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走被人悔婚的千金,教会她坏坏的幸福生活

第二卷 番外篇 小小勇者热血激昂,想打败魔王

作者: ふか田さめたろう 更新时间: 2024-07-08 19:05:06

那一天,少年亨利下定决心。

他心想:一定要打倒那个狡猾残暴的魔王。

「好!准备好了!」

在郊区的森林中,亨利高高举起木棒。

经过他精挑细选,捡来的木棒粗度和长度都无可挑剔。之后,他将从家里拿来的鲜红色领巾系在脖子上,货真价实的勇者就诞生了。

亨利意气风发地呼唤伙伴们。

「做好觉悟了吗?福莱特!卡利姆!」

「喔、嗯……」

「嗯~……」

却得到毫无兴致的附和声。

总是和他一起玩的两人和斗志高昂的亨利完全相反,一脸不情愿地呆站在原地。他们姑且照他说的,从家里带了弹珠和小孩用的球棒等武器过来,但完全感受不到干劲。

亨利瞪着不可靠的伙伴们。

「你们是怎么了,事到如今怕了吗?我们不是决定要一起打倒魔王吗?」

他这么说着,指向伫立在树林另一端的独栋宅邸。

那正是邪恶魔王的城堡,也是亨利一行人的目的地。

他们的使命只有一个。

「要打倒魔王……由我们亲手救出那位公主!」

三天前,亨利遇到了公主。

他在森林里玩时跌倒受伤,扶着两人的肩膀要回镇上时,那位公主偶然路过。

一头金色长发配上耀眼的美貌,还有高贵的气质。

不管怎么看都是公主的那位姊姊自称为夏绿蒂,并大方地用身上的魔法药治好了亨利的伤。

『不嫌弃的话,下次请来宅邸玩。』

带着柔和微笑的她,指着在镇上也很出名的怪人魔法师──「魔王」亚伦住的宅邸。看来她也住在那里……亨利举起紧紧握起的拳头大喊:

「公主一定是被魔王从某个城堡掳来的!当然得把她救出来啊!」

「可是啊,他为什么让掳来的公主那样自由走动啊?」

「呃,那个、这个……是让她监视周遭吧?」

「他可是魔王,应该有其他手下吧?」

「他会让特地抓来的公主做杂事吗?」

福莱特和卡利姆都对亨利的意见抱持着怀疑。

两人看了看彼此,嘟哝道:

「说到底,那个魔王好像其实是好人,前阵子他还收留了我家的猫。」

「他是常来我家蛋糕店的常客喔,还免费帮我们修好了炉子,爸爸很高兴呢。」

「那肯定是魔王的策略!别被骗了!」

亨利激动地跺脚。

话虽如此,他家也在经营杂货店,魔王会大方地买很多东西,妈妈的心情就会特别好。她最近的口头禅就是:「我说你啊,要去森林玩是没关系,但是不要给魔王先生添麻烦啊。」

直到不久前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魔王的城镇居民,现在都对他颇有好感。

然而,亨利的双眼是不会被欺骗的,理由只有一个。

「长得那么凶狠的家伙怎么可能是好人啊!」

「嗯,确实……他真的长得很可怕。」

「言行举止也可疑到了极点……」

本来拥护魔王的两人都深感认同。

正如其意,亨利鼓足干劲。

「对吧!所以我们要去打倒魔王!这可是能成为勇者的机会!」

「可是,要怎么打啊?大家都说魔王非常强吧?」

「就偷偷从后面偷袭他,狠狠给他一击就能解决了吧?」

「偷袭……真不像勇者。」

「这样几乎是毫无计画啊,真的能成功吗?」

「肯定会成功啦!正义必胜!」

就这样,亨利意气风发地带着不情愿的两人前往魔王的宅邸。目的地不是正门玄关,而是后方宽阔的广大庭院。

他们要从那里潜入,打倒魔王。

这是个完美的作战──然而,一行人马上就遇到阻碍了。

「那是什么……」

「不知道……?」

从草丛中探出头来看了看庭院,亨利歪着头,福莱特也做出同样的反应。

笔直地穿过庭院,就是宅邸的后门。

而那扇门前,有只不可思议的生物在晒太阳。

一言以蔽之,就是巨大的褐色老鼠。那只老鼠的体型正好和亨利他们差不多,在枯叶铺成的床上舒服地翻了个身。

亨利曾想过或许会有看门狗,但没想到会是一只巨大的老鼠。

本来干劲十足的亨利看到神秘生物后,斗志也松懈下来,因为那只老鼠不管怎么看都一脸憨傻,完全没有紧张感。

然而,在看到那只老鼠的瞬间,其中一名伙伴卡利姆的神色变得怪异。

他的脸瞬间失去血色,踉跄地后退。

「那、那个该不会是……地狱水豚!」

「你知道吗?卡利姆。」

「我之前在书上看过!听说那是非常强大,不能惹怒它的魔物!」

「那、那怎么可能,长得一脸傻样的老鼠怎么可能很强啊。」

「可是据说只要一只,就能毁灭一个大国……」

亨利半信半疑,不过卡利姆是真的感到害怕。

因此,福莱特也僵着脸,拉拉亨利的袖子。

「唉、唉……还是放弃吧。那么可怕的魔物,只靠我们根本无法对付。」

「……怎么能因为这样就放弃!」

「什……亨利!等等啦!」

不顾伙伴的制止,亨利从草丛中飞奔而出。

就这样笔直地朝着称为地狱水豚的魔物身边跑去。

「喝啊啊啊啊!」

他高挥起树枝,朝留着╳记号的额头旧伤挥下去。

这一击精准地打中目标,地狱水豚昏倒过去──才怪。

「咦?好痛!」

在树枝打到它的额头前,地狱水豚的身影突然消失,亨利则用力过猛,跌倒在地。

「痛痛痛痛……奇、奇怪?武、武器不见了……!」

他原本握在手上的树枝消失了。不过,他马上就知道了武器的去向。福莱特他们开始在背后大叫,亨利若无其事地回头。

「哔~……?」

「咿……!」

地狱水豚不知何时站在他的身后。它的前脚握着亨利的树枝,轻轻一挥──

轰隆──────!

「唔……!」

亨利马上趴下是正确的选择。

树枝前端产生惊人的冲击波,轰飞了生长在庭院里的大树。

大量沙尘扬起,亨利只能讶异地张着嘴,僵在原地。

「嘎哔?嘎哔哔……」

巨大老鼠歪了歪头,对亨利一行人稍微低下圆滚滚的头。

若是他们能听懂魔物语言,应该就能听懂『哎呀,吾睡昏头,不小心反击了。小客人们,真是抱歉』这句赔罪的话,但亨利等人不可能拥有那种技能──

「咿呀啊啊啊啊!」

三人几乎同时一溜烟跑走了。

魔王宅邸的后方就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不过这里对三人来说是熟悉的游乐场,要走最短的距离逃回镇上理应十分容易。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个身影马上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吼噜噜噜噜……」

「咿……!这次是狼?」

一跃而出的是拥有白银毛皮的狼。

从那低吟的嘴角可以窥见闪烁微光的尖牙。别说大人了,手无寸铁的亨利等人非常清楚自己会无法抵抗地被狼咬死。

三人只能紧靠着彼此,不断后退。

而从他们身后,疑似是地狱水豚的脚步声缓缓逼近──

「竟、竟然将这么危险的魔物收为手下……!只靠我们几个,要打倒魔王还是太有勇无谋了啊!」

卡利姆半哭着,悲痛地说。

亨利也非常后悔。他的双腿不断发颤,眼泪随时都会溢出眼眶。不过,纵使如此,他仍然没有气馁。

「就算是有勇无谋……!」

他捡起掉在一旁的细枝,直刺向狼。

「纵使如此我也不放弃!要是我们放弃了……公主要怎么办!」

「唔……!」

公主一定是遭到魔王囚禁,每天都很难过才对。

能拯救她的,只有亨利他们了。

听到这番话,福莱特和卡利姆猛然回神。两人思考了一阵子,学亨利也举起自己的武器。

三人交换眼神,正面和狼对峙。

「要上了,魔王的手下们!」

「嗷呜唔!」

狼一蹬地板,亨利等人也准备迎击时──

「喂!你在做什么?」

「嗷呜!」

「咦?」

从旁边伸来的那只手按住狼的后颈。

出现的是亨利一行人的讨伐目标,魔王本人。

轻轻挨了一记拳头的狼,用满怀怨恨的目光对魔王吠叫。

「嗷呜哇唔,嗷呜!」

「啊?你说『露只是陪他们玩一下而已嘛』?你可能觉得是在玩,但对人类小孩来说可是小小的生命危机,想想体型差距啊,体型差距!」

魔王只冷眼瞥了狼一眼。

亨利等人只能呆愣地看着他们一来一往。

「为、为什么魔王要帮我们……?」

「不知道……」

「亚伦先生~怎么了吗~?」

「啊!是公主!」

「啊……?你说公主?」

不久后,那位公主也来到现场。

看着她和亨利等人,魔王歪着头。

「夏绿蒂也认识这些家伙吗?」

「是啊,之前在森林里见过。他当时受了伤,我就让他用了亚伦先生给我的魔法药。」

「你老是这样,马上就对素不相识的人伸出援手。」

「才不是素不相识呢,我常常看到他们在宅邸附近玩!」

「你就是这样一直交朋友,才会被奇怪的人黏上啊……」

魔王对她露出苦笑。

那凶恶的长相柔和了一些,语气也有些雀跃。

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监禁公主的邪恶魔王──亨利等人只能更瞪大双眼。

「感觉魔王和公主……很要好耶?」

「对啊……」

「搞不好她不是被绑架的……」

就在他们窃窃私语地说着时,追上他们的地狱水豚用头顶了一下魔王的腰,发出类似抗议的叫声。

「嘎哔,哔嘎哔~」

「什么?你说『奇怪的人是在指吾吗?吾认为比起阁下,吾是更正经的高尚之人』?你去照照镜子再说吧。」

「嘎噜~嗷唔!」

「你说『露也比你成熟多了』?你们都很会说大话呢!」

被狼轻咬着,魔王大声吵闹。

还以为这些魔物是魔王的手下,但魔王也没有特别受到仰慕。

(这家伙真的是邪恶魔王吗……?)

这个疑问再度掠过亨利的脑海中。

所以他轻拉了拉公主的袖子。她正微笑地看着魔王他们互动。

「唉唉,公主。」

「咦?你、你说的公主,该不会是指我吧?」

「嗯。公主为什么会和魔王住在一起呢?」

「呃,这个嘛……」

公主稍微语塞后,微微露出苦笑。

「我无处可去,所以借住在亚伦先生家。」

「原来是这样啊……」

「不过,现在……」

「?」

公主轻勾起羞赧的笑,小声地告诉他:

「是因为我想和亚伦先生在一起,才会在他身边喔。」

「……难道说,公主是……喜欢魔王吗?」

「呵呵……是的。」

她微微点头,轻声笑着。

那笑容十分幸福,遭到囚禁的公主不可能露出那种表情──不知为何看到这个表情,亨利的胸口有点刺痛。

魔王按着两只魔物,清了清喉咙。

「总之,站着也不方便聊天……你们要进来坐坐吗?我替吓到你们的这两个家伙赔罪,请你们喝个茶。」

「哇!要办招待客人的茶会呀!真棒!」

「他说要办茶会耶……怎么办?」

「机会难得,就走吧?唉唉,这只狼和地狱水豚会不会咬人?」

「你们放心,它们都是非常温柔的魔物!」

「…………」

福莱特和卡利姆都完全放下戒心,开始嘻笑。

不同于开心聊天的所有人,亨利的胸口不知为何越来越痛。

之后他才发现,当时胸口感受到的疼痛,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失恋──而直到那时,魔王和公主仍感情融洽地一起住在那栋宅邸里。