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拷问姬

第九卷 —— 4 女王的变质 ——

作者: 绫里惠史 更新时间: 2024-04-12 18:26:50

那么,这里谈谈一桩后悔事吧。

琉特是个粗鲁、笨拙、情深义重的人。他珍视妻子与同伴,这也是兽人的秉性。但是,琉特也会根据自己的信念去行动。保护不了重要之人,不配作为雄性。那种人是兽人的羞耻。对此,琉特坚信不疑。

但是,他曾背弃自己的信念,犯下大罪。

他把绝对要记住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曾经在世界树,他心想。

绝不能忘记濑名櫂人的笑容。

不论发生什么都千万不能忘记。

可是,琉特却忘记了。不止忘记了这件事,简直遗忘得太多太多。

来讲讲吧。

讲讲濑名櫂人本来是怎样的人。

这是琉特以前在兽人国确认到的情报。濑名櫂人在异世界遭到虐待,最终被杀。之后,他被【拷问姬】召唤,成为其仆从。本来濑名櫂人不过是个无力的少年,是个没有得到任何人庇护,成为了牺牲品的可悲孩子。

然而,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个事实。

保护这个世界,原本完全是大人们的职责。

琉特他们将名为世界的重担,让一位少年背负了起来。这份重担,原本应该由身为军人的自己来背负。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琉特呼喊了他的名字。

听到透着忏悔与后悔的叫喊,濑名櫂人没有回应。

他,只是……

好像很伤脑经地笑了笑。

短暂的苦恼之后,櫂人做出了回应。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奋力地挥起手。那个动作的含义,不论在濑名櫂人的世界还是这个世界都是一样的。正因如此,琉特倒抽一口凉气。

在他面前,櫂人拼命地一直挥手。

然后他说

再见。

那时的事情,琉特不曾忘记。

这次真的,一日也不曾忘过。

***

总有一天,肯定会有人一边弹着竖琴一边传唱。

啊,『渺小的人们』啊,睁大眼睛吧。

想象吧。在被扫倒的树木中间,有四位伟大的王。

他们的尊贵、美丽、无限光辉,我等无法想象。

——雌雄同体的【森之三王】与【砂之女王】。

双方都浑身浴血。而且女王跟王不同,连理智都已丧失。她的眼珠朝着不寻常的方向蠕动,但唯独杀意明确地投向了碍事的人。

【森之三王】作出回应。古狼仰对天空,白鹿踏下巨蹄,大鹰张开双翼。

诸王与女王一齐张开了嘴。

四个声音如雷鸣般撕裂天空。

声音随即便超过了人类辨识的音域。但就算人类已经听不到了,【森之三王】的咆哮仍在继续。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正唱响哀歌。

盟友的遗体,终于连脑袋都已经坏掉。他们若不是在感叹这个事实,那又能是什么呢。

可是他们深深的悲伤,得到的回应却是火焰。

【砂之女王】的魔力扫射与『固定炮台』相似。在她射线上人,只能接受被烧杀的命运。

但间不容发地,大鹰挥舞受伤的巨翼。随着横飞的血沫,卷起一阵狂风。热量与冲击被被击散,消失了。接着,古狼踢向大地。

山在震撼,大地开裂。

兽人们预先做好了承受冲击的准备,但所有人仍旧丢人地摔倒在地。一旦掉以轻心,搞不好就会有人丧命。各个地方传出提醒声。而这个时候,古狼身体滞空。

一个黑影高高地飘在空中。

他遮挡了太阳,洒下了血雨。

古狼向【砂之女王】挥下手臂,但爪子被鳞片弹开,折断一半。

断爪在空中飞速旋转,落在军队中间。

「掉下来了,掉下来了,回避!哇啊啊啊啊!」

剧烈的尖叫声不绝于耳,但幸好没有人被爪子刺穿。只是,一只远远超过士兵身高的爪子耸立在地上。所有人都用耳朵与尾巴表示出他们的畏惧。

白鹿将巨蹄朝向【砂之女王】。

王准备踩过去,将体重施加上去。地面震撼,山体开裂。【砂之女王】打了个滚,但蹄子没有偏离。女王身体边缘被重重踩踏,部分鳞片微微翘起。

「捕捉目标,开炮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随即,传来熟悉的喊声。

兰德古鲁夫·阿尔法贝德就像曾经的阿奎那那般,下达指示。

炮击纷纷执行。架设在山体斜坡上的大炮迸发出火焰。这是活用亚人搬运技术的高超工作。执着而不留情面的攻击,能让人体会到炮击手的顽固以及某种意义上的恶劣本性。那些赞同阿奎那的少数人,就如同亚人本性的典范,动作没有任何冗余。从炮身之中飞出并非炮弹的东西。

那些是涂上了【森之三王】血液的银质鱼叉。连续命中后,十多支鱼叉被鳞片弹开,但有三支刺进了翘起的鳞片下面。

古狼抓住鱼叉链接的锁链,不遗余力地挥舞起来。

【砂之女王】的巨大身躯浮到半空中,呼啸着飞了起来。若被那庞然大物直接砸中,士兵们肯定无法安然无恙。古狼在锁链断裂之前将女王的身体扔向旁边的山间。随即响起全身骨头因自重碎裂的声音。但是,【砂之女王】没有痛觉。

掉落后,【砂之女王】缓缓起身,鸣叫起来。女王正确的全貌仍旧看不清楚,但伊丽莎白的直觉能够明白,那身体几乎没有受伤。

不过,一片鳞片彻底剥落了。

瞬间,伊丽莎白低声呢喃

「————『千钉炮〈Nail Gun〉』」

红色花瓣与漆黑之暗呈螺旋状奔腾,空中出现足有细柱大的锈钉针。本来的话,最好能够击穿魔力的动力源,但【砂之女王】身上的鳞片令期望无法实现。伊丽莎白集中攻击【砂之女王】肉裸露出来的部位。

铿铿铿铿铿铿铿铿!发出连续的响声,黑色的血从钉针的间隙中笔直喷溅而出。虽说没有痛觉,但似乎知道体液丧失,【砂之女王】发出痛苦的叫喊。

轮唱之声与之交叠,唱响起来。

『啊——Aa──啊──Ah──Ah·Aaaaaaa阿阿阿阿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响起令人毛骨悚然却又庄严的声音。它似圣歌,又像悲鸣。

鸟群、大群的鱼、七色的光、血之滴,朝【砂之女王】一齐释放。以伊丽莎白的钉针为标记,大量的神圣生物命中、爆炸。肉被炸飞,大量的血染遍了周遭。伊丽莎白简短地点点头。

【砂之女王】的血液蕴含魔力,光是能让血洒出来就对兽人方面有利。

「如果可以——真希望就这么流干」

【拷问姬】见攻击有效,便继续打出钉针。

铿铿铿铿铿铿铿铿的声音接连不断。伊丽莎白将伤口刺破、贯通、击穿。

「右上二段第五枚——调整完毕!射击!」

同时,兽人们行动起来。他们趁着【砂之女王】驻足之际,已经将大弓调整完毕。他们谨慎地瞄准鳞片的间隙,射出箭矢。

其威力不及炮击,但可以做到细致的狙击。弓箭上涂上了『最终决战』时使用的『从兵』的毒。【砂之女王】是遗体,毒估计几乎不会对肉体运作本身造成影响。但是,强烈的腐蚀开始了。周围鳞片的一部分溶化了。

亚人又瞄准那里射进新的鱼叉,古狼再次拉起锁链。

【砂之女王】脚下不稳,胡乱地喷出热射线,改变了另一座山的地形。

一部分士兵被冲击的余波所吞没,内脏从撕裂的胴体掉落。

『渺小的人们』实在太过脆弱。

在损伤加剧之前,古狼伸出手臂。王按住了【砂之女王】的嘴。

白鹿踩碎了她的肚皮,大鹰撕下了她的脚。

战斗的趋势超乎预想地偏向了【森之三王】。【森之三王】虽然负伤,但【砂之女王】的身躯一度被破坏。兽人、亚人、人类,也都学习过她的战法。

胜利已经很近。面对不禁让人如此心想的场面,伊丽莎白把眼睛眯了起来。

(……怎么、回事?)

此时,她这才萌生出微弱的不协调感。

***

(手感太差了——这恐怕与爱丽丝的预想相差甚远吧)

伊丽莎白皱起眉头,但现状仿佛在反问她「那又怎样?」

或许纯粹是【砂之女王】的损伤超乎预想罢了。但是,那个孩子迫切想要的,只有『大家一起去死』。那双彻底被目标冲昏的眼睛,会估错『自己的玩具士兵』的性能吗?伊丽莎白怎么也没办法那么去想。

另一方面,她没有将忧虑传达给【森之三王】的办法,也没有那个余力。

伊丽莎白面前,凌辱剧正在上演。

鳞片与指甲飞起来,肉被撕裂,血流下来,内脏洒落。

【砂之女王】的全身开始被【森之三王】解体,场面堪称残酷。但这也是妥善之举。死者就应该沉睡,死后会动的身体就需要破坏掉。

伊丽莎白观察眼前的场面。

同时,她自然而然地反刍过去的战斗。

她以前也有见过『坏掉之物』的经历。

比如说,丧失自我的恶魔的最终下场。他们变成面目全非的形态,获得了另一种力量。

(阿奎那·阿尔法贝德是个勤奋的人——恶魔肉块袭击王都的经过,是肯定已经获得的知识)

这个事实带来不好的预感。但要问【砂之女王】面临败北,肉体是否会发生变质?答案是不会。王都那个情况,是与恶魔缔结契约,并将契约者的自我破坏所导致的罕见事例。在【砂之女王】身上不受用。这样才对。

但说不出为什么,伊丽莎白就是挥不掉不祥的预感。

瞬间,古狼巨大的手臂湿哒哒地砸进了【砂之女王】体内。她的肉应该具有弹性,但那弹性突然间丧失。

面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态,伊丽莎白睁大了双眼。

变质,开始了。

「什、么?」

「【砂之女王】……渐渐、崩溃了」

兽人们发出混乱的声音。伊丽莎白也瞪大双眼,弄不清是何缘故。但随即,【拷问姬】的直觉告诉了她答案。某个事实,令伊丽莎白发疯似地发觉到。

(对呀,【砂之女王】是遗体!不是生者!)

换句话说,她全身都是如假包换的『魔法素材』。

亚人不通晓魔法,但从『最终决战』中已经将兽人『把尸体用作素材并利用的魔法』作为并肩奋战的经验吸取到了。可想而知,阿奎那肯定在事后进行过更为深入的调查。

根据他的知识,遵循他的选择,『素材』蠢动起来。

鳞融化,肉崩溃,与血混合,失去骨骼。

所有一切不断膨胀,然后

爆开了。

***

阿拉萨·爱娜 『龙的墓地』升起太阳

阿拉萨·爱娜 热砂拂过白银之骨

您在永恒的梦乡中 那双阖上的眼睛守望着种族

尊贵的您的孩子们 都是善良的子民

不论到什么时候 都还请相信

伊丽莎白回想起来。那是装点【砂之女王】传说的,序言诗的一节。

当初在读到这些地方的时候,伊丽莎白曾产生些许疑问。

用『阖上的眼睛』还能『守望种族』判断『都是善良的子民』的存在,恐怕不存在吧。实际上,诗中包含着警句的意味,以警示小孩子。

亚人族的纯血民,必须知晓传说。恐怕阿奎那在过去也产生了同样的印象。根据这些条件,也能够推测变质带来的影响。

【砂之女王】全身崩溃了。

鳞片融化消失,丧失了明确的轮廓,血和肉混合在一起,从脑袋到尾巴变成了软乎乎的团块。而且,它各部位长出了『眼睛』。大量的眼球上下左右地蠢动。

那东西,已经不是【砂之女王】。

是对『都是善良的子民』与否,作出判断之人。

『通视一切』的怪物。

它丑恶/它邪恶/它聪明/它已彻底坏掉。

「什么啊,这东西……噶……咕、唔、唔呜」

「不要随便深呼吸!搞不好要丧命的!」

伊丽莎白捂住嘴大喊起来。

从肉块急遽腾起含毒性的刺激气味。【砂之女王】的血液浓度猛然剧增。士兵们当场倒下,开始呕吐。兽人嗅觉敏锐,相反也想必欠缺抗性。伊丽莎白打了个响指,红花瓣与黑暗卷起漩涡,掀起一阵风。

同时,大鹰也缓慢地挥动了翅膀。王为了自己的自己民,一扫瘀滞的空气。

而就在此时,肉块开始蠢动。

肉块以可怕的速度伸展表面,向敌人投出诡异的『手臂』。粘稠的触手抓住了大鹰的一只翅膀。『手臂』的内侧排列着数不清的牙齿。

就这样,肉块咬碎了大鹰的翅膀。

血砸向大地,尖锐的悲鸣与吼声重叠在一起。

古狼将自己的手臂从肉块身上抽了出来,然后又用巨大钩爪重新抓住肉块,奋力将肉块扯掉一半。但是,被撕下来的部分软乎乎地蹦起来。

那东西自主回到本体,直接重新连接在一起。在场的全体士兵都不禁哑然。

那东西以格外滑稽的动作,办到了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一切看上去都那么愚蠢可笑。

「————『千钉炮〈Nail Gun〉』」

伊丽莎白试着放出橛子,咕砰砰砰砰砰砰砰,只响起沉闷不清的脱线声音。

橛子全部刺中。

但也仅此而已。

要说当然,的确理所当然。【砂之女王】的肉体已经彻底崩溃,无法再继续对其造成伤害。

算是弱点的弱点,已经消失了。

本来【砂之女王】就是『会动的尸体』,这个优势被最大限度地利用了。但是,变化虽然极具效率,但也同样无比亵渎。这不是常人能够做得出来的选择。

(阿奎那,你究竟坏掉得多彻底啊)

伊丽莎白感到痛苦。【森之三王】的困惑震撼了空气。

他们恐怕没有想到,盟友的遗体竟然连形态都丧失了。【砂之女王】已然超越了能够悼念的状态。现在,它的存在不过是一个滑稽的,没有身份的肉块而已。

与此同时,在场的人们都被迫察觉到一个可悲的现实。

预想中的传说级战斗已提早谢幕了。

之后只剩下,同耻辱的,丑陋的,直到魔力耗尽为止都会不断蠕动的肉块之间的,胶着较量。

***

巨蹄碾碎眼球,钩爪撕裂肉块。

混了毒的血液飞洒四溅。

【森之三王】继续蹂躏。肉块承受猛攻,但突然而然再度蠢动起来。在被踢碎的瞬间,肉块将眼球变化成嘴唇,朝踢向自己的蹄连同王的腿一并咬过去。

白鹿连忙把脚拔了出来,但脚踝的肉被咬下来,伤口上露出惨白的骨头。古狼的拳头也被吞下。同样,王手指上的肉被咬下来。

肉块的战斗方式十分诡异。【森之三王】遭到玩弄。

但那样的身体,容易受到远程攻击。

『啊——Aa──啊──Ah──Ah·Aaaaaaa阿阿阿阿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圣人继续炮击。炫目的光不知第几次命中。肉块的一部分燃烧起来,被消耗掉。

『烧』的攻击比其变化前更加有效,但这里也存在问题。

已经没有人承接圣人攻击时集中、调整的负担了。个体的圣人不适合长时间作战,想必很多人已经在吐血。极限就快到来。

「不指望温存魔力……只能抱着倾尽一切的觉悟,吗」

伊丽莎白将手贴在血红的地面,生出两只小型橛子。

她用尖锐的顶端刺穿了自己的手掌,将自身的血液混入【森之三王】的血液中。然后,她利用那些血液,刻画出平时不画的阵。

然后,她将最合适的存在,慎重地释放出来。

「『火刑人偶〈Wicker Man〉』」

黑暗与花瓣爆散,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黑色的树枝伸出了手。

以肉块为中心编织出一尊巨大的鸟笼装人偶。这次规模空前巨大,形态也不寻常。它手脚很短,胴体很长,形态近似坚固的牢笼。树枝密集交错,人偶将乱动的肉块强行关进了内侧。就这样,人偶开始熊熊燃烧。

从笼中响起女人一样的纤细惨叫。带着微妙不同高发差,大量的嘴发出叫声。

但施展着火焰的伊丽莎白却咂舌起来。

「不够啊……烧不干净。舍弃了【砂之女王】的形态后,还是那么难缠」

肉块柔软且不设防,但要彻底烧成碳灰则需要莫大的火力。此外,那无数的眼球开始流泪。被水淋到后,火势明显逐渐减弱。

「该说真不愧是阿奎那啊」

伊丽莎白痛苦地呢喃起来。【砂之女王】的脑袋已经彻底坏掉了,但利用自己身体的方法的合理程度却叫人胆寒。而且为延续种族而产生的破坏冲动无比强大,根本没有保全自身形状的念头。如此一来,换来了相等的强劲。

(后面就看烧掉的量,还有【森之三王】能破坏到什么程度了)

伊丽莎白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判断。肉块的存在已经超出了人类智慧。而且与力量增强的【异世界拷问姬】不同,这边没有濑名櫂人级别的魔法师。

凌驾于十四恶魔的存在,非同等级的人对付不可。

正当伊丽莎白这么想时。

巨蹄踩踏地面的声音在近处响起。

伊丽莎白猛地抬起脸。在她目光的前方,有只外貌像马与蜥蜴组合而成的召唤兽。伊丽莎白也看过记录,那是『最终决战』时三种族召唤出的东西。那只召唤兽似乎仍为兽人所拥有。

当这群召唤兽从身旁冲过去的瞬间,伊丽莎白明确地目睹到了。

召唤兽的背上,是治安维持部队的各位。

最前头的,是兰德古鲁夫·阿尔法贝德。

琉特与他同乘,手里握着皮缰绳。

伊丽莎白治安维持部队

就任一周年祝贺的集体信

伊丽莎白队长阁下

队长就任一周年

恭喜!

每天,任务

辛苦阁下了

总是忙到很晚

谢谢阁下

在兽人国应该还有很多

不习惯的事情,要是遇到

请尽管问吧

仰慕阁下!

一年来辛苦了。

来年我还要继续追随队长!

今后也还请

一定要提供

战斗指南!

请不要用拷问刑具 ←写这个的

对我们发火!    是哪个

我们总是得到队长阁下

的帮助。

队长阁下请更多地

依靠我们

比亚迪大人也对

这一年来的成果

非常开心

一直都

非常的

帅气!

一马当先

战斗的样子

我好崇拜

我要继续磨练本事

争取精进来派上用场

队长阁下战斗的英姿,

要上瘾了

希望更有

队长的样子

发现了好吃的店,下次介绍给阁下

比任何人都更加强大的英姿

令我无比尊敬

为了守护和平

让我们并肩战斗吧

请给我加薪

↑我也是 ↑写这个的家伙要等着挨骂了

队长阁下光辉永在!治安维持部队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