肯定是比任何人都更加美滋滋地将它享用掉的!」

「哎哎哎,这也算是救赎了。被美滋滋地吃掉,正是肉的幸福呢」

「没错没错。还请打起精神来……好了,茶已经配完了。不过以防万一,小雏我还要再确认一遍天气……哎呀?」

小雏从窗户探出脸去,然后眯起了眼睛。她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正在离开城堡。

她凭借卓越的视力确认到了人影的身份。那乌黑亮泽的秀发,绝不可能看错。

「……伊丽莎白大人?现在还是就寝时间啊」

——天还没亮,她一个人这是要去哪里呢?

小雏感到不解,进一步探出身去。『肉老板』也凑到她身旁向外探去。还想矮个头的他怎样学来跟高个子的小雏一样的动作,结果他竟然跳到了巨大口袋上面踮起了脚。

「唔唔,真的是她!那个从背影便能看出的美貌,必是伊丽莎白大人无疑!」

「哎呀,『肉老板』先生也看得出来么?」

「呵、呵、呵,毕竟我『肉老板』的构造跟普通亚人稍稍有些不同呢!这么久的岁月可不是白活的哦!」

『肉老板』骄傲地挺起胸膛。小雏赞叹道「真厉害啊」拍起手来。

就在这个时候,伊丽莎白的身影消失在了森林深处。

小雏觉得事情很奇怪,双臂交抱起来。『肉老板』也跟着效仿小雏的动作。两人一起离开了窗边,以统一的动作看向彼此的脸。

「唔,怎么回事呢」

「散发着强烈的事件性气味呢」

小雏与『肉老板』相互颔首。

这一刻开始,两人的短暂冒险拉开了序幕。

***

小雏和『肉老板』都是一旦做出决断便会迅速行动的个性。

小雏为了保险起见,带上了魔导皮包。之后,他们果断地离开了城堡,跟着伊丽莎白进入到森林之中。小雏和『肉老板』很幸运地没被发现,藏在了附近的树丛里。避免衣服弄脏抱着女仆装下摆的小雏,向旁边看了一眼。不知什么时候,『肉老板』用大量的叶子挂满全身。

「好正式啊」

「呵呵呵呵,当年打通各地流通路径之时磨炼出来的战斗经验,此刻正是他的用武之地」

『肉老板』自信满满地回应了小雏。就在此时,远方的城堡里响起棹人『那种东西真的有意义么!』的吐槽,但谁也没有听到。

另一方面,黑暗的森林中响起感慨之极的声音。

「噢噢……得此一见真是荣幸之至!美丽的『拷问姬』,美丽的伊丽莎白·蕾·珐缪啊!我对这一天早已梦寐以求……你比传闻中还要美丽!」

发出声音的人张开怀抱,在自己的强烈热情下不能自已。而伊丽莎白则全身缭绕着阴郁的气场,身子也有些无力地向前倾。看来对方并不是伊丽莎白主动想见的人。

小雏和『肉老板』开始观察另一边。那人全身被上等的黑色披风遮住,头上戴着高礼帽。服装、体格、发型都完美地隐藏了起来。而他的脸上,戴着一张饰有白银、宝石和鹅毛的面具。他给与他接触的人留下的,恐怕只有掩饰的印象。

但是,他尖锐的嗓门很有特征。

小雏只要使用记忆装置,事后应该能够轻易地进行对照。

「……『肉老板』先生,我预感到对方是个笨蛋」

「嗯,笨蛋是必然的呢」

小雏和『肉老板』愣愣地相互颔首,结束了折断直言不讳的人物评价。

此时,伊丽莎白开口了

「大半夜把人家吵醒的就是你么。什么有幸得见啊,一开口就胡话连篇」

伊丽莎白就像在对两人的判断表示肯定一般,向对方接连投去辛辣的言词。那名男子内心似乎很脆弱,开始经受不住苦闷起来。伊丽莎白叹着气问道

「于是,你是恶魔崇拜者?或者,是单纯的反教会势力?还是独立宗教人士?」

男子肯定了伊丽莎白的说法,然后话题转向了教会存在的矛盾。

小雏和『肉老板』听着听着频频点头。

小雏也了解教会的扭曲之处。棹人曾跟她说过关于一名叫做克鲁雷斯的异端审问官的事情。而且对于教会让伊丽莎白孤身战斗却满口正义的做法也颇有想法。但是,『肉老板』对此似乎却没什么感想。

挂满树叶的兜帽深处,依旧如同深渊般漆黑。

此时,伊丽莎白接着说出了意想不到的话

「虽然麻烦,但还是问问你来找余的理由吧。那肉是新鲜的……是活生生切下来做成的吧」

「喔喔,『礼物』您已经过目了呢!」

「……『礼物』?」

小雏嘀咕起来。看来男子给过伊丽莎白什么东西。『新鲜的』『活生生』这些字眼,让小雏皱紧眉头。她身旁的『肉老板』也做出了反应

「活生生切下来的肉并不一定就好喔。根据种类,有些在仓库中熟成后更佳,也有经过放血处理后味道大幅上升的」

『肉老板』滔滔不绝地讲述他的知识。小雏没有理会,专注于眼前的对话。

「我等通过仪式来加强纽带,献上更加亵渎神明的活祭,将许多祭品还活生生地制成了艺术品。没错,正如你『拷问姬』那样!」

瞬间,小雏差点猛地站起身来。『肉老板』连忙拉住她的胳膊,将她拦住。

「别冲动,美丽的女仆阁下!你的心情我理解,但胡话就别当真了吧!现在应该观察事情的发展喔!」

小雏攥紧了拳头,但还是点了点头,重新坐了下去。

伊丽莎白本人的表情也有所变化。男人不解地歪起脑袋。伊丽莎白摇摇头打消他的疑惑,态度骤然一转,温柔地露出甜美的微笑

「是这样啊是这样啊,偏偏是在『模仿余』么」

接着,伊丽莎白漂亮地说中了男子渴望她的理由。

并且,她又接着说出了犹如烈酒,又犹如毒素一般的话语

「好吧,就想让余确认一下吧。你们觉得该由『拷问姬』坐镇的那个地方,就带余过去吧」

「您说真的么?您愿意成为我们的王冠么?」

「你啰嗦啊。别让女人重复相同的话」

伊丽莎白将雪白的手轻快地伸向前方。男人不知是出于惶恐还是欢喜,颤抖着伸出手去。伊丽莎白拉执起他的手拉向自己,凑到耳边说了些什么。接着,男子带着伊丽莎白大步流星地迈出脚步。车夫打开车门,两人上了马车。

见状,小雏和『肉老板』猛地站起身来。

「是时候出发了,美丽的女仆阁下!」

「明白!」

小雏与『肉老板』以步调一致的速度飞奔起来,敏捷地从后方跃上开始行驶的马车。他们手抓住马车车顶,灵巧地登上了微微隆起的部分。

车体发生微妙的倾斜。两人担心会被发现,毕竟小雏是机械人偶,身体相当重。但幸运的是,拉扯的马似乎相当健壮,没有什么问题。马车就这样在森林中奔驰,两人也就这样在太阳还未升起的天空之下悄悄尾随。

***

能听到滴水的声音。包裹在昏暗之中的空间里,充斥着浓厚的泥土气味与霉味。由土坯墙而成的道路十分狭窄,视野也很糟糕。伊丽莎白已经消失在了远处的黑暗中。

他们已经走在前头很远了。幸亏一路上都没有岔路,小雏和『肉老板』也快步跟在后面。

地下水渗到地面上形成了水洼。小雏踩过那水洼,低语道

「『肉老板』先生,多亏您带着提灯。这种洞穴走起来虽然并不困难,但难免会溅起泥浆,染上致命的污渍呢」

「呵呵呵,提灯与火焰史莱姆是一定要装进口袋里的。那些已经算是绅士的必需品。携带它们可谓是种情趣,唔呵呵」

『肉老板』摆着奇怪的姿势笑起来。他竟然连便携式照明器具和火源都带在身上,真不知道他究竟万能到什么地步。依靠着这份幸运,小雏和『肉老板』十分轻松地走过了这条路面糟糕的地道。

离开森林后,伊丽莎白等人所乘坐的马车停在了某片废墟上,一行人下车后走进了隐藏在祭坛之下的地下楼梯。小雏和『肉老板』也跟着他们来到地下,之后便在这条地道中行进。考虑到声音回响与灯光反射,他们在跟踪的同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不久,两人连忙停下脚步。这是因为,在转角的另一头出现了其他光源。『肉老板』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提灯捂在黑布之下藏了起来。对过接头暗号之后,伊丽莎白和那名男子进入了门内,之后只留下了深深鞠躬的车夫。

小雏和『肉老板』相互看了看。几秒钟后,小雏点点头,从『肉老板』手中接过提灯。

这个时候,车夫把脖子弄得咔咔响,走了起来。他大概准备前往地道某处的休息室。

瞬间,披着漆黑破布的『肉老板』消融在黑暗中,尾随其后。党车夫转过头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肉老板』以行云流水的动作从白色口袋里抽出某种东西。

『切斯特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只听见那边响起了压低了声音但气势十足的雄吼。『肉老板』用带骨头击打了车夫的后脑。车夫在钝重的出色冲击下被打晕。『肉老板』轻轻将他身体接住,让他平躺下来,把自己的腿垫在他头上,在整个过程最后展现出无用的温柔。

小雏等声音消失后,从管教探出头来确认情况,点了点头。

两人相互竖起大拇指。

「漂亮地干掉了喔!」

「真不愧是『肉老板』先生!声音小但气势十足的『切斯特』呢!」

换作棹人,大概会『你指那里么?』大声吐槽。说不定,他在城堡里已经说出了这样的梦话,但这就无从证实了。

「好了,碍事的家伙消失了呢!咱们得确认一下了」

小雏猛地抬起脸,将提灯举高。

刻在门上的异常丰润的圣女裸体画被照了出来。小雏毫不畏惧那恶趣味的图画,将提灯放到地上,把脸紧紧贴在门上圣女的乳房附近,就像贴在棹人卧室门上时那样全力发挥出自动人偶的听力。

『请……请问,这次的祭品有哪里让您不舒服么?』

『哎,麻烦闭嘴。余有个问题可以问你们么?』

传进小雏耳朵里的对话只有这些。但她吃惊地睁大了双眼,连忙将耳朵从门上拿开,转向『肉老板』。『肉老板』不解地歪起脑袋。

「怎么了,美丽的女仆阁下?」

「事情不好了!恐怕会发展成战斗!」

「哎呀,有战斗的苗头么?」

「是的。因为,伊丽莎白大人现在的口吻,是只有非常熟悉的人才听得出来的,完全发火的语调!」

小雏高速地频频点头。这番话的正确性,不久便被证实了。

房间里开始发生可怕的骚动。小雏为了确认具体情况,再次将耳朵贴在门上。可怕的、低沉、充满愤怒的声音传进她耳朵。

『原来如此,像「拷问姬」一样,这话说得真好』

『不过余要承认,这里的宴会确实很像余的手笔。余是恶魔般的女人,而你们也一样,偏离为人之道的恶棍们』

小雏翠绿色的眼睛眯了起来,表情变得十分悲伤。

在她身后『肉老板』摸着自己的下巴(似乎是下巴的部分)作思忖状。

「可是啊,女仆阁下。就算战斗打响也没问题吧。与那些家伙做对手,伊丽莎白大人岂会败下阵来。放着不管不好么?」

「不行!那种事,我小雏做不到!」

小雏小声地,但又非常尖锐地细语道。这个时候,伊丽莎白还在继续往下说。

显然十分凶恶的音色,透过房门震撼着小雏的鼓膜。

『既然如此,那就是「拷问姬」的专场啦!能杀你们这些恶魔般的家伙的,只有跟你们一样的恶棍了吧!』

此乃世间的一种真理。

(——————能诛杀邪恶者,即为恶)

凭着正义无法到达这场地下宴会。然而,人们却一边唾弃她指责她,一边高呼着正义。这种事根本蛮不讲理,至少小雏的主人对此感到愤怒。小雏深知这一点,正因如此,她不忍把一切都让伊丽莎白一人承担。

小雏悄悄地将手伸进皮包,从这只无底的魔导皮包里抽出一把比她身高还长的斧枪。她将武器向后抡起,准备将门砸破。

『肉老板』猛地跳了出来,连忙制止住小雏。

「请等一下!突然破门而入会打乱伊丽莎白大人的注意力吧!劝您还是不要这样啊!」

「说、说的没错!」

小雏停住了准备挥下斧枪的动作,姿势定格在通常已不可能收手的位置。但是,小雏以难以执行的爆发力完美地重新架起斧枪了,然后低下了头。

「非常抱歉!小雏失去冷静了」

「这个时候,需要能够平稳开门的钥匙,或者能够打敌人出其不意的其他入口……贪心点来说,最好两者都有」

『肉老板』自顾自地点点头,然后开始轻轻拍打车夫。

晕过去的车夫在几次冲击之下醒了过来,结果一醒来就被漆黑的神秘男人在极近的距离盯着,忍不住大叫起来。他想说的估计是『哇啊啊啊,妖怪啊』。

『肉老板』用长满鳞片的手一下子捂住了他的嘴巴,低声问道

「呵呵呵,你现在安静一点。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肉老板』先生!这样的话在别的方面听上去很危险啊!」

「看我释放出更加可疑的气息,呵呵呵,有从外面打开这扇门的钥匙么?或者有其他进去的途径么?」

『肉老板』这么一问,车夫似乎总算搞清了状况。他恍然大悟,但却很有骨气地小幅摇摇头。看来他准备坚守秘密。

看到他的反应,『肉老板』表情一变,亲切地微笑起来。

兜帽内侧依旧是漆黑一片,但不知为何感觉得到他在笑。

车夫不寒而栗,全身冒起鸡皮疙瘩。在他看来,眼前的神秘对象似乎变得更加诡异了。车夫毫不掩饰地害怕起来。

『肉老板』用长着钩爪的手抚摸车夫的喉咙,一派轻松地对他说

「唔,怀着忠义与职业责任感来尽义务,这确实不错,让我讨厌不起来啊。也就是说,你做好了替主人背负罪责的觉悟咯?」

「————欸?」

「哎呀哎呀,理所当然一般准备为房间里面进行的可怕仪式负责……这真的很了不起呢」

不知不觉间,『肉老板』声音的性质发生变化,变得出奇的扭曲。车夫开始胡乱挣扎。『肉老板』装作不以为然,接着说道

「那就没办法了呢。我『肉老板』虽然除了肉之外一概不感兴趣,但感受到了你的觉悟,那么就以我神奇的手法来结果你吧!」

「不、不要这样」

「嗯?你说什么?」

「放、放过我!放过我吧!钥匙在休息室!从参观用的露台可以进去!我、我全都告诉你!所以,饶了我,绕我一命吧!」

车夫颤抖着拼命叫喊,抛弃羞耻不断哀求。『肉老板』直直地地盯着他这模样,不久,兜帽之下的黑暗深处再次灿烂地微笑起来。

「原来如此……作为从者,你只有这种程度呢」

他以非常低沉的声音嘀咕了一声。没人知道这其中的含义。

随后,他立刻改变的语调,以一如既往的开朗声音接着说道

「那么就劳烦带路咯!嘿嘿嚯~!」

『肉老板』情绪的落差似乎令车夫更加恐惧不已。车夫点了好多下头才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小雏和『肉老板』跟着他,开始继续前进。

他们的目的地,是此刻正孤身奋战的伊丽莎白身旁。

***

『这前面有个露台』。车夫这样说道,指向漆黑的角落。

仔细一看,哪里很不显眼地设置着台阶。

据说他们原则上是不允许参观的,因为参加条件之一包括了『成为共犯』。但是,如果成为对组织的高额赞助者,也能够作为特例得到承认。

年迈的富豪当中很多人不具备直接参加宴会的体力,据说台阶前方深处的露台(感官不逊于一楼)就是为了他们而设置的。赞助者能够随时从哪里观览残酷的情景。

小雏如风一般冲上了台阶。另一边,『肉老板』前往休息室去取应对紧急关头的钥匙。让车夫带完路之后,『肉老板』再次将车夫打晕过去。

小雏一边飞奔,目光一边在左右墙壁上扫过。墙壁上雕有恶趣味的豪华雕刻。那是长着角的恶魔一边吃人一边哄笑的图画。

小雏看到那些画失望地眯起眼睛,只觉得荒谬无比。

(这种东西,跟真正恶魔的可怕之处哪里能比)

恶魔对人造成的痛苦超乎想象,只有一无所知的人才会向往恶魔,将其美化成自己想要的形态。以小雏的看法,神和恶魔都不值得相信。

她认为值得信奉的人,只有濑名棹人,她永远的恋人。

以她的看法,只有爱才是疯狂,才是信仰。

忽然,恶趣味的画到了头,台阶的终点出现了。

小雏奋力一跃,来到露台之上。吊灯的灯光所照亮的情景,出现在她严重。与此同时,她倒吸一口凉气……准确地说,是重现了『倒吸一口凉气』这个人类的行为。

一楼染成一片血红。

眼下的一幕,想必远比那些出资者目睹过的一切情景更加残酷。

伊丽莎白与几名美丽少女,还有一名青年站在此情此景之中。

战斗已基本结束。不,从情况来推断,这恐怕不能称作是战斗,虐杀这个说法恐怕更加合适。但是,存活下来的青年似乎做好了某种觉悟,正高高地举着斧头。

锋利的刀刃对着伊丽莎白。伊丽莎白看了看青年的脸,耸耸肩

「什么啊。你不是那个没参加过『宴会』的人么?余没有杀你的意思喔」

「住嘴!你跟这里的家伙没什么两样!死在这里吧,怪物!」

小雏冷静地观望着青年激动的样子,再次对一楼的惨状确认了一番。

也难怪他这个样子。身为人类,以「怪物」来称呼制造这幕惨状制的人也无可厚非。

青年朝伊丽莎白砍了过去,但伊丽莎白(如小雏所预想)没有立刻打响指,而是露出了十分平静又十分忧伤的目光。

(请不要路出这样的表情)

小雏沉痛地这么心想。伊丽莎白恐怕没有察觉到,她此刻的表情就像被人抛下的孩子。

这是一则世界真理。

这也是一则世界的真理。

能杀死邪恶的只有邪恶,能斩断这链锁的只有正义。

因此,伊丽莎白·蕾·珐缪没有立刻行动起来。她不想否定青年。

斧头逼近伊丽莎白。小雏从露台上纵身一跃。女仆装的裙裾华丽地翻飞起来,小雏垂直下落,随着飘逸的银发,华丽地降落在一楼。她手中的斧枪寒光一闪,青年的武器被轻易地打飞出去,在空中打着旋最终落在散乱在周围的血肉之海中。

小雏静静地,带着一份决心轻轻说道

「光看这里的所作所为,确实会让人那么去想呢。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我决不允许别人喊伊丽莎白大人怪物」

「————小雏?」

「不许对我亲爱的伊丽莎白大人无礼」

「要上咯,嘿——————————————————————!」

接着传来一个开朗轻快的声音。在这绝妙的时机,有什么东西打着旋飞了过来。

不出小雏所料,那是一块带骨肉。没人知道『肉老板』游走时通常一共带着多少块带骨肉,这是个永恒的谜。

那块肉重重地砸在了青年的脸上。绝妙的带旋攻击似乎造成了脑震荡,青年一下子倒向了后方,但大概性命无忧。等他醒来(本人可能会逃跑),她应该就会向教会揭发地下发生的一连串事情。伊丽莎白的暴行恐怕也会传到教会的耳朵里。

可是,恶魔崇拜者已经被伊丽莎白手了结,教会肯定会开开心心地湮灭痕迹。

即便如此,传闻还是会留下来。可怕的伊丽莎白,恐怖的伊丽莎白。

事实上,她的所作所为确实残酷之极,惨无人道。但是,恐怕在这漆黑的地下不会再有牺牲者出现。所以,小雏毫不畏惧地凝视着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愣愣地眨了眨眼睛,在小雏与『肉老板』之间交互地看来看去。这样的情况似乎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就她而言,这样的反应显得十分迟钝。不久,她嘀咕起来

「喂……你们怎么在这儿?」

「不知不觉就来了!」

「尾随过来的!」

两人省略了具体过程,骄傲地挺起胸膛。充满气势的声音回荡起来。

伊丽莎白困扰地挠了挠脸。小雏和『肉老板』都知道。即便在那个时间点上,伊丽莎白要反击依旧游刃有余。但是,重要的并不在于是不是有帮忙的必要。小雏不会让『拷问姬』孤身一人。

(是这样吧,棹人大人)

小雏在心中对她最爱的主人这样说道。

然后,她在伊丽莎白面前骄傲地继续挺着胸膛。

***

马车行驶在漆黑的夜路之上。因为小雏和『肉老板』的关系,车夫并不在这里。大概教会的人再过不久就会发现他。马车的缰绳现在握在『肉老板』手中,他说这种事情手到擒来,而且技术确实比之前的车夫更加高超。小雏十分佩服,不愧是『肉老板』。

现在,小雏坐在伊丽莎白身旁。

两人都不说话,但表情截然相反,小雏面带微笑,伊丽莎白不开心地翘着腿。不久,伊丽莎白嘀咕起来

「……小雏,这样没关系么?」

「您指什么?」

「在那个房间里,你也看到了余的残忍之举吧。你阻止别人喊余怪物,但你是棹人的机械人偶,没必要向余献媚。平日里的无私工作是帮了余不小的忙,但没必要跟余套近乎」

「伊丽莎白大人,请您不要误会」

小雏当即否定。即便出自亲爱之人之口,这也是不能容忍的言论。

伊丽莎白把脸转向了小雏,小雏也直直地凝视着伊丽莎白。

小雏眨了眨翠绿色的眼睛,轻轻地张开嘴,开始讲述

「我并没有人类那样的伦理观,但也理解您过去的所作所为以及现在尚存的残忍确实值得唾弃。对此,我无法否定……但是,想要守护的人,希望亲近的人,都由我自己决定」

即便对棹人,这一点也是一样。小雏是机械人偶,但她的心只属于她自己。不论被任何人否定,小雏都会坚定不移地这么说。

伊丽莎白没有回应,目光投向空荡荡的地方。不久,她不解地向小雏问道

「……余身上究竟哪儿有值得仰慕的要素?」

「呵呵,当然有很多很多啦。可是,这个不能告诉伊丽莎白大人……因为,伊丽莎白大人应该以后自己去发觉」

小雏平静地这样说道。她由衷地明白那种必要性。小雏和棹人都倾慕着伊丽莎白。至于为什么,这必须由伊丽莎白自己去发觉。

在马车的驾驶座上,『肉老板』正「嗨嚯」地发出着莫名其妙的声音。

「……真严厉啊」

「是啊,小雏虽然对棹人大人十分宽容,但对亲爱的伊丽莎白大人该严厉的时候也是会严厉的喔」

「今天会变得麻烦呢」

「是啊,要对棹人大人保密呢」

就这样,两人一路朝着太阳升起的城堡。

在城堡里,小雏在这个世上最爱的人,应该还在睡觉。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