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拷问姬

第九卷 —— 13 伊丽莎白的「故事」 ——

作者: 绫里惠史 更新时间: 2024-04-12 18:29:32

在怀念的,城堡里。

她醒来后,普普通通的愚钝仆从做菜失败。在他身旁,温柔的女仆笑盈盈地端出重新做好的佳肴。伊丽莎白吃得正欢时,『肉老板』来卖肉了。所有人开开心心地畅谈着,度过快乐的时光。

梦,做过。

明知是梦,却还是做过。

曾想过如果可以,能够永远留在那里。

即便如此,梦醒是必须的。

因为伊丽莎白,被救活了。

所以,伊丽莎白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有鲜活花草摆动着的天花板。在她身旁,是艾茵和琉特。

为了确认他们两人的身影,伊丽莎白又缓缓把眼半闭。且不谈艾茵,但另一个人的存在很奇怪。她吃惊地睁大眼睛,猛地抬起上半身。

琉特应该已经死了,但他的的确确就在那里。只不过,他一只手一只脚被替换成木制的义肢。琉特蜷起变短的尾巴,害羞似地说道

「我被阿奎那·阿尔法贝德阁下救了」

在【砂之女王】的肉块中,琉特听到了声音。

『既然有了孩子,那就要为阁下祝贺呢』

『我已经失去了,但阁下并没有失去。现在不是死的时候吧』。

然后,在肉块即将爆炸的千钧一发之际,琉特被吐向了远处。

他倒下的地方,正好被收集遗体的兽人卫生兵发现。

在艾茵的怀中抱着一个红色的小宝宝。那是红毛狼头的孩子。这次看来是像琉特。艾茵说是个男孩,正在茁壮成长。

不知为何,伊丽莎白的肉身之上看不出劣化。

但据说,在那之后已经过去了十几个月。

她再次接受两人的说明。

像爱丽丝那样精通黑魔法的人已不再出现,这个世界似乎从恶魔的威胁中被解放了。麦克劳斯·费连纳与存活下来的【森之王】们重新缔结了契约。现在,所有种族的幸存者拧成一股绳,正齐心协力进行复兴。

「在『世界尽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艾茵被伊丽莎白这样问道。但是,她并未细说。

伊丽莎白只是像在寻找着什么人,眺望着虚空,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手掌上,已经连温度都没有留下。

然后,伊丽莎白开口

「已无需担心神和恶魔了」

只把,这短短一句话

面带微笑,讲了出来。

***

又经过许久的岁月。

红透的夕阳沉落西方,周围开始撒上薄暮的时候。

一个人影飞奔在夜色中。

那是一名男子,他罩着头上的兜帽深深遮住眼睛,典型的可疑风貌。他打起十二分精神注意着周围,一路飞奔。也许是根据经验来移动发挥了效果,不见追踪者的身影。

他确信这次也被自己彻底逃脱了,放下心来松了口气。但就在他掉以轻心的时候。

一个纤细的身影落在了男人的头上。

不知何人如离弦之箭从屋顶上跃下,鞋底的尖跟毫不留顶地在男人头盖骨上着陆。男人被制伏在地后肚子被狠狠踩住,发出难听的惨叫。

接着,一个如刀刃般冰冷的声音回应了他

「很显然,犯下了罪孽终有一天要被追讨。另外,你怎么就以为能够逃出余的手心?所以才说连实力差距都认不清的小人物令人困扰」

男人拼命地抬头去看对方。乌黑的秀发在月光下熠熠生辉。那暴露的拘束装和裸露的肌肤,同样在光辉下光泽水润。绝望与畏惧交混在一起,他大叫起来

「伊、伊丽莎白」

「正是,余之名乃【拷问姬】,伊丽莎白·蕾·珐缪」

美丽的女孩露出嗜虐的笑容。

就这样,她狠狠踩住男人,威风凛凛地宣告道

「是孤高的狼,也是卑贱的猪」

***

「抓到咯」

「辛苦了!」

随着慵懒的一声报告,伊丽莎白把绑起来的盗贼向前踢飞。兽人们回以慰劳,靠近被抓住的对象。一位鸟头士兵将这个绑成木乃伊的男人带往地牢。

伊丽莎白叹着气转了转肩膀。

琉特走近她,递上了热茶。

「不愧是阁下。如此一来,通缉榜又抹掉了一个呢。上次空巢骚动之时,也被那家伙逃掉了。凭我等的鼻子,实在无计可施」

「哎,这也难怪。毕竟人家谨慎地使用了消除气味的香草……于是,这样就完事了吧?余要开始休息了,明天还得起早」

说罢,伊丽莎白旋踝离去。

琉特一边目送她离去,一边执起羽毛笔。他现在不再出现场,改为从事文书工作。他看着摆在桌上的儿子的肖像画,露出微笑。

伊丽莎白偷偷地注视了片刻后,关上了门。

现在,她再次就任治安维持的职务。直至几年前为止,她还镇压过诸多大规模争端。但现在,主要工作变成了跟小贼战斗。事件的发生率在降低。

这是由于,使用魔法的事件发生的不再像以前那样频繁了。

【神】与【恶魔】对世界的参与被切断了。大概就是受此影响吧。

各方面的魔法师也报告称,魔法变得无法使用了。包括圣人中幸存下来的拉·菲赛尔,伤口也已经堵住了。她现在正在为安慰人民而行动。

照这个趋势,魔法将渐渐荒废,经济与流通也将逐渐改变吧。

伊丽莎白心中确信是这样。

【森之王】们也是,不久之后就将因为旧伤而寿终正寝。诸多真相被雪藏,历史的形势将变化,失去王的种族恐怕将渐渐消失吧。对于【神】的教义,也将改头换面。

最终,这个世界或许将发展成与櫂人的异世界所类似的形态。

(说不定,那个世界曾经也经历过那样的战斗)

伊丽莎白如此心想,但真相并不清楚。所谓历史,很容易经传承者之口而改变。

回到房间后,伊丽莎白将摆在桌上的物件逐一悉心擦拭。那些是已故的部下们和伊莎贝拉的铠甲,还有珍妮拘束装的一部分金属。她将这些重新摆好,确认后面的安排。

明日正是一场,将会成为历史变迁之契机的典礼仪式。

麦克劳斯即位二十周年庆典的日子。

***

焰火腾上天空。那使用的并非魔法,而是金属反应。歌唱了起来,路边摆起了小摊。刻有白百合纹章的布翻卷着,小孩子唱起歌颂王的诗句。

大街上正在召开热闹非凡的庆典。

『最终决战』已过去十多年。但由于致力于复兴,王都依旧是临时的。

唯独这件事,可以说是因为没有来犯之敌的缘故。

与爱丽丝的战斗过后,世界经受了各种危机,但并未发生大规模侵略。

当麦克劳斯从中现身时,庆典迎来了最高潮。伊丽莎白靠着所剩的魔力,停止了衰老。但麦克劳斯就并非如此了。他现在已变成一位年进壮年的男性。但【拷问姬】作为兽人国代表之一为他祝贺时,他立刻流下了泪水。看到他还是以前那样一点没变,伊丽莎白微笑起来,摸了摸他的脑袋。

「在余来看,你完全还是以前那个年轻小伙呢——能努力到现在,了不起啊,麦克劳斯。谁还能把你当做从前那个『软脚王』?」

这番话令民众沸腾起来。人们撒出手中的花瓣,庆祝王的纪念日。

这里没有人再谩骂麦克劳斯了。

结束了自己的义务后,伊丽莎白早早逃离了致辞席。

麦克劳斯邀请过她共同参加宴会,但伊丽莎白觉得事后再给他来个个人庆祝就够了。

伊丽莎白独自在城镇中到处看来看去。人口数减少了,但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活了下来,挣扎着。一群孩子手里拿着糖果,闹哄哄地从身边闯过。它们之中,还有混血种的幼童。

没有参加反叛的混血种,也被民众们投来怨恨。但不枉士兵们严格取缔,平安地保住了它们的性命。伊丽莎白也为此尽过力。

然后,已经没人再把【拷问姬】唤作【拷问姬】了。

许许多多人知道她献身式的奋战,而这令她曾今的恶行被冲淡。但是,死者们不会忘记她的罪孽,伊丽莎白自己也不会忘记。羊儿是愚昧的。【拷问姬】在他们的善性中,变成了普普通通的伊丽莎白。这与濑名櫂人变成【狂王】恰恰相反。

「……这都怪你喔,櫂人。这是你留给余的东西」

就在伊丽莎白这么嘀咕时。

忽然,银色的发丝拂过她的脸颊。

伊丽莎白仿佛感到时间停止,在人群中蓦然回首。一双翠绿色宝石的眼睛正凝视着她。但是,那光辉随即便混迹与人潮之中。伊丽莎白停下了脚步。

没有忘记。

怎么可能忘记。

她追逐着那怀念的银色,飞奔而起。

***

奔跑、奔跑、奔跑。

一边在心中怀疑着,这是否是梦的后续。

在背街小巷中,有一个小小的传送阵。魔法已在逐渐失落,能使用的人已为数不多。但伊丽莎白毫不怀疑那是陷阱,纵身跳了进去。

瞬间,她来到了天空布满乳白色与七彩虹光的大地上。

在『世界尽头』,有两尊巨柱耸立着。

白色与黑色的羽毛,蓝色与红色的蔷薇,从哪里飘散在冰洁的大地上。

就像在下雨或是下雪,美丽之物不断飘落。

在这美轮美奂的风景中,一位女性正站在两柱前面。

那是亲爱的女仆,小雏。

櫂人死亡后,她也销声匿迹。伊丽莎白无言地冲向那怀念的身影,战战兢兢地抚摸她白皙的脸颊。指尖传来柔软的触感。小雏,确实就在眼前。

她面对伊丽莎白,温柔地露出微笑。

然后,她将手中的某样东西,无比爱惜地递了过来。

「来吧,伊丽莎白大人」

伊丽莎白注视她的掌心。在她掌心里,是一片结晶的碎片。她惊讶地张大双眼。

犹如一颗小小的星星

结晶内,存放着濑名櫂人的灵魂。

伊丽莎白发觉了。櫂人的身体原本就是人偶。失去血液,灵魂就会脱离。但是,脱离后只要立刻进行重新召唤就能成功。哪怕让机会溜走,只要将灵魂捕获装进别的容器中,就能够保留下来。【神】与【恶魔】的结晶,是正好能够保存灵魂的容器。

在呆住的伊丽莎白面前,小雏轻声细语

「这是櫂人大人的意思。在那之后,担心结晶与櫂人大人别的灵魂在复兴与混乱之中被人恶用……另外,也因为我齿轮的状态大部分失调,于是便藏了起来。但是,终于,成功将这个交给您了」

「是、这样吗。这么说……难、道……难道!」

「嗯,然后只需要容器就……」

几秒钟的沉默后,伊丽莎白笑逐颜开。这是她这十几年来,头一次发出声音地,发自心底笑出来。她猛地抱住小雏,双手紧紧环住她纤细的后背。小雏也热泪盈眶,抱住伊丽莎白。

两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就这样,两人像跳舞一样在冰面上咕噜咕噜地打起转来。持续了许久之后,伊丽莎白停下脚步,抓住了小雏的手。两人四目相交,彼此再次露出微笑。

她们全速奔跑起来。

两人一遍又一遍摔倒。

即便如此,牵起的两手却未曾松开。

***

几个月后。

在伊丽莎白的城堡,某个魔法阵启动了。魔法已然将从世界消失。这是最后的发动了。在这值得纪念的许愿时刻,小雏选择在隔壁的房间等待。

伊丽莎白劝她也在一起,但她微笑着回答,此刻应该让两位独处。

灵魂即将从结晶中向伊丽莎白特制的人偶中转移。

经过无比漫长,恍如永远的沉寂。

穿着不合身的管家服,已然无力的少年苏醒过来。

在他面前,是一位残酷无比的女孩。伊丽莎白得意地一笑,对他说道

「惨遭残忍杀害的无辜灵魂啊,今后就作为余之仆从为余效命吧」

那是不由分说的口吻。櫂人在过度的混乱之下,禁不住浅浅一笑,这时总算发觉自己能够呼吸的事实。她在櫂人面前,威风凛凛地宣布

「余之名乃【拷问姬】伊丽莎白·拉·芬努。是高傲的狼,也是卑贱的猪」

瞬间,两人之间降下沉默。

最后,櫂人笑了出来,伊丽莎白也露出微笑。接着,櫂人说道

「————欢迎回来,伊丽莎白」

「蠢货,回来的是你」

伊丽莎白一边这么抱怨,一边摇了摇头。太漫长了。回忆着曾经三人共度的时光,回忆着独自一人度过的这段无比漫长的时光,伊丽莎白发自内心地回答道

「嗯,余回来了,櫂人」

就这样,普普通通的濑名櫂人,

与不再是【拷问姬】的女孩,

再次,相遇了。

***

来讲个故事吧。

这是被人类残忍杀害的少年,与残忍杀死人类的怪物的故事。

也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与被世界抛弃的英雄的故事。

是那两人分别之后的故事。

憧憬、愚行与爱的救赎的故事已经结束。

由所有人堆砌而成的,忏悔、憎恶与梦的故事已经开始。

这终归是应当终结的故事。

所以,她拿起了剑。所以,他们拔出了刀。

讲个故事吧。

这是个关于忏悔与憎恶,还有梦的故事。

她和他们要保护世界的,怀梦的故事。

纵使要践踏自己

也要拼死一搏的,怀梦的故事。

关于在梦的尽头,一个小小心愿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